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091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佛道儒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诸行如幻、如炎,刹那时顷尽朽
[版面:佛道儒][首篇作者:Shixiang] , 2019年10月28日14:06:55 ,111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Shixiang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Shixiang (), 信区: Wisdom
标  题: 诸行如幻、如炎,刹那时顷尽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Oct 28 14:06:55 2019, 美东)

现代物理学的发展已经发现了现象界的一些较深的层次.

所以量子物理学认为,在亚原子条件下,粒子的运动速度和位置,不可能同时得到精确
的测量,微观粒子的动量、电荷、能量、粒子数等特性都是分立不连续的,量子力学定
律不能描述粒子运动的轨道细节,只能给出相对机率,也就是说,在原子的这个层次里
面,这个电子它并不是像我们地球绕太阳这样子有个轨道,因为它是个电子云;如果电
子绕著原子核绕行有轨道的话,那显然它有一个空间可以被直接探索到它的原子核。譬
如我们太阳跟地球的关系,是地球有一个黄道来绕太阳,所以它只在一个平面里面,这
个黄道的上下就可以直接去碰触到太阳。可是原子核跟电子的关系不是这样子,因为电
子是整个密布的分布在整个原子核的外面,而形成一种不能去探索到原子核的一种情况
,所以它没有什么轨道可言。也就是说,电子它是如何从某一点移动到另外一点?它是
无法理解的!而且不能计算出它的轨道的。而且他们用探针去探索原子核的时候,探针
到哪里,那个电子云一定阻挡到哪里,不管你用多快的速度或各个角度都没办法去突破
的;所以,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它是没有办法去计算出精确的电子的绕行的轨道。

那么这也略相近于佛法的对于现象界的描述.

我们来看看《阿含经》怎么说?《杂阿含经》卷11(佛告比丘):“比丘!诸行如幻、
如炎,刹那时顷尽朽,不实来实去。是故,比丘!于空诸行当知、当喜、当念:‘空诸
行,常、恒、住、不变易法空、无我、我所。’譬如明目士夫,手执明灯,入于空室,
彼空室观察。”(《杂阿含经》卷11)

这里就讲到 佛陀说:诸行,它一定是如幻、如焰,而且刹那的时间里面就尽朽。也就
是说,任何一个行为它时间、空间的变换,最后它一定都是朽尽的。也就是说,我们去
观察电子去绕行原子核,事实上它并不是真正的绕行,它是刹那生灭变异的。也就是说
,“生住异灭”是一个现象,当它生灭——才一出生、暂住,它就灭尽了;然后,灭尽
之后,它又被出生了,那是另外一个生住异灭。

我们的法界,事实上就是这样的刹那生灭,既然是刹那生灭,所以它是没有轨道可言的
。我们会认为,地球绕行太阳有轨道,那是我们的如来藏的这种功能性,让我们有这样
子的观察跟现象。可是,当我们进入到最微观的世界里面,在量子力学的范围里面,事
实上它所进行的是真正的因果律则。也就是,所有的物质之法它是四大所造,它是地水
火风——一切四大还有四大所造的这一切色,事实上它是刹那生灭的!也就是说它才一
出生,它就暂住、变异而朽尽;朽尽之后,如来藏再出生下一个法,然后再生住异灭—
—又朽尽了!可是我们的观察就会以为说:“这前面的生住异灭,跟后面的生住异灭是
有连续性的。”所以这种连续性,是我们对于刹那生灭的一种错解。也就是说,如来藏
祂是变生我们的器世间是刹那的生灭;可是因为祂的法性的坚固,让我们错以为刹那变
异的这些现象它是连续性的。

  因为如来藏的法性,可以令前面的刹那的生灭变异,跟后面的刹那变异它是有一些
相似性的;因为有这个相似性,我们就错以为它是同一个物质——它是同一个东西;所
以,我们就以为这个是一直不变的一个东西!物质之法就是这样子,因为如来藏的坚固
的法性,所以祂可以一时变生一切世间,然后让一切世间刹那生灭,来让一切众生错以
为生活在真实的世界里面。而这个就是如来藏的因果律。如来藏的真实的因果律,就是
以刹那生灭的方式来令一切众生在三界里面生活。所以,这样的因果律则是从来不变的
,连量子物理学也在祂的含摄范围之内。

那么对于现象界及其背后的东西, 从古至今,从哲学到宗教,绝不缺少各种猜想。

除了真实的佛法之外,世间的所有学问, 包括哲学, 宗教以及科学,对于宇宙人生的
真相(第一因)存在种种猜想。但都不能实证,对于法界实相到底是什么,从古至今,
还是说不清楚。

所以哲学上有柏拉图理念世界,认为这是唯一真实的世界。至于我们的感官所接触到的
具体事物所构成的世界,是不真实的虚幻的世界。

  康德现象界”与“自在之物”世界之区分.

  中国哲学道生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但道到底是什么?道可道,非常道,说不清是是什么。

  那么宗教上 的"上帝说", "梵天说".

我们都活在我们的感官世界里面,我们有没有离开我们的感官世界去认识这个世界呢?
我们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鼻子闻到的、舌头尝到的,乃至于我们的身体感触到的
,以及我们意识所能了知到的,这个在佛法里面就称前六识—眼、耳、鼻、舌、身以及
意识,这个就叫作前面六识,这个就是我们人所认识的世界。所以那个史提夫霍金他写
的《大设计》这一本书里面,就点出了―我们都活在我们的感官世界里面,真的世界并
不是我们感官世界所能够了解的样态。这些都表达了凡夫众生对法界实相的种种猜测。

那真的世界是什么呢?佛法里面就告诉我们,生命的实相就隐藏在我们的感官的后面,
也就讲我们前面六识后面,还有第七识跟第八识。第七识就是我们讲意根,也就是西方
所探求的是不是有一个“潜意识”,我们很多行为,这些行为发出来,后面它主导的力
量是什么?我们佛法里面讲得很清楚―就是第七识,也就是我们叫“意根”―意识的根
。意根在佛法里面讲,它说“意根触法尘生意识”,所以意识是由意根接触了法尘以后
产生出来的,他是会生会灭的。但是一般学佛人,都落在用意识心上去学,所以就本末
倒置。那个如来藏他有什么功能呢?他就是执藏我们所有累世以来的我们所有的这个习
气的种子,一世一世,我们的各种烦恼的习气的种子,都帮我们执藏起来。

佛法与世间哲学宗教的区别就在于如何实证这一宇宙人生的第一因,不是逻辑理性先验
推理,推出的理论再严密, 再牵强附会东拉西扯一些量子力学概念以为时髦,
毕竟还是推论,不能证实. 所以世人才会有哲学已死之说。

科学也是力图实证,但因找不到正确的方法,科学家不得不承认真实世界并不是我们感
官世界所能够了解的样态。

什么是佛法的实证方法, 我们已说了很多,如有必要,我们还可不厌其烦的继续说。

每一个众生都有自己的“摩尼宝珠”,而我们的五阴身其实就是在自己的“摩尼宝珠”
上面生生灭灭、起起落落。五阴的色身以及见闻觉知心有生灭、有起落,但是那颗“摩
尼宝珠”祂是不生也不灭的,祂是永远那么样的清净,如金刚一般。那么由这样的认知
当中来消除我们对依这个五阴而说有生死、有烦恼的那个苦以及恐惧。所以说学佛,就
是要找到自己的“摩尼宝珠”,让自己不只是有解脱的智慧,也要让自己有实相的智慧。

  我们来看《法华经》当中有这样一段经文:【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
:诸佛世尊,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欲示众生佛之知见故,出现
于世;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故,出现于世。】

这个就是大家很熟悉的“开”、“示”、“悟”、“入”。佛之所以降生到人间来教导
众生修学佛法,祂的目的就是要把祂的知见开示让众生能够了知,并且要让众生也能够
悟入 佛的知见。当然 佛的知见,就不只是有解脱的智慧,也有实相的智慧。所以说
佛世尊之所以会降生到人间来,这个一大事因缘,就是要让众生悟入我们前面所说的“
摩尼宝珠”,要知道众生有“摩尼宝珠”,而且还要去找到自己的“摩尼宝珠”。这个
“摩尼宝珠”在佛法上来讲,就是众生的第八识如来藏,所以说学佛要了生死、要除烦
恼,就是要找到每一个人都具有的第八识如来藏。那么学佛要了生死、要除烦恼,可是
它最终的目的是要做什么呢?释迦牟尼佛在《法华经》当中祂又这样子开示,祂告诉舍
利弗尊者说:“舍利弗当知,我本立誓愿,欲令一切众,如我等无异。”这个意思就是
说,释迦牟尼佛祂降生来人间,为了要让大家开示悟入佛的知见,能够找到自己的摩尼
宝珠,找到如来藏;那么进一步,佛所立的誓愿就是要让众生“如我等无异”,要让众
生跟 佛一样没有差别,那就是什么,那当然就是要众生都能成佛。所以说既然 释迦牟
尼佛祂立这样的誓愿,要让众生将来都能够跟祂一样能够成佛,那么祂所要“开”、“
示”、“悟”、“入”让众生了解的这个诸佛世尊的所知所见,那就是佛世尊的认知嘛
!那就不只是要了知“摩尼宝珠”这个如来藏所生所显的那个五阴身是虚妄、种种的我
所是虚妄--这样了知以后,具有了“解脱”的智慧,更要具足有实相的智慧,也就是
要证得众生各个本具的生命实相、真如佛性,而且要证知祂的无量无数的功德。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30.]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佛道儒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