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666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Re: 【随手写下】深浅烟灰
[版面:散文.原创文学板][首篇作者:blindye] , 2009年05月11日15:16:00 ,6483次阅读,146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首页][上页] [下页][末页] [分页:1 2 3 4 5 6 7 ]
presto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1 ]

发信人: preston (过客),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深浅烟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9 15:38:31 2012, 美东)

文字很美
心却很累
【 在 blindye (瞎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你手上/姿势优美地燃烧着”
: 这是我在十年前写那个叫做《无法悲伤》的小说里用的一句诗,应该是自己的原创。当
: 时正写到女主角抽烟。那个时候我还比较年轻,时不时会冒出一两句诗来,要是今天的
: 我看了,必定一脚踹过去说“你不装会死啊”。
: 当然不会死,我不活得好好儿的么。年轻人嘛,总会有那么个阶段,多愁善感得仿佛能
: 掐出水来——姑娘们是嫩得掐得出水,文青们么,是酸得掐出水来。而抽烟,其实就和
: 这事儿逼的劲头一样,属于年轻的通病,有时也是事儿逼的标志。
: 不过,对我来说,比较特殊。我开始抽烟的时候还是个少年,那时候我是全中学成绩最
: 好的学生,也是最捣蛋的学生——打群架、作弊、谈恋爱、抽烟……可能背着记大过的
: 处分混到高三也无所谓还被老师寄予厚望的,全校仅此一位。当然,那个处分在我以全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8.195.]

 
bigchipmunk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2 ]

发信人: bigchipmunk (花姥姥),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岁月无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un 10 07:34:01 2012, 美东)

喜欢你的文字,欢迎瞎子重出江湖:)
【 在 blindye (瞎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随手写下】岁月无声
: 每次回到深圳,伴随我的,总是充沛的雨水。
: 我还记得上次那个春节,在寒冷而潮湿的空气中,我瑟瑟发抖地躲在屋子里一个星期,
: 几乎足不出户。这次,我在深圳逗留了三个星期,竟然找不出一个周末可以结伴出游—
: —当然一个原因是这个城市的人们和十几年前我离开时一样像工蜂一样忙碌着,总是抽
: 不出时间;而另一个原因就是总是糟糕的天气。
: 也许是因为自己在干燥炎热的德州待得太久,我似乎已经不能习惯这种潮湿的气候——
: 市区里到处盛开的花树让我感到惊讶,印象里似乎自己从未见过如此绚烂的凤凰木,如
: 此精致的鸡蛋花,以及生长到二楼阳台,我抬手就可以摘到的幽香的玉兰。在达拉斯,
: 一望无际的是旷野,以及其间稀疏的灌木,那些树枝干粗粝,叶子细小,完全没有美感
: ...................

--
沧海一声笑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86.140.]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3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岁月无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un 10 10:56:10 2012, 美东)

谢谢姥姥。:)
谈不上重出江湖啊,自己基本上已经没啥本事写字儿了,偶尔想起一点就写一点儿吧。
:)

【 在 bigchipmunk (花姥姥) 的大作中提到: 】
: 喜欢你的文字,欢迎瞎子重出江湖:)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82.]

 
bigchipmunk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4 ]

发信人: bigchipmunk (花姥姥),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岁月无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un 10 13:10:08 2012, 美东)

就是很久不见了。记得几年前我刚来买提的时候,偶尔在prose版看贴,就看过你的文
字,那时你写的比较多一些。:)

【 在 blindye (瞎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姥姥。:)
: 谈不上重出江湖啊,自己基本上已经没啥本事写字儿了,偶尔想起一点就写一点儿吧。
: :)


--
沧海一声笑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86.140.]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5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岁月无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n 12 23:40:04 2012, 美东)

哈哈,那时贴的多,写得不多,都是00-04年写的东西吧。后来就不怎么写了。
我在未名贴自己的文字是最后才想到的。:)

【 在 bigchipmunk (花姥姥)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是很久不见了。记得几年前我刚来买提的时候,偶尔在prose版看贴,就看过你的文
: 字,那时你写的比较多一些。:)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82.]

 
bluebel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6 ]

发信人: bluebel (蓝贝儿),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岁月无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un 13 13:11:27 2012, 美东)

很喜欢这篇,淡淡的诉说,些许无奈却也从容。

【 在 blindye (瞎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每次回到深圳,伴随我的,总是充沛的雨水。
: 我还记得上次那个春节,在寒冷而潮湿的空气中,我瑟瑟发抖地躲在屋子里一个星期,
: 几乎足不出户。这次,我在深圳逗留了三个星期,竟然找不出一个周末可以结伴出游—
: —当然一个原因是这个城市的人们和十几年前我离开时一样像工蜂一样忙碌着,总是抽
: 不出时间;而另一个原因就是总是糟糕的天气。
: 也许是因为自己在干燥炎热的德州待得太久,我似乎已经不能习惯这种潮湿的气候——
: 市区里到处盛开的花树让我感到惊讶,印象里似乎自己从未见过如此绚烂的凤凰木,如
: 此精致的鸡蛋花,以及生长到二楼阳台,我抬手就可以摘到的幽香的玉兰。在达拉斯,
: 一望无际的是旷野,以及其间稀疏的灌木,那些树枝干粗粝,叶子细小,完全没有美感
: 。当然,温暖湿润也带来另一个极大的困扰:蚊虫。每天在我欣赏花树之后,都会收获
: ...................



--
爱,梦想,希望,回忆,友情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剥夺,反言之,谁都没有权力给与他人
,苦难,痛楚,悲伤。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92.5.]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7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Re: 【随手写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un 13 20:50:08 2012, 美东)

哈哈,谢谢啦。只要你不觉得它唠叨就成:)

【 在 bluebel (蓝贝儿)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喜欢这篇,淡淡的诉说,些许无奈却也从容。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82.]

 
MissN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8 ]

发信人: MissNN (娜娜阿姨),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岁月无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un 15 09:50:48 2012, 美东)

真好玩,写了这么多情书。有没有给她看?
如果那个muse也回复,一来一覆的,就更好玩了,可以出一本《忘情书》。
=)

【 在 blindye (瞎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每次回到深圳,伴随我的,总是充沛的雨水。
: 我还记得上次那个春节,在寒冷而潮湿的空气中,我瑟瑟发抖地躲在屋子里一个星期,
: 几乎足不出户。这次,我在深圳逗留了三个星期,竟然找不出一个周末可以结伴出游—
: —当然一个原因是这个城市的人们和十几年前我离开时一样像工蜂一样忙碌着,总是抽
: 不出时间;而另一个原因就是总是糟糕的天气。
: 也许是因为自己在干燥炎热的德州待得太久,我似乎已经不能习惯这种潮湿的气候——
: 市区里到处盛开的花树让我感到惊讶,印象里似乎自己从未见过如此绚烂的凤凰木,如
: 此精致的鸡蛋花,以及生长到二楼阳台,我抬手就可以摘到的幽香的玉兰。在达拉斯,
: 一望无际的是旷野,以及其间稀疏的灌木,那些树枝干粗粝,叶子细小,完全没有美感
: 。当然,温暖湿润也带来另一个极大的困扰:蚊虫。每天在我欣赏花树之后,都会收获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5.211.]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9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岁月无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un 17 17:09:07 2012, 美东)

给谁看?MUSE?MUSE是谁啊? :)
【 在 MissNN (娜娜阿姨)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好玩,写了这么多情书。有没有给她看?
: 如果那个muse也回复,一来一覆的,就更好玩了,可以出一本《忘情书》。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37.]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0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随手写下】情深不寿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Feb 28 16:24:54 2013, 美东)

【情深不寿】

在记忆里,很少看过如此沉默寡言如此干燥荒芜的电影。
记得刚到美国读书的时候,写过一个很短的小说,叫《寂寞公路》。当时在一种鬼使神
差的境界下,我有点喝高,但意识仍然清醒,对于年轻的自己,这种情况比较罕见——
那个时期我要么精力充沛要么大醉酩酊。那个寥寥不过千字的小说,当时我孤独坐在暗
夜里,一挥而就。而在沉睡之后完全的清醒状态下,它读起来让我觉得极其荒凉,似乎
寸草不生。后来看见有人在网上评论说,感觉就想死在路上。
也许正因为如此,看《德克萨斯州的巴黎》时,我总是觉得异常熟悉,而那些沉默冗长
的长镜头也不让我觉得厌倦。何况,我就住在这个以猛烈的阳光稀少的人烟和灼热干旱
著名的德克萨斯。自己曾经不止一次地尝试去写这种极度孤单的感觉,比如《隔绝》比
如《隔音房子》,但从来没有很清晰地转过念头去思索它的根源。而当我一个人坐在黑
暗的房间里,看着屏幕上的查韦斯近乎变态的一个人走下去,看他沉默地望着都市的车
水马龙,看他在单向透视的玻璃前注视自己曾经的爱人,我渐渐明白维姆文德斯已经替
我表达清楚了。
这世界上有许多人,他们需要的只是旅途上的一个伴儿,平时解解闷儿,偶尔帮一把。
但总是有那么一些人,他们眼中的爱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紧密结合,一种完全意义上的相
知相惜,在他们看来,恨不得对方和自己是同一个人分裂出的完全相同的两半。在没有
找到对方之前,四周的一切都是空旷而寂寥的,所有的表达无法被理解,所有的意愿也
不能分享。我想,我们之所以愿意去承受折磨和苦痛地爱着,无非是觉得彼此可以分享
可以默契,抵御那无穷无尽的孤独感。
问题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就是那个人,不知道你是那个人可以是多久。

记得年轻时喜欢看柯云路的小说。在变成气功大师之前,他写过许多格言一般的句子,
其中有一句,大意是:如果交出去的爱得不到同等的爱做为回应,那么收获的只有耻辱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爱是一份极其蛮横的礼物。你的平淡回应是轻蔑,你的拒绝是杀
戮,哪怕你也是用真爱来回应,如果没有达到同等的程度,也变成一种恶意。只有你比
我更加炽烈,才会让我心满意足,从而导致我更强烈的回应,最后的结果往往是更猛烈
的伤害。
少年时,我们总是责怪对方不如自己爱得多爱得深,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不够慎重。
只有年岁渐长,才发觉这样的礼物何等无理,而爱本质上不过是自我的孤独,我们爱的
意愿最初来源于此,最后又终结毁灭于此。在感情的最后,你会发现,越是浓烈,越无
法表达无法分享,也越不被理解。
如今我已经学会相信人做为个体应该自己本身独立而完整,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在寻求
默契时感到绝望,其实我也知道那不过是承认孤独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本质而已。彼此始
终的默契极其耗费精力,甚至不可能,最好的妥协不过是相互留下足够的空间,让内心
的轨迹如自己所愿般各自运行,同时保持不断的联系。能让彼此的生活走向同一个目的
就已经够感恩戴德,内心是否契合就不要奢望了。
可是我们依然无法抑制内心寻求同一个声音的渴望,本质来说,它和孤独相伴相生,如
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我记得查韦斯说到他和简热恋之时,无时无刻不在一起,无时无刻
不觉得这个世界充满惊喜,哪怕奔跑下楼去杂货铺买东西都像一场冒险。这样的情感总
让我想起炽烈的火焰,我们在火焰之中相互融合也相互折磨,那尖锐的呐喊,既来自喜
悦也来自痛楚。

以前我经常用的一个签名档:“情深不寿 强极则辱”,你总是写成“情深不受”。而
现在我觉得你写的可能更正确一些。太过深沉的情绪往往更适合一个人,适合孤独者,
它如同火焰,明亮炫目却容易伤害。能分享这样的情绪是幸福,更是幸运的,可能你找
到了一个和你同样炽烈的人,至少是一个愿意和你一样冒险的人。这样的华丽冒险,是
以焚烧之后无尽的空虚和冷寂做为代价的。
这又是另一枚硬币,正面滚烫,背面冰冷。我们总是先从背面翻起,到达正面,最后又
回到背面。然后,我们就跟查韦斯一样,将这枚硬币放进口袋,继续孤单而无尽的路程
,因为,孤绝的灵魂总是一个人在路上。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1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随手写下】念念不忘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Apr 20 15:08:08 2013, 美东)

 车里的碟听得有些厌了,于是开始在几年没动过的硬盘里找歌。几百个G,都是分得
整整齐齐的文件夹,只有一首孤零零的悬在那儿。看着它,愣了一会儿。
  听了这么多歌,让我抚掌大笑的不少,但能让我流泪的就这么一首。也不是第一次
听就有所感悟,最初看《仙履奇缘》,结尾听到这首,也没觉得有啥,但是有一天,我
一个人开车穿过荒凉的德克萨斯,四周是秋天枯黄的景色,和电影里有几分相似,这时
候,唱机里传来卢冠廷幽幽的歌声,突然就止不住泪,一发不可收拾。
  其实卢冠廷的嗓子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有点软,有点绵,还有点捏着嗓子似的。
《一生所爱》这首歌也没有什么悦耳的调子,年轻的时候没什么体会,但那一次突然福
至心灵,忽然觉得荒漠之中此身渺小不可言说,想起电影结尾时如癫似狂的悟空,不过
是要掩盖那种伤痛,而这首歌中恍若大悲大喜,但又声色澹然悠然绵延,让人感觉话语
无尽却无可诉说。
  我想,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喜欢《东邪西毒》,喜欢《大话西游》,都已经成为
一种俗套了。但那又怎样,只要不是赶风头,真心喜欢就行。就冲着它,待见了刘镇伟
,也待见了星爷。虽然他们俩都狗尾续貂拍了新片子。《越光宝盒》自不用说,捏着鼻
子看完的,但《西游降魔》也让我失望,这就不应该了。
  有人说《西游降魔》是星爷给十年前的朱茵一封迟来的情书,为了纪念当年神来之
笔般的对手戏。在我眼里,这新写的情书彷佛显得星爷没啥底气,便秘般硬挤出来的。
没有“我的心在跳我的宝剑在嘟”,没有“一万年”,没有罗家英的“当当当”,甚至
没有“我猜中了这个开头却没有猜中这个结局”……这些都没什么,我知道经典不能重
复,但是怎么能没有悟空最后那悲伤彻骨愤怒满胸对牛魔王大吼一声的“我操”,没有
紧箍咒下痛澈心肺的放手——缺乏那种彻底失去心爱的绝望恐慌愤怒悲恸以及深及于心
的苍凉和痛悔,星爷你还拿什么去展现爱情的深度和力度?就凭改得软绵疲沓的《一生
所爱》和月光下舒淇生硬的舞蹈?看到《仙履奇缘》的结尾,我内心恨不得和悟空一样
长出獠牙,将面前任何的一个人撕碎,只为迁怒,只为排遣。那样的癫狂是有痛在里面
的,而不是黄渤那种没来由的凶顽。
  《一代宗师》里,王家卫借王庆祥、借梁朝伟的台词不停地告诉我们“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仿佛万事圆融因果相系,精诚所至必定金石为开,如果真是那样,这世界
就没有遗憾这两个字了。若是我们茫然不晓倒也罢了,不知者不罪,最怕是错失之后时
的心中一动,暮然回首,却发现此身已若不系之舟,顺着江湖漂流而去,想回到当初已
无可能。心中翻转过无数念头,又是痛惜又是懊悔又是无奈又是惘然,等到心头甫定,
再定睛细瞧,彼此的身影竟然又渺远许多。这样的念念不忘,恐怕留下的多是空谷余音
,并无未来的响应吧。
  我们所念着的,有时候自己都分不清是不是真切的。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
中说,任何命题都无法述及自身,因为命题指向的不可能包含命题本身。这和我以前读
的禅宗公案说:以指示月,指并非就是月亮有些类似。你用一个命题的语言,可以描述
某个命题,但描述不是命题。同样,手指也不是月亮。若没有你,我也不会有那些念头
,而我念及你的时候,也未必是真切的你,那些念头你也并不知晓。有时候我也挺恼恨
这种情绪,若是不知道月亮倒也罢了,何必又用手指指出来呢。
  但如果没有这样的念头,也未必就好到哪儿去。一人孤行黑暗混沌之中,茫然走到
底,心中无恨无悔,倒不是说心满意足,而是说没经历过恨悔,也就谈不上快乐和满足
。记得以前背GRE单词的时候,有个词是说“非正常”的,和“不正常”还不一样,大
意是在能区分正常和不正常之前,没有那种概念的意思。其实,那样的无恨无悔也和蒙
昧差不多,不要也罢。以前看博尔赫斯的小说《圆形废墟》,就是说一个祭司在脑海里
想象出一个祭坛,再想象出自己的接班人,一切都栩栩如生……我想我大概也可以在脑
海里创造出一个你来,平日里就坐在我旁边,开车的时候帮我选歌,工作的时候帮我捡
漏,若是我够强悍一些,甚至可以让她在我脑海里和你一样说话……也许和真正的你说
的不同,但至少声音是一样的。也许有一天,我可以塑造一个虚拟但更有生命力的你,
长久地占据我的内心,那时要让我分清哪个是真实的你,哪个是想象的你,恐怕就没那
么容易了。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没完没了,一时间让自己兴致勃勃跃跃欲试。想起那个冷笑
话:“自从得了精神病,我的精神好多了”——这会儿我的情形就有些类似。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2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随手写下】智齿空洞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ug 16 15:59:32 2013, 美东)

智齿空洞

如同六个月前,我再次坐在牙科诊所里,明亮的圆形灯下,戴着口罩的医生仔细地检查
我的牙齿,给我洗牙。然后,例行公事般,我听见医生说“你这智齿应该拔掉呀。”只
是,以前是男医生,这次换了个年轻的女医生,我知道,相对洗牙,拔智齿是他们额外
的收入。
“为什么要拔呢?”我懒懒地回答,“它们不疼,有什么问题吗?”
女医生在口罩下面无声地笑了笑说:“没什么问题,牙齿很好,只是,它们来晚了,这
里没它们的地方了。”
我瞬间醍醐灌顶。
记得以前总是在小说和博客中描写那些错失了的人们,并且为他们愤愤不平:他们都很
好,也很投缘,但彼此的生命轨迹终究是分道扬镳,因为那些轨迹已经固定,无法再更
改。年轻时候,总是归罪于上天,或者缘分不够。你对我说过,这没什么好抱怨的,君
生我未生,如此而已。他们其实互为智齿,相遇时彼此都健健康康,活活泼泼的,巧笑
倩兮美目盼兮,一举手一投足便知心知意,无处不妥帖,但无论是心里,还是身边,已
经没有彼此的位置了。
这次,我听从了医生的意见,不知道是她说得有道理,还是她眉目可亲,下手温柔。感
觉冰冷的钢铁器械在我的嘴里不停捣鼓,然后猛地一大力,什么东西就彻底失去。我从
手术椅上起身,口腔里还是麻木着的,我轻轻用舌头舔去,那里只剩下两颊后面深深的
空洞。
然后,麻药的药性渐退,疼痛便猛地袭来,势不可挡。失笑之余,我想起我们分别的时
候,也是这样的疼痛,但那不是在嘴里,而是在胸口,仿佛胸口有什么也被一刀剜去,
再也寻找不到。这时候我才明白,你是我心里的智齿,它长得很好很结实,只是它来晚
了,不能在那里如同一棵枣树一般,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只能躲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里
,顽强得如同一块石头,不敢成长亦不肯枯萎,紧紧守住被所有人忽略的位置,只盼所
有的人看不到自己,把自己忘记。无论我如何衰老,你都一直不变,不会销蚀,不会崩
毁,即便我的血肉日渐糜烂腐朽,你依然在那个位置,依然是那个样子。
嘴里的疼痛终究将会过去,那不过是一时的撕扯,而那个空洞是长远留存的,它是一种
顽强存在过的证明。从此以后,我不必再担心有什么会带给我挤压臼齿的疼痛,不必再
担心齿形的完整,换句话说,我身体中应该存在的部分不会再受到不应该存在的部分的
打扰。就像若你离去,那个社会中的我便完美无缺,不再有出差错的可能。
我突然想出某个科幻电影场景:代替我们行走的,是广袤的玻璃幕墙上的投影,它们偶
尔会有杂波闪动,那是因为有了干扰。若是干扰源一直存在,那投影便一直不清晰,只
有将内心的干扰源彻底毁灭,变成众人所接受所称许的循规蹈矩的人,你的投影才清楚
明亮,在幕墙上行走自如,游刃有余。
但是那个空洞将一直存在,无论用什么都不能填补。
我想起自己描述过的隔音玻璃房子,我灵魂中的一部分在里面自我游荡,对外界充耳不
闻,乐此不疲。在我的设想中,这样的玻璃房子是没有阴影的。这个时候,我拿定主意
,要把心里的智齿移植过去,不要它总是躲在黑暗之中。在那里,它不必担心外界奇异
的眼光,也听不到那些嘲笑般的窃窃私语。也许,在卸下那些恐惧和忧虑之后,在晒到
我内心的阳光之后,那颗智齿会变成那棵树,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不必担心自己变成一
个照射不进光线的空洞。
我知道凡是生命,都有始有终,即便这样,做为人类,我们依然更加倾向于拥有生命,
而非不会腐朽不会更改的死物,哪怕它坚硬得如同一颗智齿。我想我既然能够承受你的
盛开,也能够承受你的枯萎,毕竟,不知道哪一天,我自己也会枯萎。我已经这么老了
,顽固地觉得,与其收获一个永恒的空洞,不如收获一个完整的生命历程,哪怕它不会
永远。所以,我也许会拔掉我嘴里的智齿,但不会拔掉我心里的智齿,因为它是有生命
的。

--

※ 修改:·blindye 於 Aug 16 16:05:10 2013 修改本文·[FROM: 7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LisaHayes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3 ]

发信人: LisaHayes (中尉),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岁月无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ug 16 19:00:28 2013, 美东)

你不是说那个"你"真实存在吗
【 在 blindye (瞎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给谁看?MUSE?MUSE是谁啊?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4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Re: 【随手写下】深浅烟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ug 16 19:14:35 2013, 美东)

well, it depends. :)

【 在 LisaHayes (中尉)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不是说那个"你"真实存在吗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lilybank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5 ]

发信人: lilybank (愉渝),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智齿空洞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Aug 20 14:41:22 2013, 美东)

这篇看得真痛呀
智齿没长出来顶着痛真是不用拔的,你被宰了,哈哈

【 在 blindye (瞎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智齿空洞
: 如同六个月前,我再次坐在牙科诊所里,明亮的圆形灯下,戴着口罩的医生仔细地检查
: 我的牙齿,给我洗牙。然后,例行公事般,我听见医生说“你这智齿应该拔掉呀。”只
: 是,以前是男医生,这次换了个年轻的女医生,我知道,相对洗牙,拔智齿是他们额外
: 的收入。
: “为什么要拔呢?”我懒懒地回答,“它们不疼,有什么问题吗?”
: 女医生在口罩下面无声地笑了笑说:“没什么问题,牙齿很好,只是,它们来晚了,这
: 里没它们的地方了。”
: 我瞬间醍醐灌顶。
: 记得以前总是在小说和博客中描写那些错失了的人们,并且为他们愤愤不平:他们都很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07.]

 
blindy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6 ]

发信人: blindye (瞎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智齿空洞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Aug 20 17:51:14 2013, 美东)

嗯,相比之下,花的二百多刀还真的不算被宰得痛了,哈哈。

顺便说一句,俺可真不是对安娜出轨激动,是对有人用“家庭妇女”“出轨”论看待托
老的书表示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 在 lilybank (愉渝)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篇看得真痛呀
: 智齿没长出来顶着痛真是不用拔的,你被宰了,哈哈




--

※ 修改:·blindye 於 Aug 20 17:58:10 2013 修改本文·[FROM: 7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

 
lilybank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7 ]

发信人: lilybank (愉渝),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智齿空洞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ug 21 11:15:01 2013, 美东)

哎呀,你居然潜水blush///
嗯,看了果子的回帖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
两百多刀确实不贵,看你的描述,没用上颗消除记忆的Valium 或者IV注射吧,呵呵。
我拔一颗智齿的时候也是局部麻醉,拔的时候听着牙医用工具打碎智齿的巨大噪音,虽
然不痛但能感到很大压力。。。我眼泪花子是忍不住哗哗的流呀。这个过程太难忘了,
你居然一笔带过。我和我的小伙伴表示没看过瘾呀
【 在 blindye (瞎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相比之下,花的二百多刀还真的不算被宰得痛了,哈哈。
: 顺便说一句,俺可真不是对安娜出轨激动,是对有人用“家庭妇女”“出轨”论看待托
: 老的书表示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07.]

 
antique123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8 ]

发信人: antique123 (果子店),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智齿空洞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ug 25 01:32:25 2013, 美东)

...打倒潜水啊...

一晚上看了10几篇,写的实在太好了...明天继续看...

先消化一下, 不能一次看撑了.

小伙伴和我都惊呆的发现瞎导居然这么温柔敦厚...


【 在 blindye (瞎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相比之下,花的二百多刀还真的不算被宰得痛了,哈哈。
: 顺便说一句,俺可真不是对安娜出轨激动,是对有人用“家庭妇女”“出轨”论看待托
: 老的书表示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

※ 修改:·antique123 於 Aug 25 02:03:06 2013 修改本文·[FROM: 6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

 
lilybank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9 ]

发信人: lilybank (愉渝),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智齿空洞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ug 25 02:07:31 2013, 美东)

真的吗?我怎么觉得有些篇单独看很惊艳,但这样凑一堆的看腻死人呀。我连着看了4
,5篇就看不下去了。都一个套路呀:天气风景引发无穷思念,然后来个感情大爆发,
风暴后回归现实。。。
我也毒舌瞎导一把,咔咔
有个问题,每次想的都是同一个人吗?


【 在 antique123 (果子店) 的大作中提到: 】
: ...打倒潜水啊...
: 一晚上看了10几篇,写的实在太好了...明天继续看...不能一次看撑了.
: 小伙伴和我都惊呆的发现瞎导居然这么温柔敦厚...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07.]

 
avocado123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20 ]

发信人: avocado123 (夏日里的牛油果),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随手写下】智齿空洞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ug 25 03:44:17 2013, 美东)

我觉得不是. "你"是各个不同阶段的人啊.

而且有些"你"很具体, 有些好象就是电子云...还有的貌似几团电子云混在一起...

就是瞎导想说话了, 就对"你"说啊...

因为他在陆续几年间写的, 不过贴在一起了, 确实不能一下都看啊.

必须分开慢慢看。

【 在 lilybank (愉渝)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的吗?我怎么觉得有些篇单独看很惊艳,但这样凑一堆的看腻死人呀。我连着看了
4
: ,5篇就看不下去了。都一个套路呀:天气风景引发无穷思念,然后来个感情大爆发,
: 风暴后回归现实。。。
: 我也毒舌瞎导一把,咔咔
: 有个问题,每次想的都是同一个人吗?






--
在我这里你越具体越好~~~ 

※ 修改:·avocado123 於 Aug 25 12:33:53 2013 修改本文·[FROM: 20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

[首页][上页] [下页][末页] [分页:1 2 3 4 5 6 7 ]
[快速返回] [ 进入散文.原创文学板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