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大刀王五
作者: PBSNPR
域名: blog.mitbbs.com/PBSNPR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90401000000 ~ 20190501000000


2019-04-12 12:58:04

主题: 为什么西方兴致勃勃帮助兲朝和毛子造大飞机?
搜索引擎没有统一的标准吧,最后能像模像样的活下去的,世界范围内的不就只有google了吗?中国只有百度。

为什么?因为很多行业的利润必须依靠聚集效应来保证。

大型飞机的市场供求关系决定了不足以维持两家以上的公司竞争。在博弈论上有一个很典型的类型,就如同在1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不能存在两家沃尔玛一样的道理。理性的参与者会选择退出竞争,这一点都不奇怪。

典型的博弈论案例。

如果一个市场,一个经营者可以获利,两个经营者进入利润下降,会导致两者都无利可图,波音这个时候作为一个理性的参与者选择后退,很正常。

就好比两个人开汽车进入一个窄巷,比如有人要后退一样。

很难理解吗?

由于波音公司的碳纤维材料技术已经成熟,用它制造的飞机寿命是铝金属制造的1.5倍,只要开发新的机型其它国家产的飞机根本无法竞争。

兲朝和毛子的飞机基本上全部采用西方航电/发动机/内饰,已经没有赢利潜力可挖,只有机壳可以拼一下,但是随着波音787碳纤维材料技术大规模采用,造壳子这条路也被堵死。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9-04-12 10:56:02

主题: 差不多终身制的阿拉伯总统一个接着一个被赶走
法广
作者: 安德烈



苏丹民众同军人一道欢庆总统巴希尔被推翻,2019年4月11日(路透社)

民众抗议多日之后,统治苏丹的巴希尔总统最后被军队推翻;阿尔及利亚的情形有点类似,在连续数周抗议后,总统最亲密的支持者军队倒戈,执政二十年的布特夫利卡被迫辞职。自2011年以来,街头起义动摇着阿拉伯世界,有的推翻独裁者完成转型,一如突尼斯,有些则陷入暴力和战争而不能自拔,一如也门。

星光闪耀的突尼斯

2010年12月17日,一位不能忍受悲惨生活且遭警察不断骚扰的流动商贩自焚,引爆了一场人民起义。2011年1月14日,统治该国23年之久的独裁者本阿里崩溃。突尼斯街头革命成功被视为启动了“阿拉伯之春”。

阶段性混乱、动乱之后,2014年,突尼斯终于通过新宪法,然后组织全国立法大选,反伊斯兰的世俗政党首次超越一直占多数的伊斯兰政党。12月份全民直选,世俗派候选人贝吉·凯德·埃塞卜西当选总统。

2015年,在伊斯兰国制造三起血腥恐怖谋杀之后,突尼斯的安全状况逐步改善,今年秋天预计正常举行立法大选和总统选举。

镇压不断的埃及

2011年1月25日,该国爆发反对穆巴拉克总统的大示威。其时,穆巴拉克铁腕统治埃及已长达三十年之久。在持续18日、造成850人丧生的民众革命冲击下,穆巴拉克向军队交权。

2012年6月,穆斯林兄弟候选人莫西当选总统,这是第一位伊斯兰分子出身的总统,但随后被掌控军队的塞西罢黜。

塞西于2014年当选总统,2018年连选连任,但他一直被非政府组织指控建立了一个极端镇压性质的政权,这个政权镇压伊斯兰分子,同样也镇压世俗活动分子和左派人士。

位于崩溃边缘的也门

2011年1月27日,民众突然在街头聚集起来,数万人游行示威要求萨拉赫总统下台,执政已经33年的萨拉赫被迫向副总统交权。

2014年,反对派什叶派胡塞武装夺取了包括首都在内的大片地区。2015年3月,沙特阿拉伯率海湾国家逊尼派联盟制止了胡塞武装进军。

根据国际卫生组织统计,也门冲突造成万人死亡,并迫使数百万民众陷入大饥饿之中。

抗议声包围的巴林王国

2011年2月,巴林安全部队镇压了什叶派民众的抗议行动,该国占多数的什叶派要求民主改革。

小王国从此不断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骚乱,数以千计的异见人士或入狱,或遭判刑或被褫夺国籍。

混沌的利比亚

2011年2月中旬,利比亚出现的抗议尤其是在该国东部的抗议行动遭到卡扎菲政权血腥镇压。最后,民众街头反抗演变成战争冲突,在西方军事支持下,8月份卡扎菲政权崩溃,10月20日,仓皇逃跑的卡扎菲在自己的故乡苏尔特被叛军枪杀。

利比亚现在被两个敌对的政体统治,一个是位于首都的黎波里得到国际社会承认的利比亚联合政府,另外一个与之平行的政权是位于东部重镇班加西的利比亚国民大会。该国同时被其他争夺影响力的各种民兵队伍撕裂。

伊斯兰国曾在数个月之内统治苏尔特,但于2016年年中被驱逐。自从2019年4月4日以来,东部军事强人哈夫塔尔元帅领导下投入一场夺取的黎波里的军事攻势。

叙利亚内战

2011年3月15日,一场和平的民众反抗行动在该国爆发。该国从1971年以来一直被阿萨德家族统治,2011年3月的那场反抗在血泊中终结,但是抗议行动由此转换为武装起义,到2012年,民暴蜕变成一场全面内战。2013年至2014年,圣战组织在该国强势上升。

在俄罗斯军事力量及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民兵协助下,阿萨德政权重新收回被叛军或被伊斯兰国夺取的大片领土,目前,阿萨德政权控制着该国三分之二的国土。

2019年3月,该国反圣战武装——库尔德人与阿拉伯人联军,在美国及盟军协助下,消灭了盘踞在该国的伊斯兰国最后的基地。

叙利亚战争已造成至少37万人死亡,导致1200万人或者流落失所,或者大逃亡。

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夫利卡被迫辞职

2019年2月22日,阿尔及利亚爆发了反对布特夫利卡第五次竞选总统的大规模街头示威,2013年中风后身体极为虚弱布特夫利卡,被迫于3月11日宣布推迟预定于4月18日举行的总统大选,等于事实上延长了他的总统任期。

4月2日,在民众示威压力丝毫不减退,支持总统到最后一分钟的军方突然威胁将不再承认布特夫利卡的权力后后者辞去总统。新的总统选举将于7月4日举行。

苏丹街头抗议与军人政变赶走独裁总统

2018年12月19日,数以万计的苏丹民众上街反对政府决定把面包价格提升三倍的决定,这场反对示威转化为反对政权的运动,造成数十人丧生。

4月11日,苏丹军方宣布罢黜任职总统长达三十年的巴希尔。欧盟和美国敦促苏丹军方尽快将全力交到文官政府手中。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9-04-12 10:46:40

主题: 推倒中国的防火墙,美国的战略思维
中国在美国压力下已经让步,不再以牙还牙,说什么贸易战大打大赢,小打小赢。美国的贸易战战线拉得很长,除了打压中国高端制造和高科技发展,改变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美国贸易战的战略目标是要中国作结构性改变,走向市场经济,法制经济,和政治民主化。美国要求网络开放,让谷歌脸书亚马孙等进入中国,它们的云数据不是放在中国,而是留在美国。要是中国答应了,美国就会敲开中国的防火墙,中国网民就可以知道很多讯息以及事实真相,兹事体大,会动摇国本。显然美国的目的是要解构中共的一党专制,贸易战已渐渐演变成制度战。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没有兑现承诺,是导致这次美国全面施压的一个重要原因。现在美国要确保签了协议之后中国会履行协议。中国在美国压力下屈服,证明了美国施压有效,以后只会招来更大压力。习大大现在头很大,或者说一个头两个大。经济滑坡,不签不行。可以肯定这次签定协议不会割地赔款,有没有丧权辱国就智者见智了。

美国想打破中国市场进入障碍,帮助中国企业国退民进,取消对国企的补贴,促使国企民营化。其实中国经济改革已进入深水区,特权集团的利益阻碍了改革继续向前推进,有的方面甚至走回头路,从集体领导变成定于一尊,个人崇拜,还搞什么加强党对私有企业的领导。这次正好引外部压力,做内部改革,逼迫中国成功转型。中国真的改变了,就与国际社会真的接轨了。

中国经济正走入死胡同,外部的压力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件好事。改革之后中国经济可以起死回生,很快就会赶上美国,到时候美国就要追悔莫及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9-04-12 10:24:11

主题: 中美贸易谈判“不设期限” 美国坚持单方惩罚机制保障执行
BBC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10日表示,中美已基本确定监督贸易协议的执行机制,包括互设执行办公室。设立该办公室将是中美经贸协议内容的一部分。

执行机制被认为是中美贸易谈判中的棘手问题,双方一直就此讨价还价。华盛顿坚持中方必须有实施协议承诺的明确计划,而北京担忧,由美方监督中国的政策实施情况对主权有所损害。

贸易谈判有什么最新进展?

姆努钦在接受美国CNBC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他与中国副总理刘鹤的电话沟通富有成效。两国目前仍在协商当中,贸易协议文本将超过150页。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周称两国将在约四周内结束谈判,但姆努钦表示,未有达成协议的时间表,希望很快完成协商。

“协商一完成,他(特朗普)就准备好与习主席见面。两国领导见面非常重要,我们希望可以很快达成会见,但是我们不会设下最后期限。”

姆努钦并未透露美国是否会移除向总值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施加的关税。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11日表示,双方在此前的磋商中讨论了包括实施机制在内的协议文本,取得新的进展。

执行机制可能包括什么?

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今年2月在国会听证会的发言,可以一窥美中贸易协议执行机制的端倪。

莱特希泽当时表示,执行贸易协议不会一蹴而就,需要定期举行司局、副部长和部长级会议来监督进展。两国较低级别的官员将安排每月会面,中层官员则有季度会面,每半年会有部长级官员会议。

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上周接受BBC中文专访时强调,执行协议期间,两国保有经贸对话机制十分重要,对话应是小范围的频繁会面,聚焦具体的承诺和执行结果。

“在一百人的大房间里,什么事情都不会做成。而每边三、五个关键人物的会谈能立即推进进程,”巴尔舍夫斯基说。

“莱特希泽尤其重视协议的执行机制。”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经济与科技政策分析师莱利·华特斯(Riley Walters)告诉BBC中文,他预期执行机制将包括企业举报的条款,即美国企业可向贸易代表处举报中国违反贸易协议及不公平商业操作的行为。

“适当的、单方面的”关税惩罚

莱特希泽在听证会时还说,如果贸易分歧到他的层级仍不能解决,“那美国会适当并且单方面地坚持执行方案。”

他指的是,如果中国未能完成协议规定的承诺,美国将有重新对中国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单方面权利,而中国不得施加关税报复。

领导美方谈判团的莱特希泽立场强硬,他在国会听证会中一度举起一份图表,上面显示中美贸易逆差逐年上升。“我真心相信,20年来很多好人尝试了多边路线、协商路线以及‘息事宁人’的方针,但他们显然都失败了。”

莱特希泽希望,美方立场更为强硬的此次谈判,能产生以往都没能达成的成果。“在协议达成之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强调。

美国财长姆努钦10日受访时,并未透露执行机制会否包括单方面再度对华征税的条款。

路透社引述知情信源称,美方正争取上述单方面权利,但中方不愿让步,坚持执行机制必须是双向与平等的。因此,美方可能寻求另一解决方法,主张保留现有对话关税,待中国达成某些改革基准时,再移除关税。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9-04-12 10:09:33

主题: 最后一名“轰炸东京”老兵去世,他还飞过“驼峰航线”
http://media.defense.gov/2019/Apr/09/2002111538/1088/820/0/160911-F-IO684-010.JPG

2019年4月9日,美国空军退役老兵,“杜立特空袭”中最后一名存世者——理查德·“迪克”·科尔中校于当日在圣安东尼奥去世,享年103岁。美国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说,“今天在这个晴朗的蓝天下,科尔中校与他的战友们在天堂里团聚了。美国空军与他的家人和朋友一起哀悼,他们的精神将继续引领我们。”

美国空军参谋长大卫·古德芬上将说:“七十七年前的这个星期六,80名勇士改变了历史进程。面对巨大的困难,他们毫不犹豫地执行了一项单向飞行任务。突击队员们已把火炬传给了我们,我们为此感到骄傲。”


“杜立特突袭”,又称“东京突袭”。是二战期间美国针对日本本土发起的首次轰炸行动,这次任务距日本偷袭珍珠港仅过去了四个月。由美国空军中校吉米·杜立特率领,16架B-25B轰炸机,80名机组人员组成。这次突袭表明日本本土也容易受到空袭,提振了美国反击的士气。



出发前在“大黄蜂”的甲板上,编号为40-2344的B-25机组,前排:飞行员吉米·杜立特中校;副驾驶理查德·科尔少尉;后排:领航员亨利·波特中尉;投弹手弗雷德·布拉默中士;飞行工程师/枪手保罗·伦纳德中士。

科尔事后回忆说:最初在训练时,他们认为有可能是去北非,直到编队出发前两天,他们才知道这次是要“轰炸东京”。

舰队航行一段时间后,一艘日本巡逻艇发现了他们。尽管这艘日本小船很快被击沉,但美军舰队的行踪已经暴露。此时距离原定起飞时间还有12小时。如果提前起飞,就意味着很可能到不了预定降落点,轰炸机的燃料就会用尽。放弃还是继续执行任务?杜立特思考片刻还是决定提前起飞。

这些轰炸机都以距水面仅200英尺的超低高度进行飞行。由于提前起飞,他们的偷袭计划被迫从黑夜改为白天。巧合的是,当天东京正在进行空袭演习,因此对于他们的袭击毫无准备。16架B-25B轰炸机顺利地完成了任务,炸弹落在东京的储油设施和军事设施上。

由于B-25没有足够的燃料返航,而且也不可能在航母甲板上降落,杜立特下令,在完成任务后,所有的轰炸机都飞往中国浙江衢州。除1架飞机降落在苏联符拉迪沃斯托克外,其余15架都落在中国浙江、安徽、江西境内。

这次袭击对日本人来说是一次心理打击,他们从太平洋前线调回了四个战斗机联队以保护本土城市。



成功袭击并迫降后,杜立特和他的机组成员以及中国官员在浙江衢州。从左到右:投弹手弗雷德·布拉默;飞行工程师/枪手保罗·伦纳德;浙江省西部分局政府秘书赵福基;副驾驶理查德·科尔;吉米·杜立特;银行经理Shen先生;领航员亨利·波特;浙江省西部政府主任胡将军。

获救之后,科尔并未返回美国,而是在中国战场继续参加对日作战至1943年6月。之后短暂返回美国后,又于1943年10月重返“中-缅-印”战区,被分配在第5318临时空中分队(5318th PAU),驾驶C-47飞“驼峰航线”。1944年3月25日,这支部队被美国空军指挥官亨利·阿诺德指定为第1“空中突击队”,就是现在美国空军的第1特种作战联队。

科尔于1966年以空军中校的身份退役。他累计驾驶30种不同的飞机,飞行超过5000小时,战斗飞行500小时,执行250多次战斗任务。他获得过“杰出飞行”十字勋章;空军铜星勋章;空军荣誉勋章;中国陆军、海军、空军一级奖章。2014年5月,所有“杜立特袭击者”都获得了国会金质奖章。



2014年,98岁的科尔访问位于路易斯安那州的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与B-52H的飞行员交谈。



2016年9月19日,101岁的科尔参加了美国空军下一代轰炸机B-21的命名仪式。美国空军部长德博拉·李·詹姆斯(右一)宣布B-21被命名为“突袭者(Raider)”,正是为了纪念“杜立特空袭”。



2018年9月7日,美国空军参谋长大卫·古德芬上将给科尔打电话:“我很荣幸能庆祝你103岁的生日。正因为有像你和同伴这样的先驱者,美国空军才被塑造成今天的模样。”



2009年出席纪念活动。



科尔的日常生活。



在家中的科尔。



科尔和他的搭档。



“东京突袭”和“驼峰航线”是两个独立的、毫无关联的军事行动,能有幸参加这两个,你不能不敬佩他的勇气、幸运和贡献。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