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139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军事天地2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大海深处射长箭 (转载)
[版面:军事天地2][首篇作者:tin] , 2009年04月23日18:02:35 ,745次阅读,8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ti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tin (大猪小猪摞一盘), 信区: Military2
标  题: 大海深处射长箭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23 18:02:35 2009), 站内

【 以下文字转载自 HIT 讨论区 】
发信人: Newib (红尘孤峰), 信区: HIT
标  题: 大海深处射长箭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3 21:10:30 2009)

默默奉献的工大人:

科技日报2009-04-04(毛敬雄、于贵民、于莘明)报道:导弹夫妻:大海深处射长箭—
—记海军某试验区司令员胡文萃和他的妻子邹青

    他们是一对生死相依的水下伉俪,夫妻双双40多次随潜艇下潜,在大海深处充满惊
险和变数的环境中,完成导弹水下发射试验任务。
  他们是一对并肩作战的亲密伴侣,丈夫100余次参与和指挥多型导弹水下发射试验
,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妻子负责导弹试验遥测系统,参与完成多项重大装备科
研课题,5项成果获军队科技进步奖。
  他们就是海军某试验区司令员胡文萃和他的妻子、高级工程师邹青。3月底,海军
某试验基地党委作出决定,号召广大官兵向模范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胡文萃
、邹青学习。

  “身为军人哪能袖手旁观”

  海军某试验区试验工房,挂着一面近80平方米的硕大国旗,对面墙壁则是一幅超大
壁画:华表耸立,山峦叠嶂、长城逶迤,中间赫然写着“国家和民族利益高于一切”。
这是司令员胡文萃的创意。
  胡文萃,哈尔滨工业大学精密仪器专业毕业后,便来到试验区从事导弹试验事业。
从“爬”发射筒干起,直到当司令员,一直都渗透着他在那个工房的创意。
  那年,我国新型潜射导弹试验在北方某海域展开。
  “嗖!”第一枚导弹跃出海面,可只飞行了数十秒钟便凌空解体,坠入大海。
  试验失败,众多导弹研制和试验专家探究原因,可时间一天天过去,仍一筹莫展。
时任助理工程师的胡文萃坐不住了。他和方世武、李艳等战友主动请缨,找来图纸资料
,没日没夜地琢磨开了。
  “这是工业部门的事,你操哪门子心?”在当时一些人看来,产品本身的问题似乎
不关部队的事。
  “新型潜射导弹承载着一代代官兵的强军之梦,身为军人哪能袖手旁观?”胡文萃
和战友们没有理会种种非议。经过大量推理、运算和试验数据比对,最终找到发射失败
的原因。接着,他们又提出解决的建议和技术方案。
  很快,这一结论在后续试验中得到验证。胡文萃和战友们扫除了潜射导弹发射试验
的“拦路虎”。
  1988年9月的一天,历史性时刻终于到来。乳白色的潜射导弹钻出海面,直扑远海
目标,准确溅落在预定海域。祖国海疆从此多了一柄镇妖降魔的利剑。
  年底,胡文萃荣立二等功。
  上世纪90年代初,又一项重大技术改造项目急迫地摆在胡文萃和战友们面前:原有
导弹试验发射装置与新型导弹不匹配,急需进行全面技术改造。
  这对试验部队官兵来说是全新课题,面临巨大技术风险。时任某研究室主任的胡文
萃再次站出来:“没有风险,国家养我们这些人干什么?”
  为确保万无一失,图纸设计完成后,胡文萃亲自督战,从一只铆钉到每个轴承,都
反复精雕细琢……经过半年奋战,技改完成。时至今日,这套发射装置没出过任何问题
,一次次托举潜射导弹叱咤海天。
  20多年来,胡文萃与战友们一起,先后攻克上千个装备试验难题,完成80多项科研
试验任务,全部赶超国内先进水平。

  浩瀚大海同样给了邹青宽广舞台。一次潜射试验,存储数据的“黑匣子”被打捞上
来,可里面所有数据都被一只无形的手“清零”了!
  导弹试验是为收集导弹武器各项实际性能参数。“把导弹打出去,把数据拿回来”
是试验部队两项最主要的使命。拿不到数据,导弹就等于打了水漂。胡文萃曾给她讲过
这样一件事:我国一位著名“两弹一星”专家出差时,不幸遭遇空难,人们找到他烧焦
的遗体后,发现他依然死死抱着那个数据箱……
  试验数据比生命还宝贵。邹青心急如焚。多少个不眠之夜后,她终于找到症结:原
来是“黑匣子”短路重启,自动将数据“归零”。后来,研制单位采纳邹青的提议,给
“黑匣子”增加了“数据保护”功能。此后,导弹轰然发射,瀑布般的数据流就被源源
不断地记录下来。

  “不能对不起参战将士”

  “拍桌子,摔板凳,老胡的脖子就是硬。”海军某试验区官兵口口相传的这句话,
说的是胡文萃在试验中敢于坚持原则,不唯上、不盲从。
  2003年,某型导弹定型试验。由于该型导弹技术上相对成熟,有关单位为了赶进度
、保安全,提出只对其中1枚导弹进行大射程试验,其他几枚只打“小射程”的试验方
案。
  对此,主管试验的副司令员胡文萃坚决反对:“打小射程,一些战技指标就得不到
充分验证,把这样的导弹拉上未来战场,怎么对参战官兵生命负责?”他以不容置疑的
口气坚持:“必须按照武器试验有关要求,保证大射程试验的导弹数量!”
  但在军内外顶尖专家形成的一致性意见面前,胡文萃的意见起初并没引起足够重视
。虽多次沟通,有关单位仍坚持原来方案。胡文萃再也按捺不住了。一次技术方案讨论
会上,他拍案而起:“导弹性能的优劣,关系战争胜负,今天我们让步,明天就可能成
为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在胡文萃的一再坚持下,大家终于形成共识,重新调整了试验方案。
  20多年来,胡文萃始终把导弹可靠性作为试验硬杠杠,导弹不符合发射条件坚决不
同意试验,试验不达标坚决不签字。他说:“我不怕得罪人,我就认准一个理,不能对
不起参战将士!”
  2008年,已升任试验区司令员的胡文萃受领了某新型导弹批检试验任务。围绕该型
导弹战斗力生成需要,他亲自组织编写了试验大纲。
  新大纲一改传统做法,新增了多发导弹连射试验、多管发射试验等项目,突出用实
战标准全面检验新型导弹武器系统性能……显然,新方案也增大了试验难度,因此招致
一些部门强烈反对。几次讨论会,对方千方百计想说服胡文萃修改大纲,但胡文萃态度
很坚决:“事关战斗力生成的重要内容,一个字都不能改!”
  几番交涉无果,对方又试图通过各种渠道向胡文萃施压。可胡文萃根本不吃这一套。
  结果,该型导弹在近似实战条件下通过了严格定型试验,胡文萃这才放心地签发了
“通行证”。事后,一位导弹研制专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说:“与你讨论试验方案
,简直就像在过鬼门关!”
  坚持用实战标准检验导弹武器性能,胡文萃大刀阔斧地改革试验方法手段,让每一
次试验都最大限度地逼近实战。
  反舰导弹攻击靶船试验几十年一贯制,靶船位置是固定的,方位是已知的,其反射
面积也是既定的。
  “这样的‘死靶’,就是打上一百个又有什么用?”“未来战争作战对手将是多兵
种一体化的战斗群,复杂电磁环境贯穿全程,难道敌人会傻到仰起脖子等你来杀吗?”
  新思路带来新变化。试验区研制神出鬼没的快速机动靶船,并坚持在贴近实战条件
下供靶、试验……
  如今,试验区不仅是新武器的“试金石”,更是“磨刀石”。胡文萃执掌下的这支
试验部队,正日渐成为一支“蓝军部队”。

  在事关战斗力建设问题上,邹青和丈夫一样,眼里从来揉不得半粒沙子。
  一次导弹试验前技术测试,在完成垂直状态测试后,导弹转为水平状态。邹青在判
读数据时,发现参数变化异常。经过分析,她郑重地向有关部门提出质疑。
  “怎么可能?”一位资深导弹专家断然否认。邹青据理力争。最终,那位老专家检
查发现了遗漏,心悦诚服地做了修正。凭着这股较真劲儿,邹青先后发现测试程序及技
术资料错误20多处,提出的改进建议大都被采纳。

  “只要试验成功,我们死又何惜”

  在海军某试验区,官兵们都知道他们的司令员为了试验可以不要命。
  一次,胡文萃在潜艇上进行发射前技术准备,突然感到腹部剧烈疼痛,开始还强撑
着,后来实在挺不住了,被人从潜艇里抬了出来。医生责怪他:“急性阑尾炎,再晚来
一会儿穿孔就危险了。”因心里惦着试验任务,手术后胡文萃未等刀口愈合,就私自跑
回部队,钻进潜艇。忙碌中,腹部刀口崩裂,痛得直咬牙,他只让军医在码头作了简单
清创和包扎,转身又上了潜艇……

  邹青执掌着30多台(套)测量设备,每次试验后都要连夜判读数据,经常通宵达旦
。长期劳累让她患上了心动过速的毛病。她担心组织上从此不让她上艇,反复请求医生
为她保密,而每次出海则悄悄带上速效救心丸。

  潜射导弹试验是一项高风险事业,国外同类试验曾出现多起亡人事故。工业部门的
参试人员在出海前,单位都为他们购买了高额保险。胡文萃和邹青使命在肩,义无反顾

  1989年,某型导弹模型弹试验进入倒计时,发射系统已进入待爆状态。可在对弹体
做最后一次检查时却发现,用来配重的水体出现渗漏,部分电路被浸泡。发射程序不可
逆,必须采取紧急措施,将发射筒底部的电池断电。
  此时,发射筒里装有数百公斤烈性炸药,其爆炸产生的能量,能将数十吨重的弹体
弹射出水面100多米高。万一操作失误,后果不堪设想。面对极度风险,现场领导左右
为难。
  “我去!”胡文萃站了出来。打着手电钻进发射筒底。现场空间十分狭小,他必须
躺下,把10多个螺栓取下来。而这些特制螺栓与电雷管、炸药是连成一体的,稍有不慎
就会引爆。
  现场所有人都撤离,数百双眼睛紧张地盯着发射筒。10多分钟后,浑身湿透的胡文
萃爬出筒底……

  这年初夏,北国某军港内,一艘黝黑的潜艇静卧于碧波之中。某型潜射导弹发射试
验即将开始。胡文萃是此次试验的艇上发射副指挥员,妻子邹青是遥测系统负责人。
  “你们夫妻俩还是别同时上艇,这样太冒险。”邹青所在的研究所领导找她商量。
邹青负责的数据遥测系统,要测量导弹发射瞬间数百个参数,这个战位她最熟悉。为确
保万无一失,她一再坚持:“换谁都行,我必须上艇!”
  导弹在陆地试射时,为保证安全,测量岗位离发射筒有上百米远。可水下发射时,
潜艇空间有限,邹青背靠的就是发射筒。
  一次导弹点火发射,在强大后座力作用下,潜艇一阵剧烈震颤,艇内一根管路发生
爆裂,有害气体喷涌而出,呛得邹青睁不开眼,她和战友们不顾一切地扑向仪器,牢牢
将记录试验数据的精密仪器搂在怀里……
  险情,他们遇到远不止一次。
  某试验海域,潜艇巡航在大海深处。指挥舱内,副指挥员胡文萃严密组织试验,与
他相距不到10米远的鱼雷舱内,邹青全神贯注操作测量仪器。
  “发射!”导弹撕开海面,腾空而起。可是意外发生了——导弹庞大的身躯刚跃出
海面,就掉头向下,“咣”的一声砸在潜艇上方,把在水下数十米处潜航的潜艇坚硬的
艇壳砸出一个大坑。
  潜艇紧急上浮。胡文萃、邹青以及潜艇内每个参试官兵,都经历了一次刻骨铭心的
生死惊魂。
  面对巨大风险,海军和基地领导多次劝胡文萃邹青夫妇,留一人在岸上,可每次试
验,他们依然“夫唱妇随”。一次重大试验前夜,试验区政委安志强劝胡文萃留在岸上
指挥时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总得有个人照看孩子吧?”
  面对组织和战友的关心,胡文萃的回答掷地有声:“只要试验成功,我们死又何惜
!我就不信,我俩都喂鱼了,国家会不管我们的儿子!”
  深海射长箭,龙宫点惊雷。胡文萃和邹青用无私无畏的行动,共同印证着共和国军
人的忠诚!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84.9.]

 
ti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tin (大猪小猪摞一盘), 信区: Military2
标  题: Re: 大海深处射长箭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23 18:06:03 2009), 转信

这里边一大堆某型导弹
都是啥
俺只能猜出来88年那个巨浪1
其他几个只能大致是弹道还是反舰

【 在 tin (大猪小猪摞一盘)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文字转载自 HIT 讨论区 】
发信人: Newib (红尘孤峰), 信区: HIT
标  题: 大海深处射长箭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3 21:10:30 2009)

默默奉献的工大人:

科技日报2009-04-04(毛敬雄、于贵民、于莘明)报道:导弹夫妻:大海深处射长箭—
—记海军某试验区司令员胡文萃和他的妻子邹青

    他们是一对生死相依的水下伉俪,夫妻双双40多次随潜艇下潜,在大海深处充满惊
险和变数的环境中,完成导弹水下发射试验任务。
  他们是一对并肩作战的亲密伴侣,丈夫100余次参与和指挥多型导弹水下发射试验
,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妻子负责导弹试验遥测系统,参与完成多项重大装备科
研课题,5项成果获军队科技进步奖。
  他们就是海军某试验区司令员胡文萃和他的妻子、高级工程师邹青。3月底,海军
某试验基地党委作出决定,号召广大官兵向模范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胡文萃
、邹青学习。

  “身为军人哪能袖手旁观”

  海军某试验区试验工房,挂着一面近80平方米的硕大国旗,对面墙壁则是一幅超大
壁画:华表耸立,山峦叠嶂、长城逶迤,中间赫然写着“国家和民族利益高于一切”。
这是司令员胡文萃的创意。
  胡文萃,哈尔滨工业大学精密仪器专业毕业后,便来到试验区从事导弹试验事业。
从“爬”发射筒干起,直到当司令员,一直都渗透着他在那个工房的创意。
  那年,我国新型潜射导弹试验在北方某海域展开。
  “嗖!”第一枚导弹跃出海面,可只飞行了数十秒钟便凌空解体,坠入大海。
  试验失败,众多导弹研制和试验专家探究原因,可时间一天天过去,仍一筹莫展。
时任助理工程师的胡文萃坐不住了。他和方世武、李艳等战友主动请缨,找来图纸资料
,没日没夜地琢磨开了。
  “这是工业部门的事,你操哪门子心?”在当时一些人看来,产品本身的问题似乎
不关部队的事。
  “新型潜射导弹承载着一代代官兵的强军之梦,身为军人哪能袖手旁观?”胡文萃
和战友们没有理会种种非议。经过大量推理、运算和试验数据比对,最终找到发射失败
的原因。接着,他们又提出解决的建议和技术方案。
  很快,这一结论在后续试验中得到验证。胡文萃和战友们扫除了潜射导弹发射试验
的“拦路虎”。
  1988年9月的一天,历史性时刻终于到来。乳白色的潜射导弹钻出海面,直扑远海
目标,准确溅落在预定海域。祖国海疆从此多了一柄镇妖降魔的利剑。
  年底,胡文萃荣立二等功。
  上世纪90年代初,又一项重大技术改造项目急迫地摆在胡文萃和战友们面前:原有
导弹试验发射装置与新型导弹不匹配,急需进行全面技术改造。
  这对试验部队官兵来说是全新课题,面临巨大技术风险。时任某研究室主任的胡文
萃再次站出来:“没有风险,国家养我们这些人干什么?”
  为确保万无一失,图纸设计完成后,胡文萃亲自督战,从一只铆钉到每个轴承,都
反复精雕细琢……经过半年奋战,技改完成。时至今日,这套发射装置没出过任何问题
,一次次托举潜射导弹叱咤海天。
  20多年来,胡文萃与战友们一起,先后攻克上千个装备试验难题,完成80多项科研
试验任务,全部赶超国内先进水平。

  浩瀚大海同样给了邹青宽广舞台。一次潜射试验,存储数据的“黑匣子”被打捞上
来,可里面所有数据都被一只无形的手“清零”了!
  导弹试验是为收集导弹武器各项实际性能参数。“把导弹打出去,把数据拿回来”
是试验部队两项最主要的使命。拿不到数据,导弹就等于打了水漂。胡文萃曾给她讲过
这样一件事:我国一位著名“两弹一星”专家出差时,不幸遭遇空难,人们找到他烧焦
的遗体后,发现他依然死死抱着那个数据箱……
  试验数据比生命还宝贵。邹青心急如焚。多少个不眠之夜后,她终于找到症结:原
来是“黑匣子”短路重启,自动将数据“归零”。后来,研制单位采纳邹青的提议,给
“黑匣子”增加了“数据保护”功能。此后,导弹轰然发射,瀑布般的数据流就被源源
不断地记录下来。

  “不能对不起参战将士”

  “拍桌子,摔板凳,老胡的脖子就是硬。”海军某试验区官兵口口相传的这句话,
说的是胡文萃在试验中敢于坚持原则,不唯上、不盲从。
  2003年,某型导弹定型试验。由于该型导弹技术上相对成熟,有关单位为了赶进度
、保安全,提出只对其中1枚导弹进行大射程试验,其他几枚只打“小射程”的试验方
案。
  对此,主管试验的副司令员胡文萃坚决反对:“打小射程,一些战技指标就得不到
充分验证,把这样的导弹拉上未来战场,怎么对参战官兵生命负责?”他以不容置疑的
口气坚持:“必须按照武器试验有关要求,保证大射程试验的导弹数量!”
  但在军内外顶尖专家形成的一致性意见面前,胡文萃的意见起初并没引起足够重视
。虽多次沟通,有关单位仍坚持原来方案。胡文萃再也按捺不住了。一次技术方案讨论
会上,他拍案而起:“导弹性能的优劣,关系战争胜负,今天我们让步,明天就可能成
为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在胡文萃的一再坚持下,大家终于形成共识,重新调整了试验方案。
  20多年来,胡文萃始终把导弹可靠性作为试验硬杠杠,导弹不符合发射条件坚决不
同意试验,试验不达标坚决不签字。他说:“我不怕得罪人,我就认准一个理,不能对
不起参战将士!”
  2008年,已升任试验区司令员的胡文萃受领了某新型导弹批检试验任务。围绕该型
导弹战斗力生成需要,他亲自组织编写了试验大纲。
  新大纲一改传统做法,新增了多发导弹连射试验、多管发射试验等项目,突出用实
战标准全面检验新型导弹武器系统性能……显然,新方案也增大了试验难度,因此招致
一些部门强烈反对。几次讨论会,对方千方百计想说服胡文萃修改大纲,但胡文萃态度
很坚决:“事关战斗力生成的重要内容,一个字都不能改!”
  几番交涉无果,对方又试图通过各种渠道向胡文萃施压。可胡文萃根本不吃这一套。
  结果,该型导弹在近似实战条件下通过了严格定型试验,胡文萃这才放心地签发了
“通行证”。事后,一位导弹研制专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说:“与你讨论试验方案
,简直就像在过鬼门关!”
  坚持用实战标准检验导弹武器性能,胡文萃大刀阔斧地改革试验方法手段,让每一
次试验都最大限度地逼近实战。
  反舰导弹攻击靶船试验几十年一贯制,靶船位置是固定的,方位是已知的,其反射
面积也是既定的。
  “这样的‘死靶’,就是打上一百个又有什么用?”“未来战争作战对手将是多兵
种一体化的战斗群,复杂电磁环境贯穿全程,难道敌人会傻到仰起脖子等你来杀吗?”
  新思路带来新变化。试验区研制神出鬼没的快速机动靶船,并坚持在贴近实战条件
下供靶、试验……
  如今,试验区不仅是新武器的“试金石”,更是“磨刀石”。胡文萃执掌下的这支
试验部队,正日渐成为一支“蓝军部队”。

  在事关战斗力建设问题上,邹青和丈夫一样,眼里从来揉不得半粒沙子。
  一次导弹试验前技术测试,在完成垂直状态测试后,导弹转为水平状态。邹青在判
读数据时,发现参数变化异常。经过分析,她郑重地向有关部门提出质疑。
  “怎么可能?”一位资深导弹专家断然否认。邹青据理力争。最终,那位老专家检
查发现了遗漏,心悦诚服地做了修正。凭着这股较真劲儿,邹青先后发现测试程序及技
术资料错误20多处,提出的改进建议大都被采纳。

  “只要试验成功,我们死又何惜”

  在海军某试验区,官兵们都知道他们的司令员为了试验可以不要命。
  一次,胡文萃在潜艇上进行发射前技术准备,突然感到腹部剧烈疼痛,开始还强撑
着,后来实在挺不住了,被人从潜艇里抬了出来。医生责怪他:“急性阑尾炎,再晚来
一会儿穿孔就危险了。”因心里惦着试验任务,手术后胡文萃未等刀口愈合,就私自跑
回部队,钻进潜艇。忙碌中,腹部刀口崩裂,痛得直咬牙,他只让军医在码头作了简单
清创和包扎,转身又上了潜艇……

  邹青执掌着30多台(套)测量设备,每次试验后都要连夜判读数据,经常通宵达旦
。长期劳累让她患上了心动过速的毛病。她担心组织上从此不让她上艇,反复请求医生
为她保密,而每次出海则悄悄带上速效救心丸。

  潜射导弹试验是一项高风险事业,国外同类试验曾出现多起亡人事故。工业部门的
参试人员在出海前,单位都为他们购买了高额保险。胡文萃和邹青使命在肩,义无反顾

  1989年,某型导弹模型弹试验进入倒计时,发射系统已进入待爆状态。可在对弹体
做最后一次检查时却发现,用来配重的水体出现渗漏,部分电路被浸泡。发射程序不可
逆,必须采取紧急措施,将发射筒底部的电池断电。
  此时,发射筒里装有数百公斤烈性炸药,其爆炸产生的能量,能将数十吨重的弹体
弹射出水面100多米高。万一操作失误,后果不堪设想。面对极度风险,现场领导左右
为难。
  “我去!”胡文萃站了出来。打着手电钻进发射筒底。现场空间十分狭小,他必须
躺下,把10多个螺栓取下来。而这些特制螺栓与电雷管、炸药是连成一体的,稍有不慎
就会引爆。
  现场所有人都撤离,数百双眼睛紧张地盯着发射筒。10多分钟后,浑身湿透的胡文
萃爬出筒底……

  这年初夏,北国某军港内,一艘黝黑的潜艇静卧于碧波之中。某型潜射导弹发射试
验即将开始。胡文萃是此次试验的艇上发射副指挥员,妻子邹青是遥测系统负责人。
  “你们夫妻俩还是别同时上艇,这样太冒险。”邹青所在的研究所领导找她商量。
邹青负责的数据遥测系统,要测量导弹发射瞬间数百个参数,这个战位她最熟悉。为确
保万无一失,她一再坚持:“换谁都行,我必须上艇!”
  导弹在陆地试射时,为保证安全,测量岗位离发射筒有上百米远。可水下发射时,
潜艇空间有限,邹青背靠的就是发射筒。
  一次导弹点火发射,在强大后座力作用下,潜艇一阵剧烈震颤,艇内一根管路发生
爆裂,有害气体喷涌而出,呛得邹青睁不开眼,她和战友们不顾一切地扑向仪器,牢牢
将记录试验数据的精密仪器搂在怀里……
  险情,他们遇到远不止一次。
  某试验海域,潜艇巡航在大海深处。指挥舱内,副指挥员胡文萃严密组织试验,与
他相距不到10米远的鱼雷舱内,邹青全神贯注操作测量仪器。
  “发射!”导弹撕开海面,腾空而起。可是意外发生了——导弹庞大的身躯刚跃出
海面,就掉头向下,“咣”的一声砸在潜艇上方,把在水下数十米处潜航的潜艇坚硬的
艇壳砸出一个大坑。
  潜艇紧急上浮。胡文萃、邹青以及潜艇内每个参试官兵,都经历了一次刻骨铭心的
生死惊魂。
  面对巨大风险,海军和基地领导多次劝胡文萃邹青夫妇,留一人在岸上,可每次试
验,他们依然“夫唱妇随”。一次重大试验前夜,试验区政委安志强劝胡文萃留在岸上
指挥时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总得有个人照看孩子吧?”
  面对组织和战友的关心,胡文萃的回答掷地有声:“只要试验成功,我们死又何惜
!我就不信,我俩都喂鱼了,国家会不管我们的儿子!”
  深海射长箭,龙宫点惊雷。胡文萃和邹青用无私无畏的行动,共同印证着共和国军
人的忠诚!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84.9.]


--
     ^..^        ^..^
     (oo)        (oo)
     "--"        "--"
    ( __ )      ( __ )
     "--"        "--"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http://mitbbs.com·[From: 128.42.]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223.]

 
szbd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szbd (小破猫), 信区: Military2
标  题: Re: 大海深处射长箭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23 20:56:07 2009), 转信

【 在 tin (大猪小猪摞一盘)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大海深处射长箭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23 18:02:35 2009), 站内
:
: 【 以下文字转载自 HIT 讨论区 】
: 发信人: Newib (红尘孤峰), 信区: HIT
: 标  题: 大海深处射长箭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3 21:10:30 2009)
:
: 默默奉献的工大人:
:
: 科技日报2009-04-04(毛敬雄、于贵民、于莘明)报道:导弹夫妻:大海深处射长箭—
: —记海军某试验区司令员胡文萃和他的妻子邹青
:
:     他们是一对生死相依的水下伉俪,夫妻双双40多次随潜艇下潜,在大海深处充满惊
: 险和变数的环境中,完成导弹水下发射试验任务。
:   他们是一对并肩作战的亲密伴侣,丈夫100余次参与和指挥多型导弹水下发射试验
: ,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妻子负责导弹试验遥测系统,参与完成多项重大装备科
: 研课题,5项成果获军队科技进步奖。
:   他们就是海军某试验区司令员胡文萃和他的妻子、高级工程师邹青。3月底,海军
: 某试验基地党委作出决定,号召广大官兵向模范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胡文萃
: 、邹青学习。
:
:   “身为军人哪能袖手旁观”
:
:   海军某试验区试验工房,挂着一面近80平方米的硕大国旗,对面墙壁则是一幅超大
: 壁画:华表耸立,山峦叠嶂、长城逶迤,中间赫然写着“国家和民族利益高于一切”。
: 这是司令员胡文萃的创意。
:   胡文萃,哈尔滨工业大学精密仪器专业毕业后,便来到试验区从事导弹试验事业。
: 从“爬”发射筒干起,直到当司令员,一直都渗透着他在那个工房的创意。
:   那年,我国新型潜射导弹试验在北方某海域展开。
:   “嗖!”第一枚导弹跃出海面,可只飞行了数十秒钟便凌空解体,坠入大海。
:   试验失败,众多导弹研制和试验专家探究原因,可时间一天天过去,仍一筹莫展。
: 时任助理工程师的胡文萃坐不住了。他和方世武、李艳等战友主动请缨,找来图纸资料
: ,没日没夜地琢磨开了。
:   “这是工业部门的事,你操哪门子心?”在当时一些人看来,产品本身的问题似乎
: 不关部队的事。
:   “新型潜射导弹承载着一代代官兵的强军之梦,身为军人哪能袖手旁观?”胡文萃
: 和战友们没有理会种种非议。经过大量推理、运算和试验数据比对,最终找到发射失败
: 的原因。接着,他们又提出解决的建议和技术方案。
:   很快,这一结论在后续试验中得到验证。胡文萃和战友们扫除了潜射导弹发射试验
: 的“拦路虎”。
:   1988年9月的一天,历史性时刻终于到来。乳白色的潜射导弹钻出海面,直扑远海
: 目标,准确溅落在预定海域。祖国海疆从此多了一柄镇妖降魔的利剑。
:   年底,胡文萃荣立二等功。
似乎没有JL2。首先,这人荣立二等功一次,是在88年JL1的时候。如果他参与JL2试射
成功
,怎么也应该再给个二等功。

:   上世纪90年代初,又一项重大技术改造项目急迫地摆在胡文萃和战友们面前:原有
: 导弹试验发射装置与新型导弹不匹配,急需进行全面技术改造。
:   这对试验部队官兵来说是全新课题,面临巨大技术风险。时任某研究室主任的胡文
: 萃再次站出来:“没有风险,国家养我们这些人干什么?”
:   为确保万无一失,图纸设计完成后,胡文萃亲自督战,从一只铆钉到每个轴承,都
: 反复精雕细琢……经过半年奋战,技改完成。时至今日,这套发射装置没出过任何问题
: ,一次次托举潜射导弹叱咤海天。
这是试验基地的发射装置,估计是潜射反舰导弹的
:   20多年来,胡文萃与战友们一起,先后攻克上千个装备试验难题,完成80多项科研
: 试验任务,全部赶超国内先进水平。
:
:   浩瀚大海同样给了邹青宽广舞台。一次潜射试验,存储数据的“黑匣子”被打捞上
: 来,可里面所有数据都被一只无形的手“清零”了!
:   导弹试验是为收集导弹武器各项实际性能参数。“把导弹打出去,把数据拿回来”
: 是试验部队两项最主要的使命。拿不到数据,导弹就等于打了水漂。胡文萃曾给她讲过
: 这样一件事:我国一位著名“两弹一星”专家出差时,不幸遭遇空难,人们找到他烧焦
: 的遗体后,发现他依然死死抱着那个数据箱……
:   试验数据比生命还宝贵。邹青心急如焚。多少个不眠之夜后,她终于找到症结:原
: 来是“黑匣子”短路重启,自动将数据“归零”。后来,研制单位采纳邹青的提议,给
: “黑匣子”增加了“数据保护”功能。此后,导弹轰然发射,瀑布般的数据流就被源源
: 不断地记录下来。
为啥官八股总要写上一些极其白痴的故障呢?
:
:   “不能对不起参战将士”
:
:   “拍桌子,摔板凳,老胡的脖子就是硬。”海军某试验区官兵口口相传的这句话,
: 说的是胡文萃在试验中敢于坚持原则,不唯上、不盲从。
:   2003年,某型导弹定型试验。由于该型导弹技术上相对成熟,有关单位为了赶进度
: 、保安全,提出只对其中1枚导弹进行大射程试验,其他几枚只打“小射程”的试验方
: 案。
这个肯定是反舰的了。
:   对此,主管试验的副司令员胡文萃坚决反对:“打小射程,一些战技指标就得不到
: 充分验证,把这样的导弹拉上未来战场,怎么对参战官兵生命负责?”他以不容置疑的
: 口气坚持:“必须按照武器试验有关要求,保证大射程试验的导弹数量!”
:   但在军内外顶尖专家形成的一致性意见面前,胡文萃的意见起初并没引起足够重视
: 。虽多次沟通,有关单位仍坚持原来方案。胡文萃再也按捺不住了。一次技术方案讨论
: 会上,他拍案而起:“导弹性能的优劣,关系战争胜负,今天我们让步,明天就可能成
: 为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   在胡文萃的一再坚持下,大家终于形成共识,重新调整了试验方案。
:   20多年来,胡文萃始终把导弹可靠性作为试验硬杠杠,导弹不符合发射条件坚决不
: 同意试验,试验不达标坚决不签字。他说:“我不怕得罪人,我就认准一个理,不能对
: 不起参战将士!”
:   2008年,已升任试验区司令员的胡文萃受领了某新型导弹批检试验任务。围绕该型
: 导弹战斗力生成需要,他亲自组织编写了试验大纲。
:   新大纲一改传统做法,新增了多发导弹连射试验、多管发射试验等项目,突出用实
: 战标准全面检验新型导弹武器系统性能……显然,新方案也增大了试验难度,因此招致
: 一些部门强烈反对。几次讨论会,对方千方百计想说服胡文萃修改大纲,但胡文萃态度
: 很坚决:“事关战斗力生成的重要内容,一个字都不能改!”
:   几番交涉无果,对方又试图通过各种渠道向胡文萃施压。可胡文萃根本不吃这一
套。
:   结果,该型导弹在近似实战条件下通过了严格定型试验,胡文萃这才放心地签发了
: “通行证”。事后,一位导弹研制专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说:“与你讨论试验方案
: ,简直就像在过鬼门关!”
这个显然是反舰导弹
:   坚持用实战标准检验导弹武器性能,胡文萃大刀阔斧地改革试验方法手段,让每一
: 次试验都最大限度地逼近实战。
:   反舰导弹攻击靶船试验几十年一贯制,靶船位置是固定的,方位是已知的,其反射
: 面积也是既定的。
:   “这样的‘死靶’,就是打上一百个又有什么用?”“未来战争作战对手将是多兵
: 种一体化的战斗群,复杂电磁环境贯穿全程,难道敌人会傻到仰起脖子等你来杀吗?

就是说未来作战对手将是美国航母战斗群。。。。。。
:   新思路带来新变化。试验区研制神出鬼没的快速机动靶船,并坚持在贴近实战条件
: 下供靶、试验……
:   如今,试验区不仅是新武器的“试金石”,更是“磨刀石”。胡文萃执掌下的这支
: 试验部队,正日渐成为一支“蓝军部队”。
:
:   在事关战斗力建设问题上,邹青和丈夫一样,眼里从来揉不得半粒沙子。
:   一次导弹试验前技术测试,在完成垂直状态测试后,导弹转为水平状态。邹青在判
: 读数据时,发现参数变化异常。经过分析,她郑重地向有关部门提出质疑。
:   “怎么可能?”一位资深导弹专家断然否认。邹青据理力争。最终,那位老专家检
: 查发现了遗漏,心悦诚服地做了修正。凭着这股较真劲儿,邹青先后发现测试程序及技
: 术资料错误20多处,提出的改进建议大都被采纳。
:
:   “只要试验成功,我们死又何惜”
:
:   在海军某试验区,官兵们都知道他们的司令员为了试验可以不要命。
:   一次,胡文萃在潜艇上进行发射前技术准备,突然感到腹部剧烈疼痛,开始还强撑
: 着,后来实在挺不住了,被人从潜艇里抬了出来。医生责怪他:“急性阑尾炎,再晚来
: 一会儿穿孔就危险了。”因心里惦着试验任务,手术后胡文萃未等刀口愈合,就私自跑
: 回部队,钻进潜艇。忙碌中,腹部刀口崩裂,痛得直咬牙,他只让军医在码头作了简单
: 清创和包扎,转身又上了潜艇……
:
:   邹青执掌着30多台(套)测量设备,每次试验后都要连夜判读数据,经常通宵达旦
: 。长期劳累让她患上了心动过速的毛病。她担心组织上从此不让她上艇,反复请求医生
: 为她保密,而每次出海则悄悄带上速效救心丸。
:
:   潜射导弹试验是一项高风险事业,国外同类试验曾出现多起亡人事故。工业部门的
: 参试人员在出海前,单位都为他们购买了高额保险。胡文萃和邹青使命在肩,义无反顾
: 。
:   1989年,某型导弹模型弹试验进入倒计时,发射系统已进入待爆状态。可在对弹体
: 做最后一次检查时却发现,用来配重的水体出现渗漏,部分电路被浸泡。发射程序不可
: 逆,必须采取紧急措施,将发射筒底部的电池断电。
:   此时,发射筒里装有数百公斤烈性炸药,其爆炸产生的能量,能将数十吨重的弹体
: 弹射出水面100多米高。万一操作失误,后果不堪设想。面对极度风险,现场领导左右
: 为难。
:   “我去!”胡文萃站了出来。打着手电钻进发射筒底。现场空间十分狭小,他必须
: 躺下,把10多个螺栓取下来。而这些特制螺栓与电雷管、炸药是连成一体的,稍有不慎
: 就会引爆。
:   现场所有人都撤离,数百双眼睛紧张地盯着发射筒。10多分钟后,浑身湿透的胡文
: 萃爬出筒底……
这个肯定是弹道导弹,不过是模型弹阿
:
:   这年初夏,北国某军港内,一艘黝黑的潜艇静卧于碧波之中。某型潜射导弹发射试
: 验即将开始。胡文萃是此次试验的艇上发射副指挥员,妻子邹青是遥测系统负责人。
:   “你们夫妻俩还是别同时上艇,这样太冒险。”邹青所在的研究所领导找她商量。
: 邹青负责的数据遥测系统,要测量导弹发射瞬间数百个参数,这个战位她最熟悉。为确
: 保万无一失,她一再坚持:“换谁都行,我必须上艇!”
:   导弹在陆地试射时,为保证安全,测量岗位离发射筒有上百米远。可水下发射时,
: 潜艇空间有限,邹青背靠的就是发射筒。
:   一次导弹点火发射,在强大后座力作用下,潜艇一阵剧烈震颤,艇内一根管路发生
: 爆裂,有害气体喷涌而出,呛得邹青睁不开眼,她和战友们不顾一切地扑向仪器,牢牢
: 将记录试验数据的精密仪器搂在怀里……
JL2陆上发射测量岗位离发射筒不可能只有上百米。
:   险情,他们遇到远不止一次。
:   某试验海域,潜艇巡航在大海深处。指挥舱内,副指挥员胡文萃严密组织试验,与
: 他相距不到10米远的鱼雷舱内,邹青全神贯注操作测量仪器。
:   “发射!”导弹撕开海面,腾空而起。可是意外发生了——导弹庞大的身躯刚跃出
: 海面,就掉头向下,“咣”的一声砸在潜艇上方,把在水下数十米处潜航的潜艇坚硬的
: 艇壳砸出一个大坑。
就这个最象,不是弹道导弹不会掉下来还砸在潜艇上。但是没说成功阿
:   潜艇紧急上浮。胡文萃、邹青以及潜艇内每个参试官兵,都经历了一次刻骨铭心的
: 生死惊魂。
:   面对巨大风险,海军和基地领导多次劝胡文萃邹青夫妇,留一人在岸上,可每次试
: 验,他们依然“夫唱妇随”。一次重大试验前夜,试验区政委安志强劝胡文萃留在岸上
: 指挥时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总得有个人照看孩子吧?”
:   面对组织和战友的关心,胡文萃的回答掷地有声:“只要试验成功,我们死又何惜
: !我就不信,我俩都喂鱼了,国家会不管我们的儿子!”
:   深海射长箭,龙宫点惊雷。胡文萃和邹青用无私无畏的行动,共同印证着共和国军
: 人的忠诚!
: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84.9.]


--
Les sanglots longs des violons de l'automne
秋天的小提琴那长长呜咽

Blessent mon coeur d'une langueur monotone.
用单调的忧郁刺伤我心。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14.153.]

 
mmyy08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4 ]

发信人: mmyy08 (mmyy), 信区: Military2
标  题: Re: 大海深处射长箭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24 00:21:46 2009)

恩,不错不错。呵呵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5.]

 
ti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5 ]

发信人: tin (大猪小猪摞一盘), 信区: Military2
标  题: Re: 大海深处射长箭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24 08:19:41 2009), 转信

发射导弹时候,不管是弹道还是反舰,潜艇不会在几十米的水下罢?

【 在 szbd (小破猫) 的大作中提到: 】
: 似乎没有JL2。首先,这人荣立二等功一次,是在88年JL1的时候。如果他参与JL2试射
: 成功
: ,怎么也应该再给个二等功。
: 这是试验基地的发射装置,估计是潜射反舰导弹的
: 为啥官八股总要写上一些极其白痴的故障呢?
: 这个肯定是反舰的了。
: 套。
: 这个显然是反舰导弹
: ”
: 就是说未来作战对手将是美国航母战斗群。。。。。。
: ...................

--
     ^..^        ^..^
     (oo)        (oo)
     "--"        "--"
    ( __ )      ( __ )
     "--"        "--"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http://mitbbs.com·[From: 128.42.]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0.60.]

 
ti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6 ]

发信人: tin (大猪小猪摞一盘), 信区: Military2
标  题: Re: 大海深处射长箭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24 08:56:26 2009), 转信

就是破毛这个批阅看着费劲

【 在 mmyy08 (mmyy) 的大作中提到: 】
恩,不错不错。呵呵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5.]


--
     ^..^        ^..^
     (oo)        (oo)
     "--"        "--"
    ( __ )      ( __ )
     "--"        "--"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http://mitbbs.com·[From: 128.42.]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0.60.]

 
tcm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7 ]

发信人: tcm (rssi), 信区: Military2
标  题: Re: 大海深处射长箭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pr 26 11:57:28 2009)


They are more like QA team, but tougher than other project team.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90.]

 
tcm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8 ]

发信人: tcm (rssi), 信区: Military2
标  题: Re: 大海深处射长箭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pr 26 12:27:58 2009)


They are more like QA team, but tougher than other project team.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90.]

 
szbd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9 ]

发信人: szbd (小破猫), 信区: Military2
标  题: Re: 大海深处射长箭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pr 26 21:02:37 2009), 转信

反舰如果采用导弹浮筒自然上浮的方式就不能太深,如果用火箭助推浮筒也可以浅
【 在 tin (大猪小猪摞一盘)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射导弹时候,不管是弹道还是反舰,潜艇不会在几十米的水下罢?


--
Les sanglots longs des violons de l'automne
秋天的小提琴那长长呜咽

Blessent mon coeur d'une langueur monotone.
用单调的忧郁刺伤我心。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14.153.]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军事天地2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