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475
爱在北京冰天雪地里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校友联谊精华区 - 复旦大学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爱在北京冰天雪地里

发信人: away (生计), 信区: FDU
标  题: 爱在北京冰天雪地里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Fri Feb  4 01:32:31 2000) WWW-POST

爱在北京冰天雪地里
恩雅
  一年前,她在首都机场给他打电话说:我要走了,那时候漫天的雪花就飘落而下,他
的声音寒冷而坚强最后说的是:你来了我去接你,你走了不送了。
  她就真的走了,牵着一个美国男人的手,拖着沉重的叹息,转过身去。
  她说过她是一个画家,她喜欢莫迪里阿尼的的画,那些细长脖子柔弱的人象她一样倔
强。
  他说他是一个作家,写一些自己也没弄懂的东西,但是别人喜欢。
  她认识他的时候还是个孩子,会在电话里发出很响亮的吃食物的声音。
  他就认为她应该很胖,她就用“胖”这个名字上网和写东西。他们总是很默契的出现
在一些聊天室里,她一进来的时候他就会大喊:俺媳妇来了。
  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认为他们在谈恋爱。
  其实鬼才知道,爱情是个什么东西,胖说,它应该没有面包好吃吧?
  他肆无忌惮的大笑,笑的眼泪都流出来
  胖叫他名字的时候,愉快的象个气泡,LU-LU的响。
  那个时候他们是快乐的,据说那是因为年轻的关系。
  那时候LULU会很坏的说,胖是他最景仰的两个女画家之一,另一个是潘玉良。
  胖说画家太肤浅还是谈作家吧。
  LULU就给她讲文学和顾城,并且很肉麻的贴出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
找胖。胖特别感动的说LULU是她最崇拜的现代诗人两个中的一个。LULU兴奋的问另一个是
谁,胖说:舒淇。
  他们就这样征战在浩瀚的网际,互相亲密和抬扛
  他们总是聊到很晚才睡去,在胖要睡着的时候她说,你给我说说北京吧,我只是很小
的时候去过,谁也没看,就看了毛主席。LULU说北京的地铁很旧很老了,但是特别亲切,
经常会有乱七八糟的男女在那里接吻,那种感觉真他妈的真实,不象咱们,只有一台老旧
的电话。
  那瞬间胖忽然深沉起来,她说去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婚礼,那个女人后来卸妆的时候感
觉连五官都卸了下来。
  LULU对这种深刻的描述感觉震撼。
  胖继续问:青春是不是流逝的特别的快?
  LULU说是的,除非修改系统时间不然就死机了。
  在这些弹指一挥间的日子里,冬天就悄然的来了,不知道是谁提出来,认识这么久该
见个面了吧。
  LULU说我们都要老了,要在年轻的时候轰轰烈烈爱一把,那怕爱情是个面包,也该吃
个新鲜不过期的。
  胖不反对并且老气横秋的说,在反复寻找的寻找里,早就没有了新鲜的爱情。
  约好了日子和地方,胖走之前说:LULU你去见我的时候看看我写你的最后一封信。
  据说后来谁也没见到谁,胖的美国男人就带着她到另外一个国家去了。
  LULU后来说,那天他等了很久,北京的冬天好冷呀,满天雪花都在尖叫着。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了,有一天,胖从学校到宿舍穿越很长地铁的时候,听见了一个黑
人在唱《TAKE ME HOME》,那夜她很大声的哭泣,哭了很长时间后她给LULU写了一封信:
我在网上的老地方等你。
  那晚他们同时打开了电脑,胖看见的第一段话是:你那里下雪了么?
  胖说:我给你打个电话好么?
  LULU说:你想听我的声音?
  胖说:不,我想听下雪的声音。
  其实那时北京根本没有下雪,但是胖坚持说她听见了。
  第二天胖办理了回国的手续,她最后放下电话担心的问LULU,这次咱们算什么关系见
面?
  LULU说:前妻吧,嘿嘿,前妻多亲切呀!
  那晚北京真的下雪了,很小很轻的那种,纠缠了很久才落下去。
  雪快停的时候LULU就看见一个有很长头发,很大眼睛的胖走了出来,他在心里嘀咕了
一句:俺媳妇回来了。
  胖睁着很大的眼睛说:北京的街好多人呀,北京的馒头好大呀,北京的冰糖葫芦好长
呀!
  LULU嘲笑胖,在夜深的时候就给她讲著名的375中巴的故事:
  说在一个寒冷的夜里,375路中巴都没有人了
  只坐着一个怪异的老头和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们就那么沉默的坐着。
  路过北三环的中途上来三个人,两个男人夹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
  老头突然找小伙子吵架,结果他俩被售票员赶下车去。
  小伙子很生气的问你丫的没事找什么麻烦,想掐架不是?
  老头闪着狡猾的眼睛说:你没看见那个女人的脚没有着地么?
  第二天在郊外发现这辆中巴了,一个人都没有。
  象空气般消失了。
  胖就一头扎进LULU的怀里尖叫:北京的鬼好多呀~~~
  胖有很多奇怪的习惯,她叫麦当劳“大屁股”说那个黄色的M特别的色情。
  她还喜欢流串到各个角落买一些斑斓的毛线袜,说那是人的根,我们要把根裹起来。
  胖穿上这些袜子的时候,心里特别踏实,她死命的在雪地上踩出几个脚印,反正是别
人的城市爱怎么糟蹋就怎么糟蹋吧。
  那个时候LULU特别难受,他就在大街上抓住胖,舔她的嘴巴,看它们粘在一起结起薄
薄的冰。
  胖在白天的时候象蝴蝶那样的尖叫着,散开的头发遮住了肩膀,阳光洒在上面爬着透
明的忧伤。
  LULU在黑夜来临时会经常把他们一起去过的聊天室打开,抓着胖的手一起敲出几个大
字:俺和前妻祝大家HAPPY FOR WINTER。
  任凭那夜越来越深,雪越来越沉。
  据说那个冬天他们在北京疯了十三天,第十三天的夜,正好是平安夜。
  他们坐在三里屯一家叫:EAZY DAYS的酒吧里。
  胖接了个电话回来问:我明天就走了,我们还有什么没有做么?
  LULU说:没有,都做了。
  胖说:哦我忘记了给你也讲个故事。
  胖讲了很久一直讲到天亮:
  有一对青梅竹马的爱人,别人总认为那个男人不够浪漫,劝女人应该离开他看看外面
的世界。
  那天女人说要到外面去寻找浪漫了,你送我吧。男人说好的。
  在机场女人就哭的死去活来,同行的朋友劝她别那么痴情,人都走远了。
  女人说,不,他在拐弯的地方一定会回过头来看我一眼的。
  果然那个男人就在拐弯要消失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
  女人就没有走了,她后来对别人说幸福其实是很乏味的。
  故事讲完了,胖就起身走了,LULU在偌大的机场看胖一步一步迈向遥远,LULU一直没
有敢动,他在等她回过头来看他一眼,但是没有,一直没有,胖很长的头发的背影消失在
人流中。
  LULU回家后看见胖留给他的很多的袜子和一张胖画他的肖像。
  上面的人没有眼睛只有一行很小的字:不让你的眼睛看见我离去时的背影。
  黄昏的夕阳落在未融化的雪上,绽开白色的迷惘。
  胖总是记得自己走出来的最后一步,她努力克制自己不转过头去,任凭大滴大滴的眼
泪砸在脚上和心里,从呼啸的飞机上,她看了最后一眼的北京,无数朵白色的云象童话一
样别离,别离,写着人生无常。
  多少日子里,胖把头埋在膝盖里,看异乡窗外那只熟悉的猫头鹰,寒冷和坚强就从骨
头里弹了出来,那些苦涩是年轻不能承受之轻。后来她不坐地铁了,学会了抽烟和开很快
的车,生活慢慢的充裕起来,加洲的阳关总是能宽容的洒在每个异乡人的脸上的。
  LULU有了一个女朋友,是一个在北京的上海人,她有很干净的脸,会说很地道的北京
话,他带她去香山看红叶,去北海划船,去吃大碗的卤煮火烧,LULU对女朋友说,没错,
幸福其实是很乏味的,爱谁谁吧。
  网上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到后来,连坐出租车,司机都会很热情的留下ICQ说,有
事CALL我呀!快餐似的文化汹涌而来,把那些古老的传说淹没在若干BYTE里。
  胖在海的那端渐渐没有了消息,她极少写信,她说自己很忙,带了一个旅游团了。
  她说有一次她带一队日本人去参观古堡,死命的给别人讲脚不着地的鬼的故事,一个
女孩问她在这里干了多少年了,她嗤牙咧嘴的说:三百年了,有无数的人晕倒过去。
  当LULU决定结婚的那年,北京异常的浮燥起来。
  据说西直门那带的最高温度有43C,动物园里的狮子特别的快乐,以为回到了非洲老
家了。LULU把准备好的钻戒收了起来,结婚的事冬天再说吧。
  那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在世纪末的空气中,美国人做一些恶做剧后又立刻抱歉
,小肯尼迪和他美丽的妻如风坠落,股票在最热的时候走出了一条金色的曲线,整个夏天
,莫名的浮燥和不安笼罩大地。
  秋天香山的叶子又红了一遍,接着这个世纪最后的冬天就来了,来的冰冷而尖锐,它
用十多年来最坚决的寒流将那些不安凝固起来,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脸上,都有它划
过的痕迹。
  LULU那天在天安门广场和千万个兴奋的同胞一起呐喊:10,9,8,7,……,1!澳门
就回归了,他总隐约觉得这个回归和自己有关系,不知有谁大叫了一声:俺媳妇回来了!
LULU挥舞的手在人群中僵硬凝固起来:我媳妇回来了吗?
  那晚他打开很久不用的电脑写着:北京要下雪了,你离开我太久了,胖。
  世纪末的最后几天,北京的天一直阴沉着,雪总是下不下来,象在等待千禧年的钟声
把它叫醒。
  LULU没有目的地徘徊在机场,他不明白为什么要来这里,和旧日的回忆告别吗?机场
是新的了,无数个故事在这里降落又飞起,象他们的心来回的活着又死去。LULU站在世纪
之交的门口,象个初恋的孩子那样孤独而倔强。
  雪不知什么时候下起来了,很冷,该回去了,LULU拖着脚步走开,在雪花飘落在他头
发上的瞬间,他在拐弯处回过头去,那时候很长头发的胖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在拥挤的
人群中,他分明看见她抱着一个巨大的箱子,里面是不是有很多很多的袜子?
  LULU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满天的雪花就纷纷扬扬的下呀下呀,还给大地一片洁白,犹如生命中最初的爱。
恩雅99冬

--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
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
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
但是,你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248.172.56]

[返回]
赞助链接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