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319
转载---天长地久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校友联谊精华区 - 复旦大学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转载---天长地久

发信人: away (船家~~~), 信区: FDU
标  题: 转载---天长地久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Dec 11 11:35:33 1999), 转信

天长地久

上海  阿黛儿

                          (一)

    他认识她的时候,他十七岁,而她只有五岁。
    那时她的父母都在外地,她和奶奶以及一只猫住在一起,大家都
叫她“猫猫”,而她管他叫叔。他是她父亲最小的表弟。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坐在一张很大很大的床上,小小的身子
向前倾着,身边是一排一排围成圆圈的年历片。他看着她咿咿呀呀地
自己编着故事,忍不住伸出手去想抚摸她。她从自己的世界里抬起头
来望着他,大大的眼睛里满含敌意。他一瞬间惊异于细弱的她竟有如
此明亮却孤独的眼神,她是那么寂寥地没有任何玩伴,却又那么傲然
地用力避开他伸出去的手。他对着她笑,说,猫猫,猫猫,我是你叔,
是来救你的。她将信将疑地望着他,他就继续对着她笑。就这么对峙
着,一个少年和一个女孩。终于,她伸出手,放在了他的手心,那一
刻,他在心里说,猫猫,我会照顾你的一生。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背负起父亲和玩伴的责任,他带她去玩,教
她功课。他发现她怕水,就拉着她的手到水边去走。她执着地不肯靠
近,他就脱下鞋子走进水里给她看,终于,她又一次犹豫地伸出手给
他,他拉着她一步步走进冰冷的水世界,她柔白的脚丫冻得通红,可
是她没有吭一声。那个时候,他是她惟一可以信任的亲人和爱人,惟
一的。

    她七岁的时候,才去报名考小学,他连着几夜教她加减法,教完
了,就弹吉他给她听。她喜欢那首《重归苏联托》,很奇怪地,这么
小的女孩,可以听出什么来呢。可是她总是一遍又一遍的要求他弹,
然后安静地看着他,一动不动。
    考试的时候,他焦急地等在教室的窗外,她出来的时候,朝他笑
笑。她说,叔,我想听《重归苏联托》,他于是也笑了。
    她考取了当地最好的小学。

    后来,她的父母从外地调回了上海,他就不常来了。再后来,他
就结婚了。

    他的新娘子也有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


                            (二)

    她念大学的时候,开始和一个男人同居。而那时他已经是个小有
名气的律师。
    有一天他经过她同居的那栋楼,就忽然很想上去看看她。
    他结婚她成年之后,大家就几乎不怎么来往了。只有每次老奶奶
过生日的时候,他才会看到她,她总是披着长而直的黑发,大大的眼
睛亮晶晶的扑闪,依然不爱说话的样子,却清丽地让人心悸。然而他
的妻在那时总是拉着他不断说话,他甚至没有机会对她说点什么,哪
怕只是问问她好不好。

    于是他去叩了她的门,门其实没关,她说了声“进来”后,他犹
疑地迈步而入。
    房间里有点暗,但是很整洁。他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一件一件
地烫着她男友的衣服,很小心的,一件又一件,烫完衣服又烫裤子。
    他痴痴地看着她的动作,仿佛又回到童年时,她孤独而无助地坐
在一堆年历片中等着他去拯救。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抚摸一下她光
洁的额,而她只是抬起头来小声叫了他一声“叔”,又低下头继续着
自己的事。
    他抬头看到桌子上她男友的照片,很酷的一个男人,胡子刮得很
光,笑起来有那么一种让人心动的魅力。他开始想象她为了那男人逃
学在家,为他打扫房间,烫衣服烧饭,每日等着他回来,心里就蓦然
担心起来。女孩子失去了自我总是教人担心的。然而他确实不好说什
么,他是她的叔,她小时侯惟一的亲人和爱人,然而,她长大了,所
以现在,他什么都不是了。

    暮色下垂的时候,她终于完成了她的烫衣工作,开始为晚饭忙碌
起来。她腼腆地让他留下来一起用晚餐,他却颇为心酸地告辞了。他
想无论如何,只要她幸福就好。她是那么的快乐呵,为着另一个他不
认识的男人。而他是她的叔,他终将会在她的生命中逐渐淡去,直至
消失。
    那一晚,他在街上走了好一会才回家。他想她的妻永远不会明白,
为何他总在做爱的时候狂吻她的眼,是那么明亮而神似的一双眼呵。


                          (三)

    接到通知的时候,他正在为政法学院的一批学生讲课。他什么也
没说就冲了出去,留下满屋子的学生在那里议论纷纷。
    他用他生命中最快速度奔向她,他的猫猫,他的天使,他的一切。
    此刻的她正躺在医院,他怕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她。
    她的男友离开了她,所以她开了煤气。

    走到病房的门口,他一眼看到她忧心忡忡的父亲和满脸眼泪的母
亲。他用力推开房门,目光焦灼地寻找。还好,他看到他的猫猫好好
地躺在那儿,盖着白床单,黑发胡乱散在枕上。他走到近前,她睁开
眼睛看到他,虚弱地叫了一声叔。他也叫她的名字,猫猫,猫猫,他
说,叔来了,叔来救你了。她苍白地笑了,费力地伸出手来,他赶紧
一把握住,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他是要照顾她的一生的,他不会再离
开她。

    他利用职务之便去调查了她的男友,发现他只是个吃软饭的小流
氓。那个男人见到他的时候嘿嘿地笑,他说,她自己愿意的,她天生
就爱作男人的奴隶。他冲上去怒不可遏地打了那家伙一个巴掌,男人
却只是冷笑,他说,你要打就打吧,算我欠了她的。他举起巴掌又想
再打,男人却幽幽地说,我看你是爱着猫猫吧,你到底是不是她叔啊。
    于是他的巴掌终于就没有落下去。

    一个星期后,她终于出院了。他把她直接接回了自己的家。她的
父母怕她的男友再来纠缠,所以并没有表示反对。而他的妻则一声不
吭的帮忙照顾她。他从妻的眼神里看到点什么,但他没有解释。

    他觉得自己已无法解释,无法解释他的心里只有她,从她五岁的
时候开始,一直到永远。


                            (四)

    然而她还是走了,在一个暮色明亮的黄昏,他发现了她留的字条,
她写“叔,我走了,我怀了他的孩子,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对不
起。”
    他抬起头来,看到灶台上的饭菜还在冒着热气,阳台上早晨她晾
出去的衣服也仍然未干,房间里仿佛到处都在弥漫着她的气息,然而,
她的确已走了。他捧着字条,颓然地跌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他没有再去找她。
    他想起小时侯他养的猫,长大了总是要胡乱跑出去,虽然大部分
时间也会得回来,但终于有一天,猫跑出去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而她也是这样,他想,她是不会再回来的了。而他后来再也不曾
养过猫。

    然而,在三年后,他又接到她的电话,她在电话里说,叔,你来,
来接我回去,好吗?他想着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觉得自己永远无法
抗拒她的召唤,他再次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她的身边。

    她在广州,而在那里,他又一次看到了那个男人。原来,他又一
次抛弃了她,不仅这样,他还逼她卖淫。直到她得了病,身体虚弱得
无法再满足他们的需要。他看到她面色萎黄地被扶了出来,身边还有
一个小小的女孩。她已几乎无法走路,只有那双大大的眼睛依旧明亮
地望着他。他正想走过去,却被那个男人拦住,男人说,五万块,母
女都归你,少一个子也不行。他看着她,她轻轻地叫了一声“叔”,
他的心蓦地被抽紧,他想起自己曾下决心要照顾她的一生。于是他朝
男人点点头,说,请给我点时间,我去筹钱。男人轻蔑地笑笑,说,
我可以等,不过,她的病可不能等太久了。

    他连夜飞回上海,到处筹钱。三天后,他带着钱出现在男人的面
前,男人仍然轻蔑地笑,他说,你迟了,现在要十万了。天!他只是
个工薪阶层,为了筹五万块钱,他已经把所有的亲亲友友家跑遍,好
不容易才筹到这个数目,而现在……他抬头看她,她虚弱地笑,说,
叔,你拿五万块带着我的女儿走吧,我已经不成了。他望向那个小女
孩,小女孩有着和她一样的漆黑而明亮的眸子,他的记忆忽然就回到
从前。
    记忆中那个小小的女孩睁着大大的眼睛,终于犹豫地向他伸出手
来,那时侯,他是她的惟一,惟一的亲人,惟一的爱。
    于是他决定孤注一掷,他从衣袋里拔出了手枪。
    手枪是他通过职务的便利从一个公安朋友那里偷出来的。作为律
师,他知道自己这么做的后果。然而,他要救她,一定要救她,从五
岁的时候起,他的生命就注定了和眼前这个女子不可分割。

    他从袋里拔出了他的枪,朝着那个男人猛射。
    他看到旁人惊慌地逃遁,看到猫猫惊讶的眼神和小女孩惊呼的神
色。
    他还是继续射,他要他死!就是这个男人,毁了他深爱的女子的
一生,他要让他永远再不能伤害她。

    男人终于倒了下去,看到他扭曲的脸,他心里觉得一阵快感。他
在心里说,猫猫,叔来救你了,这个男人他再也不能伤害你了,再也
不能了。
    他射光了枪里所有的子弹。

    然后空气中是死一般的沉寂,直到一阵警铃在远处响起。


                            (五)

    由于朋友们的努力,加上那个男人本来就是被通缉的犯人,他最
后只是被轻判了五年徒刑。
    然而猫猫还是永远地离开了他。
    在最后的时候,她把她的手放在了他的手心,她唤他,叔,她说,
我要走了。对不起,我没有听你的话。
    他看着她,禁不住泪如雨下。
    他回想起他刚认识她的时候,小小的她坐在一张很大很大的床上,
满含敌意地望着他。
    而他那时对着她笑,说,猫猫,猫猫,我是你叔,是来救你的。
    她相信了他,把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手心,可是,他却终于没有
能够救她。
    他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她又说,叔,你替我照顾我的女儿,好么?
    他用力地点头。
    唉。
    她终于轻叹一声。
    叔,她说,我一直想再听你弹《重归苏联托》,可惜,可惜……
    她苍白地笑,唉。

    三年以后,他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而减刑释放。他从她父母那里
接回了那个小女孩。
    他去的时候,小女孩坐在一张凳子上,呆呆地望着天。他唤她,
嗨。
    小女孩回过头来,是如此熟悉而明亮的眼神,他忍不住像当年一
样伸出手。
    当她把手放到他手心里的时候,他问她,嗨,你叫什么名字啊。
    她于是说,我叫苏爱天。
    他呆住。
    他叫苏天。
    原来,原来是这样。
    他禁不住又一次泪如雨下。
    她终于还是原谅他,并且是如此明白地告诉他,她爱他。

    几天后,他带着小女孩来到她的坟头。
    墓碑上的她向着他微笑,她的眼睛明亮如昔。
    他忍不住转过头来看着爱天,爱天向着他怯怯地笑。
    日子仿佛又重头来过。



--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
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
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
但是,你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59.58.197]

[返回]
赞助链接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