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707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军事天地2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核心机动与围点打援 -- by 铁流
[同主题阅读] [版面: 军事天地2] [作者:tin] , 2009年04月21日10:18:54
ti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tin (大猪小猪摞一盘), 信区: Military2
标  题: 核心机动与围点打援 -- by 铁流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Apr 21 10:19:22 2009), 转信

战术为进行战斗的原则和方法,是人类社会思想的结晶,战术由军队的武器装备与经
济实力决定,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有什么实力打什么仗。 “核心机动”与“围点
打援”就是战争史上用得最频繁的两种经典战术。

“ 核心机动”是一种具有很强积极防御意义的战术。所谓“核心”,即以一部有力
的内线部队,防守战役的重点地域,形成坚强的防御核心,吸引住敌方攻击的主力,
以核心充分发挥防御战的效能,通过已方火力优势消耗敌方,为战役下一阶段争取时
间和创造条件,己方强大的外线机动力量则相机对敌方的攻击部队进行奇兵式的侧后
包围或突击,配合内线核心防御部队击破敌方攻击主力,在攻防转换中完成内线与外
线的里外夹击。这种战术是传统的正规作战方式,与《孙子兵法》“以正合,以奇胜
”的原则相吻合,不但国军偏好这一战术,在世界战争史上也屡见不鲜。如朝鲜战争
中釜山防御配合仁川登陆等等都运用了这一战术原则。国军运用“核心机动”获胜的
战例也不少,抗战时李宗仁指挥的台儿庄战役,薛岳指挥的三次长沙保卫战都是典范
。中共军队中的徐向前在万源、粟裕在黄桥都成功地采用了这一战术,可见核心机动
战术的有效性。“围点打援”,实质就是把握敌方内外线协同的破绽,集中兵力,调
动分割敌方,形成局部优势,对“分进”之敌实施各个击破,更具有积极进攻的意味
。所谓的“打援”,即是阻止敌方外线机动部队与内线达成战役目的,进而孤立敌方
内线或外线的一方部队最后加以歼灭。使用这一战术取胜的军队很多,历史上几乎全
部的游牧民族与大部起义军均采用了围点打援战术,且这些战役多是影响历史进程的
重大战役,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因为历史上更常使用核心机动战术的军队与更常使用围点打援战术的军队相比总是略
逊一凑,如国军与共军、东欧中欧联军与蒙古军等等。所以有人便会说围点打援比核
心机动更加有效,但我们不能忘记苏军的斯大林格勒战役,美军的中途岛战役就是核
心机动的经典战例,这两大战役可是二战时东西两个战场上的转折点,因此不能说这
两个战术有优劣之分。之所以会让人有这种看法主要是因使用这两种战术的军队有所
不同,一般来说更常用核心机动战术的军队多是暂时占有一定优势,拥有较好装备与
火力,占有较好形势,具有战法中规中距的特点。而更多使用围点打援战术的军队多
是暂时处于不利态势,无所依凭,具有注重机动作战的特点。

如要分析这两种战术就必须涉及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火力制胜”和“机动制胜
”的优劣之争。“机动制胜”中的“机动”早期主要指骑兵或装甲作战,到现在有人
提的空中制胜其实也是机动制胜的另一种形式,只是将机动的范围扩大到空中了。与
这两种理论的优劣之争相伴随的却是这样一种有趣的现象——虽然在实践中机动制胜
学说的优势显而易见,不过取得领导地位的还是火力制胜学说,其顶点就是苏联人炮
制的核突击战略,也就是广泛使用战术核武器为后续部队开路的进攻学说,这种学说
曾将北约军队威慑得老老实实地在柏林墙后面呆了四十多年。而在实际作战中却是机
动制胜学说占了上锋。早期的中共军队禀承了红军时代和八路军时代的机动战略特点
,比如说在入朝作战初期,由于秘密地穿插,所以部队几乎未携带重装备,基本上凭
轻武器就将美军陆战一师从鸭绿江边一直赶过了三七线,没有进行过几次像样的火力
准备。不过在中印边境战争时,中共军队又重拾机动作战法宝,在火力并不占优的情
况下非常迅速地打垮了喜马拉雅山一线的印度军队,而对手中有很多部队是参加过北
非战役的老兵,他们从英国人蒙哥马利等人那里学来了火力制胜学说,可是一到高原
地区就傻了眼,碰上了擅长机动作战的中共军队,顿时觉得施展不开,一下子就被击
溃了,这时的中共军队三个人就可以夺取一个大型兵站。别看中共在过去几十年对以
色列一直采取不承认的态度,但以色列军队与中共军队暗中却进行了大量的军事合作
,这在近期陆续被披露出来,在战术上两支军队也有很多相同之处,相反倒是中共一
直支持的阿拉伯军队却更信奉西方军队的火力制胜论。我们来看一看“六日战争”中
以色列军队在苏伊士运河和戈兰高地进行的战斗,就可以理解一下什么是现代的机动
作战了。实际上以色列人并不是在一开始就转入进攻的,他们在初期的静态防御战中
由于遭到突然袭击而付出了严重的伤亡,不过在回过神来以后,以色列军队的传统才
表露出来,他们首先是转入机动防御,看一下中东地区的地图就可以知道以色列的国
土面积有多么小,然而他们除了坚守可以让敌人长驱直入的赫尔蒙尼特山等少数几个
高地以外,在北部战线上的战车部队都开始进行机动防御,他们用一个第七旅在山谷
中挡住了叙利亚人惊涛骇浪般的冲击(充分发挥火力的一面平推式进攻),其它部队
在四周机动歼敌,在将敌人的攻击力量消耗得差不多以后,全线转入反攻,一下子就
打进了叙利亚境内,直逼首都大马士革﹔在南线,他们并不与优势敌军缠战,而是适
时将预备部队转入外线进攻,渡过了苏伊士运河,包抄了埃及第三集团军的后路,将
这支敌军围住,使得战局朝有利于自己一方倾斜过来。但更有趣的事出现了,人们在
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不是向胜方学习而是向失败的一方学习,各国均对阿拉伯联军在初
期以防空、反坦克导弹等先进武器取得的暂时胜利醉心不止,纷纷加大了增强已方军
队火力的投入。他们却忽略了以色列正是靠充分与恰当的机动才反败为胜的,他们更
注重导弹、火炮等具有强大火力机动性不足的武器,放慢了对飞机、坦克等机动性强
的武器的开发。他们认为阿拉伯联军、阿根廷军队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火力还不够
强大,而不是战术错误。其实就算是阿拉伯军队拥有更雄厚的火力,以他们那样的一
面平推式的英式战法也同样会失败。历史上最强盛的民族或国家,往往为蛮族所灭,
这令许多历史学家困惑,他们在经济和政治的圈子里转悠,试图发掘那些伟大民族衰
落的轨迹,当时并没有“火力”这一说法,我们不妨用“杀伤力”来代替,一个显而
易见的事实是,文明比较发达的一方,也拥有比较强大的杀伤武器,但结果多半是文
明比较落后的一方毁灭了对手,如希腊、埃及、印度、巴比伦、迦太基、东西罗马以
及中国覆亡于蛮族的那些各个朝代等,当然经济和政治方面的衰落和腐朽总归是伴随
着一个末落帝国的象征,但是我们还是可以肯定一点,最主要的还是对手的军事学术
更先进一些,换句话说,就是蛮族的军队,是以骑兵为主体、以机动作战为前提指导
作战的。反过来,那些文明古国的军队,却主要是以步兵为主体,虽有少量骑兵也是
厚甲重刃,以火力或者说是杀伤力制胜学说指导作战的。上述现象的发生绝非偶然,
事实上,这就是农业民族(大陆民族)和商业民族(海洋民族)面对游牧民族(内陆
民族)时所必然出现的情形,游牧民族从小在马背上长大,这使得骑兵成为这些民族
军事力量的主角,而在火枪发明以前,骑兵的冲击力和机动性都是步兵所远远不能比
拟的,最出色的例子当然是蒙古骑兵。当热兵器出现后,骑兵冷寂了一段时期,整齐
地排好队列,充分发挥火力优势成了各国的通用战法,这时战争实际上比的就是谁的
弹药充足、谁的军队人多。这种情况到在拿破仑手中得以转变,他的士兵就曾说我们
的将军是用我们的脚去打胜仗,正是机动性成就了拿破仑的胜利。而在坦克与战机等
将火力与机动性结合在一起的武器出现后,杜黑、利德尔-哈特和J﹒S﹒富勒等人的
第一个念头就是:“骑兵复活了”。这也是他们在自己的著述中反复提到各个历史时
期骑兵作战战例的原因,他们就是想将骑兵思想灌输给军事理论界,不过他们力图浇
灌的鲜花并没有在自己的国度开放,而是为别人做嫁衣裳,成就了隆美尔等德军名将
。通过史实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更加注重机动的军队与更加注重依托形势发挥火力
的军队相比更具有取胜的机会。现在炒得很火的什么“空地一体战”、“诸兵种协同
作战”如不应用于新时代条件下的机动作战也同样可能导致军队作战失败。核心机动
因更注重依托形势发挥火力,所以更多地被装备精良、注重依托有利形势发挥火力的
军队使用,而围点打援就常被注重机动、没多少依托、充满活力的军队使用,而历史
上注重机动、没什么依托的军队往往是新兴的武装力量,随着历史的新陈代谢,新的
力量必然代替旧的力量,这当然就会给人一种使用围点打援战术的军队更容易取得胜
利的感觉。实际两种战术相比,理论上并无优劣之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全在于
作战双方在战场上的具体运用。两战术相比较围点打援更注重机动一些,就是要主动
出击将敌方置于对已方有利的情形下分而歼之。无论使用哪个战术的军队都不会放弃
机动,“三十六计走为上”,毕竟军队的机动是战争行为的核心之一。

国军将领自北伐以来,受正规军事理论和自身成功的战例影响甚深,再加上与中共军
队的实力对比,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战术传统。在进行具体战役设想时,攻击作战往往
以“分进合击”为主要方式,而在防御作战中,对“核心机动”战术原则的运用更是
极为普遍,几乎成了国军战术的经典。“核心机动”的要点,在于内线防御部队与外
线机动部队的协同动作,一旦协同不好,内外脱节,这一战术就无法实现。薛岳指挥
的三次长沙保卫战均获胜利,而第四次长沙保卫战中,同样的战术却遭惨败。关键在
于日军接受了三次失败的教训,再次进攻长沙的同时,以有力的机动力量对国军实施
外线机动的部队进行打击,破坏了国军内外线的协同,形成了各个击破的局面。同样
,在抗战后期,方先觉率第十军死守衡阳,而重庆统帅部对外线友军调配不力,无法
打破日军牵制实施机动,致使第十军成了孤军死战的态势。而军事上没有攻不破的堡
垒,尽管第十军官兵浴血山河,战况惨烈可谓惊天地而泣鬼神,就连日寇都为之胆寒
,但最终衡阳和守军还是难免有城破兵败的一日。以“核心机动”而论,作战部队的
协同动作是战术得以实施的保证。而国军各部队之间的协同一向是难以克服的锢疾,
这与军队的编成和指挥体系有着密切关系,涉及军队的基本性质问题。中共军队则恰
恰是针对着国军的锢疾,运用灵活多变的“围点打援”战术,一次又一次成功击破国
军符合正规军事教范的“核心机动”。

在内战开始时,国军在客观上的机动能力本应略强于共军,不但控制主要交通线,部
分部队还有了一定数量的机械化装备,甚至还有一定的空运、海运能力。但是,国军
将领们的战术素养和军队指挥体系却未能跟上装备的更新,这些客观优势没能转化为
实际的机动作战能力,更谈不上弥补协同不力的锢疾了。事实上,每当国军实施“核
心机动” 时,外线的机动部队总是出现“慢半拍”的现象。而共军的“围点打援”
,恰恰就打在国军这个最要命的“七寸”上。当共军实施“围点打援”时,其阻援的
意图和行动都执行得非常坚决,为实现战役目的而不惜代价。朝鲜二次战役中黄草岭
阻击,使得美军增援部队与被围部队在相距不足一公里的地域内无法会师。在这种局
面下,各级指挥的决心稍有动摇,就会导致战役的全面失败。可见,共军对这一战术
原则中“打援”的关键作用理解得极为深刻。而粟裕指挥的、被毛泽东列为典范的
“攻济打援”,以十个纵队围攻济南,以更强大的十六个纵队准备打援,致使徐州方
面的国军在如此强大的威慑下根本不敢出援,只能坐视济南城破,王耀武被俘。而共
军对“围点打援”的运用,在此战中达到了更高的层次。反观国军在实施“核心机动
”时,各部队对战术意图的执行往往动摇不定,各行其事,或轻敌冒进,或畏敌如虎
,“分进”而不能“合击”,反被各个击破。辽沈战役中,当共军围攻锦州时,国军
分别组成华北侯镜如的东进兵团和沈阳廖耀湘的西进兵团,意图以锦州范汉杰所部吸
住共军主力,两大兵团东西对进,打通北宁线,与共军东野主力在辽西决战,胜利后
北上解长春之围。战役的设想是成立的,而在实施的过程中则完全走了样儿。东进兵
团受塔山地形限制,兵力难以展开,血战六昼夜无法越雷池一步;而西进兵团因卫立
煌、廖耀湘对战役设想持有异议,迟迟不肯行动,坐视锦州、塔山两处苦战。最后不
得已出动时,又设想了撤回沈阳和逐次抵抗出营口的退却方案,对执行战役意图一点
决心都没有。当锦州城破后,“东西对进”还有一线理论上的可能。而东进兵团连日
血战,虽然在锦州城破后占领了共军主动放弃的塔山,但是以疲惫残破之师面对锦州
外围共军强大的得胜之师,连高桥都不敢靠拢。此时西进兵团对黑山三日攻击未能得
手,又重新考虑起“回沈阳”或“出营口”的后路。“五心不定,输个干净”,结果
是既回不了沈阳也出不了营口,精锐的新一军、新六军在辽西平原的运动战中,连有
效的抵抗都未能组织就全军覆没了。统观战役过程,国军的内线核心与外线机动根本
谈不上有什么协同,都是在各自为战,西进兵团对战役决心更是一变再变,“核心”
与“机动”两个方面最后分别被共军各个击破。比较共军对锦州“围点”和塔山“打
援”执行之坚决,双方战术实施的优劣高下十分明显。而类似这样的战例,在国共内
战史上比比皆是。可以说,就战术比较而言,国军恰恰是在自己的看家本事“核心机
动”上败给了共军。而更让国军无地自容的是,屡战屡败却记吃不记打,同样的错误
一犯再犯,直到把江山全丢了也没醒过梦来。

下面就以孟良崮战役为例来具体分析国共两军对这两个战术的应用。

在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军有很多败仗都是输得糊里糊涂,从战略战术上一开始,就
注定了他们的败局。但1947年5月间的孟良崮战役,却是一场双方的战略意图及战术
方案都已互相明明白白的硬仗,双方的主将也都是指挥高手,没有哪一方是糊涂虫;
而从整体兵力上看,当时,国军有24个整编师(有的师相当于军建制)共45万人,比
在山东的解放军多十几万人,且装备精良弹药充足,还有坦克与飞机助阵。但孟良崮
一役,国军却仍败于解放军,其精锐之师整编第七十四师遭全军覆没。

1947年4、5月间,国民党45万大军,由陆军总司令顾祝同统率,一字儿摆开,步步为
营,稳打稳扎,向山东的陈毅、粟裕指挥的华东解放军(九个纵队、一个地方军区共
27万人)推进,意欲将陈、粟部逼至胶东海边,先予以包围,尔后相机剿灭。为了打
破国军的进攻,避免被围歼的危险,并且打击一下因国军占椐了延安而生的嚣张气焰
,华东解放军副司令、全权负责军事指挥的第一主将粟裕,策划了几次部队调动,以
寻求战机。最后,决定了“ 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战略,即全力围歼敌之精锐、
王牌的第七十四师,从而既能威震对方,又可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撕开敌人的合围圈


当解放军在正面以五个纵队即以十多万兵力对国军第七十四师施实围攻,以四个纵队
分别从左、右隔开其与国军第八十三师、二十五师的接壤,再以一个纵队从后面堵住
其退路时,第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很快就明白了粟裕要围歼自已的计谋。不过,此时
解放军对其虽已有合围之势,但,张灵甫凭其七十四师32000人的兵力及该师丰富的
作战经验,他只要向左或右方转进,便可与国军八十三师或二十五师靠近会合,因他
与这二个师都只相距10多公里。一旦与其中一支会合,张灵甫的危险便会解除,粟裕
指挥的解放军便不是那么容易能围歼七十四师了。更何况,国军45万兵力大部就都在
周边100多公里范围内,随时都会开了过来。

然而,对党国颇为忠心且尽职军旅的张灵甫不但没有迅速撤离,面对险情,他反而作
出了“将计就计”的决策,将部队拉上了就近的孟良崮山麓,主动让解放军来包围自
已,从而,使自已的七十四师做一个“钓饵”,在解放军十多万兵力围住他的同时,
周边的40多万国军则有了从外面又反包围解放军的机会,这是一个国军最擅长的核心
机动战术。张灵甫相信,周边几十万国军,近则只有10来公里,远也不过100多公里
,他们开到这孟良崮,最多不过是半天、一天的时间。而凭七十四师的强大军事实力
与孟良崮的险要山势,他张灵甫在此坚守一天二天都不成问题的,同时还可凭借有利
的形势发挥已方火力的优势大量消耗中共军队。他认为,只要四面的国军一围过来,
他的七十四师不但能解围,而更能实行“中心开花”的效果,使国军创造出在孟良崮
围歼陈毅、粟裕的华东解放军的大捷奇迹。

确实,张灵甫将部队一拉上孟良崮,国共双方的主帅主将便一下子明白了此时战役性
质的重大变化及其意义。蒋介石立马知道了张灵甫的用意,看清了这个歼灭陈毅粟裕
统率的华东解放军的机会(因为平日国军想找解放军决战,却往往找不到解放军主力
),连忙飞到徐州,亲自敦促顾祝同赶紧指挥各路国军开往孟良崮,对解放军实施反
包围。

而陈毅、粟裕呢?原想在运动中歼灭七十四师,却没料到张灵甫主动受围,还上了孟
良崮,坚守待援。 危险与战机同时产生。

摆在华东解放军面前便一下子只有两种结局了:不是赶紧消灭七十四师,就是被七十
四师粘往,反遭周边围过来的40多万国军的重创。在双方都明白对方意图的情况下比
的就是指挥者的性格与执行能力了,更重要的是双方军队平时练就的基本功,这时再
靠督战队与赏金都是没用的。身材瘦小但已在残酷的战争中磨练了二十年的粟裕以在
万人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气概决定将中共军队最擅长的围点打援战术进行到底打掉这个
国军主力。

战况到了这个阶段,在孟良崮,虽说华东解放军对张灵甫的七十四师握有了绝对兵力
优势,但从整个山东战局来看,40多万国军却正在获得一个战机优势。

进攻张灵甫的战斗是在5月13日下午七时开始打响的。经过14、15日两天的生死激战
,虽攻下了孟良崮一旁的几个小山头,但张灵甫的主力尚在顽守主峰,战斗仍进行得
异常惨烈,方圆仅1•5平方公里的孟良崮,已躺下了数以万计血肉模糊的尸体
。而攻山的解放军各纵队的伤亡也相当大了(此战役解放军共伤亡12000人),并且
弹药补充都出现了困难。加之,周边国军向孟良崮进发的情况,也令军心很有些紧张
。因此,华东解放军总部与下属纵队有些指挥员提出:久攻不下,又是如此境况了,
是否忍痛从孟良崮撒退,以保大军不落入周边国军的包围圈?

亲处前线指挥所进行指挥的粟裕,自然透彻明白当前战势的严峻:获胜与战败这两种
可能,都已接近了胜负概率的临界线,此时,唯一能让战局偏向胜利或失败的因素,
就是对战双方的军心了,而其中最重要的却又是指挥官们的决战信心与指挥效率。
于是,粟裕下令:任何人不得言撤退!(陈毅也宣布了追究失职者责任的“撤职、查
办、杀头”的三大战场纪律)并严令各纵队务必不顾一切牺牲,限在24小时内攻上孟
良崮,歼灭七十四师;各纵队伤亡多少人,战役结束后,保证给予补足建制;同时,
打破解放军历来只在夜里打大仗的传统(为躲藏敌飞机、坦克),16日白天也继续进
攻,直至于16日下午三时完全攻占孟良崮主峰,击毙张灵甫。

而向孟良崮进军的国军呢?到16日下午七十四师被消灭、张灵甫阵亡之时,除了国军
八十三师师长李天霞为逃避蒋介石指责其援助不力,象征性的派了一个团拱了一下,
蒙骗张灵甫谎称他们 “来援救”了外,整个孟良崮就再没有其他国军的影子了。张
灵甫按常理推断,只要他坚守一、二天,周边国军是无论如何都能开进来的,他也的
确死守了近三天。然而,可悲的是,就是他守到第三天,不说远处的国军磨磨赠赠而
没有开到,就是近在咫尺(不到5公里)的“战友”八十三师与二十五师都没有赶到
位,从而使解放军不仅有时间攻上孟良崮全歼七十四师主力,而且还有时间在已撤出
战场后,因清点被歼的敌人人数不够32000人(七十四师兵员数),又重返战场,再
抓获躲藏的敌散兵7000余人。然后,解放军才浩浩荡荡从容撤走。 国军的无能使小
学数学在这里起到巨大的作用。

一场双方原本都有资格可能获胜、或都有危险可能战败,而在战机上双方所用战术又
都是自己最擅长的战役,终于,以陈毅、粟裕赢得胜利、张灵甫则惨遭失败身亡而记
入史册。

讲了这么多,再看看中共军队现时的机械化程度与空军、海军力量的薄弱实在是让人
担心。宋朝之所以不注重骑兵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认为养一个骑兵的费用可以养几
个步兵,建立庞大的骑兵队伍花费太大,现在我又听到有人说维持一架直升机的费用
相当于一个步兵团的费用,组建武装直升飞机部队不如多组建几个集团军,真是不读
史不知死到临头啊。宋朝的庞大军队大都成了军史笑柄。董存瑞手托炸药包炸碉堡是
因当时军队没有火箭筒或无后坐力炮,这两种兵器当时已在太平洋与欧洲战场上大量
使用,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是因中共军队没有选择的可能,如能选择,谁不想用无后
坐力炮隔得远远的就把敌人干掉?可身负如此历史的中国军队现在的建设策略却一直
摇摆不定,想的是紧跟世界军事科技潮流,但到底跟哪个潮流却没主心骨,你说是要
建设传统的大陆军吧,部队机械化程度却不够;你说是要建立现代化军队吧,空军与
海军力量的发展长期没得到重视,买了几个新式武器不能就说是重视;你说是要建立超
前的新概念军队吧,每样新的军事理论与科技都是沾一下就没下文了(超限战、点穴
战、激光武器都是最先进的却一直没新突破,要么干脆就停了,说是怕影响中国追求
和平的形象,这只是说说,谁信?停了也没人信,真追求和平干脆解散军队得了)。
开仗了真的要靠士兵的意志与谋略去与对手的先进武器拼?血胆将军是士兵的血、将
军的胆,这在几十年前靠士兵的大量牺牲去换取胜利是迫不得已,现在再这么做,再
因物质原因迫着士兵像董存瑞一样去炸碉堡就是犯罪,董存瑞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希望
后人不再做他们这样的事,现在有机会选择再做不好就是犯罪!再说现在是信息社会
,你会有什么招是别人没见过的,当你还在喊口号时人家美国人正在读《孙子兵法》
呢!就算是你想出了什么高招,人家靠信息战技术立马就知道了,还有什么优势呢?
有钱修园子、盖宾馆就没钱造武器、建设军队,这可是乱世立身根本,如嫌费用高可
以搞军民合一嘛!宋朝时王安石变法如成功,宋朝的战马与民生的冲突将大为减少,
历来的游牧民族都是这样的,小老百姓如要投入到这强国洪流中就从现在起去学车吧
。这可是现在的铁马。


--
     ^..^        ^..^
     (oo)        (oo)
     "--"        "--"
    ( __ )      ( __ )
     "--"        "--"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http://mitbbs.com·[From: 128.42.]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0.60.]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