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602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校友联谊 - 上海交通大学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上海交大能源系演义(2):三套车
[版面: 上海交通大学] [作者:leoq] , 1998年11月25日07:11:49
leoq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leoq (白衣飘飘), 信区: SJTU
标  题: 上海交大能源系演义(2):三套车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Wed Nov 25 07:13:12 1998), 转信

上海交大能源系演义(2):三套车

交大真人著

新建一个单位,首先要选择头,中外如此。可在中国一个头不够,因
为只有政还不行,还要体现党的领导。至于党政哪个说了算,在一个
弹丸小系里,要看政头还是党头谁的功利足。不象国家和省市那么明
确,党头儿为大。而在能源系在开系之初,确是有三个头儿:管政务
的系主任,管党务的支部书记,另加一个副系主任。三个人各有能耐
,各有作用。于是形成了独特的三套车。但三个人各拉各的,总不在
一个方向。难免将能源系这套车陷入泥潭。要知为何形成三足之势,
以及后来的故事,还得要从这三人讲起。

A 邬头儿

系主任邬头儿当时五十挂零,冬天喜穿一件破棉袄,脚着一双破棉鞋
。认识他的人,听到鞋底托拖板的嚓嚓声,就知道是他在走路。不认
识他的人,一眼看上去倒象个看门的。不过列位看官若以为他属于陈
景润型的,无外表有内功,那就大错特错了。此人交大毕业,在原二
系动力系任教多年。说是任教,但教无专长,研无专攻,是一个十足
的半吊子。曾教过泵与风机课,故后来就以泵与风机专家称。

据说在文革时有些小动作,但危害不太大。后来作过一点管教务的小
职,学得一些为官之小道。也学会了算数。后来每次年终总结算工作
量时,他总能显示一下,在黑板上只列公式就要一个多小时。如果此
时有人提问,他特耐心,总能解答。得意时眼睛会盯着台下,上下眼
皮迅速挤来挤去。从此就落下了个得意时挤眼睛的毛病。最后将每个
人的工作量算成钱,精确度总在小数点以后数位。要是欠工作量在年
终交钱时,要将分币用斧头斩成几块才够精度。

此人学术上一无是处,可还得过一次与学术有关的大奖,奖金为数千
美金。不过在得奖之初,系里的人所知甚少。后经替他写简历的党支
书讲,他起初不愿意写,那不符合事情,且是邬头儿自己给自己定的
奖,让人不服。后来邬头儿还是通过法子弄到了。以后还希望设奖的
人三思,损失了钱是小事,可奖给这样的人得了岂不糟踏了自己的名
声。

那么这么一个无德无才的家伙,怎么会当上“堂堂交大”的一个系主
任呢?前面说过,动力系有些专业同拟建的能源系相似,时任校长的
翁史烈又是二系出来的,自然在建系之初选人时要从二系出。据说也
曾考虑其他人选,但有点能耐的在跟深叶茂的老二系已有势力,犯不
着到建系地点在闵行的新系去淘金。所以才会轮到邬头儿这种无名的
主。能人虽难找,可愿意到新系去淘金的庸人也不只邬头儿一人。可
为什么会偏偏选中他呢?后来经道上人指点,交大真人才弄明白。邬
头儿同翁史烈乃为宁波同乡也。

B 杨书记

说来还真奇,党总支书记杨书记,与邬头儿同年同月同日生。也在二
系任教多年,业务上比邬头儿还稀松许多。不过对党官,老百姓从来
不期望他在业务上如何了得。也就不多罗嗦,还是留下笔墨来写写他
的德行。

此人没有邬头儿那么阴,容易激动,是为党官之忌。就是这点,他还
算可爱。有时抽空也同年轻人谈谈心什么的,更是可爱。在八九年那
会儿,也曾在系会上慷慨陈词,借着舆论开放的胆儿说,要是解放军
向学生开枪就第一个退党之类的话。后来枪也开了,人也死了。党那
时正需要人。他自己不提退党的事儿,那时候比他利害的多着呢,象
他那么个芝麻小官儿,党组织自然也不会理他。至于广大的教师学生
立场自然分明,也就不会替贼作恶了。何况杨书记在开会时一向同党
中央保持一致。虽然开口总是用加重的口气说:“我认为。。。”可
后面的内容总是同人民日报第一版上的内容不相上下。后来,他自然
仍做他的党总之书记。

提到杨书记,有一个发生在他身上故事不能不讲,此已成为经典,而
且广为流传。要讲的清楚,还是从头讲起。有两个学生,九二年毕业
后读研究生,都在本系。甲生成绩好自然选中了一位能作学问的老师
作导师,乙生成绩差点就成了杨书记的高足。研究生下来,仍然是甲
生比乙生强。但后来,杨书记借自己的权势推荐自己的学生乙到翁史
烈手下读博士。而甲生就留系里当了助教并联系出国。不想甲生很快
从美国一所大学争取到奖学金。且签证很快就下来了。出过国的人都
知道,出国审批首先得由系党总支书记签字,杨书记自然也就近水楼
台先得月。就在该甲生拿到签证时,杨书记就迅速通过自己的高足乙
生做媒将自己的女儿许给了将要出国的甲生。并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
成婚。火口掌握之好,脸皮之后,非一般的党员所能做出。此时不知
是甲生赚了便宜,还是杨书记赚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该甲生在搂
着老婆杨小姐时,决不敢再埋怨杨书记了。

C 钟副

副系主任钟副,湖南人。在建系之初,还不到五十岁。此人相貌堂堂
风流倜傥,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年轻许多。论相貌邬头儿和杨书记
的形象简直没法与之相比。论学问,邬头儿和杨书记也不没法与之相
匹。他清华大学毕业后分到上海汽机锅炉研究所工作(现离交大闵行
校区不远的“上海发电设备成套研究所”前身)。并在所里娶了一位
上海的妻子。后来支内,钟副就携妻带女西迁到四川自贡东方锅炉厂
工作。本以为会在那里工作到退休。可文革后,老邓重开国门。给了
他希望,在他头脑灵活的上海妻子鼓动下,于八十年代初,参加出国
考试。要知道,钟副头脑灵活,在清华时就为高才生。果然一举重的
,考取留美公派留学生,赴美国圣母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又在曾任
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校长的田长霖教授指导下作博士后。后来不知哪
根弦出了错,就回国并来到交大这个是非之地。我想与他的妻子梦想
回上海有关。

可惜,钟副不是党员,虽然当时在学术上比前两个都强,可在能源系
成立之时,也仅仅官拜副主任,主管科研。可惜从美国回来之后,就
无心在科研上。靠着在美国发的几篇文章度日。同杨书记作对,又被
武大郎开店的邬头儿看作是眼中钉。最后被斩下马来时连个教授也没
混上。后来借去美开会之机,留在那里,再也没回来。几年来,隔着
重洋,再没信息。

不过还幸亏钟副,在他上任之初,也就是创系之始,他跑了许多地方
取经和纳贤。即奠定了课程设计之基础,又招来了几个能干事的人。
如果由着邬头儿和杨书记这两位不懂学术为何物的人,能源系比现在
还惨。

当然,能源系的精彩故事在于后来围绕着这三位明争暗斗所发生的一
切。如果各位有兴趣,且听我下回慢慢分解。

(未完待续)
--
                                    
            君子阳阳兮 白衣飘飘兮  
                                      

<a href="http://leoq.yeah.net">白衣飘飘的年代</a>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37.132.85.209]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