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30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随手写下】悄然关切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blindye] , 2010年03月01日18:00:55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悄然关切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 18:00:55 2010, 美东)

悄然关切

这儿的雨总是不期而遇,我到达亚特兰大的时候还是阳光普照,而一天密密实实的会议
之后,我走出办公室,竟然是寒风凛冽,夹杂着细小的雪籽。
那年再回到这个城市的时候,也是这个天气,和久别重逢的同学们聚会,看我哆哆嗦嗦
紧紧裹着单薄的外衣进来,大家都笑,说我把寒风冷雨给带到这个以酷热著称的地方来
了。那个晚上,我们大声谈笑,象年轻人一样吵闹着敬酒,喧哗不休。
没有人说到你。

其实我知道会这样的,就连围着通讯录七嘴八舌说着谁的地址更改,谁的名字遗漏的时
候,我们都不动声色地回避提及你的存在。他们不说起,我自然也不会问。
可是那段阳光灿烂的时光如何又能绕得过去呢?你扎着马尾蹦蹦跳跳的样子,睁大眼睛
全神贯注打羽毛球的样子,笑起来眼睛细长如一道弯月,下意识用手心半捂着合不拢的
嘴,我如何能够忘记。
几瓶敬下来,大家都酒酣耳热,你的好友,一个一喝酒就脸红但酒量特别大的女子,终
于忍不住说起那个暑假在你那儿的聚会。“你是喝醉了的,你也醉了……”她面颊绯红
,将桌上已经发福的男人们一个一个数过来,胖胖的手指头犀利坚决得很。最后她看着
我,似笑非笑:“你还记得是谁送你回去的么?”
我怎么会忘记呢,即便喝得神智不清,我依然能看见你满怀紧张和担心看着我的目光,
勇敢地把自行车骑在外侧,不让我冲到危险的车水马龙之间。
我仰头喝下,淡然一笑:“怎么会不记得,那次路上,我龙头没把稳,不仅摔了自己,
也把她的车给绊倒了。”
她听完,不再看我,而是和大家闲说起那些分散到各地的同学们的下落,你的名字,仿
佛不经意地从她嘴里说出,混杂在一堆其他的名字之间,一晃而过。我知道她其实是说
给我听的。

很奇怪,那个冬天,我对你说了什么,都已经不记得了,而你问我的问题,我却记忆犹
新。你问的是两句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两句诗是什么意思?我
茫然无言以对。它的出处,我是在你离去之后很久才知道。对了,那个冬天,天气极冷
,我偷偷留心看过你手上的冻疮,一双美丽的手红肿不堪,难怪你总是藏在袖子里,就
连牵我的手也是用小指头勾着。
聚会完之后,我和她又说了很久关于你的事情。她说你知道我毕业以后所有的动向,大
学的宿舍号码,工作时漂泊过的城市,居住街道的名字,最爱和同学一起小酌的酒馆,
甚至我离开中国的时间。居然有一次你特意来到我生活的那个城市,在寒夜里走过那个
酒馆的窗外。她说你和她说起看到我开怀大笑的样子,她说你那个时候笑得很甜蜜。
可你从不曾让我知道。虽然我一定会知道。
我想,我是明白你的心思的。就象我现在居住的这个北美大草原上,微风总是轻轻穿过
灌木和草丛,不去惊扰它们。阳光也不每次来都问候盛开的花,它只是照耀着,然后隐
去。
我没有去问如何能够找到你。我猜,就是问了,你也未必希望她告诉我。想起那句诗,
“关切是问,而有时,关切是不问。”

我离开亚特兰大的时候,又是很好的阳光,我把行李托运了,一个人走在川流不息的候
机楼里,宽大透明的落地窗外,树上的叶子血一般红,非常耀眼。阳光照在上面,使得
叶子如同玉一样润泽。我慢慢走着,小心翼翼侧过身躲避汹涌的人群。突然耳膜里传来
你清脆的声音,你又一次叫我的名字。
我转过身,你并不在那里。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