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05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校友联谊 - 复旦大学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陆谷孙:英文系里的那三个大佬
[同主题阅读] [版面: 复旦大学] [作者:wh] , 2016年02月13日00:28:14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wh (wh), 信区: FDU
标  题: Re: 陆谷孙:英文系里的那三个大佬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13 00:28:14 2016, 美东)

跟贴以前写过的一篇葛传槼:

发信人: wh (wh)
标  题: 英语最牛的中国人——葛传槼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Dec 30 20:00:31 2008)

知道复旦大学外文系教授、《新英汉词典》的主编葛传槼的人可能不多,知道他的学生
、《英汉大词典》的主编陆谷孙的人可能多一点。他俩的英语都地道得看不出一点外国
人的痕迹。说葛传槼最牛,那是《King's English》字典主编H.W. Fowler在1933年说
的,当时陆谷孙尚未出生。葛传槼给Fowler写信,挑出他字典里的几十处错误,Fowler
回信称赞:

… your letter is in faultless English, and, long as it is, nowhere betrays,
as nearly all foreigners’ letters do by some trifling lapse in idiom, that
its writer is not an Englishman. I receive many letters in English from
foreigners, but do not remember ever having had occasion to say this before.

我在《万象》上看到一篇写葛传槼的文章引用此信,这个“无懈可击的英语”,看得人
无限神往。这事后来传歪了,把《King's English》误传为《简明牛津英语词典》,虽
然也是同一个Fowler主编的,葛传槼却认真辟谣,说后一本词典没有通读过,只仔细读
过a, about, above…等词条,“不但弄懂每个词的确义,而且弄懂每个举例,还把它
记住。我直到现在认为我当时用的这番功夫是给我终生受用不尽的。”

这又很让我震撼,因为我最烦查字典,更不会背字典。陆谷孙先生以前上课,也是说一
个词,就能顺口说出字典里的例句。《英汉大词典》里的每个例句,都是他从各种报刊
杂志书本里挑选出来的,十分辛苦。但他说最辛苦的还是帮葛传槼先生编《新英汉词典
》,那时还没有电脑,所有字词例句都抄在小纸条上,布满整个屋子。夏天时每个人汗
流浃背,却不敢开电扇,怕把十几万张小纸条吹飞了。陆先生常常感叹现在的年轻人再
也没有他们当年的耐心和吃苦精神,干不了编字典的苦活。我就是这样,很不耐烦细究
字词,所以英语一直很差。愧煞。

《万象》上的文章作者还介绍了自己和葛传槼的一次交往。他在美国人家里吃饭,说
It’s not bad,主人附和说yes。他询问主人,说按照教科书的说法,如果附和,应该
用no。主人想了一会儿,仍坚持说应该用yes。他回国就写信向当时英语界的泰斗葛传
槼请教。葛先生的信的开头是Dear Comrade Deng,令人莞尔。回信的英语真是漂亮:

Though I can produce no evidence, I feel that the “Yes” as a reply to your
“It’s not bad” is correct. “Not bad” is almost a fixed phrase= “quite
good” or “fairly good” and is different from “not clever”, “not happy
”, “not a boy” etc., all of which are semantically opposed to “clever”,
“happy”, “boy”.

然后葛先生说很多不符合严格语法的习惯用法,常常有人不赞成。但说到底,凡是有人
不赞成的东西,实际上都是存在的。 最后又说,you might say I seem to be non-
committal. But usage is something that one often has to be non-committal
about. 这个“non-committal”,“不置可否”,真是体现了一个既严谨又宽和的完美
人格。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文摘自陆谷孙《秋风行戒悲落叶——忆师长》。)
: 忘记是哪一位大家(昆德拉?)说过,夕阳的余晖使一切显出醇美。年时何速,一不留
: 神,老已冉冉近矣,自己不但满了一个花甲,更成了复旦外文系现职教员中最年长的一
: 位。夕阳的余晖下,重存往会,怀想亲爱,不时有一幅幅师长的影像游走脑际,寤寐无
: 忘!
: 20世纪50年代初,内地的高等院系经历过一次大规模的改组调整。政治上向着苏联
: 的“一边倒”导致俄语畸形行俏,而被贬作“帝国主义语言”的英语则迭遭砍伐,直到
: 全国之大只剩下七八个高校英语专业为止。复旦大学的外文系英语专业是当时硕果仅存
: 的“七零八落”之一,更因为调入了原先分别供职于几家教会大学、私立大学和复旦以
: 外其他国立大学多位有经验的英语教师,一时颇有群贤毕至之盛,成为院系调整的“得
: ...................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修改:·wh 於 Feb 13 00:51:09 2016 修改本文·[FROM: 6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8.]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