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KZ80的BLOG
作者: kz80
域名: blog.mitbbs.com/kz80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50801000000 ~ 20150901000000


2015-08-14 14:44:52

主题: 抗战后,国共两军接收外国物资数量比较
转贴:

 “1949年的结局表明,不是苏联的援助比美国多(事实恰恰相反),问题在于中共能够动员和利用革命的潜力,国民党却办不到。”
  ——[美]费正清:《美国与中国》,第四版,第13章 美国的政策和国民党的垮台

  “在1949年10月国务院召集的讨论对华政策的圆桌会议上,马歇尔将军在一次非正式评论中把这一点说得更明确:‘在整个华北、长江流域及满洲,我有相当多的手下人。我总是认为我得到的情报要比最高统帅的正确得多。他一再地受到蒙骗,因为如果他的部下被不光彩地击退,那个家伙总要替自己辩解。他总是说跟多少俄国兵和坦克打了一场大仗。除了没有说俄国伞兵外,差不多什么都有了。而我的人报告说,只不过是一场巡逻遭遇。这类事是常有的。我总是企图寻找关于苏联影响或援助的一些真凭实据。除掉我们称之为精神上的影响或类似者外,我未能找到任何真凭实据。’(美国对华政策圆桌会议抄本,转引自《太平洋关系学会》,第1551—1682页。以上引语在第1653页。)”
  ——[美]邹谠:《美国在中国的失败》,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4月版,第535页,注释124。

  关于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解放战争)国民党为何输得如此彻底,其实早有定论:国民党丧失了几乎所有民众的支持。这当然是一个非常羞耻的事实。因此就有国民党的粉丝千方百计为国民党的失败找遮羞布。其中他们提的最多的,无疑就是“共军靠苏联援助获胜”之说了。

  关于这一点,我们首先可以考察一下,抗战之后,内战之前,国共双方各自分别接收了多少外国的武器和其他物资。

  国民党方面接收的物资有两大块。第一,投降的日军向国民党军缴械,国民党军队因而获取了大量的军火物资。第二,美军在二战结束后,将在中国的“剩余物资”半买半送地留给了国民党军。而共产党军队接收的所谓“苏联援助”的物资,其实主要是指苏军缴获,然后转交给共军的日本关东军物资。

  下面看国民党的资料中的记录:抗战结束后,国民党接收了多少原侵华日军的武器装备和其他物资。

  何应钦回忆录中的数字:
  日本投降,国民党共接受武器装备有步骑枪685897支,手枪60377支,轻重机枪29822挺,主要火炮12446门,步枪机枪子弹180994000余发,手枪子弹2035000余发,各种炮弹共2070000余颗,炸弹6000吨,战车383辆,装甲车151辆,卡车特种车15785辆,各种飞机1068架(其中可用者291架,待修626架,不堪用151架),飞机用油1万余吨,舰艇船舶1400艘,共54600余吨,其中军舰19艘(90至1100吨,仅三艘可出海),驱逐舰(驱潜艇)7艘(每艘约百吨,6艘可用),鱼雷快艇6艘(15至25吨各三艘,均可用),小型潜艇3艘(50吨内两艘可用),小炮艇200艘(每艘8至25吨,大部不堪用),马匹74159匹。
  ——何应钦:《八年抗战之经过》(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第七十九辑,文海出版社有限公司印行,二一三、二一四页)

  此外,陈诚的回忆录中也有相似的记录。

  陈诚回忆录中的数字:(接收日军武器和其他物资,数据和何应钦的几乎完全一样,只是不如何应钦详细)
  “收缴物资范围,凡日军所有作战使用之武器、弹药、装具、器材、车船、骡马及兵站、仓库、医院、随军修械厂所等,一切军用物资、文书、图籍以及日军整备作战之固定军事机关、学校、工厂、仓库、医院、兵营、场站、码头、要塞、工事等之建筑及其所存之机械,武器、弹药、器材、车辆、船舶、马匹、粮服、装具设备、文件、图籍等项,均视为收缴范围。其种类之繁多,数量之庞大,无法备述,择要言之:
  一、属于轻兵器之各种枪类:八十三万七千余枝。
  二、属于重兵器之各种炮类:一万二千余门。
  三、各式通信机:四万一千余部。
  四、各种车辆:三万二千余辆。(内有战车四百余辆)
  五、各种船舶:约一千只。(约一万二千吨)
  六、冬衣裤:九百余万件又千余捆。
  七、夏衣裤:四千三百余万件又二千余捆。
  八、其它军衣、外套、雨衣等两百余万件。
  九、各种粮食干粮等一亿余公斤。
  十、各种工厂:交通通信类二十单位,
  兵工类十四单位,
  被服粮秣类五十七单位,
  卫生及兽医器材类十四单位。
  十一、飞机:一千余架。(可用者约三百架)
  十二、马骡:约二十一万余匹,除老弱不堪军役及损伤外,堪用者约十万匹。
  这样大量的物资,突如其来的交给我们接收、保管并分发利用,实在是一件破天荒的事。”
  ——《陈诚先生回忆录》第1部“抗战”第6章“胜利到来”第2节“复员与接收”

  以上是第一块,然后我们看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军接收的美军物资。

  陈诚回忆录中数字:
  “自三十五年(一九四六)一月开始,至同年五月中旬工作完成,兹将各类物资数量及分配使用情形略述如后:
  一、军械弹药:各种枪二十三万九千余枝、各种炮一千余门、各种炮弹三百余万发、各种枪弹一亿四千二百余万发,约计军械共为一千三百余吨、弹药共为二万六千四百余吨,均陆续配发各部队使用。
  二、通信器材:各种有线无线电报、电话机两万余部,约计共达三千九百余吨。
  三、工程器材:
  重工兵机械筑路部分约三千九百余吨,其在云南地区者,装备十八个工兵团,其在贵阳、芷江、柳州地区者,装备十九个工兵团。我国工兵无使用此项机械之经验,由昆明后勤部特设筑路机械训练班,分期抽调各工兵团干部先施以必要训练,以便接收使用。
  渡河器材部分约六百九十余吨,除在云南省者以一部装备工兵十五团外,其余均装备工兵第二团。一部分重架桥材料,则移交交通部使用。
  测量器材部分约六十吨,留备测量地形之用。
  电气器材部分约三百余吨,留备装配照明之用。
  水工器材部分约百余吨,包括水电厂五所:在贵阳者三所、在芷江者一所,均拨交贵州省政府应用;在柳州者一所,拨交广西省政府应用。
  一般工兵器材部分约九百吨,除按编制装备工兵第二、十五、十八、十九团外,余存库备用。
  建筑材料部分约三千二百余吨,分别拨交云南铁路管理处及黔、桂两省府使用。
  以上七类工程器材共约一万余吨。
  四、卫生器材:各种药品、敷料、各式医疗器材、医院及野战用具,医笈及药囊等共约一千五百余吨,除存昆筑之盘尼西林,提早配发各地公立医院应用,以免失效外,其余均配发各部队。
  五、交辎器材:各种车辆一万五千余部,分别装配十五个辎汽兵团,另四个战车营及阿尔发部队每军部卡车五部、吉甫车一部;汽油及附属油四百六十余万加仑,清点时缺少极巨,原因甚为复杂,有因油管渗漏者,有因监护不周被人窃去者,有因油池底层储水量多寡不等难于精确估计者。此项油料即用于输运美资,全部用尽;配件五千九百余吨,经常配发各汽车部队及各级修理厂使用;修理工厂二十二所,均经调整仍在原地工作。
  以上器材共计二万九千八百余吨。
  六、服装:包括哔叽呢军衣裤、卡其布军衣裤、各式大衣、蚊帐、特种服装等,共约五千四百余吨,均经配发各机关部队学校应用。
  七、给养:各种罐头、口粮、维他命丸等约六千二百余吨,均经陆续配发各部队。
  八、其它:包括打字机、纸张、文具、娱乐器具等约四百余吨,均经配发各军事机关。
  以上各类物资共计九万余吨,原分布于昆明、沾益、开远、云南驿、保山、陆良、罗平、贵阳、芷江、柳州、南宁、百色等地,经接收清点后,先集中移运昆、沾、筑、柳、芷、穗等地保管,然后再统筹运用,一般经过情形,大致尚称良好。”
  ——《陈诚先生回忆录》第1部“抗战”第6章“胜利到来”第2节“复员与接收”

  共产党方面接收物资,众说纷纭,一直没有详细数据。但是既然那些粉民国的小清新们对民国如此热爱,我们就用一下国民党那边的说法吧。

  “俄军在东北掳获日本战俘五十九万四千名、飞机九百二十五架、坦克车三百六十九辆、装甲车三十五辆、野炮一千二百二十六门、机枪四千八百三十六挺、步枪三十万枝、无线电机一百三十三座、汽车二千三百辆、拖车一百二十五辆、骡马一万七千四百九十七匹。此外尚有日军缴出的补给站与仓库存储:野炮一千四百三十六门、机枪八千九百八十九挺、掷弹筒一万一千零五十二具、卡车三千零七十八辆、马十万四千七百七十七匹、补给车二万一千零八十四辆、特种车八百一十五辆、指挥车二百八十七辆。以上各种武器装备,俄军可能保留了一小部分,其余即扫数供给了共军。”
  ——《陈诚先生回忆录》第六章“胜利到来”第一节“受降”

  注意,这是陈诚所说的共军可能获得的东北日军的物资。实际获得肯定没有那么多,因为陈诚自己也承认“俄军可能保留了一小部分”。

  对比一下就能看到,按照陈诚与何应钦的说法:国民党军从美军和投降日军处所接收的步枪、机枪、坦克、装甲车、汽车、飞机、火炮甚至骡马,其数量都远远超过共军所得!即:按照国民党自己的数据,国民党接收的物资明明要远远超过共军所接收的数量!真不知国民党的某些粉丝哪来那么厚的脸皮,居然还能腆着面子将国民党的失败归因于共军接收的物资多?

  而且不仅如此,很多技术含量较高的武器装备,以土包子泥腿子为主的共产党军队,即使得到了,也不会用。如我们敬爱的介石蒋公就在1948年的演讲中留下了这样的记录:

  “这次陕西宜川,又遭受一次大的挫败,一师三旅,全被共消灭,这完全由于指挥官没有依照我的话去做;否则决不至于失败,就是失败,也决不会如此惨重。去年一月,廿六师在枣庄附近失败,一个战车营的重武器和流弹炮,整个的被敌消灭;战车大炮,被匪俘去了不少,后来四月间,二十五军在莱芜一带又有一次重大的损失,三个师的美式装备全被敌人消灭。我当时以为我们经过这两次失败以后,共得了大批新式的武器,拿去装备他的军队,其实力几乎可与我们相等?但是,很奇怪,匪的装备仍然没有加强,而且比去年还要不如。当我们进攻沂蒙山区时,以为共必用战车重炮来抵抗,但后来事实证明,除了在临淄附近发现两门重炮以外,并未看到共使用战车和重炮。可见我们损失虽大,共仍然不能利用,这是比较可以放心的地方。现在匪的装备反不如前,尤其鲁西和河南一带,只有山炮野炮等武器,而以迫击炮为主要的攻击火力。我们由此可以看出,匪的学识和技术还是不够,得到了我们的武器而不能利用,因此他的装备迄未加强。我们部队里的美式武器,有时因为损坏太甚,我们自己尚且不能修理完好,继续使用;敌人比我们的技术更差,当然抢去我们的器械,也就无法使用了。
  大家要注意:一年以来,匪的力量并未增大,你们在河南鲁西一带,没有看到他们使用新式的武器,便可证明这一个事实。……(以下在414页)须知共本没有什么实力,精神也并不旺盛;我们所以要屡次败挫,并不是他们怎么厉害,而实在是由于我们自己不行”
  ——蒋介石:《宣读「剿匪战事之检讨」一书以后训话》(1948年3月4日在军官训练团讲),《先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22,第412,413,414页

  “大家都知道:现在共并没有好的武器,尤其没有重武器。他们的野战部队不但没有野炮,而且山炮很少。加以炮弹缺乏所以即有炮兵,亦不能发挥威力。同时,因为他注重行军的便捷,不带辎重,所以他步兵携带的枪弹也很少,无论他进攻那一据点,亦决无连续攻击三天以上的力量。所以攻击力的缺乏,乃是匪军最大的弱点,而为我们一般将领不能不切实了解的。”
  ——蒋介石:《剿匪期间攻防作战之要领》,民国37年(1948年)2月5日军官团演讲,《先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22卷400页

  注意蒋介石说这话的时候,三年解放战争已经进行了两年(从1946年中原突围开始算。如果从第一次四平之战开始算的话就更久)。而到这种时候,国民党方面虽然连连大败亏输,但却仍然承认共军的武器装备水平其实远不如国民党军。也就是说,当年的蒋介石、国民党,都未曾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共军的武器装备如何占优势。而今天粉国民党的人,却连当年国民党这一点点诚实的精神都没有了。

  综上可见,共军所得的物资本身就不如国民党军多。而且再加上共军因文化水平较低,对于那些威力较大的火炮、战车、飞机等难以利用,故其所获物资甚至还难以发挥作用。就连当年的蒋介石、国民党都不认为自己败给共军是因为武器装备不如共军。相反,蒋介石倒是苦口婆心地强调“我们所以要屡次败挫,并不是他们怎么厉害,而实在是由于我们自己不行”。故所谓“共军靠苏联援助打赢国民党”之说,荒谬绝伦,实在可以休矣。



2015-08-13 13:08:46

主题: 西京丸的数据考证
发信人: kz80 (慢枪手), 信区: Military2
标  题: 西京丸的数据考证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Nov 14 16:20:24 2013, 美东)

结论:2913为可信数字,这个数字是英国造船厂的数字

 讀中國近代海軍史劄記六題
 馬幼垣


 重点:
----------------------------------
《廿七八年》,上卷,頁254,提供如下的「西京丸」數據:排水量4,100噸、長寬吃水
310.95×40.35×17呎、馬力4,300匹、最高時速15浬、備12公分速射砲一門、57公厘速
 射砲一門、47公厘機關砲二門。長寬吃水、馬力、時速諸項尚不見別處,無從通過比較
 去作判斷。排水量一項則顯然差誤至極,害得不知就裏的孫克復/關捷照抄如儀(見其
 書頁114)。戚其章說此輪的排水量是1,652噸,時速僅得10.3浬(見其書頁107),則
 又錯往另一方向了;因為他沒有交代史源,不知何所據。遇到這種情形,採用船東主的
 話本當是合理的選擇,更何況JJM, p. 278,說的也與此同。
---------------------------------


全文:


 日本海軍軍令部長樺山資紀中將乘武裝商船(armed merchant cruiser,日人稱之為反
 裝巡洋艦)「西京丸」觀戰是甲午戰爭黃海海戰中一段有趣的插曲。因為「西京丸」不
 是正規的海軍單位,又在此役中幾乎被北洋海軍的魚雷艇「福龍」號用魚雷擊中,故此
 事特別引人注目,不少研究者因而想知道這艘武裝商船在此役之後如何了。由於一無所
 知,也就有人以為「西京丸」遭擊沉了,總算替難得有戰功可言的北洋海軍找到點成績
 。沒有資料而試圖找答案,左猜右揣,終難免猜笨謎。

 日海軍裝巡洋艦「西京丸」


   李國輝,〈黃海海戰中日艦「西京丸」是否沉沒?〉 和張晞海、王翔,《中國海
 軍之謎》 (題作〈日艦「西京丸」的下落〉),就是這種猜笨謎的佳例。說他們在猜
 笨謎,因為單看標題的措辭便知道彼等根本一無所知。對於這類無中生有的所謂研究,
 逐點辨正絕無此需。有關「西京丸」的各項事情,紀錄齊全,彙次起來做個報告,真相
 自然大白。

   資料不必很多,引用兩本真正研究海軍史者早就人手一冊之書,再加上兩種「西京
 丸」原主的刊物就夠了。

   那兩本基本參考書,Hansgeorg Jentschura, Dieter Jung, and Peter Mickel, 
 Warships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Navy, 1869-1945 (以下該書簡稱JJM)和片桐大
 自,《聯合艦隊軍艦大全》,都習用得很。 其中第一本刊於1977年(德文原書還要再
 前幾年),到李國輝、張晞海諸人撰文時早已不能算是新書了。

   那兩種「西京丸」原主的刊物為日本郵船株式會社(東京)編刊的《日本郵船株式
 會社五十年史》(1935年)和《日本郵船百年史資料》(1988年)。 找到這些刊物,
 靠的不是幸撸茄芯空卟皇艿赜蚺c環境所限,「上窮碧落下黃泉」地去尋覓資料的
 精神。

   根據這兩本船東主刊行之書,可以把「西京丸」的故事說得扼要簡明:

 建成於1888年6月,排水量2,913噸的「西京丸」,和其姊妹輪「神戶丸」,同為日本郵
 船會社向英國蘇格蘭的倫敦及格拉斯哥鐵工造船公司(London and Glasgow Iron 
 Shipbuilding Company,在格拉斯哥)訂製,專用於橫濱與上海之間航線的豪華客輪。
 甲午戰爭爆發後,日本政府兩輪都徵用,「神戶丸」用作醫院船,「西京丸」則武裝為
 巡洋艦。黃海海戰時,「西京丸」中彈十二發,旋即修復。戰事結束後,立被派任支援
 臺灣部隊的工作。後歸還原主。1904年日俄啟釁,「西京丸」與「神戶丸」再度被徵用
 。「西京丸」初用於咻敚嵩�1905年2月改作醫院船。至1921年5月日本郵船會
 社才把
 它賣出,因而再航走於上海與大連之間。1927年在大阪解體,上距黃海之役已二十多年
 了。

 真相說來就是這樣簡單。甚麼「西京丸」在黃海之役當場被擊沉,甚麼「西京丸」在戰
 後不久即因傷沉沒,甚麼日海軍為了掩飾,另弄一艘艦來充作已沉沒的「西京丸」,諸
 如此類的瞎說,以及搬出一大堆夢魘話後,又不敢下斷語,僅聲明讓讀者來決定的不負
 責之舉,全均可以休矣。


 日俄戰爭期間用作醫院船的「西京丸」


   講完這些,還有一事可附帶在此處理──「西京丸」的武裝情形。

   甲午戰爭時期的「西京丸」一定裝有砲械,究竟如何武裝卻不易查明。西方早期的
 報導如Vladimir (Zanoni Hind Volpicelli, 1856-1936), The China-Japan War和H.W
 . Wilson (Herbert Wrigley Wilson, 1866-1940), Ironclads in Action: A Sketch 
 of Naval Warfare from 1855 to 1895, With Some Account of the Development of 
 the Battleship in England  表列中日兩方參戰諸艦的數據時,均說不出「西京丸」
 是如何武裝的。自上世紀六十年代以來,研論甲午海戰的中外著述數量繁多,但每迴避
 正面去處理與艦隻有關的問題,砲械的處理尤為馬虎(詳後)。在芸芸眾作當中,祇舉
 得出一個例外出來,那就是陳悅在〈黃海鏖兵──甲午戰爭中的大東講海戰(二)〉 
 列「西京丸」裝配了12公分速射門四門、57公厘機關砲一門,和47公厘機關砲二門。準
 確程度要查看才能知道。

   日俄戰爭時(十年後),日海軍仍徵用大量商船,改裝供各種軍事用途。這些輪船
 武裝與否頗呈規律,即排水量不滿三千噸者均不武裝,自三千餘噸至六千餘噸者則一般
 配上4.7吋速射砲二門、六磅彈速射砲六門。消息見Historical Section of the 
 Committee of Imperial Defence, Great Britain, Official History (Naval and 
 Military) of the Russo-Japanese War; Julian S. Corbett, Maritime Operations 
 in the Russo-Japanese War, 1904-1905  (這是戰術與海軍史家Julian Stafford 
 Corbett [1854-1922] 於1914-1915年間應英國海軍部之邀而秘製的厚千餘頁的日俄戰
 爭諸海役機密報告,至此始首次用影印形式公開發售)。日俄戰爭期間,「西京丸」並
 無武裝,一因其排水量不足三千噸,二因其稍後用作醫院船。連起來看,陳悅開列的砲
 械單子難免教人有說多了之感。12公分即4.7吋,那口徑的速射砲就是四十五磅彈速射
 砲。57公厘機關砲諒是單管的速射砲之誤;那時的機關砲(都是多管的)未必有57公厘
 的。57公厘的速射砲就是六磅彈砲。涉及的砲種,陳悅說對了泰半。尚待考者為列齊砲
 種和確定數目。日人既然隨後在大至六千餘噸的武裝商船上僅裝配4.7吋速射砲二門,
 會否不久以前在不滿三千噸的「西京丸」上裝置這款砲械達四門之多呢?原先不打算武
 裝的豪華客輪,在沒有極度改變上層建築的情形下,有無足夠空間容納這麼多砲械?這
 些都是值得考慮的要點。

   要確知日方參戰黃海之役諸艦的武裝情形,研究者早就懂得利用《廿七八年》了。
 這本日本海軍軍令部編寫的書,權威性不成問題,書中所列的艦隻和砲械數據卻不易利
 用,且有明顯錯誤,而治中國近代海軍史者絕大多數都沒有先做好掌握艦隻和武器(特
 別是課題涉及時代的艦隻和武器)知識的基本準備功夫,談及艦隻和武器就難免不偷工
 減料,僅圖一筆帶過。利用《廿七八年》表列的砲械數據者祇管點計出各艦的總砲數,
 統歸為「砲數」/「火砲」一項就算了事。砲的種類、型款、大小,等等要素全皆不理
 。敷衍如此,列出來的所謂數據就毫無意義可言。難道要讀者相信配有六門一磅彈砲之
 艦較裝上兩門六磅彈砲之艦火力高出三倍嗎?戚其章,《北洋艦隊》 和孫克復、關捷
 ,《甲午中日海戰史》 即為這種處理法的例子。兩書中的各款表格倘有「砲數」/「
 火砲」一項,搬出來的通常就是這玩意,而且不交代來源的資料不時正是《廿七八年》。

   以上所說的好像兜了一個無謂的圈子,其實不然。因為「西京丸」從未嘗是日本海
 軍的正規單位,故詳記其砲械,且可用作史料的早期紀錄目前就僅知《廿七八年》一種
 。由於《廿七八年》所提供的艦隻數據並非沒有瑕疵,故哂靡郧暗孟让靼灼渚窒扌浴6
 祩圈子就是為了先弄清楚這背景。

   《廿七八年》,上卷,頁254,提供如下的「西京丸」數據:排水量4,100噸、長寬
 吃水310.95×40.35×17呎、馬力4,300匹、最高時速15浬、備12公分速射砲一門、57公
 厘速射砲一門、47公厘機關砲二門。長寬吃水、馬力、時速諸項尚不見別處,無從通過
 比較去作判斷。排水量一項則顯然差誤至極,害得不知就裏的孫克復/關捷照抄如儀(
 見其書頁114)。戚其章說此輪的排水量是1,652噸,時速僅得10.3浬(見其書頁107)
 ,則又錯往另一方向了;因為他沒有交代史源,不知何所據。遇到這種情形,採用船東
 主的話本當是合理的選擇,更何況JJM, p. 278,說的也與此同。

   《廿七八年》所提供的「西京丸」砲械消息雖亦屬無法和別的紀錄作比較,但從「
 西京丸」的大小、其原為客輪的結構特徵,以及日俄戰爭時期選置砲械依據商船所採的
 公式去看,應是可信的。別的早期紀錄雖尚未見,研究日艦歷史成績無出其右的福井靜
 夫在其《(寫真)日本海軍全艦艇史》(下卷,#2886),也認為「西京丸」的武裝為12
公分速射砲、57公厘速射砲各一門,以及其它,而於探查日艦歷史同樣功力深厚的片桐
 大自指「西京丸」的砲械為12公分速射砲一門、輕砲三門(頁227),亦與此其無矛盾
 。在西方研究世界各國海軍艦隻,創新傳統,享譽寰宇的珍佛力(Frederick Thomas 
 Jane, 1865-1916)在其備稿於日俄戰爭以前的The Imperial Japanese Navy ,記甲午
 時「西京丸」的砲械為兩輕砲和一些小型速射砲,同樣與上引各資料無矛盾之處。因此
 除非有足夠反證,當視甲午戰爭時的「西京丸」備12公分四十五磅彈單管速射砲一門、
57公厘六磅彈單管速射砲一門、47公厘多管機關砲二門。

   憑空推測「西京丸」的下落者,有以為日海軍名另一輪為「西京丸」,以圖掩飾原
 先一艘被北洋海軍擊沉於黃海海戰。這雖是為了維護民族面子而胡湊出來的故事,竟也
 說中了丁點兒的實事。「西京丸」儘管在中日、日俄戰事期間曾多次為日本海軍所徵用
 ,甚至作不同類型的改裝,此輪始終不算是日海軍的正式單位。然而日海軍確曾重用此
 名,祇是涉及之事與甲午戰爭毫無關係可言,連後了十年的日俄戰爭也同樣風馬牛不相
 及。事緣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派由巡洋艦和驅逐艦組成的艦隊遠赴地中海,助英
 法海軍對抗德意海軍。為表感謝,英國海軍抽撥兩艘驅逐艦和兩艘拖船給日海軍在地中
 海使用。借用的時間雖不長,活動地區也祇限於地中海,四艘仍都換上漢字艦名,算是
 日本海軍的正式單位。其中一艘原名「敏鈴士別」(Miningsby)的拖船易名為「西京
 」。因為這艘拖船原先不是商輪,故其新名並沒有「丸」字。此事涉及的時間很短,紀
 錄也就僅見於一些較罕用的書籍,如平間洋一,《第一次世界大戰日本海軍─
 ─外交軍事連接》。 

   海軍的組成和活動不能沒有艦隻。探討海軍史者愈能詳知涉及的艦隻愈易把研究推
 進新境。以為提提艦名即足,僅記砲械總數便夠反映艦的實力者,確不易讓他們明白理
 解艦隻在海軍所扮演的角式會是如此費勁,動輒得層層追索的工作。

http://www.cciv.cityu.edu.hk/publication/jiuzhou/txt/20-3-248.t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