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80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性意识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谁天生是婊子呢?(ZT)
[版面:性意识][首篇作者:scraper] , 2002年10月28日22:38:50 ,4962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scrap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scraper (削骨刀), 信区: Sex
标  题: 谁天生是婊子呢?(ZT)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Mon Oct 28 22:38:50 2002) WWW-POST

送交者: 小黑子 于 October 27, 2002 :
桃花源记: http://64.246.0.165/china/chat/wenxue

 “咔嚓”忽然天上起了道闪电,伴着一声巨响,地面像是颤抖了一下 
鞍。整个世界也像是跟着要倒塌似的。闪电白亮亮的光一下就把这条昏鞍
#暗的道路照得如同白昼一样。然后豆大的雨点也劈劈啪啪的打将下来#
吵,打在男人们光着的脊背上,打在道旁桉树的扁长叶子上,打在这个吵
换城市所有还暴露在户外的人或物体上。路上的行人捂着头四处逃窜,换
或是消失在屋檐下。

热  刚才还人头攒动,热热闹闹的工人电影院门口一下子踪影全无,热
人们就像是在这个炎夏里的水蒸气一样,全人间蒸发了。

北  娴懒懒的靠在工人电影院大门的大理石柱子上,吸着烟。看了看北
舷别在腰间的扩机,差十分九点了。刚才的那道白亮亮的闪电倒是把她舷
舷吓了一跳,她觉得那一道白光很眼熟。娴在脑海中搜索着。努力的回舷
破想那道白光在哪儿见过。是了,那和父亲摆弄那台裸露着一扎扎的铜破
片的老旧电焊时,那电焊枪下发出的白光是一样的。

换  娴这段日子老是会想起父亲,白天在课堂上走神时会想,走路时换
妹会想,甚至晚上做梦时也会梦到父亲。娴的童年记忆是一堆沙子。她妹
怂没见过母亲。母亲是生下娴的时候失血过多而死的。父亲一直怪娴,怂
鬃说是娴害死了母亲。娴一直在想母亲的样子。她记得好像看过什么片鬃
 子里主角也是失去了母亲,但是主角有一封信,是他的母亲给他写的 
妹。信里说:“亲爱的孩子,你是我的宝贝,我一生的骄傲就是有你这妹
么一个孩子……”娴记得大致也就是这么多。

创  娴的父亲是那个小城里建筑公司的电焊工。从小娴是在工地上长创
缮大的。很小的时候没人看管娴。父亲总是把她带到工地去,把娴扔在缮
 沙堆上自个玩儿。然后就爬上鹰架上忙活着。没命的在上面焊这焊那 
汉。娴老是一个人在沙子上堆老大老大的城堡。邻近没有一个孩子愿意汉
和娴玩耍,都骂她是没娘的孩子。

览  父亲不上班的时候就喝酒,喝醉了就打娴。老骂是娴害死了他的览
老婆。娴从那个时候就学会了逆来顺受。也把眼泪哭干了。

挝  娴到现在还是很害怕一个人孤零零的走过那些裸露着钢筋骨子的挝
舷未完工的建筑物。那些脱离了现实和理智的线条、轮廓,就像一座超舷
档现实主义的雕塑峙在自己的面前,让娴每次看到时,心里都是沉甸甸档
的,仿佛面对的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舷  一股憎厌和委屈的感觉压抑着娴的心头。那些裹着水泥的钢筋就舷
 像是那些男人一具具丑陋的阳具一样龌龃,斑迹总是很重,向天挺着 
适。娴老是渴望着那些未完工的建筑来场什么坍塌或是毁灭都好。娴总适
蜒是这样的想像着,而且下意识的抓紧了手,仿佛是手中抓紧了谁谁的蜒
哪阳具似的,用力的这么一搓就被自己搓成了粉未,然后一扬手,看着哪
那些粉未在太阳中飘飞。

档  娴使劲的回想着。突然像触了电似的扔掉了手中的烟头。她被炙档
缮到了手。目光刚好扫到了工人电影院旁边那个小巷。小巷低矮的围墙缮
 上胡乱粘帖着些“祖传秘方,专治淋病梅毒……”和“代帮各种证件 
乔”及“招聘小姐”的小广告。那些小广告被突来的骤雨冲涮后,帖着乔
技青灰色的墙砖一路流下来,在那青灰色的墙砖上印出一道道暗红的水技
迹。

妹  小巷子里居住的都是那些这个城市里最低层的人们。和她一样,妹
每天都要为生计奔波挣扎着。

鞍  娴看到有几只老鼠冒着雨在小巷口边上的垃圾堆上活动着。在昏鞍
技暗的路灯下,老鼠被大雨淋得透湿,就像刚才冒雨在街上奔跑着的那技
哪几个孩子一样。老鼠在垃圾堆中翻来翻去的。寻找着什么。各种各式哪
构你想得到的垃圾这儿都有。垃圾已经堆积了很久,本来已经散发出一构
佑股腐化的臭味,经这炎夏突来的骤雨的冲刷更是扑出一股的尸臭味。佑
吵雨水打在垃圾上,然后进入垃圾里,再流出来的时候已经变得黑黑臭吵
臭的,往小巷口流淌着。然后注入排水沟,消失在这个城市的地面。


档  雨点越来越大,老鼠可能也是禁受不了黄豆大的雨点击打在身上档
膊的疼痛。一下儿全不见。娴心里有一种疼痛的感觉。她想,这多像刚膊
览才那群奔跑避雨的人。这个城市里,多么大的一群“老鼠”在这一堆览
垃圾中尽瞎忙活着。

亮  娴把目光久久的停留在那堆垃圾上,那些垃圾被雨水冲刷后,排亮
破了污水。显得白惨惨的。尤其是那些白色的塑料袋儿,就像是父亲从破
七楼的鹰架上摔下来后,殓在棺材里时苍白的脸色一样。

父  那年娴十七了,刚考上了地区的重点高中。在小县城里,考上那父
亮个高中就等于有只脚已经跨进了大学的门坎里,是件露脸的事。考上亮
哪了那个高中后,父亲也好像苏醒过来似的。一下把前十七年的爱一古哪
照脑儿的在娴身上迸发出来。娴心里是仔细度量了一下的。对,是迸发照
这个词。

吵  父亲摔死的时候,娴正上高一。好像是注定,娴的好日子从没能吵
照长久。外婆以前还在世的时候带着娴给街口的瞎子张半仙算了一命。照
妹张半仙说:“这孩子生来就是个灾星命,苦咧!这辈子谁对她好谁倒妹
霉。趁早……唉!”

鬃  娴每次想到这心里总是会格登的悸动一下。张瞎子的命相算得是鬃
档准的。先是母亲,外婆,然后是父亲从那附在那钢筋骨架,水泥肉坯档
抖的鹰架上摔了下来。也是对娴开始好的时候。娴心里想,如果父亲没抖
 对自己好应该是没事的,娴总是这样固执的认为。一直到现在也还是 
构。就像是阿剩,如果不对自己好,阿剩也不会这么快就死掉。而那个构
狗日的强生却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父  阿剩是娴小学的同桌。也是和娴一样的命苦人,从小没了父母。父
抖跟着叔叔长大。从十几岁就缀学走东闯西的。后来阿剩从外面回来没抖
亮多久,就买了辆东风车跑运输,赚了点钱。小城里的人都说阿剩出息亮
了。但是谁也不知道阿剩的钱是打哪儿来的。

适  娴高中第一个学期的学费生活费是父亲出的,往后的三个学期都适
舷是阿剩给的。阿剩应该是个好人,娴心里都是这样认为的。娴好几次舷
挝想把自己的身子给了阿剩,可是他老是不肯。阿剩总是说:“傻妞,挝
 我是真心想娶你做媳妇的。不是冲着你的身子去的。总有那么一天的 
。别急。别急。”

乙  娴一直想着当时念完书后就是嫁给阿剩的。直到现在,娴总觉得乙
挝以前的那个娴早死了,在阿剩出事后就死掉了。以前的那个娴是阿剩挝
乙未曾来得及迎娶的新娘。现在的这个娴不过是个为了谋生而不得已不乙
要脸的婊子,一个大学生妓女。

怂  强生是娴的第一个男人。其实一直到现在,娴每次和不同的男人怂
乙睡觉时,总会在脑里浮起阿剩的。阿剩被领回来的那天,脸上很平静乙
舷也很苍白。黑色的头发上还有些暗黑的血迹。加上麻白色的丧服。就舷
怂像娴留在脑海里很久的父亲的脸,就像现在停留娴目光的那堆垃圾。怂
构他们说,那是失血过多死的人脸才会这样苍白。还有人传,在翻下山构
亮沟里的东风车的驾驶楼里,在阿剩的副座上,还有一摞高考的复习资亮
料。那是给娴带的。

佑  收殓的时候,娴一下就昏死了过去。娴在半昏眩的时候好像听到佑
有人在旁边说:“哪,还不是摊上了这灾星。”

亮  每次那些男人在娴身上用力的耸动时,娴总会想起阿剩那苍白的亮
适脸,有时还会叠过父亲的脸。都是一样两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这适
热时的娴总会有一种负罪感和快感交织在一起。娴总觉得被那些男人进热
鬃入的时候令自己象是一艘小舢板什么似的被暴风雨甩进了深海。感受鬃
览着风,感受着雨,感受着浪,感受着蹂躏和孤独,最大的那一浪涌过览
哪来击打在自己的身上时,那舢板便被击打得粉碎,一块块的碎片就在哪
那深海中飘荡。

   而这时的娴也会因此而亢奋起来。她会疯狂的在男人的身下扭动 
适。就像处身于暴风雨的深海中的舢板上,手指老是想抓住些什么,不适
乙是撕扯床单就是深深的嵌入男人们的身体。嘴里不知道喊叫着什么,乙
乙已经脱出了呻吟的范围。那是一种歇息底里的喊叫。喊过痛过,娴就乙
咬着男人的肩头。

吵  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女人。这会让他觉得满足,有一种证明自己的吵
鬃成就感,或是征服了什么的虐感。每当他们疯狂的耸动到高潮来时娴鬃
侣总听到他们的叫嚷:“操,操死这骚货。你这娘们真够过瘾的,够他侣
妈的骚,够他妈的贱。”

父  等到男人发泄完他们的需求后,从她的身体上翻下来时。娴就像父
蜒个死尸一样的躺在床上,脸上流着泪。娴想不出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蜒
 样,她的内心是抗拒这些男人的。可是自己的身体却把自己给出卖了 
蜒。娴只能强勉的安慰着自己:刚才的是阿剩,刚才的是阿剩。只有这蜒
样,娴才会心里安稳一点,不至于到崩溃的地步。

吵  娴到现在还是很痛恨强生。是强生让娴在那个小城里声名狼藉变吵
档成破鞋的。娴不止次的想过,如果是在以前,自己会不会被绑得紧紧档
蜒的,然后拉到街上示众再装入猪笼里投到水里浸死。以前的人都是这蜒
亮样对付破鞋的。而自己破鞋都不止了,现在的娴是个不折不扣的婊子亮
鞍了。娴想到这个词就心痛:“婊子?这个词后压抑着多少人性和血泪鞍
啊。”

佑  强生是在阿剩死去没多久后得到娴的。用一种原始的手段,接近佑
烫于强奸的手段。娴想到那段事时总会下意识的夹了夹腿。仿佛那时的烫
疼痛还在。

父  强生当时是用一副帮助娴的姿态蠃得娴的信任的。他帮娴出了一父
 个学期的学费,然后就频繁的来找学校找娴。娴对他一直是有戒心的 
技。强生是小城里出了名的人物,打架,勒索是家常便饭,手下也还有技
几个混混小弟的。娴没敢怎么理他,但是也不好抹下脸来。

档  娴知道强生是对自己有企图的。娴一直都知道。从上了中学后娴档
吵的身体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一个趴在工地的沙堆上的黄毛丫头变吵
挝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走路上随时都有男人盯着自己突出的部挝
位死劲的看。

适  娴当时虽然还只是个黄花姑娘,但也知道那些男人心里在想着些适
乙什么。刚上初中那会,娴心里是着实恐慌了一阵。因为身体某些部位乙
热以惊人的速度起了变化,娴也不知道该去问谁,况且,这种事总是令热
哪人羞愧的,好像是做错了什么亏心事似的。又怎么能让人好意思启齿哪
呢?

骀  后来才慢慢的放得开,看就看呗,也少不了一块肉去。尤其有次骀
膊娴和那几个女同学上山去玩时,偷窥到一男一女赤条条的在野地里纠膊
缮缠,阳光下,两具白条条的肉体缠在一起,反射着阳光,那男的屁股缮
上的黑点在阳光下格外的清楚。娴很久都忘不了那副景象。

缮  强生那次约了娴。说是想再帮娴一把,娴也正在为下学期的学费缮
揪生活费的着紧。况且,也知道强生惹不得,不好开罪。没怎么考虑也揪
就答应了。

--  刚下完晚自习,手里还拿着本课本,娴就去了。到了约定的地点--
缮--小城里一个KTV的包房。书是打算呆会赶在宿舍熄灯前看看的。马缮
上就要考试了,也得抓紧抓紧。

怂  后来接着发生的事娴也弄不太明白,只知道刚坐下,强生压根没怂
亮说到学费的事,只是一个劲的叫娴陪他喝酒唱歌。唱着唱着娴就失去亮
了知觉。

北  后来醒过来时,娴发现自己赤身露体的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旁北
档边睡着同样赤裸裸的强生,地上七乱八乱的散落着两个人的衣服。娴档
档的头还是很沉,以至觉得四周的物体和自己一样,摇摇晃晃的。也觉档
怂得头疼,但比不上私处传来的那一股疼痛,醒过来,很大程度是因为怂
私处那一股被撕裂的痛彻心扉的疼痛所致。

创  娴竭力的想打量清楚自己身陷的陌生的地方。房间很幽暗,只有创
乔从临街的窗帘和木板的墙缝穿透过来的些许阳光,光柱里浮着些看似乔
行清楚又好像没有实际固态的飘尘。娴还看到墙上满帖的那些三级女星行
乙性感的海报和身边赤裸的强生。看到他浓黑的体毛和档下黑黯黯的那乙
一片。

   娴知道,自己完了,阿剩没拿走的,现在被身边这个男人掠走了 


妹  后来,娴的号啕大哭惊醒了强生。好说歹说,又是许诺,娴才认妹
热命的止了哭声。她发现自己所需要的其实很简单。她只有身边这个男热
父人可以依靠了。至少她要靠着这个男人走出这个狗日的地方。离开这父
个穷疯了穷怕了的狗日的小城。

  就这样,娴和强生同居了。

屯  到后来,娴发现,强生是个靠不住的。他吸毒,是个白粉鬼。偷屯
览偷摸摸混来的钱,根本养活不了两个人。两个人也常为了这吵架。后览
哪来,强生想让娴干最原始的皮肉勾当来养活两个人。娴没答应,说,哪
揪你这么个大男人,让自己的女人干这事,你还是人不?强生补不了脸揪
就狠狠的打娴。打也不干,打得狠了,娴就搬回了学校。

栽  回去没几天,强生却又找了来。赔笑哈脸的把娴又骗了回去。却栽
在当晚上就迷昏了娴。然后一个陌生的外地人爬上了娴的身体……

亮  娴又一次的认了命。担了养活两个人的担子,心里却暗暗的下定亮
了主意,一定要考上大学,一定得离开这种生活。

鬃  娴的十九年来里写满了不幸。而且这种日子一直还在岁月下延续鬃
档着往下写。在娴的印象里,这十九年来的生活实在太乱了。乱得就像档
鞍第一次被强生进入后那个幽暗的房间里的床单,又苍白,就像父亲和鞍
阿剩失事后那苍白的脸。

抖  娴开始认命了。她觉得这就是宿命,所有的一切这些都是命中注抖
妹定的。她其实已经迷失了。就像一个盲童站在一个十字路口,觉得什妹
父么都无从选择,什么都不由自己控制。她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离开这父
抖个地方,不知道该怎么样起步走,只好惘然的停滞在原地,也不敢乱抖
动。身边是一辆辆的汽车呼啸而过,稍一错失就没有挽回来的余地。


档  娴一直渴望着有什么力量,能够来拯救自己,牵带着她走出这个档
地方。能够把她带到一个安全些的地方。

舷  娴一次一次的陪强生带来的各式各样的男人睡觉。被他们压在身舷
档下,由得他们肆意而为,由他们发泄。来换取自己的学费,生活费。档
但更多的是被强生硬抢了去换取白粉。

  变了,全变了,娴变成了小城里声名狼藉的破鞋。

创  娴不在乎,也没法去在乎。自己总得活下去吧!总不能像乡下的创
妹大表哥,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却在前年卧了铁轨。就因为考上了某所妹
哪名牌大学,姨妈家却没钱供他,这样才干的傻事。娴当时也没能看到哪
适那一幕,但是想来也不会好上哪儿去。想起童年时表哥到铁路上玩的适
构时候压过的硬币。一枚五分的硬币,瞅着火车远远的来了,就放置在构
侣轨上,火车轰隆着从硬币身上飞快的辗过来,硬币就全偏了,上面的侣
档麦穗,国徽什么的都没了--硬币的面变得平滑了。最多还只剩边沿上档
的牙边。

缮  谁天生是婊子呢?娴实在难过了,就会安慰一下自己。后来,强缮
缮生因为吸毒贩毒被逮了。余生去和铁窗一块共渡。娴也如愿以偿的考缮
栽上了离小城数千公里的某所大学。甩掉了身上的破鞋的名号。逃遁得栽
远远的。

#  娴选学的是金融。实在是穷怕了,不能再这样的穷下去了。不过#
蜒,就算是选学金融,娴在目前也只能靠老法子来养活自己和筹措每个蜒
鬃学期不菲的学费。还好,这是个物欲横流的城市。娴很快就找到了路鬃
子,重操旧业。

膊  娴想完这些的时候眼眶里已经润了,眼前是一片模糊,什么都看膊
创不清楚。两滴眼泪沿着上了粉的脸蛋儿往下滑,滑到两颊后却没能像创
 打在地面上的雨水一样落下,只在脸上留了两条痕后就干涸在了脸上 


怂  娴掏手进包里,想拿出粉盒补补妆,却摸着了本书。是本《马克怂
噜思社会经济哲学》。哦,对了,明天得修这堂课,虽然是恨透了那个噜
膊喋喋不休的眼镜老太婆,可是却不能不到,得修学分。娴不容许自己膊
乙不努力,这是娴目前唯一认准了的路,是甩开以前,过上好日子的唯乙
一途径。

父  娴就像是个足球运动员。奔跑、盘带、迂回、直冲……目标就一父
适个,把球射进门框里。就算曾迷失过方向,迷失过坐标都好,最终还适
是认准了球门,而舍弃一切的往球门奔去。

创  娴补好了妆,呆望着镜中的自己。暗紫色的口红,新纹的眼线,创
破戴着假睫毛,老长老长。耳垂上悬着一副大耳环,加上身上的镶着亮破
档片的吊带连身短裙,脚上的高跟鞋,活脱脱一个风尘女郎,站在工人档
换电影院大门昏暗的灯光前像个鬼魅似的。哪还有一点清纯的小城姑娘换
或是大学生的模样。

吵  娴苦笑了一下,把粉盒揣进了包里,另掏出香烟和火机,熟练的吵
抽出一支点上。

缮  夏天里的骤雨,来得快,收得也快,雨止住了,电影院前的空地缮
档上变魔术的多出了很多人。人们都好像是经历了一番挣扎拼搏后才从档
父地底下钻出来的,一个个疲惫不堪。摆水果摊的、卖瓜子儿的,掀了父
栽刚才避雨离开时,遮蔽在摊子上的塑料布儿,继续叫卖。黄牛票子也栽
鬃在人群中倒弄下一场的影票,正和人讨价还价的。看电影的情侣、驻鬃
妹足观望大幅剧情海报的行人、像娴一样活动在人群中的暗娼和找寻她妹
侣们的嫖客。构成了一幅光怪陆离的景象。大家就像一只只蚂蚁,忙忙侣
档碌碌的,寻找着,积攒着食物。这么多人呆在一起,构成了一篇嘈杂档
佑的乐章,每个人都是一个音符,惘然的在这章乐曲里奔走,可是又没佑
适有方向,于是才这样的嘈杂。娴想起了班上有个穷写诗的写过的那段适
诗:

  一进入黄昏,这个城市变得像个婊子。

  一脸的娼妓像,浓妆艳抹。

  总要有些紫色的嘴唇里发出呻吟

  呻吟

  这个城市紧紧的簇拥着所有奔走的灵魂

  卑琐、高贵、自私、伟大……

  总也还有些西装包裹着的

  喉咙里里含糊不清的撕吼

  我只能站在城市里

  孤单的守望

鞍  娴后来也像黄牛票贩一样和几个前来和她搭讪的男人谈了价,想鞍
 把自己搭出去。可是那几个男人都不是什么舍得钱的主,生意没谈成 
档。娴摆了摆头。刚挪步想离开。却被一对拥得紧紧的情侣撞到了,男档
骀的忙一迭的对不起,对不起。女的则好象带着点鄙视或敌意的瞪了瞪骀
哪娴。娴没听得进去。那几声对不起和人群的嘈杂声、影院门口高悬的哪
破那对大音箱里传来的打斗声、摊贩们的手提喇叭的叫卖声,混成了一破
栽片轰鸣。从她的耳朵里钻入,钻到娴的身体里,但却又好象是在很遥栽
远很遥远的地方。

舷  娴觉得自已象是一只囚在玻璃缸里的金鱼,和整个世界都没有关舷
档系,虽然能看得到,听得到所发生的一切,可是却接近不了,触碰不档
到,参入不进这一切中,被一层水和玻璃把自己和世界给隔离了。

行  那一对情侣进了影院后,娴望着他们消失在大门里的身影,突然行
档心里涌起一股想找个男人陪着看一场电影的冲动,这股冲动来得这样档
佑的强烈,以至后来有客人来搭讪论价的时候。娴问,你能陪我看场电佑
佑影吗?那男的怔了怔,嗳,神经,没见过你这样的,你有病呀?看电佑
揪影?你不过是个妓女而已!知道不?你不过是个妓女而已!男人转身揪
就走掉了。

妹  妓女怎么了?妓女怎么了!娴心里就乱开了。像一锅水烧得滚冒妹
乙冒的。想找个地方奔腾出去。娴的泪不受控制的就掉了下来。心里再乙
览一遍的涌过一张张熟悉或陌生的脸。她觉得心里的开水就这样溅了出览
 来,灼伤了心和肠胃。一股股刺痛在身体的深处翻江倒海的令人难受 
佑。捂上了脸,娴往马路的远端跑去,跑过那堆散发着恶臭的垃圾,身佑
 影一点点的消失在马路的尽头,被这个城市吞噬在无边无尽的夜幕中 


--
A vampire lives a cool life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209.156.]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性意识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