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GoBlue
作者: GoBlue
域名: blog.mitbbs.com/GoBlu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31201000000 ~ 20140101000000


2013-12-31 14:40:47

主题: 信教的大多数人其实对圣经的了解也是扯淡。
More than 95 percent of U.S. households own at least one copy of the Bible. So how much do Americans know of the book that one-third of the country believes to be literally true? Apparently, very little, according to data from the Barna Research group. Surveys show that 60 percent can’t name more than five of the Ten Commandments; 12 percent of adults think Joan of Arc was Noah’s wife; and nearly 50 percent of high school seniors think Sodom and Gomorrah were a married couple. A Gallup poll shows 50 percent of Americans can’t name the first book of the Bible, while roughly 82 percent believe “Go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 is a biblical verse.

http://www.rawstory.com/rs/2013/12/29/right-wing-biblical-illiterates-would-be-shocked-by-jesus-teachings-if-they-ever-picked-up-a-bible/

So, if Americans get an F in the basic fundamentals of the Bible, what hope do they have in knowing what Jesus would say about labor unions, taxes on the rich, universal healthcare, and food stamps? It becomes easy to spread a lie when no one knows what the truth is.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3-12-31 14:34:12

主题: 【转】亲身经历 对想嫁老外的中国女人的忠告
亲身经历 对想嫁老外的中国女人的忠告


天涯社区  2013-12-31 10:32:44  

  我也算是外嫁女一个,老公是加拿大人,结婚也有近9年了,我也发表了一些关于我和老公的恋爱史的故事,不为别的,只是和大家分享幸福罢了。但现在我发现,也许我是错了,在分享我们恋爱故事的同时,我可能也有形无形的误导很多国内同胞感到嫁外国人是聪明的选择。如果大家这么想,真的对不起了。
  看着论坛里的一些天真的爱情故事,什么40岁女人不懂英语,嫁了美国老外从此在美国过着幸福甜美的生活之类的。我真为中国的女人们担心。外嫁看自简单,现在这年头也挺普遍的,但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外嫁的,千万要想清楚啊,不要盲目。否则后悔的是自己。
  论坛里的外嫁故事,包括我的在内,都在谈和老公的恋爱有多么的好,多么的与众不同,我们的生活多幸福。但在这些美好的一面的背后,是很少有人知道或愿意承认的只有自己才能承受不大好的另一面。。

  外国人也是人,到了国外也要生活。

  看着这些令郎满目的爱情故事,我不禁提出疑问,故事都写得很好,但作者们很少有提自己现在在异国干什么,做什么工作的,怎样融入社会的,将来的远大志向,等等。作为一个嫁了外国人的女人,我认为当你嫁了那个人以后,你已经做出了牺牲,牺牲了你以前所熟悉的朋友,生活环境,工作,甚至人生目标。虽然所有的这些牺牲换来了爱情,但爱情是不能当饭吃的, 下一步是要找回自我。

  我之所以有资格发言,是因为我已经经历了这些才找到自我的,也想和大家分享,特别是那些很想嫁外国人或已经嫁外国人的同胞们,嫁人是开始,将来你的路怎么走,是你是否能真正获得幸福的关键。

  我刚来加拿大时,我失去了自我。。刚刚从大学毕业,心里有着满大的报复,想做一番事业的22岁的我,和老公结了婚2个月,就来到了着个加拿大西部人口只有7,8万的小岛城市, nanaimo,小岛很清静,但就业机会也很少,我整天闷的不行。生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除了老公,谁也不认识,对这里的习俗也不适应,语言上没什么障碍,但心理上还是有自卑感的,比如发音没有当地人纯正,没有工作,不熟悉地形,而且对未来也是很迷惑的,等等。老公对我很好,他是个普通的职员,不是有钱人,又买了房子,为了节约开支,我们要把房子的一间房租出去。买衣服,都是去二手商店买,不过那时再差,好在我们有比较好的车,没事可以去海边兜风。生活虽然清苦,但老公对我很好,从没埋怨过养我,也从没给我过压力,但我是不喜欢让人养的自立的女人,初来乍到,找不到工作的我非常的受打击。我那时很迷茫,才22岁,刚刚开始新的社会生活,我难道就会被困到这个小镇上,靠老公养一辈子吗?我的将来的梦想究竟怎么才能实现啊?

  来加拿大的头三个月,我是这样度过的。起先是惊喜,可以和自己爱的人永远在一起了。到出去玩儿,尝试不同的东西,然后是担心,我的下一步怎么办?总不能整天在家吧!老公白天去上班,我就在网上泡,和老朋友聊天,讲述见闻。老朋友们都羡慕得不得了,但我的孤独无助和恐慌又有谁知道呢?网上和朋友聊天装的高兴,只是为了满足虚荣心罢了,中国人不都是爱面子嘛!后来,我对生活就越来越没有兴趣了,每天都是重复着昨天,收拾房间,看电视,上网,做饭,偶尔去公园或海边。。我觉得我慢慢的变成了一个一事无成的家庭主妇。。没有梦想,没有报复,对生活失去激情的平庸的主妇。。

  正在我这么失落的时候,一件事发生了,改变我的处境,我的永久居民签证拿下来了。说明,我可以开始工作了。我刚来加拿大是持有旅游探亲签证的,所以不能工作,现在拿到永久居民签证,说明我可以工作了!我激动万分。记得我的签证是12月批下的,圣诞节一过,我就开始找工作。我起先对自己蛮有自信的,我的英语听说都没有问题,再加上刚刚拿到的澳洲本科学历,主攻市场学和IT,我想找工肯定不是问题。但我错了,小镇失业率是全省最高的,有好工作的人都一干就干到退休,剩下的工作只有低薪的工作。不过我还是幸运的,由于语言的优势,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微软网络技术支持的工作,不过薪水很低,一小时8块钱。工作是星期一到星期五,周六日休息,所以总体来说还算可以。我当时可高兴了,觉得这是离自己独立的又进一步。我的心情也好多了。那个月,我用我第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条baffulo的牛仔裤,心里可高兴了。

  就这样,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我也开始认识一些中国朋友。这些中国朋友大多是中国移民,来加1-3年不等,他们所讲的加拿大让我又一次失去希望。我在工作中认识了38岁的萍,他在国内时是搞IT的,说出国前,月薪都达到2万人民币了。到了加拿大,3年了,刚来时,没有工作,找不到工作,所以和老公双双去读书,拿了MBA,还是找不到好工作,现在和我干一样的工作,一小时8块钱,一个月1000美金左右的收入与国内比起来真是天上地下。我曾经向他请教找工作的心得,后来发现,他很消极,觉得像我们这样的移民找到好工作根本不可能。慢慢的,我疏远了他,因为我还是对我自己抱有信心的。。。

  讲到这里,我只想说明一点,嫁了外国人可不是就大功告成了,前面的路还长着呢,对很多中国女性来说,语言和文化是最大的障碍。上面说到的40岁的女人,不会英语,嫁老外,生活美满,在我看来只是童话故事罢了。首先,40岁女人,人生的大半辈子,都在中国度过,中国思想已根深蒂固,首先让他们去接受西方文化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再加上语言障碍,年纪大,学语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西方人很重视思想感情交流的,不懂语言,连日常生活用语都是互相猜来猜去的,怎么表达感情?最后一点,这些障碍都会导致很难融入社会,不能自食其力,对于生活的选择也就少之又少了。。

  嫁人只是生活的一方面,是重要的一方面,但不是所有,如果你觉得如果嫁了外国人,有可能不能适应那里的生活,就再考虑一下吧。我知道很多人都会高估自己,尽量编一些骗自己的话,也说服自己,因为嫁外国人对他们的吸引力太大了,他们可以牺牲一切。不过真的要三思后行啊。跨国婚姻不是都那么美好的。甚至可以说,不美好的比美好的更多。

- See more at: 
http://www.bcbay.com/life/immigration/newsViewer.php?nid=133619&id=204362#sthash.FjeoLd4b.dpuf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3-12-30 13:21:03

主题: 橙子剥皮的方法
告诉个简洁的办法,横着剥皮,而不是竖着剥。

如同削苹果横着削,可以削出长条的皮,剥橙子也是照样能剥出一长条的皮来,而且不会伤指甲,很简单容易。

这是窍门。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gardening 版



2013-12-24 15:23:32

主题: 【北京青年报】海归请慎重 学者弃百万年薪回国遭解聘
海归请慎重 学者弃百万年薪回国遭解聘

北京青年报

  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华人终身教授李东最近一直在关注刚刚离职的大学教授管敏鑫。

  这不仅因为管敏鑫是他的朋友,更因为管敏鑫曾和他一样,是一个观望中国海归环境的海外高层次人才。
  如今,管敏鑫提前一步全职回国,却在今年11月被其雇主浙江大学“解聘”尚有一年多才到期的职务。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李东的观望就此“打住”。

  月底,当李东和朋友一起在美国过感恩节时,友人在为管敏鑫感到“遗憾”之余,还把李东挖苦了一番:“我们之前也劝过敏鑫,现在好了,看你还回不回去。”

  被管敏鑫事件“打击”到的不止李东一个人。

  管敏鑫事件让高层海外人士对回国发展失去安全感

  管敏鑫是谁?作为管敏鑫的前同事,李东最近不断地听人问起这个问题,对于圈内人,他只需要说起管敏鑫的老东家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儿童医院医学中心的名号即可。对圈外人来说,他还要加上一句话:“就是一家在美国地位相当于中国的301或协和的医院。”

  此言不虚,按照USNEWS给出的最佳儿童医院排行榜来看,辛辛那提大学儿童医院医学中心在包括癌症、肾脏学、整形外科、泌尿外科等儿科专业领域位于全美前三,有的甚至排到了第一。2010年年底,管敏鑫就在这样一家医院被评上终身教授。

  这意味着管敏鑫马上可得到独立的实验室和年薪百万元。而他却在这时回国了。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华人终身教授张琛最近听说“管才回来还没过适应期就被解聘了”,被震惊了。

  他没有去打听管敏鑫“被解聘”的细节,说,“处在观望中的华人,已经看得到是一个公开的、明显的事实,那就是,中国的高校‘违约’了!”

  11月中旬,管敏鑫“被解聘”后的一周,由此而发起的“回国风险”话题在海外最大的华人网络“未名空间”持续发酵。有网友称:知道全职回国有“风险”,却不知是如此风险,知道有些高校领导“没有信誉”,却不知如此不讲信誉。“就连再等一年,让管把聘期做满,再怎么找个理由让他体面卸任都不行。这就是在直接扇那些全职回国、或者准备全职回国的人的耳光了——看你们敢不敢回来!”

  这话虽然有些夸张,却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11月20日,包括美国德克萨斯A&M大学教授、浙江大学遗传学研究所兼职教授朱冠在内的8名浙江大学海外校友写信给浙江大学校领导,信内提到,“管敏鑫被免职让正在考虑或者以后考虑归国贡献的人才产生顾虑”。

  朱冠告诉记者,在美的华人教授中,有的一心想回国,有的早已因为家庭等原因断了回国的念头,而有的则还像李东一样处在观望之中。第三类人的数量也是最大的,他们对国内环境有一定的顾虑,只是在等待好机会,管敏鑫事件发生后,则让这些人“再生看法”。

  “困惑,担忧……由此造成的‘不安全感’很负面地影响高端人才彻底辞去国外职务、全职回国的信心。”朱冠说。

  迄今,朱冠撰写的博文《浙江大学无端解聘高端人才管敏鑫教授》,已在华人聚集的科学网“精选博文”位列第一数周之久,阅读次数为3万余次。

  处处碰壁让海归寄望“无菌”的类海外环境

  在已经归国的华人生命科学领域,尽管管敏鑫的学术地位不比饶毅、施一公、王晓东、邓兴旺,以及同在浙江大学的管坤良等,但这丝毫不影响其“被解聘”的事件成为人们探讨海归生存状态的最新由头。

  事实上,即便是这些学术界的大牛,其归国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管敏鑫折戟在担任院长的第3年任期上,而曾任北京大学[微博]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的饶毅曾对外说:“回国头两年最苦闷、最艰难。”

  “我没想过有人会在背后算计。”这句话成了他所言苦闷的一个注解。

  相比之下,一街之隔的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施一公看上去似乎比饶毅顺利一些。

  然而,业内人士对此有另一番解读:北大生科院是个“老人”扎堆儿的地方,而清华生科院虽然也是生物系这样一个本土人才聚集地,但其学院建制则是施一公来后才有的。

  这也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海归是否只有在“无菌”环境下才能生存?

  在管敏鑫解聘事件中,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冯新华是一个被“搅进来”的海外高层次人才,他所在的研究院虽然和管敏鑫的学院仅有一路之隔,却被认作是学术特区,“全部是新鲜血液”,他本人也曾对记者坦言,“如果在一个有老人的地方,做得可能还不如他(管敏鑫)”。

  生物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王晓东的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是不少海归心仪的去处,被认作是国内开展科学研究的“绝好成功尝试”,但在一些人眼中,其之所以成功恰恰在于它是体制外的“无菌”环境。

  于是,有人大胆建议:学学深圳经济特区,在高校里建立若干个学术特区。

  作为美国华人教授科学家学社负责人,美国伊利诺伊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系教授、系主任孙贤和就曾呼吁打造“类海外”的学术体制和文化氛围。他说,科研工作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少数人推翻多数人现有结论或发现多数人没有发现的事物和规律的一项工作,这就决定科研人员常常不自觉地挑战权威和与多数人在思维方式上的不一样,这些则是海外人士已经接受并擅长,但国内现有环境无法提供甚至有可能磨灭的一点。

  归国后不去复杂环境“杀菌” 改革不成功能叫有本事吗

  然而,美洲华人生物科学学会主席、美国杜克大学教授王小凡却不认为“海归们都该这么做”。

  海外高层次科技人才回国要干什么?如果将“类海外”环境比作“无菌”环境,王小凡认为,海归真正应该做的是进入“有菌”或“杂交”环境里,去“杀菌”。

  这和管敏鑫的想法如出一辙。2010年,在和该校时任校领导商谈归国的具体细节时,他就认识到,回来就是为了“杀菌”——改变学院此前主流生命科学学科“不强”的局面。

  管敏鑫认为,自己“领了校长书记的旨!”

  至今,管敏鑫仍认为他被“解聘”的一大原因,是领导“更迭”,“之前下旨的人,如今走了,新来的领导不了解情况或是不支持”。

  事实上,饶毅也曾在此前的多个场合说过,他在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改革之所以得以进行,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学校各级领导的支持。

  如孙贤和所说,这些科技高层人才考虑的不光是工资、待遇,他们更考虑自身的社会价值,考虑是否能真正作出贡献,真正起到领军作用。他们更需要考虑事业上的长期发展,归国后让他们自生自灭,或让用人单位自行解决都是不够的。

  当然,如果真的“领了旨”,海归是否就可以像拿了把尚方宝剑一样大开杀戒,也值得商榷。毕竟,一些海归,即便是高层次人才也多是科研出身,他们有着让人信服的科研阅历和学术视野,但管理经验如何,则因人而异。

  “想法谁都承认是好的,但改革还是没改成,你能说自己很有本事吗?”王小凡说。

  就在管敏鑫“被解聘”前后,一份就科研小环境建设的讨论记录在科学界传播开来,参与这次讨论的有鲁白、施一公、饶毅、王晓东等科学家。在这次讨论的结尾,王晓东转述其博导的两句话,“第一,你无法改变世界;第二,做正确的事情。”接着,王晓东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正确的事情。我一直遵循着这个原则: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东和张琛为化名)(记者 邱晨辉)

  海归用人政策急需建立退出机制

  管敏鑫被解聘事件尚未尘埃落定。有人说,其最终结果取决于浙江大学领导如何看待这件事,是更关注4年聘期未到却被解聘的显性事实,还是更看重海归土鳖利益冲突的隐性事实?前者被一些人解读为国际规则、程序正义,甚至上升到诚信高度,后者则被另一些人称之为“现实考虑”。    作为最先报道此事的记者,我和管敏鑫一共面谈了3次。

  当被问及“回国之前是否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时,管敏鑫原本平和的声调一下子提高了。

  “哪有预料到,预料到我肯定就不会回来了!”

  随后,他向我讲述了事发后他内心的苦闷。从最初背着妻子把合同签下来,到朋友知悉后骂他“脑子有病”,他说从不后悔。“我很早就拿到绿卡,却从未加入过美国国籍,宣誓效忠我做不到。没想到我怀着一腔热血全职回来,却……”如今,他称自己已经没了退路,奋斗多年拿到的美国“终身教职”职称,由于全职回国的举动,已被其在美高校官网上的“兼职教授”所替换。

  近来,有关海归造假的报道屡见不鲜,有一种是公众很难关注到的“归国”造假,即一些承诺全职回国的海外人才,却最终只能“兼职”回国,常年不见人影。这也被一些媒体戏称为“海鬼”。

  现在看来,管敏鑫的“苦闷”恰恰是海归尤其是海外高层次人才被“鬼化”的结果。而深层次折射出的,则是近年来一些海归在国内被“神化”的结果。

  如今,放眼全国,不少省市在遴选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时常常打着奖励百万元的旗号;而另一方面,在高校以及科研院所里,那些此前被院士、长江学者“垄断”的学术领域,因为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引进而被打破,有的甚至要为他们“让贤”。由此也引发了土鳖或是老海归的质疑,“他们真的有这么牛吗?”

  遗憾的是,目前为止,都未曾有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来回答这一问题。至少,在管敏鑫事件中,浙江大学给出的解释尚难以服众。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Faculty 版



2013-12-24 06:32:31

主题: Obamacare果然是烙印的问题
McAfee said:

“The company used Indian programmers—in India—to code using Java Script. On the user’s computer…Just bizarre.”

McAfee: Obamacare website code written in India, lacks “safeguards”
http://dayontheday.com/2013/10/15/mcafee-obamacare-website-code-written-in-india-lacks-safeguards/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3-12-19 00:44:48

主题: 张维迎:我们必须要反对思想的垄断
张维迎:我们必须要反对思想的垄断

来源: 中国企业家网  

  人类的行为不仅仅是受利益的支配,也受观念的支配。人类在长时间内选择了一个糟糕的计划经济制度,并不是由于人们不在乎他们的利益,而是因为他们不明白他们的真正利益所在。他们以为计划经济可以给他们带来最大的利益,而我们现在知道,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理念。正是这样一个错误的理念,导致了我们人类历史上一个巨大的灾难。

  以上观点是张维迎教授在“2014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表述的。他在本次年会上获得了2014年度网易“最具影响力经济学家”奖,他出席了年会并发表了精彩的演讲。除了上述观点,他还表示,经济学家的主要任务,是通过自己的研究改变人们的观念,使人们能更好地认识到自己的根本利益所在。



  以下为张维迎教授演讲原文:

  张维迎:下面我讲一个问题,就是经济学中的利益与理念。

  经济学一般被认为是研究利益的,经济学家认为人的行为是由利益支配的,理性人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所以每个人追求自己的利益就可以实现任何潜在的帕累托效率,这也是我长期以来在经济学中学到的东西。但我一直有一个困惑,如此一来我们为什么需要经济学家?就是说,既然有没有经济学家这个世界上每个人行为都是一样的,既不更好也不更坏,那我们要经济学家干什么?如果我们经济学家不能够使这个社会变得更好,那么我们使用社会资源所做的这些事情可能就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这样一个经济学的假设,事实上也没有办法解释我们人类为什么犯那么多的错误,包括为什么在那么长的时间内,世界上有1/3的人选择了一种经济制度,这个经济制度被称为“计划经济”,它给生活在这个制度下的人带来了多重的灾难。我们甚至没有办法解释我们经济学内部的一些基本问题。我知道今天有一位非常令人敬重的诺贝尔奖得主萨金特教授坐在这里,他是理性预期学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但我也有一个困惑,按照理性预期学派的观点,任何预期到的经济政策是不能起作用的。但假如这样想的话,每一个政府官员也应该有理性的预期,如果他们预期到政策不会起作用的话,他们为什么还要制定政策呢?这也是我长期的一个困惑。

  过去几年,我越来越认识到,支配人的行为的不仅有利益,而且有思想、理念和意识形态。也就是说,人们选择做什么,不仅受到利益的影响,也受到他们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的影响。或者更准确地讲,人们是通过观念来理解自己的利益的,而人的认识有限,观念可能发生错误,这样的话,他们就会做出对自己不利的决策。

  这当然并不是我自己的新观点。事实上,两百多年前,英国启蒙思想家、经济学家大卫?休谟就讲过,尽管人是由利益支配的,但利益本身以及人类的所有事务,是由观念支配的。凯恩斯有一段非常著名的话,他说:“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的思想,不论它们正确与否,都比一般所想象的更有力量。的确,世界就是由它们统治的。实用主义者自认为他们不受任何学理的影响,其实他们经常是某个已故经济学家的俘虏。自以为是的当权者,他们的狂乱想法不过是从若干年前某个拙劣的作家的作品中提炼出来的。我确信,和思想的逐步侵蚀相比,既得利益的力量被过分夸大了。……或迟或早,不论好坏,危险的东西不是既得利益,而是思想。”

  我们也知道,和凯恩斯站在完全不同立场上的另一位著名经济学家米塞斯讲过这样的话: “人所做的一切,是支配其头脑的理论、学术、信条和心态之结果。在人类历史上,除开心智之外,没有一物是真实的或实质性的。”“一般认为,社会学术的冲突是由于利益集团的冲突。如果这种理论成立,人类合作就没有希望了。”米塞斯还说: “没有思想的行动和没有理论的实践,都是不可想象的。”“人的行动受各种意识形态的指导,因而社会和社会事物之任何具体秩序皆某种意识形态的结果,任何现存的社会事物都是现存的某种意识形态的产物。在某一社会里会出现新的意识形态并可能取代旧的意识形态,因而改变社会制度,但是社会总归是秩序和逻辑上事先存在之意识形态之产物,行动总是受观念的引领,它将预先考虑好的事务付诸实施”。

  我引证这几位伟大的学者的话只是说明一个问题,人类的行为不仅仅是受利益的支配,也受观念的支配。也正因为这样,好多出于利益的行为经常打着观念的旗号。

  如果我们承认这一点,我们经济学家就大有用武之地。简单来说,人类的进步都来自新的思想、新的理念。经济学家的任务就是通过我们自己的研究改变人们的观念,使人们能更好地认识到自己的根本利益所在。比如说我刚才提到的人类在那么长的时间内选择了那么一个糟糕的计划经济制度,并不是由于人们不在乎他们的利益,而是因为他们不明白他们的真正利益所在。他们以为计划经济可以给他们带来最大的利益,而我们现在知道,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理念。正是这样一个错误的理念,导致了我们人类历史上一个巨大的灾难。

  经济学家从很早开始,其实就是完成了这样的任务,就是改变人的观念。200多年前亚当?斯密让我们认识到市场是人类最有效的合作制度,人的自利行为对社会本身并不是一件坏事,如果我们有真正的私有财产制度和充分的竞争的话。我们中国经济学家过去30多年对我们的社会或者说对我们人类做的主要贡献就是让我们中国人开始接受200多年前亚当?斯密已经提出来市场经济的理念。中国经济学家使我们破除了对人民公社的迷信,破除了对计划经济的迷信,使我们不再相信铁饭碗、大锅饭的平均主义制度是一个好制度。中国经济学家也使我们中国的民众相信,自由竞争、自由价格、私有产权、企业家精神,这些对任何一个经济的进步都是不可或缺的。由此才推动了我们的改革,使得中国经济取得了飞速发展。

  经济学家要完成这样一个任务,就必须有真正的独立的精神,因为正如米塞斯所讲的,尽管人类可以合作行动,但是人类只能个人思考,社会不会思考,人类的新思想总是从一些少数人开始的。或者可以这样讲,我们之所以说一种观念、一种思想是新的,就是因为它是绝大多数人所不认同的。大多数人是根据已有的传统的思想在思考。

  米塞斯曾经谈到,信仰普通人并不比信仰上帝、僧侣和贵族的超然天赋更有根据,民主保证的是一个依靠大多数人之愿望和计划的政治制度,但它并不能防止多数人成为错误观念的牺牲品,从而选择不当的政策,以至无法达到目的,而且还会招致灾难。大多数人也可能犯错误并毁灭我们的文明,好事不仅仅靠它的合理性和有利就能成功,只有当世人最终采纳并支持那些合理而又可以实现目的的政策时,我们的文明才会增进,社会和国家才能使人更加满足。

  所以经济学家只有在他保持他真正的独立精神、真正充满一颗自由的心的时候,我想他所提出的观点才是值得重视的,他才有可能对人类的进步作出贡献。在我们经济学上,有一个很重要的思想是关于垄断的,在法律上有一部很重要的法律是《反垄断法》。上个礼拜我曾发表了一篇文章,我认为所有反垄断所反的东西很多是真正的竞争,这其实与经济学家对竞争和垄断的错误定义有关。我也说过,我们真正需要的反垄断只有一种,这就是政府强加的垄断,因为自由竞争不会产生持久的、真正的垄断。

  但我今天要特别讲到一个垄断,我们必须反,这就是思想的垄断,也就是有一种思想要主导一切,要统治一切,使我们没有办法去跟它竞争,没有办法提出跟它不一样的思想。我认为这种思想的垄断对人类的损害是灾难性的,因为它阻碍了新的思想的出现,也就是阻碍了人类文明、人类进步的星火。任何时代只要思想是自由的,人类就会取得更大的进步,如果思想是不自由的,人类就会停滞。

  今天,我们确实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好在即使生活在不自由世界的人,仍然可以享受自由世界所创造的技术、观念,这是拜托经济的全球化和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好处。但我们始终不应该忘记,人类观念的进步一定是从少数人开始的,如果我们的社会不能对少数人的思想提供真正的宽容,我们的社会不可能有真正的进步。中国的历史上有很好的例子说明这一点。两千多年前,在孔子生活的那个时代,孔子的思想并不被各国的君主所认同,甚至也不被普通老百姓所认同,所以他周游列国如丧家之犬,当他掉在陷阱里的时候,一位老农民说他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谈得上什么夫子?但幸运的是,当时的各国的君主并没有封杀他的“微博”,所以他的思想仍然能够传播开来,最终成为中华文化的基石。后来到了秦始皇的时代,不仅封杀了儒家的“微博“,甚至把他们的粉丝都杀掉了,由此导致了巨大的灾难。我希望大家永远记住这段历史。

  谢谢大家!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3-12-16 20:48:12

主题: 闲着没事的话,可以读这个MindBodyGreen的文章
https://www.facebook.com/MindBodyGreen

http://www.mindbodygreen.com/

有的文章,真心不错,老少皆宜。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Arizona 版



2013-12-14 16:31:42

主题: 基督教的罪恶
http://www.rawstory.com/rs/2013/12/14/director-to-raw-story-expose-on-brutal-christian-school-cost-me-my-faith/

Director to Raw Story: Exposé on brutal Christian school cost me my faith

By David Ferguson
Saturday, December 14, 2013 8:00 EST
Kate_Logan



Print Friendly and PDF
Email this page

Kate Logan, the director of “Kidnapped for Christ,” a documentary exposé about a brutal offshore Christian reform school, said that she lost her Christian faith in the course of making the film.

In an interview with Raw Story, Logan opened up about how her initial intent was to make a documentary praising the school, but that the façade the Escuela Caribe presented to the world quickly crumbled when she began to interact with the students.

She first became interested in the school and New Horizons Youth Ministries at the age of 18 in 2004.

“I was a missionary working in the area,” she said. Escuela Caribe is located in the Dominican Republic, one of the most impoverished areas of the world. “And I found out about the school because you tend to notice other Americans there.”

When she first heard of the program, it sounded great.

“They told me the school was a place for kids that would either end up in jail, on the streets or dead, kids that were really in trouble,” Logan said, “And I thought to myself, what a great program, where kids can learn about another culture and get away from bad influences back home.”

A few years later, Logan was in film school and thought, “Hey, that would be a good project, to go down and make a short, kind of heartwarming documentary about these rough-and-tumble kids learning about Dominican culture together and getting therapy.”

“I had no idea what the school was really like or what their history was,” she said.

But as she began to do research, to film and meet with former graduates of the program, she said, “Slowly the story kind of unravelled about what was really going on at the school and all its dark past and what was still going on at the time.”

Students at the small school are consigned to life in a rigidly codified set of levels. As former student Deirdre Sugiuchi told Raw Story on Friday, “When you start at zero level, you then had rules about who you could look at. You couldn’t talk to members of the opposite sex until you were on second level and you had to fulfill a wide variety of requirements to move up.”

“At zero level, you’d have to be three feet away from a staff member or a supervisor at all times. You had to ask to go from room to room. It was insane,” she said. “Prisoners actually have more freedom than we had.”

Former students told tales of being prey to every sadistic whim of their superiors, of beatings and punishing exercise regimes, as well as endless work projects that the students were never compensated for.

“All of their stories were so similar,” said Logan, “that it was clear this wasn’t just one person exaggerating or one incident that happened one time. The abuses were systematic.”

The school’s program, she said, hasn’t changed, in spite of the fact that it shut down and reopened under a new name, Crosswinds. Crosswinds still works from same charter it used to and maintains the strict level segregation between students.

Believing that she was still making a pro-Escuela Caribe film, the school staff gave her full access for student interviews. Very quickly, Logan said, she began to see signs that all at the school was not as administrators promised.

“There were just a lot of things that were very obviously wrong right away,” she said.

Two students spoke particularly honestly to the documentary team: 17-year-old David, sent to Escuela Caribe because his parents thought he was gay, and 16-year-old Tai, who was African-American and outspoken, the latter trait landing her in frequent trouble at the school.

“We got really lucky with David and Tai,” Logan said. “Because David had only been there four or five weeks, so he wasn’t completely terrified yet of the insanity there. He still had hope, I guess?”

“Right away it was apparent that this kid should never have been accepted to any type of reform program in the first place,” she said. “He was a 4.0 student and he was upset that he couldn’t talk to his parents. He was worried what his boss at the store in the mall he worked at was going to think. His concerns were that of a good kid.”

“Another student was Tai,” Logan said. “She would just say what was on her mind and get in trouble for it. She was, like, ‘You can have my body, but you can’t have my soul.’”

The plight of the kids there was so horrifying that ultimately Logan lost faith not just in New Horizons and Escuela Caribe, but in all of Christianity. When Raw Story spoke with Escuela Caribe alumna Deirdre Sugiuchi on Friday, she said, “You should talk to Kate [Logan]. We both lost our faith there.”

“It was really tough to feel that I was betraying them” by making the film that she did, Logan said, that “in spite of the evidence I had that what they were doing was harming kids, I still felt like I was ‘undoing’ the work of fellow Christians.”

It took a while, she said, to accept that she wasn’t betraying people who had trusted her, but rather exposing a wrong that was being done. That process, however, led her in time to lose faith in Christianity and in religion altogether.

“The kids that they were hurting really needed someone to speak out for them,” she said. That became her spiritual mission. “That was way more important than potentially harming people who were harming others.”

“I no longer consider myself a Christian,” she said. “I think what I found at Escuela Caribe was a fairly large factor in that.”

But, she added “We have a lot of Christians working on the film and dedicating a lot of time and effort into it. The message of the film is not that Christianity is bad and did this. It’s that these people did something really wrong, things that never should have been done in the name of anything.”

UPDATE: Singer Lance Bass, formerly of ‘N Sync, is the film’s executive producer. He told Raw Story via email, “”People will be absolutely shocked when they see this film. It’s a powerful story that sheds light on a secretive industry that harms kids and exploits families. I hope it can reach a wide audience so that these abusive reform schools will get shut down.”

David FergusonDavid FergusonDavid Ferguson is an editor at Raw Story. He was previously writer and radio producer in Athens, Georgia, hosting two shows for Georgia Public Broadcasting and blogging at Firedoglake.com and elsewhere. He is currently working on a book.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3-12-14 16:07:47

主题: 如何培养坚强的小孩
如何培养坚强的小孩

2013.12.14

做父母的,如何培养自己的小孩,获得德、智、体、精神健康,为了将来能够有所作为?

1. 让小孩学会互相尊重,平等相待。做父母要以身作则,学会跟自己的孩子平等和尊重。这是在小孩成长过程中,起到培养为人处世的示范作用。在小孩自己今后的社会交往中,才能有良好的社交能力和心态去面对社会,生存和发展自己。

2. 注意知识的积累。读书学习,不能简单地为了培养考高分的考试能力,更重要的是培养解决实际问题,发展创造能力。

3. 要容许小孩出错的机会。没有哪个小孩喜欢不断地犯错误,也没有哪个小孩天生就能做好事情。犯错时,已经是对小孩自信心的一种打击。需要在犯错时,学会及时地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纠正做事方式方法,这是提高小孩做事能力的绝佳机会。

4. 要给小孩锻炼的机会。不要看到小孩磕磕碰碰地做事情,父母失去了耐心就想代劳,甚至强加自己的意志控制。每一个人的成长,都是从不会到会的过程中,不断地得到锻炼,获得经验。父母的代劳,只是体现父母的能力,而不是小孩的本事。

5. 不但要有强健的体魄,还得要有积极健康的精神力量。精神健康不是洗脑,更不能控制,是一种独立人格的精神力量。精神的脆弱,会沦为“扶不起的阿斗”,做事情缺乏胆量,失去主见,害怕挑战。想要成功的人,精神上必须先强大起来,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走向。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arenting 版



2013-12-14 14:37:16

主题: 回复: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
有了共产党,你乖乖地做党奴。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3-12-14 10:08:49

主题: 6 Signs You're Sacrificing Too Much for Success
6 Signs You're Sacrificing Too Much for Success

BY JOHN BRANDON

Business is going well, you're making all the money you need, and yet... you're not happy. If any of these signs sound familiar, you might be sacrificing too much for success.

As a founder, your job is never done. It comes with the territory of starting a business that you'll need to sacrifice a little blood, sweat, tears (money, time--the list could go on) to achieve success.
But at a certain point, if all you're doing is making sacrifices, perhaps you're paying too high a cost for that success. 

Check out the list below. Do any of these signs sound familiar? Maybe it's time to rethink your priorities:

1. You sacrifice your family time for work.
I've lived this one. Using the excuse that you need to feed your family might seem acceptable at an early stage, but it's still an excuse. Take a serious look at your overall time investment. Don't count the hours you are in the office. Count the hours you answer emails on your phone, the time you drive to work, the time you spend thinking about work, and the time you have left for everything else.

2. Your work and leisure time always intersect.
Here's one that is hard for me as well, mostly because my job can be fun at times. Playing around with a new app on the iPad doesn't seem like work. No matter which field you're in, it's best to figure out where the delineation lies between actual work and actual relaxation. Sometimes, you have to be intentional about this: take up tennis as a recreational sport because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your cooking business. While work is changing and some entrepreneurs have to work extremely long hours to kickstart a company, having no margins means you are not working that smart anyway.

3. You can't take time off.
I've been reading the book "The Everything Store" about how Jeff Bezos became such a celebrity entrepreneur. In his early days, he had a cot in his office in case he needed to sleep at work. (I bet he has better margins in his life now.) If that's you, think long and hard about whether it makes sense. Maybe in an early-stage startup it seems reasonable. But the truth is that your inability to take time off from work is a sign that you have poor boundaries. Someone is paying for that extremism.

4. You're constantly living in stress and anxiety.
There's scientific proof for this one. Constant stress is chipping years off your life, and it's not worth the strain. By thinking about work from sun-up to sundown, you are fixating your brain on one thing. Extremism at work is a way to control the work, but it usually backfires. In most cases, business needs time to grow and evolve. If it's 9 p.m. at night and you are thinking about a sales meeting the next morning, then you don't have good margins. If raking in the cash means a shorter life, live on less.

5. Your gadgets are always on.
I seem to always have an iPhone at the ready, which is easy to justify. But letting the plastic gizmos die once in a while is a good thing. When your phone or tablet is not available to you, it forces you to look outside once in a while, to have a conversation with someone, to think about something besides work. In science jargon, this is called sensory dynamism. When you stare at the iPhone, you are only experiencing a few planes of reality. When you look outside, you are seeing millions. Your brain needs a reprise from the gadgets, and overuse is not advised.

6. You have no friends.
If the only relationships you have are at work, you might have a problem. Workaholics have plenty of income and no social life. In some cases, that's okay for a while. But take a long look at whether you are actively developing friendships outside of work. True friends will tell you when you are working too much; business colleagues will just encourage you to work more because they reap the rewards. You might end up with a big successful company, but life is about more than just financial success.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Arizona 版



2013-12-09 23:13:54

主题: Re: 华南理工蔡智奇出国做博后在国外生了二胎被开除 (转载)
【 在 JDWorks (J.D.Works) 的大作中提到: 】
: 目前虽然我已经丧失了资格,但是我仍没有放弃。我还在积极的申诉中,仍希望学校有
: 给我一块“用武之地”,希望能有始有终的做好2010级制药工程班的班主任,和带好我
: 的研究生。
: 这孩子还抱有不现实的幻想啊.....
: 你们熟人要好好劝劝他,建议回美国找个postdoc,也比在国内给人穿小鞋强


共匪的邪恶本性就是这样子的,忽悠人回去,再不认账,变脸,穿小鞋,整人。

那个浙江大学跳楼的,人大跳楼的,湖南哪个大学跳水的,诸如此类,无不如此。

要给你一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是要乖乖地做党奴。

不低头就得挨整!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NCAA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