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953
[合集] 午夜北京 (下)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文学艺术精华区 - 文海拾贝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合集] 午夜北京 (下)

发信人: iepetrinet (2013 is a Journey), 信区: Literature
标  题: [合集] 午夜北京 (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7 19:18:08 2013, 美东)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Mar  8 11:55:52 2012, 美东) 提到:

“你看,说你毒性大吧?”老公看我半天不怎么说话,又故意逗我。
“怎么讲?”
“我发现了一个规律。”
“什么规律”我懒得理他,知道也没什么好话。
“你看,过去那些凡是你光顾过的店都倒闭了。杂货店,倒闭了。那工作室,倒闭了。
花植秀,倒闭了。还有那东八区也倒闭了。就是不知道那沸腾鱼乡还开没开着。他们倒
闭的一个共同点,就是过去你曾光顾过。”
“靠,那不关我事。”
“对了,我们能去那边看看沸腾鱼乡嘛?”
“不去,我要去那边看看抱回小椰的宠物店。”

拉着手穿过天桥,午夜风起,带来一阵寒意。我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这条路上灯色昏暗
,人迹稀少。走到那些个早已打烊 的小店周围,仔细搜寻了一番,再找不到当初的那
家宠物店。就在当年的这条街上,我抱回了我那亲爱的猫咪,从此风风雨雨一直跟着我
们半猫半狗,到现在已经有七个年头了。以猫龄而算七七四十九岁,它已经马上就要到
它的知天命的年纪乐。猫生一世,也是白驹过隙啊。

顺着路走到尾,过去这里有一家大的湘菜馆,现在已经分成俩家餐厅了,上面是一个宾
馆。似乎老公过去也在那里住过一夜。路的末端是一个小的入口,里面就是我们过去住
的那排居民楼。为乐保证小区居民的生活,特意在这个入口里用俩截护栏桩拦住了,留
下俩个仅容俩人过的小缝隙,以前我常在这里骑着我的小折叠自行车来回穿梭,肩膀上
站着虎斑纹的小椰对着过往的人流好奇地张望。引得旁人侧目相看。我的自行车极小,
一般都不会在前面装车篓,我特意给它装了个车筐想让它在这里老实待着,它非不肯。
总是连扑带闹的一定要站在我的肩膀上夺人眼球,还把我抓的左一道儿右一道儿的,久
而久之也就由它去了。

站在楼下, 抬头看看,前面那四楼的灯光依旧亮着。看来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的人不止
我们俩个啊。说实话,搬到这里以后才是我真正的接触“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开始。以
前的日子虽然也吵吵闹闹的过,但都还算比较阳春白雪,毕竟那都是人民的内部矛盾,
可以内部解决。从这里开始双方的家庭开始强力介入,顽固不化,再加上内部不平等的
关系,所以矛盾开始激化。

之前无论是在塔院的同居还是去英国的读书,基本都是一个状态。那就是他不工作。我
虽然读书,但是最后一年的毕业设计一般都没什么课,大都是待在家里做作业或是写论
文。所以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俩个人厮守。

回国以后他毕竟还是得工作,养家糊口。再说我们都年轻,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积蓄可以
俩人天天待在家里吃喝不愁。能撑那么久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现在他必须去找份工作
上班了。

他曾经很认真的问我对未来有什么打算。我想了想说,没有。
“那你以后希望一种怎么样的生活?”
“嗯,我希望能像伦敦北部那个森林公园旁边的住户一样,有个带前后院儿的花园,有
俩个孩子,养三只猫四条狗,相夫教子,看书画画。”
“你不想去工作?”
“不想。当然如果你需要,我也可以去工作。”
“算了吧,不想去工作就算了。你可以不用去工作。在家里呆着我也安心。如果你愿意
,”顿了一下他又说“如果这就是你所说的你想要的生活。”
“那我不工作可以嘛?你一个人行吗?”
“放心,我应该还是养得起你。”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不算格外的了解我惊人的消费能力。

那个时候的他还是相当的自信的。虽然现在看来那可能更多的时候是一种傻气。
他曾豪言,xxx,三五年之内我一定可以让你在国贸买任何一件你看得上的衣服。
到后来他的这些豪言豪语总被我拿来不法利用,这使得他很多时候都非常被动。
每次被我挖苦时总是耷拉着脑袋一脸苦笑的背一句电影里的台词“I was used!”
极度郁闷的时候他会说“I am SO used!”

虽然在普通上班族里老公工资水平算是不错的。但他涨工资的速度也远赶不上我花钱的
速度。老公说我跟钱有仇,一有钱就花个精光。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对我的基本要求就是
做个真正的月光族,不要总是寅吃卯粮恶性循环,最后无以为继,只能靠借款和父母接
济为生。

说来我有俩大爱好,一个是买衣服,另一个就是买原版画册。当然其实我不止俩大爱好
。那天去家具城我顺口说了句我是个狂热的家居爱好者,我喜欢逛家具城看家居组合。
老公挖苦我说,你干啥不狂热啊?你逛家具城就是个家居爱好者,你去逛莱泰花卉市场
你又是个狂热的园艺爱好者,你去逛照相器材城你就是个狂热的摄影爱好者,你去逛小
商品又是个狂热的小商品爱好者。你就算逛古玩市场你都是个狂热的古玩爱好者。你还
喜欢逛商场买衣服逛书店买书,你哪样不狂热?你哪样不爱好?一句话,你是个狂热的
生活爱好者!听的我汗颜,真是知我者夫也!

但是,过去老公也确实狠宠我,一件国贸的衣服,俩三千块钱,好多人一个月的工资,
老公当时四分之一的工资。只要我想要,他都会想办法给我买下。还有我喜欢的原版画
册。我经常喜欢去西单图书城的地下一层看画册,每去一次老公的信用卡就刷新一次。
再加上每年的定期旅游和其他花销所以总是花个精光。

我还曾特以为荣,以此来看不惯那些平时干什么都勤俭节约,斤斤计较的家庭主妇。我
觉得她们不够爽气,不会生活。我还得意的宣称我们家的财政是“计划经济”。就是有
多少花多少,计划经济的核心原则就是不存不攒不留。

我从小就有一个坏习惯,跟父母要零花钱向来都是左右逢源。跟妈妈要钱买衣服买生活
用品,跟爸爸要钱买书本画册和小电子产品。同一件事情要双份的钱。其实爸妈也知道
,但是他们一般忙没时间管我,所以即使知道我俩边儿捣鬼也不说什么。尤其是我妈,
更是如此。直到现在每次见面都会问我钱够不够花,经常背着爸爸悄悄给我塞几千到上
万块钱的零花钱。每次走都会在枕头下面给我放一定数目的钱以备我不时之需。而我一
旦拿到这种钱立马想到的就是犒劳下自己,出去逛一下午回来兜里就空空如也了。而每
当老公一指责我,我就会振振有词,“哼,那是我妈给我的零花钱,我愿意怎么花就怎
么花。”

结婚以后我又把这种伎俩用在老公和父母之间。我想买的东西被父母否决了就去找老公
要,这个时候父母说我不光我不乐意,老公也不乐意。而当老公数落我的时候,我就去
找父母解决。这个时候又因为有父母撑腰,老公说我我也听不进去。我利用他们之间的
观点不一致来大行其道。老公的工资一律当零花钱使,父母的钱拿来买奢侈品及大件的
东西。因为让老公买太贵的大额消费品显然不合适。而跟父母要钱总得有个名堂吧,总
不能跟父母说我要五百块钱去烫个头发。

然后,很快我就领教到生活的教训了。就这么连续几年的潇洒之后,在有一次生病住院
的时候我们连一万多快钱的住院费都交不起。当然交不起住院费本身到是没什么。父母
总是会帮我交的。但是这个事情真的让我认识到了钱的重要性。也就是那个时候才真正
意识到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贫贱夫妻百事哀”,父母在世尚可帮助一把,倘若有一天
不在了,那我们怎么办?等到父母老了需要依靠我们的时候怎么办?以后如果有了孩子
又怎么办?然后才逐渐认识到他告诫我的那个原则--理性消费的重要性。但这个过程
里我无数次的无理取闹和不高兴最终还是给双方心理都留下了阴影。也许从一开始我的
心态就不对。老公的态度更是助长了我的这种情绪。所以当他想试图改变这种局面的时
候我就变得非常不可理喻了。

说也奇怪,我们之间和风细雨的时候确实是不太多见。大部分情况下如果不是晴天烈焰
那么就必然是雷霆暴雨,并且局部地区时常伴随着冰雹现象。都说性格决定命运,此言
不差。同时,我也发现我这帖子里所记下的很多事情之所以印象深刻,就是因为我当时
生过气。那些不生气的时候反而在我心里留不下什么痕迹。

站在楼下往事历历在目,如同昨天一部发黄的彩色无声故事片。过去离我越来越远,今
后还将离的更远。故事片里的剧情有些还会在日后的生活中再一次的上演,有些却永远
也不会。而这里就是我们之间那一切战争和矛盾的开始。它承载着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
段时光中所有的喜怒哀乐。它给我带来欢乐,带来悲伤,同时也给我留下了深深的眷恋
和无限的懊悔。。。

以前曾有人说过“如果我哭了,也许是我老了。”当时觉得这话听着很没道理,还撇嘴
嘲笑那哭着的人。现在终于轮到我哭了。这没有什么,至少我现在想哭还哭得出来。或
许再过十年等我想起这些的时候我会再也哭不出来,只能淡淡的说“天凉好个秋”。

……
徘徊了半响,原道儿返回。

回来又路过那过去的饭庄,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有点快餐味道的餐厅了。里面宽敞明亮,
靠窗的一排座位有俩对小夫妻在吃快餐。中间那一桌上围着四五个小青年在说说笑笑,
很热闹的样子。忽然狠想进去坐坐。但又找不出理由。最后还是进去要了一碗酸辣粉。
半响,酸辣粉上来,味道还不错,挺正的,无奈一点儿不饿,吃了俩口全留给老公了。
唉,今晚出来这么半天尽是吸风喝露了。好不容易来点儿实惠的吧,还吃不下去。得,
回家吧。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情。

出来餐馆,夜深了,起风了,有点儿冷,路过天桥的时候我指给老公看说,看原来这个
西南角是个体育场,以前我们还在里边溜过冰呢。老公想了半天,“我不记得了。”过
了天桥,看见对面的一家永和豆浆。我说想要杯热豆浆。“好吧,反正那是个台独分子
开的店,我们进去光顾一下,然后让它过俩天就倒闭。”老公兴高采烈得说。

进去拿了杯热豆浆出来,太烫了。没法喝。前面不远就是我们的停车处。
快步走进车里,老公看着我笑,意味深长的问我,“下一站去哪儿?要去回龙观再看看
嘛?”
“靠,不去!那儿天天去,没兴趣。”
“那你还想去哪儿?绕三环嘛?”
“晤,算了,不去了,改天吧。我有点累了,我想回家。”
“那么,下一站是昌平?”
“是的,回家。”

重新返回知春路直行,在中关村东大街右转,直行来到四环,右转。进入四环直奔八高
。夜里车少,速度很快。回家的途中我毫不例外的又睡着了。手里还拿着那杯热热的豆
浆。

               
                                                    (全文完)



注:最后开个玩笑,其实我根本就没去午夜游魂,最近看艺术史有感,再加上前段时间
看的俩部电影《午夜巴黎》和《before sunset》颇为伤感。所以在家里看着google地
图意淫出来这么一篇东西恶搞。见谅。祝三八妇女节快乐!




☆─────────────────────────────────────☆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于 (Thu Mar  8 12:09:01 2012, 美东) 提到:

那个注很没必要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Mar  8 12:11:43 2012, 美东) 提到:


你怎么跟乐子一个德性啊
我就做隔壁王二,怎么了

【 在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个注很没必要





☆─────────────────────────────────────☆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于 (Thu Mar  8 12:15:13 2012, 美东) 提到:

我是觉着你这儿总结人生呢
不知道该恭喜还是该担心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哼
: 你怎么跟乐子一个德性啊
: 我就做隔壁王二,怎么了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Mar  8 12:16:07 2012, 美东) 提到:

不用担心
十年一小结嘛

【 在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是觉着你这儿总结人生呢
: 不知道该恭喜还是该担心





☆─────────────────────────────────────☆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于 (Thu Mar  8 12:16:33 2012, 美东) 提到:

那我就把心放肚子里了
恭喜贺喜节日快乐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用担心
: 十年一小结嘛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Mar  8 12:22:22 2012, 美东) 提到:

晚了,我这儿都九号了,不厚道。。。

【 在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我就把心放肚子里了
: 恭喜贺喜节日快乐





☆─────────────────────────────────────☆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于 (Thu Mar  8 12:24:44 2012, 美东) 提到:

谁让你贴这么晚
凑合一下俺们时段吧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晚了,我这儿都九号了,不厚道。。。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Mar  8 12:27:27 2012, 美东) 提到:

那不凑合能咋办呢?

【 在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谁让你贴这么晚
: 凑合一下俺们时段吧





☆─────────────────────────────────────☆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于 (Thu Mar  8 12:28:28 2012, 美东) 提到:

要不挪步道memory吃个包子?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不凑合能咋办呢?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Mar  8 12:33:03 2012, 美东) 提到:

唉,算了,这么晚了吃了包子长肉,以后早点喊我。。。

【 在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要不挪步道memory吃个包子?





☆─────────────────────────────────────☆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于 (Thu Mar  8 12:34:24 2012, 美东) 提到:

行。我帮你吃了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唉,算了,这么晚了吃了包子长肉,以后早点喊我。。。






☆─────────────────────────────────────☆

  lilybank (炎炎夏日何处去,采得青莲一茎香) 于 (Thu Mar  8 12:56:50 2012, 美东) 提到:

NND,今天早上pre-order了个IPAD,又被嚷嚷着要求分开银行帐号过
我说,好呀,把所有的收入都放我帐号里我就同意:P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看,说你毒性大吧?”老公看我半天不怎么说话,又故意逗我。
: “怎么讲?”
: “我发现了一个规律。”
: “什么规律”我懒得理他,知道也没什么好话。
: “你看,过去那些凡是你光顾过的店都倒闭了。杂货店,倒闭了。那工作室,倒闭了。
: 花植秀,倒闭了。还有那东八区也倒闭了。就是不知道那沸腾鱼乡还开没开着。他们倒
: 闭的一个共同点,就是过去你曾光顾过。”
: “靠,那不关我事。”
: “对了,我们能去那边看看沸腾鱼乡嘛?”
: “不去,我要去那边看看抱回小椰的宠物店。”
: ...................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Mar  8 12:59:34 2012, 美东) 提到:

呵呵,你ld也是看你有自己的工资和收入啊。我是实在没那个能力了。

【 在 lilybank (炎炎夏日何处去,采得青莲一茎香) 的大作中提到: 】
: NND,今天早上pre-order了个IPAD,又被嚷嚷着要求分开银行帐号过
: 我说,好呀,把所有的收入都放我帐号里我就同意:P





☆─────────────────────────────────────☆

  lilybank (炎炎夏日何处去,采得青莲一茎香) 于 (Thu Mar  8 13:04:40 2012, 美东) 提到:

我现在的收入是大大大的负数,哈哈
他萎缩的表示给我建个帐号,每个月放几块零花钱进去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你ld也是看你有自己的工资和收入啊。我是实在没那个能力了。






☆─────────────────────────────────────☆

  lezi (有乐子没药吃) 于 (Thu Mar  8 13:07:13 2012, 美东) 提到:

我就说嘛 现在汽油费这么贵...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午夜北京 (下)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8 11:55:52 2012, 美东)
:
: 注:最后开个玩笑,其实我根本就没去午夜游魂,最近看艺术史有感,再加上前段时间
: 看的俩部电影《午夜巴黎》和《before sunset》颇为伤感。所以在家里看着google地
: 图意淫出来这么一篇东西恶搞。见谅。祝三八妇女节快乐!
:
: --
: 赤橙黄绿青蓝紫
: 我持彩练当空舞
:
:
:
: ※ 修改:·goldy 于 Mar  8 12:13:06 2012 修改本文·[FROM: 137.189.]
: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7.189.]
:
:





☆─────────────────────────────────────☆

  lilybank (炎炎夏日何处去,采得青莲一茎香) 于 (Thu Mar  8 13:08:57 2012, 美东) 提到:

太没诚意太萎缩了
蒸包子的就蒸到底,给人送来呗

【 在 lhr (麻辣呆牛筋~五香花生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要不挪步道memory吃个包子?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Mar  8 13:09:07 2012, 美东) 提到:

嗯,我不ws谁ws?

【 在 lezi (有乐子没药吃)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就说嘛 现在汽油费这么贵...





☆─────────────────────────────────────☆

  lezi (有乐子没药吃) 于 (Thu Mar  8 13:10:06 2012, 美东) 提到:

我我我~~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我不ws谁ws?





☆─────────────────────────────────────☆

  childheart (青凉酒) 于 (Thu Mar  8 13:31:19 2012, 美东) 提到:

小说写得挺有情趣儿的,特别是在这个特别的日子,节日愉快!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看,说你毒性大吧?”老公看我半天不怎么说话,又故意逗我。
: “怎么讲?”
: “我发现了一个规律。”
: “什么规律”我懒得理他,知道也没什么好话。
: “你看,过去那些凡是你光顾过的店都倒闭了。杂货店,倒闭了。那工作室,倒闭了。
: 花植秀,倒闭了。还有那东八区也倒闭了。就是不知道那沸腾鱼乡还开没开着。他们倒
: 闭的一个共同点,就是过去你曾光顾过。”
: “靠,那不关我事。”
: “对了,我们能去那边看看沸腾鱼乡嘛?”
: “不去,我要去那边看看抱回小椰的宠物店。”
: ...................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Mar  8 13:40:26 2012, 美东) 提到:

嘿嘿

【 在 childheart (青凉酒)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说写得挺有情趣儿的,特别是在这个特别的日子,节日愉快!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Mar  8 20:41:44 2012, 美东) 提到:

哦,那还是得赞你老公
不过坚决不能同意分开账户

【 在 lilybank (炎炎夏日何处去,采得青莲一茎香)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现在的收入是大大大的负数,哈哈
: 他萎缩的表示给我建个帐号,每个月放几块零花钱进去





☆─────────────────────────────────────☆

  childheart (青凉酒) 于 (Thu Mar  8 23:06:09 2012, 美东) 提到:

赞!象电影似的,还有创作背景。酸辣粉也是我太太的最爱。
那些店铺因为象你一样的正常顾客不去而关门啦,不必自责。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看,说你毒性大吧?”老公看我半天不怎么说话,又故意逗我。
: “怎么讲?”
: “我发现了一个规律。”
: “什么规律”我懒得理他,知道也没什么好话。
: “你看,过去那些凡是你光顾过的店都倒闭了。杂货店,倒闭了。那工作室,倒闭了。
: 花植秀,倒闭了。还有那东八区也倒闭了。就是不知道那沸腾鱼乡还开没开着。他们倒
: 闭的一个共同点,就是过去你曾光顾过。”
: “靠,那不关我事。”
: “对了,我们能去那边看看沸腾鱼乡嘛?”
: “不去,我要去那边看看抱回小椰的宠物店。”
: ...................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Mar  8 23:13:42 2012, 美东) 提到:

哈哈 我才不自责呢
要是我连这个都自责,那别人家死个猫什么的我更应该承担责任了

【 在 childheart (青凉酒) 的大作中提到: 】
: 赞!象电影似的,还有创作背景。酸辣粉也是我太太的最爱。
: 那些店铺因为象你一样的正常顾客不去而关门啦,不必自责。





☆─────────────────────────────────────☆

  childheart (青凉酒) 于 (Fri Mar  9 10:59:47 2012, 美东) 提到:

BSO 自己是吃猫鼠!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 我才不自责呢
: 要是我连这个都自责,那别人家死个猫什么的我更应该承担责任了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Fri Mar  9 11:48:40 2012, 美东) 提到:

吃猫鼠是啥?
你就想说我獐头鼠目吧

【 在 childheart (青凉酒) 的大作中提到: 】
: BSO 自己是吃猫鼠!





☆─────────────────────────────────────☆

  childheart (青凉酒) 于 (Fri Mar  9 12:00:18 2012, 美东) 提到:

刚查了一下,吃猫鼠是传说中的专吃猫的老鼠,不过现实中不存在。 并不适合你。
自谦啊,不过,除了邪恶一笑像点儿之外,你与獐头鼠目没有交集。 狗弟就不错。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吃猫鼠是啥?
: 你就想说我獐头鼠目吧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Fri Mar  9 12:02:30 2012, 美东) 提到:

哦,谢解惑啊,我说呢。
嗯,我也觉得狗弟挺好的  哈哈

【 在 childheart (青凉酒) 的大作中提到: 】
: 刚查了一下,吃猫鼠是传说中的专吃猫的老鼠,不过现实中不存在。 并不适合你。
: 自谦啊,不过,除了邪恶一笑像点儿之外,你与獐头鼠目没有交集。 狗弟就不错。





☆─────────────────────────────────────☆

  childheart (青凉酒) 于 (Fri Mar  9 12:22:06 2012, 美东) 提到:

终于有共同语言了。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哦,谢解惑啊,我说呢。
: 嗯,我也觉得狗弟挺好的  哈哈






☆─────────────────────────────────────☆

  choo (斗星移朝暮, 秋叶落成田) 于 (Fri Mar  9 12:58:11 2012, 美东) 提到:

东八区真的倒了?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看,说你毒性大吧?”老公看我半天不怎么说话,又故意逗我。
: “怎么讲?”
: “我发现了一个规律。”
: “什么规律”我懒得理他,知道也没什么好话。
: “你看,过去那些凡是你光顾过的店都倒闭了。杂货店,倒闭了。那工作室,倒闭了。
: 花植秀,倒闭了。还有那东八区也倒闭了。就是不知道那沸腾鱼乡还开没开着。他们倒
: 闭的一个共同点,就是过去你曾光顾过。”
: “靠,那不关我事。”
: “对了,我们能去那边看看沸腾鱼乡嘛?”
: “不去,我要去那边看看抱回小椰的宠物店。”
: ...................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Fri Mar  9 12:59:42 2012, 美东) 提到:

倒也~
不知何时

【 在 choo (斗星移朝暮, 秋叶落成田) 的大作中提到: 】
: 东八区真的倒了?





☆─────────────────────────────────────☆

  coolm2 (coolm2) 于 (Wed Apr 18 14:50:10 2012, 美东) 提到:

bso 自己lg啊!



☆─────────────────────────────────────☆

  aiyayayaya (偶尔想起) 于 (Wed Oct  3 11:23:05 2012, 美东) 提到:

写得真好, 很感人- 找的老公真不错!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看,说你毒性大吧?”老公看我半天不怎么说话,又故意逗我。
: “怎么讲?”
: “我发现了一个规律。”
: “什么规律”我懒得理他,知道也没什么好话。
: “你看,过去那些凡是你光顾过的店都倒闭了。杂货店,倒闭了。那工作室,倒闭了。
: 花植秀,倒闭了。还有那东八区也倒闭了。就是不知道那沸腾鱼乡还开没开着。他们倒
: 闭的一个共同点,就是过去你曾光顾过。”
: “靠,那不关我事。”
: “对了,我们能去那边看看沸腾鱼乡嘛?”
: “不去,我要去那边看看抱回小椰的宠物店。”
: ...................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50.]

[返回]
赞助链接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