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29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校友联谊 - 吉林大学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诱鸡记:我的WS经历--转载 (转载)
[版面:吉林大学][首篇作者:happylife] , 2009年08月22日02:59:38 ,309次阅读,1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happylif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happylife (美丽人生), 信区: JLU
标  题: 诱鸡记:我的WS经历--转载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Aug 22 02:59:38 2009, 美东)

【 以下文字转载自 SanFrancisco 讨论区 】
发信人: Luckydevil ( so what?), 信区: SanFrancisco
标  题: 诱鸡记:我的WS经历--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ug 21 19:26:57 2009, 美东)

诱鸡记:我的WS经历
作者:张哲瑞律师     发文时间: 2009年08月21日 17:06:04 


近些日子来,网上关于猥琐男(WSN)的讨论可谓是如火如荼,赞扬者有之,贬损者有之。

其实, 据我看来,WSN的有些特征不过是中国男人的传统美德:勤俭持家,艰苦朴素的
具体体现。从熟门熟路的故乡来到陌生的异国他乡,除了少数贪官或大款的子女外,谁
没有经历过节衣缩食的日子呢?退一步讲,即使在国内,这种因环境所迫的节衣缩食的
做法也曾经一度在全国很普遍,现在人民相对富裕了,但可能在少数贫困地区依然盛行
。我本人就有过这么一段难忘的WS的诱鸡经历。

那是在1975年冬天,我作为一名下乡知青在黑龙江省桦南县的一个村子里接受贫下中农
们的再教育。当地的生活很苦,一年到头,能勉强填饱肚子就谢天谢地了,几乎见不到
一点儿油腥。我们知青点的头儿是一个姓聂的小伙子,中专毕业,当时28岁,我们称他
为“聂老师”。知青总共有二十多人,都是在17至22岁之间的小伙子和大姑娘,正处于
生长发育的关键时期。我们常常想, 如果能偶尔吃上点儿肉而不是天天的啃窝窝头就
咸菜,那该多好啊?虽是这么想, 但我知道实现这个梦想并不容易,因为周围老百姓
的日子过得也并不比我们好。

没想到,有一天我们去了邻村的知青点串门,在那里竟然吃到了鸡鸭鹅肉。我大感惊讶
,问他们肉是从哪儿来的?自己养的还是在外面抓的?那里的知青兴奋地说,是抓的老
乡家跑到外面的家禽, 并抱怨说生活太苦了,想吃肉,抓老乡的家禽也是没法子的法
子。整个一个“逼良为娼”呀?看着散发着肉香的鸡肉,我们几个也顾不得许多了,手
抓着鸡肉大嚼起来,我吃得太猛,差点把鸡脖子骨头也咽了下去。想当年孔子他老人家
在齐国学习音乐时也不过“三月不识肉味”,我们不识肉味至少有两三个“三月”了,
夫子老人家也是望尘莫及呀!

回到自己的知青点,我们意犹未尽,有一位姓李的知青提出,干脆我们也时不时抓一抓
老乡的鸡饱饱口福得了。另一位姓王的知青则表示反对,说这样做不合理合法。知青间
有了两派之争。我发言说,肉要吃,但不能犯法,如果明目张胆地去抓老乡的鸡,明摆
着不合法,必然会引起老乡们的反感,也会给知青斯文礼貌的良好形象抹黑,只能智取
,不能强攻,两害之间取其轻。我解释道,村子里有一个很大的场院,那里堆满了公粮
,有很多鸡天天那里偷食,场院边有一口废井,为避免血腥的场面,我们可以采用引诱
围捕的方式,将走资本主义路线大吃公粮的鸡引到废井边,然后将它撵到井下,再打捞
分而食之。大家十分兴奋,一致表示同意,并约法三章如下:

1. 只抓那些去吃村里公粮的鸡;
2. 只抓公鸡,放过母鸡,因为母鸡要下蛋,很多老乡对母鸡格外看重;
3. 对村党政干部和五保户家的鸡网开一面,不予诱捕,因为这属于人民内部矛盾。

大家均表示此事属最高机密,对村领导也不得报功表白。我们说干就干,有人自告奋勇
担任“侦察兵”的角色,发现有鸡在吃公粮便跑回来汇报。于是乎,我们点的所有知青
闻风而动,大家团结协作,将可怜的鸡诱导到井里。没想到这一招真灵,一两个月下来
我们吃了好几只鸡。这里需要提及的是,聂老师开始并未参加我们的诱鸡行动,但后来
,可能是实在抵制不了鸡肉香的诱惑,他也跟着吃了起来。渐渐地,大家脸上的菜色开
始消失,在例常的政治学习时慷慨陈词的人也多了起来,充满了革命干劲儿。

可惜好景不长。为了入党或招工回城,那位王知青急于表现,将我们的诱鸡事件及约法
三章报告给了村干部严书记。有传言说严书记要开会查处诱鸡计划的元凶。之后的一段
时间,我总是惴惴难安,恐怕严书记找到头上,断了我回城之路。没想到的是,半个月
没动静,一个月没动静,严书记似乎把这件事忘了,后来确实找我谈了话,但对诱鸡事
件只字未提,反而给我安排了冬天看粮仓夏天看瓜地之类的清闲活。这样,我有了充足
的时间学习文化知识,为恢复高考时一举高中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待我拿着吉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去向严书记辞行时,他杀了家里的一只公鸡,并拿出二
锅头,请我吃了顿好饭。酒过三巡面红耳赤之际,严书记聊起了我们的诱鸡事件,说计
划搞得挺好的,老乡家的鸡因为吃公粮被抓也说不出什么,政治上没问题,你们又没像
邻村的知青那样蛮干,结果搞得知青和老乡关系很紧张。你们知青都吃了鸡,我想法不
责众,再说聂老师也跟着吃了,我又考虑到投鼠忌器,就让事情过去了。最后他哈哈地
笑着说,从诱鸡事件中可以看出,你这小子有两把刷子,祝你学业发达。

这次诱鸡的经历对我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后来我转而学习法律成为律师也是受了此事
的启发,因为律师需要合理合法地使客户的利益达到最大化。

后来听说聂老师也回了城,并升了官,担任了黑龙江一个地级市的纪检委书记。严书记
后来当了县太爷。王知青也回了城在一家工厂里当工人,后来因厂子不景气40多岁时下
了岗,开了一个杂货店维持生计, 过起了优哉游哉的生活。李知青则开了一家武术馆
,当起了武术教头,整天教孩子们舞枪弄棒的,好不热闹。

如今我将自己的诱鸡经历说出来,也是想说明,其实暂时的WS也不是什么坏事,人生在
世,
谁没有WS的时候?先哲孟子他老人家不也说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吗?
谈到移民过程,大家在美国求生存发展,身受学业、文化和经济的种种压力,暂时WS
一段时间是正常的。对于WS, 要从正面来看。正如有些网友说的,用塑料袋带饭到办
公室或实验室吃,是为了节约能源;与老婆互相理发,是为了增进感情……

广大的WSN朋友们,让我们冒着不理解的网民的口水,迎接新大陆生活的挑战,小步伐
慢跑吧!

WS蕴生机,蜕变求发展。

以下是其他网友的关于WS的文章,若感兴趣,可点击阅读:

仿家版之北美WSN让人受不了的细节
http://www..com/article_t/LES/140449.html

猥琐男宣言——我猥琐我自豪
http://www..com/article_t/Family/32132605.html

北美卫梭南的一个周末
http://www..com/article_t/Love/31349133.html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9.133.]

 
hasan93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hasan93 (中山狼), 信区: JLU
标  题: Re: 诱鸡记:我的WS经历--转载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Aug 31 00:00:19 2009, 美东)

张律师是吉大的??靠,早知道办绿卡找他了!
--
本回帖纯属搞笑,如果刺痛神经,纯属巧合,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2.146.]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吉林大学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