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37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读书听歌看电影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版面:读书听歌看电影][首篇作者:wh] , 2018年02月10日13:26:14 ,4687次阅读,133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首页] [上页][下页][末页] [分页:1 2 3 4 5 6 7 ]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10 13:26:14 2018, 美东)

贴两篇周作人和鲁迅写的社戏。不知道作人的里赵是不是树人的赵庄?看完有何感想?
参与讨论者包子感谢!

村里的戏班子

周作人

去不去到里赵看戏文?七斤老捏住了照例的那四尺长的毛竹旱烟管站起来说。
好吧。我踌躇了一会才回答,晚饭后舅母叫表姐妹们都去做什么事去了,反正差不成马
将。

我们出门往东走,面前的石板路朦胧地发白,河水黑黝黝的,隔河小屋里“哦”的叹了
一声,知道劣秀才家的黄牛正在休息。再走上去就是外赵,走过外赵才是里赵,从名字
上可以知道这是赵氏聚族而居的两个村子。

戏台搭在五十叔的稻地上,台屁股在半河里,泊着班船,让戏子可以上下,台前站着五
六十个看客,左边有两间露天看台,是赵氏搭了请客人坐的。我因了五十婶的招待坐了
上去,台上都是些堂客,老是嗑着瓜子,鼻子里闻着猛烈的头油气,戏台上点了两盏乌
默默的发烟的洋油灯,传傍傍地打着破锣,不一会儿有人出台来了,大家举眼一看,乃
是多福纲司,镇塘殿的疍船里的一位老大,头戴一顶灶司帽,大约是扮着什么朝代的皇
帝。他在正面半桌背后坐了一分钟之后,出来踱了一趟,随即有一个赤背赤脚,单系一
条牛头水裤的汉子,手拿两张破旧的令旗,夹住了皇帝的腰胯,把他一直送进后台去了
。接着出来两三个一样赤着背,挽着纽纠头的人,起首乱跌,将他们的背脊向台板乱撞
乱磕,碰得板都发跳,烟尘陡乱,据说是在“跌鲫鱼爆”,后来知道在旧戏的术语里叫
作摔壳子。这一摔花了不少工夫,我渐渐有点忧虑,假如不是谁的脊梁或是台板摔断一
块,大约这场跌打不会中止。好容易这两三个人都平安地进了台房,破锣又侉侉地开始
敲打起来,加上了斗鼓的格答格答的声响,仿佛表示要有重要的事件出现了。忽然从后
台唱起“呀”的一声,一位穿黄袍,手拿象鼻刀的人站在台口,台下起了喊声,似乎以
小孩的呼笑为多:

  “弯老,猪头多少钱一斤?……”
  “阿九阿九,桥头吊酒……”

我认识这是桥头卖猪肉的阿九。他拿了象鼻刀在台上摆出好些架势,把眼睛轮来轮去的
,可是在小孩们看了似乎很是好玩,呼号得更起劲了,其中夹着一两个大人的声音道:

  “阿九,多卖点力气。”

一个穿白袍的撅着一枝两头枪奔出来,和阿九遇见就打,大家知道这是打更的长明,不
过谁也和他不打招呼。

女客嗑着瓜子,头油气一阵阵地熏过来。七斤老靠了看台站着,打了两个呵欠,抬起头
来对我说道,到那边去看看吧。

我也不知道那边是什么,就爬下台来,跟着他走。到神桌跟前,看见桌上供着五个纸牌
位,其中一张绿的知道照例是火神菩萨。再往前走进了两扇大板门,即是五十叔的家里
。堂前一顶八仙桌,四角点了洋蜡烛,在差马将,四个人差不多都是认识的。我受了“
麦镬烧”的供应,七斤老在抽他的旱烟--“湾奇”,站在人家背后看得有点入迷。胡里
胡涂地过了好些时光,很有点儿倦怠,我催道,再到戏文台下溜一溜吧。

嗡,七斤老含着旱烟管的咬嘴答应。眼睛仍望着人家的牌,用力地喝了几口,把烟蒂头
磕在地上,别转头往外走,我拉着他的烟必子,一起走到稻地上来。

戏台上乌黪黪的台亮还是发着烟,堂客和野小孩都已不见了,台下还有些看客,零零落
落地大约有十来个人。一个穿黑衣的人在台上踱着。原来这还是他阿九,头戴毗卢帽,
手执仙帚,小丑似的把脚一伸一伸地走路,恐怕是《合钵》里的法海和尚吧。

站了一会儿,阿九老是踱着,拂着仙帚。我觉得烟必子在动,便也跟了移动,渐渐往外
赵方面去,戏台留在后边了。

忽然听得远远地破锣侉侉地响,心想阿九这一出戏大约已做完了吧。路上记起儿童的一
首俗歌来,觉得写得很好:

台上紫云班,台下都走散。
连连关庙门,东边墙壁都爬坍。
连连扯得住,只剩一担馄饨担。

1930年6月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修改:·wh 於 Mar 15 14:21:12 2018 修改本文·[FROM: 2601:246:4d7f:9a]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10 13:29:16 2018, 美东)

社戏

鲁迅

  我在倒数上去的二十年中,只看过两回中国戏,前十年是绝不看,因为没有看
戏的意思和机会,那两回全在后十年,然而都没有看出什么来就走了。

  第一回是民国元年我初到北京的时候,当时一个朋友对我说,北京戏最好,你
不去见见世面么?我想,看戏是有味的,而况在北京呢。于是都兴致勃勃的跑到什
么园,戏文已经开场了,在外面也早听到冬冬地响。我们挨进门,几个红的绿的在
我的眼前一闪烁,便又看见戏台下满是许多头,再定神四面看,却见中间也还有几
个空座,,挤过去要坐时,又有人对我发议论,我因为耳朵已经喤喤的响着了,用了心
,才听到他是说“有人,不行!”

  我们退到后面,一个辫子很光的却来领我们到了侧面,指出一个地位来。这所
谓地位者,原来是一条长凳,然而他那坐板比我的上腿要狭到四分之三,他的脚比
我的下腿要长过三分之二。我先是没有爬上去的勇气,接着便联想到私刑拷打的刑
具,不由的毛骨悚然的走出了。

  走了许多路,忽听得我的朋友的声音道,“究竟怎的?”我回过脸去,原来他
也被我带出来了。他很诧异的说,“怎么总是走,不答应?”我说,“朋友,对不
起,我耳朵只在冬冬皇皇的响,并没有听到你的话。”

  后来我每一想到,便很以为奇怪,似乎这戏太不好,——否则便是我近来在戏
台下不适于生存了。

  第二回忘记了那一年,总之是募集湖北水灾捐而谭叫天还没有死。捐法是两
元钱买一张戏票,可以到第一舞台去看戏,扮演的多是名角,其一就是小叫天。我
买了一张票,本是对于劝募人聊以塞责的,然而似乎又有好事家乘机对我说了些叫
天不可不看的大法要了。我于是忘了前几年的冬冬皇皇之灾,竟到第一舞台去了,
但大约一半也因为重价购来的宝票,总得使用了才舒服。我打听得叫天出台是迟的
,而第一舞台却是新式构造,用不着争座位,便放了心,延宕到九点钟才去,谁料
照例,人都满了,连立足也难,我只得挤在远处的人丛中看一个老旦在台上唱。那
老旦嘴边插着两个点火的纸捻子,旁边有一个鬼卒,我费尽思量,才疑心他或者是
目连的母亲,因为后来又出来了一个和尚。然而我又不知道那名角是谁,就去问
挤小在我的左边的一位胖绅士。他很看不起似的斜瞥了我一眼,说道,“龚云甫
!”我深愧浅陋而且粗疏,脸上一热,同时脑里也制出了决不再问的定章,于是看
小旦唱,看花旦唱,看老生唱,看不知什么角色唱,看一大班人乱打,看两三个人
互打,从九点多到十点,从十点到十一点,从十一点到十一点半,从十一点半到十
二点,——然而叫天竟还没有来。

  我向来没有这样忍耐的等待过什么事物,而况这身边的胖绅士的吁吁的喘气,
这台上的冬冬皇皇的敲打,红红绿绿的晃荡,加之以十二点,忽而使我省误到在这
里不适于生存了。我同时便机械的拧转身子,用力往外只一挤,觉得背后便已满满
的,大约那弹性的胖绅士早在我的空处胖开了他的右半身了。我后无回路,自然挤
而又挤,终于出了大门。街上除了专等看客的车辆之外,几乎没有什么行人了,大
门口却还有十几个人昂着头看戏目,别有一堆人站着并不看什么,我想:他们大概
是看散戏之后出来的女人们的,而叫天却还没有来……

  然而夜气很清爽,真所谓“沁人心脾”,我在北京遇着这样的好空气,仿佛这
是第一遭了。

  这一夜,就是我对于中国戏告了别的一夜,此后再没有想到他,即使偶而经过
戏园,我们也漠不相关,精神上早已一在天之南一在地之北了。

  但是前几天,我忽在无意之中看到一本日本文的书,可惜忘记了书名和著者,
总之是关于中国戏的。其中有一篇,大意仿佛说,中国戏是大敲,大叫,大跳,使
看客头昏脑眩,很不适于剧场,但若在野外散漫的所在,远远的看起来,也自有他
的风致。我当时觉着这正是说了在我意中而未曾想到的话,因为我确记得在野外看
过很好的戏,到北京以后的连进两回戏园去,也许还是受了那时的影响哩。可惜我
不知道怎么一来,竟将书名忘却了。

  至于我看好戏的时候,却实在已经是“远哉遥遥”的了,其时恐怕我还不过十
一二岁。我们鲁镇的习惯,本来是凡有出嫁的女儿,倘自己还未当家,夏间便大抵
回到母家去消夏。那时我的祖母虽然还康建,但母亲也已分担了些家务,所以夏期
便不能多日的归省了,只得在扫墓完毕之后,抽空去住几天,这时我便每年跟了我
的母亲住在外祖母的家里。那地方叫平桥村,是一个离海边不远,极偏僻的,临河
的小村庄;住户不满三十家,都种田,打鱼,只有一家很小的杂货店。但在我是乐
土:因为我在这里不但得到优待,又可以免念“秩秩斯干幽幽南山”了。

  和我一同玩的是许多小朋友,因为有了远客,他们也都从父母那里得了减少工
作的许可,伴我来游戏。在小村里,一家的客,几乎也就是公共的。我们年纪都相
仿,但论起行辈来,却至少是叔子,有几个还是太公,因为他们合村都同姓,是本
家。然而我们是朋友,即使偶而吵闹起来,打了太公,一村的老老少少,也决没有
一个会想出“犯上”这两个字来,而他们也百分之九十九不识字。

  我们每天的事情大概是掘蚯蚓,掘来穿在铜丝做的小钩上,伏在河沿上去钓虾
。虾是水世界里的呆子,决不惮用了自己的两个钳捧着钩尖送到嘴里去的,所以不
半天便可以钓到一大碗。这虾照例是归我吃的。其次便是一同去放牛,但或者因为
高等动物了的缘故罢,黄牛水牛都欺生,敢于欺侮我,因此我也总不敢走近身,只
好远远地跟着,站着。这时候,小朋友们便不再原谅我会读“秩秩斯干”,却全都
嘲笑起来了。

  至于我在那里所第一盼望的,却在到赵庄去看戏。赵庄是离平桥村五里的较大
的村庄;平桥村太小,自己演不起戏,每年总付给赵庄多少钱,算作合做的。当时
我并不想到他们为什么年年要演戏。现在想,那或者是春赛,是社戏了。

  就在我十一二岁时候的这一年,这日期也看看等到了。不料这一年真可惜,在
早上就叫不到船。平桥村只有一只早出晚归的航船是大船,决没有留用的道理。其
余的都是小船,不合用;央人到邻村去问,也没有,早都给别人定下了。外祖母很
气恼,怪家里的人不早定,絮叨起来。母亲便宽慰伊,说我们鲁镇的戏比小村里的
好得多,一年看几回,今天就算了。只有我急得要哭,母亲却竭力的嘱咐我,说万
不能装模装样,怕又招外祖母生气,又不准和别人一同去,说是怕外祖母要担心。

  总之,是完了。到下午,我的朋友都去了,戏已经开场了,我似乎听到锣鼓的
声音,而且知道他们在戏台下买豆浆喝。

  这一天我不钓虾,东西也少吃。母亲很为难,没有法子想。到晚饭时候,外祖
母也终于觉察了,并且说我应当不高兴,他们太怠慢,是待客的礼数里从来没有的
。吃饭之后,看过戏的少年们也都聚拢来了,高高兴兴的来讲戏。只有我不开口;
他们都叹息而且表同情。忽然间,一个最聪明的双喜大悟似的提议了,他说,“大
船?八叔的航船不是回来了么?”十几个别的少年也大悟,立刻撺掇起来,说可以
坐了这航船和我一同去。我高兴了。然而外祖母又怕都是孩子,不可靠;母亲又说
是若叫大人一同去,他们白天全有工作,要他熬夜,是不合情理的。在这迟疑之中
,双喜可又看出底细来了,便又大声的说道,“我写包票!船又大;迅哥儿向来不
乱跑;我们又都是识水性的!”

  诚然!这十多个少年,委实没有一个不会凫水的,而且两三个还是弄潮的好手


  外祖母和母亲也相信,便不再驳回,都微笑了。我们立刻一哄的出了门。

  我的很重的心忽而轻松了,身体也似乎舒展到说不出的大。一出门,便望见月
下的平桥内泊着一只白篷的航船,大家跳下船,双喜拔前篙,阿发拔后篙,年幼的
都陪我坐在舱中,较大的聚在船尾。母亲送出来吩咐“要小心”的时候,我们已经
点开船,在桥石上一磕,退后几尺,即又上前出了桥。于是架起两支橹,一支两人
,一里一换,有说笑的,有嚷的,夹着潺潺的船头激水的声音,在左右都是碧绿的
豆麦田地的河流中,飞一般径向赵庄前进了。

  两岸的豆麦和河底的水草所发散出来的清香,夹杂在水气中扑面的吹来;月色
便朦胧在这水气里。淡黑的起伏的连山,仿佛是踊跃的铁的兽脊似的,都远远的向
船尾跑去了,但我却还以为船慢。他们换了四回手,渐望见依稀的赵庄,而且似乎
听到歌吹了,还有几点火,料想便是戏台,但或者也许是渔火。

  那声音大概是横笛,宛转,悠扬,使我的心也沉静,然而又自失起来,觉得要
和他弥散在含着豆麦蕴藻之香的夜气里。

  那火接近了,果然是渔火;我才记得先前望见的也不是赵庄。那是正对船头的
一丛松柏林,我去年也曾经去游玩过,还看见破的石马倒在地下,一个石羊蹲在草
里呢。过了那林,船便弯进了叉港,于是赵庄便真在眼前了。

  最惹眼的是屹立在庄外临河的空地上的一座戏台,模胡在远处的月夜中,和空
间几乎分不出界限,我疑心画上见过的仙境,就在这里出现了。这时船走得更快,
不多时,在台上显出人物来,红红绿绿的动,近台的河里一望乌黑的是看戏的人家
的船篷。

  “近台没有什么空了,我们远远的看罢。”阿发说。

  这时船慢了,不久就到,果然近不得台旁,大家只能下了篙,比那正对戏台的
神棚还要远。其实我们这白篷的航船,本也不愿意和乌篷的船在一处,而况没有空
地呢……

  在停船的匆忙中,看见台上有一个黑的长胡子的背上插着四张旗,捏着长枪,
和一群赤膊的人正打仗。双喜说,那就是有名的铁头老生,能连翻八十四个筋斗,
他日里亲自数过的。

  我们便都挤在船头上看打仗,但那铁头老生却又并不翻筋斗,只有几个赤膊的
人翻,翻了一阵,都进去了,接着走出一个小旦来,咿咿呀呀的唱。双喜说,“晚
上看客少,铁头老生也懈了,谁肯显本领给白地看呢?”我相信这话对,因为其时
台下已经不很有人,乡下人为了明天的工作,熬不得夜,早都睡觉去了,疏疏朗朗
的站着的不过是几十个本村和邻村的闲汉。乌篷船里的那些土财主的家眷固然在,
然而他们也不在乎看戏,多半是专到戏台下来吃糕饼水果和瓜子的。所以简直可以
算白地。

  然而我的意思却也并不在乎看翻筋斗。我最愿意看的是一个人蒙了白布,两手
在头上捧着一支棒似的蛇头的蛇精,其次是套了黄布衣跳老虎。但是等了许多时都
不见,小旦虽然进去了,立刻又出来了一个很老的小生。我有些疲倦了,托桂生买
豆浆去。他去了一刻,回来说,“没有。卖豆浆的聋子也回去了。日里倒有,我还
喝了两碗呢。现在去舀一瓢水来给你喝罢。”

  我不喝水,支撑着仍然看,也说不出见了些什么,只觉得戏子的脸都渐渐的有
些稀奇了,那五官渐不明显,似乎融成一片的再没有什么高低。年纪小的几个多打
呵欠了,大的也各管自己谈话。忽而一个红衫的小丑被绑在台柱子上,给一个花白
胡子的用马鞭打起来了,大家才又振作精神的笑着看。在这一夜里,我以为这实在
要算是最好的一折。

  然而老旦终于出台了。老旦本来是我所最怕的东西,尤其是怕他坐下了唱。这
时候,看见大家也都很扫兴,才知道他们的意见是和我一致的。那老旦当初还只是
踱来踱去的唱,后来竟在中间的一把交椅上坐下了。我很担心;双喜他们却就破口
喃喃的骂。我忍耐的等着,许多工夫,只见那老旦将手一抬,我以为就要站起来了
,不料他却又慢慢的放下在原地方,仍旧唱。全船里几个人不住的吁气,其余的也
打起哈欠来。双喜终于熬不住了,说道,怕他会唱到天明还不完,还是我们走的好
罢。大家立刻都赞成,和开船时候一样踊跃,三四人径奔船尾,拔了篙,点退几丈
,回转船头,驾起橹,骂着老旦,又向那松柏林前进了。

  月还没有落,仿佛看戏也并不很久似的,而一离赵庄,月光又显得格外的皎洁
。回望戏台在灯火光中,却又如初来未到时候一般,又漂渺得像一座仙山楼阁,满
被红霞罩着了。吹到耳边来的又是横笛,很悠扬;我疑心老旦已经进去了,但也不
好意思说再回去看。

  不多久,松柏林早在船后了,船行也并不慢,但周围的黑暗只是浓,可知已经
到了深夜。他们一面议论着戏子,或骂,或笑,一面加紧的摇船。这一次船头的激
水声更其响亮了,那航船,就像一条大白鱼背着一群孩子在浪花里蹿,连夜渔的几
个老渔父,也停了艇子看着喝采起来。

  离平桥村还有一里模样,船行却慢了,摇船的都说很疲乏,因为太用力,而且
许久没有东西吃。这回想出来的是桂生,说是罗汉豆⑺正旺相,柴火又现成,我们
可以偷一点来煮吃。大家都赞成,立刻近岸停了船;岸上的田里,乌油油的都是结
实的罗汉豆。

  “阿阿,阿发,这边是你家的,这边是老六一家的,我们偷那一边的呢?”双
喜先跳下去了,在岸上说。

  我们也都跳上岸。阿发一面跳,一面说道,“且慢,让我来看一看罢,”他于
是往来的摸了一回,直起身来说道,“偷我们的罢,我们的大得多呢。”一声答应
,大家便散开在阿发家的豆田里,各摘了一大捧,抛入船舱中。双喜以为再多偷,
倘给阿发的娘知道是要哭骂的,于是各人便到六一公公的田里又各偷了一大捧。

  我们中间几个年长的仍然慢慢的摇着船,几个到后舱去生火,年幼的和我都剥
豆。不久豆熟了,便任凭航船浮在水面上,都围起来用手撮着吃。吃完豆,又开船
,一面洗器具,豆荚豆壳全抛在河水里,什么痕迹也没有了。双喜所虑的是用了八
公公船上的盐和柴,这老头子很细心,一定要知道,会骂的。然而大家议论之后,
归结是不怕。他如果骂,我们便要他归还去年在岸边拾去的一枝枯桕树,而且当面
叫他“八癞子”。

  “都回来了!那里会错。我原说过写包票的!”双喜在船头上忽而大声的说。

  我向船头一望,前面已经是平桥。桥脚上站着一个人,却是我的母亲,双喜便
是对伊说着话。我走出前舱去,船也就进了平桥了,停了船,我们纷纷都上岸。母
亲颇有些生气,说是过了三更了,怎么回来得这样迟,但也就高兴了,笑着邀大家
去吃炒米。

  大家都说已经吃了点心,又渴睡,不如及早睡的好,各自回去了。

  第二天,我向午才起来,并没有听到什么关系八公公盐柴事件的纠葛,下午仍
然去钓虾。

  “双喜,你们这班小鬼,昨天偷了我的豆了罢?又不肯好好的摘,蹋坏了不少
。”我抬头看时,是六一公公棹着小船,卖了豆回来了,船肚里还有剩下的一堆豆


  “是的。我们请客。我们当初还不要你的呢。你看,你把我的虾吓跑了!”双
喜说。

  六一公公看见我,便停了楫,笑道,“请客?——这是应该的。”于是对我说
,“迅哥儿,昨天的戏可好么?”

  我点一点头,说道,“好。”

  “豆可中吃呢?”

  我又点一点头,说道,“很好。”

  不料六一公公竟非常感激起来,将大拇指一翘,得意的说道,“这真是大市镇
里出来的读过书的人才识货!我的豆种是粒粒挑选过的,乡下人不识好歹,还说我
的豆比不上别人的呢。我今天也要送些给我们的姑奶奶尝尝去……”他于是打着楫
子过去了。

  待到母亲叫我回去吃晚饭的时候,桌上便有一大碗煮熟了的罗汉豆,就是六一
公公送给母亲和我吃的。听说他还对母亲极口夸奖我,说“小小年纪便有见识,将
来一定要中状元。姑奶奶,你的福气是可以写包票的了。”但我吃了豆,却并没有
昨夜的豆那么好。

  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
的好戏了。

                            一九二二年十月。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贴两篇周作人和鲁迅写的社戏。不知道作人的里赵是不是树人的赵庄?看完有何感想?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Busywithbaby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Busywithbaby (努力加餐饭),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10 14:55:08 2018, 美东)

我喜欢周树人的社戏,不只是幼时读过的缘故;我母亲的老家也是水乡,里面描叙的月
下河道,夜境很亲切;画面自然而然就能像电影胶片转动一样,出现在脑海里。对于前
面在拥
挤的人群中看戏的不自在和尴尬,也是能理解。来纽约多年,从来不去看梅西游行,新
年焰火,也是怕了人多的场合。
这篇社戏,可以说是鲁迅的散文里最好的之一。

周作人的社戏,写得也不错的,就是趣味性没那么强,也许是他跟错人去看社戏
。如果是和少年人一块儿去,想必找到的乐子会不一样。:)

--

※ 修改:·Busywithbaby 於 Feb 10 15:00:18 2018 修改本文·[FROM: 4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47.]

 
dimorphism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4 ]

发信人: dimorphism (雷小阿伦),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10 16:18:45 2018, 美东)

我是很向往鲁迅笔下的农村生活的。我老家也是农村,临着富春江,算半个水乡。小时
候捞虾摸鱼自然是不会少,和小伙伴们经常捏架,但鲁迅所说的小伙伴之间“年纪都相
仿,但论起行辈来,却至少是叔子“的确是我挨长辈骂的最大理由。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07.]

 
pangpang2013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5 ]

发信人: pangpang2013 (二),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10 16:36:30 2018, 美东)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周作人的社戏"隔",隔着远远的距离坐在台子上看戏,两次写到头油味和差马将,吸
旱烟更是写了好几次,打哈欠也有一次。感觉他自己根本就看得无趣,读者自然更加无
趣。所以文章显得干而钝


可是鲁迅的一点也不"隔",文字带你走到活灵活现的生活中去。因为里面有人,有活
生生的人在动。阿发,双喜,六一公公连看戏时身边的胖绅士都那么有意思。

是不是因为周作人的关注点主要在自己的感受,而鲁迅对周遭的人充满真诚的兴趣?

还有一个区别很明显,周作人被叫去看戏,"踌躇"半刻,反正不能差马将才勉强去的。
周树人一被叫看戏,立刻"兴致勃勃"去了。小时候更是热切盼望的。一个人是不是对
一件事一个人真有兴趣真有感情,文字是做不得假的。


--
※ 修改:·pangpang2013 於 Feb 11 01:01:47 2018 修改本文·[FROM: 64.]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4.]

 
dimorphism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6 ]

发信人: dimorphism (雷小阿伦),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10 16:54:29 2018, 美东)

小孩看戏多数觉得无趣.

我感觉周作人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代入了小时候看戏的心态来写的,而周树人是以一个大
人审视"遗失的美好"心态来写的.

从不同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两人都写的不错.

【 在 pangpang2013 (二) 的大作中提到: 】
: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 周作人的社戏"隔",隔着远远的距离坐在台子上看戏,两次写到头油味和差马将,吸
: 旱烟更是写了好几次。感觉他自己
: 根本就看得无趣,读者自然更加无趣。所以文章显得干而钝
: 可是鲁迅的一点也不"隔",文字带你走到活灵活现的生活中去。因为里面有人,有活
: 生生的人在动。阿发,双喜,六一公公连看戏时身边的胖绅士都那么有意思。
: 是不是因为周作人的关注点主要在自己的感受,而鲁迅对周遭的人充满真诚的兴趣?
: 还有一个区别很明显,周作人被叫去看戏,"踌躇"半刻,反正不能差马将才勉强去
的。
: 周树人一被叫看戏,立刻"兴致勃勃"去了。小时候更是热切盼望的。一个人是不是对
: 一件事一个人真有兴趣真有感情,文字是做不得假的。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07.]

 
pibaxi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7 ]

发信人: pibaxian (中文的名称呢?),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10 19:12:14 2018, 美东)

周作人写的好,喜欢有个童谣在后面.鲁迅是个有童趣
但是无童心的人。周作人有童心。



--
※ 来源:·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07.]

 
pibaxi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8 ]

发信人: pibaxian (中文的名称呢?),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10 20:50:54 2018, 美东)

"待到母亲叫我回去吃晚饭的时候,桌上便有一大碗煮熟了的罗汉豆,就是六一
公公送给母亲和我吃的。听说他还对母亲极口夸奖我,说“小小年纪便有见识,将
来一定要中状元。姑奶奶,你的福气是可以写包票的了。”但我吃了豆,却并没有
昨夜的豆那么好。"


小小年级就有见识,还中状元什么的,周树人记得好清楚,
可见从小就挺功利的。




【 在 pibaxian (中文的名称呢?) 的大作中提到: 】
: 周作人写的好,喜欢有个童谣在后面.鲁迅是个有童趣
: 但是无童心的人。周作人有童心。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4.]

 
Busywithbaby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9 ]

发信人: Busywithbaby (努力加餐饭),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10 21:33:57 2018, 美东)

那他为什么要写“并没有昨夜的豆那么好”呢?
老人家说这些讨好主母的话罢了,孩子记得就是功利心。呵呵。。。
我们那可是有一家店专门卖“状元及第粥”,每去的那里肯定要吃上一趟的。
难道吃的人,都想着中状元?
可惜啊,从讯哥儿看社戏的时代,中国应该没有中状元了吧。
就文章说文章,个人对于作者的感官不同,可以接受;
没有必要鸡蛋里挑骨头,然后上升到人品的角度吧。

【 在 pibaxian (中文的名称呢?) 的大作中提到: 】
: "待到母亲叫我回去吃晚饭的时候,桌上便有一大碗煮熟了的罗汉豆,就是六一
: 公公送给母亲和我吃的。听说他还对母亲极口夸奖我,说“小小年纪便有见识,将
: 来一定要中状元。姑奶奶,你的福气是可以写包票的了。”但我吃了豆,却并没有
: 昨夜的豆那么好。"
: 小小年级就有见识,还中状元什么的,周树人记得好清楚,
: 可见从小就挺功利的。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47.]

 
pangpang2013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 ]

发信人: pangpang2013 (二),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1 00:57:31 2018, 美东)

嗯,你说的有道理,一个是当时当下,一个是遥遥回望。不过从鲁迅的百草园,闰土等
文中,感觉他的童年比较有趣生动和小朋友们互动较多,不同文章还是一致性的。所以
我估计也可能也有性格原因吧。

如果不知这两人是谁,单就这两篇文章,我肯定还是喜欢鲁迅远超周作人那篇,一个是
因为有趣有意思,另一个是因为有人有情。

很高兴能和您讨论交换看法。握手

【 在 dimorphism (雷小阿伦)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孩看戏多数觉得无趣.
: 我感觉周作人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代入了小时候看戏的心态来写的,而周树人是以一个大
: 人审视"遗失的美好"心态来写的.
: 从不同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两人都写的不错.
: 的。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4.]

 
baal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 ]

发信人: baal (白日梦),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1 10:06:50 2018, 美东)

小时候不是记性好,是事情少,容易记。这话换作你如果记不住,恕我直言,智力发展
上至少有点迟缓。

【 在 pibaxian (中文的名称呢?) 的大作中提到: 】
: "待到母亲叫我回去吃晚饭的时候,桌上便有一大碗煮熟了的罗汉豆,就是六一
: 公公送给母亲和我吃的。听说他还对母亲极口夸奖我,说“小小年纪便有见识,将
: 来一定要中状元。姑奶奶,你的福气是可以写包票的了。”但我吃了豆,却并没有
: 昨夜的豆那么好。"
: 小小年级就有见识,还中状元什么的,周树人记得好清楚,
: 可见从小就挺功利的。




--
☆ 发自 iPhone 买买提 1.24.05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7:fb90:2b24:]

 
baal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2 ]

发信人: baal (白日梦),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1 10:12:57 2018, 美东)

作人的描写确实是很有现场感。就是比较无趣。

【 在 pangpang2013 (二)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你说的有道理,一个是当时当下,一个是遥遥回望。不过从鲁迅的百草园,闰土等
: 文中,感觉他的童年比较有趣生动和小朋友们互动较多,不同文章还是一致性的。所以
: 我估计也可能也有性格原因吧。
: 如果不知这两人是谁,单就这两篇文章,我肯定还是喜欢鲁迅远超周作人那篇,一个是
: 因为有趣有意思,另一个是因为有人有情。
: 很高兴能和您讨论交换看法。握手




--
☆ 发自 iPhone 买买提 1.24.05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7:fb90:2b24:]

 
pibaxi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3 ]

发信人: pibaxian (中文的名称呢?),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1 11:04:18 2018, 美东)

周树人是和太多农村野孩子玩,学坏了。
周作人就挺好的,看大人玩麻将,本来童年的记忆应该不那么确切,而是远远的一种感
觉,模糊的画面。




【 在 baal(白日梦)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小时候不是记性好,是事情少,容易记。这话换作你如果记不住,恕我直言,智
力发展
<br>: 上至少有点迟缓。
<br>
--
※ 来源:·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07.]

 
pibaxi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4 ]

发信人: pibaxian (中文的名称呢?),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1 11:08:46 2018, 美东)

不喜欢鲁迅的人多了,狗都落水里了,他还痛打。



【 在 Busywithbaby(努力加餐饭) 的大作中提到: 】
<br>: 那他为什么要写“并没有昨夜的豆那么好”呢?
<br>: 老人家说这些讨好主母的话罢了,孩子记得就是功利心。呵呵。。。
<br>: 我们那可是有一家店专门卖“状元及第粥”,每去的那里肯定要吃上一趟的。
<br>: 难道吃的人,都想着中状元?
<br>: 可惜啊,从讯哥儿看社戏的时代,中国应该没有中状元了吧。
<br>: 就文章说文章,个人对于作者的感官不同,可以接受;
<br>: 没有必要鸡蛋里挑骨头,然后上升到人品的角度吧。
<br>
--
※ 来源:·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07.]

 
pangpang2013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5 ]

发信人: pangpang2013 (二),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1 11:27:05 2018, 美东)

这要是邻居家的俩娃,感觉周作人好惨,整天圈在家,也没小孩玩,周围全是女的差马
将和头油,太没劲了。咱们如果不评论这俩人长大之后的一切,单说童年,我觉得鲁迅
的爽多了。哈哈哈
【 在 pibaxian (中文的名称呢?) 的大作中提到: 】
: 周树人是和太多农村野孩子玩,学坏了。
: 周作人就挺好的,看大人玩麻将,本来童年的记忆应该不那么确切,而是远远的一种感
: 觉,模糊的画面。
: <br>: 小时候不是记性好,是事情少,容易记。这话换作你如果记不住,恕我直言,智
: 力发展
: <br>: 上至少有点迟缓。
: <br>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4.]

 
feitia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6 ]

发信人: feitian (一剑西来十五年),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1 12:51:53 2018, 美东)

小学选鲁迅社戏的后半段进课文简直太好了,童趣十足


--
金戈曾将武勇夸,丹证大道餐黄芽。直曲坐忘红尘远,指尖清风枕外花。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6.]

 
curiousami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7 ]

发信人: curiousami (心爱的你),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1 13:26:48 2018, 美东)

两相对比,鲁迅的文章比周作人强出三十条街去了。

周作人写的这篇杂记就是一般人水平,毫无特出之处,没有值得流传的文学价值,顶多
是记录保留了一点民俗,略有考古价值。当然,周这篇杂记本来就是一篇很短的写实性
的杂记、小记,估计他自己本来也没打算用它来创造什么文学价值吧。鲁迅的社戏则是
带创作性的短篇小说。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62.]

 
skl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8 ]

发信人: skl (屎壳郎),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1 14:50:01 2018, 美东)

作人这篇太差了,感觉像在梦游。鲁迅的东西有血有肉有灵气。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贴两篇周作人和鲁迅写的社戏。不知道作人的里赵是不是树人的赵庄?看完有何感想?
: 村里的戏班子
: 周作人
: 去不去到里赵看戏文?七斤老捏住了照例的那四尺长的毛竹旱烟管站起来说。
: 好吧。我踌躇了一会才回答,晚饭后舅母叫表姐妹们都去做什么事去了,反正差不成马
: 将。
: 我们出门往东走,面前的石板路朦胧地发白,河水黑黝黝的,隔河小屋里“哦”的叹了
: 一声,知道劣秀才家的黄牛正在休息。再走上去就是外赵,走过外赵才是里赵,从名字
: 上可以知道这是赵氏聚族而居的两个村子。
: 戏台搭在五十叔的稻地上,台屁股在半河里,泊着班船,让戏子可以上下,台前站着五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648:8504:d]

 
dimorphism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9 ]

发信人: dimorphism (雷小阿伦),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1 15:37:07 2018, 美东)

互动交流一下,不用言语那么客气:D


【 在 pangpang2013 (二)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你说的有道理,一个是当时当下,一个是遥遥回望。不过从鲁迅的百草园,闰土等
: 文中,感觉他的童年比较有趣生动和小朋友们互动较多,不同文章还是一致性的。所以
: 我估计也可能也有性格原因吧。
: 如果不知这两人是谁,单就这两篇文章,我肯定还是喜欢鲁迅远超周作人那篇,一个是
: 因为有趣有意思,另一个是因为有人有情。
: 很高兴能和您讨论交换看法。握手




--
☆ 发自 iPhone 买买提 1.24.06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07.]

 
HaiDongHao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0 ]

发信人: HaiDongHao (日出东方),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比较一下鲁迅和周作人写的社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1 15:38:50 2018, 美东)

小孩子们看戏的重点不在戏,而在于看戏这个过程。
鲁迅写得更好一些。

【 在 dimorphism (雷小阿伦)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孩看戏多数觉得无趣.
: 我感觉周作人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代入了小时候看戏的心态来写的,而周树人是以一个大
: 人审视"遗失的美好"心态来写的.
: 从不同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两人都写的不错.
: 的。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31.]

[首页] [上页][下页][末页] [分页:1 2 3 4 5 6 7 ]
[快速返回] [ 进入读书听歌看电影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