当前在线人数14562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校友联谊 - 复旦大学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转载] 青蛇之海上旧梦--9
[同主题阅读] [版面: 复旦大学] [作者:forestsea] , 2000年10月09日23:38:23
forestse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forestsea (特象好人♂), 信区: FDU
标  题: [转载] 青蛇之海上旧梦--9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Mon Oct  9 23:38:23 2000), 站内信件

【 以下文字转载自 THU 讨论区 】
【 原文由 snakebelle 所发表 】
——————————————————————————————
——
“我闭紧嘴唇,开始歌唱。这歌声无聊,可是辉煌。”
——————————————————————————————
——
我一直和小白在一起生活的,即使后来碰见了法海、许仙。我们从来
没有过分离。

在小白的面前我总是疯狂而激烈,看似永远没有人心。
但是在灯红酒绿的城市中,小白总是急匆匆地走来,她会抱住我的肩
,使劲捏着我的骨头,
说,小青。
小白是个圆润而美的女子,但皮肤白的几乎透明,让人想去吞噬。她
还有一种很清新的味道,象刚去皮的柳橙一样。我就是从她那里嗅出
了我喜欢的形体:苍白的皮肤,柔软的质地。

小白和我来自于同一片竹林,叫紫竹林。
这片竹林里的妖精因为气候反常和营养不良,都是发青和苦涩的。
现实是一堆垃圾,所以我们要活得比现实更坚强。
我的祖母是条羸弱的蛇妖,年轻时变成人形,也曾媚惑谋害过一些人

她说我与这片竹林里的妖精更有一些些不同,更是一堆垃圾,所以她
要我不要修行。
然而我没有。
她说,要有人形,但不要有人心。

我适合修行,但不适合集体修行,大概是我有着盲目自大的聪明吧。
我不适合紫竹林里的任何一条规则,我热中于旷课,空落落地在街上
走一个下午。
我和同学老师在一起,总以为在做梦,亲昵地厮混在一起,却只能素
昧平生,互不相知,就空空地度过大段的时间而毫无着落。对于我,
没有什么属于本质上的原因,也不是环境。
我从小就很喜欢城市里人流最多的街道,那里混杂着尘土和物质的气
息。
我是无法自救的。尽管没有特征,却不属于任何地方。我那年老体弱
的祖母,从不正眼看我。她顽固地希望我象她一样,平庸但活生生地
活在这里,而不要象我的母亲一样,利用自己的外表和聪明离开紫竹
林。可我力图,却始终无法和祖母一样。我的老祖母就活活被我气死


在我刚变成人形的时候,我碰见了法海。
那是一个插曲的结束,和无数个传奇的开始。
他对着我笑,我对着他哭。那是十五岁。
从那时我学会了没心没肺。我祖母没教会我的,一个男人教会了我。
在十五岁之后,我天天和小白在一起,她给我她能做到的一切,她能
让我不去接触我不想接触的。从没有一个人象她把小青两个字吐得那
样字正腔圆。
小白抱住我十五岁冰冷的人的躯体,用舌头舔我被世界弄脏的脸,用
舌头抵触我的灵魂。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在身体上依赖着她。
在阳光下我笑,她就陪我一起大笑。在午夜,我流泪,她就流泪。我
的脆弱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地爆发,我咒骂,讲乱七八糟的想象,不停
地哭泣。从没一个人,可以激发我那么多的脆弱,自她以后再也没有
了。
是的,我不在别人面前流泪。在人群中,我总是微笑,或者大笑,没
有理由也自己笑着。
我一直以为,我会死在小白前面,因为她要照料我直到最后。而我不
曾想到,有一天我会站在她的葬礼上。
有时,我们的确无法预料死亡会选择什么样的人或者为什么是这些人

而对我意义更加深远的是,我一直的小白死在了曾经的法海手里。

--
百秒修得同船渡。
千秒修得共枕眠。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210.74.]
--
※ 转载:.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93.11.249.3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