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97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性意识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亲眼看到孩子降生--原来生命是如此艰难(zh)
[版面:性意识][首篇作者:forestsea] , 2002年08月25日13:04:00 ,3566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forestse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forestsea (空袭上海♂), 信区: Sex
标  题: 亲眼看到孩子降生--原来生命是如此艰难(zh)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un Aug 25 13:04:27 2002), 站内信件

亲眼看到孩子降生--原来生命是如此艰难

首先感谢众多关心我的朋友们。在没有想到的情况下,同事们将女儿
降生的消息当成了快讯发了出来,随后就是数不清的祝福和贺卡几乎
塞满了我的信箱。

本来这篇文章是献给我亲爱的妻的,因为美丽的她不但带给我美丽的
女儿,更让我知道一个生命的诞生是多么的不易。在德国,丈夫能够
亲身经历孩子降生的每一个时刻,那份感受是仅在产房外等待的爸爸
永远无法体会的。

所以,也把这篇文章献给所有关心和祝福我的朋友,因为你们也已经
或者即将成为,爸爸和妈妈,并且你们每一个人的妈妈都经历了同样
的过程。

我尽可能地如实记录了每一个主要过程,包括我不敢再次回忆的痛苦
。应该没有什么需要过多补充说明的,唯一要解释的是:在我们的两
人世界中,互相的爱称都是“宝宝”。

2002年8月12日 19点30分:前一天的点滴预兆及平时产前训练班上的
知识,让她今天格外小心。所以当更加明显的迹象来临的时候,我们
一点都没有犹豫,迅速赶到了医院。刚到医院大门口,妻突然停住了
,脸色也为之一变:羊水破了。这更让我们庆幸来的及时。

接待处的医生非常有经验地叫她别动,然后推来了轮椅,直接奔向了
产房。这时,流出的羊水更多了。医院里人很少,几个助产士很熟练
地完成了一切准备工作。我们也松了一口气。我觉得非常抱歉的是,
由于平时工作很忙,所以在这方面一直都是妻自己在做着各种准备。
以至于我连基本的常识都很缺乏,甚至这时候还很天真地认为,马上
就要生了。

20点:医生给接上了一台仪器,同时可以看到两个指数:婴儿的心跳
和阵痛指数。她解释说:这些指数和其频率的变化,可以有效地知道
母女的身体状况(在德国,怀孕后三个月的羊水检查结果就通知了孩
子的性别,所以我们早就知道一个女儿要来了)。

20点30分:这个时候,妻还仅是能感觉到隐约的阵痛。孩子的心跳一
直稳定在130次左右,疼痛指数在20左右(我那时根本想不到,这个指
数最后会成为我最痛恨的一个数字)。隔壁产房中不时传来其它产妇
的惨叫和高喊声(只能用这两个词来形容)。妻说,这种叫法也太过份
了。我也在安慰她:你一直都是非常有福气的,你的命是天河水,不
会有任何苦难与你有缘的。我们的小宝宝一定会顺利诞生的。

而我们这个时候根本不曾意识到,我们把生孩子的痛苦理解得有多么
错误。

21点:在出示了保险卡,登记了所有手续之后,医生把她送到了二楼
的病房休息。我们被告知,还要等待一段未知的时间,直到真正的临
产。我本来要求留下,医生好意地劝告:还是先回家睡觉,因为消耗
体力的事情还在后面呢。她们会及时按照联系电话通知我过来的。

由于病房里还有别的产妇休息,我也只好先离开了。

8月13日零点30分: 为了不错过医院的电话,除了保持家里电话线路
畅通外,我的手机也一直开着。

8月13日凌晨4点05分: 手机突然响了,把本来就睡得不是很沉的我
一下惊醒了。医生在说:您的太太要和您说话,请等一下。然后几秒
钟之后,医生又说:对不起,她现在无法过来同您讲话,请您赶到医
院来吧。

我一下子有些慌乱,因为我分明在电话里听到了妻子的痛苦呻吟声,
那是我们相识的十年里我从未听到过的。

4点20分: 我几乎违反了这一路段上所有的限速标志,以最快的速度
开到了医院。刚到一楼产房的门口,就听到了妻子痛苦声。然后就见
到她脸色苍白地在床上抽搐,并且呻吟不止。多年的风雨兼程让我非
常了解她的承受能力,我知道象她这么好强并且体贴的人,发出这样
的叫声,一定是超过了忍耐的极限。

我握住她的手,立刻就被她紧紧抓住了。我问她从什么时候开始疼的
?她虚弱的回答让我吃了一惊:从夜里十二点就开始了。最初还试图
忍着,但是几个小时过去了,疼痛一直不断,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心
疼地问她,为什么不早叫我来。她说,原以为等到快生的时候再叫我
会好些,谁知道现在看来,根本还不清楚要等到多久。

5点: 医生每隔十几分钟到产房里来检查一次,总是说子宫口还没有
打开,还需要再等。而等多久,却没有人知道。我除了亲眼看着和听
着妻的痛苦,根本无法帮忙。那台仪器在我旁边精确地告诉我疼痛的
每一个过程:在指数低于10的时候,妻是短暂地平静。而只要指数超
过了30,妻的表情就开始变化。虽然她每次都强咬着嘴唇试图忍住,
但是我能看到那个指数会迅速跳过50、60然后直接到了最高峰:127
。这个时候,妻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呻吟声伴随着全身的抽搐,让我
不知所措。

甚至在我写这些字的时候,我眼前还能有那样的定格:不断跳动的数
字和疼痛不已的妻。 这个过程最短的是一分钟一次,最长的也不到
三分钟。也就是说,在每个小时当中,妻都要忍受至少三十次这样的
折磨!

6点: 疼痛的过程一直就没有减轻过,医生却总是说还没有到降生的
时候。虽然我知道有的人生孩子要很久,但是我也知道如果顺利的话
,也经常有四五个小时生产结束的例子。而今,妻的一句话让我更深
的理解了她的痛:“宝宝,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头呀?我已经不行了。


这个时候,我恨极了那个绿色的数字,甚至想把这台仪器砸了。我以
为,如果看不到这些数字,也就看不到她的痛苦。这个时候,我也忽
然明白,从照片上看,为什么抱着新生儿的疲惫母亲总是一付湿淋淋
的样子,因为除了累,她们的汗水几乎都是疼出来的。

7点: 一切都在妻身体上和我心理上的痛苦下照常进行着。唯一的变
化是她的叫声已经开始变得虚弱。早就听说过,在德国,医生总是鼓
励产妇自己把孩子生下来,不到特殊情况,极少做剖腹产。这次真的
让我们明白了:在实在不知道还要忍多久的情况下,我对医生要求进
行剖腹产。但是,她们态度和蔼地拒绝了,理由是:现在一切都很正
常。可以顺利地自己生下来。

妻的声音因为喊叫得过久,已经变得很弱,但是她很坚决地请求:“
医生,我已经实在承受不住了。7个多小时了,我没有力气了,实在
不能坚持了。请给我做剖腹产吧。”

但是,医生的回答依然是:再坚持一下就好了。这很正常的。

天呀,这样的痛苦,依然算是很正常?!

8点: 早上换班的医生来了,除了例行检查之外,还是拒绝了我们的
请求,并且说,子官口已经开到了两厘米,还差一些。我问,到底要
开到多大才行?她犹豫了一下说,至少要三厘米以上!

妻忽然失神地看着我,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着悲伤,但是却没有一滴
泪水,她说:“宝宝,我真可怜。”

我紧紧抱住她,轻声说:“宝宝,我真想能替你疼。”

而实际上,我早已是心乱如麻。

9点: 那个该死的疼痛指数一如继往的循环跳动着。妻因疼痛而出的
冷汗,已经把全身湿透了无数次了。甚至有时我看她听不到我的说话
,而以为她昏迷了过去,最后才发现了产妇此时的“奇迹”:由于过
多的体力消耗,她本来根本没有力气发出一点声音;但是,由于疼痛
的难以忍受,每次痛苦袭来的时候,她又不自觉地喊叫了出来。所以
这种矛盾也形成了她表现上的异常:在疼痛的时候,她的脸色由于忍
耐和抗争而变得通红;而疼痛后的短暂间歇时,脸色又由于虚弱而迅
速变得苍白无比,而这时由于极度的疲惫,使她会在如此短暂的几十
秒钟内睡着,然后再被下一次痛苦疼醒。

10点: 医生终于说子宫口又开大了一些,并且要求妻在疼痛来临的
时候做一些辅助动作,比如快速吸气和呼气。妻顺从而机械地执行着
,而就是这样一种简单的吸气和呼气的动作,也总是被疼痛所打断,
而让她忍不住再次呻吟。

11点: 超过十个小时的痛苦,让我心碎地难以想象她的感觉。我只
知道,即使是一个壮汉,没有任何负担地不间断喊叫上十个小时,也
是个忍受的极限,何况还有那些撕心裂腑的疼痛。 我不知道她是如
何熬到了这么久,并且这时还要按照医生的要求继续着那些机械的动
作:屏气,用力,用力,再用力,把孩子一点一点地向下推。

妻的表情这时变得柔弱却又无比的坚忍。她在一遍遍地呻吟中,不断
重复着用力的动作。脸上的汗水一层又一层地流出来。一个做母亲的
责任让她变得如此圣洁,以至于把那种简单笨拙的动作坚持得神圣而
完美。

我不断地鼓励着她:“宝宝,你真棒。你真棒。”

我的心里却在说:宝宝,在忍受了如此长的痛苦之后,你依然在积聚
着全身最后的力量,来做着这样的动作。你真的很棒。你是那么的出
色,出色得让我泪流满面。

12点: 这个时候,产房里已经有了三个医生。大家紧张地等待着孩
子的降生。妻的力气早已经耗尽了。此时,已经根本没有人能够解释
,她还在坚持的力量从何而来。我只能认为,那根本是超出了体力的
范畴,而是一种生命的潜力,一种只能母亲才会有的力量。

12点18分: 在所有医生的指导和协助下,妻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喊
出了最后的痛苦。实际上,这最后的呼喊是在场的所有人共同喊出的
,也包括我。

女儿出世了!

当医生把这个还全身带有血污的小生命放在她母亲胸前的时候,超过
十二个小时忍受痛苦却没有一滴眼泪的妻,一下子哭了出来。她不停
地对女儿说:“小宝贝,你为什么这么久才出来?”而此时,所有的
医生都在忙碌,有的在处理脐带和胎盘,有的在帮孩子吸出口鼻中的
液体。而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所有的念头都变成了心里的一
句话:太难了!真的是太难了!

直到几分钟之后,孩子的哭声传了过来,我才重新恢复了意识。对所
有的医生再三道谢,而泪水依然无法控制。那时,即使有着对孩子的
牵挂,我也只有暂时放心地把她交给医生来照顾。我根本舍不得离开
妻一步,不停地在她耳边说:“宝宝,你真棒。”

谢谢你。你真的辛苦了,宝宝。

不经历这样的诞生过程,你根本无法想象生命的快乐和痛苦。这几乎
20个小时过程中,一个女人所付出的疼痛,辛苦和鲜血,胜过一个男
人一生的荣耀,也超过任何男人的所谓价值,更值得起男人所有的疼
爱和欢宠。

甚至,在体会到这些的一瞬间,我轻视了所有的英雄。一个英雄的产
生,有其偶然性,而一个母亲的痛苦,却是象那些指数一样的固定模
式,或者象医生口中所说的“这很正常”;并且一个英雄付出是不一
定肯重复的,而我敢肯定,每一个母亲在怀抱新生儿的刹那,都会义
无反顾地选择不后悔。

一个母亲在抱起自己的孩子时,都会忘记了所经历的苦难。对比这些
,现在想来,一些男人仅是在经历了一点微不足道的挫折之后,就喋
喋不休自己那点所谓的英雄苦难史,是肤浅得多么可笑。

孩子降生后的第一声啼哭,才是永远地美丽了所有母亲的伟大。

我爱你,我亲爱女儿的妈妈。

在孩子降生之后,一个妈妈在恢复过程中的痛苦和困难也是非常大的
。但是只要在看着怀里的婴儿时,她们的眼中无一不充满着幸福和关
爱,也因此忽视了一切苦难。

以前的一篇文章里我曾经写过关于父母的几句话,今天忍不住再重复
一次:

我们每个人都一样,无论今后会成为什么样出色的人,也永远还不清
三笔债:

对天,还不清他赐给我们的水火; 对地,还不掉他赠给我们的土木
; 对人,更还不起父母赋予我们的生命。

亲爱的年轻朋友们,无论你们有多么地忙,都请不要忘记问候你们的
妈妈。你还能记起上次是什么时候说过:妈妈,请您多保重身体?

如果记不清了,为什么不现在就说呢?

--
1.bbs.mit.edu是站务的私人bbs,你不乐意来,站务也没有请你来(站务语录)
2.站务的亲友团和站务具有同等的重要性(0区bible)
3.bbs.mit.edu的建站捐款去向不清(finance 丑闻)
4.站务是上帝的代表,释迦牟尼的代表,穆罕默德的代表(mit的三个代表)
5.站务的警告不可以当屁,虽然只警告你一个人,其他人可以随意(look来信)
6.法轮功痴迷者以前居然做medicine"求医问药"的版务。(mit上天大的joke)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206.172.]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性意识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