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975
[合集] 午夜北京 (上)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文学艺术精华区 - 文海拾贝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合集] 午夜北京 (上)

发信人: iepetrinet (2013 is a Journey), 信区: Literature
标  题: [合集] 午夜北京 (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7 19:16:57 2013, 美东)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Mon Mar  5 16:08:12 2012, 美东) 提到:

前些天晚上,在外面吃过饭,超市卖了一堆生活用品准备回家。十点了,忽然狠想去逛
逛。于是跟老公说干脆我们绕着三环去跑一圈吧。别人午夜巴黎,我们可以去看看午夜
的北京。他不置可否,“你要想去我就陪你去。”

于是右转上了高速,直达三环,忽然改变了主意。于是出了环线走辅路,鬼使神差,也
许是有意无意的走到新街口外大街。掉头右转,寻找多年前这里的一家宾馆,车子慢慢
的走过,在似曾相识的十字路口没有看到那熟悉的宾馆,疑惑间看到过去宾馆对面那家
长长的街头饭店和旁边拐角处那家金象大药房。我还记得第一次去那里买东西的情景。
十字路口的正南是一条通向居民小区的小巷,很久以前巷子深处右转有三家不知名的小
店,店虽小倒还雅致,其中有一家湖北餐厅。我记得第一次去那里吃东西老公给我点了
沔阳三蒸,我不爱吃,他其实也一般。好像还要了一个酸辣藕丁和湖北的炖汤。可是那
顿饭对我这个无辣不欢的人来讲其实吃得极为不爽。对湖北菜的印象很差。

车子继续向前到了德外桥,不死心的掉头回去继续找,再一次来到十字路口,老公下车
去问保安,一回头看到那院里一个不太起眼的地方挂了一个牌匾,上面正是我们要找的
宾馆。原来宾馆已经被安置在一个小区或是一家什么公司的内院了。一会儿老公回来说
了一句“房价涨了一倍多,要去吗?”“不去,家里还有猫咪在等我呢。”

于是一路返回,在北太平桥下左转,看着眼前一排花花绿绿的小店,想象着白日里的繁
华,夜已深,很多店都打烊了,偶尔几家店里还依稀露出微弱的灯光。只有街头的kfc
倒是灯火辉煌,但深夜里也零零星星的没几个顾客。街上行人稀少,大都行色匆匆。在
蓟门桥的东北角一带,过去这里有一排特色外贸小店,其中一家店里他为我买了第一条
黑裤子,裤脚处绣了漂亮的花形图案,卖衣服的小姐狠会说话,“你女朋友腿长又瘦,
穿什么都好看,买下吧。”于是他便很痛快的买下来送我了。直到现在这条裤子都依然
躺在我衣柜里,尽管早已发白褪色。不远处的那家饮品店里,我要了一杯珍珠奶茶边走
边喝,心中还在为刚刚买到的那条裤子高兴。时过境迁,那些店铺早已不在,人是物非。

到了蓟门桥。右转,穿过电影学院,在学知桥下再右转,来到了北土城西路上。路南边
的元大都遗址公园是我们看着一天天修建起来的。等到它完全建好的时候我们也就差不
多离开了。一直前行,看着马路俩边的店铺,感慨万千,一路上俩个人感慨的嘀咕着,
这里原来有一家烧烤店,那里有一个得月楼。如果不是太晚乐真想下去在公园里走一走
。忽然一回头看到街那边的小月河招待所。记得有一次吵架后老公曾在那儿呆了一夜。

路的中间都围上了铁栅栏,往前走了好远才到了第一个可以掉头的十字路口。一路慢慢
回来,看着霓虹灯下俩边熟悉的街景在中间俩排粗大的槐树下隐隐发暗,感觉过去更加
遥远了。“这里原来是一家东坡湄洲酒楼,记得吧,我们老在这里吃饭。现在关门了,
那边原来有个稻香村的也不见了。这拐角上二楼,你还记得嘛?是一家理发店。你想买
人家那件洗头服回去画画穿,那个经理拒绝了你,但是那个年轻的给你洗头的小帅哥却
给你偷了一件,给钱还不要。呵呵。为什么呢?他宁愿冒着被店长发现被开除的危险也
要给你弄这么件衣服。到底是为什么。真有意思!”老公在那里絮絮叨叨着。是啊,真
挺奇怪的。那是件洗头时穿的褂子,睡衣款式,枣红色,带点防水,有点塑料的质感。
不因为它有多么好看,就是画画的时候外面套上会方便一些,不会担心把颜料弄在衣服
上,并且非常轻便。

我本来也没太大指望,不给就算了。结果那小哥在走的时候特意把我送出店里,告诉我
说,你真喜欢那衣服我给你弄一件,你晚上九点来取。晚上去了,果然他已经在那里等
着我们了。匆匆把衣服塞给我们叮嘱了一声“别乱说。”转身就走进夜色里了。我倒现
在画画也经常穿。说来奇怪,我那么多衣服上都有颜料,但是这件专为乐弄颜料的衣服
上却一直干干净净的。基本没弄上过颜料。

这条街过去一到夜里,尤其是黄昏时分就热闹非常。摆摊儿卖衣服的,卖水果的,还有
卖羊肉串儿的等等,有老俩口遛弯的,有带着孩子或溜狗,有人匆匆忙忙正往家赶,有
人不急不缓去公园里锻炼。

再往前走,那家银行依然隐在那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隔壁有家酒吧,以前我们俩人还常
去那里喝啤酒。旁边有一家宠物医院,是后来我们猫咪在那里打预防针的地方。现在银
行还在,其他都不在了。
“你还记不记得,因为什么不满你赖在银行门口不肯走,人家关门半个小时了,出来一
看你还在。还好心的劝你。”
“我不记得了,我为什么赖着不走?”
“我也忘了,就记得你在那里生气了很久。人家都下班了。”哦,我仿佛看到多年前落
日下的我站在那银行门口气哼哼又倔犟的撅着嘴。想起来真是好笑。真够傻的。

银行前面几十米处就是塔院小区的入口。进去左拐向里走五六十米就是过去的迎春园。
在临街的三幢高楼前徘徊了半天,没有一丝印象。想了很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们当
时住在哪幢楼上。只记得住的挺高的,不知道是住在十楼还是十二楼了。还记得我生气
的时候把一对心型手链丢楼下茂盛的草地上,老公在那里寻觅了俩个多小时终于找了回
来。

说来在这里住的时间并不算长,也就短短半年时间。或许是最初在一起的同居吧,所以
记忆格外深刻。那时候年轻,俩个人都狠青涩,精力充沛,磨擦很多。我还记得在楼上
那间屋里有一次吵过之后我故意把他灌醉。他喝了二俩白酒便不行了,而二俩白酒对我
来讲无非就是喝了瓶啤酒(我的酒量在当时比他简直是好太多了)。开始还勉强说几句
胡话,后来就干脆人事不醒了。我开头还冷笑,后来便暴露本性的拷问他,以此来泄愤。
他不回答我就给他一巴掌。他自然回答不上来。事实上他那次很难过,本来就不胜酒力,
再加上有意喝醉,所以吐的一塌糊涂,床上地下到处都是,睡在地下连说话的力气都没
有。我倒也不含糊,自己一个人玩了几个回合后觉得没劲,地下也太冷了,才想起来把
他扶床上去。人喝醉以后特别沉,而且不容易控制,我费乐很大的力气花了半个多小时,
连摔了好几次才终于把他扔床上。累得简直吐血。庆幸的是第二天清醒了以后他完全没
有任何记忆,告诉他都不信。我心里暗乐。我其实还很卑劣的问了他很多敏感问题,比
如他第一个女朋友是谁,怎么样啊等等他平时不肯告诉我的东西。可惜他喝的太多了,
没得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不过在那之后他就很小心了,再也没被我灌醉过。笑著提到
这些事情,老公咬牙切齿“早知道你当时就这么坏。。。”

对了,当时正好非典肆虐,我每天都站在十几楼高的阳台上提心吊胆的看着楼下一趟趟
运送非典病人的车开往小汤山。我害怕极了。感觉一天天的活在死神眼皮底下,生恐不
小心抬头跟他对视一眼就会被他无情的带走。每天电视里都会播报着一些患者的不幸消
息,看的人不胜恐慌。经常做梦都会梦到我被隔离在一间白色的屋子里,叫门不开叫人
不应的情景。我还曾不止一次的问老公,要是我不幸被传染被隔离了怎么办,你会不会
去看我?你一定要去看我。我可不想被隔离以后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儿绝望的等死!别
怕别怕,他一边安慰我说不会的,一边告诉我说,别担心。咱俩天天在一起,如果你被
传染那我也一定逃不了,到时候要隔离我们俩就刚好一块儿被隔离了。那不是和现在差
不多嘛。就算死我们也会一起死的。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我想想也是,好歹还有个人陪着,总算是安心些了。想来我真的是很自私。

估计没当时在北京经历过非典的人无法体会那种白色恐怖下的人心惶惶。整个北京城都
死气沉沉寂静如一座鬼都,即使是白天街上也零零星星看不见人。街上来来往往呼啸着
的都是空巴士。而且物价飞涨,人人自危。不是为乐生活必备品不会有人上街。眼看着
过去繁华而又热闹的都市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天地间似乎多了一道无形而又冷酷的网
,即使是在最晴朗的天气里都压的每个人沉甸甸的喘不过气来。那几个月是我这辈子最
难熬的一段时间,所有的学校公司几乎都放假。哪里都去不了,哪里都不能去。走哪儿
都带着厚厚的大口罩。也正因为如此,原本准备在北京工作的老公没法找工作,跟我厮
守半年之后便陪我去了伦敦。如果他真的找到了工作倒未必能如愿跟我去英国呢。而如
果他不陪我去英国,也许就真的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谁知道呢。记得接下来的那个六月
我玩的格外尽兴。我们一起去爬长城,游颐和园,香山等等。虽然都是我去过的地方,
但因为是第一次跟他一块儿出去玩,再加上在室内被禁锢了那么久,所以还是觉得看什
么都很新鲜,玩什么都好玩儿。有时候想想人生真的就像是去旅游,你永远不知道下一
站会停在哪里,或者转个弯后会遇到什么新奇的东西。总之03年的那个三月,遇到他是
我这一生中最意外也是最幸运的一件事情。

唏嘘了半天,倒车出来,在那个小小的拐角街头,依然有俩家卖水果摊儿,不同的是过
去大家都是推着三轮车叫卖,现在是在原地搭起乐塑料棚抗寒。对面亮着的那盏小小而
又昏黄的灯光下,麻辣烫烤串的小摊依然经营着。虽是深夜,摊上依然有俩个姑娘正津
津有味的吃着麻辣烫。夜色下香味一路飘过来,害得我差点没忍住。原本想下车去买俩
个水果,可是想到车后边刚从超市买的一堆水果,估计一星期能吃完不错乐。还是算了
,下次罢。




☆─────────────────────────────────────☆

  MissNN (娜娜阿姨) 于 (Mon Mar  5 17:48:39 2012, 美东) 提到:

沙发


沙发不能白坐,送你一首歌:the cure 的 There is no If
非典的那段时间我用来做手机铃声的,呵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d8c9OGKc6g


你是不是听不了youtube? 虾米在这里



Remember the first time I told you I love you
It was raining hard and you never heard
You sneezed! and I had to say it over
"I said 'I love you'" I said...you didn't say a word
Just held your hands to my shining eyes
And I watched as the rain ran through your fingers
Held your hands to my shining eyes and smiled as you kissed me

"If you die," you said, "so do I" you said...
And it starts the day you make the sign
"Tell me I'm forever yours and you're forever mine
Forever mine..."
"If you die," you said, "so do I" you said...
And it starts the day you cross that line
"Swear I will always be yours and you'll always be mine
You'll always be mine
Always be mine..."

Remember the last time I told you I love you
It was warm and safe in a perfect world
You yawned and I had tos ay it over
"I said 'I love you'" I said...you didn't say a word
Just held your hands to your shining eyes
And I watched as the tears ran through your fingers
Held your hands to your shining eyes and cried

"If you die," you said, "so do I" you said...
But it ends the day you see how it is
There is no always forever...just this...
Just this...
"If you die," you said, "so do I" you said
But it ends the day you understand
There is no if...just and
There is no if...just and
There is no if...







☆─────────────────────────────────────☆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于 (Mon Mar  5 17:49:08 2012, 美东) 提到:

我看完了。。。真好

【 在 MissNN (娜娜阿姨) 的大作中提到: 】
: 沙发
: 还没来得及看,等你写完下一起看~
: 前些天晚上,在外面吃过饭,超市卖了一堆生活用品准备回家。十点了,忽然狠想去逛
: 逛。于是跟老公说干脆我们绕着三环去跑一圈吧。别人午夜巴黎,我们可以去看看午夜
: 的北京。他不置可否,“你要想去我就陪你去。”
: 于是右转上了高速,直达三环,忽然改变了主意。于是出了环线走辅路,鬼使神差,也
: 许是有意无意的走到新街口外大街。掉头右转,寻找多年前这里的一家宾馆,车子慢慢
: 的走过,在似曾相识的十字路口没有看到那熟悉的宾馆,疑惑间看到过去宾馆对面那家
: 长长的街头饭店和旁边拐角处那家金象大药房。我还记得第一次去那里买东西的情景。
: 十字路口的正南是一条通向居民小区的小巷,很久以前巷子深处右转有三家不知名的小
: ...................






☆─────────────────────────────────────☆

  childheart (青凉酒) 于 (Mon Mar  5 17:49:53 2012, 美东) 提到:

赞!goldy把巴黎的浪漫带到了北京。还真没吃过你点的那几样菜。请客也不知一声。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些天晚上,在外面吃过饭,超市卖了一堆生活用品准备回家。十点了,忽然狠想去逛
: 逛。于是跟老公说干脆我们绕着三环去跑一圈吧。别人午夜巴黎,我们可以去看看午夜
: 的北京。他不置可否,“你要想去我就陪你去。”
: 于是右转上了高速,直达三环,忽然改变了主意。于是出了环线走辅路,鬼使神差,也
: 许是有意无意的走到新街口外大街。掉头右转,寻找多年前这里的一家宾馆,车子慢慢
: 的走过,在似曾相识的十字路口没有看到那熟悉的宾馆,疑惑间看到过去宾馆对面那家
: 长长的街头饭店和旁边拐角处那家金象大药房。我还记得第一次去那里买东西的情景。
: 十字路口的正南是一条通向居民小区的小巷,很久以前巷子深处右转有三家不知名的小
: 店,店虽小倒还雅致,其中有一家湖北餐厅。我记得第一次去那里吃东西老公给我点了
: 沔阳三蒸,我不爱吃,他其实也一般。好像还要了一个酸辣藕丁和湖北的炖汤。可是那
: ...................






☆─────────────────────────────────────☆

  lezi (有乐子没药吃) 于 (Mon Mar  5 17:53:10 2012, 美东) 提到:

那家宾馆是...第一次开房间?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些天晚上,在外面吃过饭,超市卖了一堆生活用品准备回家。十点了,忽然狠想去逛
: 逛。于是跟老公说干脆我们绕着三环去跑一圈吧。别人午夜巴黎,我们可以去看看午夜
: 的北京。他不置可否,“你要想去我就陪你去。”
: 于是右转上了高速,直达三环,忽然改变了主意。于是出了环线走辅路,鬼使神差,也
: 许是有意无意的走到新街口外大街。掉头右转,寻找多年前这里的一家宾馆,车子慢慢
: 的走过,在似曾相识的十字路口没有看到那熟悉的宾馆,疑惑间看到过去宾馆对面那家
: 长长的街头饭店和旁边拐角处那家金象大药房。我还记得第一次去那里买东西的情景。
: 十字路口的正南是一条通向居民小区的小巷,很久以前巷子深处右转有三家不知名的小
: 店,店虽小倒还雅致,其中有一家湖北餐厅。我记得第一次去那里吃东西老公给我点了
: 沔阳三蒸,我不爱吃,他其实也一般。好像还要了一个酸辣藕丁和湖北的炖汤。可是那
: ...................




☆─────────────────────────────────────☆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于 (Mon Mar  5 17:59:17 2012, 美东) 提到:

还看出什么了?
【 在 lezi (有乐子没药吃)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家宾馆是...第一次开房间?






☆─────────────────────────────────────☆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于 (Mon Mar  5 18:01:24 2012, 美东) 提到:

北京变化太快了
记忆中的地方全都不在了



☆─────────────────────────────────────☆

  childheart (青凉酒) 于 (Mon Mar  5 18:14:27 2012, 美东) 提到:

还好,除了天安门之外,没啥记忆。
【 在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北京变化太快了
: 记忆中的地方全都不在了






☆─────────────────────────────────────☆

  lezi (有乐子没药吃) 于 (Mon Mar  5 18:30:34 2012, 美东) 提到:

旁边拐角处那家金象大药房。我还记得第一次去那里买东西的情景...

【 在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看出什么了?





☆─────────────────────────────────────☆

  dc1555 (dc1555) 于 (Mon Mar  5 22:47:30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个真是忒sharp了。。。
【 在 lezi (有乐子没药吃) 的大作中提到: 】
: 旁边拐角处那家金象大药房。我还记得第一次去那里买东西的情景...






☆─────────────────────────────────────☆

  dc1555 (dc1555) 于 (Mon Mar  5 22:50:58 2012, 美东) 提到:

这个真是忒sharp了。。。
【 在 lezi (有乐子没药吃) 的大作中提到: 】
: 旁边拐角处那家金象大药房。我还记得第一次去那里买东西的情景...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00:23:56 2012, 美东) 提到:

碰上你这样的读者真是倒霉。。。

【 在 lezi (有乐子没药吃) 的大作中提到: 】
: 旁边拐角处那家金象大药房。我还记得第一次去那里买东西的情景...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00:24:46 2012, 美东) 提到:

我对北京的印象就这十几年,还好,虽然变了很多,倒是还都在。

【 在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北京变化太快了
: 记忆中的地方全都不在了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00:26:42 2012, 美东) 提到:

没什么浪漫,就是一一走过,触景生情,怀旧吧。
那几样菜是我这辈子也不想在吃的菜,后来也没再吃过。

【 在 childheart (青凉酒) 的大作中提到: 】
: 赞!goldy把巴黎的浪漫带到了北京。还真没吃过你点的那几样菜。请客也不知一声。





☆─────────────────────────────────────☆

  choo (斗星移朝暮, 秋叶落成田) 于 (Tue Mar  6 00:51:38 2012, 美东) 提到:

无意中看到楼主的故事
仿佛间回到我在北京的日子
那些街道小区好不熟悉
却又因为离开多年变得那么陌生
午夜一点往回忆走去
我十分十分十分想念北京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些天晚上,在外面吃过饭,超市卖了一堆生活用品准备回家。十点了,忽然狠想去逛
: 逛。于是跟老公说干脆我们绕着三环去跑一圈吧。别人午夜巴黎,我们可以去看看午夜
: 的北京。他不置可否,“你要想去我就陪你去。”
: 于是右转上了高速,直达三环,忽然改变了主意。于是出了环线走辅路,鬼使神差,也
: 许是有意无意的走到新街口外大街。掉头右转,寻找多年前这里的一家宾馆,车子慢慢
: 的走过,在似曾相识的十字路口没有看到那熟悉的宾馆,疑惑间看到过去宾馆对面那家
: 长长的街头饭店和旁边拐角处那家金象大药房。我还记得第一次去那里买东西的情景。
: 十字路口的正南是一条通向居民小区的小巷,很久以前巷子深处右转有三家不知名的小
: 店,店虽小倒还雅致,其中有一家湖北餐厅。我记得第一次去那里吃东西老公给我点了
: 沔阳三蒸,我不爱吃,他其实也一般。好像还要了一个酸辣藕丁和湖北的炖汤。可是那
: ...................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02:22:01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回来看看吧,以慰相思 :P

【 在 choo (斗星移朝暮, 秋叶落成田) 的大作中提到: 】
: 无意中看到楼主的故事
: 仿佛间回到我在北京的日子
: 那些街道小区好不熟悉
: 却又因为离开多年变得那么陌生
: 午夜一点往回忆走去
: 我十分十分十分想念北京





☆─────────────────────────────────────☆

  childheart (青凉酒) 于 (Tue Mar  6 02:27:15 2012, 美东) 提到:

白开水才解渴。怀旧是人之常情。

下次我去北京,一定也不吃那几样菜。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什么浪漫,就是一一走过,触景生情,怀旧吧。
: 那几样菜是我这辈子也不想在吃的菜,后来也没再吃过。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05:11:50 2012, 美东) 提到:

呵呵,如果你来找我那我请客。

【 在 childheart (青凉酒) 的大作中提到: 】
: 白开水才解渴。怀旧是人之常情。
: 下次我去北京,一定也不吃那几样菜。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05:17:58 2012, 美东) 提到:

嗯,写的啰嗦 :)

【 在 MissNN (娜娜阿姨) 的大作中提到: 】
: 沙发
: 还没来得及看,等你写完下一起看~




☆─────────────────────────────────────☆

  MissNN (娜娜阿姨) 于 (Tue Mar  6 08:58:19 2012, 美东) 提到:

看完了看完了
有点野蛮女友的意思嘛,绝对是褒义,哈哈。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写的啰嗦 :)






☆─────────────────────────────────────☆

  lezi (有乐子没药吃) 于 (Tue Mar  6 10:59:29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 哥看你的帖子看得多认真多仔细啊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碰上你这样的读者真是倒霉。。。





☆─────────────────────────────────────☆

  childheart (青凉酒) 于 (Tue Mar  6 11:03:00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果然善解人意,
如果到北京就找你去。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如果你来找我那我请客。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11:06:27 2012, 美东) 提到:

感激涕零啊,谢娜娜  :)

【 在 MissNN (娜娜阿姨)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完了看完了
: 有点野蛮女友的意思嘛,绝对是褒义,哈哈。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11:08:51 2012, 美东) 提到:

讨厌,你是戴着有色眼镜,手里还举着放大镜找的吧?
再说你看出来也罢了,还说出来。。。

【 在 lezi (有乐子没药吃)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 哥看你的帖子看得多认真多仔细啊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11:09:47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 没问题

【 在 childheart (青凉酒)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果然善解人意,
: 如果到北京就找你去。





☆─────────────────────────────────────☆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于 (Tue Mar  6 11:22:46 2012, 美东) 提到:

还是我好吧,我就不说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讨厌,你是戴着有色眼镜,手里还举着放大镜找的吧?
: 再说你看出来也罢了,还说出来。。。






☆─────────────────────────────────────☆

  rodney (开府特进轻车都尉) 于 (Tue Mar  6 11:57:12 2012, 美东) 提到:

我更没说。


【 在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是我好吧,我就不说





☆─────────────────────────────────────☆

  stoptop (香帅乘风踏月来) 于 (Tue Mar  6 11:59:24 2012, 美东) 提到:

haha
看了前两段就笑了
在宾馆旁边开药房的人太thoughtful了,哈哈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些天晚上,在外面吃过饭,超市卖了一堆生活用品准备回家。十点了,忽然狠想去逛
: 逛。于是跟老公说干脆我们绕着三环去跑一圈吧。别人午夜巴黎,我们可以去看看午夜
: 的北京。他不置可否,“你要想去我就陪你去。”
: 于是右转上了高速,直达三环,忽然改变了主意。于是出了环线走辅路,鬼使神差,也
: 许是有意无意的走到新街口外大街。掉头右转,寻找多年前这里的一家宾馆,车子慢慢
: 的走过,在似曾相识的十字路口没有看到那熟悉的宾馆,疑惑间看到过去宾馆对面那家
: 长长的街头饭店和旁边拐角处那家金象大药房。我还记得第一次去那里买东西的情景。
: 十字路口的正南是一条通向居民小区的小巷,很久以前巷子深处右转有三家不知名的小
: 店,店虽小倒还雅致,其中有一家湖北餐厅。我记得第一次去那里吃东西老公给我点了
: 沔阳三蒸,我不爱吃,他其实也一般。好像还要了一个酸辣藕丁和湖北的炖汤。可是那
: ...................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12:12:11 2012, 美东) 提到:

你们俩,都没少说。其实说了也无所谓。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觉得那是个什么事儿啊。

【 在 rodney (开府特进轻车都尉) 的大作中提到: 】
我更没说。

【 在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是我好吧,我就不说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12:13:43 2012, 美东) 提到:

是lili吧?只有妖怪/狐仙才会乘风踏月而来。哈哈哈

【 在 stoptop (香帅乘风踏月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haha
: 看了前两段就笑了
: 在宾馆旁边开药房的人太thoughtful了,哈哈





☆─────────────────────────────────────☆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于 (Tue Mar  6 12:24:23 2012, 美东) 提到:

崂山道士他师傅应该也行吧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lili吧?只有妖怪/狐仙才会乘风踏月而来。哈哈哈






☆─────────────────────────────────────☆

  stoptop (香帅乘风踏月来) 于 (Tue Mar  6 12:41:51 2012, 美东) 提到:

是大风扇吹呀吹,干冰旁边放一桶那种,哈哈
你老公很宠你呀,倒是你好像总是忸忸怩怩的有点小性子:)
这么喜欢吃辣呀,以后我去北京,陪你吃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lili吧?只有妖怪/狐仙才会乘风踏月而来。哈哈哈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13:05:14 2012, 美东) 提到:

我耍小性子还忸忸怩怩嘛?我都是很豪放的爽 哈哈

好啊,你来北京我们一块儿去吃辣椒~
哈哈,估计吃不过你

【 在 stoptop (香帅乘风踏月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大风扇吹呀吹,干冰旁边放一桶那种,哈哈
: 你老公很宠你呀,倒是你好像总是忸忸怩怩的有点小性子:)
: 这么喜欢吃辣呀,以后我去北京,陪你吃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13:05:36 2012, 美东) 提到:

你知道?

【 在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崂山道士他师傅应该也行吧





☆─────────────────────────────────────☆

  lezi (有乐子没药吃) 于 (Tue Mar  6 13:10:19 2012, 美东) 提到:

嗯 啥时候接着写下一篇啊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讨厌,你是戴着有色眼镜,手里还举着放大镜找的吧?
: 再说你看出来也罢了,还说出来。。。





☆─────────────────────────────────────☆

  lilybank (炎炎夏日何处去,采得青莲一茎香) 于 (Tue Mar  6 14:49:31 2012, 美东) 提到:

你对我们是豪爽
但对老公就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了,哈哈

我吃辣不行呀,肠胃早受不了那样的刺激了,只能吓吓不吃辣的人:P
不知道你的水平如何?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耍小性子还忸忸怩怩嘛?我都是很豪放的爽 哈哈
: 好啊,你来北京我们一块儿去吃辣椒~
: 哈哈,估计吃不过你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18:27:38 2012, 美东) 提到:

嗯,这篇有点血腥啊。。。

【 在 lezi (有乐子没药吃)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 啥时候接着写下一篇啊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ue Mar  6 18:30:22 2012, 美东) 提到:

我对老公也狠豪爽啊。哈哈,不过他不喜欢我这样对他。

我吃辣还是不错的,跟一般人比还是吃的挺厉害的呢。
要知道我跟着我老公回湖南吃所有的辣菜都没问题。 :)

【 在 lilybank (炎炎夏日何处去,采得青莲一茎香)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对我们是豪爽
: 但对老公就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了,哈哈
: 我吃辣不行呀,肠胃早受不了那样的刺激了,只能吓吓不吃辣的人:P
: 不知道你的水平如何?





☆─────────────────────────────────────☆

  lilybank (炎炎夏日何处去,采得青莲一茎香) 于 (Wed Mar  7 00:40:28 2012, 美东) 提到:

那你比我厉害
湖南菜干辣干辣的,辣在嘴里,当场我脸色就要变
川菜是油辣,或者麻辣,辣在胃里,先吃下去再说,这个我忍忍还能撑撑场面,回家难受去:)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对老公也狠豪爽啊。哈哈,不过他不喜欢我这样对他。
: 我吃辣还是不错的,跟一般人比还是吃的挺厉害的呢。
: 要知道我跟着我老公回湖南吃所有的辣菜都没问题。 :)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Wed Mar  7 02:48:09 2012, 美东) 提到:

呵呵,四川人不怕辣,湖南人怕不辣。

【 在 lilybank (炎炎夏日何处去,采得青莲一茎香)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你比我厉害
: 湖南菜干辣干辣的,辣在嘴里,当场我脸色就要变
: 川菜是油辣,或者麻辣,辣在胃里,先吃下去再说,这个我忍忍还能撑撑场面,回家
难受去:)





☆─────────────────────────────────────☆

  yearn2 (yearn2) 于 (Wed Mar  7 14:15:23 2012, 美东) 提到:

原来那个稻香村的不见了????!!!!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Wed Mar  7 14:17:51 2012, 美东) 提到:

cft...节哀,其他地方还多的是呢,反正我那天没看见。

【 在 yearn2 (yearn2) 的大作中提到: 】
原来那个稻香村的不见了????!!!!




☆─────────────────────────────────────☆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于 (Thu Mar  8 09:54:04 2012, 美东) 提到:

pat pat
把中跳过吧
下还有吗?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cft...节哀,其他地方还多的是呢,反正我那天没看见。
: 原来那个稻香村的不见了????!!!!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50.]

[返回]
赞助链接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