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GoBlue
作者: GoBlue
域名: blog.mitbbs.com/GoBlu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00101000000 ~ 20100201000000


2010-01-27 12:34:09

主题: 年末浙江又现宝马车司机酒后驾车撞死人后逃逸
原文:
http://bbs.dlut.edu.cn/bbstcon.php?board=DUT&gid=616561


发信人: ailisi (爱丽丝代理), 信区: DUT
标  题: 年末浙江又现宝马车司机酒后驾车撞死人后逃逸(代友发文)
发信站: BBS 碧海青天站 (Wed Jan 27 18:19:31 2010), 转信

    家门不幸,累及他人,我出生寒门,只能向网络,向社会求救,希望那些富有爱心的,仗义的人关注此事,监督交警的执法情况,我父亲到死还睁着眼,我不求其他什么我只希望找到事件的真相,罪人得到惩罚让我父亲在酒泉之下可以瞑目。

    1月21日,晚上9:30左右,一辆宝马X5越野车在浙江台州椒江大桥从南往北的上坡路追尾撞上残疾车致一死一伤,车主甘先龙(椒北新村人,鸿大船业三大股东之一,其企业注册资产亿级)并未报警或者拨打120施救,不管伤残直接逃逸,并在第2天早上9点左右才来投案。
死者是我的父亲,当时我就在大桥北岸的大桥等我爸来接我。我和父亲已经有半年没见面了。我知道我爸一直很想我,但是几乎每次通电话我爸都不怎么和我说话,可我知道我爸一直在听我和我妈说着。父爱总是沉默的,在家我和我爸言语也不是很多,我们俩都不会表达感情,我只知道我爸很爱很爱我,我在家我简直可以用皇帝来形容,只要是我不太过分的要求我爸都会满足我。家里经济不是很好,父亲知道我喜欢吃猪肉,只要我在,父亲都让给我吃,所以我吃饭很快,这样我离开了我父亲也会吃点肉。我爸是泥瓦匠也带带小工,苦力活,很累,但我妈和我姐也很忙,我在家时烧饭做菜的事就落在我身上了,但是我很会偷懒,我会洗好菜,做好饭,设好时间等我爸回来,然后我烧灶,让我爸炒菜。有时夏天天热,我爸就不忍心我烧灶(家里有煤气灶但不如土灶炒的菜好吃)。今年我考上大连理工大学,也可以算是名牌大学,半年来我父亲一直很高兴。当我听我妈说我爸变了,现在居然都支持她的小事业,还帮我妈干活,家里很是和睦温馨(以前我爸都不支持我妈,由于经济问题,我从小到大经常看他们吵架,心里一直很是心酸,和睦的家庭对我来说一直是梦),因此远方的我亦感很幸福很幸福,也很想家。这次我回来我特地带了我爸最喜欢的鱼干给他,我爸知道了就更了乐了,听我姐和邻里说我爸每天乐开嘴,我回来时非要去接我看我是否长胖了(我有慢性肠炎,身体消瘦,去了大连后不知怎么症状就没了)。我本以为我爸会让我表哥接我,哪知道是我姨丈(我哥就在我家旁边,但我姨丈比较远,但因为我姨听了我要回来一定要姨夫接我)。我怕我爸心太急,残疾车开太快不安全,所以在9点10分我打了个电话给我爸让他别太急。哪知这成了我和我爸最后的对话。我爸死前也未见上我一面!我爸死不瞑目!本来我回家,一家人都高高兴兴的,然而如今生死俩岸,我回来了,我的父亲却永远的走了。
    
在车祸发生后,过路人报了警,于是北岸收费站巡警车从北向南寻找车祸现场。一辆马自达6跟随警车其后,在车祸现场前方时超车,结果与被撞出车道的残疾车头发生擦伤事件。
后来我表哥来接我时在桥上看到,宝马车头已经把残疾车后厢压得扁扁的,残疾车差不多粉碎了;那马自达6右边车灯周围也已经破碎。

22 日早上我们赶到椒江交通大队。当时事件负责人李某并不在,等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才回来。我们询问事件的经过,其回答是事件正在处理中,只是告诉我们车主早上已经投案,然后就给了我《交通事故死者生前实际被抚养人口调查表》《交通事故XX者及家属情况登记表》,当时已经要中午了我就带表格回去处理我父亲的遗事。
下午我弄好表格,又赶回交通大队,希望与肇事者见面(上午交通大队正在处理他),我们来到刑问室却未见其人,同时我表哥在询问后得知交警队居然在下午抽血检验。当然即使是早上抽血也不能查出昨晚是否酒后驾驶了,但是相信大家都是明眼人,若不是酒后驾车他逃什么!干嘛逃这么久!10小时以上,再怎么醉酒挂针也清醒了!而且那天马自达那司机跟我表哥说他听到宝马车司机的朋友说他昨晚喝醉了,人也不清醒了。
我问一位警官有没有视频,回答是监控有时开有时关,当时我心里就有点慌了。
肇事者是这样和我解释的:当时他在打电话,一看到前面有车就慌了不知道怎么处理,就撞了,撞了后心里很恐慌就跑了。他还说自己报警了怕家属过来会打他所以跑了,这么低级的谎言骗骗小孩都困难。这样就恐慌还能是鸿大船业的三大股东之一?警是路人报的,你怕被打,打个120的功夫家属就来打你?你跑了,怎么要跑 10小时以上才到交通大队?
那天下午肇事者的朋友去医院看了我姨夫,但未去祭拜我父亲。他们的解释是怕我们家属打他!真TMD的搞笑,去看我姨夫就不怕我就去那打他了!(我父亲还在医院太平间,不远)其实真相大家都明白:人没死的,他们怕不安定我姨夫会闹出事来,反正我父亲已经走了,事情也就这样了。人死了总是容易被遗忘!!

23号,我在处理将父亲带回家。这个案件的事情由我叔来处理。星期六,星期日交通大队不工作。法医的尸检工作是在22号下午完成的,当时我还在交通大队。
24 号,肇事者的一方要过来。可是10点钟了还不见其人,来电说是还在椒江区,我也不想说他们的态度,至今27号我都未见肇事者的家属!人来了也先不主动去拜香。谈时,对方问我们有什么要求:我只提了2点:1.我妈现在很自责,一直怪自己让父亲而不是她自己去接。既然他为朋友出头,就有义务去安慰我母亲,并解释为什么宝马车会撞死我父亲,并有必要向邻里解释,因为邻里怨家人让姨夫架残疾车出去(关于他们的怨言,我也无话可说,人出事了关心的人总有怨言,但这本是宝马车主的错却让我母亲承担,那车主酒后驾车,就算他不是,但他出事后见死不就!我父亲及时就治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至少我姨夫还活着,他的罪行简直是故意杀人)。 2我父亲出葬那天希望他们亲属过来送葬。其他事情我叔和他们进行商谈,谈话25号破裂。
我提要求让他朋友说那天事由,我是想根据事件描述出入来证实其朋友是否酒后驾车,谎言总是有漏洞的,特别是他们酒后驾车,可能来不及一起编好谎言。后来他朋友向我叔解释说当时车撞后,我父亲出来捡手机,甘先龙下车与父亲说话,后来马自达撞过来,把我父亲撞死了。但事实是我父亲死亡时在残疾车后厢里,但电视台好像报道死亡时在车外(我没关注新闻)。即使像他朋友的那样我真奇怪一起谈话的甘先龙为什么就没被撞死?!还有他自己对我说他跑了啊!为什么话有这么大的出入?
25号,星期一,我姐去领丧葬费,我去问下调查结果。我问:宝马的车速?没有测出来。监控录像?没有。事情经过?还在处理中。最后我和我姐看了现场部分照片(星期五下午我看到一叠厚厚的照片,我认为给我看的照片只是敷衍我们的,因为只有几张有效,而且照片一共数量不多)。残疾车严重变形,后面部分被压在宝马车下。我父亲后脑勺有长达15公分左右的裂痕!后脑被撞碎!21号晚上,我守在父亲身边,他头上血流不止!我父亲上身有部分在车外,右腿在驾驶室那边,右腿2天后依然在流血。我姨夫腿部骨折,现在病情有所好转。
26 号等了6天等来的结果是:第一次尸检报告未出,要求第二次尸检,原因只是宝马肇事者认为是第2次撞击是我爸死亡的原因。我爸第一次尸检报告未出,第二次尸检却来了。宝马车那方一提要求,他们交警就干啥。我要求测出车速,他们却说车速不是那么好测的。我问对方血检报告,他们说现在没有结果。我们怀疑司机是否替换,他们说无视频无目击证人。是否酒后驾车,他们居然说无法调查!!!后来那李某居然开口说宝马司机属于自首!超过10小时投案都还算自首,那天下就没有逃逸罪了。我们要马自达司机的联系方式,他不给。连照片都不给我们亲属看!我朋友依法据争,搞得他说不话最后憋出“你是什么人?”我朋友说我学法律的,他居然说你拿律师证来问!
关于车速,我认为肯定超速了。上坡时残疾车动力不足但怎么也有40码吧(坡度不是高,“车祸地方位于南边江上的第二个位置,不是岸上,我姐提供的”目前交警没有提供任何详细信息,说的最多是还在处理)。残疾车严重变形,车被压在宝马车头下。若没有超速(椒江大桥小型车限速 70码,其他车俩60码) 20码的相对速度能搞出我爸这样的伤口?能把残疾车变成这样?车速不好测?我又没有要求交警精确到小数点后几位!当场至少能估出车速大概多少吧!看看滑痕,查查资料不就知道大概了!这么长时间了交警居然什么都不知道,那要他们还有什么用?人民纳税不是养白痴的。
关于血检,就那么几个小时的时,居然都说不知道!
关于尸检,经读法律的朋友查证,尸检没有二检!我能理解宝马车想把责任推给他人的心态,但是死因这些事情第一次尸检交警都应该弄清楚!我父亲是否第一次被撞后当场身

关于是否替换司机,是否酒后驾车。现在到处是监控,怎么他们交警要查难道还查不出哪来的哪去的?再查通话记录,看看和谁联系过。真相永远都无法掩盖!而且9点多也正好是那些在酒店吃喝结束的时间。无法调查,真TMD的荒唐。
要联系马自达车主的电话都,这是法律允许的。
以上事件想必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我只是年仅20岁的大一学生,没有什么社会关系,也没有社会阅历,昨天下午交警的态度让我气昏了头,忘了录音。照片我也无法拿出来,都在交警手里,下午我再去寻找相关照片。我现在也不能说交警什么,毕竟交通责任书还没有定论。我原以为交警会秉公执法,但是依现在交警的表现,我很担心交通责任书存在不公之处。家门不幸,累及他人,我出生寒门,只能向网络,向社会求救,希望那些富有爱心的,仗义的人关注此事,监督交警的执法情况,我父亲到死还睁着眼,我不求其他什么我只希望找到事件的真相,罪人得到应有惩罚让我父亲在酒泉之下可以瞑目。
    最后代我舅问下法律专家社会主义国家里为什么有钱人与穷人是不公平的?有钱人可以保释免于牢狱之灾,而穷人就要做牢!!!而且昨天的事让我很心冷也很感动,人死了是天大的事,交警态度及其怠慢,去电视台反映都要有关系,难道以人为本,和谐社会只是唱唱口号?那撞死我父亲的人传言这帮人混迹酒店,开车横行无忌,据说鸿大船业贿赂银行借贷2亿。昨天我朋友的父亲很让我感动,我向朋友说了现况,他们的父亲就主动过来帮不相识的我的父亲说理。那些关心的人一直在我身边,我相信社会既有黑暗更有美好的一面,那些正义之人必出援手。恩德我必铭记心中。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Zhejiang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