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121
飞天霓裳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校友联谊精华区 - 复旦大学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飞天霓裳

发信人: away (生计), 信区: FDU
标  题: 飞天霓裳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Fri Feb  4 01:29:06 2000) WWW-POST

飞天霓裳
◇恩雅,李寻欢
引子 /霓裳
  对一个女人最大的惩罚,就是给穿上一件漂亮衣服再把她关在一间没有镜子的房间里

于是
你把我关了起来
我没有找到镜子
却发现
一台PC
一只MODEM
组成了这个 INTERNET
  换上已经尘埃厚积的工作服,把头发挽了上去,我在水盆中对自己笑笑,里面的人分
明泪流满面。
  新和的泥巴和粘手,软软的躺在地上,指甲已经疯长到易断的样子,我用尖利的牙齿
把它们一一咬去,透明的指甲从嘴巴里面飞出去,确实象极了:雨后桃花片片娇
我是水
你是泥
和在一起
塑成天地
然后在阳光下打成碎片
我和你在碎片里不肯老去
第一章:三个陶器/关于霓裳
  坐在机子前久了,眼睛就涩涩地疼,象要流泪的样子。胖又跳到椅子上咬我的裙子,
我回手去抓它,它却喵地一声跳走了。转过身,却看到了墙角玻璃柜里的三个陶器.....
.
  送他去机场的路上,我旗袍的第一个扣子总是松开,好不容易把它们锁在颈间了,又
隐隐约约地疼着。
  他一直埋怨我,为什么要穿成这个样子,黑衣黑眼睛黑头发,很象是参加葬礼。其实
这和葬礼有什么区别,只是我送的活人而已。
  我提前一个月订制好了这黑缎的旗袍的,还准备在临别的时候给他一个纯粹中国式的
拥抱。我是学设计的,总要小心细致地规划好一些造型,就象张爱玲在闭上眼睛之前就为
自己设计好未来一样,死的那么安详,那么幽雅。中国人的幽默应该是这种透明的黑,可
以让人透气,只是心里窒息。
  飞机带着巨大的轰鸣声腾空而起,我站在地球的这一端,面带微笑艰难地说了声:再
见。他把那个国度的记忆刻在我的空间里了。
  但是我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坚守着那黑色的缎面,相似的只是肤色和眼睛,遥远的却
不仅仅是国度,而是大文化背景下陌生的疼痛。
  后来我在百无聊赖的时候做了第一件陶器: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中国娃娃。
  我不停的追逐那黑色的幸福就象是蒙上眼睛寻找来时的路。我的翅膀无法触及远方那
冰天雪地的爱情,却在一个燥热的季节,掠过那个美丽富饶的巴蜀古都。
  机场在夜幕下仿佛特别的闪闪发光,我带着一种从容就义的表情走向他的视线。
  一切都那么的平静,他抱着一束巨大的玫瑰站在夜色下,我被理想和现实突然袭击的
头昏脑胀,也被他开车的速度冲击的血压不正常。
  路上忽然发现成都的夜是暗蓝色的,无数的星星在夜幕里发光,这种颜色让人感觉安
详起来。
  而我在清晨的阳光中仔细地仰头一视,却看见一个豪门世家对这个不速之客的尖锐目
光。
  他的肩膀微微颤动。我瞬间明白,这里没有童话,他不是王子,至少绝对不是温莎公
爵。而我是穿着水晶鞋的公主,必须在12点以前匆匆谢幕。
  就象蓝色始终是光谱中最短的色系一样,这个故事短暂而脆弱。
  剩下的假期,我和几个朋友在景德镇炼窑,竟然烧出来一堆奇形怪状的景泰蓝手镯,
我用线把它们串在一起,挂在墙头。风起的时候,就能听见叮叮铛铛的声音,象我反反复
复错错落落飘去的蓝色理想,和来不及发出的叹息……
  白色是婚莎的颜色也是死亡的颜色死亡并不可怕我悲哀的是不曾活过那一个春天,我
喜欢穿一条简单的白色棉裙赤脚在房间里走动,没有声音,没有人来。他说他要来这个城
市的时候,我点着烟想了很久,青烟白雾,让人恍恍惚惚。
  三十岁的男人是理性的,也是沉重的,他打开门目光与我对视的一刹那,我就感觉自
己早晚会输给他。
  从理想到现实,从天堂到人间,从本性到社会性,我纷乱的思想被他的目光细细的梳
理成几段铉。他对我而坐,然后轻轻拨动:“霓裳,嫁给我吧,只要你愿意,我愿一辈子
照顾你”。有硕大的眼泪砸在棉裙上,暖暖的化开,形成一个又一个不知所措的小点点。
  浮云流水般,整个春天,我们安静极了。他拨弄他的COMPUTER,不打搅我的在角落中
回复他现实中的电话。我抚弄自己四处流浪后带了的小破烂儿,微笑着叹口气,写点自己
才明白的玩意。我们这么两两相望着,互不侵犯,互不干涉。
  所有的骄傲,放浪,叛逆,在他总是很理性的坚决中得到了平息。他要我必须安静,
必须规范的生活着。他喜欢我穿白色衣服,他说霓裳最后的嫁衣就是白色的。他真够耐心
。为了赶制这件嫁衣,他牺牲了一个季节的繁华。终于,我输掉了,输掉了一个人生活的
勇气,输掉了浪迹红尘的骄傲,也输掉了曾经五颜六色的理想。
  他带着我们的婚约离开这个城市,而这场战争的背后是一份妥协。在这个协议里,我
必须忽略很多,年龄的差距,生活背景的迥异,甚至包括关于守望还是飞翔的定义。忽然
想起学过的一点经济学,成本和收益。
  我很平静地接受了它,甚至根本就不愿再想这其中是否有爱情。我只愿那天,我能穿
上最豪华的婚纱,带上最晶莹的水晶珠琏,象雪一样的飘落再融化。
  霓裳的鲜艳到这里结束了?至少剩下的粘土都干去了。惶惶忽忽中我仿佛看见它们自
发地凝成了一个花瓶,巨大,坚固,甚至精致,只是形状有点古怪,远看有点象一个坟墓

  真的结束了?可是我似乎还想做点什么,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从来没有活过。活是可以
让人疼痛的,我却没有痛过。完美的女人可以是残缺的,象维纳斯一样,可以等待几千年
,残缺地站着疼痛。
  突然想睡了,只有睡眠是没有目的性的。梦里的颜色应该是灰色的,老师说过,灰色
包容一切色……
第二章:空心的鸟/关于飞天
  我最近只在梦游的时候上网。上网于我成了一种纯粹形式主义的习惯。这只因为我曾
经在网里活着,那种近乎飞翔状态的活着。
  我知道我在网里能飞的很高,因为网是一个浮力很大的绝对真空,或者是我事先切除
了与飞翔无关的所有器官。所以说,我是一只空心的鸟。我想飞多高就飞多高。
  那时飞翔于我只是一种习惯。现在上网也是一种习惯。习惯没有任何意义。
  然而大部分时间我们都生活在习惯里。我们今天这样活着,是因为昨天我们这样活着
。而昨天这样活着,是因为前天这样活着。只可惜,佛络伊德在描述这种活着的时候,说
这是——死之本能。
  死?呵。我原本就是死的。我是一只空心的鸟。我是一只灰色的空心的鸟。
我上辈子长着一副鸟的模样
投胎的时候一不小心了
丢了翅膀
我把自己的内脏切割得没有重量
也找不到
梦想的飞翔
  身后不远处的床上,女人睡的正香。她的脸上还带着没有完全褪去的红晕,我给她的
红晕。她幸福地睡去的时候,我就悄悄地从她的身边爬起来,游到网上。
  我已经老了,虽然我的脸还年轻。记得小时候,大人们都说我的眼睛真大,只是不够
明亮。我说,我的眼睛是不是五颜六色的?那是我梦想的颜色。于是大人们都笑了,说“
这孩子真怪……”那时我就只想长大,想长大的很有力量,给那些梦想盖一座房子,把它
们装进去。于是,就在生活的河里慢慢地挣扎,精疲力尽地往前爬。后来突然有一天,发
现自己已经长的很大,并且终于在城市中心有了一座房子,我努力地给里面装上了一切,
包括防盗门,空调,后来甚至还有了女主人——却又突然在某一个瞬间发觉自己丢失了什
么?——是那些梦想,丢失的一无所有。
  god be thanked,the meanest of his creatrures boasta two sohl-sidea one to
face the wrold with one to show a woman when he loves her
  感谢上帝,他的最卑微的主人也有两面的灵魂一面对着世人一面对着他所爱的女人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没有了灵魂,也许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心爱的女人。世人看见
的只是一只空心的鸟,关于飞翔和失落。
  我的视线落在这间屋里。这里最亲切的东西就是网,事实上有时候我也把它看作我的
全部,当作我的天堂,来储藏我所有消逝的多彩的梦想。然而醒着的时候我才一万次地发
现,网只是一些机子和线,盛着空虚的字符,却盛不起梦想的重量。网应该是天涯尽头路
边一个温暖的旅馆,却不是我的家。或者说,网不是我的妻子,她最多是我的情人。
  这个发现让空心鸟悲哀的死去,只留下尸体孤独地挂在上面。
  它已经死了好久了吧,我就把它埋在了网上,连一只席子都没有盖。它一定散发着臭
味,所以没有人理它。
  在它死后的这些天里从来没有人看到过它,在它曾经飞翔的地方也没有影子。它似乎
在没有阳光的地方就被蒸发了,连气体都没有剩下。我想,这就是网。
  可是今天突然有人给它说了很多话。她说她叫霓裳,她说她做了三个陶器。
  这些话就莫名其妙地装在了它的被蒸发了的尸体里面。
  一直到我睡去的时候,我抱着女人温热的身体。那时我突然想到了那个霓裳。我突然
觉得我的女人是一个陶器。
  对,陶器。精致的,美丽的,只是没有生命。然而陶器却有可能是我们所有人最后的
归宿。
  然后我就睡着了,在梦里的时候我思想的尸体就会复活。它复活的时候,脑子里就一
片光亮,似乎给身体也穿上了一件,霓裳。

--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
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
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
但是,你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248.172.56]

[返回]
赞助链接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