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758
[合集] 《三体》读后感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文学艺术精华区 - 文海拾贝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合集] 《三体》读后感

发信人: iepetrinet (2013 is a Journey), 信区: Literature
标  题: [合集] 《三体》读后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an  7 19:21:13 2013, 美东)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Mon Oct 24 07:54:02 2011, 美东) 提到:

   用“宇宙史诗”来形容刘慈欣的《三体》系列我想并不过分——它对宇宙的起源
、生命与环境间的相互作用、文明的演变、人类的整合,甚至宇宙的终极走向,都给出
了自圆其说的明确猜想及推论;这一庞大的体系通过一些相关而分离的片段如冰山一角
般呈现出了一个具有高度美感的思维体系,描述了永恒之初直至宇宙尽头的维度之旅;
它确立了微观与宏观彼此渗透交错的依存关系,而贯穿其中的则是人类的情感,有激情
的壮丽澎湃,有爱情的温柔微妙,也有绝情的冷酷黑暗。这一切的丰富片段、结构、内
涵极其跨越的时间广度,我觉得也只能用“史诗”来进行总结,否则便不足以准确表达
《三体》的气魄。


1  游戏
   
  这么庞大的史诗故事起点却很微妙。文革中叶文洁目睹理论物理学家的父亲被红卫
兵小将们打死在批斗台上,而母亲为了自保不惜出卖人格丑态毕露。这个从时代泥沼中
成长起来的姑娘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人间最险恶的政治斗争、最丑恶的灵魂背叛,终于在
孤寂而枯燥的“红岸”研究基地对人类这个种族彻底死了心,从此开启了半人马座三星
上“三体人”对地球发动攻击的序幕。
  
  单凭这样一个粗略的情节,还不足以说明《三体》系列故事的好看。《三体》第一
部的最引人之处是刘慈欣选择介绍外星文明的方式——电脑游戏。他并不介绍这个游戏
的来龙去脉,只是让人物带着读者心存疑惑地去体验,而这种体验是与其他游戏存在巨
大差异的:“一般游戏的设计者都是尽可能地增加显示的信息量,以产生真实感;但《
三体》的设计者却是在极力压缩信息量,以隐藏某种巨大的真实。”这种“压缩信息量
”式的写法我觉得也是刘慈欣在处理《三体》系列时的一个特色,也就是说他并不过多
花费时间在细节之处,文章的骨架很粗,人物性格特色也极粗糙;但粗糙中至少有一两
处关键之笔勾勒出大致轮廓,提出几许线索,剩下的全由读者自行挖掘。
  
  这样的写法对大部分小说来说都太过漫不经心了,但对《三体》系列来说我倒觉得
十分必要。与《三体》游戏的初衷一样,这个史诗级别的故事涵盖内容太多,采用《清
明上河图》那样的白描法会令人丧失在细节的汪洋中而忘记那个隐藏于后的“巨大的真
实”。我自己在阅读中也的确是思考故事走向居多,对人物个性相互关系考虑较少——
毕竟对比那个“巨大的真实”,每一个人的分量都很轻微;虽然某个人物某些片段在故
事的相当部分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那不过是必然中的偶然,局部中的剖面。在
有限的篇幅内,对每一处映射的过分展开都有可能造成全局整体形象的偏离,留下错误
的印象。
  
  《三体》游戏的另一个功用是造成了“画中画”的效果。这个故事中的故事有着与
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逻辑走向,每一个文明的演变都是对“巨大的真实”的一次猜想。
刘慈欣给这些猜想安排了平行递进的结构,每一个文明专注于谜底的某个规律,某种方
面,从不同的角度逼近背后真相;与此同时,每当一种猜想告一段落,叙事过程又可迅
速跳回主线,以人物之口对“画中画”进行评论、猜测。这种写法既好掌控叙事节奏,
又增加了信息的渠道,是个聪明的安排。
  
  这一部中唯一令人遗憾的是《三体》游戏的终结方式——精英筛选,齐商大计。抛
开第二红岸基地投资人伊文斯过于戏剧化的人生背景不提,我认为刘慈欣在《三体》的
构思过程中还是过于关注所谓社会精英们对历史进程的影响了。当然处于社会决议层的
精英们的确对社会发展方向、速度、方式的影响不容小觑,但显然不该是决定性因素。
换句话说,一个人对历史进程的影响哪怕再大,也不能以一己之力成为左右人类文明的
奇点,这背后的经济力量、政治力量、科技水准等才是发展与改变的真正基石。从此意
义上说,大史这样的普通警官才是《三体》人物谱中的真正精华,他永远清楚自己所处
的位置,在跨越百年的巨大文明危机中不卑不亢,冷静沉着,不以出身学识才情为傲(
当然他也缺少这些),全靠人格魅力动人。
  
  相比之下,刘慈欣在《三体》系列字里行间对社会精英层(不管是地球三体组织还
是各国政府的群英荟萃)所流露出的油然敬意以及安排给他们的一锤定音之功效,我始
终无法认同。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Mon Oct 24 07:54:24 2011, 美东) 提到:

2  黑暗森林
   
  《三体II》中的核心思想是 “宇宙黑暗森林”理论。在我看来,这一理论其实就
是“囚徒两难抉择”的放大版。
  
  “囚徒两难抉择”是经济学博弈论中的一个经典入门案例,讲的是每个理性的人在
进行以效益最大化为目的的最优逻辑选择时,个体的理性怎样导致集体的非理性,造成
效益最劣结果的实现。“囚犯两难抉择”有两个关键前提,一是囚犯的理性逻辑思维,
即囚犯将遵循基本逻辑原理进行理性选择,换句话说,在两种可能的结果面前(比如判
刑轻重),每个囚犯都将选择最利于自己的结果并据此作出逻辑判断。另一个关键前提
是两个理性囚犯在考虑是否招供时只能各自为营,不能沟通、无法交流,故而个人利益
的实现与集体利益实现才能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个体理性才能导致集体非理性。
  
  具体到“宇宙黑暗森林”理论,两个“宇宙社会学”的基本公理确保了囚犯理性逻
辑思维前提的实现——“生存是文明的根本需要”假设宇宙中的个体(或以这样个体为
单元的集体)在进行价值判断时是理性而逻辑的,不存在信息完全条件下的非理性悖论
;“宇宙中物质总量保持不变”则相当于经济学中“资源有限”的最基本原理,这确保
了个体进行价值判断并作出逻辑选择的必要,否则以大小比较为基准的逻辑判断便失去
了依存基础,竞争不再,也便不存在选择的必要了。 “黑暗森林”中的“猜疑链”和
“技术爆炸”是为了切断沟通交流的可能——在一个文明无法判断对方的善意/恶意以
及对方对自己的善恶判断的前提下,任何暴露自己寻求交流的行为都是极度危险的。这
两个公理及“猜疑链”和“技术爆炸”的假设为“囚犯两难抉择”的实现确立了基本条
件,从而建立了“宇宙黑暗森林”理论,对著名的费米悖论提出了一种可能的解释。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 “宇宙社会学”的两个基本公理大体合理,尽管个体很有
可能脱离逻辑作出非理性判断,但从整个文明的角度出发,则很难想象集体性的非逻辑
思维。这里需要强调的一点是非理性结果不等于非逻辑思维——“囚犯两难抉择”的集
体非理性本身正是逻辑思维的必然理性结果。而非逻辑思维则指的是在当前所有信息前
提下,排除其他目的性后,故意选择非优结果的非理性行为。
  
  相对的,“猜疑链”中的善恶判断从经济学角度考量则指代不清。当然所谓“善恶
”本身不是经济学范畴,但进行博弈论的结果推断时,“善恶”这种定性分析必须转化
为“大小”类的定量分析才能得出稳定的均衡结论,否则也只好如书中那样能源源不断
猜疑下去,大大削弱理论的说服力。另外,所谓一个文明的善恶本身就是种站不住脚的
立论。如同国家之间非敌非友的竞争合作关系,宇宙文明之间也很难谈到彼此间的“善
意”或“恶意”——不论合作还是竞争,出发点都是自身利益最大化而已,哪里存在单
纯的善恶呢?而如果接受文明自身利益最大化这个前提假设,那么猜疑链便很难讲得通
了——说到底,一个文明对另一个文明的猜疑并非善恶,而是对方的存在对自身所带来
的影响。不过只要能证明这影响总是弊大于利(比如有限资源环境下的技术爆炸必然导
致不可逆转的文明扩张等),那么唯一的稳定均衡依然还是所有文明隐藏自己,消灭对
方,即“宇宙黑暗森林”。
  
  抛开猜疑链这个薄弱环节,刘慈欣的“宇宙黑暗森林”理论是《三体》系列的关键
,它对“费米悖论”进行了一次成功的猜想,为揭开宇宙初始直至时间尽头的发展历史
确立了一个可依托的理论平台。正是因为这个平台足够坚实,这之上具体人物的薄弱才
不成为问题。不管是“面壁人”罗辑与三体文明的智慧博弈还是与庄颜的狗血爱情,甚
至《三体III》中时常惹人莫名其妙的“圣母”程心,其中漏洞都可忽略不计,因为比
起整个宇宙的维度之旅,这一切都不过是铺垫,是带领读者共同寻找真相的目光。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Mon Oct 24 07:54:41 2011, 美东) 提到:

3  从一维到十维
   
  早在《三体》第一部中刘慈欣就描述过三体人将质子进行宏观展开以刻蚀电路建造
“智子”的过程。质子是原子核中决定原子化学性质及元素家族的一种复合粒子,由两
个夸克(基本粒子)和一个胶子(媒介粒子)通过强相互作用构成。根据超弦理论,所
有的基本粒子都是弦(可想象为一条微小的线段)振动的结果,弦的振动越剧烈,粒子
的能量就越大,质量也相应越大。所谓粒子的波粒二象性就被认为是弦波动的直接结果
。在超弦理论中,所有的基本粒子都不再是一个不可再分的点,而是一根根弦依据不同
频率、幅度振动而产生的立体空间。空间的标尺是维度,而维度在数学语言上其实就是
所有可能性的集合,比如二维的面是所有一维线可能存在方式的合集,三维空间是所有
二维面的可能存在方式的合集等。既然弦的本质在于震动,换句话说,弦没有固定位置
,那么要描述这震动之弦所规划出的空间,也就等于描述它因为震动而可能出没的所有
运动轨迹的总和。但因为弦的震动空间极小(最小为1/10^33厘米),震动规律又极其
复杂,宏观世界中的三维根本无法穷尽其所有的可能运动轨迹。据目前的电脑模型推算
,在量子的微观世界中可存在高达十个维度,也就是说从一维的线性运动开始弦震动的
所有可能性(包括时间)可向上叠加九次(在最高维时间将与空间合一)。反映到宏观
世界里之所以只有三个维度,主要因为三维以上的维度是卷缩的维度,无法测量。换句
话说,这些高维度(弦振动的可能性)并不纵深延展,空间极小(可小至1/10^33厘米
的普朗克长度),超越我们三维世界中的任何仪器可能达到的精度,因此我们只能看到
高维世界在三维空间上的三维投影——基本粒子,而不可见基本粒子的内部高维结构。
这也是薛定谔之猫的量子观测试验的“平行宇宙”诠释——我们这个三维世界的观测者
无论如何也都只是观测“猫”在我们这个空间的投影罢了,多维必须塌缩到一个确定的
三维才可见,而更高维度级别上的“真相”则不可观测,只能通过数学模型的推断猜测
一斑。
  
  刘慈欣在描述三体文明对地球文明发动的侵略战争中所提出的第一个震撼人心的硬
科幻元素便是三体文明建造“智子”:首先要将微观世界中质子的高维空间向宏观的三
维世界释放,也就是降低量子的维度(运动空间)使其变作二维(面),之后刻蚀电路
,建造“平板电脑”,随后再把携带智能信息与交流功能的二维展开质子进行微观维度
蜷缩,返回量子高维状态,向地球传输。智子的作用有点相当于全球卫星监测系统,从
此三体人对地球人的行动便可全方位全角度观察,无孔不入,彻底锁死地球基础科学的
发展。
  
  由于《三体》第一部的主要着眼点在于揭示外星文明的存在,讲述三体世界独特的
发展规律及向外扩张的必要,微观世界的维度升降只在最后描述智子建造过程这一处略
微涉及,刘慈欣也无意向读者描述超弦理论究竟怎样试图统一宏观世界中的引力与微观
世界中的粒子作用力。但到了《三体III——死神永生》,地球文明与三体文明的较量
已经上升到了探寻宇宙最深秘密——宇宙的产生、发展与灭亡——的阶段,空间维度这
个问题便成了故事的关键。刘慈欣不仅让蓝色空间号的宇航船员们亲历四维空间,还通
过1453年君士坦丁堡战役中一个虚构的魔法师之死的片段揭示了地球上“四维空间碎片
”的存在。至此,维度问题正式成为全宇宙命运的焦点,黑暗森林的魔咒终被开启,人
类文明被迫逃离地球,望向更广阔的浩瀚宇宙。
  
  整个《三体》系列中,我觉得《死神永生》是最了不起的一部,原因之一就是因为
他对四维空间栩栩如生的描述。当然,刘慈欣所选择的第四个维度并非一般模型所选择
的时间(那多的《过年》描述过一个以时间为面,空间为轴的高维空间),否则《三体
》就是时空穿梭的发展方向了。刘慈欣很巧妙地绕过了描述这并非时间的第四维具体究
竟是什么的问题,而借助我们现实世界中三维相对二维的具体实例来刻画这个四维空间
的几个关键元素——开放性、兼容性、三维对四维的全透息等,在一种模糊的状态中竟
然也讲透了高维与低维的关系。更妙的是高维向低维空间的“跌落”过程,不仅有小规
模转化的惊奇,更有天文尺度级别的瑰丽,而这一切并不仅仅是文字上的视觉盛宴,依
然是精心思考过后的理论猜想,比如土星与海王星的二维化:
  
  “两颗类木巨行星已经被二维化。天王星的轨道在土星之外,但由于前者目前正处
于太阳的另一侧,首先跌落到二维的是土星。二维化后的巨行星应该是圆形,只是从冥
王星上看,视线与二维空间平面有一个角度,于是它们在视野中变成了椭圆。两颗二维
行星呈现出清晰的环层结构。二维海王星主要有三个环区,最外层是蓝色的环,看上去
十分艳丽,像这只眼睛的睫毛和眼影,那是由氢气和氦气构成的大气层;中部是白色环
,这是海王星厚达两万千米的地幔,曾被行星天文学家称为水—氨大洋;中心的深色区
是行星核,由岩石和冰组成,质量相当于一个地球。二维土星的结构类似,只是外侧没
有蓝色环。每个大环区中还有无数更细小的环区,构成精细的结构。细看时,这两只巨
眼变得像两个年轮,刚刚锯断的大树露出的那种崭新的年轮。每颗二维行星的附近都有
十几个小圆形,那是它们被二维化的卫星。土星外侧还有淡淡的一个大圆,是二维化的
土星环。太空中仍能够找到太阳,仍然是一个刚能看出形状的小圆盘,发出无力的黄光
;而两颗行星远在太阳的另一侧,可见它们二维化后面积的巨大。”
  
  这之后地球、水星、金星还有太阳的二维化,其规模情境只能用震撼来形容。这样
的想象力,已可比肩阿西莫夫。
  
  但维度跌落也并非这篇宇宙史诗的终章。宇宙的终极秘密才刚刚开启,“歌者”、
“膜”、“光幕”、“黑域”,这一切所共同指向的,是整个宇宙田园牧歌的尾声:
  
  “文明像一场五千年的狂奔”,而“死亡是唯一一座永远亮着的灯塔”。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Mon Oct 24 07:55:01 2011, 美东) 提到:

4  爱是永恒
   
  但尽管“死神永生”,我觉得刘慈欣也并非一个悲观主义者。他在这场跨越亿万年
的生命狂奔中集中写了两个人物,两场感情,揭示出了坚实与虚幻,变数与恒定在宏观
与微观视角间的转换。也许文字的过程不够完美,但他终是为宇宙的最后归宿提出了一
个开放性走向,一次又一次地试图由物质的灭亡迈向精神的涅磐。
  
  一是“面壁人”罗辑。罗辑是整个《三体》系列中除短暂出场的云天明外唯一没背
景、没学历的精英团队外核心人物。他莫名其妙地在三体危机中被选为四名“面壁者”
之一,稀里糊涂的拥有了支配全球资源的权限,却不顾事态的严重无耻利用自己的身份
过起了世外桃源的梦幻生活,按照故事中联合国秘书长萨伊的话来说,罗辑作为学者,
“研究的功利性很强,常常以投机取巧为手段,哗众取宠为目的,还有过贪污研究经费
的行为”;不仅如此,罗辑人品不佳,“玩世不恭,没有责任心,对学者的使命感更是
抱着一种嘲笑的态度”。让这样一个品性廖廖的人物走出个人小天地终于关心起全人类
命运的契机是其妻儿的消失——为了在“末日之战”中拯救妻儿,旧的混混罗辑必须承
担起人类命运的重大责任,进化为真正的面壁者罗辑,揭开“宇宙黑暗森林”的真相。
  
  刘慈欣在对罗辑这个重要人物产生最重大影响的爱情一线的描述是十分失败的——
罗辑幻想出来的这位玉女庄颜性格单薄得近乎透明,是个典型的理工书呆子们在缺乏与
女性接触的实际经验时纯靠头脑意淫出来的幻影。但抛开此点不论,考虑罗辑在真正投
入面壁者工作后的事态发展细节,很明显的,刘慈欣的全部重点都在罗辑本身以及推动
他冲破固有性格/世界观阻碍的原动力,而这个原动力,就是人类的同情心和爱。在《
三体II》的结尾,三体世界的“观测员”干脆亲自现身说法再次强调了“爱”对人类文
明发展的重大意义,并十分俗艳地营造了一个“灿烂阳光照进黑暗森林”的光明尾巴。
不可否认,刘慈欣对这些感情的描述都生硬直白,完全无法打动人心,但联系“宇宙黑
暗森林”的博弈悖论,他试图通过爱,将科幻思考向哲学思辨推进升华的姿态是准确无
误的。
  
  第二个不顾一切追寻爱的人物是“圣母”程心。这个学识出众,因“阶梯计划”而
为整篇宇宙史诗埋下契机的人物是个十分蹩脚的“拯救者”,她与罗辑最初的玩世不恭
正相反,几乎是沉醉于同情心与泛爱的泥沼中不愿自拔,每每在涉及全人类生死命运的
重大选择前掉链子、犯错误。其实她的最佳位置是倾听者(云天明的三个童话)而非决
定者(面壁人或光速飞船计划),但刘慈欣偏偏要一次又一次把程心推到命运的十字路
口,让她代表全人类说话,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在一开始就已经想透了真正推动人类
文明前进的动力。这个动力绝对不是程心的对立面铁血维德,尽管后者才代表了一种超
乎情感的绝对清醒的逻辑走向。在全宇宙的黑暗森林中,不论人类文明再怎样技术爆炸
,再怎样选择采纳最正确的科技进步之路,面对宇宙维度跌落的终极真相,死亡只是早
晚问题;衡量生命价值的最终标杆依然只能回归人类自身,那便是对知识的追求,对苦
难的同情,对人类整体的献祭之爱。而在一次次颇令人不耐烦的脸谱式纠结和软弱之后
,刘慈欣终是让程心带着关于全人类的记忆和爱,走向了一个开放式的大宇宙的未来。
  
  说到底,我最喜欢《三体》之处除了其对多维空间的描绘和对人类文明发展阶段的
猜测,就是他写出了这样一种奇妙的辩证关系。那些我们原来以为铁板钉钉的绝对真理
,比如光的速度,比如时间的长度,在跳离地球、太阳、银河系,放眼整个宇宙之后竟
变成了最不可靠最无法依托的变数;而我们一直认为迷离扑朔的人的情感,那些渴求、
企盼、爱恋、执着,那些看似最不保险最变幻莫测的虚的东西,却原来才是生而为人唯
一可信任可倚靠的心灵磐石。这种剥离物态真相回归形而上精神的途径,就是信仰的途
径,是爱的途径。我认为这才是《三体》系列的最高成就。



☆─────────────────────────────────────☆

  iepetrinet (2011) 于 (Mon Oct 24 08:16:46 2011, 美东) 提到:


精妙.



☆─────────────────────────────────────☆

  renyouhao (金童心) 于 (Mon Oct 24 09:31:35 2011, 美东) 提到:

见过会读书的,没见过这样会读书的。先占个板凳,有空儿再来读。

感悟内心深处,相思万相空间。



☆─────────────────────────────────────☆

  yingzi198210 (晶) 于 (Mon Oct 24 22:30:54 2011, 美东) 提到:

看了两部,很受启发,比较喜欢作者,是从他第一次在科幻世界发文开始的。里面有很
多硬科幻的东西,不懂,但是喜欢这个构思,感情方面不是他的强项。



☆─────────────────────────────────────☆

  verithas (非猫女王) 于 (Mon Oct 24 23:11:29 2011, 美东) 提到:

mark
这个写得不错。



☆─────────────────────────────────────☆

  heathen (The real folk blues) 于 (Mon Oct 24 23:22:20 2011, 美东) 提到:

你前三篇写得不错,这篇一下子水准大降。“爱是永恒”这种主题只适合童话故事,三
体显然不是啊。
纵观三体三部曲,其思想是相当冷酷的。支撑人类的,是要生存下去的渴望,而不是“
爱”。在死神永生里,程欣的对人类的博爱只是导致了太阳系人类的灭亡。在来自宇宙
的压力面前,这种鼠目寸光的感情只是令人类白白错失了良机。维德,章北海的思路才
是正确的。为了整体的生存,必须有部分牺牲。
很明显,在强大的外星文明面前,“爱”是不可以用来做决策的依据的。这才是死神永
生反映的思想之一。实际上爱是永恒这种话也根本经不起推敲,人都死绝了,爱还永恒
什么?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4  爱是永恒
:    
:   但尽管“死神永生”,我觉得刘慈欣也并非一个悲观主义者。他在这场跨越亿万年
: 的生命狂奔中集中写了两个人物,两场感情,揭示出了坚实与虚幻,变数与恒定在宏观
: 与微观视角间的转换。也许文字的过程不够完美,但他终是为宇宙的最后归宿提出了一
: 个开放性走向,一次又一次地试图由物质的灭亡迈向精神的涅磐。
:   
:   一是“面壁人”罗辑。罗辑是整个《三体》系列中除短暂出场的云天明外唯一没背
: 景、没学历的精英团队外核心人物。他莫名其妙地在三体危机中被选为四名“面壁者”
: 之一,稀里糊涂的拥有了支配全球资源的权限,却不顾事态的严重无耻利用自己的身份
: ...................






☆─────────────────────────────────────☆

  moon6 (moon) 于 (Tue Oct 25 00:19:36 2011, 美东) 提到:

所谓维德说: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 在 heathen (The real folk blues)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前三篇写得不错,这篇一下子水准大降。“爱是永恒”这种主题只适合童话故事,三
: 体显然不是啊。
: 纵观三体三部曲,其思想是相当冷酷的。支撑人类的,是要生存下去的渴望,而不是“
: 爱”。在死神永生里,程欣的对人类的博爱只是导致了太阳系人类的灭亡。在来自宇宙
: 的压力面前,这种鼠目寸光的感情只是令人类白白错失了良机。维德,章北海的思路才
: 是正确的。为了整体的生存,必须有部分牺牲。
: 很明显,在强大的外星文明面前,“爱”是不可以用来做决策的依据的。这才是死神永
: 生反映的思想之一。实际上爱是永恒这种话也根本经不起推敲,人都死绝了,爱还永恒
: 什么?






☆─────────────────────────────────────☆

  no24 (半个体育达人) 于 (Tue Oct 25 00:22:29 2011, 美东) 提到:

我觉得楼主这篇归纳的很好啊
你说的用冷酷的逻辑来求生存也许是最优的方案,但这个故事不是这么走的
不是大刘不明白,也不是故意把情节往狗血里整,他想告诉读者人做理性决定没那么容
易,经常被很多情感上的限制束缚

【 在 heathen (The real folk blues)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前三篇写得不错,这篇一下子水准大降。“爱是永恒”这种主题只适合童话故事,三
: 体显然不是啊。
: 纵观三体三部曲,其思想是相当冷酷的。支撑人类的,是要生存下去的渴望,而不是“
: 爱”。在死神永生里,程欣的对人类的博爱只是导致了太阳系人类的灭亡。在来自宇宙
: 的压力面前,这种鼠目寸光的感情只是令人类白白错失了良机。维德,章北海的思路才
: 是正确的。为了整体的生存,必须有部分牺牲。
: 很明显,在强大的外星文明面前,“爱”是不可以用来做决策的依据的。这才是死神永
: 生反映的思想之一。实际上爱是永恒这种话也根本经不起推敲,人都死绝了,爱还永恒
: 什么?






☆─────────────────────────────────────☆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于 (Tue Oct 25 01:30:34 2011, 美东) 提到:

呵呵,也来说两句《三体》;

其实《黑暗森林》的基础框架不是“囚徒的困境”,而是“Balance of Threat"(BOT)
。囚徒的困境只是解释为什么无法达成合作,而三体和地球人之间本质上一开始只有冲
突(并且是零和的冲突)而没有合作;

BOT 其实是从 Balance of Power (均势理论)发展而来的,这个理论的提出主要是因
为核武器的出现 —— 譬如中国和苏联,苏联的核弹头是中国的若干倍,纯粹的从
power 的角度上讲中国无法和苏联构成均势,但是构不成均势无所谓,只要能构成威胁
——中国只要有二次打击毁灭苏联一次的能力就够了 —— 美国和苏联也是这样的,
所以冷战才没有变成热战。

从另一个角度讲 power 是一个中性的概念,而引入“威胁”的概念则是牵扯进来“善
恶”的解读,就好比英国拥有核武器与苏联拥有核武器对于美国而言是不同的概念,因
为英国和苏联具有不同的 identity —— 朋友与敌人。

而这个 identity 在社会学里是一个构建主义常讨论的问题 —— identity 是如何形
成的?为什么陌生人一见面(譬如地球人和三体人)会形成朋友或者敌人这样不同的
perception,从社会学的角度讲,这是互动的质量决定的,具体的分析角度包括
interactive symbolism, social construcivism 等等。但是让我们回到纯粹的经济
学的角度因为这样可以更简单一些。

其实“善恶”有很丰富的经济学含义,从博弈论的角度讲,这个就是 belief,譬如我
们简单的引入 Baysian game 里 type 的概念,因为存在 uncertainty,i.e. 你不知
道对方是敌是友,那么你可能会有一个 arbitrary 的 initial belief,假定 risk-
netural,你可能会认为它有一半的可能是是敌(i.e. 恶)一半的可能是友(i.e.善)
,通过你和他之间的互动,不停的利用贝叶斯法则来更新你的 belief,直到这个
dynamic game 达到均衡状态(我们考虑 learning 的过程),譬如是一个 Baysian
Perfect Equilibrium。

但是,人们通常是 risk-averse 的(这个作 behavior economics / finance /
politics 的多有研究),所以保险起见,这个 initial belief 可能会认为对方是敌
人的多一点,因为动态博弈存在多重均衡,基于这个 initial belief,我们可能会有
一个自我实现的均衡。

所以对于三体星人,最保险的做法就是在浪费时间和地球人相互了解之前提前毁灭地球
,而地球人则通过威胁平衡来暂时和三体人达到了一种不稳定的共存。

刘慈欣的“猜疑链”事实上就是 two-side uncertainty 导致的 belief 的不断的
updating, 这个 updating 不一定会收敛到一个均衡值,可以是一个跳动的 chaotic
sysem (譬如用简单的first-difference equation),也可能根本就没有有意义的
updating,所以有猜疑。

而技术大爆炸则使得人们更加的 risk-averse,宁愿利用 preemptive war 来先发制人。

就像美国打伊拉克,如果确信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肯定也不会打它,如果确信
伊拉克没有,估计也不会这么快的出兵,之所以打伊拉克是认为伊拉克有能力获得大规
模杀伤性武器,所以要先发制人。

其实纯粹从政治学的角度讲,刘慈欣应该读过国际关系的入门教材,因为他的这几条准
则和国际关系里的现实主义,特别是 Keneth Waltz 的新现实主义一脉相承,但是科幻
的平台给了大刘更多发挥的空间 —— 在现实中,尽管 Waltz 宣称真正 perpetual
peace 的来临是全世界各国都有核武器之后,但是没人会把他这样的想法付诸实践。

所以这也是大刘的书有趣的地方。

不过大刘对于爱情的观点俺不能苟同,特别是程心因为宇宙中只剩下一个男人就委身于
他的做法,呵呵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2  黑暗森林
:    
:   《三体II》中的核心思想是 “宇宙黑暗森林”理论。在我看来,这一理论其实就
: 是“囚徒两难抉择”的放大版。
:   
:   “囚徒两难抉择”是经济学博弈论中的一个经典入门案例,讲的是每个理性的人在
: 进行以效益最大化为目的的最优逻辑选择时,个体的理性怎样导致集体的非理性,造成
: 效益最劣结果的实现。“囚犯两难抉择”有两个关键前提,一是囚犯的理性逻辑思维,
: 即囚犯将遵循基本逻辑原理进行理性选择,换句话说,在两种可能的结果面前(比如判
: 刑轻重),每个囚犯都将选择最利于自己的结果并据此作出逻辑判断。另一个关键前提
: ...................






☆─────────────────────────────────────☆

  timeline (上网太多不好) 于 (Tue Oct 25 01:35:32 2011, 美东) 提到:

原创么?膜拜一下,写得相当好啊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ue Oct 25 03:49:20 2011, 美东) 提到:

我不同意你的推论。冷酷只是人类表现的一个方面(以章北海、维德等为代表),以程心
为代表的博爱另一个方面(虽然这个方面相对于前者写得实在过于薄弱扭捏)。关键点
不是爱或者冷静才能拯救人类——人类是无法拯救的,在宇宙的终极真相面前,人类的
命运根本算不上一颗尘埃。如果你依然觉得“拯救”才是中心,那么看看三体人的命运
(controlled group)吧,他们没有爱(或其他复杂情感),是纯逻辑思维的集体社会
,除了生存环境恶劣之外,其他各个关系指标都接近于真正的共产主义乌托邦。但冷静
与“把握良机”等等是否为他们带来了与人类不同的命运?他们是否能够脱离宇宙维度
跌落的诅咒获得最终的文明延续呢?

当然,也许大宇宙之外的小宇宙是可以被看作一定程度上的文明延续,但这毕竟已经距
离我们目前意义上所理解的人类文明太过遥远了。(题外话,章北海他们进入黑暗森林
后也被认为是“新人”,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地球人了。)总而言之,不论一个文明采
取冷酷铁血的进化方式还是采取民主包容博爱的进化方式,在一个更高意义的真相面前
(好比三维面对十维),一切曾经理解的目标、出路、结局等等都土崩瓦解,换句话说
,如果连1+1=2都不存在了,那还有什么真理/标准是可信仰依托的呢(refer《三体I》中
基础科学家们的自杀)?

在这样的巨大真相(也便是没有真相,万事皆是不确定的,可变的)面前,作为一个人
,究竟什么才是真正可以依托的信仰基石?

我的结论就是爱(指广义上的正面情感)。圣经也说,神就是爱。我觉得就是这个意思。


【 在 heathen (The real folk blues)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前三篇写得不错,这篇一下子水准大降。“爱是永恒”这种主题只适合童话故事,三
: 体显然不是啊。
: 纵观三体三部曲,其思想是相当冷酷的。支撑人类的,是要生存下去的渴望,而不是“
: 爱”。在死神永生里,程欣的对人类的博爱只是导致了太阳系人类的灭亡。在来自宇宙
: 的压力面前,这种鼠目寸光的感情只是令人类白白错失了良机。维德,章北海的思路才
: 是正确的。为了整体的生存,必须有部分牺牲。
: 很明显,在强大的外星文明面前,“爱”是不可以用来做决策的依据的。这才是死神永
: 生反映的思想之一。实际上爱是永恒这种话也根本经不起推敲,人都死绝了,爱还永恒
: 什么?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Tue Oct 25 03:59:42 2011, 美东) 提到:

哈哈
'中国只要有二次打击毁灭苏联一次的能力就够了'
这句感觉很绕?

【 在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也来说两句《三体》;
: 其实《黑暗森林》的基础框架不是“囚徒的困境”,而是“Balance of Threat"(BOT)
: 。囚徒的困境只是解释为什么无法达成合作,而三体和地球人之间本质上一开始只有冲
: 突(并且是零和的冲突)而没有合作;
: BOT 其实是从 Balance of Power (均势理论)发展而来的,这个理论的提出主要是因
: 为核武器的出现 —— 譬如中国和苏联,苏联的核弹头是中国的若干倍,纯粹的从
: power 的角度上讲中国无法和苏联构成均势,但是构不成均势无所谓,只要能构成威胁
:  ——中国只要有二次打击毁灭苏联一次的能力就够了 —— 美国和苏联也是这样的,
: 所以冷战才没有变成热战。
: 从另一个角度讲 power 是一个中性的概念,而引入“威胁”的概念则是牵扯进来“善
: ...................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ue Oct 25 03:59:54 2011, 美东) 提到:

呵呵,这一看就是社会学语言啊。其实我们说的都是同一码事,囚徒困境不过是最简单
的一个博弈论基本例,比较好用文字描述。我们学经济学的更愿意用数学理论来描述这
些关系,因为文字语言受限制比较大,遇到复杂情景非常不efficient. (当然,要用数
学就得建立假设,假设建多了也很麻烦,弄来弄去会有南辕北辙的风险。)


【 在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也来说两句《三体》;
: 其实《黑暗森林》的基础框架不是“囚徒的困境”,而是“Balance of Threat"(BOT)
: 。囚徒的困境只是解释为什么无法达成合作,而三体和地球人之间本质上一开始只有冲
: 突(并且是零和的冲突)而没有合作;
: BOT 其实是从 Balance of Power (均势理论)发展而来的,这个理论的提出主要是因
: 为核武器的出现 —— 譬如中国和苏联,苏联的核弹头是中国的若干倍,纯粹的从
: power 的角度上讲中国无法和苏联构成均势,但是构不成均势无所谓,只要能构成威胁
:  ——中国只要有二次打击毁灭苏联一次的能力就够了 —— 美国和苏联也是这样的,
: 所以冷战才没有变成热战。
: 从另一个角度讲 power 是一个中性的概念,而引入“威胁”的概念则是牵扯进来“善
: ...................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Tue Oct 25 04:04:33 2011, 美东) 提到:

Eros ( /ˈɪrɒs/ or /ˈɛrɒs/; Ancient Greek: &#
7956;ρως érōs) is one of the four words in Ancient Greek which can
be rendered into English as “love”. The other three are storge, philia and
agape. Eros refers to “intimate love” or romantic love; storge to “
affection” or fondness; philia to “brotherly love”, or the love between
family members or close friends; and agape refers to “selfless love”, or
“charity” as it is translated in the Christian scriptures (from the Latin
caritas, dearness).[1] The term erotic is derived from eros. Eros has also
been used in philosophy and psychology in a wider sense, almost as an
equivalent to "life energy".

Agape ( /ˈæɡəpiː/[1] or /əˈɡɑːpeɪ
;/; Classical Greek: ἀγάπη, agápē; Modern Greek: αγά
πη IPA: [aˈɣapi]) is one of the Greek words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as love, one which became particularly appropriated in Christian
theology as the love of God or Christ for mankind. In the New Testament, [it
refers to] the fatherly love of God for humans, as well as the human
reciprocal love for God; the term necessarily extends to the love of one’s
fellow man[2]. Many have thought that this word represents divine,
unconditional, self-sacrificing, active, volitional, and thoughtful love.
Although the word does not have specific religious connotation, the word has
been used by a variety of contemporary and ancient sources, including
Biblical authors and Christian authors. Greek philosophers at the time of
Plato and other ancient authors have used forms of the word to denote love
of a spouse or family, or affection for a particular activity, in contrast
to philia (an affection that could denote friendship, brotherhood or
generally non-sexual affection) and eros, an affection of a sexual nature.
Thomas Jay Oord has defined agape as "an intentional response to promote
well-being when responding to that which has generated ill-being."[3]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不同意你的推论。冷酷只是人类表现的一个方面(以章北海、维德等为代表),以
程心
: 为代表的博爱另一个方面(虽然这个方面相对于前者写得实在过于薄弱扭捏)。关键点
: 不是爱或者冷静才能拯救人类——人类是无法拯救的,在宇宙的终极真相面前,人类的
: 命运根本算不上一颗尘埃。如果你依然觉得“拯救”才是中心,那么看看三体人的命运
: (controlled group)吧,他们没有爱(或其他复杂情感),是纯逻辑思维的集体社会
: ,除了生存环境恶劣之外,其他各个关系指标都接近于真正的共产主义乌托邦。但冷静
: 与“把握良机”等等是否为他们带来了与人类不同的命运?他们是否能够脱离宇宙维度
: 跌落的诅咒获得最终的文明延续呢?
: 当然,也许大宇宙之外的小宇宙是可以被看作一定程度上的文明延续,但这毕竟已经距
: 离我们目前意义上所理解的人类文明太过遥远了。(题外话,章北海他们进入黑暗森林
: ...................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ue Oct 25 04:30:24 2011, 美东) 提到:

程心那块儿,我觉得一个合理推论也就如此了。想想全世界就剩俩人,一男一女,还能
怎么着?反正都是人类,看时间长了再怎么着也比其他生物顺眼。


【 在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也来说两句《三体》;
: 其实《黑暗森林》的基础框架不是“囚徒的困境”,而是“Balance of Threat"(BOT)
: 。囚徒的困境只是解释为什么无法达成合作,而三体和地球人之间本质上一开始只有冲
: 突(并且是零和的冲突)而没有合作;
: BOT 其实是从 Balance of Power (均势理论)发展而来的,这个理论的提出主要是因
: 为核武器的出现 —— 譬如中国和苏联,苏联的核弹头是中国的若干倍,纯粹的从
: power 的角度上讲中国无法和苏联构成均势,但是构不成均势无所谓,只要能构成威胁
:  ——中国只要有二次打击毁灭苏联一次的能力就够了 —— 美国和苏联也是这样的,
: 所以冷战才没有变成热战。
: 从另一个角度讲 power 是一个中性的概念,而引入“威胁”的概念则是牵扯进来“善
: ...................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Tue Oct 25 04:33:37 2011, 美东) 提到:

看下nash均衡的词条,惊讶了

第一,纳什(Nash)的关于非合作(non-cooperative)博弈论的平衡不动点解(
equilibrium/fixpoint)学术证明是非构造性的(non-constructive),就是说纳什用
角谷静夫不动点定理(Kakutani fixed point theorem) 证明了平衡不动点解是存在
的,但却不能指出以什么构造算法如何去达到这个平衡不动点解。这种非构造性的发现
对现实生活里的博弈的作用是有限的,即使知道平衡不动点解存在,在很多情况下卻找
不到,因此仍不能解决问题。[來源請求]

第二,纳什的非合作(non-cooperative)博弈论模型仅仅是突破了博弈论中的一个局
限。一个更大的局限是,博弈论面对的往往是由几十亿节点的庞大对象构成的社会、经
济等复杂行为,但冯·诺伊曼(Von Neumann)和纳什的研究是针对两三个节点的小规
模博弈论(有人称之为tiny-scale toy case)。[來源請求]

这个假设的不完善处,可能比假设大家都是合作的(cooperative)更严重。因为在经
济学里,一个庞大社会里的人极不可能全部都是合作的,非合作的情况通常在庞大对象
的情形中更普遍,而在两三个节点的小规模经济中倒反而影响较小。既然改了合作前提
为非合作前提,却仍然停留在两三个节点的小规模博弈论中,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缺陷
。MIT的一位计算机科学博士生的博士论文(PDF http://people.csail.mit.edu/costis/thesis.pdf )——获得2008年度美国计算机协会学位论文奖——认为经济学家的推测是错误的,找到纳什均衡点是几乎不可能的事。 目前担任MIT电机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系助理教授的Constantinos
lakis与 UC伯克利的Christos Papadimitriou、英国利物浦大学的Paul Goldberg合作,证明对某些博弈来说,穷全世界所有计算机之力,在整个宇宙寿命的时间内也计算不出纳什均衡点。Daskalakis相信,计算机找不到,人类也不可能找到。纳什均衡属于NP问题,Daskalakis证明它
问题的一个子集,不是通常认为的NP-完全问题,而是PPAD-完全问题。这项研究成果被一些计算机科学家认为是十年来博弈论领域的最大进展。

不過在同一篇論文裡,Daskalakis也指出,在參與者匿名的情況下,則僅需多項式時間
即可逼近纳什均衡。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这一看就是社会学语言啊。其实我们说的都是同一码事,囚徒困境不过是最简单
: 的一个博弈论基本例,比较好用文字描述。我们学经济学的更愿意用数学理论来描述这
: 些关系,因为文字语言受限制比较大,遇到复杂情景非常不efficient. (当然,要用数
: 学就得建立假设,假设建多了也很麻烦,弄来弄去会有南辕北辙的风险。)






☆─────────────────────────────────────☆

  DDShane (无名) 于 (Tue Oct 25 06:39:38 2011, 美东) 提到:

写得真不错,你是学社会学的?怎么Bayesian理论的术语和统计学里面用的不太一样?
我估计type就是所谓prior吧。请教一下什么是‘自我实现’?我搞不清这个概念的定
义。

【 在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也来说两句《三体》;
: 其实《黑暗森林》的基础框架不是“囚徒的困境”,而是“Balance of Threat"(BOT)
: 。囚徒的困境只是解释为什么无法达成合作,而三体和地球人之间本质上一开始只有冲
: 突(并且是零和的冲突)而没有合作;
: BOT 其实是从 Balance of Power (均势理论)发展而来的,这个理论的提出主要是因
: 为核武器的出现 —— 譬如中国和苏联,苏联的核弹头是中国的若干倍,纯粹的从
: power 的角度上讲中国无法和苏联构成均势,但是构不成均势无所谓,只要能构成威胁
:  ——中国只要有二次打击毁灭苏联一次的能力就够了 —— 美国和苏联也是这样的,
: 所以冷战才没有变成热战。
: 从另一个角度讲 power 是一个中性的概念,而引入“威胁”的概念则是牵扯进来“善
: ...................






☆─────────────────────────────────────☆

  DDShane (无名) 于 (Tue Oct 25 06:47:14 2011, 美东) 提到:

如果把博弈模型大型化复杂化,根据curse of dimensionality不难想象找到最优解是
很费时间的,这个都不用证明。所谓不可解,并不意味着研究这个问题没有意义。适当
的简化对看清经济的本质是很有好处的。



【 在 jsolomon (风大了点)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下nash均衡的词条,惊讶了
: 第一,纳什(Nash)的关于非合作(non-cooperative)博弈论的平衡不动点解(
: equilibrium/fixpoint)学术证明是非构造性的(non-constructive),就是说纳什用
: 角谷静夫不动点定理(Kakutani fixed point theorem) 证明了平衡不动点解是存在
: 的,但却不能指出以什么构造算法如何去达到这个平衡不动点解。这种非构造性的发现
: 对现实生活里的博弈的作用是有限的,即使知道平衡不动点解存在,在很多情况下卻找
: 不到,因此仍不能解决问题。[來源請求]
: 第二,纳什的非合作(non-cooperative)博弈论模型仅仅是突破了博弈论中的一个局
: 限。一个更大的局限是,博弈论面对的往往是由几十亿节点的庞大对象构成的社会、经
: 济等复杂行为,但冯·诺伊曼(Von Neumann)和纳什的研究是针对两三个节点的小规
: ...................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Tue Oct 25 07:01:11 2011, 美东) 提到:

这个就象问:地球的事情还没解决,要发那些太空望远镜干什么
一般的所谓经济的本质本来就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数学模型去看清

【 在 DDShane (无名)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把博弈模型大型化复杂化,根据curse of dimensionality不难想象找到最优解是
: 很费时间的,这个都不用证明。所谓不可解,并不意味着研究这个问题没有意义。适当
: 的简化对看清经济的本质是很有好处的。






☆─────────────────────────────────────☆

  laoafei (afei) 于 (Tue Oct 25 08:47:28 2011, 美东) 提到:

我读了以后觉得他没什么特别出彩的点。大概因为这样所以也只能靠国产科幻这一点来
做宣传了。
其实现代科学随便找一个方面就很有深度。一部小说能借用一两个也就足够了。问题还
是在于怎么写得像个小说,吸引读者。



☆─────────────────────────────────────☆

  satas (2-39字符, 中英文不) 于 (Tue Oct 25 11:32:26 2011, 美东) 提到:

有意思的假设
1.计算机都找不到,人肯定更找不到
2.随着结点的增加,复杂性会几何级数增长
换句话说,拿一个算法来模拟社会行为,当算法出现局限性的时候,得出结论,社会行
为有问题。

【 在 jsolomon (风大了点)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下nash均衡的词条,惊讶了
: 第一,纳什(Nash)的关于非合作(non-cooperative)博弈论的平衡不动点解(
: equilibrium/fixpoint)学术证明是非构造性的(non-constructive),就是说纳什用
: 角谷静夫不动点定理(Kakutani fixed point theorem) 证明了平衡不动点解是存在
: 的,但却不能指出以什么构造算法如何去达到这个平衡不动点解。这种非构造性的发现
: 对现实生活里的博弈的作用是有限的,即使知道平衡不动点解存在,在很多情况下卻找
: 不到,因此仍不能解决问题。[來源請求]
: 第二,纳什的非合作(non-cooperative)博弈论模型仅仅是突破了博弈论中的一个局
: 限。一个更大的局限是,博弈论面对的往往是由几十亿节点的庞大对象构成的社会、经
: 济等复杂行为,但冯·诺伊曼(Von Neumann)和纳什的研究是针对两三个节点的小规
: ...................






☆─────────────────────────────────────☆

  StarVenus (参商*狗剩军师~保八) 于 (Tue Oct 25 12:09:29 2011, 美东) 提到:

你应该不是搞计算机的,否则不会用几何级数增长来形容复杂性。几何级数在计算机看
来就是已解决的同义语。

【 在 satas (2-39字符, 中英文不)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意思的假设
: 1.计算机都找不到,人肯定更找不到
: 2.随着结点的增加,复杂性会几何级数增长
: 换句话说,拿一个算法来模拟社会行为,当算法出现局限性的时候,得出结论,社会行
: 为有问题。






☆─────────────────────────────────────☆

  satas (2-39字符, 中英文不) 于 (Tue Oct 25 12:17:57 2011, 美东) 提到:

我文科生,请理科生帮助解答
1.有没有人脑能解决而计算机解决不了的问题?
2.对计算机而言,是否节点越多越复杂?现实生活中是否如此?
谢谢
【 在 StarVenus (参商*狗剩军师~保八)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应该不是搞计算机的,否则不会用几何级数增长来形容复杂性。几何级数在计算机看
: 来就是已解决的同义语。




☆─────────────────────────────────────☆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于 (Tue Oct 25 12:37:28 2011, 美东) 提到:

呵呵,就是说被别人先打了,必须能有还手的机会,这才构成威胁,否则即便是有核武
器,如果别人先核攻击你,一击致命,你无法还手,所以也就不构成威胁了


【 在 jsolomon (风大了点)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
: '中国只要有二次打击毁灭苏联一次的能力就够了'
: 这句感觉很绕?






☆─────────────────────────────────────☆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于 (Tue Oct 25 12:39:43 2011, 美东) 提到:

那也可以只做朋友啊,呵呵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程心那块儿,我觉得一个合理推论也就如此了。想想全世界就剩俩人,一男一女,还能
: 怎么着?反正都是人类,看时间长了再怎么着也比其他生物顺眼。






☆─────────────────────────────────────☆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于 (Tue Oct 25 13:01:25 2011, 美东) 提到:

呵呵,我不是学社会学的。

initial belief 就是 prior, type 是 exogenous 的,所以如果只有两个 type 的话
,最简单的 prior 就是 Bernoulli distribution with p = 0.5。事实上 贝叶斯博弈
说明一个很有意义的问题 —— 真实(type)是什么不是太重要,重要的是人们对于真
实的 perception (也就是 belief),而这个 perception 不一定会 converge 到真
实上去 —— 这基本上就老马批评的唯心主义了,呵呵

举个“自我实现”实现的例子:地球人和三体人相遇,两边存在不确定性,如果地球人
假定三体人是敌人,然后有相应的 behavior, 虽然三体人也许开始并未把地球人当作
敌人(也许只是一半,一半),但是从地球人的 behavior 上 infer 出来地球人是敌
人,于是也有相应的 behavior,地球人从三体人反馈回来的 behavior 上更加确信的
三体人是敌人,所以这就成了一个 vicious circle 。。。initial 的 uninformed 的
  belief self-reinforce 了

这种自我实现在现实中例子很多,譬如中国历史上的谶语,“代汉者,当涂高”,鼓励
着一波又一波的人去造反

有些人,譬如提出 market efficiency theory 的芝大的Fama,认为这样的事情是不应
该发生的,MET 下,市场都是 martingale (或者推广一下,在 N player 存在的情况
下,大多数信息都是 martingale),但是这种自我实现的 belief 却又是普遍存在的
,人们称之为 bubble,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 bubble 都会破,有些 bubble 就成了现实
,呵呵


【 在 DDShane (无名)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得真不错,你是学社会学的?怎么Bayesian理论的术语和统计学里面用的不太一样?
: 我估计type就是所谓prior吧。请教一下什么是‘自我实现’?我搞不清这个概念的定
: 义。






☆─────────────────────────────────────☆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于 (Tue Oct 25 13:05:27 2011, 美东) 提到:

nod,其实简化的方法有很多,homogeneous players, representative agent, pivotal
player等等,都能较为合理的 reduce player 的数目,然后还有各种的 equilibrium
refinement ...

当然简化都有代价,特别是player一简化往往就忽略 collective action problem,这
个反而是一切群体的最重要特性之一

【 在 DDShane (无名)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把博弈模型大型化复杂化,根据curse of dimensionality不难想象找到最优解是
: 很费时间的,这个都不用证明。所谓不可解,并不意味着研究这个问题没有意义。适当
: 的简化对看清经济的本质是很有好处的。






☆─────────────────────────────────────☆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于 (Tue Oct 25 13:10:04 2011, 美东) 提到:

不过俺们在日常计算中还是避免 O(2^n) 这样的复杂度啊,其实很容易就复杂度就几何
增长了,比如 不 recombine 的 tree(比如 game tree),如果 recombine 了,复杂
度就是 O(N^2),但是不combine,计算量就大了,反而不如用蒙特卡罗模拟或者解 PDE
了。。。

【 在 StarVenus (参商*狗剩军师~保八)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应该不是搞计算机的,否则不会用几何级数增长来形容复杂性。几何级数在计算机看
: 来就是已解决的同义语。






☆─────────────────────────────────────☆

  bonnet99 (bonnet9999) 于 (Tue Oct 25 13:15:21 2011, 美东) 提到:

我觉得你错了: 大刘不想写得太黑暗, 所以用狗血和温情掩饰了这样一个冷酷的事实:
如果以爱来指导人类在大宇宙范畴下的行为, 那结果就会是这样。



【 在 no24 (半个体育达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楼主这篇归纳的很好啊
: 你说的用冷酷的逻辑来求生存也许是最优的方案,但这个故事不是这么走的
: 不是大刘不明白,也不是故意把情节往狗血里整,他想告诉读者人做理性决定没那么容
: 易,经常被很多情感上的限制束缚






☆─────────────────────────────────────☆

  bonnet99 (bonnet9999) 于 (Tue Oct 25 13:20:51 2011, 美东) 提到:

我觉得不用纠结这个,反正陈心的爱情也就是随便一写,不是重点。 大刘喜欢三体人
多过地球人。(我自己的感觉哈)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程心那块儿,我觉得一个合理推论也就如此了。想想全世界就剩俩人,一男一女,还能
: 怎么着?反正都是人类,看时间长了再怎么着也比其他生物顺眼。






☆─────────────────────────────────────☆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于 (Tue Oct 25 13:21:38 2011, 美东) 提到:

第一个问题,可以看捷克20年代那个著名的科幻小说 R.U.R. 啊(Robot 这个词就是从
那里来的):电脑不会发生爱情,如果会,就成了新时代的亚当和夏娃了,呵呵


【 在 satas (2-39字符, 中英文不)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文科生,请理科生帮助解答
: 1.有没有人脑能解决而计算机解决不了的问题?
: 2.对计算机而言,是否节点越多越复杂?现实生活中是否如此?
: 谢谢






☆─────────────────────────────────────☆

  StarVenus (参商*狗剩军师~保八) 于 (Tue Oct 25 13:39:38 2011, 美东) 提到:

1 有,比如围棋
2 都不一定。比如三体

【 在 satas (2-39字符, 中英文不)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文科生,请理科生帮助解答
: 1.有没有人脑能解决而计算机解决不了的问题?
: 2.对计算机而言,是否节点越多越复杂?现实生活中是否如此?
: 谢谢






☆─────────────────────────────────────☆

  StarVenus (参商*狗剩军师~保八) 于 (Tue Oct 25 13:39:56 2011, 美东) 提到:

2^n不是几何级数
【 在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过俺们在日常计算中还是避免 O(2^n) 这样的复杂度啊,其实很容易就复杂度就几何
: 增长了,比如 不 recombine 的 tree(比如 game tree),如果 recombine 了,复杂
: 度就是 O(N^2),但是不combine,计算量就大了,反而不如用蒙特卡罗模拟或者解
PDE
:  了。。。






☆─────────────────────────────────────☆

  heathen (The real folk blues) 于 (Tue Oct 25 14:07:49 2011, 美东) 提到:

人类无法拯救?这不是三体的观点,而是你自己的观点吧。三体最后俨然有人类文明和
三体文明的延续啊。不过人类文明的延续,靠的是懂得如何在宇宙中生存的蓝色空间号。
爱当然有其积极的意义,但是把这个概念神圣化就是幼稚的了。爱充其量不过是人类对
于同类的一种感情而已,如果把这当成终极的信仰那诚如井底之蛙。所谓神的爱只不过
是世人的想象。即使神存在,在他眼里人类也不过是尘埃,有什么爱不爱的。有些人以
为这种宇宙级的存在会青睐自己,这纯属自作多情。
人类要在宇宙里生存,依靠的只能是对宇宙规律的认识。掌握的规律越多,文明延续的
可能性就越大。这才是人类应该追求的东西,而不是什么自我安慰的精神寄托。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不同意你的推论。冷酷只是人类表现的一个方面(以章北海、维德等为代表),以
程心
: 为代表的博爱另一个方面(虽然这个方面相对于前者写得实在过于薄弱扭捏)。关键点
: 不是爱或者冷静才能拯救人类——人类是无法拯救的,在宇宙的终极真相面前,人类的
: 命运根本算不上一颗尘埃。如果你依然觉得“拯救”才是中心,那么看看三体人的命运
: (controlled group)吧,他们没有爱(或其他复杂情感),是纯逻辑思维的集体社会
: ,除了生存环境恶劣之外,其他各个关系指标都接近于真正的共产主义乌托邦。但冷静
: 与“把握良机”等等是否为他们带来了与人类不同的命运?他们是否能够脱离宇宙维度
: 跌落的诅咒获得最终的文明延续呢?
: 当然,也许大宇宙之外的小宇宙是可以被看作一定程度上的文明延续,但这毕竟已经距
: 离我们目前意义上所理解的人类文明太过遥远了。(题外话,章北海他们进入黑暗森林
: ...................






☆─────────────────────────────────────☆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于 (Tue Oct 25 14:09:24 2011, 美东) 提到:

为什么不是?  2^n 的 time complexity 就是几何级数增长(i.e. 按照 geometric
sequence 增长)啊? 如果 2^n不是,那什么是?2^n^k? 这个已经不是几何级数了。

【 在 StarVenus (参商*狗剩军师~保八) 的大作中提到: 】
: 2^n不是几何级数
: PDE







☆─────────────────────────────────────☆

  jingjuan (hi) 于 (Tue Oct 25 15:46:46 2011, 美东) 提到:

终于看到有人评论三体了。
这么伟大的一本书。



☆─────────────────────────────────────☆

  jingjuan (hi) 于 (Tue Oct 25 15:46:49 2011, 美东) 提到:

终于看到有人评论三体了。
这么伟大的一本书。



☆─────────────────────────────────────☆

  lab (天冰大果) 于 (Tue Oct 25 16:17:26 2011, 美东) 提到:

几何级数增长就是指数增长吧
常见例子“翻X番”就是2^X么
指数难度的问题是NP问题吧
当然如果你说NP问题是已解决的同义词我也没话说
【 在 StarVenus (参商*狗剩军师~保八)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应该不是搞计算机的,否则不会用几何级数增长来形容复杂性。几何级数在计算机看
: 来就是已解决的同义语。






☆─────────────────────────────────────☆

  lab (天冰大果) 于 (Tue Oct 25 16:22:51 2011, 美东) 提到:

我感觉他认为n^2才是几何级数
也就是几何级数问题是多项式难度。
【 在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的大作中提到: 】
: 为什么不是?  2^n 的 time complexity 就是几何级数增长(i.e. 按照 geometric
: sequence 增长)啊? 如果 2^n不是,那什么是?2^n^k? 这个已经不是几何级数了。






☆─────────────────────────────────────☆

  lab (天冰大果) 于 (Tue Oct 25 16:23:56 2011, 美东) 提到:

SciFi版上很多评论
伟大说不上,但很好看是真的,让人欲罢不能。晚上盯着手机看,生生让我换了一副眼
镜……
【 在 jingjuan (hi) 的大作中提到: 】
: 终于看到有人评论三体了。
: 这么伟大的一本书。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Tue Oct 25 17:46:24 2011, 美东) 提到:

这问题很模糊
1IBM做那些比人聪明的机器的项目负责人说,人脑显然在计算相关的问题上有点力不从
心,这个力不是说基本的逻辑能力或者推理,而是苦力,存储器和神经元需要的能量不够
2节点作为问题本身当然是越多问题越复杂,现在的问题是分布计算或者现在很热的量
子计算是利用多节点帮助复杂问题的解决,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但博弈论里面或者经济
领域,需要一些快速策略,否则CEO或总统要下课


【 在 satas (2-39字符, 中英文不)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文科生,请理科生帮助解答
: 1.有没有人脑能解决而计算机解决不了的问题?
: 2.对计算机而言,是否节点越多越复杂?现实生活中是否如此?
: 谢谢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Tue Oct 25 17:52:12 2011, 美东) 提到:

现在奥巴马似乎利用那个所谓优于以牙还牙的策略,让小部分人在墙街占着,避免非洲
或共产国家的全面崩盘式革命
【 在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我不是学社会学的。
: initial belief 就是 prior, type 是 exogenous 的,所以如果只有两个 type 的话
: ,最简单的 prior 就是 Bernoulli distribution with p = 0.5。事实上 贝叶斯博弈
:  说明一个很有意义的问题 —— 真实(type)是什么不是太重要,重要的是人们对于真
: 实的 perception (也就是 belief),而这个 perception 不一定会 converge 到真
: 实上去 —— 这基本上就老马批评的唯心主义了,呵呵
: 举个“自我实现”实现的例子:地球人和三体人相遇,两边存在不确定性,如果地球人
: 假定三体人是敌人,然后有相应的 behavior, 虽然三体人也许开始并未把地球人当作
: 敌人(也许只是一半,一半),但是从地球人的 behavior 上 infer 出来地球人是敌
: 人,于是也有相应的 behavior,地球人从三体人反馈回来的 behavior 上更加确信的
: ...................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Tue Oct 25 17:55:07 2011, 美东) 提到:

呵呵,现在的生物研究最后可能还是给爱情建个能量模型,荷尔蒙都是可量化的,有规
律的

【 在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一个问题,可以看捷克20年代那个著名的科幻小说 R.U.R. 啊(Robot 这个词就是从
: 那里来的):电脑不会发生爱情,如果会,就成了新时代的亚当和夏娃了,呵呵






☆─────────────────────────────────────☆

  dumbCoder (HumbleCoder) 于 (Tue Oct 25 20:03:57 2011, 美东) 提到:

这个才是正解
lz应该是女的

【 在 bonnet99 (bonnet9999)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你错了: 大刘不想写得太黑暗, 所以用狗血和温情掩饰了这样一个冷酷的事实
:
: 如果以爱来指导人类在大宇宙范畴下的行为, 那结果就会是这样。






☆─────────────────────────────────────☆

  geeti (geeti) 于 (Tue Oct 25 21:12:40 2011, 美东) 提到:

三体是一部好书啊!很喜欢,看完之后世界观都变了



☆─────────────────────────────────────☆

  wodemj (wodemj) 于 (Tue Oct 25 21:15:49 2011, 美东) 提到:

其实三体是部好书,就在两点

1.对费米悖论提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2.提出了以维度和物理规律作为终极武器,这在其他所有的科幻小说中,都是没有见过
的。

其他的什么爱情之类的插曲,都是可有可无的。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用“宇宙史诗”来形容刘慈欣的《三体》系列我想并不过分——它对宇宙的起源
: 、生命与环境间的相互作用、文明的演变、人类的整合,甚至宇宙的终极走向,都给出
: 了自圆其说的明确猜想及推论;这一庞大的体系通过一些相关而分离的片段如冰山一角
: 般呈现出了一个具有高度美感的思维体系,描述了永恒之初直至宇宙尽头的维度之旅;
: 它确立了微观与宏观彼此渗透交错的依存关系,而贯穿其中的则是人类的情感,有激情
: 的壮丽澎湃,有爱情的温柔微妙,也有绝情的冷酷黑暗。这一切的丰富片段、结构、内
: 涵极其跨越的时间广度,我觉得也只能用“史诗”来进行总结,否则便不足以准确表达
: 《三体》的气魄。
: 1  游戏
:    
: ...................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ue Oct 25 22:23:31 2011, 美东) 提到:

问题在于,三体人没用爱来指导,不讲感情,最后也没比人类的结果有什么质的飞跃。

他写的本来就是一个黑暗的事实,人类对这个真相根本不具有改变的能力,所以到最后
也谈不上什么指导,什么是正确道路。


【 在 bonnet99 (bonnet9999)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你错了: 大刘不想写得太黑暗, 所以用狗血和温情掩饰了这样一个冷酷的事实
:
: 如果以爱来指导人类在大宇宙范畴下的行为, 那结果就会是这样。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ue Oct 25 22:38:26 2011, 美东) 提到:

我说的神既是爱跟你理解的完全不是一回事。《三体》到最后写的就是所谓宇宙规律的
不可靠,不仅人类了,任何生命对宇宙规律的认识都是片面有限甚至错误的。你觉得规
律可以依靠,换句话说,你认为这些东西还是恒定的,是可信仰的;但我觉得《三体》
中整个宇宙演变所指向的最中心结论其实是这些规律,这些我们以前所说的“唯物主义
”,没一样是绝对恒定可靠的。生命的产生是一种偶然,文明的延续更是偶然。

正因为一切均是偶然,人的信仰才不存在于规律(或物)中。人必须/只能从自身的心灵
世界中寻找信仰。人与物的差别就在于人的情感与精神追求。爱可以被认为是这种精神
世界的代名词。我的个人理解,神既是爱并不是说存在一个上帝他博爱世人;相反,神
既是爱指的是人只有在追求爱/精神完善的过程中才能逐渐接近神(信仰),获得神(信仰)。


【 在 heathen (The real folk blues) 的大作中提到: 】
: 人类无法拯救?这不是三体的观点,而是你自己的观点吧。三体最后俨然有人类文明和
: 三体文明的延续啊。不过人类文明的延续,靠的是懂得如何在宇宙中生存的蓝色空间
号。
: 爱当然有其积极的意义,但是把这个概念神圣化就是幼稚的了。爱充其量不过是人类对
: 于同类的一种感情而已,如果把这当成终极的信仰那诚如井底之蛙。所谓神的爱只不过
: 是世人的想象。即使神存在,在他眼里人类也不过是尘埃,有什么爱不爱的。有些人以
: 为这种宇宙级的存在会青睐自己,这纯属自作多情。
: 人类要在宇宙里生存,依靠的只能是对宇宙规律的认识。掌握的规律越多,文明延续的
: 可能性就越大。这才是人类应该追求的东西,而不是什么自我安慰的精神寄托。
: 程心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ue Oct 25 22:40:02 2011, 美东) 提到:

Well you can consider them as friends with sex, hehe...


【 在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也可以只做朋友啊,呵呵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ue Oct 25 22:46:28 2011, 美东) 提到:

我觉得这也许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经济/数学/物理做模型是为了解决问题(大多是
实际问题),就是要靠假设把次要问题去除,只突出中心关系,然后再一步步relax假
设,让模型更接近现实;但计算机模型一开始就不是走经济/数学/物理模型的路子,1/
0的思维方式是计算机模型的起点,它从诞生起便是以简入繁,与其他领域的数学基础
模型走向不同。

【 在 jsolomon (风大了点)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问题很模糊
: 1IBM做那些比人聪明的机器的项目负责人说,人脑显然在计算相关的问题上有点力不从
: 心,这个力不是说基本的逻辑能力或者推理,而是苦力,存储器和神经元需要的能量
不够
: 2节点作为问题本身当然是越多问题越复杂,现在的问题是分布计算或者现在很热的量
: 子计算是利用多节点帮助复杂问题的解决,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但博弈论里面或者经济
: 领域,需要一些快速策略,否则CEO或总统要下课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ue Oct 25 22:47:32 2011, 美东) 提到:

不上升到哲学层面的科幻不可能成为伟大的科幻啊。


【 在 wodemj (wodemj)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三体是部好书,就在两点
: 1.对费米悖论提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 2.提出了以维度和物理规律作为终极武器,这在其他所有的科幻小说中,都是没有见过
: 的。
: 其他的什么爱情之类的插曲,都是可有可无的。






☆─────────────────────────────────────☆

  deedee (海外咸人) 于 (Tue Oct 25 22:54:14 2011, 美东) 提到:

你所谓的“程心带着关于全人类的记忆和爱,走向了一个开放式的大宇宙的
未来”是建立在全人类灭亡的基础上,而且是在程心一次又一次地毁坏了人
类的生存希望的基础上。

这算是什么爱心?佛祖的超度么?上帝的召唤么?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4  爱是永恒
:    
:   但尽管“死神永生”,我觉得刘慈欣也并非一个悲观主义者。他在这场跨越亿万年
: 的生命狂奔中集中写了两个人物,两场感情,揭示出了坚实与虚幻,变数与恒定在宏观
: 与微观视角间的转换。也许文字的过程不够完美,但他终是为宇宙的最后归宿提出了一
: 个开放性走向,一次又一次地试图由物质的灭亡迈向精神的涅磐。
:   
:   一是“面壁人”罗辑。罗辑是整个《三体》系列中除短暂出场的云天明外唯一没背
: 景、没学历的精英团队外核心人物。他莫名其妙地在三体危机中被选为四名“面壁者”
: 之一,稀里糊涂的拥有了支配全球资源的权限,却不顾事态的严重无耻利用自己的身份
: ...................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ue Oct 25 23:23:16 2011, 美东) 提到:

这不是我所谓的,这是大刘自己给人类安排的结局,我只是说我理解并认同这样的结局。

再强调一次,依照《三体》的宇宙系统,人类的灭亡是必然的,连大宇宙都得死亡,人
类怎么可能超脱其外呢?程心的功用无非加速了人类的灭亡而已。她更像是一双眼睛,
一个视角。你迁怒于她,也未免太把个人功过当回事儿了。

再说,我说程心“带着关于全人类的记忆和爱”也不是自由发挥,在程被选为面壁人一
处大刘写过这是人类自己的选择。大刘让程心走到最后,而不是逻辑、不是维德、不是
云天明,这也不是一个偶然的选择。


【 在 deedee (海外咸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所谓的“程心带着关于全人类的记忆和爱,走向了一个开放式的大宇宙的
: 未来”是建立在全人类灭亡的基础上,而且是在程心一次又一次地毁坏了人
: 类的生存希望的基础上。
: 这算是什么爱心?佛祖的超度么?上帝的召唤么?






☆─────────────────────────────────────☆

  wodemj (wodemj) 于 (Tue Oct 25 23:31:47 2011, 美东) 提到:

人类早晚都要灭亡,但可能几百万年,可能几万年,也可能几百年。当然完全不一样了。

程心的愚蠢,使得这个过程从几万年加速到几百年。就好像人总要死,但谋杀和自然死
亡,8岁死和80岁死还是不一样的。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不是我所谓的,这是大刘自己给人类安排的结局,我只是说我理解并认同这样的结
局。
: 再强调一次,依照《三体》的宇宙系统,人类的灭亡是必然的,连大宇宙都得死亡,人
: 类怎么可能超脱其外呢?程心的功用无非加速了人类的灭亡而已。她更像是一双眼睛,
: 一个视角。你迁怒于她,也未免太把个人功过当回事儿了。
: 再说,我说程心“带着关于全人类的记忆和爱”也不是自由发挥,在程被选为面壁人一
: 处大刘写过这是人类自己的选择。大刘让程心走到最后,而不是逻辑、不是维德、不是
: 云天明,这也不是一个偶然的选择。






☆─────────────────────────────────────☆

  WangA (WangA) 于 (Tue Oct 25 23:34:17 2011, 美东) 提到:

先顶再说。



☆─────────────────────────────────────☆

  heathen (The real folk blues) 于 (Tue Oct 25 23:46:50 2011, 美东) 提到:

追求爱就能接近神?这得算是玄学了吧。对一种人类感情的执著是不可能让人超越自己
的。

况且,三体并没有说宇宙规律不可靠。某些规律看来可以改变,那只是因为这规律之下
有着更深的规律。如果因为自己知识的局限就否定知识的真实性,这实在是一大谬误。

爱作为宇宙里的一个存在,也必然是宇宙规律决定的。如果宇宙规律都不值得信仰,那
么爱更不值得信仰。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说的神既是爱跟你理解的完全不是一回事。《三体》到最后写的就是所谓宇宙规律的
: 不可靠,不仅人类了,任何生命对宇宙规律的认识都是片面有限甚至错误的。你觉得规
: 律可以依靠,换句话说,你认为这些东西还是恒定的,是可信仰的;但我觉得《三体》
: 中整个宇宙演变所指向的最中心结论其实是这些规律,这些我们以前所说的“唯物主义
: ”,没一样是绝对恒定可靠的。生命的产生是一种偶然,文明的延续更是偶然。
: 正因为一切均是偶然,人的信仰才不存在于规律(或物)中。人必须/只能从自身的
心灵
: 世界中寻找信仰。人与物的差别就在于人的情感与精神追求。爱可以被认为是这种精神
: 世界的代名词。我的个人理解,神既是爱并不是说存在一个上帝他博爱世人;相反,神
: 既是爱指的是人只有在追求爱/精神完善的过程中才能逐渐接近神(信仰),获得神
(信仰)。
: 号。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Tue Oct 25 23:55:19 2011, 美东) 提到:

这个比较深奥了,不过基本同意你的观察
很多理工科的东西可以数学化,包括音乐,很多人认为本质是数学
计算机的编码和逻辑这个层面还是数学,但要让自动机工作,就是语言的事情了,最初
搞计算机的是数学和物理学家,后来哲学家也能参与,计算机所谓的编程语言是我们严
格控制的,但人类的语言要丰富得多,现在计算机可以识别理解很多自然语言,但谈恋
爱或者和它胡说八道,它就不行了,起码目前是这样,这2年计算机杂志如CACM时不时
搞些这些报道
那么人类的语言是否其实也就是可以01或者模糊或者量子化编码的重组呢,大脑的工作
其实就是生物细胞的有序放电,无序的就是艺术家,呵呵,那么爱情是什么,忧郁和自
闭是什么,我一个计算机界朋友说他原来其实是学心理诊断的,他放弃因为他接受不了
现在治疗精神疾病就是用药,可见药物特别是人工激素其实就可以改变人的情感和行为
,上帝给了我们一个可以完美数学化的大脑说话,他还给我们各种激素,有性的需求,
有爱朋友和家人的本能,有文艺的需要,有正义感,如果正义不是圣经的文本或博弈的
结果,我们有慈爱,但慈爱或者慈善经济从数学上来说是个反进化的过程,社会上的穷
人和失业者是否比银行家和硅谷的码工更应该获得政府的优惠,让有的有更多,如马太
福音里说的?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这也许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经济/数学/物理做模型是为了解决问题(大多是
: 实际问题),就是要靠假设把次要问题去除,只突出中心关系,然后再一步步relax假
: 设,让模型更接近现实;但计算机模型一开始就不是走经济/数学/物理模型的路子,
1/
: 0的思维方式是计算机模型的起点,它从诞生起便是以简入繁,与其他领域的数学基础
: 模型走向不同。
: 不够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Wed Oct 26 00:10:07 2011, 美东) 提到:

据说有人要把occupy ***口号改成capitalism at work
资本主义其残酷的下面是个不断产生增益的负反馈系统?
除了掠夺资源就是消灭等待救济的懒汉

【 在 jsolomon (风大了点)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比较深奥了,不过基本同意你的观察
: 很多理工科的东西可以数学化,包括音乐,很多人认为本质是数学
: 计算机的编码和逻辑这个层面还是数学,但要让自动机工作,就是语言的事情了,最初
: 搞计算机的是数学和物理学家,后来哲学家也能参与,计算机所谓的编程语言是我们严
: 格控制的,但人类的语言要丰富得多,现在计算机可以识别理解很多自然语言,但谈恋
: 爱或者和它胡说八道,它就不行了,起码目前是这样,这2年计算机杂志如CACM时不时
: 搞些这些报道
: 那么人类的语言是否其实也就是可以01或者模糊或者量子化编码的重组呢,大脑的工作
: 其实就是生物细胞的有序放电,无序的就是艺术家,呵呵,那么爱情是什么,忧郁和自
: 闭是什么,我一个计算机界朋友说他原来其实是学心理诊断的,他放弃因为他接受不了
: ...................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Wed Oct 26 01:24:02 2011, 美东) 提到:

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啊,程心再蠢,没人把她放到那个位置,她也没机会/资格作出
那些决定。


【 在 wodemj (wodemj) 的大作中提到: 】
: 人类早晚都要灭亡,但可能几百万年,可能几万年,也可能几百年。当然完全不一样
了。
: 程心的愚蠢,使得这个过程从几万年加速到几百年。就好像人总要死,但谋杀和自然死
: 亡,8岁死和80岁死还是不一样的。
: 局。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Wed Oct 26 01:27:57 2011, 美东) 提到:

这个,信仰只有愿不愿意,没有值不值得。

在写出来的这些部分,的确可以说规律之上还有规律。但如果考虑整个宇宙发展的走向
,还有没写出来的部分,我觉得可以理解为永远会有新的规律推翻旧的规律,只要是物
性的,永恒便不存在。


【 在 heathen (The real folk blues) 的大作中提到: 】
: 追求爱就能接近神?这得算是玄学了吧。对一种人类感情的执著是不可能让人超越自己
: 的。
: 况且,三体并没有说宇宙规律不可靠。某些规律看来可以改变,那只是因为这规律之下
: 有着更深的规律。如果因为自己知识的局限就否定知识的真实性,这实在是一大谬误。
: 爱作为宇宙里的一个存在,也必然是宇宙规律决定的。如果宇宙规律都不值得信仰,那
: 么爱更不值得信仰。
: 心灵
: (信仰)。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Wed Oct 26 01:36:33 2011, 美东) 提到:

赫赫,关于人脑工作方式一点也可以按照量子高维空间的思路去理解嘛,我们不理解的
很多“无理”之处是因为我们暂时只能看到这个高维模式在三维空间中的投影,更高维
的规律究竟是什么目前仍不可考。所以电脑模拟人脑,也只能在有限维度上进行模拟,
这个gap也许就是维度的差异。


【 在 jsolomon (风大了点)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比较深奥了,不过基本同意你的观察
: 很多理工科的东西可以数学化,包括音乐,很多人认为本质是数学
: 计算机的编码和逻辑这个层面还是数学,但要让自动机工作,就是语言的事情了,最初
: 搞计算机的是数学和物理学家,后来哲学家也能参与,计算机所谓的编程语言是我们严
: 格控制的,但人类的语言要丰富得多,现在计算机可以识别理解很多自然语言,但谈恋
: 爱或者和它胡说八道,它就不行了,起码目前是这样,这2年计算机杂志如CACM时不时
: 搞些这些报道
: 那么人类的语言是否其实也就是可以01或者模糊或者量子化编码的重组呢,大脑的工作
: 其实就是生物细胞的有序放电,无序的就是艺术家,呵呵,那么爱情是什么,忧郁和自
: 闭是什么,我一个计算机界朋友说他原来其实是学心理诊断的,他放弃因为他接受不了
: ...................






☆─────────────────────────────────────☆

  bonnet99 (bonnet9999) 于 (Wed Oct 26 03:09:00 2011, 美东) 提到:

所以我说程心只是大刘为了写书的需要生造出来的角色. 真有一天人类面对生死存亡的
危机, 程心这种人绝无被选作'执剑人'的可能.

别的文明不清楚, 但对人类来说我绝对相信生存是第一需求. 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会表现
出的集体意志也许是冷酷, 疯狂或其他什么, 但是不包括爱.

我有时候都不地道的觉得也许大刘和很多北美的理科生一样, 外表木呐,却内心细腻情
感丰富.一生渴望爱情却得不到想要的(看他苍白的感情戏就知道). 所以他在书里造出
了程心, 用几十亿人的生命和人类的灭族成全了她伟大的'爱'.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啊,程心再蠢,没人把她放到那个位置,她也没机会/资格作出
: 那些决定。
: 了。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Wed Oct 26 03:44:52 2011, 美东) 提到:

所以霍金说我们不需要上帝就可以理解宇宙,多少有点文学色彩浓了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赫赫,关于人脑工作方式一点也可以按照量子高维空间的思路去理解嘛,我们不理解的
: 很多“无理”之处是因为我们暂时只能看到这个高维模式在三维空间中的投影,更高维
: 的规律究竟是什么目前仍不可考。所以电脑模拟人脑,也只能在有限维度上进行模拟,
: 这个gap也许就是维度的差异。






☆─────────────────────────────────────☆

  STI (实用又好开的车) 于 (Wed Oct 26 09:14:42 2011, 美东) 提到:

爱?信仰?这些依靠荷尔蒙相互作用搞出来的东西居然成了三体的核心?三体的伟大之
处在于它指出了宇宙的宏大与不可知,任何文明在宇宙面前都是渺小到可以被忽略了,
只有宇宙本身是永恒的。

人类最可笑的地方就是任何时候都以自我为中心。尸体是不会有爱情和信仰的。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说的神既是爱跟你理解的完全不是一回事。《三体》到最后写的就是所谓宇宙规律的
: 不可靠,不仅人类了,任何生命对宇宙规律的认识都是片面有限甚至错误的。你觉得规
: 律可以依靠,换句话说,你认为这些东西还是恒定的,是可信仰的;但我觉得《三体》
: 中整个宇宙演变所指向的最中心结论其实是这些规律,这些我们以前所说的“唯物主义
: ”,没一样是绝对恒定可靠的。生命的产生是一种偶然,文明的延续更是偶然。
: 正因为一切均是偶然,人的信仰才不存在于规律(或物)中。人必须/只能从自身的
心灵
: 世界中寻找信仰。人与物的差别就在于人的情感与精神追求。爱可以被认为是这种精神
: 世界的代名词。我的个人理解,神既是爱并不是说存在一个上帝他博爱世人;相反,神
: 既是爱指的是人只有在追求爱/精神完善的过程中才能逐渐接近神(信仰),获得神
(信仰)。
: 号。






☆─────────────────────────────────────☆

  chongchong1 (虫虫) 于 (Wed Oct 26 09:18:02 2011, 美东) 提到:

RE



☆─────────────────────────────────────☆

  chengyixin (chengyixin) 于 (Wed Oct 26 23:23:08 2011, 美东) 提到:

RE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Wed Nov  9 21:22:44 2011, 美东) 提到:

http://www.computer.org/cms/Computer.org/ComputingNow/homepage/2011/1111/W_CO_DigitalMachineryandAnalogBrains.pdf

这篇文章(或者它所辩论的那篇), 估计会有点启发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赫赫,关于人脑工作方式一点也可以按照量子高维空间的思路去理解嘛,我们不理解的
: 很多“无理”之处是因为我们暂时只能看到这个高维模式在三维空间中的投影,更高维
: 的规律究竟是什么目前仍不可考。所以电脑模拟人脑,也只能在有限维度上进行模拟,
: 这个gap也许就是维度的差异。






☆─────────────────────────────────────☆

  Microsystem (clam) 于 (Wed Nov  9 22:52:19 2011, 美东) 提到:


Am I the only person over here thinking all these people are speaking trash
above? They don't know physics, and probably don't know about how to apply
statistical theory too. And then generate these paragraphs of jibberish.

hehe. Frankly, it is so funny. :)

【 在 chongchong1 (虫虫) 的大作中提到: 】
: RE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Wed Nov  9 23:34:53 2011, 美东) 提到:

还是忍不住,哼,我要厚道就不是我乐(xiaoke请无视)

大赞,这话说的太深入我心乐太解气乐
这些帖子里我tm哪个字都认识但就是无法明白大家在讨论什么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Am I the only person over here thinking all these people are speaking
trash
: above? They don't know physics, and probably don't know about how to apply
: statistical theory too. And then generate these paragraphs of jibberish.
: hehe. Frankly, it is so funny. :)





☆─────────────────────────────────────☆

  Microsystem (clam) 于 (Thu Nov 10 01:36:09 2011, 美东) 提到:


其实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这种故弄玄虚,言不及义的文风不过是在掩盖自己的无知而已。多一点自信喽。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是忍不住,哼,我要厚道就不是我乐(xiaoke请无视)
: 大赞,这话说的太深入我心乐太解气乐
: 这些帖子里我tm哪个字都认识但就是无法明白大家在讨论什么
: trash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Nov 10 01:43:57 2011, 美东) 提到:

所以我大赞你给我找回自信啊
这就像某些电影故事还没讲清楚就开始玄幻科技和风格乐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 这种故弄玄虚,言不及义的文风不过是在掩盖自己的无知而已。多一点自信喽。





☆─────────────────────────────────────☆

  Microsystem (clam) 于 (Thu Nov 10 02:01:00 2011, 美东) 提到:


其实我是从101维亚稳态自持耗散结构的D纤维膜异质弦微分同胚子丛的量子激发顺发源
与你沟通的。你滴大大的不懂。。。。。哈哈。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以我大赞你给我找回自信啊
: 这就像某些电影故事还没讲清楚就开始玄幻科技和风格乐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Nov 10 02:16:31 2011, 美东) 提到:

哼,我看不懂这段代码于是只能看看数据
我觉得数据有误,你应该是从250端口来的
哈哈哈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我是从101维亚稳态自持耗散结构的D纤维膜异质弦微分同胚子丛的量子激发顺发源
: 与你沟通的。你滴大大的不懂。。。。。哈哈。





☆─────────────────────────────────────☆

  Microsystem (clam) 于 (Thu Nov 10 02:40:13 2011, 美东) 提到:


不要认为你的端口是可以多频复用的。射频口的码间互扰造成高维异质弦的贝叶斯统计
复参数反演的自发对称性破缺,你的cortex表面层实时FDR颞液钡离子透析失衡,动态
机能反转。。。。。再不小心就变成男的了。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哼,我看不懂这段代码于是只能看看数据
: 我觉得数据有误,你应该是从250端口来的
: 哈哈哈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Nov 10 03:14:21 2011, 美东) 提到:

拜托,跟我讲这些你不觉得你对牛弹琴嘛 哈哈哈,还弹的有模有样儿的

做男人不好嘛,我一直都希望自己生来是个男生
当我发现这个希望是不可实现的时候我就对一切都失去乐斗志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要认为你的端口是可以多频复用的。射频口的码间互扰造成高维异质弦的贝叶斯统计
: 复参数反演的自发对称性破缺,你的cortex表面层实时FDR颞液钡离子透析失衡,动态
: 机能反转。。。。。再不小心就变成男的了。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Thu Nov 10 03:21:17 2011, 美东) 提到:

我估计N年内不会读三体
感觉是百科全书什么都有,还有各种理解
如果按最简单的理解,那么不应该如xiaoke描述得那么有趣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以我大赞你给我找回自信啊
: 这就像某些电影故事还没讲清楚就开始玄幻科技和风格乐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hu Nov 10 03:27:25 2011, 美东) 提到:

at least I am trying. Maybe wrong in the end, but it's my footsteps. Don't
understand why u have to put on such a condescending face. Does this serve u
greatly?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Am I the only person over here thinking all these people are speaking
trash
: above? They don't know physics, and probably don't know about how to apply
: statistical theory too. And then generate these paragraphs of jibberish.
: hehe. Frankly, it is so funny. :)






☆─────────────────────────────────────☆

  Microsystem (clam) 于 (Thu Nov 10 03:29:50 2011, 美东) 提到:


呵呵,好像有点长象牙了。嗯,这辈子多努力,下辈子有可能晋升你。

你跟我说说,为啥什么事物在小柯都是航海大发现似的?这么差的小说她也能激情磅礴
的写得煞有其事。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拜托,跟我讲这些你不觉得你对牛弹琴嘛 哈哈哈,还弹的有模有样儿的
: 做男人不好嘛,我一直都希望自己生来是个男生
: 当我发现这个希望是不可实现的时候我就对一切都失去乐斗志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Nov 10 03:30:22 2011, 美东) 提到:

我倒是想读 没时间
我喜欢一切想法怪异的东西

【 在 jsolomon (风大了点)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估计N年内不会读三体
: 感觉是百科全书什么都有,还有各种理解
: 如果按最简单的理解,那么不应该如xiaoke描述得那么有趣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Nov 10 03:33:12 2011, 美东) 提到:

息怒,我可是顺路打乐瓶酱油

或许是他从物理学角度看问题吧,就想我经常看到有些人评画想笑一样
不见得是针对你是针对一种态度一群人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at least I am trying. Maybe wrong in the end, but it's my footsteps. Don't
: understand why u have to put on such a condescending face. Does this serve
u
:  greatly?
: trash





☆─────────────────────────────────────☆

  Microsystem (clam) 于 (Thu Nov 10 03:33:35 2011, 美东) 提到:


看到蚂蚁在桌子的水渍间走,我感到作人的可笑与悲哀。:)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at least I am trying. Maybe wrong in the end, but it's my footsteps. Don't
: understand why u have to put on such a condescending face. Does this serve
u
:  greatly?
: trash






☆─────────────────────────────────────☆

  Microsystem (clam) 于 (Thu Nov 10 03:36:24 2011, 美东) 提到:


这充分证明你有殴打猩猩的渴望。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倒是想读 没时间
: 我喜欢一切想法怪异的东西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Nov 10 03:37:04 2011, 美东) 提到:

想当初我买了本时间简史回来
还没看呢就被我老公和他一个做中微子的同学批乐半天
最后,到现在那书也没再翻过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好像有点长象牙了。嗯,这辈子多努力,下辈子有可能晋升你。
: 你跟我说说,为啥什么事物在小柯都是航海大发现似的?这么差的小说她也能激情磅礴
: 的写得煞有其事。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Nov 10 03:38:50 2011, 美东) 提到:

假如那猩猩是你 哈哈哈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充分证明你有殴打猩猩的渴望。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hu Nov 10 04:59:07 2011, 美东) 提到:

I don't care whatever angle he has, low is still low.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息怒,我可是顺路打乐瓶酱油
: 或许是他从物理学角度看问题吧,就想我经常看到有些人评画想笑一样
: 不见得是针对你是针对一种态度一群人
:  u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hu Nov 10 05:01:48 2011, 美东) 提到:

If u wanna laugh, plenty stuff of urself you can actually refer to. But
learn to understand some basic decency pls! Geez!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到蚂蚁在桌子的水渍间走,我感到作人的可笑与悲哀。:)
:  u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Thu Nov 10 07:25:22 2011, 美东) 提到:

时间简史有啥好批的
*你*就当文学/哲学书看好了

bos在LT写的那个科幻作家是比较靠谱的
写科幻因为写的是未知的东西,所以可以异想天开
但还是要些根基,什么将来能做到(暂时因为种种原因未做到或认识不到),什么肯定做不
到,要比较清晰,否则就是伪科学了,科幻不能造神
这个细想下去很快到哲学层面,暂时一般人的脑力还难以企及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想当初我买了本时间简史回来
: 还没看呢就被我老公和他一个做中微子的同学批乐半天
: 最后,到现在那书也没再翻过






☆─────────────────────────────────────☆

  Microsystem (clam) 于 (Thu Nov 10 08:22:17 2011, 美东) 提到:


喔,您是小辣椒,艾小椒,都不能批评了?:)您喜欢语言的盛宴,文字形象的酒池肉
林和奇思怪想的棒棒糖,通感的美味和甜腻腻的感觉,难道就不能接受我们茶文化主义
者所崇尚的一杯铁观音?文以载道,文字传达着一个人想弘扬的精神,尽管是在一个语
言文字日益贬值的微博网络后现代吧,您也不能什么样的三流文字都捧为时代的创新吧
?让我们以严谨著称的科学工作者看到这一锅大杂烩也捧为至宝吧?我觉得您评价的过
了,花时间在这些东西上不是明智的。有时间,不如看看维基百科的简介,可能更有意
义。:)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If u wanna laugh, plenty stuff of urself you can actually refer to. But
: learn to understand some basic decency pls! Geez!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Nov 10 08:45:37 2011, 美东) 提到:

我大都忘了,就记得说霍金扯淡乐
这种东西随便说说还好
认真讨论下去会被微细踩死的

【 在 jsolomon (风大了点) 的大作中提到: 】
: 时间简史有啥好批的
: *你*就当文学/哲学书看好了
: bos在LT写的那个科幻作家是比较靠谱的
: 写科幻因为写的是未知的东西,所以可以异想天开
: 但还是要些根基,什么将来能做到(暂时因为种种原因未做到或认识不到),什么肯定做不
: 到,要比较清晰,否则就是伪科学了,科幻不能造神
: 这个细想下去很快到哲学层面,暂时一般人的脑力还难以企及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Nov 10 08:47:22 2011, 美东) 提到:

糟糕 我错了
小柯生气了
不该躲在微细后头打酱油 咳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I don't care whatever angle he has, low is still low.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Nov 10 08:52:36 2011, 美东) 提到:

赞啊
我去搬板凳来看热闹
别太快就谢幕啊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喔,您是小辣椒,艾小椒,都不能批评了?:)您喜欢语言的盛宴,文字形象的酒池肉
: 林和奇思怪想的棒棒糖,通感的美味和甜腻腻的感觉,难道就不能接受我们茶文化主义
: 者所崇尚的一杯铁观音?文以载道,文字传达着一个人想弘扬的精神,尽管是在一个语
: 言文字日益贬值的微博网络后现代吧,您也不能什么样的三流文字都捧为时代的创新吧
: ?让我们以严谨著称的科学工作者看到这一锅大杂烩也捧为至宝吧?我觉得您评价的过
: 了,花时间在这些东西上不是明智的。有时间,不如看看维基百科的简介,可能更有意
: 义。:)





☆─────────────────────────────────────☆

  Microsystem (clam) 于 (Thu Nov 10 09:07:59 2011, 美东) 提到:


时间简史有什么可批的?如果文科生们喜欢物理,喜欢构想宇宙结构,都应该看看时间
简史哦。还有什么可怕的对称。。。。。看看维基百科,都很好。日常语言在描述世界
规律的时候不够精确,所以我们发明了数学语言。只是通过文字来想像,容易陷入荒诞
的境域。正经科学家的文字都是如此,更何况民间科学家。

另外,煽风点火的,顺着风向扇啊,小心烟熏着了。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大都忘了,就记得说霍金扯淡乐
: 这种东西随便说说还好
: 认真讨论下去会被微细踩死的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Thu Nov 10 09:35:16 2011, 美东) 提到:

具体如何批的我还真不记得,就是记得他们好像说霍金的基本理论被推翻乐。物理挺有
意思,我经常听我老公给我科普量子力学之类的东西。不过据说这玩意儿现在也过时乐。

不怕,我从小就炼的煽风点火的一身本事,那边风不够乐就扇几下那边风大乐点就住住手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时间简史有什么可批的?如果文科生们喜欢物理,喜欢构想宇宙结构,都应该看看时间
: 简史哦。还有什么可怕的对称。。。。。看看维基百科,都很好。日常语言在描述世界
: 规律的时候不够精确,所以我们发明了数学语言。只是通过文字来想像,容易陷入荒诞
: 的境域。正经科学家的文字都是如此,更何况民间科学家。
: 另外,煽风点火的,顺着风向扇啊,小心烟熏着了。





☆─────────────────────────────────────☆

  tttabc (tttabc) 于 (Thu Nov 10 11:40:14 2011, 美东) 提到:

觉得评价得过了就好好说,没必要用鄙夷的口气。至少lz读了思考了,比起那些自己写
不出东西来却在别人作品里呱呱叫的,要好很多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喔,您是小辣椒,艾小椒,都不能批评了?:)您喜欢语言的盛宴,文字形象的酒池肉
: 林和奇思怪想的棒棒糖,通感的美味和甜腻腻的感觉,难道就不能接受我们茶文化主义
: 者所崇尚的一杯铁观音?文以载道,文字传达着一个人想弘扬的精神,尽管是在一个语
: 言文字日益贬值的微博网络后现代吧,您也不能什么样的三流文字都捧为时代的创新吧
: ?让我们以严谨著称的科学工作者看到这一锅大杂烩也捧为至宝吧?我觉得您评价的过
: 了,花时间在这些东西上不是明智的。有时间,不如看看维基百科的简介,可能更有意
: 义。:)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hu Nov 10 16:02:13 2011, 美东) 提到:

笑话,你那扭捏造作的两句自我标榜也好意思管自己叫批评?

再说了,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也犯不着您来操心啊。你要有不同意见,想说就好好说
,不愿说就shut up,I'm so fed up with ur meaningless worthless nagging. 除了
自我标榜之外,find some other place to dump ur crap!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喔,您是小辣椒,艾小椒,都不能批评了?:)您喜欢语言的盛宴,文字形象的酒池肉
: 林和奇思怪想的棒棒糖,通感的美味和甜腻腻的感觉,难道就不能接受我们茶文化主义
: 者所崇尚的一杯铁观音?文以载道,文字传达着一个人想弘扬的精神,尽管是在一个语
: 言文字日益贬值的微博网络后现代吧,您也不能什么样的三流文字都捧为时代的创新吧
: ?让我们以严谨著称的科学工作者看到这一锅大杂烩也捧为至宝吧?我觉得您评价的过
: 了,花时间在这些东西上不是明智的。有时间,不如看看维基百科的简介,可能更有意
: 义。:)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Thu Nov 10 16:29:44 2011, 美东) 提到:

网络上我最恨两种人,一是笑别人没资格发表看法的,二是借“批评”的名义自我标榜
的。这两种人的共同特色是只有指责,没有交流;只会否定,没有内容。这样的人我道
不同不相与谋,所谓交情也就到此为止。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赞啊
: 我去搬板凳来看热闹
: 别太快就谢幕啊






☆─────────────────────────────────────☆

  Microsystem (clam) 于 (Thu Nov 10 16:30:07 2011, 美东) 提到:


You are right. I don't know some people consider it gravely important to
post posts on MITBBS to become acknowledged. Good to know, thanks.

【 在 tttabc (tttabc) 的大作中提到: 】
: 觉得评价得过了就好好说,没必要用鄙夷的口气。至少lz读了思考了,比起那些自己写
: 不出东西来却在别人作品里呱呱叫的,要好很多






☆─────────────────────────────────────☆

  Microsystem (clam) 于 (Thu Nov 10 16:32:37 2011, 美东) 提到:


I don't want to criticize you on this article and I thought I was joking
with you. If you felt insulted, I am sorry and I will leave your posts mint
from now on.

Anyway, from my knowledge as a scientist, your original posts did not
make any sense to me. Sorry.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笑话,你那扭捏造作的两句自我标榜也好意思管自己叫批评?
: 再说了,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也犯不着您来操心啊。你要有不同意见,想说就好好说
: ,不愿说就shut up,I'm so fed up with ur meaningless worthless nagging. 除了
: 自我标榜之外,find some other place to dump ur crap!







☆─────────────────────────────────────☆

  SlowRabit (慢吞吞的小白兔) 于 (Thu Nov 10 18:21:54 2011, 美东) 提到:

孩子们不省心啊。小柯本质上是很认真的人,你的玩笑会被理解为轻浮。另,别轻易用
crap 这个词,特别是人家辛苦认真码的字。即使玩笑,这个词也太有侮辱性了。You
can still make a point without being insulting.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I don't want to criticize you on this article and I thought I was joking
: with you. If you felt insulted, I am sorry and I will leave your posts
mint
: from now on.
: Anyway, from my knowledge as a scientist, your original posts were just
crap
: . Sorry.






☆─────────────────────────────────────☆

  Microsystem (clam) 于 (Thu Nov 10 19:23:43 2011, 美东) 提到:


I am so sorry for what I said.

"There is no truth but perception." The world as I perceive it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what was written in xiaoke's posts and I did find it amusing
reading them at night. I apologize for the foul play of teasing xiaoke.

From my perspective, the line of thinking in those posts reminds me of a
cultural phenomenon called Cargo cult. In 1940's, US Army fought with Japan
on the pacific islands. They shipped large quantities of food and various
stuff to the islands to support their army. Meanwhile, they gave some
portions to the primitive islanders. Several years later, after the war was
over, the army officers stopped by these islands and noticed that the locals
were orchestrating a new ritual. They cut open the coconuts shell and wore
them around their heads, they deploy fires along the paved ways, they wave
tree branches etc. The army officers finally realized that the locals were
mimicking what the armies used to do and waiting for the new created Deities
to send themselves cargo ships.

I don't know that much about this fervor for these novels, but I do find it
interesting to notice the similarities between the posts and the actions of
the Pacific Islanders.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rgo_cult

【 在 SlowRabit (慢吞吞的小白兔) 的大作中提到: 】
: 孩子们不省心啊。小柯本质上是很认真的人,你的玩笑会被理解为轻浮。另,别轻易用
:  crap 这个词,特别是人家辛苦认真码的字。即使玩笑,这个词也太有侮辱性了。
You
: can still make a point without being insulting.
: mint
: crap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Fri Nov 11 01:02:35 2011, 美东) 提到:

有些话生气的时候说出来可以理解,但是我不希望你是真的那么想
每个人气质不一样认真也不是错,但我心中的小柯不应该这个样子

还有,我认为微细说的没错,不要因人费言,索性再说俩句:
很多时候我们上网是来交流的,对那些批评我的人虽然口头上不服气,但私下里我会欣
赏他们,毕竟他们给了我一个不同的思维角度。所以take it easy,霍金的时间简史那么
有名,照样被他同行打击说是文学科普读物。角度不同看事物的着眼点就不同。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网络上我最恨两种人,一是笑别人没资格发表看法的,二是借“批评”的名义自我标榜
: 的。这两种人的共同特色是只有指责,没有交流;只会否定,没有内容。这样的人我道
: 不同不相与谋,所谓交情也就到此为止。





☆─────────────────────────────────────☆

  tttabc (tttabc) 于 (Fri Nov 11 01:55:56 2011, 美东) 提到:

文学科普读物至少还是读物,说到trush就不一样了。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些话生气的时候说出来可以理解,但是我不希望你是真的那么想
: 每个人气质不一样认真也不是错,但我心中的小柯不应该这个样子
: 还有,我认为微细说的没错,不要因人费言,索性再说俩句:
: 很多时候我们上网是来交流的,对那些批评我的人虽然口头上不服气,但私下里我会欣
: 赏他们,毕竟他们给了我一个不同的思维角度。所以take it easy,霍金的时间简史
那么
: 有名,照样被他同行打击说是文学科普读物。角度不同看事物的着眼点就不同。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Fri Nov 11 02:02:21 2011, 美东) 提到:

好吧,这点上微细的确是说的过了。我一向喜欢看热闹凑趣的,显然也有点对不住了
其实mit上我认为写得不错的id还真是不多,xiaoke还算的上一个。

另外因为跟她还算熟,所以说话就直接乐。或许我不起哄微细也不会那么说。我错了。

【 在 tttabc (tttabc) 的大作中提到: 】
: 文学科普读物至少还是读物,说到trush就不一样了。
: 那么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Fri Nov 11 02:38:57 2011, 美东) 提到:

好吧,希望我的讨论不会引来任何人不快。虽然我总说我喜欢看热闹,但是真正我比较
熟的人还是不希望他们真的生气吵架的。也希望小柯生气归生气,但不要真的就决裂。
生活中的朋友还时不时的犯错误闹别扭呢,何况是冷冰冰的文字带来的误会。

三体我没看过,但是看了小柯的评论以后倒也很感兴趣。我说过我喜欢不同思维带给我
的新鲜感。不过后来看他们的讨论越来越晕头转向就去请教我老公什么意思。他解释乐
半天,然后给了我一个比喻“张飞打岳飞打的满天飞”。就是说估计是小柯把一些物理
概念弄混乐,所以在他们看来觉得好笑。这个其实无可厚非。小柯毕竟不是做物理的,
对那些名词理解错误也正常。我们就看看她的文字和漫天幻想好了。我们每个人都有自
己自身的局限。但也要容忍别人提出批评。微细提出批评的方式不对,在小柯看来是一
种侮辱,在微细看来是觉得平时比较熟开个玩笑。或许他要是直截了当的说,小柯,你
的那个量子力学理解不对,应该是。。等等,小柯更容易接受。我呢,因为有那些先入
之见所以看到微细那么说立马就跟着起哄。忽略了小柯的感受。自然也不对。回头再看
看那些帖子,简直是个跳梁小丑。当然也是因为跟小柯和微细比较熟才会这么跳。如果
是别人的帖子我可能看了就过去了。我也懒得加入这些纠纷,事后还解释不清。所以,
有的时候就是因为熟才会更加的伤害对方。更加忽视对方的感受。我经常这样,我错了。

补充一下,你或许总是pmp习惯了。我还真不到大人大量的境界,圣人级别更是望尘莫及
如果你不是挖苦讽刺的话。或许我从小就被人挖苦讽刺习惯了,所以别人说我几句还真是
觉得无所谓。我其实生活中小心眼的狠,而且斤斤计较市侩的厉害。我就是觉得网络上狠
多时候没必要当真而已。你的最后一句话我完全赞同,人生本来就可笑,所以但笑无妨。

【 在 Swann (节水)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以展开说说你觉得细微哪里讲的没错呢?
: 我正好对xiaoke原作有一点想法,一直没post,说不定能有助讨论?
: 另外被人不太好看的讲一通,你大仁大量能take it easy我十分佩服,我觉得这是接近
: 圣人级别的。你能继续自勉take it easy,我很仰慕。
: 但是用来劝解别人,take it easy?@ _ @
: 哈哈,不知道模拟细微的风格,我是否可以说:看到桌上蚂蚁的水渍,我感到人生的可
: 笑。
: 那么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Fri Nov 11 02:46:07 2011, 美东) 提到:

恩,刚在问号她们版看有人夸你客气而不犀利呢,赫赫

【 在 Swann (节水) 的大作中提到: 】
: 囧。。。没看到这个帖子。偶像你没hold住啊。。。我如果言辞激烈了,更多的是暴露
: 我ws。。。
: 这个cargo cult我以前听说过,不过我们逻辑严谨的工程师研究员们,其实不是太在行
: 这个,术业专攻,防止sb,这个similarity我不扯了。
: 相似之外,为什么要看不上甚至攻击拎不清,言之无物的人,因为他们没有你聪明?(
: 看着桌上的蚂蚁这个前提我先笑一下。)
: 子曰,人不知而不愠:别人不能理解、采纳我的道,不能了解我的才能,误会我,以至
: 我被困陈蔡几乎饿毙,我还是不要愠。
: 圣人的事迹wo仰慕,这个“人不知而不愠”我是做不到的了,但是每当我看到我自以为
: 是判定为愚蠢的他人的行经,我希望我仍然能够温和得体。
: ...................






☆─────────────────────────────────────☆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于 (Fri Nov 11 03:24:07 2011, 美东) 提到:

别的也没啥好说的,就两点:

“你错了,所以你丫闭嘴”这不叫批评。

如果想管自己的言论叫“批评”,那么拜托至少讲两句事实,哪里错了,哪里不好,哪
里不像话,也给对方一个学习/改进的切口。我以为这是起码的对人的尊重。做不到这
点,天下之大,人口之多,自己人找自己人,请走,保重,不送。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些话生气的时候说出来可以理解,但是我不希望你是真的那么想
: 每个人气质不一样认真也不是错,但我心中的小柯不应该这个样子
: 还有,我认为微细说的没错,不要因人费言,索性再说俩句:
: 很多时候我们上网是来交流的,对那些批评我的人虽然口头上不服气,但私下里我会欣
: 赏他们,毕竟他们给了我一个不同的思维角度。所以take it easy,霍金的时间简史
那么
: 有名,照样被他同行打击说是文学科普读物。角度不同看事物的着眼点就不同。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Fri Nov 11 03:40:24 2011, 美东) 提到:

这话的确过分。你不翻译过来我就一点也不敏感。
我对英文不熟,所以我不知道英文里这些单词的分量。
一直都觉得这些常用词是口语,就随口说的。我决定倒戈,声讨微细。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别的也没啥好说的,就两点:
: “你错了,所以你丫闭嘴”这不叫批评。
: 如果想管自己的言论叫“批评”,那么拜托至少讲两句事实,哪里错了,哪里不好,哪
: 里不像话,也给对方一个学习/改进的切口。我以为这是起码的对人的尊重。做不到这
: 点,天下之大,人口之多,自己人找自己人,请走,保重,不送。
: 那么





☆─────────────────────────────────────☆

  yangjin (洋金) 于 (Fri Nov 11 04:31:55 2011, 美东) 提到:

鹅鹅鹅。。。不戒网啦

【 在 Swann (节水)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以展开说说你觉得细微哪里讲的没错呢?
: 我正好对xiaoke原作有一点想法,一直没post,说不定能有助讨论?
: 另外被人不太好看的讲一通,你大仁大量能take it easy我十分佩服,我觉得这是接近
: 圣人级别的。你能继续自勉take it easy,我很仰慕。
: 但是用来劝解别人,take it easy?@ _ @
: 哈哈,不知道模拟细微的风格,我是否可以说:看到桌上蚂蚁的水渍,我感到人生的可
: 笑。
: 那么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Fri Nov 11 05:24:22 2011, 美东) 提到:

最后一段不能苟同。

讲个真事,文革之后画坛开始欣欣向荣。西方的各种流派开始在国内粉墨登场。其中包
括野兽派。然后就有领导开始发言乐,恩,我们需要在我们的各种领域里开拓发展。听
说最近有个野兽派很有名气。那是啊,狮子老虎也得有人画嘛。我们支持这种创新。下
面那帮画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憋不住乐了。

还有那个军阀xxx的笑话“明天去财务领笔经费,给大家每人发一身长衣长裤和一个篮球
省得别人笑话我们寒酸。”不知道固然可以不愠,但是如果张冠李戴了,别人笑一下其
实也无可厚非。有时侯这种东西对我们也是一种促进。何况物理很多东西本来就不易理
解,对于我们外行理解就更加困难乐。我这俩个例子就是灌水随口说说的啊,大家不要
对号入座。微细说话态度是不好,但是我真没觉得他故意显示自己的聪明或博学。只是
刚好他对这个东西了解就顺带着调侃乐一下,其实只是个善意的玩笑。他和小柯私下里
关系也很不错。呵呵

还有上次那个在arts的事情一直没机会跟你解释,觉得狠对不住。我有时侯说话随意,
尤其不唐的时候显得狠mean,不过很多时候都比较无心,而且你的确有点过度解读乐画
本身,所以我说的狠直接。后来你发信过后我去看你把原贴全删乐。心里狠过意不去。
后来给你私信你没理我,之后就一直没好意思再跟你搭话。为那么个小事版面公开道歉
也不值得。再后来你就不去arts版乐。还是那句话,我喜欢看热闹,但还真不希望别人
因我而生气。借这个机会向你一并道歉。我那几句话也说的太轻浮乐,sorry.不过后来
我在雷定时版上要积分你特意发信告诉我说你有,问我还需不需要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
生我气乐。我狠感激,谢谢。以后常来艺术版玩 哈哈

【 在 Swann (节水) 的大作中提到: 】
: 囧。。。没看到这个帖子。偶像你没hold住啊。。。我如果言辞激烈了,更多的是暴露
: 我ws。。。
: 这个cargo cult我以前听说过,不过我们逻辑严谨的工程师研究员们,其实不是太在行
: 这个,术业专攻,防止sb,这个similarity我不扯了。
: 相似之外,为什么要看不上甚至攻击拎不清,言之无物的人,因为他们没有你聪明?(
: 看着桌上的蚂蚁这个前提我先笑一下。)
: 子曰,人不知而不愠:别人不能理解、采纳我的道,不能了解我的才能,误会我,以至
: 我被困陈蔡几乎饿毙,我还是不要愠。
: 圣人的事迹wo仰慕,这个“人不知而不愠”我是做不到的了,但是每当我看到我自以为
: 是判定为愚蠢的他人的行经,我希望我仍然能够温和得体。
: ...................




☆─────────────────────────────────────☆

  Microsystem (clam) 于 (Fri Nov 11 09:56:41 2011, 美东) 提到:


鹅说的有道理。是我们不太好,光顾着开玩笑了,忽略了小柯的感受。辛苦地写东西是
应该得到尊重的。

咦,某些小女生,平时总是跟我拧着来,现在这么善解人意,开脱我,我很感动哦。想
这段时间总是开你的玩笑了,你也没生气。更不好意思了。

如果要给自己澄清,可能要这么说吧。每一个专业都是很严格的学科,都是要花艰辛的
努力才能建立比较准确的概念系统。我以前也总是被老板骂,you don't know 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 因为问题理解的轻重缓急不一样。现在看到小柯写的,按我
当时的想法,就没有什么对的,所以就想开玩笑了。物理里也是有很多笑话的,比方说
高温超导的SO(5)对称性啊,超晶体啊,金子超导啊,纳米激光啊,母亲理论m-theory
,父亲理论f-theory 。。。。。大家也是经常开玩笑的。只不过外行不知道笑的是什
么罢了。物理的实证是很严格的。


【 在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后一段不能苟同。
: 讲个真事,文革之后画坛开始欣欣向荣。西方的各种流派开始在国内粉墨登场。其中包
: 括野兽派。然后就有领导开始发言乐,恩,我们需要在我们的各种领域里开拓发展。听
: 说最近有个野兽派很有名气。那是啊,狮子老虎也得有人画嘛。我们支持这种创新。下
: 面那帮画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憋不住乐了。
: 还有那个军阀xxx的笑话“明天去财务领笔经费,给大家每人发一身长衣长裤和一个
篮球
: 省得别人笑话我们寒酸。”不知道固然可以不愠,但是如果张冠李戴了,别人笑一下其
: 实也无可厚非。有时侯这种东西对我们也是一种促进。何况物理很多东西本来就不易理
: 解,对于我们外行理解就更加困难乐。我这俩个例子就是灌水随口说说的啊,大家不要
: 对号入座。微细说话态度是不好,但是我真没觉得他故意显示自己的聪明或博学。只是
: ...................






☆─────────────────────────────────────☆

  goldy (我邪恶的笑起来) 于 (Fri Nov 11 10:13:49 2011, 美东) 提到:

哈哈哈,又开始对牛弹琴。。。

我那是专业水准的盗亦有道。如果要是看到有什么人落单乐呢会扶他一把,等他站稳乐
以后再群起而攻。不必客气不必感激,也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哦,对了,那小女生叫
的我太受不了乐,您还是叫我大妈吧,要不然阿姨也行。师嫂更好。嘿嘿。。。

【 在 Microsystem (clam) 的大作中提到: 】
: 鹅说的有道理。是我们不太好,光顾着开玩笑了,忽略了小柯的感受。辛苦地写东西是
: 应该得到尊重的。
: 咦,某些小女生,平时总是跟我拧着来,现在这么善解人意,开脱我,我很感动哦。想
: 这段时间总是开你的玩笑了,你也没生气。更不好意思了。
: 如果要给自己澄清,可能要这么说吧。每一个专业都是很严格的学科,都是要花艰辛的
: 努力才能建立比较准确的概念系统。我以前也总是被老板骂,you don't know what
: you are talking about. 因为问题理解的轻重缓急不一样。现在看到小柯写的,按我
: 当时的想法,就没有什么对的,所以就想开玩笑了。物理里也是有很多笑话的,比方说
: 高温超导的SO(5)对称性啊,超晶体啊,金子超导啊,纳米激光啊,母亲理论m-
theory
: ,父亲理论f-theory 。。。。。大家也是经常开玩笑的。只不过外行不知道笑的是什
: ...................




☆─────────────────────────────────────☆

  feedback (milkdrop) 于 (Fri Nov 11 11:33:55 2011, 美东) 提到:

yeah, CS的结果都是悲观的,但是这在实际中有多大的应用就难说了。很多情况下即使
player是finite rationality也能达到接近NE的结果。比如著名的Kalai&Stanford的结
果,any SPE in discounted repeated game can be approximated by finite state
automata。

【 在 jsolomon (风大了点)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下nash均衡的词条,惊讶了
: 第一,纳什(Nash)的关于非合作(non-cooperative)博弈论的平衡不动点解(
: equilibrium/fixpoint)学术证明是非构造性的(non-constructive),就是说纳什用
: 角谷静夫不动点定理(Kakutani fixed point theorem) 证明了平衡不动点解是存在
: 的,但却不能指出以什么构造算法如何去达到这个平衡不动点解。这种非构造性的发现
: 对现实生活里的博弈的作用是有限的,即使知道平衡不动点解存在,在很多情况下卻找
: 不到,因此仍不能解决问题。[來源請求]
: 第二,纳什的非合作(non-cooperative)博弈论模型仅仅是突破了博弈论中的一个局
: 限。一个更大的局限是,博弈论面对的往往是由几十亿节点的庞大对象构成的社会、经
: 济等复杂行为,但冯·诺伊曼(Von Neumann)和纳什的研究是针对两三个节点的小规
: ...................






☆─────────────────────────────────────☆

  bos (Bart) 于 (Fri Nov 11 21:01:22 2011, 美东) 提到:

这个不就是Battlestar Galactica的主要情节点吗?

【 在 kzeng (寱语·无味赛百味)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一个问题,可以看捷克20年代那个著名的科幻小说 R.U.R. 啊(Robot 这个词就是从
: 那里来的):电脑不会发生爱情,如果会,就成了新时代的亚当和夏娃了,呵呵






☆─────────────────────────────────────☆

  jsolomon (风大了点) 于 (Fri Nov 11 21:24:05 2011, 美东) 提到:


【 在 bos (Bart)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不就是Battlestar Galactica的主要情节点吗?


未来的所有物体都叫cyborg



☆─────────────────────────────────────☆

  bos (Bart) 于 (Fri Nov 11 22:14:24 2011, 美东) 提到:

人形的就是Cylon,

【 在 jsolomon (风大了点) 的大作中提到: 】
: 未来的所有物体都叫cyborg






☆─────────────────────────────────────☆

  latexcat (walking cat on street) 于 (Sat Nov 12 00:14:08 2011, 美东) 提到:

唉,这楼歪的早了一点,可惜了



☆─────────────────────────────────────☆

  eepig (电子猪) 于 (Tue Dec 13 02:17:22 2011, 美东) 提到:

太好看了!

【 在 aixiaoke (流浪者的乡愁)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三体》读后感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Oct 24 07:54:02 2011, 美东)
:
:    用“宇宙史诗”来形容刘慈欣的《三体》系列我想并不过分——它对宇宙的起源
: 、生命与环境间的相互作用、文明的演变、人类的整合,甚至宇宙的终极走向,都给出
: 了自圆其说的明确猜想及推论;这一庞大的体系通过一些相关而分离的片段如冰山一角
: 般呈现出了一个具有高度美感的思维体系,描述了永恒之初直至宇宙尽头的维度之旅;
: 它确立了微观与宏观彼此渗透交错的依存关系,而贯穿其中的则是人类的情感,有激情
: 的壮丽澎湃,有爱情的温柔微妙,也有绝情的冷酷黑暗。这一切的丰富片段、结构、内
: 涵极其跨越的时间广度,我觉得也只能用“史诗”来进行总结,否则便不足以准确表达
: 《三体》的气魄。
:
:
: 1  游戏
:    
:   这么庞大的史诗故事起点却很微妙。文革中叶文洁目睹理论物理学家的父亲被红卫
: 兵小将们打死在批斗台上,而母亲为了自保不惜出卖人格丑态毕露。这个从时代泥沼中
: 成长起来的姑娘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人间最险恶的政治斗争、最丑恶的灵魂背叛,终于在
: 孤寂而枯燥的“红岸”研究基地对人类这个种族彻底死了心,从此开启了半人马座三星
: 上“三体人”对地球发动攻击的序幕。
:   
:   单凭这样一个粗略的情节,还不足以说明《三体》系列故事的好看。《三体》第一
: 部的最引人之处是刘慈欣选择介绍外星文明的方式——电脑游戏。他并不介绍这个游戏
: 的来龙去脉,只是让人物带着读者心存疑惑地去体验,而这种体验是与其他游戏存在巨
: 大差异的:“一般游戏的设计者都是尽可能地增加显示的信息量,以产生真实感;但《
: 三体》的设计者却是在极力压缩信息量,以隐藏某种巨大的真实。”这种“压缩信息量
: ”式的写法我觉得也是刘慈欣在处理《三体》系列时的一个特色,也就是说他并不过多
: 花费时间在细节之处,文章的骨架很粗,人物性格特色也极粗糙;但粗糙中至少有一两
: 处关键之笔勾勒出大致轮廓,提出几许线索,剩下的全由读者自行挖掘。
:   
:   这样的写法对大部分小说来说都太过漫不经心了,但对《三体》系列来说我倒觉得
: 十分必要。与《三体》游戏的初衷一样,这个史诗级别的故事涵盖内容太多,采用《清
: 明上河图》那样的白描法会令人丧失在细节的汪洋中而忘记那个隐藏于后的“巨大的真
: 实”。我自己在阅读中也的确是思考故事走向居多,对人物个性相互关系考虑较少——
: 毕竟对比那个“巨大的真实”,每一个人的分量都很轻微;虽然某个人物某些片段在故
: 事的相当部分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那不过是必然中的偶然,局部中的剖面。在
: 有限的篇幅内,对每一处映射的过分展开都有可能造成全局整体形象的偏离,留下错误
: 的印象。
:   
:   《三体》游戏的另一个功用是造成了“画中画”的效果。这个故事中的故事有着与
: 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逻辑走向,每一个文明的演变都是对“巨大的真实”的一次猜想。
: 刘慈欣给这些猜想安排了平行递进的结构,每一个文明专注于谜底的某个规律,某种方
: 面,从不同的角度逼近背后真相;与此同时,每当一种猜想告一段落,叙事过程又可迅
: 速跳回主线,以人物之口对“画中画”进行评论、猜测。这种写法既好掌控叙事节奏,
: 又增加了信息的渠道,是个聪明的安排。
:   
:   这一部中唯一令人遗憾的是《三体》游戏的终结方式——精英筛选,齐商大计。抛
: 开第二红岸基地投资人伊文斯过于戏剧化的人生背景不提,我认为刘慈欣在《三体》的
: 构思过程中还是过于关注所谓社会精英们对历史进程的影响了。当然处于社会决议层的
: 精英们的确对社会发展方向、速度、方式的影响不容小觑,但显然不该是决定性因素。
: 换句话说,一个人对历史进程的影响哪怕再大,也不能以一己之力成为左右人类文明的
: 奇点,这背后的经济力量、政治力量、科技水准等才是发展与改变的真正基石。从此意
: 义上说,大史这样的普通警官才是《三体》人物谱中的真正精华,他永远清楚自己所处
: 的位置,在跨越百年的巨大文明危机中不卑不亢,冷静沉着,不以出身学识才情为傲(
: 当然他也缺少这些),全靠人格魅力动人。
:   
:   相比之下,刘慈欣在《三体》系列字里行间对社会精英层(不管是地球三体组织还
: 是各国政府的群英荟萃)所流露出的油然敬意以及安排给他们的一锤定音之功效,我始
: 终无法认同。
: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4.132.]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50.]

[返回]
赞助链接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