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42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海外生活 - 发考题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准备从offer了。分享历程,回馈本版。
[同主题阅读] [版面: 发考题] [作者:Buckminster] , 2017年04月01日02:59:31
Buckminst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Buckminster (巴克), 信区: Faculty
标  题: 准备从offer了。分享历程,回馈本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Apr  1 02:59:31 2017, 美东)

准备签了offer发回去了。R1大学tenure track position搞定,算是对自己和家人也有
个交待。披马甲分享自己找工作的心路历程回馈本版,希望能够帮到还在申请的后来人
,特别是非牛校出身的战友们。顺便发10个包子。

先说下背景。苦逼专业之一,中度火坑。公立大学非牛校PhD(专排不在前40),排
名比较靠前的公校(US News世界前50)第一站博后,top私校第二站博后。文章,5篇
本领域顶级(不算N子刊,大概物理的PRL,化学化工的JACS,材料的AM这种水平)期刊
,一篇二线N子刊,以及挂名文章若干(大约10篇)。博士和两个博后,三个阶段都有
一作文章。推荐人无院士。

PhD期间经历了无数劝退,包括同组师兄。现在仍然很感激他们,因为他们说的大部分
都是对的,这条路的确不容易。但是我早下定决心做faculty,PhD导师也是按这个目标
选的,不会动摇。

第一站博后做得并不顺利,虽然发了文章,但是发现一个我寄予厚望的领域,并不是我
未来想做的方向。老板人不差,我也很尊重他。可是他对手下找教职并不热心,并且
push得没时间想未来的方向,只得离开。

第二站博后在某top私校。老板是AP,还没发过文章。我到了这里帮他发了独立后第一
篇文章。他自己几年前是市场上的star,面试了很多学校,他的经验对我大有帮助。

大家知道top私校都在房租最贵的地方。签合同找房子时,发现自己的博后工资交完税
和保险后,不吃不喝也只能租通勤50-60分钟的公寓。而当时第二站博后老板刚起步,
科研上很多东西没有搞清楚,还有很多杂事也会由我负责(因为我是唯一博后),所以
如果我来他的组,肯定要早中晚三班工作,每周70-80小时,否则就是逗自己玩,发考
题无望。我知道这是我能够走上学术道路的最后一搏,于是向父母求援。父母很支持,
很快打来了45k借款:如果走学术路线失败,去工业界工作,两年内还清。如果找到研
究型大学的AP,借款一笔勾销。于是我贴上自己的积蓄,找了离实验室走路5分钟的公
寓,开始了第二站博后。事后发现这一决定很正确,我利用多出来的工作时间验证了好
几个假设,搞清楚了老板一个不错的想法之前一直不work的原因,把实验做成了,文章
发了,老板还拿了好几个funding,包括career。

工作一年后,去年夏秋开始写proposal,当时正好实验室搬家,文章在写,家里又有点
事,没能很专心地写东西。这是我申请过程中的一大遗憾。

当时,目标学校是30-80名的R1。因为毕业院校排名不高,也没有超级大牛力挺,且没
有CNS正刊,自知前10无望。10-30名的投了两三所,30-80名基本有沾边opening的全投
了,80名以后的挑location投了四五所。加上一些跨学科的cluster hire,一共前后大
约30多份申请。有时候我们提到“选校”,其实真正申请时哪有什么选校,都是沾边就
投。最后选校都是拿到多个offer之后的事情了。

11-12月间投完全部申请,就开始等消息。一些网站和论坛逐步放出了面试的消息,很
多来自我投过的申请,那段时间很煎熬。但是手头工作很多,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去刷
邮件,期间唯一高兴的事就是文章发表了。就这样转眼到了圣诞节。包括老板在内全组
出去度假了,我一个人在实验室做实验。老板倒是鼓励全组都度假,可是文章不够保证
找到发考题,又是穷逼,有什么资格去度假呢。我知道若干年后如果我胆敢对我的博士
后说这话,一定会成为变态发考题的典型。倒贴房租住离学校近的公寓加班做实验的博
后,更是想都不要想。但其实很多发考题当年对待自己真的就是这么变态。做实验之余
,我就开始做ppt,心想虽然情况非常不乐观,但是万一新年后来了面试呢?

一月份很快过去,仍然没有消息。很多我认识的朋友在申请的都在忙着准备面试了,我
只有一声叹息。看我的经历,虽然没有CNS,但是比很多拿到面试的朋友文章都要好。
一方面纠结自己没有好的PhD学位,没有牛推,一边后悔自己的research statement可
能没有写到位,应该早点动笔写。到了二月初,连个电面都没有,心想大家要二三月
onsite的,最迟一月份也要电面了。于是跑去跟老板说,今年申请失败了,你丫估计得
再养我一年了。老板说,好啊,我争取让你夏天去开几个会,我帮你推一下。

继续做实验,突然某天接到一个电话,接起来,对方就问是不是Dr.巴克,立即意识到
这不是推销电话,可能是突然电面。果然对面说,我是XXX,是XXX大学XXX系的search
committee。然后问我是否还available,紧接着是几个简单的问题,包括为什么申请他
们啦,如何一句话describe我的研究兴趣啦,都是版上总结过的常见电面问题。聊了半
分钟时我意识到这是个电面,立刻走出办公室换到僻静的地方。几个问题回答了大约十
分钟,对方突然说:“很好。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我们这个做个seminar吧?”我当时
一下子高兴懵了,莫非这是电面当场发onsite的节奏?赶紧问对方什么时间合适,我可
以尽量安排。对方说了个时间,我说可以。又问我还有没有其它问题,由于电面没啥准
备,我一时语塞,连忙说没有问题了,我们到时见。

挂掉电话,定定神,给对方发了感谢email,把约定的时间写下来,对方回复邮件并抄
送小秘。Onsite算是定下来了。

当晚告诉老板,老板表示祝贺,说我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要好好准备,把工作先放一
放。还说要跟我每周单聊,专门回答我关于面试的问题,并让我在组会练习。

此后,小秘各种不靠谱,邮件不回,也不联系我订机票,host教授说很快给我发日程,
但是一直没有发(最后是住进酒店时才收到最后日程),各种爱搭不理。考虑到那么爽
快地给我onsite,我开始怀疑自己是陪跑的,甚至想过来版上问问这种情况是不是陪跑
。不过,我还是努力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呢?还不是要努力准备
。对这种不影响我决策的猜疑,完全是没用的。此外,就算是陪跑,获得一次完整的
onsite经验,对明年再战也有好处。

这时候我的实验有了比较不错的进展,眼看要做出一个N或N子刊级别的结果。我突然兴
奋得不行,没日没夜的赶工。老板看到很愤慨,责问我为什么不赶紧准备面试却在赶实
验。我说这就是scientific curiosity啊,这东西不赶紧做睡不着。老板让我控制自己
的进度,还说如果继续加班做实验不准备面试就deactivate我的card access让我进不
了实验室。

组会练习,讲得一般。老板找我谈话,说我讲得还可以,但不够出色,三点要加强,第
一是逻辑要再清晰一点,尤其是几段工作之间的转折,要把不同阶段的工作捏合成有机
的整体,让听众感觉听了一个故事。第二是要深入浅出,有几个地方还很深奥,听众可
能听不懂。要多用比喻,讲得浅显易懂,让 audience feel smart,因为genrally
people are not smart, but they will like you when you make them feel smart (
这哥们一路牛校到AP,开嘲讽时从来不留情面)。第三是要一颗赛艇,仿佛我要搞个大
新闻。

然后老板说我一直在赶实验,好像没有全力准备,为什么。我实话实说,一个排名中上
的R1大学,面试的人选少说三五个,多则六七个,而其他人往往是有几场面试练习过的
,而我上去完全是赌运气,所以更重要的意义是走一个onsite过程,为明年做准备。而
文章做出来,秋天之前发篇大家伙,对明年更有帮助。他很严肃地对我说:你从读PhD
到现在拿到面试,一直是一个winner,不能有这种loser的思想。答应我,要相信只有
一个candidate,那就是你自己。其余的候选人根本不存在,是这所学校screw up了
search,现在只拉到你一个人去面试。你走进他们学校,一切要表现得,仿佛你是唯一
的候选人。你的任务不是try,不是fight,而是kill。我当时感到很振奋,但是心想,
你是star,你是温拿,你那套用到我身上,我只能说,呵呵。

这时离面试还有一周多一点。次日,老板把我的job talk逐页提意见,slides雕琢一番
。然后说,我只能帮你到这了,chalk talk,things go crazy,祝你好运。

之后的一周我基本每天做实验加准备面试,只睡五六个小时,穿插安排效率倒也高。在
面试前两天的晚上十一点多,我在实验室拿到了我想要的结果,一个人在实验室傻子似
的哈哈大笑。或许几个月后一篇大文章又将要浮出水面,但那一刻,我没想那么远,只
是觉得突然心里一片澄明,所有的projects,实验目的、逻辑、潜在应用,串联过度得
格外清晰。有趣的是这些内容和我刚拿的结果没有直接联系,只是突然开窍。我连忙又
把slides翻出来过了一遍,修改几处。

面试前一天飞到宾馆住下,接到小秘道歉电话说一直没有安排好日程,日程表马上发过
来。之前我因为小秘和host都不回复邮件,又收不到日程表怀疑自己陪跑,一度很纠结
。在日程表到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在意了,所有的心思都在我的job talk
和chalk talk上,所谓一切抛天外,唯有我存在。老板说的“你是唯一的candidate”
,这种幻觉突然涌上心头。当晚又换上全套西装练了一遍job talk,睡了一周来最好一
觉。

第二天神清气爽,job talk时莫名其妙地非常兴奋,感觉终于有一个倾泻的出口,终于
有几十个人愿意听听我过去九年都干了什么。超常发挥,讲出了比任何一次练习都好的
效果。最后问答阶段大家问问题很踊跃,主持人特地延长了时间让大家提问。

感觉job talk做得不错,job talk后面的一对一,相比job talk之前的,大家对我的研
究感兴趣了许多。还有一个不在日程上的教授,听了我的talk之后要求加一个一对一。
但其实一对一面谈,我更喜欢听对方讲自己的工作。抛开面试,了解那么多别人在做的
东西,是很有趣的经历。

Chalk talk中,如我老板所料,things go crazy了。刚讲到第四五页,之前一个对我
很友好的教授突然发难,说我的东西很可能没法work,我见招拆招,说为什么我认为会
work,如果不行我的backup方案是什么,来回交换几回合,他又问,如果有一天政府经
费全部cut了,你的钱从哪里来,我想过横向经费的问题,这个问题也答上来了(虽然
答得未必好),他的脸色顿时缓和。Chalk talk最后没有讲完,三个项目讲了一个半。
结束后,那个发难的教授跟我握手说,你表现得不错。

最后跟系主任聊天,聊了聊能教什么课,谈了谈科学发展几十年的趋势,以及未来走势
,扯淡一番。我突然壮着胆子直接问,你觉得我的job talk怎么样?和你们想要的人选
符合么?系主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this is the most interesting talk I
heard in this search。那会真想顺着问有几个candidate,但想起老板的教诲,一切
抛天外,唯有我存在,winner思维是不管对手,kill the search。于是憋住没问。系
主任管我要一个equipment list,我说我一两天内发给你。最后另有教授陪我吃晚饭,
面试结束。

回去发了感谢信,每人3-4句话。第二天下了飞机,刷邮件,没有人回复。有点挫败感
。重新审视自己的表现,感觉很多细节做得不好,有的问题回答得过于肤浅,有的问题
回答的过于自信。面试完很好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心想或许我只是自我感觉良好,对
方会不会觉得我那么激动兴奋,就是喝高了的2B。在自我怀疑中,给系主任发去了
equipment list。仍然没有回音。

过了不到一周,系主任突然回复了我的thank you note,说equipment list收到,非常
感谢。并说会在一周后联系我。我感觉已经石沉大海的信突然收到回音,是个值得谨慎
乐观的事情。

系主任说话算话,一周后,问我要一个详细startup budget。这时候我感觉相当
positive了,但是毕竟offer没到手,不敢狮子大开口,写了个相对谨慎的budget。又
没有回音。

两天之后,临近周五下班前,看到一封系主任的邮件,说准备给我offer了,已经推荐
到Dean那里。很奇怪,远没有之前做出实验和面试那种很激动很high的心情,只是一种
如释重负的感觉。回复了感谢信,等待系里的offer。看来要budget时系里已经投过票
了,但是他们很狡猾地先要budget,后发口头offer,这样我提的数字要比先拿到offer
的情况保守很多。

除了启动经费,另一个大头就是工资了。我研究了下对方大致可能的工资结构,设定了
心理价位,以及合理的谈判策略。毕竟只有一个offer,在工资上谈崩就搞笑了。又过
了几天,收到系主任发来的offer letter,我要的budget全部批准。再一看工资,靠,
比我心理价位还高了点,顿时觉得没啥好谈的了。回信感谢了系主任。第二天请老板帮
着看了看offer,研究出几个问题,跟系主任澄清了一下,准备接受offer了。

这就是一个非牛人搞定教职的经过。马上要签字发回去了。这所学校的综排和专排都比
我PhD的学校排名高,我自认为运气不错,并且干得漂亮。

最后总结几点重要信息:第一,找发考题工作可能要在心理上建设很多年,做好充足准
备。除非很聪明的人,在很牛的学校,否则一拍脑袋决定当发考题,找工作难度很大。
第二,对非牛校PhD,要平静看待火坑专业劝退。一般情况下,他们说得是对的。而且
劝退,对他们自己是没有好处,甚至有风险的,所以应该感谢他们。不过对于真想干本
行发考题的人,一切劝退自动免疫。第三,想走发考题这条路,可能在30岁出头的年纪
很穷。有支持这条职业道路的父母和配偶非常重要。在这里真心对施以援手的父母,和
陪我受穷的妻子说声谢谢。第四,有一个有意愿和能力支持的老板很重要。院士牛推当
然好,但是年轻AP也可以用他自己的方式帮助你。第五,准备面试时不要为不影响决策
的事情影响情绪和分心。比如是不是被拉去陪跑,一共有几个候选人,是不是有一个西
裔女候选人在竞争,这个学校tenure好不好过等等。这些问题,如果答案是“是”或“
否”,对我的准备策略都没有影响,那么就不要去想它们。最后,面试时要认定自己才
是他们要找的唯一候选人。不要狂妄,但一定要自信大方。气场这个东西或许真的可以
被感觉到。


感谢大家的回复。很多人说我遇到一个好老板,的确,我非常感谢他的帮助。更新一下:

在找第二个博后老板时,我已经看到了一个好老板对找发考题工作的重要性。在决定找
年轻AP以后,着重看了他们以前老板的背景和行事方式。后来找的这个老板,经历过的
三个老板都是院士,其中一个炸药奖,三人都是力挺学生开枝散叶培养发考题无数的类
型。果然后来这个老板本人也是完全不知变态push为何物,并视挺学生博后为己任。各
种来我们这给seminar的院士牛人副主编,有和本校faculty单聊环节的,他都会带他们
看一下实验室/办公室,然后把我介绍给他们,说,刚才我show给你的工作,就是这位
Dr.巴克一手实现的。我不好意思在工作时间做申请相关事情,他告诉我不要担心。博
士后工作最核心的目的,就是找准合适的方向,找到更好的去处。所以申请相关的一切
都是博士后工作的一部分。

再举个好老板的例子。我博后老板拿到这所top私校offer时候,谈下来启动经费比较低
而学费比较高(所以学生很贵),担心钱不够用。结果他的老板立刻把一个还剩二十几
万的funding送给他——老人家给PM发信,说这个项目是Dr.XXX propose,Dr.XXX在做
,现在他拿到了XXX学校的教职,我认为让他在新学校继续做这个项目,比我这里做更
有意义更能成功。然后我博后老板去答辩了一下,成功地把funding带到了现在学校。

感慨下,学术圈,那些温拿的体系都是良性循环的。














--
※ 修改:·Buckminster 於 Apr  5 12:26:33 2017 修改本文·[FROM: 1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6.]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