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52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中国近代史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44年前那场特大“水灾” (转载)
[同主题阅读] [版面: 中国近代史] [作者:Mayingba] , 2019年08月23日03:15:25
Mayingb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Mayingba (吳鐘學), 信区: Mod_CHN_Hist
标  题: 44年前那场特大“水灾”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ug 23 03:15:25 2019, 美东)

【 以下文字转载自 Military 讨论区 】
发信人: Mayingba (吳鐘學),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44年前那场特大“水灾”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ug 23 03:14:49 2019, 美东)


原创:我本聪聪 正经杂说 正经杂说 微信号
功能介绍
正经杂说,启迪智慧,引领思想。



转眼进入八月,时值75.8水灾44周年。那是一场发生在河南驻马店一带,惨烈程度丝毫
不亚于唐山大地震的特大自然灾害。这在当时,几乎所有媒体都不见只言片语的公开报
道,有关事件相关信息长期被禁封,时至今日仍然鲜有人知。当然我们动不动拿“自然
灾害”说事儿,其实有时候连“自然”都是被冤枉的,自然反而是被“灾害”所害。

笔者老家鲁地西北,小的时候,常见有来自河南、安徽的男女老幼,破衣烂衫,端着个
破碗,拄着棍子,走街串巷,乞讨要饭的,那时候不懂事儿,与小伙伴们跟着后面起哄
,甚至有的小孩还故意放狗咬人。村里好心的长者时不时把我们驱散,还拿家里的窝头
掰下一块,看着他们狼吞虎咽地吃下,再端一碗温水给他们喝。招待好点的,乞者感动
了,就会泪流满面,有时还会情不自禁地跪下来磕头。想来那些乞者也真是可怜。

每当他们走后,大人们就总是教训我们,不要这样对待人家,人家那里遭了水灾,活不
下去才出来要饭的。少不更事的我自然不知道水灾是咋回事儿,所以从小就留下了河南
、安徽等地贫穷的印象。

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随着这锅思想和言论的逐步放开,笔者才渐渐明白了当年那些可怜
的乞讨者,他们世代生活的地方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惨剧。



75.8水灾受灾范围图

◆那是一场怎样的惨剧

1975年8月,在河南省驻马店等地区,一次猝然降临的特大暴雨,导致包括板桥水库,
石漫滩水库在内的两座特大型水库、两座中型水库、数十座小型水库、两个滞洪区在短
短数小时内相继垮坝、溃决,周边9县1镇东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范围内顿时一片汪
洋。几乎所有的村庄在几个小时之内消失殆尽,数不清的人瞬间毙命。

8日凌晨,板桥水库决口,洪水以每秒6米的速度向下游冲去。首当其冲道文城公社受灾
最为严重,死绝227户,9600人遇难;遂平火车站50吨的车厢被冲走5公里,铁轨被扭成
麻花形。

洪水所到之处,建筑、树木一瞬间消失了踪影。干流水面上,人头攒动,拼命挣扎、呼
救。遇难人的尸体和猪、羊、牛、马、鸡、鸭等动物尸体,顺水漂流。石磙碾盘被冲下
沟河,履带拖拉机、重型机械车床等随水翻滚。

仅一小时后,洪水就冲进45公里外的遂平县城,一些人或被途中的电线、铁丝缠绕勒死
,或被冲入涵洞窒息而死,更多的人在洪水翻越京广线铁路高坡时,坠入旋涡淹死。

不到6个小时,板桥水库下倾洪水7.01亿立方米。遂平县83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片汪
洋。一群群体力不支的人。失散的人们,夫找妻、父找子、兄觅妹,东奔西跑。更有近
百万被围困在洪水里的人。在数百里的洪水中,人们被围困在房顶上、树杈上或河堤上
,开始打捞些瓜果、玉米棒充饥,后来只能吃树叶、树皮。

这场水祸致使1015万人受灾,400多万人被洪水围困,10多万人死亡,30多万头大牲畜
漂没,300多万间房屋倒塌,经济损失近百亿元,相当于驻马店建专区以来十几年财政
收入的总和。

更为可怕的是,炎热的太阳,将数万平方公里的水面烤热,几百万人和牲畜的尸体开始
肿胀发烂。洪水退去的地方,到处可见人畜的尸体在烈日下腐烂,在洪水曾经肆虐过的
地方罩起一层可怕的雾,一位曾经参加救灾的军人后来回忆,在漯河至信阳的公路两旁
,他亲眼见到沿途所有的大树树枝,都被黑压压的苍蝇压弯了。

直到8月中下旬,随着班台大闸被炸开,汹涌的洪水向下游泄去,上游的新蔡、平舆等
县水位开始明显下降,灾难才逐步得以缓解。而与此同时,地处淮河下游的安徽等地农
民则开始被迫踏上了逃荒要饭之路,这就是为什么我小时候遇到的安徽乞丐成为要饭主
力的原因所在。

至于这场水灾一共死了多少人,你想一个连消息都不能让人知道的事件,还有谁会去认
真统计,因而也不会有令人信服的官方数字就可想而知了。不过一般认为,直接死亡人
数为10万(水灾退后打捞的尸体数量,不含被淤泥埋没,被水冲走的失踪人员),再加
上在灾难中病饿而死的人数14万,共计24万人,应是普遍能被接受的一个数字。而仅就
这一数字而言,已与唐山大地震相差无几了。



◆是天灾还是人祸?

看到前面的文字,你可能会问,驻马店地区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水库同时溃坝?

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如果没有这些水库,仅仅是一场暴雨是不可能造成那么
大的灾害,也不可能死那么多人的。暴雨虽然是灾难的诱因之一,但并不是决定性的,
真正导致这场灾难的恰恰是那些死难的人们五六十年代在专横武断的上级领导的驱使下
,夜以继日、累死累活、战天斗地修建起的那些“伟大工程”。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高层就开始制定淮河治理的计划,确定了“蓄泄兼筹”的治淮
方针,决定在“上游筹建水库”,以拦蓄洪水、发展水利为长远目标。期间,洪河上游
修建了石漫滩水库,汝河上游修建了板桥水库。后又分别对这两座水库进行工程扩建。

更为严重的问题是,在大跃进期间,在“人定胜天”的口号指引下,中原地区广修水利
。仅1957-1959年,驻马店地区就修建了水库100多座。而50年代初“蓄泄兼筹”的治淮
方针,到大跃进时期,已经被彻底抛弃,改成了“以蓄为主,以小型为主,以社队自办
为主”。

所谓“蓄”的目的,不过是要将周边的集体所有的农田统统改造成可灌溉良田,实现旱
涝保收,从而能够多产粮,多放“卫星”。在那个动辙“赶超”的浮夸年代,谁还敢提
议要考虑泄洪,那不是破坏农业生产吗?肯定不是右派就是反革命。

于是,这些短期内土法修建的上百座大大小小的水库,“人定胜天”的革命工程,在关
键时候不但起不到水利调节的作用,反而会成为阻滞洪水下泄的障碍。加之集体化和大
炼钢铁期间对上游植被的严重破坏,1975年8月,当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来临时,这些
水库注定会成为灾难的源头,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泄洪压力,几乎全部溃坝,瞬间夺去
了几十万人的生命。



◆什么才是最可怕的?

75.8水灾,现在已不是什么秘密了。我不想在此展开长篇大论,各位如果感兴趣的话,
可以到网上搜索相关内容。

笔者今天所要表述的也并非自然灾害本身。自然灾害固然可怕,但有比这更可怕的,那
就是拳力。试想一下,一场跨三个省,上千万人受灾,绵延数百平方公里的惨烈的巨大
灾害,消息都能够被封锁,让外界一无所知,而直到今天仍少有人获悉真相,这得是一
种什么样的绝对拳力才能做的到?



1975年8月19日与红色高棉领导人把酒言欢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3.]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