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911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校友联谊 - 复旦大学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转载] 青蛇之海上旧梦--11
[同主题阅读] [版面: 复旦大学] [作者:forestsea] , 2000年10月09日23:39:02
forestse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forestsea (特象好人♂), 信区: FDU
标  题: [转载] 青蛇之海上旧梦--11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Mon Oct  9 23:39:02 2000), 站内信件

【 以下文字转载自 THU 讨论区 】
【 原文由 MisterXu 所发表 】
------------------------------------------------------------------------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

    我就是那个叫许仙的男人,我禁不住诱惑。

    下午五点二十七,法海回来了,当时我正在上网聊天。他跟我狠狠地吵了一架,原
因是一个可爱的网友说要跟我做“很好很好的那种朋友”,却没有遭到我的拒绝。他就
坐在我身边的沙发上,铁青着脸,一句话不说。我知道今天晚上又是一个风雨夜,每次
吵架之后都是这样,所以拼命的吃他给我带回来的东西,那样我比较有信心抵抗住他的
摧残。其实法海并不是一个SM狂,只是每次当他有感觉要失去我的时候,就会疯狂的要
我。

    他低吼着,在我的身体上留下凌乱的齿痕。最后他的唇停在我的肩上靠近脖子的地
方,于是我很快就感觉到了十分的痛,禁不住轻声叫了起来。他用颤抖的手指,在我的
肩头取了一些红色的液体,然后很小心地涂抹在我的唇上,象是在给至爱的新娘化妆一
般。突然他的手臂一滑,整个人偎在我的胸口,竟“嘤嘤嗡嗡”地哭了起来。哭了一会
,他起身到旁边的沙发上去睡了,只留下他的泪水在我的胸口慢慢地干。

    突然间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溺水的感觉,这使我一下子变得很茫然,象是站在某
个陷阱的边缘,随时都可能跌入无尽的虚空。我转过头看着法海的背影,一颤一颤地,
还在哭泣吗?我起身倒了一杯开水,紧紧地握在手中,在这个冰凉的夜里,只有它还能
给我一丁点的温暖。我盯着这个叫法海的人的影子,耳边响起那天晚上震耳发聩的音乐


    “一九九五年十月十五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盯着我的眼睛看,因为你我会记
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
去了。”从小青的嘴里匀速吐出来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脑袋还是一片混乱,不过她说完
这句话之后,我就完全清醒了。于是我们决定去庆祝,就在那个晚上,为了这“一分钟
”的朋友。临走前,我关掉了BP机,原本有个女孩子约我去看电影,然而现在对我来说
,最重要的是“一分钟”的约会。

    再见小青小白,是在那个迪厅了。这个迪厅不大,打开门,扑面而来的是节奏感很
强的音乐,很响,但不是很闹。我们刚刚落座在昏黄的一个角落,小青就说还有个朋友
要来。于是不久,他就如期而至,这个男人,就是法海。他是这样介绍自己的:“嗨!
我是法海,叫我海子!”然而我始终不愿意叫他“海子”,于是他总是一遍又一遍的纠
正我:“Shanny,叫我海子,我喜欢你那样叫我。”Shanny是他给我取的名字,因为我
的名字叫仙,他就叫我Shanny,刚刚介绍我自己的时候,他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原
来你就是传说中的许仙呀”,他说着,眼光滑向小青和小白,“怪不得呢!”小青没好
事地回了他一句:“你又想叉了?”小白也笑笑说:“看他的眼光就知道。”我不知道
她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我总觉得对自己有点不妙。于是赶忙让位子叫法海坐下,几个
人聊了一会,小青拉小白去跳舞,法海也怂恿我去跳。但是我想请小青跳下一支,所以
没答应。法海于是就留下来陪我聊天。

    “你们很熟的朋友?”我问。
    “嗯,不聊她们好不好?”法海心不在焉的说。
    “那你想聊什么?对了,你们刚才说什么叉什么的,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很可爱,我喜欢。”我没料到他回答得这么直接。
    “你是?”
    “你是,我就是咯!”他朝我眨了眨眼睛,笑着说。
    “我可不是,哈哈。”我打了个哈哈。
    “我看得出来,你喜欢小青。不过有一天你会喜欢上我的,小青不适合你。”法海
很轻松的笑着。
    “你很自信呀!”我毫不示弱地反击。
    “我相信自己,更相信你!”法海的眼睛闪烁出诡异的光芒,像老鼠,“我看人很
准的!”
    “对不起,我是唯物主义者。”我很讨厌人家这么快就给我定性。

    那天晚上我们玩到很晚,一直到打烊,所以第二天逃课也成了顺理成章。电话铃声
响起来的时候,我正在做梦,一个噩梦。我梦见我的床上、宿舍里盘满了青色和白色的
蛇,她们就那么慢慢地抽动着肥硕的身躯,缠呀缠呀的,还张着血盆大口,红色的芯子
来回的吞吐着,一不小心,我踩中了一条青蛇张开的嘴巴,森森白牙穿过我的脚面,流
出红色的血来。我猛地叫了出来,正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响了。

    “喂!Shanny,是你吗?”是法海,我还以为是小青她们!!!
    “嗨,法海!”
    “Shanny,叫我海子,我喜欢你那样叫我。”
    “什么事呀?”我想快点结束这场对话。于是他告诉我他替我邀请了小青和小白那
天下午去游泳。我对游泳并不在行,不过有小青在,我不会错过任何机会的,于是很爽
快的答应了。

    那天下午我们游得很开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青小白游泳,我总是联想到
前天晚上做的那个梦,就连她们笑的时候张开的嘴巴,也让我觉得触目惊心。

    我努力安慰自己不要胡思乱想,那天晚上的课程是选修的《大学生心理调试》,我
听得特别投入。结果我分析自己是真的爱上小青了,所以才会这么紧张,连做梦都梦见
青的和白的蛇----那不是小青和小白么?!但为什么是蛇呢?是因为我属蛇么??反正
我是真的恋爱了,这很重要。所以当我晚上第二次做同样的梦的时候,感觉是甜甜的,
于是在自己的脚被青蛇的牙齿刺穿的时候,一种快感直逼脑门,我梦遗了。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210.74.]
--
※ 转载:.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93.11.249.3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