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shaodian 博客
作者: shaodian
域名: blog.mitbbs.com/shaodian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90101000000 ~ 20190201000000


2019-01-30 16:42:45

主题: 尤文图斯0:3亚特兰大, 杯赛被淘汰
意大利杯1/4决赛

83分钟,尤文也出现了冯潇霆类似的失误,送给对方一个球,0:3


整个下半场,尤文基本压着亚特兰大猛打,但是传中基本不靠谱,头球都是被亚特兰大拿到,边线突破基本被堵。


C罗发挥很低迷,多次传球停球低级失误。

这可能是尤文本赛季第一个重大失利,之前从2014到2018连续的杯赛冠军,结果今年没有进入4强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occer 版



2019-01-29 19:05:24

主题: 武磊的基本功不错
武磊身着西班牙人的蓝白球衣出现在了球迷和媒体面前,24号武磊秀起了自己的球技

http://f.sinaimg.cn/sports/transform/625/w400h225/20190130/PzIF-hshmsti0438013.gif

http://n.sinaimg.cn/sports/transform/625/w400h225/20190130/J0Le-hshmsti0439933.gif

武磊的基本功不错

啥是基本功,这就是基本功。就是在基本条件下,低速无拼抢无干扰的时候,所展现的技巧,如颠球,停球,传球,等。国足基本功一般还都可以,这些秀都能做的不错。


但是面对高速高压的现代球队,所需要的,不再是基本功,而是高级功,高级技巧。

高级功是建立在基本功之上的上层建筑,以基本功为基础,但是要求在高速高对抗高心理压力条件下完成,教练在训练中创造高速拼抢的环境,要求运动员在干扰甚至强干扰条件下,能够集中精力,有效的完成动作。

高级功的特点,就是在复杂的环境对抗条件和心理条件下的综合能力。

基本功的特点,是在简单和无干扰的条件下的极其简单的单一能力。

国足一些球员差,一般就差在高级功不行,而不是基本功。但是也有个别球员,某些方面的基本功确实差,比如李铁的传球,王燊操的停球。当然这些球员有其他方面的优势。


在对伊郎比赛中,冯潇挺在被阿只蒙拼抢的时候的"失误",其实不是基本功差,而且他不对对手能力估计不足。

冯潇霆的失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l1jnolPjk4



在现实生活中,在新闻报道中,停球失误等经常一概被称为基本功差,其实他们笼统地把在任何条件下颠球停球传球都称为基本功,这并不准确。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occer 版



2019-01-20 19:45:11

主题: 逆转的原因
国足能够逆转泰国,可能有以下原因:

(1)变阵。4后卫变成3后卫,全线压上,加强进攻。

(2)郑智。他的位置从后腰踢到前场,蒿俊闵和吴曦上半场发挥很低迷,都分配到边路进行配合。国足第一个球就是郑智右侧边路反复突破传中。第二个球是郑智中路传球给禁区内武磊,武磊回敲给郜林,郜林突破被绊倒,得到点球。

根据颜峻岭赛后采访,郑智在中场休息时对全队进行了心理疏通,鼓动全队勇往直前,争取胜利。

(3)换人。 前2个换人是,金井道换下了左路突破传中效果不佳的刘洋,肖智换下中锋位置体力下降的于大宝。这2个换人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肖智几乎上来就进球,金井道的突破传中一时间对泰国队形成很大压力。

(4)郜林。今天郜林是功臣。突破得到点球,而且面对巨大压力,把点球打入死角。

(5)颜峻岭发挥非常稳健,没有失误,在最后阶段保住了胜利。

(6)武磊。虽然看上去浪费了至少5,6个好机会,但是他的跑位,速度,形成了对泰国队极为有效的冲击和持续的压力。郜林的点球就是他接到郑智传球再传给郜林。武磊今天非常积极,覆盖面积很大,时左时右,灵活机动。

(7)泰国队下半场体力严重下降。上半场和国足力拼中场耗费不少能量。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occer 版



2019-01-20 12:11:08

主题: video: 郑智的作用太大了
第67分钟,郑智助攻替补出场的肖智扳平比分
http://f.sinaimg.cn/sports/610/w400h210/20190120/qj80-hrvcwnm3122766.gif

第53分钟,郑智直塞找到禁区内的武磊,后者得球后试图晃过出击的门将,但停球失误,皮球最终被西瓦拉没收。
https://bbs.hupu.com/25217198.html


第71分钟,又是郑智起球策动攻势,武磊传球后郜林赢得点球,郜林亲自操刀打入反超球。
http://n.sinaimg.cn/sports/610/w400h210/20190120/HvcE-hrvcwnm3123204.gif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occer 版



2019-01-19 21:59:45

主题: 博格巴这球没停好
http://n.sinaimg.cn/sports/transform/588/w405h183/20190120/Vv5n-hrvcwnk9021396.gif

这球没停好

最后吹点球也很牵强,互相拉扯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occer 版



2019-01-19 16:56:44

主题: 郜林禁区大扣, 拉什福德禁区内扣
郜林对韩国,亚洲杯小组最后一场,下半时66分钟,在对方禁区潇洒扣球,然后射门,角度太低,被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n1z_DhrbiQ


拉什福德,在曼联在主场迎战布莱顿, 第42分钟,禁区内扣过防守球员之后,小角度兜射右上角破门

http://n.sinaimg.cn/sports/transform/588/w405h183/20190120/uV95-hrvcwnk9029535.gif


两种情况对比,似乎打高球更好。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occer 版



2019-01-17 20:04:13

主题: 1/17/2019: C罗超级杯决胜球
1/17/2019, 第31届意大利超级杯,尤文图斯1比0小胜AC米兰,从而超越AC米兰(7冠),改写超级杯夺冠纪录(8冠)

C罗第61分钟攻入整场唯一进球。
http://f.sinaimg.cn/sports/transform/714/w464h250/20190117/k_en-hrsechc9021939.gif


马图伊迪左路回敲,皮亚尼奇过顶球越过罗马尼奥利,C罗在门前5米处头球蹭进门内,罗马尼奥利抗议C罗越位,主裁判班蒂与VAR沟通认定进球有效,1比0。这是C罗在俱乐部和国家队30场大赛决赛中第19粒进球。

http://n.sinaimg.cn/sports/transform/238/w650h388/20190117/k71f-hrsechc9009902.jpg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occer 版



2019-01-09 20:43:06

主题: Is America’s future capitalist or socialist?
Is America’s future capitalist or socialist?

Steve Pearlstein, author of Can American Capitalism Be Saved? and Bhaskar Sunkara, editor of the socialist journal Jacobin, debate.

By Ezra [email protected] Jan 7, 2019, 8:00am EST

Bhaskar Sunkara, Steve Pearlstein; Illustrations by Christina Animashaun
Share
The Big Idea

Outside contributors' opinions and analysis of the most important issues in politics, science, and culture.

As 2018 drew to a close, Steve Pearlstein, the Washington Post’s Pulitzer Prize-winning business columnist, published a book that would’ve been bizarre only a few years before. It’s called Can American Capitalism Survive? and it begins by laying bare the ideological crisis facing the economic system and, just as importantly, the economic philosophy that many Americans take for granted:

    A decade ago, 80 percent of Americans agreed with the statement that a free market economy is the best system. Today, it is 60 percent, lower than in China. One recent poll found that only 42 percent of millennials supported capitalism. In another, a majority of millennials said they would rather live in a socialist country than a capitalist one. 

In 2016, Vermont Sen. Bernie Sanders ran on a platform that many thought would’ve ruined his political chances. He ran as a democratic socialist, disavowing America’s longtime capitalist consensus and proudly wrapping himself in a label pundits considered political poison. And it worked.

In American politics, and particularly in the Democratic Party, the primacy of capitalism is, for the first time in ages, an open question. Sanders is expected to run again in 2020, and to run with the support of a grassroots movement that thrills to his break with capitalist convention. He’ll face, among others, Massachusetts Sen. Elizabeth Warren, who says one key difference between her and Sanders is that she’s “a capitalist to my bones.”

But what are the actual differences between liberal reformers of capitalism, like Warren and Pearlstein, and democratic socialists, like Sanders? I invited Pearlstein to discuss his book, and the broader capitalism vs. socialism divide, with Bhaskar Sunkara, editor of the journal Jacobin, and author of the forthcoming book, The Socialist Manifesto. Their debate follows, lightly edited for style and length, with Sunkara kicking off the conversation.
Bhaskar Sunkara

I just finished reading two interesting tracts this weekend, the White House 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 ”The Opportunity Costs of Socialism” report and your new book Can American Capitalism Survive?

Yours was better, don’t worry. But it strikes me as fascinating that “capitalism” and “socialism” are back in the popular discussion.

You come down firmly on the capitalist side, but see the need for major changes. In your view, old-school liberal models (heavily regulatory, skeptical of consolidation, buttressed by powerful unions that made expansive wage and benefit demands) encouraged stagnation and made American companies less competitive internationally.

But the neoliberal correction that came — mantras that emphasized that government could do no good, that businesses were bound by no other purpose than maximizing investor returns, and that any market outcome was just — was a radical overcorrection. It’s helped fuel a backlash that is threatening the foundations of the system itself.

I’m a socialist, so I’m bound to disagree with some of your proposed solutions to the problem: employee profit-sharing, renewed but not stifling regulatory oversight, getting corporate money out of politics. I obviously don’t think this goes far enough.

However, I’m interested in starting this conversation with our different views about the crisis of the 1970s and what drove the shift to supply-side economics. Unlike some liberals, I don’t deny that there was actually a crisis in the 1970s: corporations couldn’t keep up with militant union demands, the after-effect of the OPEC oil shock, and increased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Profitability sagged.

But from your book, I noticed that you have a much bigger role for ideology than I do. In my account, without a broader ideological agenda, capital knew that it had to restructure to restore profitability. It saw regulations and strong unions as impediments to this goal. Neoliberal ideology seems to just follow these developments but not play a very important role in and of itself.

I also question whether there was actually a different mentality that pervaded capitalism during the postwar boom years. A CEO like Charles Wilson could say “what was good for the country was good for General Motors and vice versa,” but he was responding to the same exact market pressures as CEOs today. The only difference is that he was constrained by unions and a liberal political coalition.

Social democracy was always predicated on economic expansion. Expansion gave succor to both the working class and capital. When growth slowed and the demands of workers made deeper inroads into firm profits, business owners rebelled against the class compromise. And they were in the structural position to force their own solutions, even in countries like Sweden where there were experiments with wage-earner funds and other left-solutions to the crisis.

It seems to me that the goal isn’t to defeat neoliberal ideology, but rather to try to recreate the working-class political movements that help make shared prosperity possible. And that means heightening polarization — between working people and corporate interests — from the left and trying to build the kind of political movements that might be able to resolve the “next crisis of the 1970s” in a more radical direction.
Steve Pearlstein

Actually, we don’t disagree much about the genesis of the turn toward more market-friendly policies in the 1980s. I do think there were a set of ideas (as distinct from a well-honed ideology) were part of that transformation, but the driving force was the pressing need to restore the competitiveness of the US economy, that was seriously challenged from Japan and Europe at that time.

Ideas are important at such moments because those participating in the policy and political debates need a rationale to convince the country that disruptive change is necessary. That process often involves shedding old ideas that were useful and we thought were true in favor of other ideas that are useful and true. In the political marketplace, ideas matter in terms of the outcome, even if they were not the driving force. That’s different than saying that ideology or some ideological movement played a starring role.

So in the book, I lay out several of those ideas and why they are have been pushed so far that they are no longer useful or valid.

The first is that greed is good and necessary for the workings of a market system, which now has been codified in the notion that businesses must be run to maximize return to shareholders.

The second is that market incomes are an objective measure of each person’s economic contribution — marginal utility, in the language of economics.

The third idea is that we don’t need to worry about the level of income inequality because all that really matters, at least in terms of morality and fairness, is equality of opportunity.

And the fourth idea is that there is an absolute tradeoff between economic equality and economic efficiency — that if we want more equal slices, then we will have to accept the reality that the pie (and thus each slice) will be smaller.

These ideas now form the core of what might be called “market fundamentalism,” and explain why so many of your generation feel that capitalism has lost its moral legitimacy.

One theme running through the book is the importance of social norms. Social norms are very powerful in shaping how individuals and businesses behave. And while you apparently resist this idea, norms have changed a lot since the 1950s and ’60s. In those days, businesses were indeed run with a broader purpose in mind, and executives who violated those norms were shunned not just by workers or customers or citizens in the local community, but by other executives and financiers.

White-shoe law firms and investment banks just didn’t do hostile takeovers. Executives didn’t pay themselves enormous salaries. Very profitable companies shared those profits with all of their workers. Companies were loyal to their workers and expected loyalty in return. And that was true, by the way, at unionized and non-unionized companies.

There was a historical basis for these norms. We had just come out of wartime experience of shared sacrifice in which men of all types served with each other on the battlefield, and women of all types had worked side by side in factories and offices, and many essential goods were rationed equally to each household.

This shared experience was based on norms of equality, cooperation, trust. The idea that the only reason executives and businesses behaved in that way was because they were forced to by unions and a liberal political coalition is just wrong, although it is surely true that unions and liberal-minded voters and special interests had a hand in helping to shape those norms. And then norms changed.

How powerful are social norms? Well, just look at the #MeToo movement, a wonderful example of a changing social norm. What used to be accepted and tolerated no longer is. This has been a bottom-up process that nobody anticipated and nobody controls. In terms of the power structure, which you like to focus on, very little changed other than public opinion.

The language with which you talk about these things, Bhaskar — framing things in terms of movements and ideologies and well-defined classes and interests — inevitably causes you to see things through a distorting lens. My goal is not to “defeat” any ideology, neoliberal or otherwise. Nor do I think it necessary to “recreate a working-class political movement,” which would be hard because, in America, we never really had one in the first place. What exactly do you have in mind — bookkeepers and baristas and computer technicians meeting in cells to plan general strikes and marches on the US Chamber of Commerce?

Our goal should be: Use all the tools available in a democratic society to convince a broad swath of the public — frontline workers, middle managers, professionals, executives, academics, journalists — that certain types of business behavior are no longer socially acceptable.

Unacceptable because they offend our moral sensibilities. Unacceptable because they are economically counterproductive. And unacceptable because they erode the trust and cooperation that are necessary for a successful capitalism, and a successful democracy.

Change the social norms in that way and the rules and laws naturally follow. That’s a goal that is more likely to be achieved, and more likely to be effective, than trying to change things by grabbing power and shoving a different set of rules and norms down everyone’s throats.
Bhaskar Sunkara

I think we’re looking far differently at not only how to change what’s rotten in the United States today, but also how we’ve won improvements in the past. You say that our country has never really had a “working-class political movement,” but we do have a long history of labor turmoil — not just on the shopfloor, but wider movements for the eight-hour-day and the mass unionization drives of the 1930s and efforts to expand social protections.

It was the power of trade unions and the political culture that emerged out of them that helped ensure that the prosperity of the postwar period was more widely shared.

What I have in mind for the future is quite simple: people banding together to defend their common interests through politics. We’re just a couple years removed from 13 million Americans voting for a self-described democratic socialist, someone who said that people deserve more than they’re getting and “millionaires and billionaires” were to blame.

Today, most Americans support Medicare-for-all, jobs programs, and other social-democratic policies. As they try to get these things, they’re going to run up against the power of those who benefit from the status quo. That’s not the resistance of social norms, it’s the resistance of segments of capital — it’s class struggle in the most classical sense.

Norms will follow those organizing efforts and conditions on the ground, and help consolidate gains, but I think you’re overstating their importance. There are powerful segments of business that existentially oppose things like Medicare-for-all and increased unionization, not as individual traits but to preserve their livelihoods. I don’t think the same can be said for #MeToo and other important struggles against sexism.

Concretely, I think that means broad-based left electoral campaigns, combined with new trade union organizing efforts in strategically positioned sectors — the year’s wave of teacher strikes, new efforts to rally nurses and those in supply and logistics, for example, and social movements for things like criminal justice, health care, and affordable housing.

The words of A. Philip Randolph still seem apt to me: “At the banquet table of nature there are no reserved seats. You get what you can take, and you keep what you can hold. If you can’t take anything, you won’t get anything; and if you can’t hold anything, you won’t keep anything.”

Every past advance — from the end of slavery to the creation of even our rudimentary welfare state — has come through struggle. The world and politics have changed, but I see no reason why the future will be any different.

If the left doesn’t speak to anger and try to “grab power” (and by that I mean win a majority) for our agenda, it’ll only benefit the xenophobes and scaremongers of the right.
Steve Pearlstein

Who would disagree with your idea of people banding together to defend their common interests through politics? But I think you are kidding yourself that the forces protecting the status quo are just millionaires and billionaires, and that all the rest of us are victims of the oppressive economic system they have imposed on us, or hoodwinked us into embracing.

That’s not to say the special interests, including business interests, don’t have disproportionat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power. Of course they do. But there are all sorts of other special interests that I think you would recognize as mostly middle class in nature that have also shaped our system — like the ability to buy cheap goods from abroad or subsidies for homeownership.

Ours is still a largely middle-class country, with standards of living that are equal to or exceed that of most other countries in the world. And these middle-class Americans wouldn’t favor Medicare-for-all, particularly if you explained to them what it would really mean, or 90 percent marginal tax rates on the super-rich, or guaranteed jobs or free public higher education. There is probably a bit more inner socialism the typical American can discover, but not as much as you imagine. Many are as distrustful of government as they are of Wall Street or large corporations.

How about let’s start with fixing the capitalism we have — or as Raghuram Rajan and Luigi Zingales cleverly put it, saving capitalism from the capitalists. As I outlined in the book, I would start by getting money out of politics — corporate money but also union money. And ending the stranglehold Wall Street has put on the real economy be demanding companies be run to maximize shareholder value. And more vigorous antitrust enforcement to deal with old-fashioned consolidation and the natural winner-take-all tendencies of the new economy. We need to bring back a serious inheritance tax, a serious and reformed corporate tax and a top marginal income tax of 40 percent.

And while we are at it, why not create a new set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 banks, insurance companies, mutual funds and pension funds — that are owned by their customers rather than by shareholders. Even a capitalist can understand the logic of an annual “dividend” for every American as his or her share of the nation’s natural and institutional bounty, particularly if it is combined with an obligation for three years of national service (my version of universal basic income).

Want to get really radical? How about ending school segregation by class the way we did with segregation by race, through enlarged school districts, magnet schools, and creative use of school choice.

I’m all for making it possible once again to organize a union without getting fired or spending the next decade in court, which unfortunately is the current reality. But there may be other, better ways to reinvigorate the union movement and give a bit more power to workers in a post-industrial economy. My guess is that many American workers don’t want the kind of union you pine for — the ones that undermined the competitive viability of their companies, the ones that rejected all pay for performance schemes and saddled companies with rigid work rules.

Maybe in a more professional, service, and tech-oriented economy, people would prefer unions that focused on providing services to their members (pensions, health insurance, legal advice) or providing mechanisms for them to have a greater voice in how their companies are run.

You are right that the teacher strikes have been as inspiring as they have been effective, but so has the #MeToo movement, which changed corporate behavior without unions or strikes but through public exposure and moral suasion.

The problem with your preferred model of permanent class struggle is that it ignores the importance of social capital — the trust in each other and in our common institutions — in much the same way that our current version of American capitalism does, with its ruthlessness, its inequality, and its celebration of greed and indifference.

Economic and political systems work best when there is a sense of shared purpose, shared sacrifice, and shared success, when people feel as if we are all in it together. But permanent class struggle, I fear, would discourage cooperation and erode trust — within firms, within communities, within countries.
Bhaskar Sunkara

Your reply gets a fundamental difference between us: You seem to think that the state is neutral and simply responds to the demands of different special interests. So in the past, when labor was strong, labor made unreasonable demands on the state and now today big corporations do the same.

But even if you took away corporate lobbying and got “money out of politics” through publicly funded elections and elected figures like Bernie Sanders to high office, the state would still have a built-in bias. It relies on revenue to fund itself, and that revenue comes almost entirely from the activities of private capitalists. As long as capitalists have the power to withhold investment, a minority of people will hold tremendous sway and our democracy will be undermined.

Were people hoodwinked into embracing a system like this? No, workers and capitalists are dependent on each other. Workers need their firms to be profitable, and that recognition has always tempered demands. But it’s an asymmetrical dependency: Workers need their jobs more than capitalists needs any individual worker.

Political democracy, won over the wishes of elites, has created avenues to improve the lot of working people through legislation and unions (whose power rests most fundamentally in the ability of people to go on strike and withhold their labor), and that’s evened the odds a bit, but that inequality hasn’t gone away.

Along the same lines, your definition of “middle class” seems mythical to me. Who are these middle-class Americans? Is it a nurse working double shifts, a bartender who saved up enough for a house and a car, or is it just highly educated professionals? If you’re making these definitions based on just income level you’re missing the important difference in status and relationships to between that of a well-paid unionized worker and a small business owner that might be earning the same. And if you don’t get that difference, you don’t get why the former has to organize collectively to make gains.

And finally, of course, I want to encourage cooperation and trust. I just want to do so through resurrecting a new identity based on a central unifying commonality of people: The vast majority of us have to work for a living. And we do so at the direction of other people. And we know that their interests aren’t the same as ours. This will be an identity filled with community, rituals, solidarity, and belonging, just like any other.

We live in a society marked by hierarchy and inequality — not as an unintended aftereffect, but built in its core. Previous systems, from feudalism to slavery, built along these lines seemed natural and everlasting at the time. I’ll join you part of the way in your quest to humanize capitalism, but I have no doubt that overcoming it is necessary.
Steve Pearlstein

Yes, we live in a society marked by hierarchy and inequality — and, yes, that’s intrinsic to capitalism. And, yes, power — economic power, political power — matters in terms of how the good things in life are distributed. Market fundamentalists who still insist it’s all about voluntary transactions within the context of a perfectly competitive and efficiency marketplace that neutrally and objectively sets economic outcomes are either kidding themselves or are trying to kid us.

But let’s be clear: This somewhat unsavory economic system called capitalism has lifted billions out of subsistence poverty since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and given us longer, healthier, happier lives to a degree not matched by any other system people have tried. And although some people have more power, money, security, and happiness than others, and some people get to boss other people around, the fault line is not between “workers” and “capital.” It’s between high-skilled workers and low, coastal metropolitan workers and rural ones, between white workers and nonwhite, men and women workers, religious workers and non-religious.

Let’s get real: The favorite politician of the oppressed, left-behind workers who you idealize is Donald Trump, while denizens of Wall Street titans and Hollywood moguls and tech billionaires back liberal candidates and causes.

One fundamental flaw of your analysis is that, as Karl Marx before you, you see economics as a zero-sum game, “We know that their interests are not the same as ours,” you write. In fact, we don’t know that. Rather, we know of capitalist systems in which when companies do well, the owners of capital and the workers both do well — and that the cooperative nature of their relationship generates a bigger pie to divide.

The other fundamental flaw is that you ignore the power that each of us has in a capitalist system as workers and consumers. Most of us are not without choices. We choose who we work for and what products we buy and what norms will govern economic behavior. This economic power is not less real than our political power as voters, and can be exercised individually and collectively.

And within this capitalist system, rich and powerful people who overplay their hands get their comeuppance all the time, losing their jobs, their fortunes and their reputations. Sometimes they even lose elections.

Bhaskar, the question isn’t whether there is inequality of wealth and power. The question is whether those lucky or talented enough to have wealth and power use it in socially beneficial ways.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19-01-08 22:09:24

主题: 中国农民向何处去?——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

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
中国农民向何处去?——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
思想 2周前 (12-25) 1,362 滠水农夫 0

2018年12月26日,是毛主席诞辰125周年。

曾经的热血青年毛泽东早已作古,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毛泽东的故事还在这颗星球上流传,他的思想启迪着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他的精神还在鼓舞着无穷的人们。

值此毛主席诞辰125周年之际,激流网特举办网络文艺晚会以表达纪念,致敬前辈。

本文为滠水农夫同志为晚会准备的发言稿。

中国农民向何处去?——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激流网

虽然革命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在他们的年代没有看到社会主义制度的实现,但他们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探讨产生了丰富的理论资源,其中关于“三农”问题的论述构成马克思主义原理的重要组成部分。下面略谈一下笔者对方面的理解。

首先是关于小农经济的认识。马克思在研究法国小农时曾作如此描述:“人数众多,他们的生活条件相同,但彼此间并没有发生多种多样的关系——好像一袋马铃薯是由袋中的一个个马铃薯所集成的那样。”马克思还明确指出,小农经济是旧的统治阶级专制制度的经济基础,作为一种典型的生产方式只能存在于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并且构成它的上层建筑得以产生与存在的基础。毛主席正是从马克思的上述理论出发,在1943年陕甘宁边区劳模大会作的著名讲话《组织起来》报告中指出:“在农民群众方面,几千年来都是个体经济,一家一户就是一个生产单位。这种分散的个体生产,就封建统治的经济基础,而使农民自己陷于永远穷苦。克服这中状况的唯一办法,就是逐渐地集体化,而达到集体化的唯一道路,依据列宁所说,就是经过合作社。”由此可见,对小农经济认识,从革命导师马克思、列宁到毛泽东完全是一脉相承的,这就对于那些强调小农经济优越性、要走历史回头路的人来说是一种无情的鞭鞑。

中国农民向何处去?——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激流网

其次,关于如何改造小农经济。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以小农经济为生存基础的广大农民,只有彻底摆脱“马铃薯式”的生存状态,紧密地团结组织起来,组成合作社,才能有效维护自身利益,又成功地推进社会变革。马克思恩格斯还多次谈到,无产阶级政权应该将土地剥夺后交给合作社管理,对于小农则逐步引导他们加入合作社,通过合作社走向社会主义。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我国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政权,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中国广大农民,走农业合作化、集体化、人民公社道路成为必由之路。后来的一些主流经济学家,将合作化运动看做是某些高层主观意识的推动。实际上正如毛主席指出,“在耕者有其田”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合作经济,也具有社会主义的因素,这种平等互助精神,蕴含着走社会主义道路的积极性,反映了广大贫、下中农的本质愿望和根本利益所向。客观历史也证明,在农村中出现的生产互助合作趋势,来源于群众的革命首创精神和首创实践,并非毛主席本人主观任意的创造发明。但毛主席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高度,对翻身农民这种自发的社会主义萌芽及时发现、热情鼓励,科学引导。为此毛主席专门编撰了《中国农村社会主义高潮》一书,集中体现了毛主席活学活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分析解决中国三农的高超水平。合作化运动从互助组、初级合作社、高级合作社直到人民公社,这中间的每一步发展,都是由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逐步推进,一步步从个体私有制、半私半公制(股份制)、集体所有制到全民所有制过渡。

按照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和毛主席的说法,合作社的性质,要看在谁的领导之下,在资产阶级领导之下,就是资本主义的;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就是社会主义的。因此正如马克思所说,要让合作经济成为主要的经济形式,就必须通过国家权力(自然包括暴力)强制实现生产资料的再分配,让大多数劳动者成为工厂、百货商店和各类公司的控制者。而这样的再分配,只有在工人阶级领导下的劳动人民夺取政权的情况下,才会发生。可见毛主席关于的合作化理论和实践,是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坚持和发展,是发展之中的马克思主义,而非借着GG之名的修正主义。

中国农民向何处去?——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激流网

其三,怎样看待集体经济的瓦解。从马克思主义原理出发,从合作经济的更高形态集体经济回复到小农经济是历史的严重倒退,但这种倒退又为资本主义农业经济的兴起提供了基础和条件。马克思分析了小农经济的诸多弊端,一是小农经济是一种分散的经济形式,不利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尽管小农业经济在人类社会发展的长河中延续了数千年,显得十分坚毅与顽强,就如当今小农学派所说的“韧性”,但在新兴的资本主义经济面前又变得特别脆弱与无能,不得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要么成为资本主义的衍生体,要么变成资本主义的附属物。二是互相隔绝与分散的生产、生产方式,不利于生产关系的变迁与社会的进步,这也就是我国经历两千多年漫长封建社会,到近代越来越落后的原因所在。早在马克思那个时代,小农经济就已经失去了它存在的理由,因而,马克思恩格斯一致主张,当无产阶级一旦取得国家政权,就要立即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将之引导到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轨道上来,决不能让它们继续存在下去。为此,他和恩格斯提出了用合作社形式实现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理论主张。毛主席领导的合作化、集体化运动无疑是践行马克思主义的典范。毛主席在带领亿万农民走社会主义合作化道路经历了艰难历程,首先是在农村培养和推广社会主义积极因素,引导农民组织起来,在建国初期关于合作化的两场争论中,旗帜鲜明支持组织农民的一方,在合作化运动兴起和发展的过程中,坚持打破先机械化后合作化的机械唯物论,提出合作化能够形成一种新的生产力——协作力,从而去动摇私有基础。在发挥农民互助合作共同富裕积极性还是发挥农民个体单干少数人先富积极性方面,毛主席站在绝大多数劳动人民的根本立场,主张通过发挥劳动人民自身的主体性,走共同富裕的道路。毛主席就尊重农民意愿与教育农民阐明二者之间的辩证关系,不是像某些人那样以所谓尊重农民意愿为借口损害农民根本利益,同时也不是依靠广大农民群众发展农村,而是依靠富人、能人发展农村。

中国农民向何处去?——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激流网

在整个合作化运动过程中,尽管遇到了像“大跃进”那样的挫折,但也进行了有益探索,最终形成了“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人民公社集体体制。

围绕合作化运动以及人民公社成立后的激烈斗争,毛主席将坚持集体化还是“分田单干”提高到路线斗争的高度,认为是关系到我国社会主义改造成果是要继续巩固提高还是解体倒退的问题。鉴于问题的紧迫性和严重性,毛主席对对“包产到户”始终高度警惕,时刻警示人民,认清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修正主义。1965年5月毛主席重上井冈山,又一次严肃地谈到包产到户,他对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讲:“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一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今天,严重的三农问题并导致的国内国际问题证明了毛主席的预见。

中国农民向何处去?——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激流网

其四,资本主义农业的可行性。50年前,毛主席就指出,“农村的阵地,社会主义不去占领,资本主义必然去占领,难道说既可以不走社会主义道路,又可以不走资本主义道路。”马克思也同样指出小农经济必然灭亡,资本主义农业必然兴起,资本主义农业兴起一方面确立了农业生产的市场化与社会化的社会生产方式,促进了科学技术和机械化的运用,大大提高了生产力,另一方面资本化农业使小农经济归于消失,使世世代代生活在农村的农民失去赖以生存的最后领地,成为雇佣劳动者。这也正是中国当下的农民无产化、半无产化的现实。资本主义农业对土地掠夺式经营使土地肥力减退,生产力下降。资本主义大农业还破坏了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交换,破坏了生态平衡,造成环境危机。这些也证明资本主义大农业生产方式走到自己的尽头,以建立一种新的或社会主义农业生产方式的社会革命已经提到议事日程,当然也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趋势。今天我们如果再走西方资本主义曾经走过的老路,一方面不符合中国的国情,中国人口多,人均耕地少,注定中国城市化进程必定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相当多的人口还要在农村生活。另一方面如果中国走西方的老路,势必进一步造成贫富分化,社会分裂,威胁整个社会的和谐稳定。当前国家通过土地确权流转,扶助农业企业、种田大户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实际断绝了小农发展的后路,对于中国的粮食安全、生态安全、社会安全都是一个考验。

其五,关于新时期合作社的功能和影响。近年以来,全国各地涌现了很多农民自发或者政府扶持的新型农业合作社,针对这种现象,大家似乎有不同的认识,其中有人认为农村又重新集体化了,称“某某”为新时期的大寨,也有人说现在是实现邓小平当年提出的“二次飞跃”的时候了。针对这些问题,让我们来看看革命导师们是怎么说的。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合作社是有其局限性的,虽然合作社有这么多好处,这么先进,但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现在,合作社在整个经济中只占有很小的规模,它是在资本主义雇佣制度外部、缝隙和破损的空间中生长出来的。而且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在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合作社的作用有很大的局限性,在资产阶级政府和垄断资本双重势力设置的重重障碍下,合作社的作用只能限制在资产阶级利益所允许的范围内。当然由于合作社不是同资本直接作斗争的组织,有可能造成而且也正在造成一种错觉,似乎合作社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手段。

而且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合作社处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包围中,不可能断绝与资本主义经济的联系。相反,它必须参加和进入资本主义生产总过程、遵循资本主义经济规律运行才能存在。因此它就有可能蜕化为资本主义股份公司的危险。比如说塘约村通过七权同确然后流转到集体,本身就成了一个土地股份公司。再有广东崖口村,曾经因为坚持人民公社至今而名声远扬,而这几年由于卖地纠纷,长期受市场经济浸润的村民不断闹事,已经对集体制度产生动摇。还有南街村、华西村也将面临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不断侵袭而蜕变的困境。

但合作社就是不是一无是处呢?相对于小农经济和资本主义农业来讲,合作社无疑是一种改良和进步,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农民利益。同时,合作社作为一种过渡形式,包含了一定新社会因素,在一定条件下也是可以得到转换和飞跃。尤其是在当今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资产阶级信条还禁锢许多人民群众的头脑,通过组建合作社 向广大被压迫群众展示解放的可能性,打破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霸权,是非常必要的。但我们同时也要认识到它的局限性,丢掉幻想,充分警惕和批判仅仅通过合作社就可以逐渐蚕食资本主义经济,进而和平改造资本主义的错误观点。

总之,这篇短文从引用马克思主义原理,粗线条分析和概述了中国三农问题由来、经历和发展。对于倡导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来分析认识中国现实问题,树立理论联系实际的学风,算是一次抛砖引玉。希望同志们向毛主席那样,真学、真信、真用马列主义。不到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2018-12-19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19-01-08 21:09:57

主题: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
社会 1分钟前 4 激流网 0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在日本,除了东京,日本各地都面临着人口流失。为了解决人口过于集中在东京的问题,日本政府将出一笔钱鼓励居民搬离东京。

与此同时,为了处理大量的闲置空屋,日本地方政府也是绞尽了脑汁。比如,在距离日本东京约两个小时车程的奥多摩町,有3栋房子正在接受“送房子”的申请。条件是,你需要连续住上15年,并这15年里交上900元人民币的房租,到期后不仅可以获3万元补助,土地、房屋也都归你所有。

中国的一些城市正在面临和日本相同的遭遇,当然,送钱送地送房子这样的好事是没有的。一方面是持续走低的生育率,另一方面,人口过于集中在大都市圈,一批“收缩城市”已经出现,成了人们难以回去的故乡。

超半数省份人口净流出,安徽最严重

中国有着庞大的人口规模,流动人口的规模自然也不小。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2017年中国流动人口规模已经达到2.4亿,从增长期转入了调整期。

纪录片《生活万岁》中,其中有一个故事讲述了宁夏西海固地区乡村小学教师何英宇的艰难困境,他要做出一个抉择:是继续坚守,让8个年幼的学生避免辍学的命运,还是听从妻子的建议搬离西海固,到条件更好的地方打拼挣钱?

更多人的情况没有这么复杂,但多多少少也会面临类似的选择:是留在条件不好的本地,还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去资源更多的大城市寻找发展的机会。

以“五普”和“六普”公布的人口数据来计算,1990至2000年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跨省区迁移的人口数为4713万人,到了2000至2010年,跨省迁移的人数已达7929万人,跨省迁移的人数为所有迁移人口的三分之一。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很多人都听过胡焕庸线,线的东边居住着大部分的中国人,线的西边虽然国土面积广阔,但是人却很少。

发达的东部地区自然也吸引着最多的流动人口聚集。从迁移率上来看,东部地区作为中、东、西部地区中唯一的净迁入地区,与2000年相比,2010年人口迁入率上升了5.77‰,人口净迁入规模持续扩大。

作为对比,中西部地区人口净迁出数量成倍增长,人口迁入率也是最低,且人口净迁移率呈不断下降的趋势。2010年,中国全部迁移人口中有48%的迁出人口都来自中部地区,除内蒙古在“六普”时期成为中部地区唯一的人口净迁入地区之外,中部地区其他省份均为人口净迁出地区。

其中,安徽省是中国人口迁出率最高的省份,而且也是净迁移率上升幅度最大的地区,2010年人口迁出率上升至20.80‰,成为“六普”时期中国第一人口输出大省。

换句话说,中、西部地区的人口迁出规模越在持续扩大,东部地区的人口聚集趋势也很明显。

人口流动在不同程度地提高全国以及各省的城镇化水平,城镇化率在70%以上的省市只有京津沪三大直辖市,其中外地人口的贡献率就超过了20%。这样一来,一些乡镇、县城甚至是地级城市就不可避免要面临人口崩塌。

北京城市实验室发起人龙瀛、首都经贸大学吴康等人,利用“五普”和“六普”人口资料,以街道为尺度,发现中国4个省、105个地区/市域、897个县域和19822个乡镇街道办事处发生了人口密度的下降。如果单以乡镇街道办事处为尺度,则中国1/3国土面积出现了人口密度的下降,存在着较为严重的空心镇现象。

收缩的城市

在追求快速增长的中国,我们对增长已经司空见惯。然而,我们忽视了一点,当城市没有足够的吸引力时,它也是会收缩的。

数读菌统计了《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公布的人口数据,发现从2010年到2016年,在剔除掉因行政区划变化而增加或减少的50个城市后,剩下的633个城市中有246个城市的人口密度出现下降(即2016年与2010年城市人口密度比小于1),占38.86%。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根据城市人口密度比的情况,我们可以把城市人口密度的变化分为六类:显著降低、有所降低、基本未变、有所增加、显著增加和大幅增加。95座城市的人口密度显著降低,212座城市基本未变,有所增加、显著增加和大幅增加的城市占将近40%。

绘制到地图上,是这样的(有些城市边界包含海域,所以会连起来):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从空间分布来看,东北地区降低较为明显。除了夹在中间的吉林省四平、辽源、通化、松原和白城等地人口密度有所增加,其余皆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西北的乌鲁木齐、中卫、兰州、鄂尔多斯、宝鸡和西安等地人口密度均有所下降。也有一些城市更改了行政区划,撤县改区,或者撤区改市等,人口密度下降。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华北和河南则比较复杂一些。鄂尔多斯、石家庄、南阳人口密度显著降低,乌兰察布、太原和秦皇岛则大幅增加。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一些地区的部分资源枯竭型城市因资源枯竭、产业更替等原因,导致人口集聚能力降低。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西南的川黔连绵区出现了明显的人口流出,和此类似的是浙西南——闽西人口流出连绵区,这些地区地形以山区为主,人口密度不高,经济相对不够发达,容易流向附近经济更发达的珠三角和长三角。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另外,在东部沿海地区,除了靠近上海的苏南地区,地处山区的粤西和海南多地,也是人口流出的主要地区,人口密度下降明显。

如果用城市人口给城市划分不同的规模等级,哪一类城市人口密度变化大呢?

由于缺少完整的城市常住人口数据,数读菌以2016年《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的城区人口数为依据,把城市分为了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大城市、中等城市和小城市五类。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从总体上来看,城区人口超过500万的4个特大城市的人口密度增加明显。其中,南京人口密度虽有所下降,但仍和成都属于基本未变的行列。天津的人口密度显著增加,广州的人口密度更是大幅增加,拉高了特大城市的人口密度,也显示出了一线城市对人口的吸引力。

你可能会问,特大城市为什么没有武汉或者其他省会城市?因为在2016年的《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武汉市的城区人口为473.48万人,所以这里被划入了大城市的范围。

城区人口超过1000万的超大城市人口密度下降了,主要是因为北京下降的较为明显。从2010年的1383人/平方千米降到了2016年的1145人/平方千米,严格的人口政策和快速扩张的北京城,人口密度下降也不算意外。深圳的人口密度有所增加,重庆和上海都基本未变。

值得注意的是,大城市的人口密度从2010年的3157.66人/平方千米降到了2795人/平方千米,是所有类型的城市中下降最多的一类城市。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谁在拖“大城市”的后腿?

在人口密度显著降低的13个大城市中,有6个省会城市,它们分别是乌鲁木齐、长春、贵阳、沈阳、石家庄和海口。在人口密度有所降低的11个大城市中,也有5个省会城市,它们分别是兰州、南昌、西安、合肥和哈尔滨。

有趣的是,这些人口密度下降的省会城市所在的省份大多也是人口流失的状态。以海口为例,海口的人口密度在2010年到2016年间下降了将近一半,人口密度显著降低。但海南的其他城市也没好到哪里去,除了琼海外,其他城市的人口密度均下降得明显,海南正在面临“留不住人”的困境。

不少人口密度降低的省会城市在今年纷纷加入抢人大战,开出各种利好条件吸引人才前往,但能不能长久的留住,还不好说。

人口流失的城市还有一个学名,叫“收缩城市”。那么,人口流失要到怎样的程度才能算是“收缩城市”呢?

根据北京城市实验室的研究,以人口规模在1万以上的城市区域,面临人口流失超过两年作为标准所定义的广义城市收缩,在2000-2010年期间,中国654个统计城市中有180个城市发生收缩。

最新的一份由首都经贸大学学者吴康更新的数据显示,从2007-2016年,694个城市中,总计80个城市出现不同程度的收缩,占比11.5%。需要注意的是,这和前面统计的“收缩城市”不同,这里的统计口径为末期年人口小于基期年人口,且有超过三个自然年的人口增长为负。

如果将这些“收缩城市”分类的话,他认为收缩城市可以分为几大类:

第一种是结构性危机收缩城市,比如曾经的林业资源型城市伊春,就面临着陷入资源危机而不得不调整产业结构的困境。

第二种是大都市周边收缩城市,比如说北京周边的三河、高碑店,成都周边的都江堰等。

第三类是比较常见的欠发达的县级市,比如天长、龙泉、合山等。

第四类是边境偏远城市收缩,如根河、额尔古纳、哈密等。

最后一类是数据调整型的收缩,这类城市因个别年份下降的明显被列入数据调整型的收缩,这类城市的代表是景德镇。

此外,还有一些城市在近年变更了行政区划,比如县变成了区,区变成了县,或者县级市改为了区,也会导致城市收缩的现象出现。

扩张的土地和膨胀的城市规划

”收缩城市“的形成原因很复杂,是人口、空间、环境、经济和社会生活等方面多因素综合的结果。比如资产闲置、内城人口缩减和边缘区蔓延、经济衰退、人口失业、社会不安及生活质量下降等。

但最直观也是最主要的特征,还是城市人口的崩塌。城市人口从表面上分析就很简单,一方面是人口大幅流出,一方面是城市土地过于扩张。

中国的城市化率在1982年是20%,2000年时是35%,2016年已经达到57.35%。总体上来看,不论是城市人口还是城市面积,都在扩大。

在如火如荼的城市化建设中,城市扩张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城市人口的增长速度显著地慢于城市扩张的增长速度,土地城市化明显快于人口城市化,二者发展比例的严重失调。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2000年,中国城区人口为38823.7万人,城市建成区面积为22113.7平方千米,2016年,城区人口达到40299.17万,城市建成区面积达到54331.47平方千米里。城市人口和建成区面积分别增加3.8%和145.69%,土地城市化明显快于人口城市化。

城市用地扩张与人口增长之间已经极度的不协调了。有研究根据城区人口数据和建成区面积数据,定量分析了近10年中国城市人口增长和城市用地扩张之间的协调关系,结果显示,中国 657个城市用地扩张和人口增长之间协调性较弱。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在研究的657个城市中,以土地显著扩张发展为主的人地关系占近1/3的城市数量、45.95%的人口和过半的建成区面积。人地基本协调和人地有所收缩所占城市数量较少,呈现零星散布的特点。

然而,人地的不协调丝毫不仅没能让中国的城市停下疯狂的扩张计划,许多城市还试图用预测更多的人口来拿到更多的城镇建设用地指标。因为在中国的城市土地财政下,在城市规划中所预测的人口增长规模,基本决定了这个城市以后能拿到多少土地资源并合法地进行城市开发。

北京城市实验室在180个收缩城市基础上,陆续找到了其中64个城市的总体规划资料,发现这些城市的规划所预测的未来人口都处于上升状态。也就是说,即使城市在收缩,规划却还在增长和膨胀。

以义乌为例,《义乌市市域总体规划(2013—2030年)》提出,义乌人口规模到2020年,市域常住人口规模要达到210-225万人左右,到2030年,义乌市域常住人口规模要到240-255万人左右。

2014年至2016年义乌的常住人口分别为125.1万人、125.88万人和128.04万人。也就是说,义乌在接下来的四年中要平均每年增加20.5万人才能达到规划。以目前的增长率来说,怕是远远不够。

更何况,从2010年到2016年,义乌的人口密度足足下降了近五分之二,2010年是2937人/平方千米,到了2016年,只剩1949人/平方千米了。

规划人口“画大饼”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可以看到不断规划的新城、新区,这些新城、新区又没有足够的人口来填充,最终变成了寂寥无声的“空城”、“鬼城”。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的调研发现,截至2013年底,全国各省市(包括县级市)规划有超过3000个新城新区,其中有20个省份中,平均每个市至少有一个新城新区,最多的沈阳规划有19个,而广东平均每个市有1.78个,山东其次,有1.37个。

据新华网报道,国务院一项截至2016年的关于12个省会城市和144个地级市的一项调查显示,省会城市平均一个城市规划4.6个新城(新区),地级城市平均每个规划建设约1.5个新城(新区)。要达到这些新城、新区的预期规划目标,总共需要住进去34亿人口。

要达到34亿人口是什么概念呢?也就是中国目前人口的2.5倍,地球人口的一半吧。

参考资料:

[1]毛其智, 龙瀛, & 吴康. (2015). 中国人口密度时空演变与城镇化空间格局初探--从 2000 年到 2010 年. 城市规划, (2), 38-43.

[2]李袁园. (2013). 中国省际人口迁移和区域经济发展研究(Doctoral dissertation, 吉林大学).

[3]杨艳昭, 封志明, 赵延德, & 游珍. (2013). 中国城市土地扩张与人口增长协调性研究.地理研究,  (9),1668-1678.

[4]吴康,孙东琪. (2017). 城市收缩的研究进展与展望.经济地理,(11),59-67.

[5]李晨卉. (2017). 我国东北地区收缩城市影响因素及其规划对策研究(Doctoral dissertation, 北京建筑大学).

[6]北京2017年末常住人口2170万人 17年来首现负增长-新华网. (2018). Retrieved from http://www.xinhuanet.com/2018-01/20/c_1122288170.htm

[7]人口流动对城镇化率的影响 - 新华时政 - 新华网. (2018). Retrieved from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2-11/27/c_124010426_2.htm

[8]城市化与土地制度改革_观点频道_财新网. (2018). Retrieved from http://opinion.caixin.com/2018-12-06/101356101.html

[9]东京为了解决人口过多的问题,打算给居民一笔钱搬出城市_文化_好奇心日报. (2018). Retrieved from http://www.qdaily.com/articles/58778.html

[10]全国新城规划人口34亿,谁来住?_新华每日电讯. (2018). Retrieved from http://www.xinhuanet.com/mrdx/2016-07/14/c_135511933.html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我们分析了633个中国城市,发现五分之二都在流失人口-激流网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19-01-06 19:02:56

主题: zz 红朝的那些事情(六二零)
红朝的那些事情(六二零)
送交者: 红朝笑笑生[♂首辅宰相★★★★★♂] 于 2019-01-02 9:48 已读 8356 次 18 赞
 

红朝笑笑生的个人频道

阿部规秀咽气了,残留的日军还没有死绝,仍然守在山谷里不肯投降,甚至整整一个晚上都在突围。他们的运气应该说不大好,因为大领导已经完蛋了;但也可以说他们的运气不算太差,因为开战之后,前线的八路军也出了一系列状况,预先的伏击计划开始越走越偏。6parker.com

按照战前的布置,杨成武派出了一、二、三团和二十五团两个营打埋伏。阿部遇伏后呼救,一一零师团不能不理会,立刻从保定派兵,突击三分区的唐县。6parker.com

三分区兵力薄弱,唯一的主力团还是二月份从杨成武那里拨去的二团,此时正在黄土岭上打得你死我活。晋察冀军区不得不中止两周年庆祝会,把所有人马全拉出去堵截日军;同时杨成武把二十五团两个营调出了战常6parker.com

二十五团必须回易县,是因为一分区的主力都在黄土岭,东面和西南面可以说是空门大开,只有赵玉昆的五支队掩护。赵司令是土匪出身,部下大都是缺乏训练的农民兵,关键时刻肯不肯拿命掩护杨成武暂且不论,就凭他手上的二十六团,想在两个方向顶住鬼子的突击,实在有点不靠谱。所以,杨成武只能调回二十五团应急。6parker.com

二十五团的撤走,使陈正湘马上感觉到了兵力吃紧。还好开打不久,贺龙的一二零师特务团就赶到了,从三团侧后方投入战斗,继续保持对鬼子的压力。6parker.com

四个主力团加起来有近万人,对付刚刚被打死高级领导的几百日军,应该是有胜算的。无奈指挥官杨成武此时并不在现场,而在北管头的一分区政治部,用电话摇控指挥。6parker.com

杨成武呆在政治部,是非常正确的选择,因为那里有电话线通到各个团里,通信十分方便;考虑到八路军电台数量太少,如果杨司令跑到前线,反而会影响指挥。问题是他没有亲临前线,也没有派人协调前线的作战,几个团只能各行其是,按自己的理解打仗。6parker.com

就在阿部规秀跟阎王拖时间的时候,一团团长陈正湘也在电话里跟杨成武研究形势。陈团长虽然不知道自己打死了一个中将,却根据鬼子的动向做出判断,认为敌人已经大大削弱,只要在第二天凌晨同时发动进攻,就能实现全歼。6parker.com

杨成武听了陈正湘的建议,然后告诉他说:同意所请,一、三团由陈正湘指挥,其他两个团由我负责通知。6parker.com

由于陈正湘没有直连其他团的电话线,跟三团离得又近,杨成武的这个指示,本身并没有问题。6parker.com

陈正湘就这样带着部下在山里呆了一夜。山区的夜晚寒风刺骨,阵地上不能烤火,晚饭又结了冰,部队仍是斗志旺盛,不断派出小分队骚扰鬼子,不让他们睡好觉。而在团指挥所里,陈正湘正在紧张地忙碌,准备第二天一早发动总攻。6parker.com

十一月八日,清晨四点。6parker.com

按照事先的约定,陈正湘烧起三堆大火作为信号,然后发起了冲锋。可奇怪的是,他虽然开打了,其他几处却毫无动静,鬼子立刻集中火力,把一团压在阵地上。过了好一会,一二零师特务团才迟迟发起进攻,很快也被鬼子压下去。6parker.com

面对莫名其妙的局面,陈正湘忍不住满腹狐疑:二团和三团呢?6parker.com

陈正湘的怀疑是有理由的。杨成武没有通知二团进攻倒也罢了,可是实力最强的三团那里竟然失去了联系毫无动静,甚至派人送信也没有消息。胶着战从上午打到下午,没听到自己人进攻的声音,反而是鬼子不停地冲击特务团的阵地,陈正湘赶紧派部队冲击接应。此时他震惊地发现,南面友军的阵地上,竟然有不少钢盔的反光!6parker.com

八路军是没有钢盔的,突然出现钢盔反光,说明那里已经被日军攻破。陈开湘很快搞明白,原来友军阵地已经被占领了,鬼子此时不是突围,而是对他反包抄!6parker.com

前来支援的一二零师特务团已经吃不住劲,正在加紧撤出阵地;陈正湘只好也下令全团撤退,脱出鬼子的包围圈。6parker.com

陈正湘的判断完全正确。当他带着一团离开的时候,其他人早已离开,所有阵地上都是穿着黄大衣的日军;好在他反应得快,及时从战场上撤下来,才避免了被歼灭的厄运。6parker.com

从战后的分析来看,杨成武这一仗的指挥实在漏洞多多。陈正湘说好的总攻时间是四点,可是特务团得到的进攻时间却是五点;更重要的是,预计总攻的是一二三三个团,一分区实力雄厚的是三团,可早在头天晚上,三团副团长邱蔚就带着部队撤退了!6parker.com

仗打得糊里糊涂,但是杨成武并不糊涂。6parker.com

二团和三团突然缺席,都是有原因的。三分区情况吃紧,绝对不能让军区总部出现闪失,所以二团必须回去;同样的道理,混成二旅的其他部队得知消息后,已经派出部队紧急接应,并在银坊端了三团的老窝,三团辛辛苦苦积攒的物资储备一扫而空,因此三团必须紧急调回,堵住这股援兵。6parker.com

仗打到这个地步,其实已经成了夹生饭。杨成武面临两股鬼子的夹击,兵力顿时显得捉襟见肘。但他没有下令撤退,大概是认为,黄土岭只剩下一些残敌,有一团跟特务团在一起,几千人号联手加把劲,多半还可以再占点便宜。问题是,以八路军的火力和实力,如果一、三团跟特务团联合起来,打个伏击战的话,还能说有胜算;让一团跟特务团分头去打鬼子的设防阵地,那可实在有些困难。6parker.com

更何况,他们的联络,又被鬼子切断了。6parker.com

杨成武建立指挥部的时候,电话站设在中间的上下台子。鬼子虽然被围,但是不断有小股分队从防线中渗出去,这些小分队十分精明,四处探测八路军的防线。上下台子的电话班就被敌人发现了,整个通信站被捣毁,十六名通信兵无人生还。6parker.com

此时二、三团已经收到撤退命令,突然间所有通信中断,一团的陈正湘顿时陷入迷雾之中。他不知道杨成武的部署,也不知道三团是否会一道发动总攻,紧急派去联络的通信兵又没有消息。很明显,敌情发生了重大变化,可是具体情况,他一无所知。6parker.com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陈正湘抱以厚望的总攻被搅黄了。包围圈里的六百鬼子从防线漏洞里突围,还差点来一个反扑。更要命的是,三团走了,二团也接到了撤退命令,一团和一二零师特务团却没有任何通知,两家都是发现鬼子动向不对,凭自己的战场直觉离开的。6parker.com

从红军时代起,杨成武等人打仗时,通信器材就没有够用过,往往只能靠自己的理解和猜想应变,这一次也不例外。

评分完成:已经给 红朝笑笑生 加上 500 银元!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19-01-06 19:02:17

主题: zz 红朝的那些事情(六二一)
红朝笑笑生的个人频道

紧急撤退的陈开湘很生气,这倒也难怪,毕竟这么凶险的事情,换了谁都不会太愉快,如果二、三团不撤,完全可以歼灭包围圈里残余的鬼子。但他想不到的是,杨成武没跟他解释为什么撤走二、三团,反而认为一团打得不好,要为不能全歼敌人负责,命令他们准备检讨大会。6parker.com

冲在最前面打了半天,指挥炮兵干掉了一个指挥所,把部队撤出来还不忘殿后掩护、拦阻鬼子的追击,陈正湘可以说是出力最大。结果既无功劳也无苦劳,还要当成替罪羊做检讨,杨成武的举动,看上去比较反常。6parker.com

通常来讲,杨司令待人是非常宽厚的,常常对部下照顾有加。这次突然一反常态,把一团搞得焦头烂额,是因为他有自己的考虑,什么样的考虑,后面会讲。6parker.com

无论如何,仗打夹生了,大伙都是垂头丧气。更重要的是,这一仗的成本,实在太高了。6parker.com

前面讲过,雁宿崖之战里,鬼子带了四门步兵炮、两门山炮,全部成了杨成武的战利品。但是在后来,这六门炮全部失踪了,没有出现在八路军的战斗装备中,很明显,阿部的急速追击虽然把自己推进了险地,却成功阻止了对手运走这些火炮。6parker.com

驻蒙军在公布阿部死讯时,宣布的损失是两门步炮、两门山炮。对这个数字,我是比较相信的,因为要做假的话,完全可以说一门都没损失。也就是说,阿部一路急追,应该追回了来不及运走的两门步兵炮。6parker.com

而另外四门炮的下落,就比较耐人寻味了。由于一分区没有专门的炮兵部队,几乎没有人会操作这些大家伙,它们的下落,多半是眼看鬼子逼近了,迫不得已把火炮推下悬崖或山涧,事后无法回收,只能让它们消失在记录中。6parker.com

在漫长的抗战岁月里,一分区其实是很拮据的,整个炮兵连的身管火炮只有一门山炮,还是打大龙华据点时的战利品。据我猜想(仅限个人意见),杨成武把一肚子气发到陈正湘身上,多半也有心痛这四门炮的意思在里面。6parker.com

一团垂头丧气准备向全军分区检查的时候,突然又接到了杨成武的电话。原来延安情报部门收听日本广播电台,知道晋察冀军区打死了阿部规秀,立刻给聂荣臻发去贺电,夸奖他打仗给力,捞到了这么大一条鱼。6parker.com

鬼子的广播是公开的,延安收得到,重庆自然也收得到;国民政府军委会知道有这么大的喜讯,也发来了嘉奖信,表扬延安的功劳。如此挣脸的战果,延安自然要夸奖军区,军区就要表彰军分区,不管杨司令怎么说,那几发迫击炮的功劳妥妥地要归一团,陈正湘自然也就成了有功之臣。正当一团团部还在布置检讨会的时候,杨成武把电话打到了指挥部:“告诉你们,咱们打死了一个日本兵的大官16parker.com

6parker.com

6parker.com

大家都没反应过来,于是问领导:“大官有多大,少佐?中佐?”6parker.com

6parker.com

6parker.com

很明显,杨成武非常激动。此时他已经不追究什么检讨了,而是开心地卖起了关子:“还要大16parker.com

中佐再大就是大佐了。以一分区的实力,打死个中佐就是太上老君保佑,打死大佐那是意外的横财。可杨成武在电话里大声告诉他们:“再大点16parker.com

再大点,难道是将军不成?杨成武忍不住心头的喜悦,告诉他们说:“你们打死了一个中将,一个日军中将16parker.com

听到这么好的消息,团部里面一阵欢呼,陈正湘和团参谋长杨上堃(音坤)都是兴奋异常。正在搭台子的检讨大会自然不用操办了,直接改成庆祝大会,大家一齐杀猪宰羊,恭祝阿部鬼子在地狱里油煎火烧开水煮,跟锅里的肉一样千刀万剐,永世不得超生。6parker.com

原本夹生的黄土岭之战,从此成了杨成武的成名大作。虽然说指挥过程强差人意,但第一军分区毕竟吃掉了九百多鬼子加一个中将旅团长,还害得另一个中将师团长卷铺盖下岗(这个纯属阿部规秀的道德品质问题,主要应该加强死者的三观修养),如果加上先前的雁宿崖,收获比平型关之战都大得多,可以说是大赚特赚。对这场经典之作,最传神的还属东京报纸的评论: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6parker.com

阿部规秀的故事完结了,但黄土岭的背后,那些故事却都若有若无地继续着。具体来说,是这一仗的几个配角:纪亭榭,高鹏,黄寿发,崔喜峰。6parker.com

第一个牵扯在里面的人,是一分区的三团团长纪亭榭,后来的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少将参谋长。6parker.com

纪亭榭,铁路工人,原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第一总队长。6parker.com

这几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他是赵侗部队的人,但在赵侗的部队里比较另类,因为他不是学生。事实上,纪亭榭虽然没有跟赵侗一道读过书,却是辽南义勇军的宣传处长,还在辽南打起过国际合作抗日(中朝联合)的旗帜。后来他同赵侗双双退回北平,又重新拉起国民抗日军的队伍,也属于标准的抗日前辈。6parker.com

纪亭榭同赵侗是好战友。用现在的话讲,他们的坚固友谊,是在抗日战场上用鲜血凝成的。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纪亭榭加入共产党的时候,赵司令马上明白,自己已经被大家抛弃了,因为,自己没能入党,可是纪亭榭却跟党走了。6parker.com

于是,赵侗黯然离开了五支队,队伍由紧急赶去的杨成武接收;最后五支队变成了一分区三团,团长就是纪亭榭。6parker.com

对聂荣臻大力支持的这项任命,杨成武等人都是惊诧不已。军队是一个讲究资历的地方,按照惯例,八路军的军事主官都要由红军干部担任,外来人员和知识青年只能当参谋或副职。可是晋察冀军区竟然坏了规矩,不顾杨成武的意见,直接任命外来户纪亭榭当了主力团的团长。6parker.com

杨成武同聂荣臻的关系,是比较微妙的。总地来说,聂副师长是杨团长的老上级,平时也非常支持杨团长的工作;而鬼子扫荡聂司令的总部时,杨成武都会带上主力团前去解围,两个人可以说是十分亲密。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基情,随着时间的发展,这两个亲密战友之间,终于也出现了不可描述的矛盾。6parker.com

杨成武同聂荣臻闹矛盾,原因比较复杂。聂荣臻是军区司令,统筹所有军分区的人力、物力进行调配,难免要找土豪拉赞助吃大户,实力最强的一分区自然是化缘的首选对象;此外作为军区司令,对分区的人事任命、奖惩,他也有自己的看法,不希望手下把一个个根据地变成水泼不进的山头。6parker.com

根据规定,营级干部任免就要军区批准,团级干部则要报八路军总部批准,所以对军分区司令来说,自己的部队怎么用、团长、政委人选怎么定,是一件相当敏感的事情。先前聂荣臻让邓华带走一个主力团,杨司令已经发过好大的火,现在又把主力团长的职务交给外来户纪亭榭,就更加不服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19-01-05 00:48:12

主题: 当代中国的阶级结构
中国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阶级和阶级斗争

2018-12-31 11:4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176| 评论: 16|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马克思所托付的伟大历史使命落到了中国无产阶级的肩上。中国的无产阶级和他们的政治代表一定能完成这个伟大的任务。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们要走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完成前人没有完成的事业。外国人能做的事,我们中国人也能做;外国人没有做过的事,我们中国无产阶级也敢做。



当代中国的阶级结构

       在二十世纪的最后二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的无产阶级遭遇了历史性的失败,失去了社会主义时期的优越地位,沦为完全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从各阶级的相互关系和力量对比来说,中国无产阶级的失败有这样几方面原因。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失败以后,中国的无产阶级在政治上失去了领导,处于无领导、无组织的状态。一个阶级,如果没有组织起来,那么在政治上是没有力量的。

       新兴的官僚资产阶级(原来的“走资派”)成功地利用了城市无产阶级与农村半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将农村半无产阶级作为资本主义发展可以利用的数量巨大的廉价劳动力,再利用残酷剥削廉价劳动力发展起来的私企、外企(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的私企往往打着“乡镇企业”的旗号)挤垮仍然保留着社会主义残余的国营企业(把“老工人”的“家”给拆了)。

       中国的小资产阶级在这个时期扮演了罪恶的、不光彩的角色。他们一方面卖身投靠官僚资产阶级、甘心为资本主义复辟推波助澜,另一方面又幻想与官僚资产阶级争夺资本主义复辟的主导权。所谓1989年“民主运动”的实质,就是小资产阶级向官僚资产阶级争夺资本主义复辟主导权的政治运动。当然,很多无辜的劳动群众参加了运动,甚至牺牲了生命,但是不改变整个运动的性质。看一个运动的性质,主要要看这场运动是谁领导的;不是看这场运动表面的口号,而是要看领导这场运动的那些人他们长期一贯的政治表现,要看领导那个运动的那个阶级它的基本的物质利益在哪里。马克思讲,不是社会意识决定社会存在,而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从长远来说,归根结底,一个阶级的政治行为是由它的物质利益所决定的。1989年的政治经验说明,中国的无产阶级在和小资产阶级打交道时,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这样,中国的无产阶级在政治上、经济上都处于完全孤立的地位,抵抗不住资产阶级的进攻。中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完成了资本主义复辟。

       这是讲的中国无产阶级在历史上的失败。但是,失败乃成功之母。马克思说,资产阶级自己准备了自己的掘墓人。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或迟或早,也要准备自己的掘墓人。正是中国资本主义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造成了中国无产阶级发展壮大的条件;在不远的将来,还将为中国无产阶级的胜利准备条件。

       要了解中国的无产阶级是不是发展壮大了,要运用资产阶级的统计数据算算账。我们知道,打仗,两军对垒,合格的统帅要做到知己知彼,要了解我军有多少人,敌军有多少人,我军战斗力如何,敌军战斗力如何。阶级斗争的道理也一样,我们首先要搞清楚,自己人有多少,同盟军有多少,潜在的同盟军有多少,敌人有多少,非敌非友但是可以争取过来的又有多少。

       让我们来看一些官方的统计数据。首先看“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在社会主义时期,“城镇单位职工”包括所有的在全民所有制和城镇集体所有制工作的职工。目前,“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包括在“国有单位”(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国内股份制企业(其中包括人们通常所说的“国企”和私有化了的原国企)、外资和港澳台资企业中就业的人员。“城镇单位就业人员”中,大部分属于城镇无产阶级,但是也包括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

       1980年,中国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总数是1.04亿人;1990年,增加到了1.41亿人;2000年,下降到了1.16亿人;2010年,恢复到了1.26亿人;2013年,增加到了1.83亿人;此后又出现缓慢下降,2017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的总数是1.76亿人。

       从1990年开始,官方在统计“城镇单位就业人员”以外,还统计了“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城镇私营单位”是官方承认的资本主义性质的国内私营企业(不包括个体)。“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不是“城镇单位就业人员”的一部分。1990年,官方承认的“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有57万人;2000年,增加到了1268万人;2010年,增加到了6071万人;2017年,增加到了1.33亿人。“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中,绝大部分是无产阶级,但是资本家也算做就业人员。

       综合两组数据,大家可以看到,中国无产阶级队伍的规模,在资本主义复辟初期,曾经大幅度萎缩。但是,自2000年以后,随着中国资本主义进入正常发展阶段,中国无产阶级的队伍也壮大起来。到2010年以后,中国无产阶级发展的速度加快了。

       2017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两者相加,共有约3.1亿人,占当年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38%。如果将“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中的小资产阶级、资本家、官僚资本家去掉,保守估计,2017年,中国城镇无产阶级的总数约为1.79亿人,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22%,但是占城镇就业人员总数的42%。

       中国的资本家阶级约有2600万人,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3%。党政官僚总数约有1700万人,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2%,其中一部分实际上是官僚资本家,是资产阶级的一部分。中国的城镇小资产阶级约有8700万人,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11%。

       中国劳动力总数中最大的部分是城乡半无产阶级。其中,城镇半无产阶级(包括城镇个体就业人员、官方统计未归类的城镇就业人员和城镇失业人员)约有1.25亿人,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15%;乡村半无产阶级(包括乡村农业就业人员、乡村非农业就业人员和乡村失业人口)约3.73亿人,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46%(其中从事农业的约占全社会劳动力总数的26%、乡村劳动力总数的60%)。

       从以上统计数据可以看出来,中国资本主义现在的阶级结构既不同于核心国家的阶级结构,也不同于外围国家的阶级结构。与核心国家不同,中国的无产阶级不占人口的大多数。与外围国家不同,中国的无产阶级,虽然不占人口的大多数,但是已经达到相当规模(并且未来还会有很大的增长)。最主要的,在中国已经基本不存在前资本主义剥削关系。半无产阶级是目前中国人口中的绝大部分。即使是形式上的小生产者(个体户、小农),实际上也是被资本家剥削的。

       从表面上看,半无产阶级在中国人口中是数量最大的,所受的剥削、压迫也是最深重的,这决定了半无产阶级的革命性。但是,半无产阶级的大多数生活在农村,城镇的半无产阶级也经常处于失业半失业的状态。这些特点决定了,半无产阶级是不容易组织起来的。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主要物质生产部门是工业、建筑业、交通业、通讯业等,不是农业、手工业、小商业。这些特点决定了半无产阶级不可能是中国革命的领导阶级。所以,从政治上的觉醒程度和组织能力来说,以及从代表中国社会未来的发展方向来说,中国革命的领导阶级只能是无产阶级,而不是半无产阶级。中国未来的政治前途将主要取决于三个阶级之间的斗争: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

       从资本主义发展的角度来说,半无产阶级可以在资本主义经济中充当“剩余劳动力”、“产业后备军”。但是,资本主义的发展又必然把越来越多的半无产阶级转变为完全无产阶级化的雇佣劳动者。这样,从长远来说,中国的无产阶级与半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是完全一致的。无产阶级代表着半无产阶级的未来;只有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下,半无产阶级才能彻底摆脱资本主义的剥削和压迫。因此,半无产阶级就是无产阶级最广大与最可靠的同盟军。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小资产阶级在资本主义复辟过程中充当了资产阶级的盟友和伙伴(说的严重些,也可以说是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进攻过程中的帮凶和打手)。但是,在中国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小资产阶级也发生了分化,它的下层也受到资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乃至在经济上逐步地无产阶级化。这是一部分小资产阶级在政治上走向激进化乃至加入马列毛左派队伍的经济基础。

       概括来说,中国的无产阶级是未来中国革命的领导阶级。半无产阶级占中国的大多数,又有革命性,是无产阶级最可靠和最广大的同盟军。只要中国的无产阶级在不远的将来能够在政治上组织起来,有正确的理论指导,将广大的半无产阶级团结在自己的周围,又能争取一部分小资产阶级下层向无产阶级靠拢,就能彻底孤立中国的资产阶级,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各阶级的力量对比,为自己的胜利奠定巩固的基础。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