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87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随手写下】
[版面:散文.原创文学板][首篇作者:blindye] , 2009年05月11日15:16:00 ,6531次阅读,146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首页] [上页][下页][末页] [分页:1 2 3 4 5 6 7 ]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随手写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y 11 15:16:00 2009)

自己从02年开始陆续写的一些散文。
2002年4月的那个下午,当我毫无征兆地用十五分钟写完第一篇散文的时候,忽然想起
了三年前的那个晚上,那时以为自己可以只写诗歌。三年后我以为自己可以只写小说。
而七年之后,我诗歌小说和散文都不怎么写了。
只有这个《随手写下》,算是记录下某个时光的片段,没有源头没有去处,只有当下。
也许我还会继续写下去。

是为题记。



×××××××××
这个系列一共写了五十多篇,为了便于安排,我不再另开新贴,只是放在回帖中,不知道这样符合版面规矩吗?

--

※ 修改:·blindye 於 May 11 15:19:45 2009 修改本文·[FROM: 216.8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时间纷飞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y 11 15:16:38 2009)

【随手写下】时间纷飞

  转过街角。
  那辆车很快从眼前窜过去了。我没看见它的影子。每年这个时候风总是很大,不象
三月。在天空还没有放晴之前,连飞翔的鸟儿都很少。抬头看看连绵望不到尽头的乌云
,在北美的平原上它们总是无边无际,成片的房屋似乎都在谦恭地低下头来。
  忽然想起你在树下跳房子。那好像也是个三月,但是应该有阳光吧。我记不太清楚
了。总是有很多事情在我面前慢慢模糊,但与此同时另外一些却越发清晰,比如桃树上
那个象眼睛一样的结瘤。你低头专心看格子,蹦蹦跳跳着过去。
  我远远地看着你。你没有发现。太阳射过来,晃了我的眼睛。
  拐弯的时候自己老是不愿减速,心忽悠一下。似乎看见有一阵风吹来,心上的尘土
乍然升腾。关掉CD,打开窗户,潮湿沁凉的空气就充盈了整个车厢。远处的红绿灯不断
变幻,转眼就到了近前。你幽黑的眼眸也这样转眼就隐没不见。那些画在地上的格子历
历在目。它们在树影里慢慢变成化石。
  我不相信那棵树会枯萎。
  哦,对了,我买了花盆放在窗台上,里面有一株小小的植物,我叫不出名字。我想
,它一辈子也不会开花。这没关系。只要活着,就很好。每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我都会
把门口的垫子摆好。仿佛随时会有人来,轻轻地踏上它。然而我不知道。终日只有它和
那株植物遥遥相望。
  我没有买电视。房间里空荡荡的。偶尔会有饭菜的香味。我开始不知不觉有你的习
惯,做完一个菜会用手指头捏点儿尝尝,然后很响亮地吮吸。这个时候我会微笑一下。
这好像也是学你的。早晨,阳光会跳过木质百叶窗,叫醒我。它不象你,会掀我的被子
。然后我开车上班。偶尔看看旁边空空的座位。上面放着打印的《看不见的城市》。风
吹进窗户,那些纸张就哗啦啦做响。十五分钟后,我会重新回到人间。
  忘了告诉你,路边的梨花开得很好。驶过的时候白色的花瓣飘落满了我的挡风玻璃

  我始终不敢开雨刷。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2:41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拂去灰尘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y 11 15:18:49 2009)

【随手写下】拂去灰尘


这里的夜晚总是很安静,尤其是周末。
德克萨斯的秋天,竟然是如此炎热,不断有飞机的轰鸣从遥远的地方掠过,仿佛提醒我
世间每个时刻都有人相距越来越远,也都有人相距越来越近。
离别和聚首,本来就是世界引诱我们的迷幻。
你引我来到这儿后,就消失不见。我静静坐了一会儿,便离去。然后在某个冷清的时候
再来,再走。记得小时候居住的村落,我常在那棵古老的樟树下乘凉休息,然后又跑远
玩耍,将它遗忘。
它总是静默。
我总觉得,这棵老樟树,它看我和看灰尘没什么两样。你们随风而来,随风而逝,并不
和我有关,它大概会在心里这么说。
先哲说“天地以万物为刍狗”,并不是说上天凭个人喜好主宰着冥冥众生,而是说在它
眼里,任何生命都是一样的,如同平等的灰尘:你们自生自灭吧,毕竟理解和牵挂是奢
侈的,而孤独才是本质和理所当然的。
王忱说:“王大自是三月柳,惹人相思。”其实,相思的不过是他而已,和柳树又有什
么关系呢。当我们在爱着,在思念,在愤恨,在惆怅的时候,总以为别人可以感觉到,
这是很可笑的。对于别人,我们都不过是灰尘而已。
六祖慧能还在做弘忍的舂米工时,就写下了那个著名的偈子:“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
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人们都说这个不识字的年轻人写的好极了,一下子就
把神秀上座给比了下去。是啊,论到悟性,谁能有他通透呢,仿佛脱了底的水桶,瞬间
就砉然穿透禅关。
可还是觉得自己无法做到。太无情了,我怎么可以将菩提看成无树,将明镜看成非台呢
?那些尘埃,已经在那里了,正如自己已经从老樟树底下来回经过,正如你已经在我的
灵魂缓慢走过,我如何能够去遗忘去否认那些痕迹?退一万步吧,只求自己能和神秀上
座一样“朝朝勤拂拭”,虽然明明知道那些灰尘拂了还来,和心中的念头一样无穷无尽
。我知道这些念头是虚妄,正如同照片上年轻的你是虚妄,后面倚着的古老的墙壁是虚
妄,对你的眷恋是虚妄。可是佛祖,原谅我吧,我无法一笔勾销,就这么轻巧地让这颗
心就空无一物了。也许,这样永不停歇地拂去灰尘,便是我的惩罚,也是我的福气。
突然领悟到照片上古老幽暗的墙壁和年轻而故作老成的你是多么巨大的反差,大概你没
有想到这样鲜明的对比。我常想,容颜老去以后,不知道你选择的背景会不会改成春天
茂盛的绿草如茵,那又是如何的沧海桑田呢?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自己刚从公案里读到这句的时候,恍若醍醐灌顶。可现在却觉得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一切不过如是,没有什么在你手中。若自以为有的,不过是虚妄。可是,若以为自己什
么都没有,那个行脚僧曾笑着对我说,也是虚妄。
问他为什么,他笑着自顾自去了,把那八个字又重复了一遍: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哦,忘了告诉你,这儿秋天的荒原已经显得很枯黄了,而在春天,曾经鲜花遍野,望不
到头。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3:09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AdvancedEdu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4 ]

发信人: AdvancedEdu (飞跃重洋),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y 11 23:53:50 2009), 转信

可以

【 在 blindye (瞎子) 的大作中提到: 】
自己从02年开始陆续写的一些散文。
2002年4月的那个下午,当我毫无征兆地用十五分钟写完第一篇散文的时候,忽然想起
了三年前的那个晚上,那时以为自己可以只写诗歌。三年后我以为自己可以只写小说。
而七年之后,我诗歌小说和散文都不怎么写了。
只有这个《随手写下》,算是记录下某个时光的片段,没有源头没有去处,只有当下。
也许我还会继续写下去。

是为题记。



×××××××××
这个系列一共写了五十多篇,为了便于安排,我不再另开新贴,只是放在回帖中,不知
道这样符合版面规矩吗?

--

※ 修改:·blindye 於 May 11 15:19:45 2009 修改本文·[FROM: 216.8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7.161.]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5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沉默语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y 12 16:05:53 2009)

【随手写下】沉默语言


一场秋雨过后,天气竟然凉得很快。
下班的路上,我握着方向盘的手不住发抖,车窗都关上了,但是仍然感觉那阵寒意澈入
骨髓。太阳躲藏在厚厚的云层之中,所有的光线都显得阴沉和晦暗不明。
记忆中,自己总是不停地和你说话。也许,深藏于内心的恐惧让我无法承受失去你的想
像——它甚至比你真正的离开更轻易能摧毁我。在那些交错的梦魇里,我象个疯子一样
大声谈笑,不停咽唾沫,嗓音嘶哑,口干舌燥。
实际上,我们很少说话。我们总是隐藏在这个辽阔时空的两边,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
却不肯惊醒对方。若是想念了,我便翻开你的照片,看你英气勃勃的样子,然后微笑,
承认自己的衰老,以及你的年轻。
曾经做过一个梦,始终没有告诉你。在梦里,你的头颅冻在天花板上,周围全是冰霜。
短发很顺服地贴在耳际。我仰起头,就可以和你的目光交接。你没有笑容。我得承认,
即便在那个时候,你的脸庞依然是美丽的。那些白色的霜弥漫成氤氲的雾气,将沉默的
你罩在里面,仿佛有记忆以来,你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可是你说了。你对我说“滚蛋”。只有这两个字,然后是永远的沉默。我想你并不愿意
再见到我,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
在傍晚多云昏暗的光线中回忆起这个梦境,多半是有些可笑的。我嘴角微微翘起,仿佛
没有看见高速公路两边,树木的叶子正在变黄和飘落。这个时候,我忽然明白你为什么
不愿说话,可我还是那么迫切地滔滔不绝,生怕你感觉不到我的存在。也许,不仅仅如
此。若我静默下来,那些黑暗中的藤便不可抗拒地生长起来,缠绕上我的身躯。树林里
,乔木哭泣。唔,为了避免这样的结局,不如避免开始吧。
你不知道,这个时刻,我多想沉默。
记得佛果克勤禅师把先辈大德们的睿智语言编纂起来,写了一本《碧岩录》,风行一时
,可是他的师傅始终说他没有参透。那个老人,悠悠地叹气,仿佛自言自语,又仿佛对
他说:“什么时候你能象平常那样说话,该有多好。”每次读到这里,我都会张皇失措
,知道自己内心那个空洞明明白白地在那里。是啊,语言是可憎的,它妖娆多变,又伪
装自己。可是,如果没有它,我怎么让你知道我的存在,又知道你的存在?夜幕已经降
临,我伸出手,并不能够触摸到你。
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听着PALESTRINA的马尔塞路斯教皇弥撒:主啊,怜悯我们。
那些缥缈的和声,超越了我所能够想像的所有语言。我知道必定有一种力量让我信服和
倚靠。但那不是你。你的力量吸引我却又刺穿我。我的生命如同雾气之花,在那些伤口
绽放,沉默不语。
这个夜晚,我独自喃喃自语,而黑暗弥漫开来,那么我该如何撑住这一片小小的天空呢
?这里只有一颗星星。
忽然有一阵很猛烈的风吹过,然后消失。如同我说出的话,写下的字,转瞬不见。终于
明白,自己不过是徒劳用话语来描述一种沉默。
也许,这才是最让人绝望的。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3:26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6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寂静潜行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y 14 12:01:49 2009)

【随手写下】寂静潜行


出门的时候,天快要下雨。
再也没有比这个时候更能展示大平原的壮观了。一望无际的乌云平铺开来,低低地悬浮
于稀疏的灌木丛和仙人掌上空,缓缓翻滚,越是接近地平线的地方越是墨色浓重。而在
它和荒原交界的边缘,竟然透射出一线明亮。我忽然想起刀锋的光芒。
打开车门,一阵猛烈的风吹得我几乎站立不稳。我知道,这是它遥远的脚步。长长而柔
软的荒草随着风飞舞却又瞬间寂然,于是一阵亮色的光芒从它们的脊背上逐渐远去,如
同海兽美丽的皮毛。
我知道,巨大的声响即将来临,世界将为之撼动变色,而我的内心沉静如水。
竟然在这个时候想起阳光。那个午后柔和的阳光。我走出初二(一)班,穿过空无一人
的走廊,从另一扇门口经过。瞥眼中,你站在黑板面前,努力在黑板上写些什么,然后
又擦去。在你身后,是老师和其他同学挑剔的目光。想来你是感觉到了压力,我留意到
你咬着嘴唇,仰着脸,齐耳的黑发乖巧地靠在面颊上。阳光从你侧边的窗户投射进来。
你长长的睫毛,翘翘的鼻尖,瘦瘦的手臂,还有因为仰身而羞怯挺立着的小小胸口,都
罩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粉笔的细尘在阳光中隐隐浮动。你没有注意到我瞬间的呆立。
自己终究是走过去了,无人知晓。在生命的长河中,总有这样的水滴悄然跃起,凝结于
透明的模子里,而喧嚣的生命本身并不了然。多年以后,当你试图说服我那不过是梦魇
时,我微笑不语。是的,我们没有真正相遇过,不过,这又如何呢?
你不知道,那个午后是多么的安静。任何从我口中而出的声音都是亵渎。
我们总是这样将答案写下又擦去,却发觉自己愈来愈离题万里。那个隐秘在我们内心深
处的小小回答,无论如何呼唤也不出来。而众人,冷冷地在我们身后严厉地监督着。他
们发出尖锐的呼嚣,汹涌如潮水。我们执手而立,等待万箭穿心。
我想,他们并不知道答案在何处。可我们知道。

天色黯淡下去,疏离的灯火在铅云之下的旷野中发出微弱的光芒。我向前驶去,万钧之
主宰的脚步越来越近。雨点砰砰敲打着车窗,发出轰鸣。打开CD,传出的竟然是莫扎特
的第27号钢琴协奏曲。这是他生命中最后一首钢琴协奏曲,而我在里面听到的是一如既
往的柔和安宁。记得你对我说,最希望的是在柔和阳光下的草地上舒展奔跑,而我却更
喜欢在暴风雨来临的时候,静静读一本书。透过摇摆的雨刷,可以看见那些细小的灯火
安忍不动。有那么一个瞬间,非常希望能够在此刻面对着你,帮你擦去黑板上那些错误
的字迹,在阳光下牵你的手。天籁的喧嚣中,忽然满心沉静喜悦。
我们已不再惧怕。
深渊般的黑暗围拢过来,暴雨中看不见前面的路,那些震耳欲聋的声音充斥耳际。偶尔
,一道闪电猛然劈下,照亮这个荒原,就可以看见数不清的雨滴挟雷霆而来。这真是壮
观美丽的景色。我踩下油门。
是的,在这个狂风骤雨的夜里,我将寂静潜行。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3:42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7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岩石等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y 17 18:59:12 2009)

【随手写下】岩石等待


我总是在无人时等待。
每次来到这个地方,清晨的氤氲都还没有散去。我慢慢与自己透明的灵魂重合,面容便
如胶质一般逐渐浮现清晰。我知道你不在,不过没有关系。等你来时,我已经离去,留
下透明的灵魂沉默等候。你穿过它,如同穿过一阵风,我飘散又缓缓聚拢。
而你,无从知晓。
等待,不过是等候和期待而已。它应该是温柔的,如《诗经·邶风》的句子:“静女其
姝,俟我于城隅。”大概就是说你安静而美好的样子罢。在脑海中吟咏出来,便仿佛清
澈溪水中的鹅卵石,温润如玉,你将它盈盈在握,便有一份柔暖的安心。
可是,若是没有期待的等候呢?沉吟间,忽然想起了大洋那边,遥远海中的莲花。
我曾经细细观察过那些巨大礁石。和山涧中的圆润石头不同,它的边缘锋利表面粗砺。
从海中挺拔而起,如同尖锐的黑色花瓣,指向天空。亘古以来,它们就一直凝望着空寂
的大海,我想,它们应该不会厌倦这样的等待,因为它们无所期盼。潮水漫上来,粗糙
的表面就发出潮湿柔和的光泽,细小的生命充斥于隐秘深邃的裂缝中。这个时候,我确
信它是鲜活的。而当潮水退去,它又恢复坚硬和干燥,只有白花花的盐渍提醒我温柔曾
经存在的痕迹。
每次我爬上巨大的花瓣,肌肤总会被它锋利的表层划的鲜血淋漓,我想,它并不愿意我
靠近。咆哮的海浪冲刷上来,那些伤口就痛澈心肺。我俯贴身体,以我的疼痛靠近它倔
强的沉默。在那一瞬间,我知道自己也在和它一样怒放。
当万神之神打开生命的核,将我们的生命带离死亡,我们就开放了。而我终究不能明白
它的意志,为什么又用死亡将我们如此丰盛的生命带走,正如我不能明白你为何唤醒我
的灵魂,让它盛开于我的内心,却又用绝望将灵魂悄然带走。我的身体如此自由地在红
尘中漂泊,我的思想也可以御风而行,可是,我的灵魂已然凝固于那个安静的角落,如
同面朝大海的石莲花,不会枯萎、锋利盛开。
而你,无从知晓。
但我知道。即便我的血肉渐渐干枯,即便柔软的化为尘土,坚硬的化为齑粉,它依然会
在这里沉默绽放。我看见在我俯贴礁石的同一地点,你轻轻伏在沙丘上。没有人知道巨
大的海礁会折磨成细小的沙砾,可这又如何呢。世间总会有什么是敌得过时间,不被侵
蚀不被改变的。万神之主宰没有赐予我足够的智慧来说出它的名字,但让我触摸到它的
存在。
是的,我洞察了这朵巨大的海上之花的秘密。在我的脚下,汹涌的海涛呼啸而来,而那
个声音从地底深处顺着海上花的花瓣滚滚传来,如同神的战车,压过了所有的喧嚣。
那是岩石的声音。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3:58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181.]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8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微凉喜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y 20 16:42:03 2009)

【随手写下】微凉喜悦


电话里你说,天气凉了。我转身出门,那阵凉意就穿透我的身体。
我每天开车经过那片树林,感觉不到它们有什么变化,直到有一天赫然发现浓密的树冠
渐渐变成金黄。而在此之前,它们经历了那么漫长的等待,似乎一切总也看不到头。你
象那些树木一样倔强,在电话那头,也总是沉默,宁愿把所有的恐惧疑虑都放在心里,
也不会问我结局到底会如何。你知道我没有答案。
唔,你沉默了很久,忽然微笑着说,“我们这样是多么的奇特:今天我说给你听的话,
你在我的昨天就收到了,而你说给我听的话,则是在第二天才到达我这里。”是的,我
的白昼正是你的黑夜,我们是来自两个不同时空原本不该相遇的人。
说完那些话,你轻轻地笑了笑,进入我的耳膜却无比清晰。忽然想到亚里桑那州大沙漠
里屹立着的成千座接受外星文明信号的抛物天线。地面上,它们排列成阵,一望无际。
而从宇宙中望下去,它们又是如此微小,却努力张开自己,希冀能够接纳到来自太空的
最微弱的信号。而那声轻轻的呼唤穿越浩瀚而寒冷的星际,最终化成指针下一次隐秘的
颤动时,它们是否能意识到彼此都经历过那么多的艰难和渴望?
将手伸出车窗,忽然有一滴雨水坠入手中,沁凉沁凉的。在从几万英尺的高空中,和其
他数不清的水滴一同飞速坠落地面的时候,它大概也猜想过渺小的自己会抵达一个什么
样的终点。这多象我们,穿越相隔的时空,穿过几十亿的人群,好奇地想自己将会在什
么样的人面前停下,然后彼此突然碰面。不知道这样微凉的遇见之后,我的温暖能否让
你不再恐惧,正如让那滴沁凉的雨水渐渐融进我的掌心。
我明白这样的想法太过于浪漫而显得幼稚可笑。还记得柏拉图描述的地狱景色吗——那
是你告诉我的——在地狱里,没有让人毛骨悚然的酷刑和惩罚,所有的犯人沉默地面墙
而坐。巨大的火堆在他们身后燃起,他们爱着的人,想要的东西,从火堆旁边不断来回
通过,在他们面前的墙壁上投下清晰的影子。那些梦想之中的珍宝与爱人,发出熟悉而
诱惑的声音,让他们的欲望信以为真。
我知道你在提醒我,我们这长长的一生,都行走在地狱之中,所接触到的不过是墙上的
幻影,所听到的不过是虚妄的声音。若你走近,即使我忍不住伸出手,也无法碰到真实
的你,触摸的只是墙壁上微凉的影子。当我的生命之泉渐渐干涸,而幻象的火焰熄灭时
,我的灵魂将坠入永恒的黑暗。谁说这不是最让人绝望恐惧的刑罚?当我清楚知道你在
我身边,而无法转身面对着你。我所有的热切目光倾注在你冰凉灰暗的影子上,你笑语
吟吟地走过,毫无觉察。
这样阴森严酷的智慧使得我哑口无言。它如同一个巨大的黑洞,在我头顶缓缓转动,吸
去我关于信念,关于渴望,甚至关于爱的全部信仰。我无法知晓这是否就是智慧之神所
要透露的最终奥秘。但我依然清楚记得,即使我触摸到的只是墙壁上你灰色的影子时,
依然有一丝喜悦掠过我的灵魂,哪怕这样的喜悦中没有你的温度,只是微凉。
是的,我承认作为凡人自己的渺小。那些血肉之躯中微弱的温暖和眷恋,如同沙滩上简
陋的城堡,在冰冷的浪花扑上时,将无声坍塌,然后被严厉的智慧黑洞将沙砾全部吸走
,只剩下空荡荡的一片荒凉。可是,无论如何,那颗雨水已经被我紧紧地捏入了掌心,
如同深埋于我胸膛的你的泪水。我静静地坐于地狱的空墙面前,伸手触摸你虚幻的身影
,面带微笑。
那滴微凉的喜悦,弥漫全身。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4:13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9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坚强屈服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y 24 18:08:03 2009)

【随手写下】坚强屈服


这个傍晚,有很好的霞光。
我穿过这一片旷野的时候,就猛然发现那些呈玫瑰色的灿烂云霞布满天际。它排山倒海
涌来,笼罩了我的视野。我不得不把车子停在路边,静静地坐在高速公路的边缘,面对
着它。
灰色的光芒边缘,已经离地平线很远,玫瑰色的光彩越来越向地平线那个中心点集中,
起先是黯淡的,接下去是柔和,但在慢慢地清晰起来,到接近落日的地方就非常耀眼,
使我的目光无法长久凝视。最后,那个亮点将所有的阴影和层次都抹去,只剩一种纯粹
的色彩。这种色彩在我的瞳孔上弥漫开来,最终连色彩都没有了,只有那种无所不在的
感觉。
你的身影从光芒之中奔腾而来,如同金色的御辇。我终于明白,你和夺取我视线的绚丽
一样无处不在,我毕竟无法逃避。在如天空诸神居住之地一样富饶的这个灵魂国度里,
你是万王之王。而我不过是一个赤贫而漂泊的浪子,处心积虑逃避你遍布光芒的视线所
及,固执地保守自己自由的黑暗和清寂,手中紧紧握住最后一个硬币。身处群山背阴的
黑暗,仰望灿烂的星空,我是如此相信自己的坚强将无可战胜,但当你金色的御辇升起
,我却深深知道光芒之下,自己高大的身影会迅速缩小,而至最终的无可遁形。
雷鸣的脚步从四围响起,整个天地都是大震撼。我低首趺坐,外表沉静如水,内心颤栗
惊怖。我紧握属于自己的最后一个分币,内心了然,若你微笑索取这微小的全部,我一
定会满心喜悦地给你。这样不由自主的屈服让我惶恐。我所能做的,只是绝望地乞求你
不要过来。
而你终究是来了。
面对你伸开的乞讨的手,我的万王之王,我竟然慌措而得意,迫不及待希望这掌中被握
得温热的分币能够博得你短暂的喜悦,却又深知它不能及你呼吸中香气的一毫。我看着
自己的灵魂倔强于群山的白云之上却同时卑微于你脚跟的尘土之下,内心充满痛楚而心
甘情愿。这样坚强的臣服超越我所有百转千回的思虑而至诸天之上的星空。
霞光消逝,云层散尽,黄金的御辇也奔腾而去。当辉煌之衣随光芒而逝,你在我怀中如
乖顺的婴儿,随我在这富足之国任意引领。我站立于孤寂的旷野,猛然发觉自己内心已
然一无所有,无可凭借。但在这样的虚空之后,正有无限大的富有奔涌而来,如同大海
。瞬时天地充满声响却万籁俱静,我的内心空空荡荡又丰盛充盈,极度的悲凉和喜悦同
时将我淹没。
旷野之中我高速飞驰,泪流满面,大声欢歌。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4:24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181.]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时光沉积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y 26 16:11:22 2009)

【随手写下】时光沉积


早晨被轰隆的雷声所唤醒。

雨点稀落,远处却是蔼蔼的浓云,闪电不时冲破这种压抑,在广漠的德克萨斯平原上瞬
间迸发出夺目的光芒,然后是众神战车雄浑的脚步从我头顶滚滚掠过。

我飞驰在千钧之力量的边缘,而内心平静安然。眼前的视野可以达致无穷尽的极限之处
,天地在喧嚣之中悄然,仿佛早已知晓冥冥中的安排,只有那些在风中惊惧颤栗着的灌
木丛,如此摇摆不定,我知道很快它们将被万王之王的力量所挥手抹去。

亿万年前,我所奔驰而过的这片干燥荒原,恐怕是碧色大海边上洁白细致的沙滩,海浪
轻柔,棕榈静默,活泼的生命在其间快乐行走。而我所永远无法了解却甘心臣服的意志
,在弹指之间,便将它全然抹去,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仿佛自时光以来,那些温柔只是
时间从镜子中反射的幻象,从不曾真正存在过。

我知道你一定会觉得这样的想法懦弱和荒谬:我所看到的只是这个荒芜冷漠平原的表面
,而它所经历的亘古终老,悲欢离合,早已深埋在地底,无人知晓。

是的,我不能反驳你。还记得我从大峡谷拍摄回来的照片么?那些山峰尖锐凌厉,卓然
不群,每一条棱角都在阳光之下投射出鲜明的阴影。但在汹涌的科罗拉多河切下锋利的
伤口以前,那是一个多么平坦坚实的高原,仿佛宽厚的胸膛可以让你倚靠。洪荒以前的
蔚蓝深海,葱郁密林,数不清活泼跳跃的生命,都被它深藏于心,即便苍穹之主宰可以
将它们完全销毁,但那些沉积的记忆却是永远毁灭不掉的,哪怕是一尾小鱼背鳍里细密
的骨骼,依然毫厘不爽地保存着,化为坚硬的岩石。

我站在万丈深渊之前,长久凝视着那些山峰腰间环绕的沉积,它们从松软丰沃的生命逐
渐被命运压缩,再压缩,变成坚硬的岩石,藏于它的身体之中。山峰知道,只有这样它
们才无人能够带走。在头顶之上,骄阳光芒和灿烂星空日夜交替。面对浩瀚的旨意,我
们只能保持一贯的沉默,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而当居住于天空的诸神都衰老死亡以后,
我们仍然可以相视微笑,在脑海里回忆几千万年来的每一点每一滴。在这层窄窄而坚硬
的岩层之中,有温暖的喜悦和忧伤,也有锋利的怨恨和伤害,这没关系,正是它们的紧
密交错才成就了我们内心的丰盛。在我们屈服于命运的沉默之中,依然有花怒放。

这样的盛开全然不适合于倾诉和分享,它是时光的沉积,只有在深刻至骨的伤口中才能
看见它的横截面。而就连我们都不知晓的是,它不是冰冷和凝固的,而有着自己温暖的
生命。

我知道汪洋将会干涸,繁荣将会死寂,如同我一眼看不到头的这个旷野,何况是自己行
走于天地之间渺小的血肉之躯。但手握权柄的万王之王依然有它仁慈的意志,这全然不
出于怜悯,而是出于尊严和智慧。亿万年前,当它将那个小小的沙漏放诸蓝天之下碧海
之侧的沙滩上时,此刻在荒原上疾驰的我,依然能够看见它唇边隐秘的微笑。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4:36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温暖吞噬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y 29 13:36:48 2009)

【随手写下】温暖吞噬



接到你电话的时候,我正行走于阿拉斯加清凉的夏季微雨之中,转过葱郁的群山,EXIT
冰川就出现在我的视野——那是一条白色而微微透射出蓝光的河流,凝固着,从群山之
巅缓缓向下,直到在山脚变成了真正的潺潺流水。
电话里你的声音仍然和十六年前一样率真和温暖,仿佛自中学以来,你就没有变过。我
们都尽量保持平静的语调,而不去提那个冬季如何的暗流汹涌,以及接下来几年延续的
书信。你似乎再也想不起曾经在酒醉后痛哭失声,我也好像忘记了是为谁第一次抽烟又
第一次戒烟。
我站在这个雄伟奇绝的冰锋正面,在细雨中和你从容说话——这是年龄所唯一教给我的
伪装。在我面前,EXIT冰川发出阵阵威严的寒气,包围着我,巨大的冰块棱角锋利而坚
强,就连从各种诡异神秘的冰洞和裂缝之中露出的它内心深处的蓝色光芒,也仿佛和从
前一样强大威严。
在千万年以前的冰河世纪,它是诸神的甲阵,外表雪白,内心幽蓝,从众天居住的高山
之巅缓缓推进,不由分说,甚至将巨大坚硬的火山岩碾成齑粉,灰飞烟灭。虽然从不言
语,但它的自负和刚愎随着如针一般锐利的寒气迸射入世间的每个角落。它表面平坦,
深层却是凝固的坚硬蓝色。
我忽然回忆起那个狂妄的少年,他和这个冰川一样外表不动声色,内心是透明的坚定。
而这种坚定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溶蚀得千疮百孔,如同面前的冰川,虽然在最后的一刻
,仍然保持着锋利的姿势,依旧有着透明蓝的心脏,但它的脚下,早已不是匍匐的岩石
碎末,而是温柔的流水了。
电话里是短暂的沉默,接着,你和当年一样不易觉察地轻轻叹息,嘴角想必还和当时一
样带着笑意。这熟悉的温柔呼吸进入我的耳膜,竟然如浪涛般汹涌冲击。我听见内心的
噼啪轻响,那是断裂的声音。
望向面前的冰川,火山岩的灰烬遍布其上,薄薄地泛着黑色,那是它残存的历史荣耀。
有这么一刻,我知道它和我一样,都是疲惫到了最后尽头的士兵。在无数坚硬锐利的撞
击之后,没有褪去内心的纯蓝,却终于要被温暖和湿润所吞噬。我们并不知晓这种变化
,依然错觉外表齐整内心坚固,殊不知一声温柔的叹息就会使蓝色断裂,成为流水中漂
浮的透明冰块,一点点离自己远去。
是的,无论我多么倔强和强盛,依然会被你的柔和缓慢击溃,平坦光滑的表面会遍布裂
纹和深坑,一直穿透到心底深处。蓝色坚固的巨大单晶会分崩离析,变成透明的碎块,
越来越小,越来越温暖,越来越柔软,最后婉转如水,蒸腾为雾,变成这个冰川脚下的
河流和四周的氤氲。
冰冷坚硬的我,终将成为柔和温暖的你的一部分。
我微微一笑,算是对你叹息的回答。抬起目光,眼前就是坚守着最后蓝色的EXIT冰川。
我将和它一样,洞察终局,臣服命运,却依然要徒劳地守住自己的内心结晶,目光坚定。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4:48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2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彼岸烟火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un  3 14:45:50 2009)

【随手写下】彼岸烟火


人群渐渐聚拢。在半个小时的行走中,我居然也不知不觉汇进了这个喜气洋洋的队伍。
有时候,热闹是一种必须。快乐亦然。
当然,这样的喜庆有它的理由——今天是美国的独立日。在达拉斯最大的露天乐园里,
各种各样喧闹的声音竞相开放,仿佛无形的提线,将所有的人变成傀儡——高兴成为一
种义务。
我穿行在暗流汹涌的人潮之中,面带笑容,无所适从。
夜色慢慢垂下,游乐场内和摇滚舞台上的灯光更加灿烂,巨大的音乐混杂着人群的声音
轰鸣而来,又象潮水一样悄然退去。
一刹那,竟然是一片死寂。
很难想像这样的寂静来自如此拥挤的人群。我淹没在数不清的身影之后,如同亿万沙粒
中的一颗。
声音骤然响起,如同潜伏的波浪咆哮而来,而深蓝色的天空之上,突然是璀璨的烟火。
众人集体发出狂热的欢呼。我偏一偏头,无数因为兴高采烈而闪闪发亮的眼睛和容光焕
发的面庞就占据了我的视野,烟花的光芒在那些眼睛和面容之上熠熠生辉。
这个印象至今深刻。
在我看来,这些人群和瞬间绚烂的烟花没什么不同——他们都在一刹那的忘我之中得到
了释放。天知道我多么也想如此:抛离所有的记忆,忘却一切细节,把自己变成提线上
的木偶,交给任何一个偶然的场景去操纵。
但就有黑色的海水无声无息地涌上,将我直掼海底。那些冰凉和旋涡从我脑海深处翻滚
上来,而我托付的无所谓之提线就那么轻易断裂。
你微笑。你看着我。你沉默。你离去。你说“我不要一瞬的疯狂”。你目光直视:“我
相信永远。”你的裙角被风轻轻扯动。你的发髻一丝不乱。你眼角隐隐有皱纹。你嘴唇
紧紧抿住。
你眼神沉静。
我记得一切一切的细节,所有关于你的每个微小举动,但我竟然一点都想不起那是在一
个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阳光的午后抑或繁星的子夜,喧闹的都市抑或僻静的海滩。你无
所不在。
忽然想如若自己便是那烟火,在短暂的极其美丽之时,会不会内心充满恐惧,因为转瞬
自己便要成为冰冷的灰烬,消失。而喝彩的众人立刻将你遗忘,转身欢呼另一个绚烂。
还有什么能比善忘更加冷酷?
所有关于你的琐碎从记忆的海水中浮起,凝结成一个巨大的磁铁,将我拖离这样的狂欢
,如同潮水带走一颗普通的沙粒。这样的沉没无人在乎。而这场彼岸的烟火之后,人群
立刻散去,曾经拥挤非凡的广场空旷得可怕。在时光的眼中,这样人群何尝不也是一场
又一场的烟花?聚分离合,我看见人们不停地欢聚,不停地吻别,不停地欢笑,不停地
痛哭。在缓缓转动的星球上,这些场景如同烟火一样此起彼落,然后消失不见,没有人
记得。
我终于了然你的坚持。你是时间最顽固的敌手,为了这场不可能取胜的较量,你抛弃了
所有的贪欲和痴心,以为自己能够坚不可摧。可是你忽略了,同时你也丢掉了那些灼热
和快乐,剩下的只有冰冷的盔甲。记得那年禅师讲四谛论,说到人生八苦,你唯独念念
不忘“爱别离,求不得”。你断去了对于无明的欲念,却成就了最大的贪痴——你渴望
永恒。
亲爱的,对于你来说,那正是一场彼岸的烟火,你永远无法企及。
我知道你洞悉这一切,却依然不悔。深夜的广场空无一人,我呆呆站立。你从记忆深处
伸出纤纤的手指,和我盈盈相握。是的,你了然所有,却无法知晓,我在这个烟花散去
的夜晚,思念你的笑容。
还有你的勇气。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5:07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3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走过廊桥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n 11 17:51:48 2009, 美东)

【随手写下】走过廊桥

我造访廊桥的时候,是圣诞节前后。
从MILWAUKEE出发,我们一路穿行在皑皑积雪中,高速公路象一条黑色的带子,铺在一
片银白色上向前延伸。天空很晴朗,那些积雪闪闪发光。
大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廊桥。我没想到它这么不起眼。只是一座普通的木桥罢了,有斜
斜的矮屋顶,静静地躺在公路旁边,被一片厚厚的积雪包围。它曾经是来往的要道,今
天只是一个残存的纪念,来往的汽车从它身旁的高速公路上呼啸而过,不看它一眼。而
它似乎也只是沉默地甘于被遗忘,那些木头,一百多年来,渐渐褪色、腐朽、毁坏,只
有桥口一块不起眼的铜牌记忆着它曾经因年轻美丽而辉煌的历史。
我站在它前面,不禁诧异,难道这就是因为浪漫爱情而闻名的地方吗?没有一点闪光之
处,而它自己似乎也不愿固守曾经的绚烂,而选择了默默老去。
这很象那个给它带来声名的小说所描写的女主角。
一个内心丰富而外表沉静的女子。她并不缺乏细腻而浪漫的情怀,一次偶然的邂逅,一
个漫不经心的男子就会让她动心,而随之而来的感情风暴并不逊色于任何一个怀春少女
的热烈。只是她的光芒是内敛而圆润的,只有同样细腻而不动声色的人才能体察到才能
欣赏得起。
于是我们毫无觉察地与他们擦肩而过,哀叹世间已没有美好浪漫的情怀的同时,将珍宝
忽略于平凡的沉静之后。
站在廊桥旁边四围张望,旁边是一条安详的小河,和同样安祥于厚厚雪原里的小树林,
公路对面是一片广袤的平原,看不到尽头。一切都似乎是静止而不生动的。但是,当我
们费劲周折,踏越深深的积雪以后,就可以看到清澈的溪水依然在密林之间潺潺流动。
即便是如此的严冬,水流依然活泼轻盈。
这些景致绝对算不上出色,可是弥漫着淳朴自然的气息。静静的廊桥悄然独立。如同在
此地生长的居民,他们是热情的,他们是含蓄的,可首先,他们是真实自然的。
到了廊桥,不能不注意这里的雪。和南方的不同,它们很干燥,甚至无法握成团。即便
紧紧地捏在一起,伸开手,风又把它们吹散了,如同细沙。
时间就是这样,将所有的惊心动魄和肝肠寸断象手中干燥的雪花一样吹去,不留痕迹。
我想,廊桥是知道这点的。可是她依然静静地伫立在这里,安心地老去。她真正地爱过
恨过,内心的大海虽然隐秘,只给真正知道她的人,可是确定是存在的。
她不怕遗忘。
我小心翼翼地踩上积雪,去接近这座平淡无奇的桥,每个步伐都发出清脆的声响。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5:17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4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纯白刀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un 29 13:46:36 2009, 美东)

【随手写下】纯白刀锋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架波音747珍宝——世界最大的客机上,所有男岸际枪乇盏
媒艚舻牧恕?
  整个机舱里是晕暗圆润的人工照明光线,我坐在四百多人之间,昏昏欲睡,面前的
投影屏幕上的剧情已经引不起我任何的兴趣,想到要在这封闭狭小的空间里待上十几个
钟头,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我跨越熟睡的人群,走到机舱中部的应急口,小心翼翼地打开窗户。
  一阵刺眼的光线瞬间夺走了我的全部视觉,我的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下意识地转过
头,发现这条微小的缝隙中透过的强光已经让机舱里面明亮了很多。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这种纯粹没有明暗对比和阴影衬托的视野,外面是一片纯白
。这种白色不是那种柔和而安静的白,而是极端锋利夺目的白色。这样的锐利甚至使广
袤的天际都被穿透了。
  我开始意识到这架飞机正飞越着一片没有阴影、山川、树林、河流的地区。甚至连
云彩也不愿在此停留。俯瞰下去,是全然的一片白茫茫,只有适应了这样强烈的光线之
后,凭借隐约可见的少许浅浅得无法发觉的灰色你才能分辨起伏连绵的冰山。从北冰洋
上空看下去,我无法看见湛蓝柔媚的海水,有的,只是坚决的冰雪。我转头看了看机舱
内的屏幕,上面显示着我们的飞行高度:三万英尺。在这之下,是一片没有生命的白茫
茫。而从如此高的天际望下去,竟然望不到这片纯净荒凉的尽头。
  热烈的太阳光不仅没有融化它们,反而被它们毫不留情地全然反射回来,闪烁着灼
热而尖锐的光芒,如同刀锋,刺穿我的视野,直达苍穹。
  在我即将降落的那个温暖潮湿拥挤繁华的城市里,你也是如此纯净和坚决。仍然记
得告别的那个夜晚,维多利亚湾轻柔的海水和两岸艳丽的灯火在你清澈的眼眸旁悄然退
去,如同堡垒下面溃败的士兵。你望着我轻笑,这样的笑容也是纯净和清冷的。
  我明白你的固守,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坚持,在内心的深处。有时候,我们是身靠最
后一面墙壁的战士,全副武装却只能捍卫住脚下这一点点土地,但我们依然心甘情愿。
可是,我依然很想问你,如果倔强守候到忘记了自己的目标,只剩下坚持本身的时候,
你会不会突然醒觉,从冰雪后面睁开你的眼睛?
  我终于没有问,而没有机会再问了。在回忆里,你将永远凝固成没有一点渣滓的纯
净白色,它酷热而严寒,灼烧所有的尘埃,冰封所有的色彩,而变成一种利刃般的荒寂
。是的,你没有说出的话我已经了然:在刀锋之上,是不能成就任何生命和成长的。
  当年,你纯白锋利的身影刺穿我的眼眸,而今天,在三万英尺之上,它刺穿我的心
脏。我悄然拉下挡板,遮住外面滚烫却冰冷的光线,走回自己温暖幽暗的座位,努力沉
沉睡去。我知道,在漫长的时间以后,当我醒来,我将降落在香港热闹喧哗的赤蜡角机
场上,而这个繁忙温暖的都市中,不再有你。
  这个耀眼的中午,我乘坐的航班从芝加哥出发,飞越北极点,飞越蛮荒以来就如此
洁白而严酷的北冰洋。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5:30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5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危险决绝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Aug 25 17:08:36 2009, 美东)

【随手写下】危险决绝

夏夜的屋内,总是十分炎热,我停下手中的翻检,起身打开窗户,让一丝凉爽从纱窗外
渗透进来。
屋顶的灯很亮,我的影子在摊得满地都是的书信中清晰浓重。音箱里飘出达明一派那首
不大为人熟悉的歌《那个下午在旧居烧信》。你娟秀的字迹在那些信笺上深深浅浅,让
我恍惚。
一阵轻微的扑簌声将我惊醒,那是一只硕大的飞蛾,在纱窗外面上下飞舞,很有耐心地
尝试每一个角落,试图找到一个可以靠近灯火的秘密通道。
它甚至因为急切而显得有些丑陋了,透过灯光我依稀能看见细细的粉尘从它拼命震动的
双翅上飞扬起来。在它灰色黯淡的身躯下,那颗简单的心恐怕不会认为吸引它的是致命
的诱惑,而阻拦它的则是为它好。
我们总是这样,在茫然不晓的时候迫不及待地投入每个未知的境遇,全然不理会潜在的
危险,对试图的劝阻非但不感激,反而心存怨恨。“你怎么知道我不明白其中的危险?
”记得当年无论多么的苦口婆心都不能让你回头,你扬起眉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如
此问道。那双漆黑发亮的眸子,到了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我明白你的意思,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我们不是飞蛾,怎么知道它一定是被灯火所欺
骗?我总是从自己的角度来揣测和评判你,却忘记了你内心也有自己的洞察。
我想你是了然危险的存在的,但决定无论如何要亲身体验。我知道,别人的忠告如何具
有说服力,都不如自己身上永存的伤口来得深刻和新鲜。在你看来,我和那些阻止你的
一样,不过是冷漠的世情练达者,如同这层不动声色的纱窗,让你看到一切,却无法接
近一切。
可是你忘记了,沉默并不都是来自隔岸观火,有时也因为疼痛而无法开口。
这样的决绝我何尝没有过,面对璀璨的灯火,总是提醒自己,那不过是我内心的贪欲,
而不是真正的光明。可是,聪慧如你,哪怕已经这般的了然于心,却依旧逡巡思量,最
后将所有的思虑抛诸脑后。时过境迁之后,你坐在黑暗里幽幽地说“我是真的不舍呵…
…”
清冷的屋子中,我却清楚看见你眼内的泪光。
当时很想问问你是否后悔过,终究没有问。毕竟答案我是已经知晓的。怎么会不后悔呢
,那么多灼热的伤痛,最柔软和最赤裸的被最猛烈地化为灰烬,那些初始的清澈是永不
会回头的了。但又怎么会后悔呢,如果给你一次重新的机会,你依然要冲破纱窗,飞翔
而去。
你依旧笑靥如花,眼神黑亮。
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决绝。我望着你,感受得到,却形容不出。
我想,人是必定需要遗忘的,否则心就这么大,如何承载得过来?在扑火之后,若不能
遗忘,你怎样去遮挡那些被灼穿的空洞。这也许是我在这个夏夜整理书信的缘由吧。总
是有些什么应该忘记的,无论是否能够。看着它们被整齐地堆在一起,慢慢化为灰烬,
那些明亮的火焰穿越我的胸口。
你看,我们总是知道结局,却依然要去扑火。而在这样危险的决绝之后,我们坐在内心
的空洞之中,手里能够掌握的,只有最深处的疲倦。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5:42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6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旧日歌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Sep  2 17:08:03 2009, 美东)

【随手写下】旧日歌声

秋末回国,和十五年没见的同学把酒言欢。微醺之际,他忽然轻轻问:“去不去看她?”
我一怔。十五年了,当时那个让我心醉的女生在高考后的第一个暑假便斩断所有的联系
,不肯再原谅我。正是因为她的长发和声音,我才会发了疯似的一遍一遍听孟庭苇的歌
,直到磁带变声。很想问,她是否和当年一样长发迎空,双眸似水,但我终于没有问,
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人总是这样,越是接近所盼望的越是紧张得不能自持。友人将车开上大街,絮絮叨叨说
如何受我委托却遍寻不果,如何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巧遇,如何淡然招呼,如何互通
地址,而我一句完整的话都记不下来,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掌心出汗。
眼前依然是她十五年前的样子,风中她轻轻将拂上面庞的发丝从容拨开,拢到耳后。她
注视着我一言不发,眼神清澈如泉。她坐在我自行车后座的时候,会小心地用手虚拢我
的腰,轻轻唱着孟庭苇的歌,声音纯净。那个时候我以为这条路是永远骑不完的,正如
内心的快乐永远不会完结一样。
我们穿过残旧的水泥大门,穿过一幢幢职工宿舍楼,终于在楼前空地上,密密麻麻的车
子中间找到了一个车位。他很小心地倒进去,整个车便藏在后面楼群的阴影之中。他指
着前面的楼房,说,就在上面,六楼,二单元。下车吧。
我忽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刚才酣热的酒劲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于是无奈地笑着说:“
还是一会儿再上去吧,先坐会儿。友人理解地笑了笑,停了引擎,却没有拔下车钥匙,
而是往CD里放了一张碟。很快,孟庭苇天真的声音便幽幽地传了出来。
外面应该是起风了,落叶慢慢地飞舞。一个小男孩欢快地在楼群罅隙间的阳光中追逐它
们。他的母亲小心地跟在后面,脸上是幸福的笑容。
我一眼便认出她来。和过去一样的眉眼。她的长发已经盘起,形成脑后一个高高的髻。
她伸出手,去扶持险些摔倒的孩子,象牙色的手臂和柔弱的手腕和从前一样,依然纤长
的手指在阳光下泛着圆润的光泽。而我看见了细密的皱纹。
她轻轻唤着自己的孩子,声音和过去一样纯净。母子俩就这么从我们面前走过,充满自
己的快乐。我能看见她眼角的皱纹却不能发出一点声音。我分明看见自己内心上的一个
巨大空洞,吸走我的所有能量。
一切都如定格般烙印下来,时间自己则是兀自前行。她早已离去很久,我觉得自己也有
一部分跟随她身后的风而走了。友人不说话,默默给自己点了根烟,然后发动了汽车。
我们转出大门,远远可以看见她和玩耍的孩子。我知道这次交错以后,将再也不会相遇
。倒后镜里他们的身影越来越小,我打开窗,关上了CD。
旧日的歌声如碎片一般,被窗外的风转瞬带走。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6:17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7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有关往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9 16:38:25 2009, 美东)

【随手写下】有关往事

我站在这个久违了的小镇之中,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以前。
绕着大操场走了一圈,我才能站定下来,给你拨了个电话,微笑着问:“猜猜我在哪儿
。”在遥远太平洋对岸的你,自然无法想像出万里之外的中国内陆,江西北部偏僻山区
的一个小小的县城之中,一个空无一人的学校操场上,我正在贪婪地呼吸着少年时代的
空气。
这个操场今天已经成为中学的一部分了,而我当年,每天下课都是跟着伙伴们冲出校门
,来到这里,互相打闹。我的班级已经青砖斑驳,成了宿舍,而当年我仰望高大桂花树
的地方,已经拔地而起一座陌生的钢筋水泥高楼。于是这个秋天,我再也闻不到馥郁的
香气。
这个小镇已经面目全非,而我却不停地走遍它,不放过任何一丝和我生命契合的痕迹。
青石铺就的古老街巷仍然在,但两侧的木制房屋已经变成了砖楼,没有天井,没有嘎吱
做响的楼梯,也没有猪圈。宽阔的河堤还在,但旁边的菜园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繁
忙的柏油公路。我走在坝上,当年可以供我灵巧奔跑的河坝在中年发福的我看来是如此
窄小,每一步我都得小心翼翼。
我慢慢走到老槐树横展过来的树枝下,站定。
洗衣的妇人和二十年前一样,用古老的木槌,在河边砰砰地捣衣。她们来来去去,拾级
而上河堤,又拾级而下,路过我的时候说说笑笑。当年那个坐在树杈上的少年哪儿去了
?当年在河堤上边走边用心背书、偶尔抬头看他一眼,抿嘴偷笑的姑娘又哪儿去了?
我站在树影里,做声不得。眼睛清澈而亮的她,面容红扑扑的她,是不是也变成了这些
岁月刻在脸上的妇人中的一个,湮没在这个日渐热闹的小镇当中,再也找寻不到?
我知道,自我二十年前离去,这个小镇,对于我来说,就凝固了,直到我今天的重返。
我顽固地搜寻记忆,以为每个擦肩而过的人都是当年我所熟识的,只是我们互相再也认
不出了,这是一种多么可笑的想法。但我仍然不能阻止自己这样去想,哪怕我所珍藏保
留的记忆,已经变成风中的沙子,瞬间吹得无影无踪。
记得看过一部电影,有关怀念的一段。谈到逝去的母亲,父亲对孩子说,当你想念母亲
的时候,是不是想到的是她在做什么,和我们说什么话,她的样子是不是都很清楚?孩
子点点头。父亲接着说,那么你看,其实她并没有离开我们,她依然活在我们中间,在
这里。他握住孩子的手,指指胸口。
是的,对我来说,那个十四岁的少年依然新鲜活泼,他的青涩他的爱恋我都记得清清楚
楚。他和她走过的田埂我都了如指掌,他和她数过的萤火虫我都历历在目。这会儿,我
分明看着他跳下树枝,牵着她的手,从我身边经过,下了河堤,顺着波光粼粼的河水一
直朝前跑去,直到消失不见。
我仍然能够听见他们快乐而干净的笑声。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6:27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huibo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8 ]

发信人: huibo (huibo),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Nov 10 22:02:43 2009, 美东)

写得太好了。我只恨自己感同身受,却写不出这样美丽的文字。眼泪在我的心里像岩石上的山泉一样沁出来。


--

※ 修改:·huibo 於 Nov 12 12:58:21 2009 修改本文·[FROM: 72.93.]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93.]

 
jguojob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9 ]

发信人: jguojob (劳柯),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Nov 10 23:20:40 2009, 美东)

版大,好久不见了!

【 在 AdvancedEdu (飞跃重洋)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以
: 自己从02年开始陆续写的一些散文。
: 2002年4月的那个下午,当我毫无征兆地用十五分钟写完第一篇散文的时候,忽然想起
: 了三年前的那个晚上,那时以为自己可以只写诗歌。三年后我以为自己可以只写小说。
: 而七年之后,我诗歌小说和散文都不怎么写了。
: 只有这个《随手写下》,算是记录下某个时光的片段,没有源头没有去处,只有当下。
: 也许我还会继续写下去。
: 是为题记。
: ×××××××××
: 这个系列一共写了五十多篇,为了便于安排,我不再另开新贴,只是放在回帖中,不知
: ...................



--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jguojob

" 天天灌,这样才能灌出花朵的美丽"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0.56.]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0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容颜盛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Feb  4 16:54:59 2010, 美东)

【随手写下】容颜盛开

走进这座密林中的小镇,我没有惊动任何人。
霏霏的细雨里,远处的麦金利雪山早已隐没不见,伴随我的,只有湿润的空气,泥泞的
小路,还有黛色的针叶林。
突然眼前一花,无数绚烂的颜色闯进我的视野,它们在这座安静的小城中四处盛开,每
个角落都是——从原木小屋的檐际垂下,从窗台的花槽中伸出,甚至在白桦树下和房屋
拐角的泥土中绽放出来。所有的颜色都纯粹而浓郁——紫、黄、红、白、绿,竟然还有
宝蓝色。在这地球极北清澈透明的空气中,它们亮丽得夺目以至于在我的眼中形成了斑
斓的光斑。

有那么一刻,我是惊呆了的。我不知道在这个以积雪和冰川著称的地方,在白雪皑皑之
外,竟然会有如此鲜艳的花朵。问过当地人,才知道从九月的第一场雪开始,这个世界
就会被白茫茫所主宰,一直到第二年的五月。
恍然大悟。那些活泼而渴望着的生命,它们拼尽力量,将自己的一切浓缩进这九十天之
中,璀璨和热烈是它们唯一能够采取的表达方式。
我想这样的生命是直接凶猛和冒冒失失的,但也是最真切和自然的。它们没有时间从容
,没有时间瞻前顾后,或者精心修饰,它们有的,只是活泼的本心。
这多象遥远年代的我们。没有任何准备便急匆匆登上了生命的舞台,众人的目光之下,
我们紧张而惶恐,但也是兴奋和喜悦的。和这些花儿一样,我们虽然心中懊悔,却不可
能整平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系好散落的鞋带,重来一次,只能这么眼神慌乱,面颊绯红
从众人面前走过。
等我们定下神来,已是曲终人散。

可这又如何呢?这些花儿,在盛开的时候和我们一样无暇顾及其他。也许在它们凋零的
时候,也会和我们一样懊恼,因为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来展现自己最圆满的美丽,但那
时,恐怕也会和我如今一般,微笑着说,虽然如此,在那时我依然全力绽放着。
这就足够了。
我闭上双眼,那些夺目的花朵依然在我的视野中留下了亮点,我知道它们将长久地存于
我的记忆之中,如同那些年轻而遥远的岁月。台湾诗人郑愁予在那首著名的《错误》里
说,“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般开落”,多么好的比喻,可是如何能忍心让这样的
容颜等待?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辜负?我想起照片中多年前的你,白色的上衣,蓝色的
牛仔裤,抱膝坐在草地上,头发乱蓬蓬的,满脸稚气,可是那双眼睛清澈得没有一点杂
质,我如何能从容以整待暇,直到那眸子蒙尘之后才不慌不忙走去?

我知道我们的双眼必然要蒙以尘埃,我们的笑容也必将深藏隐秘。但是在我们如此沧桑
和老谋深算之前,请让我看见你容颜的纯净盛开。
--

※ 修改:·Boston 于 Mar 26 18:46:54 2010 修改本文·[FROM: 18.9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88.]

[首页] [上页][下页][末页] [分页:1 2 3 4 5 6 7 ]
[快速返回] [ 进入散文.原创文学板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