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291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校友联谊 - 吉林大学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忆同学少年 ,怀念窗ZC
[同主题阅读] [版面: 吉林大学] [作者:happylife] , 2006年12月11日21:48:29
happylif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happylife (美丽人生), 信区: JLU
标  题: 忆同学少年 ,怀念窗ZC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Dec 11 21:48:29 2006)

今天又到了一年ZC同学的生日了,以前在本版发的文章被站方弄丢了,
还好,转到别的地方有过备份,在今天这个日子,再次转来.

忆同学少年

不小心一边写论文一边上网看了prose长篇小说孤儿寡母的日子,虽说这篇小说有些情节
写得比较假,可我还是在实验室里也止不住眼泪,不为别的,只因这篇小说给我带来的关
于一位同学的回忆。谨以此文纪念曾经风华正茂正茂的同学少年。

那一年我们十五岁,携带形形色色的行李,乘坐各式交通工具,从各种各样的家庭,花着
长则几天短则一两小时的时间,来到了我们的大学。摆脱了高考的束缚,没有了纪律委员
三天两头的告状和老师又爱又恨的反复批评,我就象飞出笼儿的小鸟,觉得大学的生活真
是幸福极了。

手握着大把的自由,和充足的生活费,我悄悄想着。怎样节约地花钱,好存下一笔钱来。
其实也不为别的,就为那份小小的虚荣心。我小小的“虚荣心”跟后来流行的攀比吃穿的
虚荣截然想反:每年回去拜访中学老师的时候,我都会被认为是年龄最小,却最勤俭节约
,最吃苦耐劳,最自立勇敢。特喜欢听老师跟别的学生讲我,怎样十五岁一个人回家,站
几十个小时,爬火车窗户,甚至一个人应付火车上急性阑尾炎的壮举,曾经简直是我们这
一代独生女里面最英雄最高大的形象呀。我一直陶醉于欣赏自己“勤俭节约,吃苦耐劳”
,并觉得这是满脑子高尚的想法,直到多年以后,看着网络上这篇小说,脑海浮现昔日这
位同窗的影子,我才发觉自己当时那点自豪是多么的浅薄。

第一次见这位同窗Z,是军训期间。没有课业烦恼又生性热情活泼的我们,听说9月底两个
同学的生日连着,就谋划着怎样给他们一个惊喜的生日聚会。又赶上国庆中秋,决定找全
班同学凑分子每人5块钱,一起吃东西。Z和W跟别班同学住在一起,跟我们班大部份男生
不在一个楼层,我蹦蹦跳跳地去找他们,神秘兮兮地描述着这一伟大计划,从Z和W手里接
过10块钱,就蹦蹦跳跳地走了。等到聚会那天,忙忙乱乱,一心想着过生日的主角,我却
彻底忘了去另外的楼层喊Z和W。不过心里那点愧疚很快就释然了,高中时候已经很流行给
好朋友过生日的我,觉得等以后等他们过生日了,再张罗凑分子还请他们就是。却未料到
,慢慢的,功课重了加上同学们分了远近亲疏,这样全班凑分子过生日的事情,居然再也
没有发生过。而十年后的今天,我才从这篇网络小说的字里行间意识到,当时那5块钱,
对于Z和Z的家庭也许曾经意味着什么。那件事他们从来都没有再提过,更不用说怪我。唉
,曾经愚蠢浅薄又粗心的我呀!如果有机会,多想张罗全班的兄弟姐妹在世界各地给他好
好过一次生日......

标 题: 忆同学少年 (二) Re: 孤儿寡母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Wed Jan 19 19:39:53 2005) WWW-POST

Z留给我最初的印象是傻呵呵的,单纯的,直爽的,快乐的,固执的,倔强的,旁若无人
地笑和唱歌,大声地说话,带着很重的我家乡湖南的口音。由于时间太久,接触也不多,
关于他的记忆竟都很零星琐碎。

他好象是班上第一个出去做家教挣钱的。10年前,说好5元钱一小时,却因为普通话不好
,被主人再扣成4元一小时,路也远,在滴水成冰的冬天他却一直坚持。我们班家庭困难
的不少,但当时大家都是15,6岁半大的孩子呀,那么有毅力的还真没几个。很长一段时
间,他天天跟大家学说普通话,好为人师的我喜欢教他,也喜欢学他重复“抢掰扇仙抢”
,然后哈哈大笑,因为他要说的是“长白山商场”。玩笑归玩笑,按照我朴素的人生观,
我一直觉得他应该代表着最值得敬重同龄人。而我却从未能够想象对于他来说,生活的重
担到底具体是怎样一回事。甚至我从来都不知道大家笑了他那么多次,他一次都没有生气
翻脸,而心里到底有没有伤心过。如果有机会,一定要问一问他,如果有过,一定要好好
说声对不起......

我关于大学集体生活的记忆很多跟挣钱有关。
曾喜欢热心地陪着同学举着少年大学生的牌子,在冷风中,在校门口,在商场,在地摊
边找家教的工作,自己也教过不少次。快放假时,搀和着帮同学倒腾人参,挨个寝室叫
买。假期里面,给成考统计分数:有经济头脑的同学曾张罗去卖报纸,卖书,卖磁带,
我象个娄罗一样跟着:寝室还有好姐妹推着箱子卖冰棍。记得有一天西瓜突然多起来了
,冰棍买不出去,我们都给吃了。每一桩都曾是我充满童趣的丰富经历,是我曾自诩能
干独立的资本,觉得比读书还好玩呢。从这篇小说里面我又看到发生在熟悉的校园里面
的熟悉的场面,却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动机和情节,我才第一次明白这其中的艰辛和苦痛
。于是眼前仿佛能再看到倔强的Z锲而不舍连习普通话的样子,仿佛听到带着乡音的固
执的声音一遍一遍重复着......

我们读书的城市,比起南方菜肴奇贵,当时我们学校的大锅菜的价钱,比在湖南高校里面
的小炒还贵,补助又少,而且学校的饭票任何外人都可以原价买。所以我很盼望便宜又下
饭的麻辣豆腐, 也很喜欢食堂推出半份菜。我觉得自己很节约, 可我不记得那时候的Z吃
什么了,没见他打饭跟我们一起吃过。只记得,那样奇贵的伙食,常常令同学月底断炊,
来回借钱。这小说里面免费粥的情节发生在我们的大学,推想起来,在那时候就有免费清
汤的母校,同样的故事,也许很可能就在我们发生着,比如发生在Z的身上。只是我们不
曾知道。

标 题: 忆同学少年 (三) Re: 孤儿寡母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Wed Jan 19 20:21:27 2005) WWW-POST

跟小说的主人公一样,Z的家庭很困难,Z也有一个弟弟,好象也是很小就没再读书了。
Z
家庭到底有多困难我不知道,只记得他说过,小时候家里穷,跟弟弟一起在别人家门口被
别人当狗踩。只从这一句话里,借着这篇小说的细节,我们在今天也许可以想到猜到,这
篇小说里面描写的匪夷所思的苦涩和撕心裂肺的磨难,很可能就是Z所经历过得,而不为
我们所知的。

Z是很认真的人,很好学的人,很勤奋的人。想起来就惭愧,当年报名过C++的选修课,我
懒且不专心,不记得学了些什么了,到今天博士快读完了,C程序还是不会写几句。当时
那门的选修课几十块钱吧,编书那位老师讲课顺便卖书。记得有一天,他送了Z那本教材
当着大家说:“好孩子,你好好学。”大概是免了他选修课的钱吧。Z真的没有辜负那位
老师,后来,换了应用方向的专业,拿很高奖学金,编程方面也是奇牛,靠这个进了华为
,在深圳有了很高的收入,可谁能想到后来的事呢?

当年接触太少了,留在脑海里的关于他又还有哪些呢?努力搜索着记忆的硬盘,想起一张
照片,那是在班上去郊游的空地里,Z让我教他打拳,因为体育课快考试了。我那时候迷
花拳绣腿,打得特熟,考试得了100。好为人师的我,就神气活现地在前面做着,他在后
面一板一眼地跟着做。那张照片定格了我调皮的样子和他特认真特谦虚的样子。那时候大
家的眼睛里满是快乐和理想。谁能看得到未来的时空中生活的残酷呢?

该说到喜欢Z的女孩子了吧。其实他们估计也不需要别人撮合,早在中学就对上了眼。鸿
雁往来,四年间从胡天八月即飞雪的关外到红豆当春乃发生的南国牵上了一条红线,等到
Z大四找到南方工作的时候也是他们要团聚的时候。Z跟我讲起过,他们的故事,如今想起
,不由不感叹造化弄人。

标 题: 忆同学少年 (四) Re: 孤儿寡母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Thu Jan 27 20:43:32 2005) WWW-POST

依稀记得,大四的时候,在火车上聊天,Z说起了自己的女朋友S,他们应该是高中时候就
互相有好感的一对吧。可是,好象就是在Z提前考上大学以后,去女孩家看她,都很不
受女孩家欢迎。具体的事例我记不清了,反正家长态度很恐怖,坚决反对他们交往。无非
因为Z家境太贫寒吧。

当时的我感兴趣的八卦问题只是:"你们怎么喜欢上的?喜欢对方什么?" Z好象没有提到
S喜欢自己吃苦耐劳坚强勇敢执着勤奋聪明能干...Z也没有多说S有多么漂亮美丽温柔动人
,我只记得Z说,喜欢S对他好,或者说喜欢S喜欢他。这个答案当时听起来,可能太不浪
漫了,甚至有点功利,有点俗。

多少年以后,当我回忆起这段话,跟着一篇网络小说的凄凉,想象着S家人可能曾经对Z的
粗暴和对S施加的压力,才能体会Z很朴素的这一句"喜欢S对他好",或者说"喜欢S喜欢他
。"
所表达的丰富的感情:包含着对冷漠的势利的人群中唯一关心自己,了解自己,看重自己
的女子的深深的感激和感动;包含着对这"悦己者"的勇敢和执着的充份了解和肯定;也包
含着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情怀或者红拂女慧眼识英雄而后夜奔的浪漫...

然后,Z去了深圳,在很好的单位挣不少钱一个月。也许真情感动了月下老人,也许是今
非昔比的Z被泰山大人刮目相看了,听说S在广州附近大学毕业终于嫁给了他。之后S还暂
时因为工作的缘故往返于广深两地,有情人每个星期继续牛郎织女着。那年我路经深圳
跟老朋友们吃饭时,无缘一睹正在广州的S的芳容。

离开深圳前,我收到朋友转送的来自S的礼物,是很贵的一条裙子,说是谢谢我从国外捎
的一点点小礼物。那条裙子因为比较贵,又太时髦,几年了我竟从来没有穿过。

只是后来听说Z和S在深圳买房子了,也算苦尽甘来吧。

标 题: 忆同学少年 (五) Re: 孤儿寡母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Thu Jan 27 21:10:41 2005) WWW-POST

那是三月的一天,蒙特利尔很冷,我沉浸在从美国跑到加拿大来开会的喜悦中,为报告和
校友聚会兴奋着。手机突然响起来,又没有来电显示,因为算国际漫游服务,我很犹豫
要不要接。没想到,打电话的是曾同寝室的一好姐妹,还没等我兴奋地叫出声来,我却听
到了晴天霹雳一样的声音:“Z去世了。”那一刻,我呆住了,根本不敢相信.直到对方反
复说:“Z去世了,以后再也见不到Z了."接下来,来自英国,国内,美国的各个声音,告
诉我,Z病得很急,呼吸系统感染,没抢救过来。当时因出差离开学校和网络两天的我,
几乎是班上最后一个直到这个消息的人。

捐款,分配捐款,试图联系Z的亲人,约定以后又机会要长期帮帮Z的亲人,然后日子就很
快过去了。Z的去世象一颗场爆炸,在我们每个人的心口留下说不出的痛,然后是长长的
沉默。班级的留言簿也沉寂了许久。没有人敢去想象,Z的寡妻,弱弟,还有年迈的双亲的
悲痛欲绝。。。

(本文当年匿名写在mitbbs,未能有完整结局,事实上,他的去世一定程度上,有医院的
责任)
当年我们班同学(一共20来个)曾约定,日后长期地在经济上照顾周昌的父母。后来一些
别班同学也表示未能及时得知了表心意。说好每2年组织一次.

去年在北美共捐款15张支票,一共1610美元
国内同学14位,共6700人民币,
其中有同班同学,也有系友,甚至网上看到文章的陌生人.
ZC的目前父母还好,结束了关于医疗事故的官司,尽管败诉了,但是起码回家了,不在在SZ
飘泊了.
我们会把这件事情持续做下去,为了减少工作量,今年就不做了,每2年一次.
但是,到了今天,仍然想把这个文章发上来,认识的不认识的校友一起来怀念这位同窗.


--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http://mitbbs.com·[FROM: 140.180.]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