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shaodian 博客
作者: shaodian
域名: blog.mitbbs.com/shaodian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200501000000 ~ 20200601000000


2020-05-26 02:22:05

主题: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一四零)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一四零)

原作者: 泼墨梧桐

摘要: 菲律宾媒体曾多次自豪地称,作为“联合国军”的一员,菲律宾是亚洲国家中除泰国以外唯一出兵朝鲜半岛的国家。2010年6月25日,适逢朝鲜战争60周年,韩国政府为感谢菲律宾军队参战,授予菲总统阿基诺三世“小天使”朝鲜战争英雄勋章。

提起朝鲜战争中的“联合国军”,除了韩国军队外,人们多记得作为主力军的美军,人数第二多的英军,顽强的土耳其旅,而记得菲律宾是参战国的微乎其微。事实上,菲律宾军队是“联合国军”中除美英军之外,反应最积极的一个---第一个抵达战场,也是仅有的两个派出作战部队的亚洲国家之一。本文综合各方资料,为读者勾勒出菲律宾军队在那场战争中所扮演的角色。

  积极追随美国出兵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当日,在美国的操纵下,安理会通过了旨在挽救韩国军队颓势的82号、83号、84号等4项决议,并在第三项中明确要求:各成员国须就朝鲜问题向联合国提供一切形式的援助。这里要强调的是,时任联大主席卡洛斯·罗慕洛就是一名亲美、反共的菲律宾将军、职业外交家。6月2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下令驻日本的美国空军和海军协助韩国作战。6月30日,杜鲁门又下令将美陆军投入朝鲜。7月7日,美国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授权由美国组建“联合国军”司令部。就这样,一支“联合国军”诞生了。

  所谓的“联合国军”,由美国、英国、菲律宾、土耳其、泰国等16个国家的作战部队及瑞典、印度等5个国家的医疗队组成,此外还有受“联合国军”指挥的韩国军队。作为美国的前殖民地,菲律宾于1946年7月4日独立后与美国形成了一种特殊关系,两国先后签署《军事基地协定》、《共同防御条约》和《菲美贸易协定》等。在美国的呼吁下,菲律宾立即决定追随美国。当时菲律宾第10营和第10联队是唯一经过训练的装甲部队,而菲律宾即将派出的就是第10联队。

500

  1950年8月,菲律宾5万人在马尼拉黎刹尔纪念体育场举行欢送仪式,时任总统埃米利奥·阿奎纳发表讲话称:“你们是第一个带着国家旗帜出国的军队,是为了自由而战,花在你们身上的每一枚比索(菲律宾货币单位),都是为了永久的自由和民主”。卡洛斯·罗慕洛亲自将联合国旗帜交到菲律宾上校马里亚诺·阿朱林手中。9月16日,菲律宾第10联队1367名军人,乘坐美国海军运输舰离开马尼拉。该联队由上校阿朱林指挥,辖3个步兵连、1个侦察连、1个坦克连和1个炮兵连,军官64人。9月19日,菲律宾远征军在韩国釜山登陆,美第8军及韩国方面隆重欢迎。菲律宾军队就此踏上朝鲜战争的征程。

  菲律宾军团主要负责配合友军作战

  登陆后,菲律宾远征军立即被配属美军第25步兵师,开始整顿和教育训练。9月29日,奉美军师长基恩少将命令,菲军对出没于牟山、群北和泗川一带的朝鲜游击队开展扫荡作战。10月10日后,菲律宾营负责守备大邱、倭馆等主要补给路线和消灭残敌。据菲律宾方面记载,到达后仅一个月,菲律宾部队就遭受伤亡。来自菲律宾阿尔拜省的列兵皮奥在洛东江巡逻时,被一名狙击手射杀。菲律宾军史称他是菲律宾共和国独立以来,为了另外一个国家的民主和自由而战死的士兵。

  菲律宾远征军虽然是来自国内的精锐部队,但战斗力并不被看好,美军分配给它的主要任务也是守备补给线和肃清残敌之类。韩国国防部战史编纂委员会编写的《朝鲜战争史》中曾提到,1950年11月12日,菲律宾营在银店里一带进行肃清残敌作战,毙敌12人,但“因敌人顽强抵抗,菲律宾营把战斗任务交给美军一个营,转而负责搜索任务”。

500

  事实上,后来菲律宾营虽配合美军连续作战,但同中国人民志愿军直接交战的机会并不多。1950年感恩节期间,入朝不久的志愿军对“联合国军”发起大规模攻击,“联合国军”一败涂地,导致美军史上前所未有的大撤退,菲律宾营随之仓皇南撤。

  其间,战场上的冬天也令菲律宾人吃尽苦头。入朝作战的菲律宾军人缺乏充足的冬装,而美军方面偏偏“忽视”了这一问题。事件导致菲军指挥官阿朱林与所在部队的美军指挥官发生龃龉。阿朱林表示强烈抗议后,被解除了职务。随后,菲律宾营被分散成5部分配属美军。后来还是菲政府在国内发起捐赠活动,才保证了远征军顺利过冬。

  令菲律宾人难忘的甫罗洞战役

  1951年2月,菲律宾营被配属美军第3步兵师。4月,菲律宾营转至第65步兵团,同波多黎各营一起战斗。不久,令菲律宾人难忘的美罗洞战役发生了。4月22日夜,志愿军对美军第65步兵团发起突袭。在战斗中,随着侧翼的波多黎各营和土耳其旅接连被打垮,菲律宾营被迫直面中国军队。关键时刻,菲坦克连连长上尉孔拉多·雅浦策划反击,为菲律宾营逃离包围圈争取到时间。但雅浦和他的一名下级军官以及数十名菲律宾士兵战死。雅浦后来被授予英勇勋章,是菲律宾国家能够授予的最高荣誉。4月26日,志愿军在另一次袭击行动中,俘虏了菲律宾一个排共40人。

500

  到1951年9月,菲律宾方面已有43人死于战斗,9人失踪,58人被俘。9月6日,菲律宾第20联队1400余人正式接手第一批菲律宾军人的防线,指挥官是二战期间菲律宾游击队领导人萨尔瓦多· 阿博茨德上校。这个菲律宾营最终有14人阵亡,100人负伤。接下来,菲律宾又先后派出3个1500人的战斗营轮班参战,前后五次合计派出7420人,而菲全国总兵力仅3.4万人,出兵数占总兵力的两成多。菲律宾营先后配备给美军第25步兵师、第3步兵师、第45步兵师和第一骑兵师,最终112人丧生,229人受伤,57人失踪,另有数十人被俘。

  菲律宾媒体曾多次自豪地称,作为“联合国军”的一员,菲律宾是亚洲国家中除泰国以外唯一出兵朝鲜半岛的国家。2010年6月25日,适逢朝鲜战争60周年,韩国政府为感谢菲律宾军队参战,授予菲总统阿基诺三世“小天使”朝鲜战争英雄勋章。同年12月,阿基诺三世已故的父亲本尼尼奥·阿基诺二世也被授予“小天使”勋章。朝鲜战争期间,17岁的阿基诺二世是《马尼拉时报》派驻朝鲜的记者中最年轻的一个。

  此外,菲律宾第12任总统菲德尔·拉莫斯也参加了朝鲜战争。拉莫斯1950年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是第二批到达朝鲜战场的菲律宾军人,曾任中尉侦察排长。从韩国的战争博物馆史册上可查到拉莫斯1987年7月关于他参加朝鲜战争的讲话。他在讲话中称,当年他深入没有人的前线,做了侦察工作……在后来的越南战争中,菲律宾又一次追随美国,并拼凑2000多人赴南越,而拉莫斯则是“菲律宾驻南越民事活动小组”负责人。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6 02:16:03

主题: 全景式回顾抗美援朝战争(一三九)
2020-2-22 08:58

原作者: 泼墨梧桐

摘要: 1971年,塞拉西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来到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周恩来总理和塞拉西举行了会谈,两国签署了一系列经贸合作协定,双边关系一直友好至今。时至今日,一些埃塞俄比亚人回忆起50多年前的上甘岭战役,仍为自己国家的错误选择感到后悔。

提起朝鲜战争中的上甘岭战役,人们总会先想到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勇表现,而忽视了这场惨烈战斗的另一个“主角”----“联合国军”。在“联合国军”当中,有一支来自万里之外的非洲部队----埃塞俄比亚营。由于受到美国的蛊惑,埃塞俄比亚走上了歧途,派军队参加了美国侵略朝鲜的战争,结果在上甘岭战役中死伤过半,教训惨痛。 

美国军援埃塞俄比亚,塞拉西皇帝野心膨胀 

埃塞俄比亚位于东非,是一个具有3000年历史的古国。从16世纪开始,这个古老的非洲国家先后遭到葡萄牙、英国和意大利等国的入侵。1936年5月,意大利军队攻入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埃塞俄比亚沦为意大利的殖民地,埃塞皇帝海尔·塞拉西被迫流亡国外。1941年,在英国的帮助下,埃塞俄比亚游击队击败了意大利侵略者,使国家重获独立,塞拉西皇帝回国再次执掌大权。经过这一次磨难,塞拉西在政治上彻底倒向美英等国。 

二战结束后,美国趁英法实力衰弱之机,开始将触角伸向战略位置极其重要的埃塞俄比亚,想把埃塞变成干涉非洲事务的桥头堡。美国先后与埃塞签订了10多个军事和经济协定,并在埃塞设立了军事基地。为拉拢塞拉西皇帝,美国给埃塞的军援高达1.5亿美元,占了当时美国给整个非洲军援的一半,这些援助主要用于为埃塞军队添置武器装备。美国还派出军事顾问小组,负责训练埃塞军队。在美国的大力扶持下,埃塞俄比亚很快建立了一支很有规模的军队,其实力在东非乃至整个非洲都屈指可数。军事实力的增强让塞拉西的野心迅速膨胀,他觉得埃塞俄比亚已经有资本在世界事务中发挥自己的作用,帮助美国“维持全球秩序”。 

埃塞军队“胜利大进军”之梦破碎在上甘岭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在苏联代表缺席的情况下,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非法决议,决定派遣“联合国军”支援韩国与朝鲜作战。 当美国筹建“联合国军”的消息传到埃塞俄比亚时,对美国感恩戴德的塞拉西皇帝立刻决定参加“联合国军”。当时,埃塞国内舆论也是求战呼声日高,大部分军方人士听信了美国的教唆,认为远在东方的朝鲜,即使有苏联和中国的支持,也不足以抵御“联合国军”的坦克和大炮。如果战争进展顺利,可以在当年就解决问题回家过圣诞节。更有很多埃塞军官把这场战争看成是一次“惬意的东方之旅”,是一次“胜利大进军”。埃塞部分舆论高呼:“埃塞俄比亚军事实力有多强,回来后就知道了!”不久,塞拉西就宣布派遣一个步兵营参加战斗。 

1950年7月,杜鲁门任命麦克阿瑟担任“联合国军”总司令,“联合国军”正式建立。参加“联合国军”的有美国、英国、土耳其、埃塞俄比亚等国家的军队。由于路途遥远加上其他问题的耽搁,埃塞俄比亚营1951年7月才抵达朝鲜,此后一年多时间里他们一直没有参加战斗。 1952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和“联合国军”在朝鲜战场上进入胶着状态。为打破僵局,美军决定发起上甘岭战役,夺取战场主动权。为了尽可能多地集中兵力,美国人将一直未参战的埃塞俄比亚营推上了战场。

1952年10月31日,“联合国军”指挥部指派韩军一个团和埃塞俄比亚营向上甘岭发起攻击,在朝鲜“赋闲” 一年多的埃塞俄比亚军官们十分兴奋,他们认为自己终于等到了上战场的机会,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在上甘岭一战成名。 

拂晓时分,韩军和埃塞俄比亚营开始进攻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阵地。出乎埃塞尔比亚人的意料,他们的进攻遭到了志愿军的毁灭性打击。毫无心理准备、战争经验本来就不多的埃塞俄比亚营顿时被打慒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在被“联合国军”飞机大炮狂轰滥炸几个小时后,志愿军竟然还拥有如此猛烈的火力。在整整7个小时的恶战中,埃塞俄比亚营伤亡共657人,占全营人数的一半以上。上甘岭成了埃塞军的“伤心岭”。星夜赶来督战的美军将领见伤亡如此惨重,只得下令停止进攻。朝鲜战争结束后,埃塞俄比亚营的残部带着伤心和失望回到了阔别3年的家乡。 

上甘岭成为埃塞人的经验之镜,塞拉西皇帝决定对华友好 

惨重的损失使埃塞俄比亚政府开始正视国际形势,总结经验教训。当军队从朝鲜回国后,整个埃塞俄比亚改变了对中国的看法,上至皇帝下至平民百姓都认为,中国和埃塞俄比亚,一个是亚洲国家,一个是非洲国家,历史上本无冤仇,而且在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时,中国还曾给予埃塞人极大的支援,因此参加“联合国军”是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塞拉西皇帝带头做了检讨,认为自己的行动过于草率,未能了解并认真分析形势,对自己听信美国的教唆而误上“贼船”后悔不已。 塞拉西的外交政策随后发生大改变,坚决地站在了第三世界阵营中,并开始与中国建立友好关系。在此后的日子里,塞拉西一直希望能够亲自到中国,亲身感受和认识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家,寻求建立真正的友谊。

1971年,塞拉西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来到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周恩来总理和塞拉西举行了会谈,两国签署了一系列经贸合作协定,双边关系一直友好至今。时至今日,一些埃塞俄比亚人回忆起50多年前的上甘岭战役,仍为自己国家的错误选择感到后悔。但同时在他们眼中,上甘岭也是一面镜子,它让埃塞人认清了世界的形势,看到了一个强大东方民族的重新崛起。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6 02:12:38

主题: 没有土改,就没有新中国
没有土改,就没有新中国

原作者: 韩东屏|来自: 察网


摘要: 美国中央情报局曾经千方百计的诋毁中国的土改运动,还曾支持张爱玲出版讽刺土改运动的《赤地之恋》,但他们的诋毁对中国的社会毫无影响。直到今天还有中国学者和美国的学者,挑战中国土改运动的合理性和合法性。
美国中央情报局曾经千方百计的诋毁中国的土改运动,还曾支持张爱玲出版讽刺土改运动的《赤地之恋》,但他们的诋毁对中国的社会毫无影响。直到今天还有中国学者和美国的学者,挑战中国土改运动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他们永远明白不了土改运动对中国社会的深远影响。中国能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土改运动给了中国政府超强的政治合法性,让中国社会有了更高水平的平等。美国中英情报局在别的国家搞颜色革命常常得手,而在中国却一再失手,很大原因就是土改运动让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国农民收益,让中国社会有超强的稳定性。

【本文为作者韩东屏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韩东屏:没有土改,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新中国取得的所有辉煌

美国共产党的一位领导人在一次学术会议后问我,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成功?在加拿大教书的一个印度教授请我去他的大学演讲,也问我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能成功,而印度共产党和其他的共产党却没有成功?我说中国共产党有一个武器你们没有。他说是什么?我说打土豪,分田地。美国共产党的领袖,印度共产党的领导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学的滚瓜烂熟,就跟当年的王明、博古那些人一样,但却不懂政治。什么是政治?他们从来没有搞明白。政治就是利用政治权力分配社会的财富。地主资本家依靠他们的政治权力,把不该他们拿走的财富从农民工人手中拿走了。工农的革命诉求,第一条就是要把本来属于工人农民的财富拿回来。打土豪,分田地,就是最直接的工农革命。

当年跟着毛主席和共产党干革命的许多革命老前辈,是把打土豪分田地看成是为普天下的穷人争取社会正义的高尚事业。因为有这个伟大理想的感召,他们当中许多人视死如归,抛头颅,洒热血,好多人年纪轻轻就为工农解放的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后来,为了建立抗日统一战线,为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中国共产党暂时放弃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代之以减租减息政策。日本投降后,蒋介石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不顾中国人民希望和平的愿望,悍然发动内战。为了打败国民党反动派的进攻。中国共产党立即在解放区重新开始了以打土豪分田地为主旨的土改运动。土改运动发动了占中国农村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贫下中农,剥夺了占农村人口不到不分之五的地主富农的多余土地,并将其免费平分给无地和少的贫下中农。通过土改运动,中国政府获得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农村人口的支持。这是在任何别的国家都不可能做到的。美国的总统都是由百分之二十五左右的人选出来的。而土改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得到百分之九十五的中国人民的支持。有这么广大的人民的支持,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是举世无双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能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取得别的国家难以望其项背的成就。

土改运动向全中国的广大贫下中农显示,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解放军,是为穷人打天下的军队,是代表占人口绝大多数人利益的政党和军队,是工农自己的党,自己的军队。只有打败蒋介石反动政府和军队,贫下中农才能保证土改的胜利果实,劳动人民才能过上好日子。解放战争时期的一九四七年,山东河南解放区的大参军运动,成千上万的分到土地的农村青壮年踊跃参军。我在河南和山东农村考察时了解到,有的村子一个村就有四十多名青壮年参军,可以组成一个加强排。留在后方的人,也全力以赴的支援前线。农会把所有的的人都组织了起来,多打粮食,多交公粮,支援解放军打败蒋介石。妇女为解放军做鞋,做军装,磨面,做干粮。淮河战役国民党军队八十万,而解放军只有六十万。国民党有先进的美式装备,有汽车,飞机,大炮。解放军武器装备不如国民党,但解放军有五百万解放区人民的支持,他们给解放军送粮,运弹药,抬担架。陈毅元帅曾说,淮河战役的胜利,是解放区的人民用小推车推出来的说法,概括的说明了人民的支持的重要性。

在东北战场上,国民党在美国的支持下,在军事上也占有相当大的优势,刚开始,解放军也吃过败仗。但后来共产党和解放军在东北解放区进行土改运动,把广大贫下中农发动了起来。有了巩固的后方,有了人民群众的支持,有了源源不断的兵员,和源源不断的物资支持,解放军的仗就打的顺了。东北解放军刚开始时只不过十万多人。两年多后,就发展成百万雄师,这当中有大量的被俘的国民党官兵,也有大量分到土地后踊跃的翻身农民。

解放战争的另一个战争史上的奇迹,就是国民党的被俘官兵,立即参加解放军,调转枪口打击国民党军队。原因很简单,大部分国民党官兵都是被国民党抓的壮丁。地主富农的子弟很少有当兵的。国民党的士兵几乎都是穷苦人出身。正如京剧样板戏《智取威虎山》里所唱的, “普天下被压迫的人民,都有一本血泪帐,”小说《源泉》所表现的就是解放战争中解放军进行的诉苦运动,极大的鼓舞了解放军的士气,许多国民党被俘的官兵,听着台上解放军战士的诉苦,在台下跟着解放军战士一起流泪。许多人自发的要求上台诉苦。昨天还是国民党的士兵,一场诉苦大会,就跟解放军成了一条战壕的战,就把枪对准了真正的阶级敌人。

战争首先不是杀人。战争首先是政治。西方的军事家说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说,

    【“革命的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发动群众,才能进行战争。”】

共产党打的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军事仗,而是政治仗。装备落后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为什么能在朝鲜战场上打败装备精良的以美国为首的十六国联军?这一人类历史上的奇迹是怎么取得的?当年的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扬言要通过朝鲜战场改写中国内战的结局,要打败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他是在挑战刚通过土改运动获得土地的五亿中国农民。最终他为自己的妄自自大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曾对杜鲁门总统夸下海口,中国军队如果敢参战,就将成为人类战争史上的最大杀戮。结果他自己的军队被杀戮了。

土改运动是对中国农村的广大贫下中农的一场政治教育运动。它让中国人民懂得了政治, 懂得组织起来的重要性。让他们懂得了人民共和国是人民自己的国家。懂得了关心国家大事的重要性。我在河南山东农村考察时发现,许多农村的老干部,都是在土改运动中成长起来的。 好多人从来没有上过学,不认识字。土改运动让他们成了农村的积极分子,并在土改运动中成长为共产党员,成为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农村的的领导力量。中国共产党靠这些土改运动中涌现出来的积极分子,带领中国走向农业现代化。他们任劳任怨,带领广大农民改善农村的基础设施,修水库,修水渠,使中国的粮食产量走上一个一个新台阶。没有土改运动,就不会有中国农村后来的大发展。

土改运动不光是中国农村的一场政治运动。而是一场全国性的政治运动。许多大学生,中学生,成千上万的不同领域的人们,参加了共产党组织的这场史无前例的政治运动,并在这场运动中得到了改造和升华。革命的过程就是一个自我改造,自我升华的过程。中华民族,是在民族救亡的运动中,在土改运动中获得新生,获得升华。通过土改运动和后来的其他的社会运动,中华民族,中华民族的文化和精神获得新的活力。土改运动帮助中国消灭了困扰中国几千年的土匪,黑社会,妓院,毒品,和各种各样的游手好闲的社会渣滓,并把他们改造为自食其力的社会新人。这也是中国的土改运动不同于别国的土改的地方。世界上进行土改的国家和地区有很多,韩国,菲律宾,和台湾地区。但他们的土改不是一场社会运动,只是政府强制性的把地主的土地以低价卖给农民,只是一场强买强卖而已。没有发动群众教育群众的作用,所以也从来没有取得中国土改所取得的效果。

美国中央情报局曾经千方百计的诋毁中国的土改运动,还曾支持张爱玲出版讽刺土改运动的《赤地之恋》,但他们的诋毁对中国的社会毫无影响。直到今天还有中国学者和美国的学者,挑战中国土改运动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他们永远明白不了土改运动对中国社会的深远影响。中国能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土改运动给了中国政府超强的政治合法性,让中国社会有了更高水平的平等。美国中英情报局在别的国家搞颜色革命常常得手,而在中国却一再失手,很大原因就是土改运动让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国农民收益,让中国社会有超强的稳定性。

【韩东屏,河北大学特聘教授,美国北卡华伦威尔逊大学政治系教授。】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5 22:46:32

主题: From Marh 19th, 前五位富翁财富总额增加了755亿美元
贫富分化加大:即便新冠疫情导致3000多万人失业,生活更加拮据,但是同样,新冠也造就了富人阶级更富有。自3月19日以来,美国亿万富翁的总净资产增加了4,340亿美元。据《福布斯》报导,美国共有623位亿万富翁,其中包括亚马逊首席执行官Jeff Bezos,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Facebook 联合创始人 Mark Zuckerberg,投资大佬Warren Buffett,和甲骨文创始人Larry Ellison等等。报告显示,仅就前五位的亿万富翁而言,他们的财富总额增加了755亿美元,即19%。

https://www.forbes.com/sites/tommybeer/2020/05/21/the-net-worth-of-americas-600-plus-billionaires-has-increased-by-more-than-400-billion-during-the-pandemic/#504e95f54a61


The Net Worth Of America's 600-Plus Billionaires Has Increased By More Than $400 Billion During The Pandemic

The top five U.S. billionaires (Jeff Bezos, Bill Gates, Mark Zuckerberg, Warren Buffett and Larry Ellison) saw their wealth grow by a total of $75.5 billion.Amazon founder and CEO Jeff Bezos has seen his net worth grow 30.6% in the past two months, boosting it to $147.6 billion; the fortunes of Bezos and Zuckerberg combined grew by nearly $60 billion, or 14% of the $434 billion total.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3 23:46:00

主题: 许准: 提问&解答
提问&解答

  问题一:您前面讲到私有企业在市场经济下遇到危机时,政府一样会大手笔的救市,不会让它被市场自然淘汰。我的问题是,现在的疫情也造成了全球金融危机,很多国家都会补贴企业,给他们的工人发75%的工资。大家都在说这些措施是为了保证市场的有效运行,让老百姓在危机以后继续有工作。但大家都没有说这样的救市手段是为了保住私有企业自己,反而说在中国没有这样强有力的救市手段。

  许准:资本主义实际上要维持自己的生存,必须要救市。我并不反对这样的救市,但讽刺的是,按照喜欢讲权贵资本主义的人来说,救市全部都算是权贵资本主义,但他们并不会去说救市是在搞权贵,而是能救了再说。他们的权贵资本主义是留给批判工会、国有企业和其他地方用的。

  问题二:“私有化符合人性,人民公社搞不下去是因为大家都出工不出力?”这种说法老师怎么看?

  许准:“出工不出力”在某些地方有这样的现象,但总体上说人民公社的生产效率增长是比较快的,不比分田单干以后做的差,在某些方面还要做的更好,更不要说,人民公社给社员提供了近乎免费的教育和医疗,用很小的成本做了很多的事,效率是非常高的。

  所以说对于私有化符合“人性”这句话,首先要问什么是“人性”?我觉得这是比较模糊的说法;什么是“符合人性”?我觉得社会主义就符合人性,或者医院救死扶伤才是符合人性的。

  网友补充:人民公社出工不出力?我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下乡四个月,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农民干起活来真的不是出工不出力。他们一次次秋收、夏种,因为跟自己的切身利益有关,如果出工不出力,收入就会减少,就会挨饿,出工不出力是后来的丑化。

  在工厂也是一样,工人是全心全意为工厂干活,恐怕有些年轻一代没有经历那个时代,没有经历那个氛围和干劲,所以有这种误会。我想以个人经历说明,人民干活真的不是马马虎虎,肯定比现在私有化里的普通工人有主人翁和为国家出力的感觉,这跟为老板、为资本家干活是完全不同的。

  问题三:私有化的推动力是什么?

  许准:我们中国上一次大规模改制的时候,工人阶级就总结了这样一句话:改制就是左手倒右手,公有变私有。就是说私有化最后落到谁手里了呢?要么是企业的领导层,要么是企业领导层的亲戚朋友,要么就是一些其他走后门的人。

  这些人走这样一个后门或者搞这样一个改制,就可以获得百万千万的钱,所以这个推动力还是很强的。而且当时的制度是鼓励这样的事情发生,有部分人迫切想要当资产阶级,这也是很大的推动力。

  问题四:私有化和市场化问题肯定很大,但是不是一般的替代方式有问题?

  许准:这个肯定是,我们说私有化和市场化问题很大,并不是说市场问题就很大,国有企业问题就不大。国有企业也有很多问题,但是它的很多问题,也就是我们真正在意的问题是它遵循了私有化的逻辑,比如说它要减员增效,它看的是它的整个利润而不是它对社会做的贡献,等等。但这些东西恰恰不是靠私有化和市场化就能改变的,而是有必要否定私有化,才能让国有企业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我觉得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例如地域化差异,有的地方人们喜欢吃咸的,有些地方人们喜欢吃甜的,所以到了这个具体的领域,搞国有、搞计划的话,非常迫切的事情就是人们要有相当大的说话权利,不管是以消费者身份,还是普通劳动者身份。比如毛主席时代曾经就搞过“两参一改三结合”的制度,这样的制度能够把底层工人的想法和创见纳入到企业的运作中来。

  假如说我们要搞个计划,某个地方的人爱吃某种口味的火锅,那在这里就可以多搞点这种口味的火锅店来满足当地人民的需求。所以说当地人民的参与非常重要,这个计划不是一堆人坐在办公室里敲电脑、想问题,它是一个政治的过程,是一个民主参与的过程。

  问题五:老师好,我很困惑的是很多人会告诉我们经济发展就是新自由主义带来的,然后告诉我们劳资关系不是完全对立的,我们要把自己和公司看成合作关系而不是对立关系,要想自己能从公司学到什么、给公司带来什么。

  许准:这的确是一种典型的说法,说劳资关系并不是完全对立的,员工和公司是一种合作关系。我们可以这样说,我们可以合作,可以不是对立关系,但公司老板跟我的收入差距能不能不要太大,能不能按照劳动法办事,在这个基础上我觉得合作还可以谈。如果说合作是让我们牺牲奉献,而老板们自己在那里花天酒地,那么这就很难谈下去。

  问题六:中国未来的方向是什么,谁起主导作用?

  许准:这个问题我想大家都可以讨论。就在这两天,国家出台了新一轮政策,是再度要让市场起决定作用的精神和文件。希望走私有化和市场化,或者能从私有化和市场化中得到好处的人,声音很大,他们占据着很多主流媒体,而且能用自己的钱、关系和权力让很多知识分子给他说话,这是很大的推动力。

  然而,私有市场本身要服从自己的规律,其中包括危机的规律,它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而且其中还涉及到普通老百姓,尤其是各种工人(不管是坐在办公室的工人,还是在车间里的工人),他们并不是完全被动的,在很多关系到自身利益的时候,我想中国人民是会团结和斗争的,也有这个传统,不会坐以待毙。

  例如在瘟疫当中或之后,不说别的,我们能看到过去旧有的医疗体制出现了很多问题,所以能不能不要限制公立医院的规模、能不能让公立医院的医生有一个合理的收入、能不能把老百姓要付的医药费真正降下来……这些诉求至少是非常具体的,而且是可以获得大部分老百姓支持的,所以我觉得这是有希望的,其他的咱们就再走着看。

  问题七:您讲意大利法西斯时提到,墨索里尼主张大社会、小政府,但这不只是法西斯特有的主张,而是所有主流国家基本上都会有的主张。您说意大利的法西斯主张私有化,但德国法西斯就主张国有化,而非私有化,所以您怎么能说明私有化主张和法西斯倾向有关联呢?

  许准:当然从历史上说,资本主义一直是小政府,至少从理论宣传上是这样的。但是到了20世纪之后,现实中出现的情况却是国家越来越多的干预资本主义经济,所以法西斯在这个时候,尤其是一战二战时,国有化是非常普遍的事情。

  以德国为例,德国有个魏玛共和国(一战后出现的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执行了一些相对改良主义的政策,因为它有社会民主党的基础,所以这里面所谓的很多进步政策就和国有化有关。所以为什么说法西斯是一股反体制的力量?它反的不是老的,像亚当·斯密说的那种体制,而是20世纪以后出现的新的国有和反市场的东西。这是他们反的东西,他们也是靠这种起家的。

  你在提问中说德国纳粹不搞私有化,但事实上我在讲座里也提了,第一波私有化就是从他们国家——日本、德国、意大利兴起的。纳粹有很多计划,比如25点计划,你看意大利法西斯也是这样,他这个法西斯党或者说纳粹党并不像共产党一样有非常明确的理论纲领,他是拼凑的各种东西。比如说群众当时有非常明确的呼声,要把大的垄断搞掉等等,所以他们要把这个诉求吸引到他们的纲领中去。这也是为什么当时还是有一部分工人跟着他们走的原因,因为他们有这方面宣传的需求。

  但是他们光靠这些东西是没法掌握资产阶级政权的,所以墨索里尼早期还是一个社会民主党干部(意大利共产党也是从这个党分离出去的),也说要搞国有化的,但当他进入法西斯体制的时候,他要表现出自己的不同,或者说要吸引大资本的支持,就必然要把他们的政策跟大资本调整到一致。

  纳粹也是这样的,他们上台后马上抛弃了自己曾经说的一些漂亮话,首先做的就是大规模私有化,这是很明确的历史事实。德国不光有社会民主党这个执政党,还有一些国有企业的基础,而且在20年代末期资本主义大萧条的时候,当时的德国政府也实施了救市,所以掌控了或者说拯救了大批国有企业。希特勒上台首先就要争取资本的支持,就是要把这些私有化。

  所以我们搞历史研究,不能光看他嘴上说了什么,而还要看他做了什么。就好像你如果看中国的历史文件,你会觉得中国现在好像不应该太私有吧,但实际上他就是这样的。再看其他国家也是一样的。

  问题八:老师您好,有的人认为北欧是“民主社会主义”,这是否就是小资产阶级的空想呢?委内瑞拉的现象是否就是这种空想的破灭呢?

  许准:大家知道,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是资产阶级实行的某种妥协的战略,他的基础是19世纪中后期兴起的欧洲大陆工人运动,以社会民主党为代表。社会民主党在19世纪时还或多或少地使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指导,20世纪以后他们哪怕不讲马克思主义了,但还保留了一些对私有制的批判。在这个基础上,他们产生了北欧的社会民主主义。

  然而,就像我们看到的,他们有一定的社会福利和保障,但他们本身也谈不上太平等,且其财富的不平等程度是非常高的,那么他们对其他国家有多少意义呢?我觉得他们本身也在变,我说新自由主义是“环球同此凉热”,北欧的这些国家,例如瑞典、挪威,都在过去几十年实行了不同程度的私有化和市场化,要说福利的话已经不如原来了。按这个趋势走的话,他们这个体制迟早也会也走不下去。

  那它是不是空想呢?在具体的历史发展进程中,在资产阶级有一定的物质基础,同时又面临着国内工人阶级压力的情况下,它的确能够在一定的程度上实现民主社会主义。这种民主社会主义在二战后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很广泛地建立起来了,所以这并不是北欧特有的,只是北欧变的要比英国和美国慢一些。

  而委内瑞拉跟这些民主社会主义国家的情况还不一样。委内瑞拉是一个相对比较贫穷的国家,查韦斯政权实际上是靠群众的反新自由主义斗争而发展起来的。查韦斯上台之后,他始终没有真正地完全掌握国家机器,因为他是选举上台的,而不是靠长期的革命斗争和根据地建设,所以他对国家机器的掌控是很表面的。

  按理说查韦斯要跟过去划清界限,就要搞相当程度的国有化,但是委内瑞拉在这方面做的非常非常少。他对资本家利益的触及非常少,他只拿掉他们很少的一部分,比如说石油收益被拿来建立一种再分配。较之于原来的政府可能把石油利润用来做别的事情,查韦斯这么做老百姓是支持的,但是太不够了,特别是加上美国的封锁,包括国际油价的大幅下跌,所以委内瑞拉的形式非常不乐观。虽然我觉得它是非常了不起的斗争,但是前景堪忧。

  问题九:请问许老师,即使在我国的计划经济时期,也允许了一些市场的存在。所以我想问市场是否对大众一点好处都没有呢?谢谢!

  许准:市场是有好处的,在搞计划经济的时候,也不可能计划的事无巨细,比如我分了两尺布,但实际上我用不了两尺布,就想换别的东西,这自然就出现了“黑市”。这种“黑市”是允许的,毛主席那个时候允许你搞“黑市”,互通有无这个是很自然的,农村也有自己的集市,这些都是市场,是方便老百姓生活的,在终端的消费品领域它能起到一定的调节。所以我并不是说我们什么市场都不搞,我觉得有些市场也可以,有利于老百姓的生活,但也不能全部市场化,那就本末倒置了。

  问题十:如何认识国家资本主义?这是不是一种逆市场化力量?

  许准:国家资本主义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历史上曾经有一度,人们认为资本主义有自己的几个必经阶段,比如说从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到垄断资本主义,从垄断资本主义变成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革命之后就变成社会主义了。

  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时候,我觉得这是当时的马克思主义者得出的一个有规律性的总结归纳。但这种归纳在事实上被否定了,因为国家资本主义存在了很短的时间就被搞倒了。它的确是一种逆市场化的力量,但是它带来的危险也很多,资产阶级一般来说其实很讨厌国家资本主义。美国疫情这么严重,有人说应该搞国家资本主义,比如生产口罩、呼吸机,但即便如此,人家也仍然不愿意这么搞,因为这是逆市场化的力量,不是什么时候资产阶级都愿意搞,在历史上搞的也很少。

  问题十一:我现在是打工的,以前是国营企业的工人,也享受过住房、医疗、教育的福利,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有,我自己也是从这里面的学生出来的,当时还有养老保险。但市场化之后,我们就没有任何依靠了,医疗也只能办医保,住房也没有,房子和上学都要钱;养老保险的话,现在打工,公司是不会给我们交的。但是我每次问我身边跟我差不多的人应该怎么办的时候,他们的第一选择就是发财,但发财肯定要当老板,靠自己的一双手怎么发得了财呢?所以我想问现实中我们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明白呢?因为他们没有这种对比,就像香港,他们没有经历过社会主义,所以怎么样才能让他们跟我们走到一起?

  许准:这个问题很复杂,也很好。你说的感受我都明白,只要社会是这个样子,升官发财的理想都会存在,作为个人很难改变。但是在一定的时候,社会上的人会意识到升官发财的理想没有出路,这一方面靠我们平时的宣传教育,当然到最后可能还是靠资本主义给的教训才能明白。

  假如回到80年代,你问国企工人改制好不好,他们可能不是特别在意,甚至会说改改也挺好,所以在80年代,工人阶级自己对国企改制、对私有化和市场化的方向也没什么批判。到了90年代中后期,千万人在感受到市场和私有带来的痛苦之后,作为一个阶级,才把这个教训印到脑里去。所以你有对比,你的认识就很深刻,很多人都会经历这一个过程。

  问题十二:八十年代是一种主体是公有制、部分有市场的状况吗?这种状况没有问题吗?

  许准:80年代是一个黄金年代,言论也比较自由,收入好像也比较稳定,又有部分人富起来了,但这只是一个过渡的状态,种种迹象表明这种情况无法持久。举个简单的例子,在80年代有个通货膨胀是跟经济体制和生产关系相连的。那时候国有企业还没有说要把铁饭碗铲除掉,他们还没办法让你下岗,因为他们的力量还没到那个程度。

  后来国家要把市场搞活,所以那些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就有了权力,交够一定的税,其他的都归自己,可以分配利润,这个在过去是没有的。那时候企业也不是私有的,工人的力量也比较强大,到最后国有企业给工人全部发奖金、发分红,所以80年代初期国企工人过得还挺滋润的。

  但在这种情况下,工人阶级事实上获得了相当多的购买力,甚至购买力的增长可能还超过了商品生产的速度,所以总体上在经济运行中出现了通货膨胀的状况。这种情况经历了好几次,但是要这么搞市场是搞不下去的,所以他们要把工人的铁饭碗搞掉才行,因此那只是一个非常短暂的过渡时代。

  问题十三:有的人认为现在的国有基本上都是垄断,实则是一种“大私有”。许老师怎么看?

  许准:“国有是垄断的”这个论断在现在并不准确,只能说某些核心行业国有是垄断。至于国有是不是大私有,这没有什么实际的证据可以证明,因为国有企业的利润大部分是要被中央财政来用的,到最后还是用到全国老百姓身上。你可以说用的不多,但这跟私有企业不一样,完全是两样的,尤其在特殊时刻,它还不是按照市场利润来驱动的。

  比如在这次疫情中,如果不是公立医院付出,疫情就很难得到控制,这跟私有企业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现在的国有企业跟毛时代的国营企业当然有差距,也追求利润和市场化,但资产阶级讨厌的还是国企,想把国有企业都搞掉。我想他们要搞掉国企不是因为国企是垄断的大资本,也不是因为国企是最反动的,反而是认为国有企业阻碍了他们发财的路。

  问题十四:私有化和福利社会能兼容吗?可以通过税收调节吗?

  许准:这的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因为有很多人花了很多年时间,试图想让私有化和福利社会兼容起来。福利社会本身是从资本主义社会里诞生的,但它具有一种不稳定性,跟我们前面讲的中国80年代是一样的。它有一个要否定自己的内在趋势,福利社会靠税收来调节,这意味着对于富有的人来说,赚了一百万但被税收拿走了30%的钱给了低端人口。我的钱到了低端人口那里,那我能忍受么?

  所以这种靠私有化的税收调节来搞福利,同时也是在不断积累着对调节的反对,到一定程度后资产阶级就会来个反扑,这恰恰就是上世纪70年代发生的事情。资产阶级不能忍受福利社会的继续存在,就要把它摧垮,说福利社会不好、不公平、没效率等等。所以私有化和福利社会能兼容么?大部分国家也不过坚持了20年,它不是一个持久的方案。

  问题十五: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中国走市场化道路但不搞私有化?

  许准:在历史上,南斯拉夫尝试过。南斯拉夫领袖铁托跟苏联关系不好,但又因为是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所以跟西方国家也不好,且其内部又有大量的民族分歧。铁托政府实行了一个市场社会主义的方案,这个方案跟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还不一样,其理论核心是大家都搞集体企业,但还在市场上进行生产,所以还是会有竞争和破产等情况。相对于全国通盘计划而言,南斯拉夫模式的自主权更大,从某种程度上说,类似八十年代中国的国有企业。

  但这个模式本身出现了一些严峻的问题,会出现无计划性,比如生产某样东西比较多,就会导致有些集体企业卖不出去而破产。集体企业破产后工人怎么办?南斯拉夫一直没有搞出好的解决办法。所以市场竞争是无情的,计划经济只是用政治民主来管理,交给市场就是交给看不见的手,而这个看不见的手往往会很残酷、很残忍。

  由于这些问题的存在,南斯拉夫在铁托离世后,很多问题就爆发了。企业有自己的情况,有的竞争起点高,有的起点低,南斯拉夫的地区差异也和中国一样,有发达的地方,也有落后的地方,所以各个地区的差距是不断拉大的,各个民族的物质待遇也不断拉大,这助长和激化了民族矛盾。

  所以说不搞私有化,只搞市场,最终的结果也只会走向私有,或迟或早。社会主义可以有市场,但主体搞市场后,不搞私有化是不可能的,所以市场化后一定会有私有化,不然不能保证市场的积极性,因为市场经济是靠积极性、靠钱的。在历史上,搞没有私有化的市场经济,基本上是过渡的状态,是不可持续的。

  问题十六:苏东剧变前的经济体制是怎样的?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剧变的呢?

  许准:对于这一问题有很多说法,我自己觉得比较能说服我的说法,还是沿着毛主席的思路来说的。毛主席说,苏联已经出了走资派,相当一部分社会精英掌握了大部分政治权利。但是他们为什么要走资?苏联这个体制像个铁笼子一样扣在他们身上,但他们不希望被扣在里面。

  举个简单的例子,不管你有多少权力,今天按你的待遇给你配个小汽车,如果明天由于政治原因把你搞掉,那你就没有小汽车了;即便你做的再好你也知道这个小汽车没法传给你的孩子,所以不能真正给他们一个稳定的私有财产的保障,更不要说跟其他国家比。

  因为跟英国、美国相比,苏联的很多行业同样是大钢铁企业,那么凭什么他们的老板和经理一年能拿多少多少万,而我就跟一线工人的工资一样多呢?我的才能不能获得更多的回报吗?那么怎么样才能获得更多的回报呢,就是换成美国的体制。所以毛主席说的走资派概念,就是传统的社会主义体制确实能创造这样一批人,他们又有权力又有意愿要搞资本主义,这就是苏东解体前的状态。

  问题十七:请问现在公有制在我国的占比是多少?今后的趋势是会增加还是减少?

  许准:这个问题很好,如果大家去搜索,会找到各种各样的答案。如果算公有制里的劳动者数量占整个社会就业的比例,那是很低的,可能不到10%,2%都有可能;而如果看企业的公有制资产在全国资产中的比例,那就是另一种算法,可能有30%。但是整个趋势是减少的,这是肯定的;今后的趋势会不会增加,这样得看整个形势的变化。

  问题十八:您在PPT中展示了一个权贵资本排行榜,这个权贵资本和垄断资本有什么异同呢?

  许准:我来告诉大家权贵资本在这个地方是怎么算的,这在事实上是最容易被官商勾结而赚钱的这样一种行当,包括房地产、基建等等,把这些行业的财富加起来除以国家生产总值所得的比例,就能看出资产阶级在多大程度上是靠官商勾结来致富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在这些行业能搞到亿万财富的人,他们肯定都是垄断资本家,不可能是小商贩。

  我没有看他们具体是怎么计算的,按照产业分类的话,比如说美国的几个高科技产业应该就不算在权贵资本的行业里面,而可以算作是创新产业,因为他不像采矿或者基建这些行业一样要靠与政府有什么勾结。但就像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资本主义本身就是权贵资本主义,因为权和钱必须得结合,要不然资产阶级国家怎么为资产阶级服务呢?所以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指标,只不过在这个指标里面很多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掩饰得很好看。

  问题十九:古巴的社会主义道路有没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地方?古巴道路是不是可以持续的呢?

  许准:我没去过古巴,从美国了解到古巴的信息其实也很有限,不过我还是读过一些关于古巴的文献。古巴是传统的苏联体制,跟中国过去的体制也有很多类似的地方,总体上说,古巴政府还比较得民心。历史上,社会主义国家在革命过程中采取的手法是压制性的,比如不能搞这个、不能搞那个,而古巴相对放的宽一些。

  但是古巴有自己的缺陷,首先古巴很小、跟美国又近,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限制。小的话没法发展出齐全的工业门类,跟美国近就导致其接受援助很困难,因为美国会封锁,哪个公司给它送东西就会接受制裁。

  问题二十:欧美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是否已经发展到垄断阶段啦?如果是,那么能否说欧美资本主义并不等于自由竞争资本主义?请问许老师在这方面有没有做过研究?

  许准:这个是肯定的,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在列宁那个年代就已经结束了,因为那个时候大部分行业已经被大的寡头所垄断,这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20世纪,尽管经历了这么多政体的变化,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垄断程度并没有下降。例如要搞私有化,他会说我们要搞竞争,但结果是他们肯定不会搞一堆小企业,而是一堆大企业把市场给瓜分掉,把原来的国有企业给瓜分掉,所以其垄断程度,美国这边的学者计算是迅速上升的。这也是一个大趋势,欧美就是垄断资本主义,而且是垂死的垄断资本主义。

  问题二十一:重新公有化的前提是民主吗?现有执政者还有没有再公有化的动力啊?

  许准:我觉得公有化还是符合老百姓利益的,主要还是靠群众来想办法。群众想办法就是民主,群众要想各种各样的办法,例如呼吁医疗和医院领域的公有化,这样的口号能够团结很多人,这样的斗争过程就是民主。

  问题二十二:我之前在一本书上看到,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资本主义国家为了迷惑工人阶级建立了一种生产委员会来参与工厂的管理制度,不知道在如今的西方国家情况是怎样的呢?

  许准:这实际上就是所谓的苏维埃,后来西方国家的工人委员会就是从苏维埃来的,但他们不叫这个名字。对于西方的工人来说,能有这样的工人委员会或生产委员会,肯定能起到相应的作用,只不过这样的改革是凤毛麟角吧。我想如果真的有工人委员会的话,在过去的一两周里美国也不会失业一千万人。所以这种改良其实还是很少的,一是因为他不能持久,二是因为资本家也没有动力来搞这个。

  问题二十三:像华为这种不上市但全体职工分红的方式能持久吗?

  许准:我自己研究的比较少,但我的体会是全体职工掌控的股份还只是很多企业里的一部分,真正在企业里占大头的、有掌控力的,还只是一少部分人。至于这些做法能不能持续这个问题,对华为来说只要能维持利润就能持续。但是很难想象这个也能在其他企业推开,至少这不是一个普遍趋势。

  问题二十四:任正非把自己搞的这种做法称作“人民资本主义”,老师怎么看?

  许准:其实在英美搞私有化的时候,就出现过这样的提法,说我们搞人民资本主义,就是说大家都有一份。但这个概念能不能成立,我自己是不信的,一般都是忽悠人的。

  网友补充:实际上华为发行的那些股票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所理解的股票,他只能算作工资的一种形式。因为这些股票是不可以参加决策权的,而是那种单纯用于分红的股票,所以这仅仅只是一种发工资的形式。而且和你的工作挂钩,如果你离开了华为,这个股票就不属于你了。所以这种股票可以理解为仅仅是一种工资的形式,而不能把它看作一种所有制,所以也不能说他是人民的资本主义。

  许准:说的很好,你让我想起了原来改制的时候,西方国家也都有一种管理层持大股的说法。虽然话是这样说,咱们把财产分均匀一点,比如我们国家有一些所谓的“良心”学者,像清华的秦晖,批判的只不过是私有的方式:私有化本身挺好,但是你分得不均匀,所以要分的均匀一些。

  但是对于资本家来说,全世界资产阶级如果在实践上真的把股份都分散到几千个小股东手上,那是没法集中的,也就是没法形成真正的决策,所以最后的妥协方法就是留下一些大股东们拥有5-10%的股份,其他人比如都是0.001%的股份,那么实际上企业就是被这几个大股东给占了。但华为的股份只是分红的凭证,还不属于这种情况。

  问题二十五:刚才说到垄断,很多人谈到官僚资本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垄断的状态,只不过程度还没有西方的那么严重。我在想这其中发展的趋势会不会也是一样的,都是一个到更大的垄断阶段?如果是这样,那爆发浪潮的话是属于新民主主义性质的还是社会主义的?

  许准:新民主主义属于资产阶级革命,他革命的目标是推翻封建统治,也就是说它要解决土地问题,所以说从列宁开始,这就是资产阶级革命的一个任务。在整个世界范围内,资产阶级革命在上世纪50-60年代基本结束,在此之后,在某些地方,比如印度,他们的毛派【编者注:中国之外的信仰毛泽东思想的人通常自称“列宁主义-毛主义者”,简称毛派】还面临着土地问题。所以在印度农村,新民主主义的斗争还有意义,但在其他地方,在完成土地革命的情况下,只有社会主义这一条路。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3 23:44:19

主题: 许准: 三、资本主义有好坏的选择吗?
三、资本主义有好坏的选择吗?

  如上文所述,私有化和法西斯有着深厚的渊源,给老百姓带来了灾难。但是我们也会听到另一种观点,认为私有化和市场化能削弱一点官僚、官僚资本、权贵资本等等。这是另一种思路,这种思路不是从有钱有权人的角度考虑的,而是对老百姓来说,私有化和市场化能不能削弱一点官僚的势力,要是能削弱也挺好?换个问法,即资本主义有没有好和坏的选择?

  90年代中后期,有一位代表性的经济学家吴敬琏,他喜欢谈权贵资本理论,他甚至说权贵资本主义就是毛主席说的官僚资本主义。他的意思是资本主义有好有坏,不同的体制催生的资本主义不同,比如说,如果一个地方有大量的国有经济成分,市场发展不充分,那么这种体制容易催生坏的资本主义。那么怎么解决这种坏的资本主义呢?就是进一步的私有化和市场化。

  吴敬琏给了人一种想象,即坏的资本主义能进化到某种好的资本主义,例如欧美资本主义。很多老百姓骂吴,但在主流媒体中,吴敬琏总是作为良心人物出现。更关键的问题在于他这种分析思路,即资本主义有好有坏,通过私有化和市场化我们能进化到某种好的资本主义的观点,被很多知识分子没有批判的接受了。这些知识分子用的词不一定是权贵资本,可能用官僚资本或者官僚资本主义,但他们接受这一整套分析方法。他们对资本主义历史的理解,相当于从理论上被俘虏了。

  权贵资本/官僚资本是怎么来的呢?我从来不用官僚资本这个词,因为从概念上说,它是有具体历史含义的,这种词用的话要非常慎重。毛主席在《论联合政府》里说,官僚资本即大银行、大地主、大买办,这里说的非常清楚,即官僚资本既有封建性又有买办性,没有这两性就谈不上是官僚资本。

  官僚资本是一种特殊的形态,它不是靠投资和技术进步等来获得利润,而主要是依靠帝国主义的政治和军事支持来控制政权,并与国内的地主阶级团结起来,榨取经济剩余。所以毛主席说帝国主义的走狗有两只,一只是地主阶级,一只是官僚资产阶级,事实上就是地主和买办。

  在当代,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即土地革命已经完成,在半殖民半封建的社会性质已经改变的前提下,我们不能直接套用毛主席使用的概念,说现在是官僚资本。因为官僚资本有非常特定的历史含义,现在要用这个词,至少要说这个不是马克思主义历史上说的官僚资本,要不然就没有任何意义。

  而关于好和坏的资本主义,也就是吴敬琏式的问题,毛主席已经明确回答:只有两条路,要么是走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路,要么是走无产阶级领导的革命道路。只有这两条路,没有什么好与坏的资本主义。所谓好的资本主义在毛主席那里是指依靠进步的民族资本家,这个问题毛主席说不可能,他们本身也没有那么强的革命性,所以没有这个选择。

  吴敬琏及其权贵资本理论 | 图片来源:网络

  回到权贵资本主义,这个跟马克思主义一点关系也没有。权贵资本主义是20世纪90年代的创造,该理论来源于70年代西方的资产阶级经济学。70年代,西方开始推行私有化和市场化的巨变,而生产关系要变动,首先就要变思想,所以在当时的经济学界,右翼思想开始反扑,出现了一个新的理论:寻租理论。

  寻租理论的影响非常大,以至于2000年前后,在中国写经济学文章不提两句寻租都不好意思动笔。寻租是什么意思呢?这个词是专门针对政府干预和产业政策的。租不是房租的租,在政治经济学历史上,有个很伟大的经济学家李嘉图(马克思是批判继承了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才创造了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他有个著名学说,即地租理论。

  李嘉图分析了地租的来源,比如对土地的垄断占有,以及土地肥力的差距等,也就是说,当土地只有你有或者你这块土地比别人的都好,那你就可以坐地要价。

  在李嘉图之后,资产阶级学者开始把古典政治经济学变成庸俗的资产阶级学说,这个庸俗其中有一条就是把地租变成了一般性的租。在资产阶级经济学家那里,每种商品在市场上都有自己的均衡价格,但市场上存在很多情况,使得商品最终的价格可能更高,这个差别就是租。

  例如在某个地方,政府有审批的权力,或者控制着某商品的供应量,如果敞开供应,一本书是5块钱,而限制供应之后就变成10块钱一本,那么这个5块钱差价就是租。所以这个垄断权产生的租落到谁手里就是个关键问题,商家可以通过贿赂政府官员获得垄断供应书本的权力,比如商人跟市长商量,咱俩分,一人两块五,你制定政策,我来卖书。这就是所谓的寻租。

  因为有这个租,所以在西方经济学中,市场就有自然的动力要消灭这个跟均衡价格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每个人都要寻找这个租,而这个租一旦由政府控制,就变成了腐败。

  寻租理论创建的历史背景是在20世纪50-60年代,西方存在大量的国有企业,政府对经济进行宏观调控,但这种调控按照寻租理论,就全部是租。所以主张该理论的人认为,因为有寻租,所以包括政府对某些产业进行重点扶持的政策将注定是失败的,也必定会滋长大量的腐败,因而在事实上也不会达到预期的效果等等。

  所以寻租理论本身就是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专门针对资本主义国家自己的一些国有化市场调控行为而发明的,说白了就是要搞私有化和市场化,因为这样才能把租消灭掉,只剩下均衡价格,也就没有租了。这就是权贵资本主义全部的理论基础。

  官商勾结 | 图片来源:澎湃

  在英文中,crony capitalism这个词有时被翻译成权贵资本主义或裙带资本主义。这个词在90年代出现本身是有具体所指的,即90年代末期亚洲金融危机导致韩国失业率大幅度上升、企业破产等等问题,而韩国在此前是资本主义的经济明星,所以一旦出现问题后,一些理论家就要找原因,他们不能说是韩国的资本主义出了问题,而是因为韩国搞的是权贵资本主义,不是好的资本主义,所以才出问题。所以权贵资本主义这个词的产生,带有非常强的政治宣传意味。

  用这个词有两个好处,第一个好处是因为裙带资本主义不是纯的资本主义,所以当资本主义有危机的时候就说是裙带资本主义带来的,而不是资本主义本身带来的,所以市场还是有效的。

  另一个好处是在资本主义没有危机的时候,就可以拿这个大棒去打击其他东西,比如在发达国家,权贵资本主义是一些人用来攻击工会的有力武器。因为工会就是给工人要好处的,所以工会的存在就是工人团结起来产生一种垄断,以谋求更多工资。而资本家觉得这是一种租,是要命,竟然在我这抢夺利润,所以西方右翼使用这个词的时候,他们主要针对的对象就是工会,他们说工会也是裙带资本主义,是最主要的裙带资本主义,所以最好把工会给消除掉。

  所以大家在用这个词的时候,首先要明白在事实上这个词被用来做的是什么事情。我觉得它的政治意味要远远超出学术分析,是一种为资本主义、私有化和打击工人而辩护的宣传理论。

  2019年10月,UAW(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组织4.8万名工人举行罢工,持续31天,将通用汽车逼到了死角

  讽刺的是,如果顺着这个逻辑往下说,资本主义从始至终都是权贵资本主义。我们看到,有足够的钱就能选上议员,或者通过议员的位置换得很多钱。美国和英国那么多的游说集团都是钱权交易,说白了就是拿人钱财给人消灾,他们跟各个国会议员谈,今天把这个调一下,明天把那个调一下,这就是钱权交易。

  所以说资本主义一直都是权贵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政府本来就是资产阶级国家的统治工具,怎么可能不是权贵资本主义呢?李嘉图还是国会议员呢,他不是被选上的,而是花钱买的,所以不管是马克思年代,还是现在,资本主义的权贵性质都是非常浓烈的。恰恰是搞国有化的时候,因为不能完全靠钱来说话,工人也有稳定的工作,说话的权力就更多了一些。

  相反,私有企业和市场经济一样搞腐败,尤其是大的游说集团天天就在搞这些事情。为什么美国不能人人都有保险?这就是利益集团长期游说的结果,这些都是腐败。一有经济问题政府就大规模救市,给资本市场注钱,给大企业捐钱,然而平时老百姓需要解决生活问题的时候,政府就说缺钱,这就是标准的权贵资本主义。

  全美最大的政治游说团体反对控枪|图片来源:搜狐

  2014年有一件非常讽刺的事,资本主义最忠实的朋友之一《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在马克思那个年代就已经存在的一个杂志,它的地位很高——发布了一个权贵资本主义排名榜,如图3.1。

  按该杂志的计算方法,因为很多产业没有什么竞争可言,权贵资本主义有很多天然的产业,他们最容易产生腐败,搞基建、搞港口、搞投资银行、搞房地产……这些行为都不存在竞争,只要跟政府搞好关系。所以把这些行业亿万富翁的财富加起来除以GDP,就得到一个指数,这个指数越高就说明越腐败,因为它越依靠于这些所谓的裙带行业和腐败行业来致富。

  图3.1-权贵资本主义排行榜(2014年)|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排名最高的是香港,其权贵资本主义指数是60%,即香港腐败行业大富翁们的个人财富占到了60%,这是非常惊人的,就算俄国是著名的寡头垄断,都远远不及香港。台湾排名第8,印度第9,英国15,美国17,中国大陆19,所以虽然说中国大陆已经非常严重,但是权贵资本水平还远远不如自由的香港特区和美国。

  德国排在最后,还不是特别腐败,但还是很难看,所以经济学家计算了两年之后就没有再算了。香港这么自由的资本主义宠儿,腐败第一,很难看,他们就把香港和大陆放在一起计算,排名中就只有中国。在包括了香港之后,中国排名略有上升。所以资本主义的常态都是标准的权贵资本。

  此外,我们从另一个指标来看,如表3.1所示,是2000年左右各国前10%的家庭/个人占有国民财富的情况,其中北欧的情况非常惊人,丹麦达到了76%。很多人会用基尼系数来呈现贫富差距,但基尼系数不一定准确,因为很多企业家的财富很多,但工资可能是0。

  表3.1-2000年左右各国前10%的家庭/个人占有国民财富情况 | 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2000年之后,我们来看中国和美国的指数,如图3.2,美国从65%上升到74%,中国同时段从40%上升到65%,这都是非常惊人的。这种测算都会有一定的误差,但趋势相对准确。

  1995-2015年中国和美国最富有10%的人占国民财富的比例 | 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其他国家也都是越来越贫富分化的趋势,即便是所谓好的资本主义,也不过如此。再有关键的一点,我们有没有这个选择可言呢?在世界资本主义的等级体系中,你有什么雄心壮志就可以做成什么,这是灌鸡汤,从历史一般性的规律来看,你是什么等级就是什么等级。

  如图3.3所示,横轴是1960年的人均收入,纵轴是2015年的人均收入。大家可以看一下趋势,1960年的人均收入等级是多少,到2015年基本上还是多少,这个趋势和等级是持久的,也就是说你开始在一个位子上,那你基本就永远在这个位子上了,不是没有例外,但很难。

  图3.3-世界资本主义的等级|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等级意味着什么呢,我们来看下一张图3.4,横轴是2017年各国的人均收入,纵轴是个人自由指数。该指数是一个疯狂鼓吹私有化的右派机构(美国Cato研究所)搞出来的个人自由指数,包括言论自由、选举自由等等。大家先看各个国家的档次,你在资本主义世界中的档次是很难改变的,这个跟个人自由合起来看的话有一个一般规律,人均收入越高,能容纳的个人自由越多。虽然很多亚非拉国家在纸面上的制度跟美国、英国差不多,但是大家一般不会拿他们举例子,因为都明白这些地方在事实上并不提供与英美国家相当的个人自由。

  图3.4-“自由民主”是资本主义的奢侈品|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红线是自由指数为8的国家,8以上是比较公认的自由民主国家,他们在全球一两百个国家里占比非常少,可以看到自由民主在资本主义世界中是个奢侈品。

  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很简单,如果我们抽象的说一般的自由,比如吃野生动物,那么在中国是比较自由的,所以单说这种自由,那中国的自由多的很。

  但这些自由对老百姓没有多少意义,我们真正要的民主自由说白了就是能从资产阶级那里要到多少钱,要的多,你的自由民主就多,要的少,你的自由民主就少。

  所以民主自由是跟人均收入有关的,在资本主义体系里,富有的地方能在全世界榨取大量的利润,所以他们有这个能力能把一部分小资产阶级和工人养一养。你要失业保险,要工作补助,我可以给你,但前提是我得有这个钱和空间能做到。

  然而绝大多数资产阶级国家是没有这个能力的,你要,没有,所以要就是血腥的斗争,不可能你闹一闹我就给你钱,这也是为什么在更多的地方,斗争非常严酷的原因。

  我们不能有这样的想法说,中国现在人均收入一万美元,但南非等国家的自由也许比中国高,所以中国搞了大规模的私有化和市场化改制后,也许能达到南非的水平。

  这一方面是因为南非的情况也不算乐观,另一方面是因为一旦大规模的改了,就会出现收入的下降,可能还达不到南非的级别,例如苏东转型国家,号称是非常有自由的制度,其实社会出现了大幅度的倒退。

  这就是所谓的资本主义的选择,但实际上并没有选择可言,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光靠搞私有化,让人民吃亏,即使付出一代两代人的代价,也不会有所谓的个人自由可言。

  另外,有的人可能会说,你搞非常坏的、糟糕的改革之后,群众就会转向更支持我,比如有选举制度的资本主义国家在进行了私有化和市场化改革之后,群众吃了苦头,那么群众就会选出左翼来制衡。

  然而在事实上,这种情况很少会出现。在英国,撒切尔上台搞私有,保守党连选连胜,上台的工党也继续事实上执行她的政策;在法国,密特朗当总统的十几年期间曾几次推行私有化,法国共产党基本退出了政治舞台,密特朗所在的社会党下台后,却换了一个更彻底搞私有化的党派;智利也是一样,军事独裁之后是不是可以选左翼了?事实上他们反而选了十几年的右翼政党……所以不要觉得,靠选举就能出现改变。

  为什么私有化和市场化是个要害?因为从理论和逻辑上都找不到它的好处,这是非常反动的历史潮流,给人民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事实上,我们今天的很多东西都还没有私有化和市场化,所以很多人觉得还有很多的空间,还可以改。比如电力、水、医疗、土地等等。在中国也是一样,有些人还不满足,还要继续推行私有化和市场化。

  所以不管是在现在还是将来,这又是一个持久的斗争,希望大家能够更重视。

  最后,任何对私有化、市场化和对“反权贵资本”抱有什么期待,很客气的说,这是小资产阶级的空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3 23:38:28

主题: 许准: 二、私有化与法西斯的历史渊源
二、私有化与法西斯的历史渊源

  1. 私有化是怎么来的,这个想法从何而来?

  在资本主义历史中,私有是占主导的。其中,有一段时间被打断,即用类似计划经济的手法把经济管控起来,所以再改回私有化的时候,从逻辑上说应该叫再私有化。这在英语里面表现很明显,汉语中则更微妙。

  图2.1显示的是“再私有化”这个词在20世纪印刷品中出现的两次高潮:第一次是从30年代后期40年代早期开始,一直到50年代早期结束,这一时期为什么大家要谈再私有化,就是因为再私有化是纳粹的核心经济政策。第二次高潮是从70年代末期一直持续到90年代早期,到了2000年后,很多地方都被再私有化掉了。

  图2.1-“再私有化”一词在英语印刷品中的两次涌现 | 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再私有化”这个词是从德语中来的,顺着这个词,英语里也创造了“再私有化”这个词。70年代,撒切尔领导的英国保守政府对于究竟在政策中应该用什么词,曾经有过一个小讨论。最后为什么要用“再私有化”这个词呢?类似我们国家用的是“改制”而不是“私有化”一样,其他国家也需要找到一个适合自己国情的词。

  英国在20世纪50-60年代进行了大规模的国有化,所以如果把国有化搞掉,就应该用“去国有化”一词。这个词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在当时很敏感,因为这个词会让人感觉要把国家资产卖给外国人。当然他们的确也卖,但不能给人造成一种卖国政府的感觉,所以就用了“私有化”一词,这个词好像是把财产分给个人了,这是减少政治阻碍的舆论控制方法。总之,不管怎么叫,私有化、再私有化等说的都是一个东西。

  撒切尔夫人强硬的市场化和私有化改革使得英国工党以及工人对其不满,她去世的消息一经传出,英国反对派人士就走上伦敦街头,聚会庆祝撒切尔夫人死亡。图为当时英国反对派表达不满情绪的一个场景:“撒切尔夫人,永不超生” | 图片来源:搜狐环球外汇网

  如果我们看近现代历史,资本主义大部分时候都是私有制,但曾经出现过两次大的私有化浪潮。

  第一次是日本明治维新之后,在19世纪末实行了一次大的私有化,创造了我们今天熟悉的财阀。

  第二次是20世纪20年代,意大利在墨索里尼上台之后、德国希特勒上台之后都出现了大规模的私有化。当时的学者非常明确的把私有化和纳粹、法西斯联系在一块,但是过了多年之后就不再提这个联系了。

  有的人说私有化的源头是英国或者智利,而不再提几十年前纳粹和法西斯那档事。为什么遗忘,大家可以想想为什么不再提这个“光荣的”历史了?实际上私有化的很多东西就是从那个时候来的。

  2. 私有化为什么对法西斯有那么强的吸引力?

  我曾经听到有人说,法西斯是搞国有化。但在历史上,这至少不是法西斯喜欢做的事情。所以我们来谈谈为什么法西斯喜欢私有化?我主要从意识形态、阶级基础,以及经济上的财政压力这三方面来谈。

  以意大利为例,在墨索里尼上台之前,意大利的经济有三种国有控制的情况:第一种是商品专卖,例如烟草专卖,这可以说是私有,但它是国家管控起来的。第二种是长期国有,例如通信,由于铺电话线成本很高,私人资本很少愿意承担,所以电信网络是政府铺的,此外还有人寿、铁路、公路等等,长期都是国有的。第三种是国家救市,例如意大利企业安塞尔多,资格非常老,从19世纪就开始造船、造飞机,后来安塞尔多破产,国家就以购买的方式把它救下来了。

  为了让墨索里尼上台,意大利的法西斯政党首先打出反体制的旗帜,比如体制很官僚、很腐败,下图是我列出的一些墨索尼里的语录,从中可以看出,他们一般主张国家最好是小政府、大社会;意大利国企和国有成分太多,所以要终结“铁路国家”“邮政国家”,因为这浪费了意大利纳税人的钱、浪费了财政。

  今天在中国香港、美国、法国等地方也能看到类似这样的宣传,即体制很腐败,我们要反体制,然后搞一个更好的资本主义。

  图2.2-墨索里尼语录|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所以实际上,法西斯一方面不反对私有化,或者本身就想搞私有化,另一方面又反对共产,绝对不搞社会主义,他们说要搞第三条道路。历史上有各种各样的“第三条道路”,法西斯是人类尝试过的第一种“第三条道路”,这种道路又反体制搞私有化,又反共产,它最早吸引的是中产,即白领、地主、做小生意的等等,他们比较有积极性。

  但是工人阶级非常不喜欢这一套,举个例子,墨索里尼说要把铁路私有化,方案都做好了,但是法西斯内部的工人党却坚决反对铁路私有化,所以哪怕是法西斯内部,工人也不喜欢私有化。

  墨索里尼为了掌握政权,不能把力量建立在城市小资和白领身上,这非常不稳当,所以迫切需要大资产阶级,即大工业党、大金融的支持。然而这些人对墨索里尼持有怀疑态度,因为他反体制,但这些人是从体制中获得好处的。而这时候抛出大规模的私有化方案就能获得他们的交换和支持,所以墨索尼里上台没几年就迅速推行私有化,除了铁路没能做成之外,原来的国有行业被私有化后,就迅速被金融业和工业资本瓜分掉了。

  这就是墨索尼里能迅速把国家政权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原因,就像蒋介石一样,获得了绝大多数大资本非常热情的支持。所以法西斯需要寻找其阶级基础,这是他们推行私有化最主要的原因。

  墨索里尼 | 图片来源:搜狐

  此外还有一些原因,比如财政压力。因为意大利在一战之后有大量的战争赔款需要还,这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财政压力。如果卖掉企业,至少能够利改税,即原来的国有企业给国家交利润,国家觉得这些钱不够多,所以把它变成私人企业后从中抽税。说到底,他们相信社会达尔文主义,相信私有企业是能创造利润的,搞国有是亏钱的买卖。

  为什么大资产阶级一开始怀疑,后来又支持私有化呢?当初墨索里尼竞选,大资本没有给他捐钱,等到墨索里尼上台之后所推行的一套私有化政策,一给好处,就是向大资本表明:不要担心,虽然我们表面是反体制,但实际上是搞这个私有化。所以这个过程中存在一段时间的磨合与谅解,最终才真正把资产阶级统一起来。这是前无古人的事情,所以私有化是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中出现的。

  三、资本主义有好坏的选择吗?

  如上文所述,私有化和法西斯有着深厚的渊源,给老百姓带来了灾难。但是我们也会听到另一种观点,认为私有化和市场化能削弱一点官僚、官僚资本、权贵资本等等。这是另一种思路,这种思路不是从有钱有权人的角度考虑的,而是对老百姓来说,私有化和市场化能不能削弱一点官僚的势力,要是能削弱也挺好?换个问法,即资本主义有没有好和坏的选择?

  90年代中后期,有一位代表性的经济学家吴敬琏,他喜欢谈权贵资本理论,他甚至说权贵资本主义就是毛主席说的官僚资本主义。他的意思是资本主义有好有坏,不同的体制催生的资本主义不同,比如说,如果一个地方有大量的国有经济成分,市场发展不充分,那么这种体制容易催生坏的资本主义。那么怎么解决这种坏的资本主义呢?就是进一步的私有化和市场化。

  吴敬琏给了人一种想象,即坏的资本主义能进化到某种好的资本主义,例如欧美资本主义。很多老百姓骂吴,但在主流媒体中,吴敬琏总是作为良心人物出现。更关键的问题在于他这种分析思路,即资本主义有好有坏,通过私有化和市场化我们能进化到某种好的资本主义的观点,被很多知识分子没有批判的接受了。这些知识分子用的词不一定是权贵资本,可能用官僚资本或者官僚资本主义,但他们接受这一整套分析方法。他们对资本主义历史的理解,相当于从理论上被俘虏了。

  权贵资本/官僚资本是怎么来的呢?我从来不用官僚资本这个词,因为从概念上说,它是有具体历史含义的,这种词用的话要非常慎重。毛主席在《论联合政府》里说,官僚资本即大银行、大地主、大买办,这里说的非常清楚,即官僚资本既有封建性又有买办性,没有这两性就谈不上是官僚资本。

  官僚资本是一种特殊的形态,它不是靠投资和技术进步等来获得利润,而主要是依靠帝国主义的政治和军事支持来控制政权,并与国内的地主阶级团结起来,榨取经济剩余。所以毛主席说帝国主义的走狗有两只,一只是地主阶级,一只是官僚资产阶级,事实上就是地主和买办。

  在当代,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即土地革命已经完成,在半殖民半封建的社会性质已经改变的前提下,我们不能直接套用毛主席使用的概念,说现在是官僚资本。因为官僚资本有非常特定的历史含义,现在要用这个词,至少要说这个不是马克思主义历史上说的官僚资本,要不然就没有任何意义。

  而关于好和坏的资本主义,也就是吴敬琏式的问题,毛主席已经明确回答:只有两条路,要么是走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路,要么是走无产阶级领导的革命道路。只有这两条路,没有什么好与坏的资本主义。所谓好的资本主义在毛主席那里是指依靠进步的民族资本家,这个问题毛主席说不可能,他们本身也没有那么强的革命性,所以没有这个选择。

  吴敬琏及其权贵资本理论 | 图片来源:网络

  回到权贵资本主义,这个跟马克思主义一点关系也没有。权贵资本主义是20世纪90年代的创造,该理论来源于70年代西方的资产阶级经济学。70年代,西方开始推行私有化和市场化的巨变,而生产关系要变动,首先就要变思想,所以在当时的经济学界,右翼思想开始反扑,出现了一个新的理论:寻租理论。

  寻租理论的影响非常大,以至于2000年前后,在中国写经济学文章不提两句寻租都不好意思动笔。寻租是什么意思呢?这个词是专门针对政府干预和产业政策的。租不是房租的租,在政治经济学历史上,有个很伟大的经济学家李嘉图(马克思是批判继承了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才创造了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他有个著名学说,即地租理论。

  李嘉图分析了地租的来源,比如对土地的垄断占有,以及土地肥力的差距等,也就是说,当土地只有你有或者你这块土地比别人的都好,那你就可以坐地要价。

  在李嘉图之后,资产阶级学者开始把古典政治经济学变成庸俗的资产阶级学说,这个庸俗其中有一条就是把地租变成了一般性的租。在资产阶级经济学家那里,每种商品在市场上都有自己的均衡价格,但市场上存在很多情况,使得商品最终的价格可能更高,这个差别就是租。

  例如在某个地方,政府有审批的权力,或者控制着某商品的供应量,如果敞开供应,一本书是5块钱,而限制供应之后就变成10块钱一本,那么这个5块钱差价就是租。所以这个垄断权产生的租落到谁手里就是个关键问题,商家可以通过贿赂政府官员获得垄断供应书本的权力,比如商人跟市长商量,咱俩分,一人两块五,你制定政策,我来卖书。这就是所谓的寻租。

  因为有这个租,所以在西方经济学中,市场就有自然的动力要消灭这个跟均衡价格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每个人都要寻找这个租,而这个租一旦由政府控制,就变成了腐败。

  寻租理论创建的历史背景是在20世纪50-60年代,西方存在大量的国有企业,政府对经济进行宏观调控,但这种调控按照寻租理论,就全部是租。所以主张该理论的人认为,因为有寻租,所以包括政府对某些产业进行重点扶持的政策将注定是失败的,也必定会滋长大量的腐败,因而在事实上也不会达到预期的效果等等。

  所以寻租理论本身就是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专门针对资本主义国家自己的一些国有化市场调控行为而发明的,说白了就是要搞私有化和市场化,因为这样才能把租消灭掉,只剩下均衡价格,也就没有租了。这就是权贵资本主义全部的理论基础。

  官商勾结 | 图片来源:澎湃

  在英文中,crony capitalism这个词有时被翻译成权贵资本主义或裙带资本主义。这个词在90年代出现本身是有具体所指的,即90年代末期亚洲金融危机导致韩国失业率大幅度上升、企业破产等等问题,而韩国在此前是资本主义的经济明星,所以一旦出现问题后,一些理论家就要找原因,他们不能说是韩国的资本主义出了问题,而是因为韩国搞的是权贵资本主义,不是好的资本主义,所以才出问题。所以权贵资本主义这个词的产生,带有非常强的政治宣传意味。

  用这个词有两个好处,第一个好处是因为裙带资本主义不是纯的资本主义,所以当资本主义有危机的时候就说是裙带资本主义带来的,而不是资本主义本身带来的,所以市场还是有效的。

  另一个好处是在资本主义没有危机的时候,就可以拿这个大棒去打击其他东西,比如在发达国家,权贵资本主义是一些人用来攻击工会的有力武器。因为工会就是给工人要好处的,所以工会的存在就是工人团结起来产生一种垄断,以谋求更多工资。而资本家觉得这是一种租,是要命,竟然在我这抢夺利润,所以西方右翼使用这个词的时候,他们主要针对的对象就是工会,他们说工会也是裙带资本主义,是最主要的裙带资本主义,所以最好把工会给消除掉。

  所以大家在用这个词的时候,首先要明白在事实上这个词被用来做的是什么事情。我觉得它的政治意味要远远超出学术分析,是一种为资本主义、私有化和打击工人而辩护的宣传理论。

  2019年10月,UAW(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组织4.8万名工人举行罢工,持续31天,将通用汽车逼到了死角



  讽刺的是,如果顺着这个逻辑往下说,资本主义从始至终都是权贵资本主义。我们看到,有足够的钱就能选上议员,或者通过议员的位置换得很多钱。美国和英国那么多的游说集团都是钱权交易,说白了就是拿人钱财给人消灾,他们跟各个国会议员谈,今天把这个调一下,明天把那个调一下,这就是钱权交易。

  所以说资本主义一直都是权贵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政府本来就是资产阶级国家的统治工具,怎么可能不是权贵资本主义呢?李嘉图还是国会议员呢,他不是被选上的,而是花钱买的,所以不管是马克思年代,还是现在,资本主义的权贵性质都是非常浓烈的。恰恰是搞国有化的时候,因为不能完全靠钱来说话,工人也有稳定的工作,说话的权力就更多了一些。

  相反,私有企业和市场经济一样搞腐败,尤其是大的游说集团天天就在搞这些事情。为什么美国不能人人都有保险?这就是利益集团长期游说的结果,这些都是腐败。一有经济问题政府就大规模救市,给资本市场注钱,给大企业捐钱,然而平时老百姓需要解决生活问题的时候,政府就说缺钱,这就是标准的权贵资本主义。

  全美最大的政治游说团体反对控枪|图片来源:搜狐

  2014年有一件非常讽刺的事,资本主义最忠实的朋友之一《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在马克思那个年代就已经存在的一个杂志,它的地位很高——发布了一个权贵资本主义排名榜,如图3.1。

  按该杂志的计算方法,因为很多产业没有什么竞争可言,权贵资本主义有很多天然的产业,他们最容易产生腐败,搞基建、搞港口、搞投资银行、搞房地产……这些行为都不存在竞争,只要跟政府搞好关系。所以把这些行业亿万富翁的财富加起来除以GDP,就得到一个指数,这个指数越高就说明越腐败,因为它越依靠于这些所谓的裙带行业和腐败行业来致富。

  图3.1-权贵资本主义排行榜(2014年)|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排名最高的是香港,其权贵资本主义指数是60%,即香港腐败行业大富翁们的个人财富占到了60%,这是非常惊人的,就算俄国是著名的寡头垄断,都远远不及香港。台湾排名第8,印度第9,英国15,美国17,中国大陆19,所以虽然说中国大陆已经非常严重,但是权贵资本水平还远远不如自由的香港特区和美国。

  德国排在最后,还不是特别腐败,但还是很难看,所以经济学家计算了两年之后就没有再算了。香港这么自由的资本主义宠儿,腐败第一,很难看,他们就把香港和大陆放在一起计算,排名中就只有中国。在包括了香港之后,中国排名略有上升。所以资本主义的常态都是标准的权贵资本。

  此外,我们从另一个指标来看,如表3.1所示,是2000年左右各国前10%的家庭/个人占有国民财富的情况,其中北欧的情况非常惊人,丹麦达到了76%。很多人会用基尼系数来呈现贫富差距,但基尼系数不一定准确,因为很多企业家的财富很多,但工资可能是0。

  表3.1-2000年左右各国前10%的家庭/个人占有国民财富情况 | 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2000年之后,我们来看中国和美国的指数,如图3.2,美国从65%上升到74%,中国同时段从40%上升到65%,这都是非常惊人的。这种测算都会有一定的误差,但趋势相对准确。

  1995-2015年中国和美国最富有10%的人占国民财富的比例 | 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其他国家也都是越来越贫富分化的趋势,即便是所谓好的资本主义,也不过如此。再有关键的一点,我们有没有这个选择可言呢?在世界资本主义的等级体系中,你有什么雄心壮志就可以做成什么,这是灌鸡汤,从历史一般性的规律来看,你是什么等级就是什么等级。

  如图3.3所示,横轴是1960年的人均收入,纵轴是2015年的人均收入。大家可以看一下趋势,1960年的人均收入等级是多少,到2015年基本上还是多少,这个趋势和等级是持久的,也就是说你开始在一个位子上,那你基本就永远在这个位子上了,不是没有例外,但很难。

  图3.3-世界资本主义的等级|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等级意味着什么呢,我们来看下一张图3.4,横轴是2017年各国的人均收入,纵轴是个人自由指数。该指数是一个疯狂鼓吹私有化的右派机构(美国Cato研究所)搞出来的个人自由指数,包括言论自由、选举自由等等。大家先看各个国家的档次,你在资本主义世界中的档次是很难改变的,这个跟个人自由合起来看的话有一个一般规律,人均收入越高,能容纳的个人自由越多。虽然很多亚非拉国家在纸面上的制度跟美国、英国差不多,但是大家一般不会拿他们举例子,因为都明白这些地方在事实上并不提供与英美国家相当的个人自由。

  图3.4-“自由民主”是资本主义的奢侈品|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红线是自由指数为8的国家,8以上是比较公认的自由民主国家,他们在全球一两百个国家里占比非常少,可以看到自由民主在资本主义世界中是个奢侈品。

  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很简单,如果我们抽象的说一般的自由,比如吃野生动物,那么在中国是比较自由的,所以单说这种自由,那中国的自由多的很。

  但这些自由对老百姓没有多少意义,我们真正要的民主自由说白了就是能从资产阶级那里要到多少钱,要的多,你的自由民主就多,要的少,你的自由民主就少。

  所以民主自由是跟人均收入有关的,在资本主义体系里,富有的地方能在全世界榨取大量的利润,所以他们有这个能力能把一部分小资产阶级和工人养一养。你要失业保险,要工作补助,我可以给你,但前提是我得有这个钱和空间能做到。

  然而绝大多数资产阶级国家是没有这个能力的,你要,没有,所以要就是血腥的斗争,不可能你闹一闹我就给你钱,这也是为什么在更多的地方,斗争非常严酷的原因。

  我们不能有这样的想法说,中国现在人均收入一万美元,但南非等国家的自由也许比中国高,所以中国搞了大规模的私有化和市场化改制后,也许能达到南非的水平。

  这一方面是因为南非的情况也不算乐观,另一方面是因为一旦大规模的改了,就会出现收入的下降,可能还达不到南非的级别,例如苏东转型国家,号称是非常有自由的制度,其实社会出现了大幅度的倒退。

  这就是所谓的资本主义的选择,但实际上并没有选择可言,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光靠搞私有化,让人民吃亏,即使付出一代两代人的代价,也不会有所谓的个人自由可言。

  另外,有的人可能会说,你搞非常坏的、糟糕的改革之后,群众就会转向更支持我,比如有选举制度的资本主义国家在进行了私有化和市场化改革之后,群众吃了苦头,那么群众就会选出左翼来制衡。

  然而在事实上,这种情况很少会出现。在英国,撒切尔上台搞私有,保守党连选连胜,上台的工党也继续事实上执行她的政策;在法国,密特朗当总统的十几年期间曾几次推行私有化,法国共产党基本退出了政治舞台,密特朗所在的社会党下台后,却换了一个更彻底搞私有化的党派;智利也是一样,军事独裁之后是不是可以选左翼了?事实上他们反而选了十几年的右翼政党……所以不要觉得,靠选举就能出现改变。

  为什么私有化和市场化是个要害?因为从理论和逻辑上都找不到它的好处,这是非常反动的历史潮流,给人民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事实上,我们今天的很多东西都还没有私有化和市场化,所以很多人觉得还有很多的空间,还可以改。比如电力、水、医疗、土地等等。在中国也是一样,有些人还不满足,还要继续推行私有化和市场化。

  所以不管是在现在还是将来,这又是一个持久的斗争,希望大家能够更重视。

  最后,任何对私有化、市场化和对“反权贵资本”抱有什么期待,很客气的说,这是小资产阶级的空想。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3 23:30:13

主题: 许准:一、私有化和市场化,是好得很,还是糟得很?
一、私有化和市场化,是好得很,还是糟得很?

  我相信大家在中国的教育体制里,不管是通过教材,还是课外读物,对市场化和私有化是比较熟悉的,所以在此我不用过多解释。

  有时候搞研究的人会把私有化、市场化和全球化统称为新自由主义,这是一种整体的社会改革,它鼓励世界各国之间的商品交换、服务交换,等等。现在,整个第三世界,即亚非拉地区都在走私有化和市场化的道路,毛主席当年说环球同此凉热,现在大家都在私有化和市场化这条路上“同凉热”。

  在学术界和主流媒体话语中,新自由主义首先强调私有化和市场化会带来效率和自由,不管是个人自由还是企业自由,甚至很多人说还会带来公平,因为过去的体制有官僚,有不合理的管制和政策。其实结合这几个点,你可以看到各种不同的宣传手段和叙事,但这些手段和叙事都是在私有化和市场化这条路线上来说的。

  从70年代末期到现在,资本主义的增长率是低于二战结束后到70年代的增长率的。从资本角度来说,增长率大幅下降,那么资本积累的意愿也会大幅度降低。马克思说资本积累是驱动资本主义发展的动力,资本家应该要很乐意进行资本积累,但现在的情况是虽然资本赚到的利润越来越高,但他们投资的意愿却越来越小,我常说这就是为富不仁,资本主义已经丧失了其历史合法性。

  当然我今天主要想说的,是资本主义对普通劳动者的影响,这种影响更直接、更血腥,说是浩劫也不过分。我举一个我们国家的例子:在我们国家,很少有人说私有化是好的,你一检索私有化,说的都是私有化不好,但是私有化换个名头还是在进行,比如股份制、转型等等。

  这里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下岗。1995-2002年,在城市改革的重点时期,国企下岗3500万人,加上集体企业,共有4500多万人失去生计,国企雇佣人数从1.2亿减少到7000万人。我想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而这还只是下岗人数。所以整个公有经济部分,从就业人数上衡量是极大的缩减了,而这些人失去生计后,市场却不会给他们自动创造工作。

  河南许昌一名下岗工人自谋的一份生计|图片来源:网络

  到了2017年,国企雇佣人数只有6000万。但国企或集体企业实际上需要更多的人,所以就大量使用临时工、派遣工等。常常有学者批评国企这方面的用工政策跟私企一样,但国企为什么会这么做呢?因为它本身也追求劳动成本越来越少,这是追求私有化和市场化必然带来的结果。

  咱们再看具体的数字,表1.1所示是2002年各地区的失业率。我们都知道,武汉是巨大的国有企业和公有制企业聚集区域,所以失业率非常高,达21.7%;沈阳、西安、福州、上海的失业率也都远远高于过去。

  表1.1-几个城市的失业率|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社会主义的一大特点是没有人失业,所以上述失业情况对工人、对劳动者的打击是非常大的,整个工人阶级受到了巨大打击。而在这其中,女性的失业率又要大大高于男性,所以在工人阶级内部,父权制或男权制的重新兴起,也跟这个时段是脱不开关系的。

  再说一个医疗的例子。改开之前,国家保险全覆盖,在农村,公社提供合作医疗,当然这是在60年代的人民公社时期,当时就建立起了这么优秀的医疗制度;在城市,政府、国营企业单位是公费医疗,比如你在某个国企工作,那么你的爱人和孩子都会纳入到你的劳保医疗中。而且这个时候,医院是公有的,医院的预算有一半是国家补贴,所以不管是治疗还是药品都有很多的管制,价格是很便宜的,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社会主义成就。

  然而到了80年代以后,随着私有化和市场化改革不断展开,人民公社解散以后,经济基础没有了,农村合作医疗全部消失了,70-80%的人口一下子没有了医疗保障;而在城镇改革之后,公费医疗和劳保医疗逐渐转型为职工医疗保险,只管职工,但不管职工家人了。

  同时医院也进行了大规模改制,开始自负盈亏,原来医院是只管治病,现在是想着怎么赚钱。当然这个改制过程可以被包装的很好听,但实质就是企业要把这个包袱甩下来,而接这个包袱的就是医院的普通职工和看病的普通人。

  虽然政府对一些基础药物或医疗手段的价格有所管制,但其他的就不管了,而是允许其获得利润。医院为了创收,就自愿或者被迫地以药养医,比如让病人去做更多的、昂贵的检测治疗、开昂贵的药等等,这都是体制逼的。这样的医疗制度就是在大的私有化和市场化环境下培养出来的。

  过度医疗中的一种现象,你是否中过枪?|图片来源:搜狐

  2003年,医保只覆盖了22%的人口,这是一个历史低点,城市中等收入以上的人口才有医保。非典之后,大家对此有所反思,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到现在基本医疗保险才能覆盖绝大多数人口,达到95%以上。这个成就是巨大的,至少美国还做不到。但这只解决了医疗问题的一小部分,如果不否定私有化和市场化的医疗路线,光靠医保全覆盖,解决的问题依然是很有限的。

  再举一些其他国家的例子。比如苏东国家大都经历了大规模的休克疗法,俄国、乌克兰也经历了严重的经济衰退。对老百姓而言,这种衰退表现在你能活多长时间、你的身体健康状况怎么样,这都关系到出生率和死亡率,即反映到人均预期寿命上。

  80年代末期,苏联人均预期寿命为70岁左右,改革了之后就大幅度下滑,而每一个下滑都是巨大的人间惨剧。直到2011年前后,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人均预期寿命才慢慢恢复到80年代末期的水平,这些都是老百姓为私有化和市场化付出的代价。与此同时,俄罗斯和乌克兰也有巨量的寡头资本家在这一过程中暴富,控制了经济命脉等等,但代价是普通人支付的。

  图1.1-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人均预期寿命(1987-2017年)| 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即便我们不看相对突出和悲惨的苏东国家,就看资本主义国家的排头兵——英国和美国,道理也是一样的。两个国家收入前1%的人,他们的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例从大萧条时代开始迅速下降,但是从70年代末期开始迅速上升。也就是说,在私有化和市场化改革之后,这部分人又回到了一百年前所拥有的政治和经济实力。

  图1.2-英美两国收入前1%的人占国民收入的比例 | 图片来源:主讲人PPT

  所以不管俄国还是美国,故事是一样的。英美国家2008年的金融危机也几乎没有改变这个两极分化的趋势。所以在私有化和市场化之后,不管你是什么政府、什么党,老百姓其实都是倒霉的,这是最基础的事实。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3 23:28:55

主题: 从私有化和市场化看资本主义的历史和现实
摘要: 为什么私有化和市场化是个要害?因为从理论和逻辑上都找不到它的好处,这是非常反动的历史潮流,给人民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不管是在现在还是将来,这又是一个持久的斗争。任何对私有化、市场化和对“反权贵资本”抱有什么期待,很不客气的说,这是小资产阶级的空想。

  诚食讲座系列

  #第十六讲#

  昨天所有的荣誉,

  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辛辛苦苦已度过半生,

  今夜重又走进风雨……

  刘欢的这首《从头再来》,单看词曲可以说是感人肺腑、扣人心弦,想必也给很多读者带来过力量,留下过回忆。1997年,砸碎铁饭碗的国企改制浪潮全面铺开,大批国企工人纷纷下岗。为了鼓励下岗工人重新树立生活的信心和工作的勇气,中央电视台拍摄了一组以下岗再就业为题材的公益广告,《从头再来》便是其中最为流行的主题歌曲之一。

  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下岗工人过得怎么样,作为自由劳动力的新工人们又如何?小编自不用多说,因为我们都是这几亿人群中的一员,体会深切而颇多。今天小编想说的是这场社会巨变背后所遵循的政治经济逻辑——私有化和市场化,它跨越民族国界,在全世界范围内一次又一次的袭来,影响了我们今天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

  私有化和市场化到底好不好?它是怎么来的,又和法西斯有着怎样的历史渊源?对于资本主义,我们有没有好坏的选择?带着这些问题,食物主权有幸邀请到美国霍华德大学经济系的许准老师给大家带来了一场讲座,从私有化和市场化的角度回顾和梳理资本主义的历史与现实,洞察资本主义的发展规律,这对于我们立足当下寻找眼前切实可行的路,有着非常重要且紧迫的意义。

  今日食物主权特推出讲座录音整理稿,分享给广大读者,以期继续讨论,拨云见日。

  主讲人|许准

  记录|丁卯 人民食物主权志愿者

  校对|六韬 人民食物主权志愿者

  责编 | 侯雨 人民食物主权志愿者

  后台编辑 | 童话

  许准:现任美国霍华德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研究方向包括政治经济学、发展经济学和中国经济等。

  他长期研究中国的农村生产关系变化,其关于包产到户的论著《从公社到资本主义》由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出版。此外,他的诸多研究成果发表于《每月评论》、《美国公共卫生杂志》、《世界发展》、《激进政治经济学杂志》等刊物上。

  许准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博士毕业于马萨诸塞州立大学,曾经在中国人民大学工作。

  图片来源:网络

  大家好!今天我讲的题目虽然跟新冠疫情有一定的关联,但涉及到的一些具体问题,不只是医疗私有化的问题,可能要更宽泛,大概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私有化和市场化好还是不好?当然这种好与不好,不是针对有钱有势的人,而是针对普通劳动者;

  接着,私有化的历史及其与法西斯的历史渊源;

  最后,关于官僚资本、权贵资本等诸多概念问题的思考。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3 21:06:40

主题: 资本主义杀死中国足球
14支球队集体死亡,中国足球到了该冷静的时候(图)

新闻来源: 中国新闻网 于2020-05-23 18:17:4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24日电(卞立群)23日,新赛季中国足球协会三级联赛球队参赛名单正式出炉,一纸公告彻底打破了国内足坛近期的平静。14支上赛季参加职业联赛的球队集体“死亡”,在惨烈与残酷之下,留下的只有无奈和叹息。一番“优胜劣汰”之后,中国足球似乎也是时候该好好沉淀了。

实际上,这份涵盖三级联赛的球队参赛名单本应在1月份出炉,但由于众多球队面临经营压力,出现难以解决的欠薪问题,直到2月4日立春当天,足协才公示了各级别联赛的工资奖金确认表,宣告9支球队“死亡”。

此后由于天津天海、辽足等球队也出现了问题,联赛准入被拖入“加时赛”。直到5月末,这份三级联赛的参赛名单才终于落地。时间跨度之长,也足以窥见其中的复杂与困难程度。



足协公告截图

根据足协公告,中超球队天津天海,中乙球队深圳鹏城、杭州吴越钱唐是主动申报退出职业联赛。

而上赛季的中甲球队广东华南虎、四川FC、辽足、上海申鑫,中乙球队银川贺兰山、大连千兆、福建天信、延边北国、吉林百嘉、南京沙叶、保定英利易通这11家俱乐部则是因为存在未能解决的欠薪问题,被中国足协取消参赛资格。

在这份“死亡名单”中,共有14支上赛季参加职业联赛的球队,其中1支是中超球队、4支是中甲球队,9支是中乙球队。

辽足与天津天海算是其中的代表球队,前者是拥有悠久历史的“十冠王”,还曾夺取过亚俱杯冠军。后者也曾有过征战亚冠的高光时刻,濒死之时更是用尽全力挣扎,只可惜还是没能逃过没钱的枷锁。他们都被吞噬在金元浪潮之中,成为中国足球后金元时代不幸的出局者。



上海上港从韩国球队全北现代引进巴西外援洛佩斯。图片来源:上海上港足球俱乐部

进入2020年,中国足球确实与往常不太一样,长达2个月的冬季转会窗口,冷清的有些让人不习惯,标王仅是转会费为546万欧元的上港外援洛佩斯。在经历完大牌球星组团加盟的奢华与喧嚣过后,中国足球的金元时代似乎结束了。

如今的局面,有近些年足协政策的导向作用,同时也是规律下的结果。在近10年的金元足球下,运营球队的成本水涨船高,外援、国内球员的转会费溢价更是十分严重。

有数据显示,在2017年世界薪酬前二十球员中,有一半是在中超效力的外援。而在2016年的一项统计中,国内中超球队的人工成本占总支出的67%,处于非正常状态。在那一年,中超俱乐部集体亏损高达39亿元人民币。



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2019年财报截图在这场“军备竞赛”中,中超不乏可以背靠资金实力雄厚的投资方一掷千金的球队,但对于大多数平民球队以及中甲、中乙的低级别球队而言,在极大程度上则是灾难。被动增加支出,很多投资商难以为继,球队从中超降入中甲、中乙,甚至是解散。

辽足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这支老牌球队在进入职业化时代以来就面临着资金不足的硬伤。虽然成绩与十冠王时期相差甚远,但凭借着本土球员的产出优势,起码能够自给自足,通过培养球员、卖出的方式维持运营,甚至能够有所盈余。

但金元冲击之下,这种方式已经不足以让他们在中超生存,甚至是在中甲联赛也让这支昔日王者愈发吃力,直至重病缠身后“死亡”。

上海申鑫也曾是常年征战中超的平民球队,依靠着整体打法和极具性价比的运营方式,在中超立下了独树一帜的风格。只可惜,他们最终也被金元浪潮吞噬,在降入中甲勉强维系几个赛季后坠入中乙,最终解散。

中国足球的金元浪潮席卷了近10年,不可否认,金元足球给联赛带来了难得的热度,大量球迷涌进球场,中超联赛一片欣欣向荣。但在浪潮退去之后留下的将是什么?

中国足球职业化27年,在所谓的职业中,我们的联赛仍没有探索出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职业球队更是极度依赖于投资商,脆弱不堪。

14家俱乐部消亡,如此大面积的“优胜劣汰”难言是正常现象。在持续的输血之后,中国足球确实应该进入一个冷静期,好好沉淀一番。否则,我们还会在未来见到更多辽足和天津天海。(完)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2 20:18:58

主题: 张学良谈“国民党为什么打不过共产党”
国民党“打不过共产党的原因,也就是没有中心思想”;“共产党有目的,他相信共产主义,所以他能成功”

2a5baa1625094123af82c8a6a480e514 (1).jpg

国共内战时期,国民党采取了依靠强大的军事优势,对共产党采取军事“围剿”,以此达到彻底消灭共产党的战略目的。张学良在1936年就明确地、不止一次地提醒国民党战略的制定者蒋介石:“共产党您‘剿’不完!”

张学良何以作出如此明确并在此后被历史证明了的判断?因为他清楚地看到了任何战略背后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这只手在暗中操纵着战略的制定和实施过程,这就是“中心思想”。国民党虽然一度是执政党,也控制过国家政权,但一直没有形成中心思想。张学良直言:国民党“打不过共产党的原因,也就是没有中心思想”。他分析说,国民党虽然一直高唱信仰三民主义,也向他的党员采取各种方法灌输,但“信仰是从内心发出来的,属于自个儿的……信仰不是旁人给你加上的。”只靠硬性灌输是不能使党员树立起信仰的。“那三民主义,真正的三民主义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可以说多数人不知道。背总理遗嘱,就在那儿背,他的真正彻底的意思在什么地方?谁也没有深刻地研究。”就像“中国的老太婆子,整天嘟嘟囔囔‘阿弥陀佛’,你问她‘阿弥陀佛’什么意思,她不知道。”

张学良说:国民党没有“中心思想”,党首蒋介石也一样。“他的中心思想就是我,就是他自己……他就是唯我的利益独尊。”共产党与国民党正好相反,共产党“完全是党的主义,守着党”,“共产党有目的,他相信共产主义,所以他能成功。”“甚至于每一个兵,完全是一个思想——共产主义,这是第一样;二一样,他们经历了万里长征,剩下的这些人,可以说都是精华呀。也不光是他的官,他的兵也是这样子。”国民党军队 “根本没有什么国家的思想。”包括中央军“都是雇佣兵,少数的人是团结的,多数人是雇佣兵,今天我可以在你这当兵,明天我也可以到别处去当兵。国民党和共产党的不同之点在这。所以我跟蒋先生讲,我们打不过他(们),固然他(们)人少,我们人多,但他(们)团结,我们是个(盘)散沙。”

南京政府政策不公,杂牌军不满;共产党看得明白,和杂牌军也不真打

国民党打不过共产党,除了缺乏信仰,没有明确的政治方向之外,政府政策不公瘫痪了前线指挥系统,也是重要原因。张学良以自己为例分析说:“当年我开始时,我对中央是忠心耿耿啊,中央说的话,我是完全服从,中央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后来我发现这不对呀!中央对我不是这么回事啊!”他从三个方面进行总结:

第一,国民党中央对中央军和杂牌军不一视同仁。1935年末,东北军的两个师被中国工农红军吃掉了。“我很痛心。我要补充,没有。可是死这么多人的抚恤呢,除了我个人拿出钱来抚恤外,再报中央依‘剿共’阵亡抚恤,但中央分文未拨。那个时候,我有一个营长……他说:‘政府给我一个条子,让我回家去领,我家在东北,我上哪去领?’”“这件事使我受刺激非常大……我们东北人,家都没了,上哪领抚恤?被打死的人领不到抚恤,受伤的人又不能回原籍……中央很不讲理。”

那么,为什么中央政府明知东北沦亡,还给东北军阵亡将士开空头支票?张学良说:“蒋先生啊,他总有一个意识……总是这是我的,那是他的,分得特别清。这个是我自己亲儿子,那个是干儿子,他不把人看成是平等的。”“军队减员了也不许招兵,全国都不能招,这不能说不对了,政府下的命令,那么我们发现,他把我们损失的两个师的番号给撤销了,却暗地里让胡宗南招兵……亲儿子怎么都行,干儿子怎么都不行,那怎么能行?”

第二,蒋介石让杂牌军“剿共”的目的是在“一斧两砍”,借刀杀人。“中央让杂牌军‘剿共’,中央军不‘剿’,杂牌军对中央当然都不满……因为什么?”“事情明摆着,谁都明白,这不是让我们去‘剿共’,等于是让共军消灭我们。”

第三,几乎所有“非中央军”都发现了蒋介石是在“借刀杀人”,所以,前线军队有令不从。西安事变前,张学良是“剿共”前线总指挥、副总司令,指挥东北军、西北军。他说:“比如说杨虎城,他也是被我指挥的。杨说,让我们去打,钱呢?”“那马家军问我,副司令我打不打?我打了,你给我补充不补充?枪支弹药我打完了我上哪儿领去?我花的钱,谁给我?兵打没了,不许我再招,那我怎么办?”一个前线总指挥,国民党的一级上将,“儿媳妇一样,我怎么做?没法做了。你没法回答。我怎么回答?那么我只能说你看着办吧。” “蒋先生利用‘剿共’消灭杂牌军的这种做法,共产党当然也明白。共产党跟杂牌军也不死乞白赖打,杂牌军也知道共产党不真打。”

“国民政府内部只有四个字:争权夺利”; “不是国民党把大陆丢了,是大陆人民不要国民党啦”

1935年,张学良出席了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和五届一中全会。这期间,他对南京政府和国民党政治、高官素质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开始时我对国民政府有好感。我到南京后,大失所望……国民政府内部只有四个字:争权夺利。他们都不是为了国家。”国民党中央开会“乱七八糟,蒋介石讲话新名词很多,但空洞得很”。“那时候蒋先生讲话,最爱说三个词:死干、硬干、快干。大伙儿也不爱听,闲得没事啊,就在那儿做打油诗。”什么“大委员委小委员,中委,执委,监委,委实无聊”,一个执政党中央开会,庸俗到如此程度。

更令张学良失望的是,汪精卫遇刺时,“枪一响,大家都吓跑了,连警察、警卫,都跑了……那真是丑态百出。那凶手都被我和张溥泉抓住了,跑回来的几个警察还在那掰枪栓呢,掰也掰不开,我说算了吧,现在人都抓住了,你还掰枪栓干嘛?”“事儿都完了,警察得清理现场,抓凶手啊,凶手不一定是一个人啊。警察看见一个人在厕所坐着呢,就问他:‘你在这干什么呢?’那人回答:‘在解手。’警察问:‘解手你怎么坐在地上啊?’……警察又问:‘你是干什么的?’他回答:‘我是中央委员。’‘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不带证件呢?’那人说:‘我证件扔马桶里了。’他怕刺客知道他是中央委员啊。”

一个党在这样一群人领导下,又是处于国难当头的年代,岂有不败之理?!

张学良说:“简单说,国民党在大陆时,把大陆看成征服地一样,没有想到这是自己的国家。”“那时政府真叫不讲理,都是自己的人民,你怎么能把人民当成俘虏看待呢?你是中国军队,怎么能那样看待老百姓?你那不是逼着老百姓上山当共产党吗?”“中国的古书上说,天心自我民心,天听自我民听。你不得民心,那你就得等着失败。”国民党把大陆丢了,怎么丢的?“那是自己找的。不是国民党把大陆丢了,是大陆人民不要国民党啦。”

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这是千古铁律。张学良对国民党内战前途的预判基于对这一铁律的认知,后来国民党失败的事实又一次验证了这一铁律的千真万确。

蒋介石只用奴才不用人才,而且热衷于玩权术,导致军心动摇,这也是国民党军事失败的重要原因

孔子说:“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一国之王,一军之帅,如果带头走正道,谁敢不走正道!如果国王和军队统帅走邪道、玩权术,那自然是“国将不国”、军不成军。

张学良晚年口述时,数次引用王新衡对蒋介石的评价:“他不使唤人才,他使唤奴才。”“什么叫奴才?什么叫人才?怎么分辨?人才首先是有一定人格的人,他有良知,有胸怀,这种人不一定你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奴才最大特点就是你要他怎么的,他就怎么的,只要能得到好处就行。真正做事情的人,他不一定要好处,他是要做事情啊!”奴才没有人格,不仅听话,更关键的是他为了满足个人利益才听话。

张学良说:“蒋先生不光用奴才,他也听奴才的。我举个例子,那时我们开会,研究一个什么事,陈诚他不咋发言,那我们想他一定是同意了,那蒋先生也不吱声,这个事情不就等于决定了嘛。顾祝同跟我说:‘张先生,你信不信?今天这个会议决定的事,明天就会推翻。’我当时还不信。他说:‘会后啊,他(陈诚)一定到蒋先生那嘀咕去,你看,明天这个事情一定不是这个样’。会开完以后,我就去关内了,有人告诉我说陈诚去蒋先生那了。这我就明白了,顾祝同说得对呀。”“我评论蒋先生,用我们北方话说,蒋先生愿意听小话。你正式跟他说的话,当然他也听,不是不听,但抵不过底下嘀嘀咕咕。”蒋介石喜欢这种会说小话的人,“所以他用陈诚啊、戴笠啊,他喜欢这种人”。这种人围在蒋介石身边,那真正的人才就不跟他接近了。“咱们中国不是没有人才,这些人才都无处投奔。社会上的贤哲,都不在政府里面做事,没有被运用。”

“蒋先生我们俩吵得最厉害的一个问题,就是‘安内攘外’的问题。要说西安事变有什么秘密的话,最大的秘密就是这几个字。他是先安内后攘外,我是先攘外后安内……我认为共产党是中国人,他认为在中国能够夺取他政权的人,只有共产党。那我就不同了,夺取政权也好,不夺取政权也罢,他(中国共产党)都是中国人,无论如何都是中国人。换句话,就是我说,你的政权就算共产党不夺,也许被旁人夺去呢,你能防得了?”

抗日战争一结束,“蒋先生还是要消灭共产党。那时候蒋先生手里有好多的军队,包括重武器啊,像杜聿明,全部美式装备呀。我后来听张治中跟我讲,他说,那时候到东北呀,本来内定是让他去,可后来陈诚不知在里面咋鼓捣的,陈诚去了。张治中说,如果我去,不会落到那样。”蒋介石只用奴才不用人才,而且热衷于玩权术,导致军心动摇,这也是国民党军事失败的重要原因。


   23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2 01:46:01

主题: USA new war crime: Trump ordered US Forces to Burn Hectares of Wheat Field in Syria
https://www.ibtimes.sg/trump-ordered-us-forces-burn-hectares-wheat-field-syria-amid-covid-19-pandemicrussia-media-45482

Days after Syria alleged that the American occupation forces in the country burned large areas of wheat crop fields, a report now has emerged that the destroying of the food crop was carried out by the US forces on the orders sanctioned by President Donald Trump.

The report titled Confirmed Trump Ordered Syria's Wheat Crop Burning During Pandemic claimed that the US forces were carrying out the orders that were sanctioned by The White House. President Donald Trump had signed the orders for the burning of agriculture lands in Syria.


On May 17, the local Syrian news report claimed that US forces burned down 20 hectares of the wheat crop in Syria.

The report published in SANA reported that a plane belonging to the American occupation forces dropped thermal balloons over the agricultural lands in the countryside of Shaddadi, south of Hasaka. The thermal balloons burned a large area of agricultural land that wheat crops in Hasaka province.

The US forces used Apache helicopters that flew close to the ground dropping several thermal balloons.

The local SANA reporter said that fire destroyed 200 dunums (20 hectares) of wheat fields in Adla village, in Shaddadi countryside, south of Hasaka.


The incident also sparked an uproar among Syrian supporters who were appalled at the lack of condemnation from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ncluding the United Nations.

"US forces, illegally occupying Syria, used incendiary weapons to set fire to 200 acres of wheat fields in Adla, south of Hasaka. This is your "freedom"? These are your beloved troops? This is a war crime. Where is the intl condemnation? Where's the UN?" activist Richard Medhurst said in a tweet post.
Syria
20 hectares of Syrian agriculture fields were burned by US forces on May 17 SANA/Twitter

The report, which was carried in Xinhua also alleged that the American occupation planes, while flying in the region have been carrying out provocative flights, at times flew very close to the homes of the people and the agricultural fields, causing panic and fear, especially among children.

There also have been allegations that the US occupying forces in Syria have set up bases in the Syrian al-Jazira, where America is now supplying the rebels with weapons and logistic equipment. The US-funded rebels have been accused of stealing Syrian oil, resources and even food grains.

Pandemic COVID-19 'Driving Food Insecurity to Record Levels' in Syria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has worsened the food security situation in Syria. The situation is so dire that Mark Lowcock, United Nations Under-Secretary-General for Humanitarian Affairs and Emergency Relief Coordinator has raised alarms that the pandemic was now driving food insecurity to record levels.

It is estimated 9.3 million people in Syria are now food insecure – up from an estimated 7.9 million people six months ago.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1 23:52:35

主题: 国民党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党人碑 514次2019-08-03 14:36:39

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对于广大翻身农民来说,“还乡”再加一个字,不管是叫“还乡团”,还是叫“还乡队”的那些人,都绝对是刷新人类底线的邪恶与毁灭的化身。
国民党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一、

北孙还乡队长仝堂的罪恶

    1947年4月,河北正定县北孙村解放。

    群众抓获了原还乡队队长仝堂。在其指认下,伪大乡旧址附近,连续挖出死尸四十余具,尸体脖颈上都系着麻绳,有的耳朵被剁掉,有的眼睛被挖,有的五脏俱空,有的男尸还被割掉了生殖器。

    他们的身份既有解放军军属、进步群众、贫协成员,也有大量的无辜群众。

    仝堂被抓住的时候,气焰依旧嚣张,说自己还没杀够:

    “可惜八路军来了,不然再给我半个月,我再杀你们四五十个,凑够一百个也保不住牌!”

    群众问他:“四、五个月就杀了那么多人,心眼里就忍下去了吗?”

    仝堂面露轻蔑地回答:“这样干,上级还老是说我草包哪!去年这个大乡还没有下手的时候,人家叩村大乡就已经杀掉十来个了,上级便说我们这个大乡无能。”

    仝堂真的“无能”吗?

    仝堂自己就说了:“你们找到的这批人,耳朵是我咬下来的,现在还放着十几对,是留着做苜蓿汤吃的,摘下心来是喝酒当菜的,生殖器割下来卖到城里医院。”

    医院当然不会收这玩意,不过这的确符合国民党反动派的某些愚昧臆想——建国后新中国准备自己制造原子弹的时候,他们还是用这套来造谣,说我们要“割蛋蛋造原子弹”。

    老乡们跟他算了笔账,不算北孙还乡队,仅这家伙自己手里的人命,两个月里就有47条。要知道,这些没人性的家伙可不是光杀共产党——他看哪个无辜群众不顺眼,就要杀谁。

    有人跟着群众游行队伍从他家和他主子门口过了,他知道了,就把人家杀了。

    还有人只是跟他老婆说说玩笑话,也给灭门了。

    长工仝小堂儿子老傻,才十几岁,因为营养不良,个子长得不满二尺高,在村外拾过柴禾,就被这家伙堂捉去,硬说是给八路军当探子,一棒子把人孩子打得脑浆迸裂,不问死活,顺手踹沟里就给埋了,说起来,跟这个杀人魔王还是没出五服的亲戚。

    所以同村的,本族的,都骂这个还乡队长:“六亲不认,简直还不如一条狗,常说好人护二村,好狗还护二邻里呢?!”

    (仝堂,《北孙还乡队长仝堂的罪恶》,中共正定县党史资料征集编审办公室:《正定解放(1945, 9—1949, 9),P379-382;)

而冀中北孙村的这一幕,并非解放战争中的孤例。在距离这里东南方向五百公里外的山东潍北(今属潍坊),还乡团们肆虐荼毒的花样更加翻新,更加灭绝人性。

1948年4月11日,华野九纵收到了潍北县委写给全体指战员的一封信,详细列举了还乡团在当地的累累罪行。

“两年多来,潍北县人民被残害者已有千余。

单是纸房区李家营村一带即被害数百人。

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

残杀方式更令人闻之毛发耸然。铡刀铡、活埋已成为匪徒们采用的普遍手段。有的先被割去耳朵舌头,然后活埋;有的被拔去头发而后铡死;有的被割开腿后加油烧死;有的被丢在水里眼睁睁淹死;有的妇女被裸体绑在树上轮奸,然后用火烧的枪条插入阴部活活搅死;有的被剥光衣服,用开水浇,把全身烫起水泡,再用竹扫帚把皮扫去,名为‘扫八路毛’;有的用剪刀剪碎全身皮肉,名为‘剪刺猬’;敌人还把待哺的婴儿的两腿劈开,丢在烧红的锅里,叫做‘穷小子翻身’。
纸房区邢家东庄,蒋匪在街口安下3面铡刀,竟然按户抓人去铡。这个村先后被杀害21人。妇救会长的孩子被铡成两段,青妇小队长的妹妹徐单被敌人用枪穿死,邢振明的妻子和怀孕的儿媳相继被活埋。纸房村贫农韩在林弟兄3人14口一起被活埋,只剩韩的老母,哭求给她留下一个人种而不得。她眼看着自己的子孙被杀光,悲痛欲绝,也上吊而死。

高里区一次被杀被铡12人。军属于传弟之妻被敌人用钳子先拔去头发,又割开腿肚子加上盐,活活折磨死。

固堤区东小官庄一家贫农3口人全被杀死,其妻怀孕6个月,死后小孩的两腿露了出来。

当时的潍北,被害同胞尸横遍野,任野狗撕食。断骨碎肉比比皆是,难属四处认尸,小孩嚎哭寻母,其惨痛情景催人心酸落泪。

这是潍北人民永世难忘的血海深仇!”

 

二、

所谓“还乡团”,就是在国内革命战争中,返回家乡向共产党和革命人民进行反攻倒算和阶级报复的地主武装,并不局限于解放战争。从土地革命战争到抗战,苏区和解放区、根据地的敌我拉锯战中,还乡团一直存在。

如果我们把还乡团作为一种历史现象,站在整部中国革命史的角度来看待,不难发现这背后,中国革命所具有的时代特征可以用“艰苦卓绝”四个字来简单概括。说得再通俗点,那就是非常不容易。

1840年之后的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而且核心问题在农村。不把亿万农民从落后的生产关系中解放出来,把落后的农村建成先进的革命根据地,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共产党就无法带领中国人民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三座大山,砸碎一个旧世界,再建设一个新世界,使农业国向工业化转型,在国际资本市场中尽量争取有利地位,完成原始积累,走向民族复兴的强国之路。

而农村革命的实质,是农民问题,这也是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这一问题的核心是解决土地归谁所有。

外国资本大举入侵之下,社会财富很大程度上被洋大人及其买办阶层所鲸吞,地主和佃户能够分配的,只有他们牙缝里漏下的残羹冷炙。佃户原本用于弥补生活不足的家庭手工业,在洋货倾销浪潮中基本破产,已不足维持基本生活,更无法负担地主的地租,老实缴租就可能饿死。而地主阶层在洋货生活的刺激下,生活标准大为提高,维持消费就需要加紧剥削。

以河南南阳为例,这里的佃耕主要有两种:一种叫大佃,耕牛和大小农具都是佃户的,收获的粮食,主佃各得一半;第二种叫劈子佃,耕牛和大小农具全是地主的,收获的粮食,小麦二八分,秋粮三七分,地主占大头。

(李静之:《耄耋之年话平生》,河南省政协:《河南文史资料》第26辑,P97)

传统产业中的农民,是最没有风险承受能力的。一有天灾人祸,水旱汤蝗,除了等死,就是造反。而地主阶级也分化严重,随着半殖民地化程度的日益加深,逆向淘汰淘汰日趋明显,“有土皆豪,无绅不劣”,土豪劣绅成为农村的统治阶层。他们架设在政府与农民之间的“盈利性经纪体制”,导致社会矛盾尖锐,却无可化解。

于是,革命来解套了,旧有的、不合理的土地所有制必然被打破,地主阶级作为农村封建势力的主要代表自然首当其冲。反帝反封建的中国革命,当然为买办阶级和地主阶级所仇恨,而为广大贫苦农民阶级所衷心拥护,敌我双方的斗争是长期、复杂、艰巨的,斗争双方的力量是不平衡的,在不同的革命阶段此消彼长。

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逃亡地主、恶霸土豪,憎恨一切终结他们万年江山的“僭越者”,为重新夺回自己失去的政治权力和经济利益,在反革命势力的支持下,组织队伍回乡报复。

 

三、

    “各位父老乡亲们,没想到吧?我胡汉三回来了!正如今,还是我胡汉三的天下。若是谁拿了我的什么,给我送回来;谁吃了我的什么,给我吐出来。有人欠我的帐,那得一笔一笔慢慢算。”

这是电影《闪闪的红星》里的反派台词,却是二十二年中国革命中,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对立和斗争反复性的写照。

解放战争初期,敌我对比悬殊,国民党军手中大批美械、日械“剩余物资”就不说了,完全是叫花子跟龙王爷比宝,国共之间军队员额的差距也高达4:1,国民党狂妄叫嚣:“三个月消灭共军”,所以解放军只能放弃一部分根据地,大踏步向北撤退。

这是保存有生力量进行战略决战的不得已之策,但对这些地区的党员干部、进步群众,乃至普通老百姓而言,却意味着一场灾难。

相较此前,解放战争时期的还乡团的成分更为复杂,除了逃亡地主、土豪劣绅和当地土匪外,还集结起了以往和解放区军民有血海深仇,以反共反人民为职业的日伪汉奸和国民党顽固派、特务分子。如果说逃亡地主的主要要求在于追租追田,而过去投降日本鬼子的大小汉奸及为非作恶的特务分子,在求财之外更求“命”——为保自己的命,去要别人的命,土豪劣绅和土匪则是他们的积极追随者和帮凶。所以,这部分“政治还乡团”,对根据地人民进行反攻倒算和阶级报复的疯狂程度,性情之凶狠和手段之残忍,完全刷新了“人”的底线。

(具体可参考《国民党匪军近百年传统就是大杀平民》)

因为这是阶级斗争,是你死我活,并不因为你说不说这些,人家就不这么干。

关于这点,国民党内部也有认识,蒋介石就有特别训令,要求:

    “至对奸匪政训工作与情报宣传等工作,更应特加研究,积极增强,以加速军事之效果。惟剿匪平乱,必须军事与政治互相配合,收复区内之地方行政工作尤为重要。”

怎么抓政治工作,怎么收复地方行政?

那只能依靠以往跟解放区军民打生打死,完全没有和解可能的汉奸和特务,他们知根知底,更“坚决坚定”啊!

说到这里,不能不提到一位大家耳熟能详的英烈,这就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刘胡兰烈士。杀害刘胡兰烈士的,就是山西文水县当地的“奋斗复仇自卫队”。光是听听名字,就能感受到“还乡团”们身上浓重的血腥气。

这支“复仇队”的队长吕德芳,是恶霸地主,他的哥哥吕善卿,时任文水县三青团书记长,是“三料特务”、“三朝元老”—抗战前是阎锡山的特务,后来跟了鬼子,光复后又成了国民党的特务。整个文水县,针对我军民开展的“复仇”行动,基本都是这兄弟俩为主,勾结阎锡山所部驻扎该县的72师所为。

别以为犯下这些罪行的只有“还乡团”们,国民党军队虐杀我军民的“兴趣”,并不比还乡团差。72师师长艾子谦就专门训令配合“复仇队”行动的215团1营:

    “该营此次开展工作进行松懈,做法太软。今后做法要硬,去掉书生习气,勿存妇人之仁,速将陈德照、刘胡兰等扣获归案法办!”

不独“山西王”阎锡山的军队如此,大名鼎鼎的中央军整编74师师长张灵甫,对还乡团也完全是纵容的态度。随该部行动的鲁南还乡团,在当地大开杀戒,手段极其残忍,以致中央社的随军记者翁鲜豪都看不下去了,规劝几个还乡团团长无效后,将虐杀现场拍了照片,找张灵甫告状。希望这位高级知识分子出身的“名将”,能够出于爱护“党国”声誉,更好更快怀柔地方的需要,约束下这些家伙,总不能学着日本鬼子搞“三光政策”,到时候民心丧尽,地方上怎么长治久安?

结果却遭到了张灵甫的讥笑:

    “他们分人家的田、抄人家的家,土匪一样,人家当然要出出气呀!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们这些记者真是书呆子啊!”(温靖邦:《大崩溃》)

部队长官都是这种态度,底下人的做派也就可想而知了。张灵甫的整编74师进入解放区后,论残害老百姓的花样和力度,并不比还乡团差。在临沂张官村(今属山东莒南),发现了几双绣有红五星的鞋垫,整74师就将做鞋垫的9名妇女全部枪杀。在孟良崮被解放军包围时,他们将附近许多村庄烧毁焚平不算,还把来不及逃跑的村民也一律枪杀。尤其令人发指的是,张灵甫为了解决粮食的困难,下令“就地补给”,纵兵抢掠百姓的粮食,对敢于反抗的老百姓全部枪杀。

隔壁李天霞的整编83师更没书呆子气,不但没有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此前还带着还乡团干各种坏事之外,掘了抗日英雄罗炳辉烈士的坟墓,把忠骸拖出来,百般凌辱。

如果说国民党军队是 “虎”的话,还乡团就是为虎作伥的“伥”。在还乡团的配合下,国民党政权确实在不少新占领地区一定程度上恢复了旧有的“秩序”。以华中地区为例,我各级留守党组织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从1946年秋至1947年3月,华中第一、第二地委的党支部就由1641个锐减为989个,党员由84498名减少到71206名。从1946年9月到1947年11月,华中第九地委的党员由37907名减少到13715名。(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等编:《中共江苏省组织史资料简本》,P211)

 

四、

熟悉历史的朋友不少都知道,1968年,美国在南越搞了个“凤凰计划(Phoenix Program)”,中情局赤膊上阵,帮着南越伪政权版的还乡团,对越共进行“整肃”。

从账面来看,越共组织受到了极大伤害,然而同样肆无忌惮的暴力虐杀,造成大量无辜平民的死亡,导致了越南南部群众对美伪政权的刻骨仇恨。而且南越伪政权和国民党政权一样腐朽堕落,战术层面的胜利,对战略决战并无太大帮助,反而让更多的群众看清了美帝的反动本质和伪政权的走狗底色,选择支持“抗美救国战争”,抵制美国侵略,实现国家统一和民族解放。

而当年在中国,美帝国主义也曾积极支持国民党方面的类似行动。1946年8月,“苏中七战七捷”中的五战丁堰、林梓,在歼灭军统武装交警总队后,在丁堰(今属江苏如皋)缴获几屋子数不尽的镌刻有USA字样的脚镣手铐,这些东西的用途,不言而喻。

这一地区的还乡团,也的确对得起美国人和军统。泰县(今属江苏泰州)姜南区三太乡的还乡团,在一夜之间,抓捕了该区108名乡、村干部及土改积极分子,当夜就活埋了28人。黄桥地区浩堡乡的还乡团,一次就烧掉61户民宅,将6户人家无论男女老少,悉数灭门。(陈丕显:《苏中解放区十年》,P360)

苏中的老百姓说:

    “想‘中央’,恨‘中央’,‘中央’一到民遭殃,奸淫还比鬼子坏,烧杀抢掠胜‘二黄(伪军)’!”

这样的还乡团,与其说是竭泽而渔,不如说是为渊驱鱼。还乡团所过之处,就连原先对我党我军持中立态度、甚至可以说是不理解,暗中企盼国民党卷土重来的一般士绅、地主和富农,也被逼得不得不倒向我党。他们固然不喜欢我党的土地政策,但两害择轻,还乡团和国民党军的倒行逆施,更让人难以容忍—善财难舍,但还是命更重要。

有的地主甚至被逼到给我党的干部写信,说还乡团是狼入鸡群、胡作非为,必然难以长久,虽然你们收回了土地,但我们还是希望你们赶快打回来,不然这日子没法过啊!

海安、高邮和宝应等地的老百姓,私底下也都唱起类似的民歌:

    “蚕豆开花,干部回家;蚕豆排挂,新四军要来;蚕豆结英儿,还乡团翘壳儿。”

应当承认,因为某些地方的执行有问题,一开始部分群众对我党的土改政策是有看法的,但“还乡团”们来了之后,很快就用自己的暴行给大家上了一课,于是大家立刻就明白啥叫阶级斗争的你死我活了。无数的农民团结起来集结在我党的领导下,拼了命也要推翻国民党,憋足了劲也要找还乡团报仇。随着解放战争的深入进行,我军各个战场陆续发起大反攻,国民党正规军大批被歼,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还乡团,自然也随之土崩瓦解。

 

五、

那些曾经横行乡里的武装的“还乡团”,他们已经被人民子弟兵永远地从这块土地上消灭了。但这些年,有一些“还乡团”,手里面没有拿着滴血的刀枪,但却借助媒体的力量杀了回来。他们又做了些什么呢?

想必不少朋友都能感受到,就在身边,就在眼前。

潍北县委写给华野九纵的那封信里,还有一句说:“潍北县广大人民把复仇求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自己的军队身上。”(详细内容可阅读炎黄之家womenjia.org相关文章《国民党军罪恶滔天:原中共山东省潍北县委给华东野战军九纵队的信》)

我们如今要战胜新时代的“还乡团”,战胜历史虚无主义,希望首先要寄托在自己身上。时不我待,舍我其谁,这是持久战,是人民战争,是我们自己的战争!
还乡团的两则史料

河北省正定县北孙村解放后,群众抓获了原还乡队队长,在他的招供下,群众在伪大乡旧址附近,连续挖出死尸四十余具,尸体脖颈上都系着麻绳,有的耳朵被剁掉,有的眼睛被挖,有的五脏惧空,有的男尸被割掉了生殖器。

群众问他为什么这么残忍?

还乡队长说:“耳朵是我咬下来的,现在还放着十几对,是留着做苜蓿汤吃的,摘下心来是喝酒当菜的,生殖器割下来卖到城里医院。”

医院当然不会收这玩意,不过这的确符合国民党反动派的恶趣味,后来我们准备造原子弹,他们造谣还是这套,说我们要收集这玩意造原子弹。

这是河北的情况,在看山东。

1948年4月,山东潍北县委给华野九纵写了封信,对蒋军庇护下的还乡团作恶,记述更多。

“两年多来,潍北县人民被残害者已有千余。

单是纸房区李家营村一带即被害数百人。

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

残杀方式更令人闻之毛发耸然。铡刀铡、活埋已成为匪徒们采用的普遍手段。有的先被割去耳朵舌头,然后活埋;有的被拔去头发而后铡死;有的被割开腿后加油烧死;有的被丢在水里眼睁睁淹死;有的妇女被裸体绑在树上轮奸,然后用火烧的枪条插入阴部活活搅死;有的被剥光衣服,用开水浇,把全身烫起水泡,再用竹扫帚把皮扫去,名为“扫八路毛”;有的用剪刀剪碎全身皮肉,名为“剪刺猬”;敌人还把待哺的婴儿的两腿劈开,丢在烧红的锅里,叫做“穷小子翻身”。

纸房区邢家东庄,蒋匪在街口安下3面铡刀,竟然按户抓人去铡。这个村先后被杀害21人。妇救会长的孩子被铡成两段,青妇小队长的妹妹徐单被敌人用枪穿死,邢振明的妻子和怀孕的儿媳相继被活埋。纸房村贫农韩在林弟兄3人14口一起被活埋,只剩韩的老母,哭求给她留下一个人种而不得。她眼看着自己的子孙被杀光,悲痛欲绝,也上吊而死。

高里区一次被杀被铡12人。军属于传弟之妻被敌人用钳子先拔去头发,又割开腿肚子加上盐,活活折磨死。

固堤区东小官庄一家贫农3口人全被杀死,其妻怀孕6个月,死后小孩的两腿露了出来。

当时的潍北,被害同胞尸横遍野,任野狗撕食。断骨碎肉比比皆是,难属四处认尸,小孩嚎哭寻母,其惨痛情景催人心酸落泪。这是潍北人民永世难忘的血海深仇!

自去年三合山战役后,敌人被迫退出据点,我全县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始含泪忍痛,收拾死难同胞的尸体,但已骨折肉烂,不可辨认。死难的穷老少爷们,在临死时都殷切盼望为他们复仇,杀尽蒋贼。

高里区的一个村妇救会长,死时曾告诉邻家说:‘告诉共产党、解放军,一定为我报仇啊!‘’”

应当承认,我们的土改执行中存在着问题,不少老百姓有怨气,但“还乡团”来了,很快就给大家上了一课。过还乡团的教育后,大家立刻就明白啥叫阶级斗争你死我活了,无数的农民自发地团结起来服从党的领导,拼了命也要推翻国民党,憋足了劲也要找还乡团报仇。

这是武装的“还乡团”,这些年没有武装,却借助媒体的力量杀回来的还乡团,又做了些什么呢?

想必不少朋友都能感受到,就在身边,就在眼前。

潍北县委写给华野九纵的那封信里,还有一句说:“潍北县广大人民把复仇求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自己的军队身上。”

我们如今要战胜历史虚无主义,希望首先要寄托在自己身上,时不我待,舍我其谁,这是持久战,是人民战争,我们得和这些精神上的“还乡团”斗争下去!

 

继续说河北正定北孙还乡团

北孙村,现在还有这个村子,在石家庄绕城高速外面,距离正定县城十多公里,说实话不起眼的一个北方村落。

可就在这个村子里,1947年4月正定县城解放之后,群众发现被国民党反动派还乡团虐杀的遗体就有四十多具,他们的身份既有军属、进步群众、贫协成员,也有大量的无辜群众。

最初他们一个个消失的时候,坏种们还放话说是“八路军干的”,言之凿凿,“要军饷不给,当兵不从,八路军杀了他们全家!”

可实际上,干这活儿的就是还乡团,当地叫“还乡队”,为首的头子叫仝堂,这家伙被我们抓住后,还气势嚣张,说:“可惜八路军来了,不然再给我半个月,我再杀你们四五十个,凑够一百个也保不住牌!”

不算他的还乡队,仅这家伙手里的人命运,两个月里就有47条。可不光是杀我们的人,无辜群众,看谁不顺眼,他就杀谁,有人跟着群众游行队伍从他家和他主子门口过了,他知道了,就把人家杀了,还有的就是跟他老婆说说玩笑话,也给灭门了。

长工仝小堂儿子老傻,才十几岁,因为营养不良,.个子长得不满二尺高,在村外拾过柴禾,就被这家伙堂捉去,说是给八路军当探子,一棒子把人孩子打得脑浆迸裂,不问死活,顺手踹沟里就给埋了,说起来还是没出五服的亲戚。

所以同村的,本族的,都骂这个还乡队长:“六亲不认,简直还不如一条狗,常说好人护二村,好狗还护二邻里呢?!”

仝堂在北孙村各种坏事做绝,杀人花样翻新,就这他还在群众大会上吐槽他的主子:

“这样干,上级还老是说我草包哪,去年这个大乡还没有下手的时候,人家叩村大乡就已经杀掉十来个了,上级便说我们这个大乡无能,捉不住八路在你们腿笨,打不住八路怨你们枪法不准,怎么连手底下守着的土八路也消灭不了他?”

大家看看这就是国民党反动派的成色,而仝堂也只是北孙村大地主大恶霸于老西的哼哈二将之一,北孙村和正定,仅仅是还乡团的一个小小缩影。

看看网络上,某些给国民党反动派洗地的货色,您还能说胡汉三没有回来吗?
网友评论还乡团

阶级仇恨阶级斗争,搞革命就不可能温良恭俭让【nielsgans】

既然是革命就必然是血腥残忍的,敌人的残暴只会超想像。而遗忘残酷历史幻想反动派善良就是人渣,无论它包着多么美好的外皮也改变不了愚蠢本质。【一介布衣】

支持公益网站“炎黄之家”。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1 23:47:29

主题: 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
杨惟时
杨惟时

地主武装的暴行实在是触目惊心,其他答主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即使这样,这里仍然能看到许多朋友为地主阶级辩护开脱,声称他们是土地革命的受害者,报复农民有情可原。然后更进一步,反而开始大肆批判土地革命中“侵犯私人财产”、“践踏天赋人权” 的 “罪恶行径”。

在他们的叙事里,解放战争与几千年来一成不变的成王败寇,改朝换代的故事毫无区别;土地革命则是群氓夺利、杀人越货的行径。而这些答案还有如此众多的支持者,实在是令人遗憾之至。

今天一些朋友多少有了一些资产,于是在思考历史的时候不自觉地就把自己代入到地主的角色中,开始仇恨造反的穷小子了。他们生怕有朝一日同样的历史再重复一次,自己也成为了“共产”的对象。但恕我直言,大多数潜意识里把自己和当年的地主划到同一阶级的朋友,实在有些高看了自己。

如果大家按照当前的社会地位,穿越到那个饿殍遍地、绝大多数人一贫如洗的年代,大部人的身份都只是挣扎求生的穷苦农民而已。在评价一场绝大多数人 与极少数食利阶级成员的斗争时,为什么一些人要自动代入统治阶级的角色,以他们的视角思考问题呢。

在二十世纪初的中国农村,大多数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终年辛劳甚至卖儿鬻女,仍然还不清地主老财的地租和高利贷;负担不了反动政权的沉重徭役、苛捐杂税。在国内外财团、买办、政府、军头的多重吸血盘剥之下,农村社会趋于崩溃瓦解,成为了一潭绝望的死水——地主渐无余粮,富农沦为佃农,佃农成为饿殍。底层平民即使再勤劳能干,也无法逃脱被榨干血肉后,早早贫病而死的命运。而如果不推翻那糜烂到底、失去了变革能力的反动政权,这种绝望的境况还将年复一年地继续下去。不知这里是否有人甘心让自己和子孙后代接受这种命运?

在当前的社会中,仍然对现状极为不满,终日呼唤公平正义的朋友,不妨也体会一下当年广大农民蝼蚁般的生活是多么绝望,社会矛盾尖锐到了何等程度;想想那些活不下去的人民会怎样看待食利阶级。此时还一厢情愿地无视绝大多数人的悲惨命运,要求饥寒交迫的人们自觉守序,放弃革命,就这样沉默下去直到死亡;同时又进一步鼓吹维护那些吸血扒皮的 地主军头官老爷的“神圣财产、天赋人权”—— 这是何等的天真幼稚;又是何等的不辨是非。某些人痛陈革命伤害了很多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那么千百万你我这般的普通百姓难道就只配世代被他们奴役吗?分析一切历史问题都要从当时的历史背景出发。正义从来不会是极少数人的正义,当一个社会让绝大多数人丧失了生存的希望和改变命运的出路,那么所谓公理正义的标准将与今天一些人所见所想的样子截然不同。

我们必须承认偌大的中国有很多“良心地主”,可惜残酷的经济规律和社会法则决定了这并非主流。有人提到大量地主在运动中遭受了严酷的清算,其中不乏无辜受难者,也有很多报复行为远远超出了应有的限度,这确实是土改运动中不可否认的污点。而今仓廪实足,人文关怀成为了主流思潮,让很多人更加难以接受当时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的血腥和残酷。但现实不是温情脉脉的天堂,反动势力也不是人畜无害的羔羊。那些反动的食利阶级作为一个整体走向覆灭丝毫不值得同情,因为只要他们活着,别人就活不了。

这里很多人告诉穷人不要革命,“要靠政府和法律惩治恶人”。那么请问当面贫苦农民面对地主和旧政权残酷的压迫求生无路,叫天天不应的时候,你们的“法律”又在哪里?这充满普世光辉的法制靠谁来建立,会从天上掉下来么?它又靠谁来执行,靠神仙皇帝么?尤为可笑的是做人为何如此色厉内荏,欺压别人至死的时候压根没想到什么“法制”,在被推翻被专政的时候倒想起法制的好了?

先辈们没有我们如今坐而论道的资本。在大家就要活不下去的时候,想种点粮食糊口,就不能怕弄脏手,必须除掉杂草和害虫。可惜的是如今有这么多人心安理得地享用着前人 流血牺牲、辛勤耕耘换来的成果,却把这当做理所当然,拒绝承认先辈的付出,拒绝理解先辈面临的两难抉择。当他们看到先辈们扑灭害虫的时候也殃及了一些益虫,仿佛发现了新大陆,开始对先辈的“黑历史”痛心疾首,纷纷怒斥先辈没有人性、伤天害理。这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

-----------------------------------------
既然评论里一直有人鼓吹温和改良,否定革命的必要性,那就顺便夹带几句私货。

有人幻想可以通过逐步改良的温和方式来进行土地革命,但历史证明这在当时的环境下根本行不通。首先,当时的政权已经腐败无能糜烂到底,上奈何不了权贵,下控制不了基层,从根本上失去了推行改革的能力;其次,统治阶级倒行逆施积累的社会矛盾已经尖锐到无法弥合,阶级之间滔天的仇恨几乎没有其它的释放途径。
而最根本的原因是,当时中国的人口压力已经远远超过原始生产、自然经济的承载能力。要想养活如此规模的人口,中国必须走上工业化的道路。而作为几亿人体量的大国,能够搭上工业化进程末班车的机遇期仅有二战后列强忙于建立新秩序的那十年左右,时间窗口稍纵即逝。如果错过,可能将永世沉沦再无机会(可以参考当今印度几千万上等人和十亿牲畜的社会模式;或是拉美那种发展停滞、社会割裂、贫民窟遍地的样子。真心希望他们能等来下一次大规模的国际产业转移)。而封建势力阻碍了历史的进程,那么只有通过革命的方式迅速推翻它们,才能为刻不容缓的工业化进程创造条件。

现在回过头来看,我国实在是足够幸运,能够在二战后迅速扫清封建统治者、官僚资本、买办势力,建立起了执行力、控制力极强的政府,整合了全国范围的宝贵资源;又付出了巨大牺牲, 用朝鲜战争的胜利建立了强大的军事威慑力,赢得了和平的发展环境,并用这血染的投名状换来了苏联援建的工业样板,以此为基础艰苦创业建设起了自己的整套工业体系,同时培养出了一代合格的劳动者;又以此为基础,顺利承接了七十八年代开始的国际产业转移,走上了工业迭代升级的指数化增长道路。同时还顺便在这几十年中建立起完备的国防体系和核威慑, 保证了民族的生存和发展。今天有些人不知世事险恶、创业艰辛,总觉得这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殊不知这个过程是何等的艰险,世界上有多少国家和民族在半途就坠入深渊(单是打赢一场朝鲜战争,就是地狱级的难度了)。

这条血路饱含着前人的辛酸血泪和累累白骨。如果深入挖掘,还能发现很多惨剧、很多黑点。但从历史的宏观尺度来看,这些都是磅礴的命运交响曲中的一点杂音(当然一些认为人文关怀至高无上的朋友肯定不同意,又要反问些 “xx万人的生命就这样轻描淡写?你愿意做那 xx万人吗?”之类老掉牙的问题)。

如今人们提起美国,绝大多数人都不吝称之为民主灯塔、人类希望;而鲜有人了解美国崛起时血雨腥风的血泪历史;即使对于那段黑历史,人们大多也会以客观的角度去评价。同样,百年后的人们只会记住中华民族在跌落谷底,家国危亡之际,用一连串史诗级的操作,在二十一世纪奇迹般地重回世界前列,也为我们这一代人争取到了饱暖的生活和未来的希望。至于今天有些人津津乐道的“历史真相”——不好意思,那时的人们会用更客观的方式去看待,而得到的结论多半会跟你们截然不同。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21 23:35:56

主题: 沂蒙山区还乡团
高云
归田舍

有些历史,还是应该写出来让人知道有这么回事的。

坐标沂蒙山区,在1937到1949,不算外出当兵打仗死掉的人,在当地被杀的百姓里面,还乡团杀的人比鬼子杀的多。

1947年秋,共军执行战略撤退北撤,部队很快就经过沂蒙地区继续往北撤退,当地只留下了很少的地下工作人员,其中包括舍不得离开亲属的人(那年头兵荒马乱导致一大家子可能只有一两个劳力,剩下就是老弱妇孺),国军部队紧追而至,随后还乡团来到,大开杀戒。

当时凡是分过地主家田地拿过地主家财产的,全部要把财产还回去,然后要杀要剐全看还乡地主的心情,但是凡是参加过游击队,武工队,民工队等给八路军出过力的人,一律满门皆杀,甚至到了后期时候只要看谁不顺眼就给安个通匪的名头拉去杀了。

讲几个情形吧,刚开始时候还乡团把民兵代表抓起来,然后把肋骨上的肉全部割开,把肋骨梢剥出来,然后在肋骨稍上套上子弹壳,用火烧子弹壳来烤肋骨,逼问参加民兵队的人名单,以及可能隐藏的地下党,最后把人活活折磨死。

山东这边大都有地瓜窖,用来储存地瓜,一般直径一米左右深四五米,还乡团就把查到的和共产党有关联的人按家庭为单位抓起来拉到地瓜窖旁边,不论男女老幼全部踹到地瓜窖里面活埋,地瓜窖不够了,就去河边挖坑活埋,因为河边沙土多,好挖。

杀人被还乡团搞出来种种残忍花样,不输奥斯维辛,比如有一种“放呲花”,把人埋进地理只漏脑袋,然后用刺刀穿刺脑袋让血呲出来。

还乡团统治沂蒙地区的时候,那里真的是从半殖民地变成了奴隶社会,人命不如草,所以后来共产党再打过来的时候,参军的人不计其数,不能当兵的就当民夫给部队推车送粮,老弱妇孺在家摊煎饼纳鞋底做军需,这些不是简单的阶级觉悟就能说透的,这都是血的复仇!

至于那些说地主很无辜的人,打从太平天国开始,从广州一直到天津,都是战乱区,都被打烂了,一直到抗战时,90多年的时间里各地兵匪无数,你抢我我杀你,那样的年代里能成为地主保有家业的人你洗地说他们是小绵羊一样纯善,糊弄鬼么?良善地主只存在于太平年月,大家日子好过就不会欺压太甚,一旦乱世来临,官与匪来来往往,导致支出大增收入骤减,就只能靠加大残酷剥削佃农来维持!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19 20:48:50

主题: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

原作者: 毛主席

摘要: 目前,在世界范围内,正出现一个反对美帝国主义斗争的新高潮。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帝及其追随者不断地发动侵略战争,各国人民不断地用革命战争打败侵略者。新的世界大战的危险依然存在,各国人民必须有所准备。但是,当前世界的主要倾向是革命。

   1970年3月13日美国支持柬埔寨的朗诺-施里马达集团悍然推翻了西哈努克亲王为首的柬埔寨王国合法政府,自认国家元首和总理。政变政府上台后采取亲美政策,驱赶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力量借道柬埔寨的鹦鹉嘴地区,断绝了与中国、越南和朝鲜等国的外交关系。但是由于西哈努克亲王立即在北京组织了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任国家元首,以宾努亲王为首相,和国内红色高棉合作,抵抗朗诺集团。朗诺政府立即陷入挨打败退的窘境。美国政府据此派军队侵入柬埔寨,实行赤裸裸的直接干涉。

    为了表示对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反美抵抗斗争的支持,和对持印度支那三国人民的抵抗外敌斗争的支持,中国政府在1970年5月21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隆重的示威游行和集会,有百万人参加。毛泽东、林彪、周恩来等中国当时的主要领导人,全都参加了这个盛大集会。在集会上当时的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林彪代表毛泽东宣读了以他个人名义发表的声明,史称《五二〇声明》。

      《五二〇声明》是一篇极有气势,极有感染力和号召力的战斗檄文。全文只有896个字,可是字字珠玑,力透纸背,一股浩然正气跃然纸上。表现了中小贫弱国家的人民不惧强暴,不怕强权,敢于斗争的誓死决心。据说这是当年外交部副部长,外交才子乔冠华所撰写。但是无论如何这篇文章的文风和口吻就是毛泽东的一贯风格。现在,我们重温这篇文章依然有着很强的针对性和现实意义。声明全文如下: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

毛泽东

   1970年5月20日


    目前,在世界范围内,正出现一个反对美帝国主义斗争的新高潮。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帝及其追随者不断地发动侵略战争,各国人民不断地用革命战争打败侵略者。新的世界大战的危险依然存在,各国人民必须有所准备。但是,当前世界的主要倾向是革命。

  美国侵略者在越南、老挝打不赢,阴谋策动朗诺-施里玛达集团的反动政变,悍然出兵柬埔寨,恢复轰炸越南北方,激起了印度支那三国人民的愤怒反抗。我热烈支持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反对美帝及其走狗的斗争精神,热烈支持印度支那人民最高级会议的联合声明,热烈支持柬埔寨民族统一战线领导下的王国民族团结政府的成立。印度支那三国人民加强团结,互相支援,坚持持久的人民战争,一定能够排除万难,取得彻底胜利。

  美帝国主义屠杀外国人,也屠杀本国的白人和黑人。尼克松的法西斯暴行,点燃了美国革命群众运动的熊熊烈火。中国人民坚决支持美国人民的革命斗争。我相信,英勇战斗的美国人民终将得到胜利,而美国的法西斯统治必然失败。

  尼克松政府内外交困,国内一片混乱,在世界上非常孤立。抗议美国侵略柬埔寨的群众运动席卷全球。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成立不到十天,就得到近二十个国家的承认。越南、老挝、柬埔寨三国人民抗美救国战争的形势越来越好。东南亚各国人民的革命武装斗争,朝鲜、日本和亚洲各国人民反对美日反动派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斗争,巴勒斯坦人民和阿拉伯各国人民反对美以侵略者的斗争,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各国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北美、欧洲、大洋洲人民的革命斗争,都在蓬勃发展。中国人民坚决支持印度支那三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反对美帝及其走狗的革命斗争。

  美帝国主义看起来是个庞然大物,其实是纸老虎,正在垂死挣扎。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越南人民、老挝人民、柬埔寨人民、巴勒斯坦人民、阿拉伯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怕美帝国主义,而是美帝国主义怕世界各国人民,一有风吹草动,它就惊慌失措。无数事实证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弱国能够打败强国,小国能够打败大国。小国人民只要敢于起来斗争,敢于拿起武器,掌握自己国家的命运,就一定能够战胜大国的侵略。这是一条历史的规律。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14 18:10:07

主题: 李讷和她的父母亲:父亲离开44年,母亲去世29年
http://www.zhurengong.net/uploadfile/2020/0514/20200514073627398.jpg

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寄托了父母的期待与要求,这句话,也伴随李讷的一生。
 
转眼已是古稀老人的李讷,承载了太多的记忆与感情。
 
延安,父母在延河边的岁月里,留下了她跌跌撞撞的脚步。
 
在那段艰苦的抗日战争时期,她的父亲留下了太多可称之为经典的文章。
 
也是在延安最艰苦的那段岁月里,她的母亲从大上海历经千难万险来到了圣地延安。
 
就在一切的偶然和必然间,她的父母走到了一起。
 
偶然:是那段特殊的战斗时期,有太多的危险和考验,很多年轻的生命成了烈士,延安是圣地,但去往圣地的路途上充满了不确定性和牺牲的风险。
 
必然:是在那个理想和信仰旗帜高高飘扬的时期,任何追求光明与正义的有志青年都会冲破艰难万险,去延安。
 
那里才是中华民族命运和未来的希望所在。
 
在这些偶然与必然间,她这个小生命的来临,给夜以继日战斗的父亲带了很多很多的童趣。
 

 http://www.zhurengong.net/uploadfile/2020/0514/20200514073704577.jpg

这时候她的父亲母亲一张伏案写作的照片成为了那个时代最美的写照。
 
父亲奋笔疾书在为国家和民族的未来登高远望,母亲认真细致的誊写父亲那龙飞凤舞般的草稿。
 
这样的时光,温馨之中透出的是对国家和民族的重任。
 
而小时候的她可能就是在一边玩泥巴、过家家,但这段时光应该是让她记忆深刻的。
 
当胡宗南的枪炮已经逼近延安城时,为了安全起见,她的很多叔叔都向其他根据地转移,她的阿姨们无一例外的全部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这时候她的父亲化名李得胜,继续留在陕北,拖住了胡宗南的十万大军,当然这种选择的风险无疑也是巨大的。
 
经常出现这样的一幕:她父亲前脚走,后脚敌人的追兵就到了。
 

 http://www.zhurengong.net/uploadfile/2020/0514/20200514073719244.jpg
这支转战陕北的队伍里,她妈妈是唯一的女战士。
 
在陕北黄土高原的千沟万壑里,她的父亲母亲一起和敌人战斗在斗争的最前线。
 
这段历史她应该会感到非常的骄傲,她的父亲每每提起这段时光,就会露出满意的笑容。
 
是对自己毛泽东三字拖住蒋介石千军万马的自豪,也是对能够在艰苦的日子里她的母亲能够一起战斗的一种夸奖。
 
当然这段历史也给她留下了最难以抹去的痕迹,因为从她父亲化名李得胜开始,她也改名为李讷。
 
进入北京后的日子里,她上小学、中学,她沿用了李讷这个名字。
 
李讷,很多老师和同学,也不会将这个名字和伟大的人民领袖联系起来,很多时候大家可能觉得因为她是随母姓,因为她的母亲是李云鹤,当然这个名字也不会让老师同学联想到,这也是她母亲参加革命后的化名。
 

 
有一次她的母亲在庐山,拍摄了一张非常壮观的景象《庐山仙人洞》,诗兴大发的父亲,赋诗一首作题:
 
七绝·为李进同志题
 
所摄庐山仙人洞照
 
暮色苍茫看劲松,
 
乱云飞渡仍从容。
 
天生一个仙人洞,
 
无限风光在险峰。
 
此时此景,写实之中透露着那一种豪迈的革命情怀与斗志。
 
暮色之中她的父亲看到了危机,但也充满着自信与强烈的历史责任感。
 
从此时起,她的父亲母亲迎来了最艰难,曾经评价和后来评价也大不相同的岁月。
 
在那段不能言表的岁月里,她经历了很多的考验与斗争。
 
她的父亲母亲也在特殊的斗争中携手前行。
 
他们绝不是为了她在战斗,他们绝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家庭而战斗,而是为了千千万万个和她一样的后来人,不在经受他们所曾经受过的苦难!
 
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她父亲在他的老家韶山,一个人沉思了很久,那与世隔绝的11天,他想了很多很多。
 
她的父亲想到了她的泽民叔叔、泽覃叔叔、泽建姑姑、开慧妈妈、岸英哥哥、楚雄哥哥等为人民革命而牺牲的亲人,想到了无数和他们一样的革命先烈。
 
她的父亲在忧虑烈士们鲜血换来的人民江山怎样才能永远属于人民,他在思索未来的路怎么走。
 
当他走出滴水洞的那一刻,坚定的信仰让他再次重新以万分的革命意志和豪情出征。
 
她的父亲母亲不知何时,默契的有了五不怕的约定:不怕杀头、不怕坐牢、不怕罢官、不怕开除党籍、不怕老婆离婚。
 
现在的我们看来,敬仰,只有敬仰!
 
后来的岁月,历史在证明着她父亲的忧虑,历史也在证明着她父亲的伟大!
 
后来的岁月,斗争的残酷在考验她父亲母亲的五不怕精神,让他们的战斗同志情进入了一个新的高峰。
 
时间告诉人民,伟大终归是伟大,即使一时的尘埃遮住了伟大的光芒,但终有一天伟大的光芒必将冲破一切黑暗,再次照耀人间。
 
她父亲的生命定格在了1976年的9月9日,但他的精神成了世界被压迫人民的北斗星。
 
她母亲的生命定格在了1991年的5月14日。
 
她自己今天也步入了晚年……
 
但人民对她父亲毛主席的思念,却更加浓烈!
 
但她父亲所开创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却历久弥新!
 
红色小兵
 
2020年5月14日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12 02:16:29

主题: 中国生育率从6.11降到1.69 要是有四方面的原因
this analysis belongs to only one part of a long article about the aging problem in China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842


根据WHO统计,从1950年到2020年,中国女性的生育率从6.11降到1.69。这主要是有四方面的原因。

(1)计划生育政策。(客观评价,不否定其巨大积极作用) 据估计,从1970年到2015年,计划生育政策直接减少了5亿新生儿的出生。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比如部分地区头胎女儿直接流产)这也间接导致了4000万的女婴数量亏空。

中国(内地)是全世界新生儿性别比例最不均衡的国家之一。2010年中国内地的新生儿性别比达到了117:100,此后稳定在这个数字,比自然基线(103~107)高出了十个百分点。而1981年则是108:100, 处于正常水平。

1980年到2010年中国内地新生儿性别比

根据国家计生委的测算,2020年中国男性将会比女性多出3000万,带来潜在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并可能造成以求偶为目的的移民。

性别比例不均衡是导致低出生率的重要原因。

二孩政策逐步放开后,其实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预期年出生数破2000万)。扭转不了“生的越来越少”这个大趋势。而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17日公布,2019年新生儿数量为1465万,创下建国以来新低。


(2) 高昂的生活成本与养育成本。这两者是城市地区部分80、90后夫妇不愿意生育的最主要原因。中国人民大学葛玉好教授在《房价对家庭生育决策的影响》(2019)中指出,住房价格每上涨1000元/平方米,家庭生育第一个孩子的概率降低1.8%~2.9%,并将女性初次生育年龄推迟0.14~0.26年。

而西南大学的王志章等在《生育“二孩”基本成本测算及社会分摊机制研究》(2017) 估算了将二胎从怀孕到本科毕业的直接与间接成本总和,结果为:一线城市(广州)87万,二线城市(重庆和武汉)73万,三线城市(南昌和潍坊)50万,四线城市(玉溪)40万。更何况这篇文章采用的算法已经非常非常“抠门”了。

(3) 对职业前途的影响。中国人民大学杨菊华教授在《“性别-母职双重赋税“与劳动力市场参与的性别差异》(2019)中发现男性是否就业受婚育状态影响不显著,女性的就业比例都比有一个孩子的父亲少得多。因此,女性因为生养孩子而造成的职业生涯中断乃至结束的现象比较常见。而有孩子也往往成为某些用人单位歧视女性职员的依据。这也降低了女性生育意愿。

(4)育龄夫妇的健康水平。随着经济的发展,吸烟、饮酒、不健康的饮食以及生活压力对育龄夫妇的健康水平造成了影响。此外由于环境污染,从上世纪70年代起,中国男性的精子量就处于下降中。据英国《卫报》报道,香港中文大学的Matthew Taylor教授在以6500名男性为样本的实验poor sperm quality linked to air pollution(2017)中得出结论,”精子形状异常“(abnormal sperm shape) 与高水平的空气污染显示出了“较强的相关性”(strong correlation),原因是空气污染物还会导致自由基损伤,从而破坏DNA并改变体内细胞变化过程。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11 02:35:34

主题: 扭转乾坤的历史巨人 —— 斯大林
扭转乾坤的历史巨人 —— 斯大林

2020-5-9 22:19|
原作者: 吴国发|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本文比较系统地介绍了斯大林的人生经历、事业成就和理论创新,客观地评价了斯大林功过和在历史上的地位。作者认为:斯大林是人类5000年文明史中最伟大的人物之一;斯大林对世界历史进程的影响和对人类的贡献甚至超过了列宁。


本文比较系统地介绍了斯大林的人生经历、事业成就和理论创新,客观地评价了斯大林功过和在历史上的地位。作者认为:斯大林是人类5000年文明史中最伟大的人物之一;斯大林对世界历史进程的影响和对人类的贡献甚至超过了列宁。

扭转乾坤的历史巨人——斯大林

吴国发

(2005年4月29日)

  每年5月9日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在这个值得全世界人民纪念的日子即将到来之际,世界上一切懂一点现代史的有良知的人都会想到斯大林,怀念斯大林。这是因为,约瑟夫·斯大林(英文Joseph Stalin,俄文Иосиф Сталин,1879年-1953年)领导的苏联军队和苏联人民是打败德国法西斯的主要力量;斯大林为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最大的贡献。不仅如此,斯大林还是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缔造者和领导者,使苏联由一个落后贫穷的国家变成为与美国势均力敌的社会主义超级大国;是斯大林主义的创立者和社会主义“斯大林模式”创立者,是世界革命人民的导师。斯大林对世界历史进程的影响和对人类的贡献超过了列宁。
出身工人 奋勇投身革命斗争

  约瑟夫·斯大林生于1879年12月21日,原名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朱加施维里(Иосиф Виссарионович Джугашвили)。他的父亲是格鲁吉亚哥里镇的一个鞋匠,母亲是农奴的女儿。在约瑟夫11岁的时候,父亲因意外事故不幸身亡。

  1888年,母亲把小约瑟夫送进了教会小学。少年斯大林是这所小学最好的学生之一。1894年夏,斯大林由校方推荐进入了第比利斯神学院。1899年5月,斯大林因为参加革命活动而被学院开除了。

  斯大林离开神学院以后,自称柯巴(在俄文中意思是“不屈不挠的人”)。他积极参加、领导工人运动。1902年4月,斯大林因领导工人游行示威而被捕。这是他第一次被捕。从1902年至1913年,在反对沙皇专制制度、领导工人运动的斗争中,斯大林七次被捕入狱,六次被流放到西伯利亚。

  1911年9月,柯巴正式起用了“斯大林”(意思是“钢铁”)这个名字。1912年1月,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六次代表大会上,在流放地的斯大林由列宁提名成为党中央委员。

  斯大林是1912年5月创刊的《真理报》的创办者和实际上的第一任总编辑。

  1913年2月,俄国爆发了“二月革命”,沙皇的专制统治被推翻了。
协助列宁 直接领导十月革命

  1917年4月3日,列宁结束了长期在外国流亡的生活,回到了彼得堡,直接领导俄国革命。

  1917年10月10日,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决定举行武装起义。10月16日,中央委员会扩大会议决定成立了以斯大林为首的领导武装起义的党总部。

  1917年10月24日,武装起义爆发了。托洛茨基任主席的彼得堡军事委员会是前线指挥部,斯大林是这个委员会的核心。24日晚,列宁秘密到达了斯莫尔尼宫----彼得堡苏维埃和布尔什维克党中央所在地,亲自领导起义。

  1917年俄历10月25日(公历11月7日),“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向冬宫轰击的隆隆炮声宣告了社会主义革命新纪元的开始。这天夜间,革命的士兵和工人攻占了反动政府的老巢冬宫,彼得堡武装起义胜利了。布尔什维克党公布了《告俄国公民书》,宣告国家政权已转到苏维埃手中。10月25日晚上,第二次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在斯莫尔尼宫召开。26日,成立了第一届苏维埃政府----人民委员会。列宁当选为人民委员会主席,斯大林为民族事务人民委员(相当于民族事务部部长)。

  1918年3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举行的第七次代表大会决定把党的名称改为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

  1918年7月,在苏维埃第五次代表大会上通过了由斯大林主持制定的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宪法,即第一部苏维埃宪法。

  1919年3月,在莫斯科召开的各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上成立了共产国际,列宁是共产国际的领袖。列宁逝世以后,斯大林成为共产国际的领袖。

  1919年3月,俄国共产党(布)召开了第八次代表大会。这次会议决定成立政治局、组织局和书记处三个常设领导机构,政治局是最高决策机构和权力中心。斯大林当选为政治局和组织局委员。

  1919年春,英国、法国、日本等国家对年轻的苏维埃政权进行武装干涉,国内的反革命势力发动了叛乱。在列宁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到1920年底,国内外反对势力的联合进攻被粉碎了。在这场斗争中,斯大林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在列宁领导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和巩固政权的斗争中,斯大林一直是列宁最坚决的支持者和最得力的助手,相当于列宁的参谋长。斯大林当时的助手培斯特科夫斯基回忆说:在苏维埃政权诞生初期的日子里,“列宁连一天都离不开斯大林”。[1]
临危受命 顺利接掌苏联大权

  1922年3月,举行了俄共第11次代表大会。大会决定设立中央书记处总书记的职务,斯大林被选举为苏共中央总书记。书记处负责处理中央的日常工作。这样,斯大林就成了在政治局、组织局和书记处三个领导机构中都任职的唯一领导人。从此,奠定了斯大林做列宁接班人的基础。

  斯大林担任总书记不到两个月,1922年5月,列宁开始患病,再也不能直接领导党和政府的工作了。从此,斯大林成为党中央实际上的主要领导人。

  1922年12月,全苏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了。在这次大会上,建立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苏联)。由于列宁患病,苏联是由斯大林领导创立的。斯大林是真正的“苏联之父”。

  在党内外尖锐的矛盾和斗争中,斯大林没有参加任何派别活动。在列宁与其他领导人发生矛盾和激烈争论时,斯大林从来没有反对过列宁。因此,斯大林深受列宁的赏识。

  在列宁患病期间,在外贸垄断制问题和格鲁吉亚民族问题上,斯大林与列宁发生了较大的矛盾。在这两个问题上,列宁与斯大林的分歧是正常的工作分歧。但是,由于托洛茨基和列宁妻子克鲁普斯卡娅在其中起了不好的作用[2],使列宁对斯大林产生了误会,以至列宁在1923年1月4日的所谓“政治遗嘱”中说:“斯大林太粗暴,这个缺点在我们中间,在我们共产党人的相互交往中是完全可以容忍的,但是在总书记的职位上便成为不可容忍的了。因此,我建议同志们想个办法把斯大林从这个位置上调开,另外指定一个人担任总书记。这个人在各方面同斯大林一样,只是有一点强过他,就是更耐心,更忠顺,更和蔼,更关心同志,少任性等等。”[3]但是,列宁并没有推荐任何人来接替斯大林。

  1922年和1923年,托洛茨基在党内外发动了反对斯大林的活动。1924年1月,俄共(布)举行的第13次代表会议批判了以托洛茨基为首的反对派。

  1924年1月21日,列宁逝世。1924年5月,克鲁普斯卡娅把列宁的“遗嘱”交给了政治局。在1924年5月21日举行的中央全会特别会议上,政治局主席加米涅夫宣读了列宁的“遗嘱”,并代表政治局建议把斯大林留在总书记的职位上。全会批准了政治局的建议。这样,在党和国家的危难之际,斯大林就顺利地成为列宁的接班人,掌握了苏联的最高领导权。
雄才大略 领导苏联建成社会主义强国

  斯大林掌握苏联的最高领导权以后,他的雄才大略得以充分施展。在列宁逝世以后的将近30年的岁月中,斯大林领导苏联人民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取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把苏联建设成了社会主义超级大国,并把社会主义制度推广到世界十多个国家。

  1925年,苏联的工业和农业已经恢复到接近第一次世界之前的水平。斯大林及时提出:“把我国从农业国变成能自力生产必须的装备的工业国”。[4]斯大林还在理论上论述了:苏联一个国家可以建成社会主义。1925年12月召开的党的第14次代表大会决定,俄共(布)被称为苏联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在党的14大前后,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联合组成“新反对派”,反对社会主义工业化计划。斯大林挫败了新反对派。

  从1926年起,斯大林领导的苏共采取了很多措施,扩大国民经济中的社会主义成分,努力实现工业化。1926年夏,托洛茨基和季诺维也夫结成联盟,反对党的社会主义工业化路线。1927年12月,苏共举行了第15次代表大会。这次大会批判了托-季联盟。

  从1928年起,苏联开始实行农业集体化。在农业集体化的过程中,苏共实行反对富农、进而消灭富农的政策,并采取了很多过激的措施。布哈林和李可夫反对向富农进攻。1929年11月举行的中央全会批判了布哈林的右倾机会主义。

  在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和经济建设时,斯大林十分重视科学技术和知识分子。在1931年2月举行的一次大会上,斯大林指出:“在改造时期,技术决定一切。”[5]

  1929年-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未有的经济危机。1933年美国工业总产值降到1929年的65%。然而,苏联工业1933年达到1929年的201%。

  1934年,苏联完成了对工业、农业和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在苏联建立了。

  1936年11月举行的苏维埃第8次代表大会通过了斯大林主持制定的苏联新宪法。

  斯大林对日益临近的世界大战危险有高度的警惕性,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大力发展国防工业,加强军队建设。

  由于斯大林的正确领导,苏联的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1940年,苏联国民经济总产值跃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苏联用十多年的时间走完了资本主义国家一百多年走过的现代化路程。这是人类历史的奇迹。苏联是落后国家实现现代化的榜样。
嫉恶如仇 开展肃反运动功大于过

  在苏联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不断取得胜利的过程中,德国、英国等资本主义国家加强了在苏联的间谍和策反活动。1934年12月,列宁格勒(现名彼得堡)市委书记基洛夫被枪杀了。斯大林怀疑他是被隐藏在内部的反革命杀害的。斯大林嫉恶如仇。从此,斯大林决定开展肃反运动。

  肃反运动第一阶段的负责人是内务人民委员雅戈达。1936年9月,叶诺夫被任命为内务人民委员,开始了肃反运动的第二阶段。1937年1月,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等13人被判处死刑。他们被指控勾结德国和日本政府,阴谋推翻苏维埃政权。1938年3月,布哈林、李可夫等11人被判处死刑。他们被指控犯有间谍、破坏和恐怖主义罪行。对上述“罪犯”的判决只有很多口供和人证,而缺乏足够的物证。

  后来,斯大林发现叶诺夫和内务部打击了许多无辜的人。1938年7月,斯大林对大清洗进行“刹车”:任命贝利亚主管内务部,开始纠正肃反扩大化的错误。1939年,叶诺夫及内务部的许多人被处决。斯大林认为,新的敌人是叶诺夫那样的党内野心家,他们犯有破坏党的罪行。斯大林领导开展了清洗野心家的运动,一些在肃反运动中制造冤案、假案的野心家受到了打击,许多无辜的受害者被恢复了名誉。1940年,斯大林说:“叶诺夫是只耗子,他在1938年杀了许多无辜的人。为此,我们把他处决了。”(见参考文献[2]第370页)

  斯大林发动的肃反运动的主要成果是彻底肃清了希特勒的间谍特务组织“第五纵队”分子,使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第五纵队”对苏联无所作为。但是,肃反运动犯了严重的扩大化错误。其主要责任在斯大林。然而,错误的程度不像某些人所说的那么严重。某些文章中所列举的“估计”数字是不符合事实的。

  斯大林发动肃反运动的动机是好的。即使是后来背叛了斯大林的赫鲁晓夫,也在1957所作的《秘密报告》中承认:“斯大林相信,这对于保护工人阶级的利益、反对敌人的阴谋和帝国主义的进攻是必要的----这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胜利的利益所在。我们不能说这是一个轻率的暴君的需要。他认为,这应该是为了党和工人阶级的利益、并以保卫革命成果的名义来做的事。”

  肃反运动主要是在党政军上层机关进行,对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基本上没有不利影响,对经济建设也基本上没有负面影响。
力挽狂澜 统帅苏军战胜德国法西斯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斯大林在统率苏联军队和人民抗击德国侵略者的斗争中表现出钢铁般的坚强意志,气吞山河的宏大魄力和超群绝伦的军事指挥才能。在建立、领导反法西斯联盟的过程中显示出斯大林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战略,纵横捭阖的外交艺术,以及叱咤风云的国际巨人气魄。

  1939年8月,为了延缓纳粹德国进攻苏联的时间,苏联同德国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1939年9月1日,德国军队进攻波兰;9月3日,英国和法国对德国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

  1941年6月22日,德国军队向苏联发动突然袭击,苏联卫国战争开始了。

  为了便于集中统一领导卫国战争,在1941年6月-8月,斯大林先后担任国防人民委员(即后来的国防部长),最高总统帅部大本营主席,苏联武装力量最高统帅。这样,斯大林不仅在名义上,而且在实际上都是苏联反法西斯战争的最高统帅。

  在斯大林的英明指挥下,1942年冬,苏军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获胜。德军开始撤退,苏军转入反攻。1945年4月下旬,苏军攻入德国首都柏林。希特勒于4月30日自杀。苏军于5月2日攻克柏林。德国军队在1945年5月9日全面投降,这标志着欧洲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结束。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本宣战。苏联军队迅速进入中国东北,摧毁了日本关东军。8月14日,日本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斯大林作为苏联政府首脑出席了苏、美、英三国领导人举行的德黑兰会议(1943)、克里木会议(1945)和波茨坦会议(1945),促成了世界反法西斯联盟的建立,并为确定战后国际新秩序和建立联合国做出了重大贡献。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斯大林及其统帅的苏联红军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壮志凌云 指导世界人民开拓社会主义天地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斯大林雄心勃勃,壮志凌云,不仅迅速在苏联治愈了战争的创伤,恢复、发展了国家的经济,改善、提高了人民的生活,使苏联成为与美国抗衡的世界超级大国;而且在全世界大力推行社会主义制度,力图成为国际局势的主宰。

  从1945年4月起,苏联军队在欧洲对法西斯展开全面进攻,势如破竹,在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和南斯拉夫摧毁了德国、意大利法西斯军队和本国反动势力。在斯大林的指导下,这些国家和德国东部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

  从1945年9月到1950年,亚洲的中国、朝鲜(北部)和越南(北部)也在斯大林的帮助下摧毁了日本军队和本国反动势力,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

  到1950年,加上在1924年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的蒙古,全世界共有13个国家(包括苏联)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形成了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其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约三分之一。后来,古巴、老挝、柬埔寨、安哥拉、莫桑比克等若干国家也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这些国家的制度都仿效斯大林创立的苏联模式,即“斯大林模式”。这些国家在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初期,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斯大林在国际上高举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旗帜,大力支持世界人民的革命斗争和民族独立运动,极大地改变了世界的面貌。

  面对斯大林模式和社会主义国家繁荣昌盛的挑战,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相继进行了改革,吸取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很多优点,使资本主义制度得以继续发展。
探索创新 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新阶段

  斯大林不仅是个坚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有力地捍卫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而且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斯大林的思想理论构成一个完整的科学体系----斯大林主义。斯大林主义主要由以下六部分组成:

  (一)哲学。斯大林第一次全面地、系统地阐述了马克思和列宁创立的唯物辩证法、辨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并且有所发展和创造。

  (二)政治经济学。斯大林创立了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并在苏联和其它社会主义国家的实践中得到了证明。

  (三)社会主义理论。斯大林创立了系统的、完整的社会主义理论,并以此理论为基础,创立了斯大林式的社会主义制度。这种制度被称为“斯大林模式”。

  (四)世界革命理论:斯大林创立了世界革命理论,并用其理论亲自指导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五)军事理论和战略战术。斯大林创立了无产阶级的军事理论,提出了一整套现代战争的战略和战术。

  (六)共产党的建设理论。对于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包围中的苏联,建设什么样的党和如何建设党的问题,斯大林提出了完整的理论和路线。

  斯大林的俄文著作有:《斯大林全集》,1—13卷,莫斯科1946—1952年版;《列宁主义问题》,莫斯科1952年第11版;《论苏联伟大卫国战争》,莫斯科1953年第5版;《马克思主义和语言学问题》,莫斯科1950年版;《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莫斯科1952年版;等等。中国出版了中文《斯大林全集》、《斯大林选集》和若干小册子。

  大公无私 为人类的进步事业贡献一切

  斯大林的一生,是奋不顾身为革命事业战斗的一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大众服务的一生。

  斯大林的生活十分简朴,住房很简陋。斯大林习惯于夜晚通宵工作,每天工作的时间平均15小时左右。

  斯大林结过两次婚。1904年,他与叶卡特琳娜.斯瓦尼泽结婚。1910年,她过早地离开了人间。娜佳.阿利卢耶娃是斯大林的第二个妻子。他们于1918年结婚。娜佳于1932年11月自杀。关于娜佳自杀的原因,有人说是她不堪忍受斯大林的折磨而自杀的;而斯大林的养子阿尔乔姆和他的母亲却认为娜佳自杀是难于忍受的头痛导致的。

  斯大林对自己的子女要求很严格。他不准子女坐公家的车子,不准搞任何特殊化。

  在1941年6月德国军队进攻苏联的第二天,斯大林的大儿子雅可夫就上了前线。不久,他受伤被俘,关在德国的集中营中。后来,德军统帅部给斯大林写信,建议用雅可夫交换被苏军俘虏的德军元帅保罗斯。斯大林拒绝了:“我不会用士兵换元帅。” 雅可夫坚强不屈,最后死在集中营里。[1]

  1952年,苏联共产党举行了第19次代表大会。斯大林选择的接班人马林科夫在大会上代表党中央做报告。这时,斯大林的事业达到了顶峰;斯大林在苏联和全世界的威望也达到了顶峰。

  斯大林为苏联人民和世界人民的进步事业奋斗到最后一天。斯大林于1953年3月5日因病逝世。
结束语

  根据以上的叙述,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约瑟夫·斯大林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和理论家,是人类文明的拯救者,是扭转乾坤的历史巨人。斯大林极大地改变了世界的面貌,促进了社会的进步,推动了历史的前进,为全人类做出了无可估量的巨大贡献。斯大林是人类5000年文明史中最伟大的人物之一,是马克思之后对人类贡献最大的政治人物。斯大林对世界历史进程的影响和对人类的贡献超过了恩格斯、列宁和毛泽东,超过了拿破仑和华盛顿。

  当然,斯大林像其他历史巨人一样,犯了不少错误,其主要错误是肃反扩大化。但是,斯大林的错误和由此造成的损失,与他的功劳和对人类的贡献相比,几乎是微不足道的。

  斯大林的英名永垂不朽!

  参考文献

  [1] 古润菊:《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斯大林》,中共党史出版社2003年第一版,北京,第82页,241-142页。

  [2] 刘乐华等:《斯大林》上册,京华出版社2004年第一版,北京,第212-213页,221-223页,370页。

  [3] 列宁:《列宁全集》第36卷,人民出版社1959年版,北京,第617-618页。

  [4] 斯大林:《斯大林全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北京,第294页。

  [5] 斯大林:《列宁主义问题》,人民出版社,北京,第402页。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11 00:35:55

主题: 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怎么令人毛骨悚然?
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怎么令人毛骨悚然?

2020-5-11 00:50| 

来自: 察网

摘要: 美国生物实验室,在带来死亡上做得最多。近日的焦点,美陆军生化武器研究堡垒德特里克堡,最低估计暗藏有65种超级致命的病毒,包含且不限于:艾滋、埃博拉、尼帕、SARS、MERS、新冠、霍乱、炭疽、肉毒素、麻风、天花、西尼罗河、马尔堡、禽流感、猪流感等等。

美国生物实验室,在带来死亡上做得最多。近日的焦点,美陆军生化武器研究堡垒德特里克堡,最低估计暗藏有65种超级致命的病毒,包含且不限于:艾滋、埃博拉、尼帕、SARS、MERS、新冠、霍乱、炭疽、肉毒素、麻风、天花、西尼罗河、马尔堡、禽流感、猪流感等等。更危险的是,他们还在这些目前已出现的“自然病毒”的基础上,通过基因编辑、重组或合成自然界从来没有的病毒。

5方面揭示,新闻联播痛斥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怎么令人毛骨悚然?

据上图话题延伸: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怎么令人毛骨悚然?

官媒的痛斥只是泛泛而谈,没有细说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恐怖在哪?策辩翻阅大量资料后发现:美国生物实验室的恐怖不简单只是德特里克堡罪恶的病毒武器,而是通过庞大的数量,全球广泛的布局,搜集研究各地病毒样本、生物特性样本,从吃饭权(胃)、生殖权(肾)、思想权(大脑)、美丽权(老)、健康权(病)、生命权(生死)上着手,妄图全面成体系地掌控人类。策辩将从下面5方面为您揭示:

1、庞大的数量;

2、分布之广与巧合;

3、细思极恐的研究领域;

4、原罪来历和事故历史;

5、令人不安的政策。
Part-1  量变可以引发质变!

不是要写这篇文,策辩还真不知道美国原来有这么多生物实验室。按国际生物研究划分,一般病毒检测需要生物安全等级P2级以上;但研究病毒、合成病毒、培养病毒的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等级要P3级以上。美国能研究培养病毒的生物实验室有多少?据官媒新闻和美国官网资料,美本土公开的P3级别生物设施有1495个,P4级别生物设施分布在15座实验室有26个;另在海外,美国全球部署了近200个P3级别的生物实验室。

也许单纯说美国数据大家无感。策辩也查了一下中国公开数据:P3级别生物实验室41家;P4级别,因这次新冠疫情造成的风波,想必大家已熟知,武汉有中国唯一P4生物实验室。那么,中美对比是:

5方面揭示,新闻联播痛斥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怎么令人毛骨悚然?

P3级别生物实验室:

1695VS41

P4级别生物实验室:

26VS1

全球有多少家P3级别的生物,无公开资料。因P4级别是生物试验安全最高等级,关注度较高,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在20个国家和地区,有36座54个P4级别生物试验设施。见下表:

5方面揭示,新闻联播痛斥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怎么令人毛骨悚然?

数量上计算,美国P4级生物实验室,占全球比例是48.15%。这是什么概念?我们时常惊叹的美国军费,根据今年斯德哥尔摩研究所公布的2019年全球军费数据:全球1.9173万亿美元,美国7320亿美元,美占比也只是38%。

高级别生物实验室美占比近半,象征了美国发展研究病毒、微生物的力度和能力。而生物基因、病毒等生化武器,已被确认是比核武器更加恐怖危险的人类威胁。48.15%这个数据,显示了在生化领域,全球缺乏对美战略制衡力量,令人毛骨悚然。
Part-2

5方面揭示,新闻联播痛斥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怎么令人毛骨悚然?

这是一张网上流传最广的美国海外生物实验室分布图。最早据称由俄罗斯发言人在一次怼美国时拿出,具体情况暂未考证。网上可查资料,此图目前缺乏美国生物实验室在美洲的分布情况。但就算如此,从图上也不难看出,美国生物实验室,是真正的全球部署、全球布局!

根据俄罗斯情报公开的情况,美国通过“共同生物协定”(Cooperative Biological Engagement Program (CBEP)),在全球设立近200个生物实验室,各大洲均有分布。而这些生物研究室,大多“挂羊头卖狗肉”,以CBEP协议为掩护,赋予研究人员外交豁免权,进行秘密研究。不要说国际社会对其核查了,就算是实验室所在国,也无权对其检查监督。

另,美国这200家实验室,大量由美军或美情报机构CIA掌握,进行的大多是保密级别极高,行事诡秘的生物病毒试验,且多数围绕中国、俄罗斯和伊朗,针对意味十分浓厚。

将美国试验室分布图与近些年世界各地发生的各种奇奇怪怪的病毒疫情结合看,你会发现,如此“巧合”!策辩根据俄罗斯公开情报和保加利亚调查记者(迪利娅娜·盖亚坦芝耶娃)公开调查资料,标图如下:

5方面揭示,新闻联播痛斥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怎么令人毛骨悚然?5方面揭示,新闻联播痛斥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怎么令人毛骨悚然?
Part-3

美国这么多生物实验室,都在研究啥?只是病毒令人毛骨悚然吗?

如果顺着他们的口径分开看,貌似有坏有好,不少人甚至要对他们感激不尽。可当把其所有研究领域成体系观察时,你会发现:这帮家伙,真的在执行基辛格“掌控人类”的邪恶计划。美国生物实验室的研究领域,具体是从下面6方面,妄图为其掌控人类计划服务的。

1、吃饭权

常言“要想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老百姓俗话又说“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我们的先贤说“洪范八政,食为政首!”美国战略家基辛格说“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

所以,美国有大量生物实验室,在人类“吃”上做文章,妄图控制住人类的胃。直接证据有2个,蹊跷的难证伪的有2个。

直接证据一:转基因控制“种子权”

几千年来,农业生产的种子,都是农民通过优选种株,精心培育后获得下一季生产的种子,农民农业生产发展自主可控。但这种情况,被美国资本集团,用“绿色革命”,“转基因高产”的嚎头引诱,在经济作物和粮食领域大量推行转基因打破了。在第一年,农民确实获得了高产的喜悦;但很快农民就发现了自己的农业发展权丧失了。转基因作物自留的种子,要么产量急剧萎缩,要么直接绝产。从此,只有在“种业”公司购买的种子,才有收获保障。种业公司都是哪些?基本控制在美国杜邦和孟山都等巨头手中。另外,购买的种子进行农业生产,必须还要配套的农药、化肥使用,才能保障产量,且其单位营养价值远远低于原种。在这一方面,美洲教训最为惨痛深刻,他们的农业生产,已几乎全部依赖美国提供种子。

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种子没有自主权,中国会怎样?

策辩认为,中国14亿人口,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中,第一条就是“必须把种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些赞成大规模引进国外转基因种子的砖家,不是被收买,就是蠢得很。

直接证据二:“昆虫盟国”计划

美国在美洲利用转基因,巧取豪夺种子权的行动,让世界其他地区看出了这个计划的阴狠,因而大多对转基因作物开始持防备态度,特别是对美国的转基因。就算要利用转基因技术提升农作物效益,也一般会牢牢控制住转基因种子自主主权。

美国为打破这个不利局面,开始盯上小小的各种虫子。美国防部所属生物实验室,对此研究特有心得,于是2016年制定启动了宏大的“昆虫盟国”计划。根据法德科学家调查后在2017年披露,“昆虫盟国”计划,核心就是要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合成特定转基因的病毒或微生物,由昆虫大规模散播,影响目标国、目标地区的经济、粮食作物,改变它们的遗传特性,从而控制种子权。

5方面揭示,新闻联播痛斥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怎么令人毛骨悚然?

细思极恐,2016年美国启动“昆虫盟国”计划,当年草地贪夜蛾由美国入侵非洲,2018年入侵亚洲,2019年1月进入中国。联合国粮农组织公布,2016-2018,草地贪夜蛾给亚非多国造成极大危害,受灾地区减产20-70%。2020年3月底农业部新闻发布会公布,中国9省1300万亩小麦发生虫害,并反复提醒,今年防虫害任务很重。切合当前诡异的新冠病毒疫情,策辩认为:此次防治虫害,要多以一个心眼,对此次作妖的草地贪夜蛾和其携带微生物、病毒必须进行基因检测。

蹊跷证据一:非洲猪瘟

5方面揭示,新闻联播痛斥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怎么令人毛骨悚然?

非洲猪瘟,在全球肆虐,多次光临美国家门口,但就是不进美国,此其一。中国非洲猪瘟爆发时机,巧合的叠加在中美经济战关键期,此其二。其三是:中国非洲猪瘟爆发,曾多点跳跃式爆发,且传播过程中,令人瞠目结舌的出现有人无人机投毒;而无人机投毒模式,正好是美军在格鲁吉亚干过的事。

蹊跷证据二:东非大蝗灾

始发于2018年,爆发于2019-2020的大蝗灾,有很多自然因素;但其起源地,初始爆发地,均存在美国机密生物实验室;美国一直在搞“昆虫盟国”计划,一直妄图掌控世界粮食霸权。

2、生殖权

孔子说“食色,性也。”吃饱肚子后,繁衍传承就是最大的自然人伦。美国的生物实验室,在这方面也没放过。

何新先生大量调查后,曾披露美影子政府,为确保自己阶层的优厚生活,提出了一个“消灭垃圾人口”的策略。并大力在粮食领域发力,图谋通过基因编辑技术,削减目标种族的人口繁殖能力。中国人,是被其划定的垃圾人口之一。2001年左右,美生物技术公司Epicyte通过长期研究,开发“杀精”系列玉米,并将其定义为“避孕玉米”,2007年前投入市场。据专家调查,中国近年育龄男女,不孕不育患者急剧上升(育龄女性有1/6,男性捐精合格率只有20-30%)。很多人把原因单单归咎为不良习惯、心理压力、环境污染;如有人提及美国忽悠推广的影响不明的转基因玉米等,则被打击为“阴谋论”进行耻笑。

此次新冠病毒病理研究,临床医师发现,有攻击男性生殖系统,影响后续生育能力情况;而美英等国,开始认为新冠病毒如同非典病毒一样,只感染黄种人。另一个就是被广泛批判为“阴谋论”的免费疫苗控制人口计划。这个计划始于21世纪初,中国拒绝了美国“好意”,但亚非拉不少国家有接受,具体是不是,可能要观察5-10后才能得到确切结论。

3、思想权

对人最彻底最邪恶的控制,自然是心灵、思想的控制。玩过美国即时战略游戏都知道一个邪恶人物——尤里。但事实上,真正搞精神控制人体研究的,不是被美国妖魔化的前苏联,而是美国自己的暗黑机构——中情局CIA下属的生化实验室。

5方面揭示,新闻联播痛斥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怎么令人毛骨悚然?

中情局在自己的秘密生化实验室里,通过秘密招募前法西斯德国生物学家,实施了一项名叫“Project MKULTRA”的精神控制研究计划。这是目前被披露的唯一公开项目。该项目极端邪恶,研究人员通过CIA赋予的权利,会随机抽取普通老百姓、现役军人、囚犯和精神病患者,做人群对比试验。被抽中的人,会喂食大量奇奇怪怪的药物,很多人精神崩溃,然后被CIA秘密处理。

4、美丽权

红颜不老,青春永驻,是全天下女人的梦想;也是自古权贵帝王的渴望。谁如果在此领域突破,无疑将带来难以想象的社会影响和控制力。美国生物实验室自然没有忽视在此领域,他们大笔投入,且取得不俗的战绩,间接影响了全世界名媛和权贵富豪的心。

第一个果实广为人知:肉毒杆菌内毒素注射除皱。按照美容界的广告,这是一种风靡全球,无创美容魔法,明星最爱,男女通杀。可大家不知道的是,这玩意其实是美国生物实验室,制造致命杀人生化病毒武器——肉毒毒素的意外产物。美英生物实验室,也因为这个意外产物,获得意外收益,不只是金钱,还有名媛们的心。(想注射的最好想想,这玩意是毒的意外应用)

第二个传的不那么广:延寿药或称“长生不老药”。古今中外,长生不老都是一个永恒的话题,特别是对权贵富豪们来说。美国生物实验室在此领域的大笔投入,获得了一种NMN的药物,据称在小白鼠实验中,取得了延寿10年的奇效。另一个就是赌王何某,10年前中风,通过86万一针的补脑针续命,月花费数千万,现在是貌似越活越年轻。很多人只看到了富豪权贵们,金钱买命;没有注意到,这些药,都出自美国生物研究室,制药公司。不老药、长寿针,注定是美国引诱全世界权贵富豪的杀手锏。

5、健康权

这个领域,是美国生物实验室被公众批判最多的领域,因为他或明或暗干的缺德事,确实罄竹难书。

今年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因美国撕破脸皮肆意甩锅,很多原本隐秘不易搜集的信息得以公开流传。艾滋病、埃博拉、SARS、MERS和新型冠状病毒,其本质都是一种病毒演化。所以,武汉对新冠死亡病例解剖后,明确指出,新冠致病机理=SARS+艾滋;抗艾药物对新冠治疗有奇效;邱香果博士研制的ZMapp抗埃博拉药物,对治疗艾滋有效。相反,美国为治疗埃博拉研制的被神吹的“瑞德西韦”,因治疗埃博拉无效,在中国实践对新冠病毒作用极其有限。至于为什么美国结论相反?下面再详细分析。这也是美国2019年7月,在“赤色传染”演习快结束之时,迅速指示加拿大情报机构,秘密拘捕邱香果夫妇的原因。(到现在再无消息,其原同事讳莫如深)

近日华裔(有称还是中国籍)科学家刘兵,被3枪击中头、颈、躯干要害而亡;加拿大邱香果同事普鲁默博士,2月开会途中,毫无征兆突然倒地而亡。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研究的疫苗对美国病毒新冠、艾滋可能有效。

回到药问题上。想必大家对17年前的SARS疫情,还有印象。在中国爆发非典疫情危机不久,美国医药公司马上推出“神药”达菲,声称有奇效。当时中国被一帮人带节奏,大量使用,可后来长期研究证明,达菲就是个副作用超大,骗钱的水货。2017年6月,世卫组织将其从核心药品中剔除,降为辅助药。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国先公开,又是美国率先推出“神药”瑞德西韦。而且比达菲更狠,据称要价1单位1万要价,治疗一个病人,光此药的药费每一个上百万,拿不下来。这次中国没有盲目迷信美国的吹水。而是严格按照临床试验标准进行试验,结果大跌眼镜,被美国培养的公知们捧为“人民希望”的神药,仅仅比安慰剂好一点点。拥有“人民希望”的美国,死亡人数也快速上升,飚涨超7万。

为了谋取暴利,美国修改试验标准后,号称瑞德西韦有奇效,并要求驻有大量美军的小弟国,必须使用。所以近日,日本安培,亲自宣称将大量采购瑞德西韦,“治疗”日本新冠病毒患者。而被证明有奇效的连花清瘟,则被美国小弟们,开始禁入。他们真的相信瑞德西韦吗?瑞德西韦背后大佬,他们得罪不起,需要拿钱买命。

而真正研制了救命解药的邱香果、刘兵、普鲁默,则要么被神秘的情报机构拘禁,生死不知;要么直接被抹杀。为什么?他们挡了财路。谁的财路?特朗普第一女婿库什纳,恶意抢防护物质,推动禁止中国物质进口等,告诉你了一切。他背后的势力是一切操控者。

这也是近些年,全球奇奇怪怪病毒肆虐、消失的霍乱、炭疽再现人间的主要原因。马克思告诉过我们,如果利润超300%,他们可以践踏人间一切。而制造这些奇怪病毒后,推出“解药”,利润我们无法想象,他们甚至还可以政治上因此成王。

这也是特朗普在公布疫苗“曲速行动”后,信心满满的说,将以人们想象不到的速度推出新冠疫苗的真正原因;也是库什纳自信满满的说,美国人民将很快“感激”他的根源。

对他们来说,公众健康权,不过是供收割的农场;而生物实验室,则是收割的镰刀。

6、生命权

这个领域,其实号称“神域”或“上帝领域”,是直接操纵生命。包含的是两个层面:生与死。美国生物实验室均强势介入。

操控生:

2018年11月26日,有个叫贺建奎的家伙,冒天下之大不韪,宣布基因编辑婴儿诞生。很多人把这个事算在中国人、中国学界身上。可实际上,这个实验是美国生物产业资本在背后支持。贺建奎在2019年被判刑3年并处罚金300万。

这并不美国生物实验室在此领域唯一作为。2015年,军报曾根据搜集的信息披露,美国采用基因编辑技术,打算打造“超级战士”。2018年,美国国防部正式公开文件披露,美国计划用生物增强技术,大规模打造“生物增强型”超级战士。

基因超级战士披露的关键技术是:利用基因编辑技术,找到并激活某种基因,是士兵体内脂肪更有效转化为能量,可以保障战士几天几夜不吃不喝不睡,连续战斗。据公开资料,美军已在陆航飞行员试验一种药物,可以让嗑药的飞行员,40小时不睡觉保持清醒,连续执行任务。

这还不是最让人不适的。2018年5月28日,英国《每日邮报》披露,美国生物实验室制造了半人半鸡胚胎。不过这是英媒报一箭之仇,因为前两年,美国媒体曾大肆炒作,英国生物科学家制造人兽杂交胚胎,至少155个。

美英生物实验室,一直在以“研究胚胎干细胞”名义,违反人伦的合成、编辑各种胚胎。实际上,正如贺建奎试验的基因编辑婴儿一样,美生物实验室,谋求的是打造更加强壮、更加美丽、更加聪明的所谓“新人类”。为法西斯种族主义招魂。

操控死:

美国生物实验室,在带来死亡上做得最多。近日的焦点,美陆军生化武器研究堡垒德特里克堡,最低估计暗藏有65种超级致命的病毒,包含且不限于:艾滋、埃博拉、尼帕、SARS、MERS、新冠、霍乱、炭疽、肉毒素、麻风、天花、西尼罗河、马尔堡、禽流感、猪流感等等。更危险的是,他们还在这些目前已出现的“自然病毒”的基础上,通过基因编辑、重组或合成自然界从来没有的病毒。

美国最想制造的病毒是:可选择人种,毒性强,传染烈,感染后症状不明显。所以他们重点选择了禽流感、冠状病毒,特别是SARS作为母体。这次的新冠病毒,已经高度趋近其目标设计。据专家推算,美国生物实验室最后要合成的病毒,是类似生化危机中的“T”病毒或“G”病毒。

为了找到原料,美国全球部署生物实验室,搜集采集各类微生物、病毒样本;并采集各地人种生物样本。其中中国人、斯拉夫俄罗斯人、波斯人是重点。这就是近年不断爆出美国以科学研究为名,在中国搜集特异病人群、孕妇群和老年人群血样、唾液等人种生物样本的最根本目的。搜集俄罗斯人的生物样本,同样出自此目的。

前文策辩在美国生物战略40个节点中,曾举了前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例子,他明确怀疑美国已经掌握某种致癌能力,隐蔽的操控目标人物生死。拉美5位反美领导人患癌,以及后期局势演变,证明了查韦斯的判断,很有道理。这次,美国炒作北地重要人物健康问题,同样值得怀疑是不是美国采用了同样手段。

所以,今后有反美人设的重要人物与美打交道时,要特别多一个心眼了。

从上述6领域不难看出,美国生物实验室完全是人的生物本质、心理普适性等方面入手,开发研究“直接掌控”人类的技术手段。直接操控生死的危险的病毒,我们能很快保持警觉;而那些引诱式的柔性技能,如不老药,转基因种子权等,则会温水煮青蛙,我们更应提高警惕。
Part-4

美国生物实验室基地,核心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几个,如德特里克堡和普拉姆岛,其来历和重要发展历史,都具有原罪。

德特里克堡,全面接受臭名昭著日本731细菌部队所有资料。1947年,美国生物实验室,为全盘获取石井四郎掌握的资料,与日本签署“镰仓”协议,保护731部队免于起诉。美国因此是罪大恶极甲级战犯石井四郎逍遥法外的最大黑手。不止于此,美国还由德特里克堡出面聘用了这个疯子,继续在此进行系列反人类的人体活体细菌试验。

普拉姆岛,则由法西斯德国顶级生化专家埃里希-特劳布规划。特劳布由党卫军头目直接领导,负责德国人体活体病毒试验,是另一个版本的731细菌部队。二战结束后,美国中情局策划了著名的“回形针行动”,强迫抢运了大量德国各领域的高级专家学者,特劳布是其中一位。特劳布到美国,即做投名状,规划了纽约普拉姆岛高安全等级生化武器试验室。

石井四郎的优势是人体活体病毒研究试验;特劳布则在昆虫、动物传染病。两者研究具有极强的互补性,两岛均由美军方负责,安保级别极高。

近期,官媒持续炮轰德特里克堡,其实有点打草惊蛇。前期,德特里克堡恢复运营,其实表明他们已完成痕迹清扫。据美网络个别媒体揭秘,德特里克堡大量实验数据已迁移,五角大楼多次检查核准后,才许可其开始运营。相反,靠近纽约的普拉姆岛才是应核检重点。

有媒体声称,刘兵的被杀,其实还牵扯到德特里克堡证据。因为刘兵从黑客手中,拿到了德特里克堡的罪恶数据。刘兵是计算机数学建模和生物研究的双料人才,其数据分析能力,帮助他快速找到了“新冠有趣的信息”,并初步研制成功新冠病毒“解药”。而也正是他的学识和专业能力,给他招来了杀身之祸。

美国生物实验室,不只是来源带有原罪;其对致命病毒的管理,也是错漏百出,给美国人民和全世界带来不可预测的威胁。据近日华姐的批判,美国生物实验室,在21世纪头10年,就因管理不严,操作不熟练,发生近400起实验室病毒泄露事件。下图是其中一部分:

5方面揭示,新闻联播痛斥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到底怎么令人毛骨悚然?
Part-5

美国在生物领域的政策,也是令人不安的。

2001年,退出《国际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立即启动“布萨林计划”,以防御的名义,公开研发化学、病毒细菌和基因武器。奥巴马时期,则启动“布萨林2”,更大资金投入开发生物基因武器。到特朗普当选,其在2018年9月18日,发布首份国家生物系统性战略指导文件——《国家生物防御战略》。名义是防御,实则更大规模开发利用。

另美国始终拒绝签署《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因该条约第8条规定生物试验是战争罪行,且还有多重法理限制。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为方便行事,一般不参加多方谈判,始终以双边协商为主。

去了在法理上退出国际协议,减少道德法律限制外。美国还利用自己基础好,研究机构多的特点,拉拢全世界生物学者、工程师。对于竞争对手,一是则严厉管控生物技术出口,限制交流合作。如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均要求强力管制基因编辑技术,要求防护等级,类似核武器。二是打压不听话的生物病毒学家,甚至暗杀。如邱香果夫妇身陷囹吾。

由上5方面,我们不难看出,美国生物实验室,就是彻头彻尾为虎作伥,毫无道义可言。对其而言,利用生物科技优势,谋取超额利益,掌控人类才是最核心关切。他们妄图挑战自然的做法,必然碰的头破血流!

多行不义必自毙!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10 13:11:49

主题: 为什么是十四年抗战,不是八年抗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5VcgamKT8o

vhttp://www.youtube.com/v/45VcgamKT8o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09 12:40:49

主题: 科学杂志1975年发表的对文革农业的赞誉
Agriculture in China
By G. F. Sprague

Science  09 May 1975:
Vol. 188, Issue 4188, pp. 549-555
DOI: 10.1126/science.188.4188.549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188/4188/549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07 16:39:03

主题: 1974 Sept 24: U.S. Crop Experts Praise China's Achievements in Growing Food
https://www.nytimes.com/1974/09/24/archives/us-crop-experts-praise-chinas-achievements-in-growing-food-china.html

About the Archive
This is a digitized version of an article from The Times’s print archive, before the start of online publication in 1996. To preserve these articles as they originally appeared, The Times does not alter, edit or update them.
Occasionally the digitization process introduces transcription errors or other problems; we are continuing to work to improve these archived versions.

HONG KONG, Sept. 23—China's achievements in efforts to increase food production received glowing praise today from a group of American plant scientists after a four﹚eek tour of research institutions and communes.

“You had to look hard to find a bad field,” said Dr. Norman E. Borlaug, the plant breeder who won the Nobel Peace Prize in 1970. “Everything was green and nice everywhere we traveled.”

The scientists found their hosts extremely reticent when asked for crop estimates but came,awawith a general impression f at the crop about to teat be harvesl ed was exceptionally good, possibly far the best China has known, Their impression has weight, for the 10 scientists who made up the delegation are experienced crop observers with wide experience in Asia.

“The rice crop was really first﹔ate,” said Dr. Sterling Wortman, a vice president of 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 and leader of the delegation. “There was just field after field that was as good as anything you can see.”

Advertisement
Continue reading the main story

Strikingly absent in China were the stark contrasts between modern and ancient farming practices that typify the most successful farming regions in South Asia and Southeast Asia, the scientist said in an interview.

“They're all being brought up to the level of skills of the best people,” he said. “They all share the available inputs.” The delegation came away with “half a trunk full” of samples of Chinese plant varieties, Dr, Wortman said, including 30 to 35 varieties of rice seed.

    Thanks for reading The Times.

Subscribe to the Times

Plant geneticists have long been eager to have access to plant materials from China. The delegation, which was sponsored by the Committee on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left with the hope that its visit would open the way to regular exchanges,

Dr. Wortman said he was surprised by the strides the Chinese had made in breeding and disseminating new varieties of dwarf rice similar to the “miracle rice” developed at the 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 in Los Banos, the Philippines. The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Dr. Nyle C. Brady, was a member of the delegation.

China Got Rice Samples

Plant scientists at the Grain Crops Research Institute near Canton told the visitors that they had procured samples of varieties developed at the Rice Institute as early as 1967, which is when those varieties were starting to come into general use in Southeast Asia.

Advertisement
Continue reading the main story

But the Americans were re gularly told that the varieties developed in the Philippines had proved to have a growing season 20 to 30 days too long for China's conditions. The varieties the Americans found in widespread use seemed to have been locally developed.

The American scientists came closest to voicing a reservation about Chinese agricultural efforts when they discussed their visits to research institutes. The researchers themselves had been sent to labor in the fields in large numbers in recent years, with the result that work in the laboratories appeared to be suffering some neglect.

The visitors applauded the emphasis on practical application of scientific findings.

Dr. Borlaug contrasted the situation with that in India where laboratory work is extremely sophisticated —. far more so than China, he﹕aid —but application lags.

The Americans said it was clear that Chinese agriculture, to maintain its momentum, would need scientists and other technicians in much greater numbers than were being trained now.

Chinese scientists seemed out of touch, they said, with a number of innovations involving nutrition and resistance to disease, worms and insects.

Dr. Borlaugh said he felt that India and other Asian countries had a great deal to learn from China, “I felt the progress had been much more remarkable than what I expected,” he said.

China reports self﹕ufficiency in food but has issued no detailed crop reports for a number of years. Last year Peking said that the output of grains in China was more than 250 million metric tons. But the country remained the largest importer of wheat and chemical fertilizers in the world. China's imports of grain this year are expected to surpass eight million metric tons.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06 21:15:13

主题: 国际劳动节:资本主义就是病毒,而社会主义则是唯一解药
国际劳动节:资本主义就是病毒,而社会主义则是唯一解药
2020年5月1日 上午 3:19

五个今天为社会主义世界而奋斗的理由 ⬤ 五个加入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的理由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五一劳动节声明

2020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别具重要性,全球正陷入在新冠病毒疫情之中,并且面临恐怕是百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甚至在疫情来袭前,为了争取体面的工资,罢工与抗争浪潮已经扫荡各洲大陆,抗议紧缩政策或专制措施,甚至美国也出现争取合理工资的抗争运动。当代阶级社会已经在疫情中暴露出自己的本质。

五一国际劳动节起源于超过一世纪前,最初的诉求是八小时工作制、国际工人团结与和平,这些到了今天仍然与我们息息相关。资本主义制度日益显示自己无能推动社会进步。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今年一月改名前我们称作工国委CWI)号召全体工人与社会主义斗士尽管面对疫情,仍要以任何可能的形式响应劳动节,以展示国际工人团结。当前局势下,我们格外需要向人们展示取代资本主义的方案。下述5项说明,解释了为何我们认为社会主义是前进的道路:

理由1:社会主义能将有更充分的准备应对疫情危机!

新冠病毒(COVID-19)很可能是自然突变而产生。显然没有任何社会制度能预防病毒突变,不过确实有充分证据指出,由于资本主义的都市化、滥垦山林与气候变迁,这样的新型突变正导致全球疫情大流行变得更加频繁。如同“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IPBES)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的作者群的总结所言:“近期的流行病是人类活动的直接后果,尤其加上我们的全球金融和经济体系不惜一切代价追逐经济增长。”

针对这种全球疫情大流行的警告,早已并非第一次。 2003年就曾经爆发过同为冠状病毒的沙士(中国:非典)疫症。当时针对沙士的疫苗研发已经展开,但在人体试验前就被迫中止,原因是参与研究的科学家“竭力争取企业投资或政府拨款……却无法使他们产生太大兴趣”。 如果这样的疫苗已经问世,它很可能会大幅减少开发新冠肺炎疫苗所需时间。

当时还有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也警告说,未来将会再有疫情大流行,就像我们现在遭遇的流行病。如果是在社会主义社会,就会进行合适“风险管理”措施。 在医疗保健和医院制度领域,不是导致目前多数国家重症病床严重短缺的医疗削减和私有化,而是进行大规模投资和发展;不是储备杀人武器,而是储备通风机、防护装备、快筛试剂和抗病毒药物;不只是勉强应急的生产或外包其他国家,而是在每个国家和地区都能保有一定的生产设备;不是由人力仲介派遣导致医护人员短缺,而是政府以适当的工资直接雇用,这才能有充足时间培训专业并学习紧急因应程序。

但是资本主义政府无能如此计划,甚至企图掩盖疫情的爆发。不仅在中国,而且在许多其他国家,政府和领导人很慢采取行动,还认为疫情没有严重到影响本国。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保护资本主义的利润,也常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声誉地位。在社会主义社会中,资讯技术的潜力不会浪费在军事和商业情报,或给银行家用来维持金融体系,而是能够妥善地应用于建立早期预警系统,标记新病例和群聚感染情形,如此一来紧急措施也能及时到位。

这些措施如果运用得宜,不会只是“减缓”疫情扩散的速度,而是能将其“粉碎”。

理由2:社会主义将能更有效处理新冠肺炎疫情!

尽管这样的疾病确实还是会出现,但在社会主义社会里,人民的利益被摆在首位,而非利润。国家利益不会与国际合作的需要相抵触。得益于早期预警系统,所有必要的讯息将以即时、透明和有效的方式散布出去,使整个社会能提前运筹帷幄,并使民众在必要预防措施方面,能够得到妥善的公卫建议。

到目前为止的所有证据都显示,面对这样的疫情大流行,减少死亡人数的关键,是在疫情爆发早期进行大规模筛检,以便进行追踪、自我隔离,并且充分部署重症照护病床和医护人员。

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充分的资源能支持完善的公共卫生系统。在正常时期,就能让共卫系统致力于预防疾病和促进健康生活,而一旦疫情大流行迫在眉睫,筛检也能迅速地在学校、职场和交通枢纽大规模地进行。

公共医疗卫生服务将以国库作为财源,各个部门体系充分整合,提供“从出生到死亡”的优质的医疗服务。今天资本主义社会中,私人诊所掠夺了大量资源,却只为有钱人提供优渥服务,而资金匮乏的公立医院则对剩下的百姓进行医治,这种荒谬情况在社会主义中将不复存在。筛检和治疗不再收费。女性将不必再忍受无偿照顾病人的劳动重担。

医生不再需要残忍抉择谁能得到治疗获救、谁得回家等死。不再会有缺乏人手,让老人自生自灭的私人养老院,取而代之的是国家出资建立的高质量养老制度,让老人能够融入社会,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医学研究不需要再仰赖不稳定的新兴创业(start-ups)发展模式,这种模式往往得由政府拨款补贴,而且任何新发现都会以专利形式被大药厂控制,为的只是提高利润。这种情况将不复存在。研究将在国家资助的机构进行,所有讯息将公开共享。新药品将由民主公有管理的组织生产。不再有私营公司和投机者哄抬物价,诸如现在他们利用口罩和人工呼吸机来的短缺牟取暴利。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说人类太自私、无法适应社会主义迷思,显然都是错误的。特别是在工人阶级群体,我们看到广泛的情感和行动上的团结。在社会主义社会中,由于所有人都参与社会各方面的运作,合作与团结的文化更加强大。带有综合休闲设施的新住房计划,将有助于降低当前让很多人难以自我隔离的拥挤环境。自我隔离不是基于当今许多国家所使用的强制措施,而是基于信任和理解这些措施的原因,从而获得更大的效益。现代的追踪监控科技,对于控制疫情来说是必要的,但它需要在公众监督下使用,确保它不会被滥用来限制其他自由。

非必要的工作将会被完全停止。所有人,包括自雇者、不稳定的工人都将仍然获得全额收入,从而消除了人们得在穷死或病死之间挣扎而重返工作岗位的任何经济压力。那些仍在工作的人将得到完整个人防护装备的保障。重返工作岗位的决定将由社会和相关工人在民主的基础上决议,并由专家提供医疗建议。

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公共支出的优先事项将有所不同。与其将大量资源浪费在武器和金融投机上,不如将其重点放在健康、教育和改善生活质量上。

理由3:社会主义经济将能解决经济和卫生危机!

资本主义市场未能提供对抗新冠肺炎所需的最基本必需品。这不仅存在于资本主义的基因中,而且数十年的紧缩和私有化,让这个体制完全没有准备应对疫情大流行。各个国家为争夺稀缺的物资而相互争斗。吝啬的老板们交付著质量不合格的产品,甚至在很多情况下不能使用。这些短缺正在引起新一波令人作呕的投机和牟取暴利的浪潮。

更重要的是,这种病毒以及抗疫措施,引发了一场全球经济危机灾难──百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数千万人已经失去工作,数亿人遭到了减薪,而根据预测,数亿的人将会饿死。更多的灾难还在后面。对这个主宰了世界几世纪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这是多么强烈的谴责啊!

社会主义经济将把经济制高点的产业给公有化──银行、大型工业和建筑公司、食品和制药、资讯和零售部门,从而停止不断追求短期利润、停止有限市场中的激烈恶性竞争。排名前十的跨国公司拥有的财富相当于180个最贫穷国家的财富总和,正是它们正在扼杀世界经济。

民主规划意味着企业经营将不再由股东利益所主宰。由工人自己控制的国际和国家机构将计划为每个部门分配资源。现有的销售服务将被重新评估,将成为作为公众讨论的一部分,以确定大众实际上需要什么产品。不必要的或有害的生产,例如武器,将转为有用的产品。供应链将被重新设计,使其具有可持续性,并为其中工作的人提供充分报酬和安全条件。

濒临破产的小企业(目前有成千上万),如果他们给员工支付合理的工资,就可以获得廉价信贷。

商品的价格和品质将由民主选举的消费者委员会所监控。由于不再需要弥补资本家的巨额利润和浪费,商品价格能降得更低。生产设施将由选举产生的工人委员会管理,由技术专家提供协助,他们的工作将不再是增加利润,而是为人民的需要服务。

如果以这种民主的方式来计画经济,那么不会有贪婪的老板强迫工人在不安全的条件下工作,不会再有像义大利工业中心的情况、或是亚马逊光鲜亮丽背后环境恶劣的仓库。经济将不再依赖于工人阶级(尤其是女性)的低廉劳动力。

一旦出现疫症爆发的迹象,资源就会立即被调动,生产必要物资,不再受专利、商业秘密、高昂价格,以及私产者间激烈竞争的限制。

医护人员和科研人员不会因为公开发表意见,而被忽视和惩罚,他们的专业能够在一个由公众民主控管的全球卫生产业核心中发挥作用。

从更大的范围来看,民主的计划经济不会导致现在那样濒临发生的全球危机。它不会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制造更巨大的投机泡沫,而是会规划生产力,以避免产量过剩和产能过剩,而贸易战也不会发生。它将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运作,从而不再破坏气候和环境。这将是一个基于人类需要、而非基于私人利益的社会,它将一劳永逸地结束人类对人类的剥削、对女性权利的打压以及社会在性别、种族或民族方面的分裂。

理由4:社会主义将能成就真正的国际合作!

全球疫情大流行需要协调一致的全球对策。 然而,甚至在新冠病毒出现之前,“全球化”就已经在倒退,取而代之的是各国间互相对抗的新时代。边界正被关闭,各个国家正互相争夺关键物资。一场互相怪罪的游戏,已随着美国帝国主义与其盟友所谓的“中国病毒”而悄然开始。 欧盟正面临新的分裂压力,各国政府之间的“团结”原来只是个虚假幻想。川普也宣布美国将不再资助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其推向崩溃的威胁!

尽管资本主义是一个全球经济体系,但它永远无法全然克服其基本矛盾之一,即其经济基础和政治组织形式仍是民族国家。 如今已是21世纪,担当政府继续只为资本精英的利益服务时,而各国工人和穷人都仍将为此买单。

全球资本主义未能解决新冠病毒危机和经济崩溃。银行、石油与天然气公司的贪婪,加剧了气候危机。 将近8亿人无法获得干净用水,近20亿人没有充足的卫生条件。相比起50年前冷战最激烈的时期,今天的武装冲突却是当时的2倍之多,帝国主义强权和地方精英互相争夺资源。少数族裔被压制并被剥夺权利的问题不断恶化,已导致民族问题在世界各洲涌现。

在国际社会主义制度下,财富的民主公有制将消除民族对抗的根源,因为民族对抗最终反映的是资本家之间的逐利较劲。国际社会主义制度不仅将结束战争、反动民族主义和排外情绪的祸根,而且还将开辟未知的经济可能性。

每年有85万人死于不干净的水和卫生设施不足,其中5岁以下的人占了1/3。 然而,提供净水和卫生设备每年只要花费1000亿美元──这不过是每年武器花费的1/20!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到2050年,全球需要花费50兆美元来遏制气候变迁。这比起全球同期用于武器的支出还少,也大约等同于2008年到当前危机结束时,银行和企业以纾困为名从政府获得的钜款。这个世界被优先考虑的顺序必须改变,运用社会财富的方式必须改变。我们工人阶级、穷人和被压迫者,必须制止统治精英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破坏地球及其经济。我们必须改变我们创造财富的方法及其使用的方式。但是我们是无法控制不属于我们的东西的。因此,我们必须拿下经济的指挥权。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ISA)支持全世界成为各地区、国籍与民族皆享有自决权下,自愿加入组成的社会主义联邦。透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将能着手计画一项国际民主的计划经济,将全世界的劳动力和资源整合在一起,这能够消除全球经济竞争,以及资本主义下不必要的巨大资源浪费和重复。

理由5:社会主义斗争需要你的参与!

全球疫情大流行和封城的现实,已对千百万计的造成了严重影响,这也暴露了社会上真正的阶级力量对比。有关于整个经济和社会仰赖于工人阶级的劳动,这样的马克思主义基本主张已经越来越清楚明了。股票经纪人、商人、银行家和右翼政客总是傲慢地宣称自己是社会上最重要人物,但是在这场危机中,他们比以往都更加证明了他们绝对无能、无需存在。真正重要的人是医务人员、驾驶员、商店工人和许多为社会奉献的人。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正是这些人,也就是工人阶级及其盟友,会能够使社会运作得更好。

人们已经在逐步描绘出政治结论。庞大的支持不仅要给予那些正挽救生命度过这次危机的人,并且也要求为医疗保健投入充分的资金。随着经济危机进一步加剧,人们将对银行和大型企业的存在提出质疑,越来越支持将之国有化。当富人变得更加富裕的同时,大规模失业将导致人们质疑为什么不能让人人都可以分担工作、分享就业机会。随着资本主义政府向富人和银行提供更多资金,人们的愤怒也将随之增长。

但是,要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和创建新社会,这个斗争是需要被组织起来。我们需要战斗性的工会。我们需要动员起来,以抵抗老板在职场、大学和学校以及住宅区的压榨。我们需要进行一切必要的斗争来改善我们的生活,资本家不会这么简单地放弃,他们懂得组织起来捍卫自己的利益。因此,我们也需要更有组织的战斗性工会和群众性工人政党,并提出社会主义纲领和策略,并联结其他国家的类似组织,以便我们一劳永逸地终结资本主义的所带来的梦魇。

因此应该得出的结论是,在国际劳动节俨然成为历史上最严重危机之一的今天,我们要进一步建设属于我们的运动。国际社会主义道路正为此坚定奋斗。如果您也认同我们的话,请立即加入我们!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05 23:13:36

主题: 美帝今年的暗杀已经进行了2次
1. Jan 3rd, 2020, USA用无人机和间谍刺杀伊朗二号人物苏莱曼尼

2. 组织行动队刺杀委内瑞拉总统,2名美国安全人员被抓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04 16:24:16

主题: 美国超3万亿超强经济刺激为何失效?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COVID-19)之下,各国经济受影响情况严重,在高度依赖“零工经济”(gig economy)的美国,诸如酒吧、餐厅、咖啡厅等提供关键就业的中小企业首当其冲。

为此,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于3月颁出的2.2万亿美元救市计划之余,在4月下旬再次签署一项总额4,840亿美元的援助法案。这是美国国会为应对新冠病毒疫情通过的第四项援助法案,旨在增加对小企业贷款项目、医院和新冠病毒检测机构的拨款。新法案让美国联邦政府针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救济支出超过3万亿美元——然而在公布十多日后,从各界反馈情况来看,庞大的救济所带来的效果却并不尽如人意。
美国经济在疫情之下突然陷入萧条,图为美国KOHL's商场门口的停车场空空荡荡。(AP)
西雅图著名的派克市场也不见曾经的繁华,商店多数关闭。(AP)
疫情让失业人数骤增,家庭遭遇周转困难。图为纽约,人们排队进入一家提供支票兑现的公司。(AP)
纽约、俄勒冈的失业金申请网站一度崩溃,图为纽约州劳工部门口的访客。(AP)

包括巴克莱(Barclays)在内的不少金融结构已经暗示,美国政府的救助计划不如预期有效。特别对于此番政府比较着力的中小企业来说,包括此次4,840亿美元的援助法案,以及上个月宣布的针对小企业的“薪水保护计划”(PPP,3,490亿美元可免除贷款),原本应该为中小企业带来迫切需要的生机,结果却相去甚远。

综合媒体报道,在3月颁布的2.2万亿救市计划中,涉及小企业的3,490亿美元救助资金在开放申请后仅13日就被支领一空。在向共计4,975家企业发放的170万笔贷款中,约有74%的贷款项目低于15万美元。然而,根据小企业自行报告的数据统计,92%的申请者从该项目中一无所获。

另据一个由哥伦比亚大学法律系学生组织,并参与了薪酬保护计划的公益项目来看,大多数企业主很早便申请了贷款,但都没有成功,等到再次申请,却被告知贷款额度用尽。这种给人以希望,最终却无法提供帮助的情况,也在令沮丧和绝望不断累积。

美国联邦政府今次在中小企业上投入的规模之大前所未有,出发点也是好的。可是,该计划最终却复现了美国经济当中存在的许多不公平现象,即使从设计上直击要害,却依旧令大型连锁企业和中型企业更为受益。这是为什么?

问题根源当然是在于实践和落地层面,美国缺乏将政府支援导入中小型企业的渠道和工具。
4月,洛杉矶,失业的美国青年在街头为过往车辆提供简易挡风玻璃清洁服务,赚取小费。(Getty)

4月,洛杉矶,失业的美国青年在街头为过往车辆提供简易挡风玻璃清洁服务,赚取小费。(Getty)

其一,正如《被自由市场规则夺走的美国企业救命钱》一文所指出,由美国小企业管理局(SBA)担保,由美国各大商业银行提供的,总额3,490亿美元的PPP救助贷款,不仅在相关法案中留下了“酒店和餐饮业中,有一个以上实体经营场所的企业,只要每个场所雇员不超过500人,也适用申领”的漏洞,还规定联盟内“加盟经验”(affiliate)的企业实体可以作为单独贷款人申领款项,这使得大型企业集团与可以借此名正言顺地领取用于小企业纾困的贷款。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法案中将所有员工人数少于500人的企业归为一类,让它们在“先到先得”的竞争中相互较量。其中就不乏类似Potbelly和Ruth's Chris Steak House这些连锁餐厅优先得到贷款。其实对于这些相对规模更大的企业来说,还有很多其他选择,比如美联储针对中小企业的6,000亿美元乡镇(Main Street)贷款计划。
2008年来GDP增长最低水平 美联储措辞五点不同透玄机
美国特色的经济窘境
1940年以来最高失业率 美国究竟怎么了?
美国上周新申领失业救济金人数384万高于预期 6周累计破3000万人

其次,该计划过于依赖银行,由其自行决定该向哪家企业提供帮助。从银行操作角度,与银行长期有业务往来、有大量可担保资产的大型、中型企业,得以进入快速通道,其中一些企业在不到24小时内就获得了巨额救助贷款。在美国的自由市场体系下,银行并非公益机构,也是要盈利的。即便有小企业管理局担保,中型和大型企业依旧是更好的放款对象。

事实上,美国政府本应该考虑让Intuit、PayPal、Square等金融科技公司与小企业管理局合作,这些公司并不完美,但与大银行不同,小客户更容易从这些平台获批贷款,这些平台也有更多帮助小客户的天然动机。

该计划的第三个主要缺陷是,与失业救济的界限不明。小企业不应该为了获得救助而解雇员工。是否应该允许小企业减少工资支出、增加其他项目开支以保持偿债能力,给他们更多时间来使用这笔资金,这些都是值得考虑的。要懂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
美国政府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时,便曾遭遇无法将援助导入小企业的难题。当时也因此引发众怒。(Getty)

美国政府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时,便曾遭遇无法将援助导入小企业的难题。当时也因此引发众怒。(Getty)

综合而论,美国政府针对中小企业的援助方案原本就存在缺陷,没能按预期投放资金,白宫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为之注入4,840亿美元,这是非常不明智的。

历史可以为鉴,回望2008年,当时美国国家财政纾困和紧急援助便大比例地流向了富人和背景深厚之人,由此引发众怒,引发了而后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乃至“茶党运动”等民粹浪潮。如今,美国4月份非农就业人数将减少至少2,000万以上,创下历史记录。还有非常多的家庭和个人无法领取到救济资金。对家庭和个人储蓄水平极低的美国而言,失业就意味着社会动荡。

再危言耸听一些地讲,如此大规模的失业、贫富差距和政府治理失效,往往会在内带来族群冲突,在外带来战争与冲突。

对习惯了看资产负债表的美国政界商界决策者而言,如何在应对这次疫情挑战时做好基层工作,将是一场影响美国乃至全球的硬仗。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04 12:46:50

主题: 美国共产党三十一大的策略主张及其新动向
美国共产党三十一大的策略主张及其新动向

2020-5-4 03:54
原作者: 周亚茹 
来自: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2019年是美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该党在芝加哥举行了第三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美国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批判了特朗普执政后美国的社会矛盾和问题,揭露了资本主义“利润第一主义”原则对世界性政治经济危机的影响。在分析与判断国内外形势的基础上,美国共产党强调加强工人阶级团结,将马克思主义教育作为党的建设的首要目标,成立全国性的共产主义青年组织,并在大会上制定出新的政策和主张,积极构建与右翼势力相抗衡的统一战线,推动美国社会主义运动更快地发展。

美国共产党三十一大的策略主张及其新动向

2019年是美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2019年6月21~23日,该党在芝加哥举行了第三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这次大会上,美国共产党主席约翰·巴赫特尔(John Bachtell)发表了题为《团结拯救人民和地球:实现全面平等、民主、和平与绿色社会主义》(以下简称“工作报告”)的主题报告,罗莎娜·坎布伦(Rossana Cambron)和乔·西姆斯(Joe Sims)当选为新一届美国共产党全国联合主席。这次大会的召开在美国共产党百年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美国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批判了特朗普执政后美国的社会矛盾和问题,揭露了资本主义“利润第一主义”原则对世界性政治经济危机的影响。在分析与判断国内外形势的基础上,美国共产党进一步明确了自己的时代使命,制定了新的政策与主张,推动美国社会主义运动更快地发展。

一、大会对当前世界政治经济形势的基本判断

在“利润第一主义”原则的驱使下,资本主义不断加强对世界的剥削和掠夺,这是造成全球性政治经济危机难以解决的根本原因。约翰·巴赫特尔在工作报告中指出:

    【“当前,我们生活在一个极其危险的时代,各种危机正在达到临界点,必须加以解决。”[1]】

1.人类正处于全球性危机之中

工作报告指出,美国成为一个正在衰落的超级大国,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推行全球化及其主导全球秩序的能力正在减弱。中国等新兴经济体与其他全球性机构和集团迅速崛起。这种新兴力量正逐步打破原有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努力构建一个新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来维护世界和平稳定。在这种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国优先”的外交原则,持续对中国开展具有掠夺性的、难以预测的贸易战,从而使资本主义体系的不稳定性进一步加强,威胁着世界的可持续发展,特别是对工人阶级的利益造成极大伤害。[2]

目前,特朗普外交政策是由华尔街和美国资本主义公司(主要是银行、化石燃料和军事公司)主导的,其目的是恢复美帝国主义在全球的统治地位,而且,由美国极右翼势力制定的外交政策,“美国优先”的民族主义将特朗普及其经济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与这些力量团结起来。这种外交政策倾向通过军事打击、政权更迭与蔑视全球性国际组织,而不是通过外交手段、核威慑,以及放弃基于自卫的“预防性战争”与妥协这些信条。这个外交政策支持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主张消灭社会主义。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右翼政府和美国结盟,正执迷于颠覆伊朗政权。对伊朗的挑衅可能很快失去控制,升级为地区冲突,甚至可能引发核战争。美国共产党认为,这是一种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不平等的外交政策,势必加剧国内外紧张局势,扰乱正常的政治经济秩序,增加工人阶级的负担。作为具有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情怀的工人阶级政党,美国共产党坚决反对特朗普政权的外交政策,要求维护世界各国工人阶级的利益,希望世界各国工人阶级团结起来共同应对“美国优先”外交原则给全世界人民带来的不利挑战。[3]

在分析了全球性危机形成原因之后,工作报告提出了应对方法和途径。在经济全球化的深化过程中,世界各国紧密联系在一起,促使这场世界性危机交织在一起,相互作用、异常复杂,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单独摆脱这场危机的困扰。美国共产党指出,

    【“应对这场危机的根本方法是最大限度地调动世界各国人力、资源协助应对、共同解决”。[4] 】

一方面,通过财富的再分配和削减军费,加强全球国际间的政治经济合作,促进世界范围内公平的实现;另一方面,加强国际工人阶级的团结与合作,形成应对这场世界性危机的坚强力量,进而维护全球工人阶级的根本利益。

2.气候和生态危机正威胁着人类生存基础

在这次大会中,美国共产党密切关注全球的气候和生态危机。美国共产党指出,

    【“造成气候和生态危机的根本原因就是人类经济活动,特别是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对劳动和自然的剥削,以及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强大动力,直接加速了危机的到来,加剧了贫富差距扩大,威胁着世界的民主与和平。”[5]】

美国共产党着重强调加强世界联合、应对这场世界性气候和生态性危机的重要性。大会指出:

    【“面对全球气候危机,我们需要开展全球合作,各国结成广泛的联盟,包括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阶层、不同的民主运动、各区域集团和全球性机构。”[6]】

美国共产党也提倡通过“绿色新政”[7] 来应对气候危机和财富极端不平等问题,“虽然这个举措不是社会主义性质的行动纲领,但它是一项彻底的经济结构和社会改革,它的实现将改变政治平衡,开辟绿色、和平、民主社会主义斗争的新阶段”。[8] 美国共产党倡议,世界各国要超越《巴黎气候协定》,团结一致共同应对危机,努力团结全球工人阶级,团结所有和平、民主力量,促进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和左翼民主革命力量的有机统一,共同反对特朗普政权在应对气候和生态危机中的错误政策。

3.军国主义与核战争危机加剧了世界性灾难

近年来,美国每年的军费总额超过了1.25万亿美元,几乎占联邦政府预算的70%,对世界和平发展构成严重威胁。新型核武器、“低产量”小型核武器正在加速生产中,这直接增加了在战争中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核武器的扩散直接增加了战争的危险程度。同时,“通过升级事态来缓和关系”的策略越来越被人们所接受,包括特朗普和军方在内的越来越多的人主张使用核武器。

美国共产党指出,美国作为核大国、强国,要主动承担起废除核武器的重任,为世界各国人民营造一个安全的生活空间。他们强烈要求美国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取消核现代化计划,关闭800个外国军事基地,解散北约组织。同时,美国共产党要求在国内推行非军事化,削减军事预算,将更多的资金投向绿色经济、全民医疗、免费教育和其他社会需求。加强对新兴工业和服务业的投资,为依赖军事基地及其相关工业的城市和地区经济转型提供资金支持等。[9]


二、大会对美国贫富差距问题的批判与剖析

美国共产党积极准确把握国内政治经济形势、制定符合时代发展要求的政策方针,有效地巩固群众基础,进而制衡右翼政府并影响其决策。

1.美国贫富差距问题日益严重

据美国福布斯2017年统计数据显示,

    【“美国最富有的三个人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和杰夫·贝佐斯的财富总和,超过了美国底层50%人口财富的总和”。[10] 】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的贫困率几乎没有变化,4100万美国人生活在贫困中,1800万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中。[11] 在过去的40年里,尽管社会生产率不断提高,但是工人的实际工资仍然停滞不前甚至下降,大约有1/5的美国人净资产为零或负值。[12] 特别是2017年特朗普对富人实施减税政策后,美国至少有60家最大的企业在2018年总计790亿美元的利润没有缴纳联邦所得税。此外,私人企业每年至少获得价值1100亿美元的公共补贴。

工作报告指出,

    【“制度化的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加剧了收入和财富的不平等”。[13] 】

由于种族主义的制度化,25%的印第安人,27.7%的非洲裔美国人生活在贫困中,30%的非洲裔美国儿童和33%的印第安儿童生活在贫困中。[14]

2.贫富差距严重的原因是资本家赚取超额利润

美国共产党认为,资本家赚取超额利润是导致贫富差距严重的重要原因。资本垄断或寡头的形成,财富的极度集中正在加速。这一过程是资本主义制度固有的,也是资本主义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动力。资本主义制度根本无法使其逆转。[15]

此外,美国共产党认为,绝大多数工人阶级失去工作,是由“机器人和其他减少劳动力的本土因素导致的”。奥巴马执政时就曾预计,到2025年,自动化有造成美国47%的工作岗位消失的风险。[16] 科技革命促进了资本主义全球化和生产力大幅度提高,同时也造成了经济混乱和无序发展。不公正的国际贸易规则、跨国公司投资转移和外包到全球低工资区,严重影响了美国制造业的就业率,导致了工人收入的不断下降。

3.解决贫富差距问题的根本途径是击败极右势力

美国共产党强烈批判美国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现象,要求特朗普政府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实现生产方式的绿色转型。这需要注重社会财富的再分配,完善保障人们生活的工资制度,增加公有或共享产权的经济适用住房的规模,完善联邦租金保护法,提供免费教育,建设人人享有医疗保险的制度,加强对制药行业的监督,缩短工作周以及削减军事预算等,切实将“绿色新政”付诸实践,以有效地保障和促进社会公平。[17]

美国共产党认为,“极右翼势力是通过卑鄙的手段来维持权力,如仇恨和分裂、阻碍进步立法、压制选民、不公正划分选区、独裁主义、通过法院制定并通过立法将自己的权力和政策得以制度化”,来缓解其选民基数下降的危机。[18] 极右翼势力和法西斯运动因反对移民而产生的仇恨、种族主义、仇视女性、反犹太主义和伊斯兰恐惧症愈演愈烈。它们正以大规模的造谣、阴谋、种族主义、偏执和仇恨的方式向数千万人民系统地宣传特朗普的政策体系,极大地冲击共产党凝聚的思想共识。如果不打破极右翼势力对美国政治、工人阶级和人民的统治,就“无法应对气候危机、军国主义和财富不平等、新经济危机的爆发以及人工智能即将带来的破坏与对人们生存构成的威胁”。[19]


三、大会对当前社会主义运动形势和党的任务的认识

美国共产党指出,自21世纪以来,资本主义面临系统性危机,特朗普大力推崇“美国优先”的民族主义政治经济政策,加剧了世界各国工人阶级的灾难,也激发了工人阶级的斗争激情,为美国共产党推进社会主义事业提供了良好机遇。

1.社会主义运动热潮高涨

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暴露了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端,更多人开始思考社会主义,促使美国掀起了新一轮社会主义运动的浪潮。数据显示,2019年有43%的美国人认为“某种形式的社会主义”对“整个国家”来说是一件“好事”,与1942年相比增加了18%。[20] 而且,美国的主流媒体、社区和校园等也开始关注和讨论社会主义。

美国共产党开拓的思想如今已成为主流,即社会保障、工会主义、平等权利、不同肤色人民的联合与斗争、普及的儿童保育、警察对社区的管控,以及“人民高于利润”的口号。[21] 尤其是互联网的普及扩大了马克思主义在广大人民中的传播范围。自2016年以来,美国共产党主办的杂志《人民世界》的发行量翻了一番。同时,共产党的许多俱乐部举办活动,动员民众广泛参与,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并认可社会主义思想。

2.加强党的自身建设

美国共产党积极抓住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复兴的有利机遇,不断加强党的自身建设。

第一,重申党的性质。工作报告指出,美国共产党以行动证明了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美国共产党是追求政治、经济、社会平等和民主的社会主义的政党,是国际主义性质的政党,追求国际工人阶级的团结、全球和平和可持续性。党的责任首先是反对美帝国主义,结束它对其他民族和人民的统治。其目标是结束美帝国主义及其全球驻军,以团结、平等和全球合作取而代之。[22]

第二,加强党的阶级基础。美国共产党认为,工人阶级团结非常必要,打击种族主义和消除性别歧视尤其需要工人阶级内部的团结。[23] 大会通过的政治纲领草案重申了美国共产党作为工人阶级政党的性质。大会还强调加强俱乐部与群众性工作、加强党的思想观念等问题。

第三,加强马克思主义教育。美国共产党提出,必须将马克思主义教育作为党的建设的首要目标,马克思主义教育必须成为各级党组织生活的组成部分。工作报告要求恢复党的悠久传统,把马克思主义教育纳入每一次俱乐部会议,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来认识和回应当代问题。他们还提出,每个俱乐部和地区应至少指派一名成员负责,确保马克思主义教育成为俱乐部生活中重要和长期的组成部分。鼓励每个俱乐部和各个地区制定马克思主义教育计划。[24]

第四,加强青年工作。美国共产党决定成立一个全国性的共产主义青年组织,团结新一代青年政治活动分子为社会主义而斗争。因此,美国共产党三十一大通过了一项“共产主义青年项目”,明确了在学校、会议等领域的青年工作的重点。此外,美国共产党还计划以媒体为渠道推进青年工作。大会重申了peoplesworld.org和cpusa.org网站的重要性,并要求将其打造为美国共产党青年党员的网站,设法与年轻人喜欢的“播客”联系起来。

第五,推动争取人民民主权利的斗争。美国共产党进一步强调加强党的自身建设的重要性,并紧紧抓住有利机遇,争取使工人阶级成为分配财富的主人,获得充分的社会、种族和性别平等权利,确保每一个人的全面发展,积极领导美国人民构建可持续和非军事化的经济社会,逐步走向社会主义的民主和平发展道路。
四、大会提出的2020年大选策略

对于2020年的美国大选,美国共产党在这次党的大会中做出重要战略部署。

美国共产党支持包括工人阶级在内的反极右翼联盟在2020年的选举中加强团结,推动民主高潮,影响选举的整个过程和结果。“有组织地团结劳工、种族受压迫者以及妇女,形成强大的阶级,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现状。”[25]

美国共产党明确提出,必须把整个多种族的工人阶级和人民团结、动员起来,努力提高工人阶级和全体人民的社会地位,保障他们的生活和工作等各项权益。特别是重视身份政治,加强与多种族工人阶级和有色人种、妇女、青年的团结,有效地协调好阶级、种族和性别之间的相互关系,维护他们的根本利益。

美国共产党提出,重建一个团结的非裔美国人、拉丁美洲人和其他有色人种的社会民主运动联盟,加强思想斗争,重建工人组织与多种族团结,加强工业、服务业和建筑业工会及其盟友的团结,是推进工人阶级和民主议程的一项战略要务。此外,美国共产党要求推进反对种族主义、性别歧视以及争取充分平等的斗争,不断增强他们与错误思想作斗争的能力,为2020年大选做好充分准备。

在团结策略上,美国共产党积极构建与右翼势力相抗衡的统一战线。福克斯新闻、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和其他媒体成为特朗普与共和党的宣传武器。同时,这些社交媒体也在压制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宣传。面对强大右翼势力宣传体系对社会民主的冲击,美国共产党要求善于利用列宁“灌输论”[26] 的优势作用予以反击,要不断强化对广大人民群众进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灌输。美国共产党重视列宁“利益冲突”论的指导作用,主张以共同利益为基础,构建包括有色人种、妇女、青年、移民以及左派和中间派等民主政治力量的统一战线,与右翼势力做坚决斗争。

这次大会指出,美国共产党的作用是最大限度地促进多种族工人阶级之间的团结,帮助在工人阶级与其他民主同盟之间、左翼与中间派之间建立团结。在此基础上,加强对国内工人运动的领导,不断提高工人阶级的思想水平,在环境和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将战场扩大到“红色州和地区”[27] 并影响更多人,努力构建“由多种族工人阶级及其民主同盟领导的、人民占绝大多数的工人阶级政权”,[28] 为推翻特朗普政府做准备。

注释:

[1]John Bachtell.Tipping Points: Stop Trump and Restrain Capitalism to Save the World.https://www.peoplesworld.org/article/tipping-points-stop-trump-and-restrain-capitalism-to-save-the-world/.

[2]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3]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4]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5]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6]John Bachtell.World at a Crossroads: Saving Humanity and Nature Requires Global Unity.https://www.cpusa.org/article/world-at-a-crossroads-saving-humanity-and-nature-requires-global-unity/.

[7]Green New Deal.https://www.gp.org/green_new_deal.

[8]Bruce Bostick.Green New Deal-A Work in Progress.https://www.peoples world.org/article/green-new-deal-a-work-in-progress/.

[9]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10]Noah Kirsch.The 3 Richest Americans Hold More Wealth Than Bottom 50% of the Country, Study Finds.https://www.forbes.com/sites/noahkirsch/2017/11/09/the-3-richest-americans-hold-more-wealth-than-bottom-50-of-country-study-finds/#33dbfa8f3cf8.

[11]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12]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13]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14]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15]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16]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17]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18]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19]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20]Countercurrents Collective.Four in 10 U.S.Embrace Socialism.https://countercurrents.org/2019/05/four-in-10-in-u-s-embrace-socialism.

[21]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22]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23]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24]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25]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26]《列宁全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29页。

[27]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28]John Bachtell.Unity to Save People and Planet; for Full Democracy, Equality and Green Socialism.http://www.cpusa.org/article/unity-to-save-people-and-planet-for-full-democracy-equality-and-green-socialism/.

【周亚茹,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研究生院马克思主义学院2017级博士研究生。本文原载《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0年第1期,授权察网发布】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03 20:40:43

主题: 新冠疫情与中国右派的暴起和陨落
新冠疫情与中国右派的暴起和陨落

2020-4-21 23:57

原作者: 红色多瑙河

摘要: 右派曾一度掌握了国内舆论的主动权。但是,因为他们对中国社会矛盾的错误判断、对自身力量的过高估计,以及其与广大群众利益的根本性冲突,使他们失去了可以推动对其有利的社会变化的时机。现在的右派处在一个进攻没有力量,撤退又不甘心的十字路口。

新冠疫情与中国右派的暴起和陨落

作者:红色多瑙河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是中国人用来形容暴起骤亡之物的俗语。在新冠疫情爆发、散播和控制的过程中,中国的右派(自由派)曾一度掌握了国内舆论的主动权。但是,因为他们对中国社会矛盾的错误判断、对自身力量的过高估计,以及其与广大群众利益的根本性冲突,使他们失去了可以推动对其有利的社会变化的时机。现在中国的右派处在一个进攻没有力量,撤退又不甘心的十字路口。何去何从,不久将会揭晓。

 

      一、右派在新冠疫情中舆论工作的基本思路

      在新冠病毒爆发之初(一月初),右派对此并不敏感,只有零星的讨论和例行公事的报道。右派的舆论机器是和国家抗疫工作同时动员起来的(一月下旬)。在最初的十天里,由于抗疫工作缺乏经验、地方官员颟顸无能、以及公立医疗机构被私有化大大削弱,武汉出现了医疗资源紧张、群众普遍不满的状况。此时右派的工作重点一方面在于夸大武汉当地的无序状况,制造大量人员死亡的谣言,另一方面在于制造其他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信息通达、医疗系统无所不能的假象。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利用李文亮医生的悲剧,制造李文亮怀孕妻子病亡以及其所属医院“抢救死人”的谣言。其直接目的是在民众中促成这样一种普遍印象:之所以发达国家没有爆发(也不会爆发)疫情, 是因为他们的制度乃至“文明”比中国优越。换句话说,就是突出西方没病且不会有病,中国有病而且必然有病。

      当疫情开始得到稳步控制的时候(二月下旬),民众朴素的民族自豪感也随之调动起来,千万人在线监工火神山医院就是集中表现。此时的右派,看见“崩溃”无望,就把舆论工作的重点转向了中国抗疫手段的严酷性,比如频繁突出强制隔离的非人道特征等。这一时期右派舆论工作的目的是抹杀抗疫工作的胜利,夸大抗议的代价。就是要造成这样一种印象:即以“侵犯人权”为代价进行的抗疫,即使胜利也是得不偿失。方方的“没有胜利,只有结束”就是典型例证。

进入三月中旬以后,中国的疫情逐渐得到控制,而部分发达国家,如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国等出现了迅速爆发的趋势,右派在前两个阶段舆论工作的现实基础不复存在。在经过了几天的迷茫之后,他们舆论工作的重心就是宣传中国是病毒的发源地,因此要为其他国家的损失负责。其中,宣传向各国捐赠救灾物资“赎罪”,以及配合个别右派政客要挟中国豁免债务就是典型。

简单总结一下,第一阶段其宣传的意识形态底色是西方优越论,第二阶段是强硬手段抗疫得不偿失论,第三阶段是“中国病毒”原罪论。其中,右派在一月底二月初之时(第一阶段)取得了较好的宣传效果,一度占领了道义制高点。但是随着疫情本身的发展,不仅其宣传所仰赖的事实逐渐消失,其宣传的理论也逐渐向毫无保留地向逆向种族主义靠拢,同时其宣传手段也日益极端化、幼稚化、扭曲化。逐渐丧失了原有的群众同情,并且激起了大量有着朴素正义感的民众的不满。

那么,为什么中国的右派会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呢?这要从中国右派的基本状况说起。

 

二、当今中国右派及基本结构

今日中国的右派是啸聚在新自由主义和逆向种族主义意识形态下的政治现象,其人员构成包含下述三个部分。

右派的阶级基础是那些主张毫无节制地进行私有化、市场化和去管制的私营资本集团。这些资本集团的所有者和其上层代理人构成了右派的上层。该集团对跨国资本存在经济和政治上的依附关系(俗称“买办”),其经济政治行为的直接目的是加速新自由主义“改革”,压低工资、攫取国有资产、获取高利润和更大的政治权力。

右派的意识形态代表是“公知”。他们要么是大学文科系统的右派教授,要么是“资深媒体人”,要么是“文化产业”的专业掮客。他们构成了右派的中层,其基本经济行为是攀附右派上层某些派系,直接充当意识形态打手;或者通过推动某些经济政治变革而牟利。在本次疫情中最“大放异彩”的就是方方。

构成右派底层的是部分小资产阶级。他们当中较为“高端”的部分,即与全球化和跨国企业有密切关联者,希望通过推动经济改革,突破中国劳动力市场的壁垒,把自己的劳动力卖给发达国家,从而实现发达国家小资产阶级的生活水准。其“中端”部分则通过投机社会运动,并时刻准备在有利时期将自己政治威望打包卖给某个资本集团。在经济增长减缓的时期,一部分被甩出正式就业部门、生活水平接近无产阶级的边缘化小资产阶级,由于“阶层跃升”无望也加入了右派小资的队伍。他们构成了目前右派底层中的“低端”部分,也是右派中人数最多,最不稳定,最不能接受右派传统政治理念,逆向种族主义和法西斯倾向最明显的部分。高端和中端右派小资产阶级的主要活动范围是微博和知乎,低端右派小资产阶级则主要是混迹于海外论坛(如品葱)和社交媒体上的所谓“恨国党”。

就是这样一个泥沙俱下的草台班子,在疫情造成的混乱中一度掌握了中国的舆论主动权。也同样是因为它们本质上是缺乏政治远见、情绪淹没策略、且根本上敌视绝大多数中国人民的草台班子,他们迅速失去了舆论主动权,并且陷入了人人喊打的境地。

 

三、为什么右派的舆论攻势会失败

具体而言,右派上层梦想中的毫无节制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无法缓解中国资本主义的主要矛盾。首先,以医疗和教育私有化为核心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会大大增加劳动力再生产的成本,造成劳动力质量乃至数量的下降,破坏资本积累的条件。其次,国有企业的私有化使国家丧失对投资的直接调控能力,进一步削弱政府面对未来经济危机时的治理能力。第三,金融行业的开放和去管制将中国金融市场直接置于金融投机的危险之中。因此,毫无节制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是部分私营资本集团为了局部的和短期的利益,牺牲本阶级全局长远利益的行为,是统治阶级失去了历史使命感和统治信心的集中表现。本次疫情中,右派上层一方面通过其掌控的商业媒体进行舆论鼓噪,另一方面直接动员地产界豪强亲自操刀上阵,无疑反映了右派精英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的特征。

右派中层文人对其自身在民众中的威望做出了严重误判。中国的“公知”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八十年代初考入大学的“河殇”一代文人,另一类是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达到巅峰的二十一世纪初出现的网络公知。这两类人共同的特点是一方面极其蔑视中国劳动人民,否定中国民族解放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切(如《软埋》);另一方面,在面对西方时极度自卑,仿佛西方世界的每个毛孔都散发着主宰世界的神性(如《民主的细节》)。他们完全无法理解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人民自发对国内外新自由主义的斗争,他们在舆论工作中仍然把认知水平和民族自信已经有明显提升的民众当成是任其摆布的蝼蚁猪狗。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方方把所有质疑她的人都称为是“极左”。表面暴躁的方方内心是极度恐惧和困惑的,她不能理解为什么读者居然敢不被她感动,她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年轻人居然敢反对她。因此她只好搜肠刮肚地掏出了“极左”这个有挑衅性又能带给她些许安全感的词汇。而易中天的“与方方站在一起就和‘人’站在一起”也毫无疑问地宣示,右派文人根本不把绝大多数民众当“人”看,自然绝不会尊重一般人的人权和自由。

底层右派是各种谣言和舆论攻势的生产车间。关于李文亮医生、封城期间的强力政策、以及关于世卫组织的谣言都能看到中国右派分子学习香港排华暴徒和台湾“政战机关”的影子。这些谣言的典型特征,就是编造极端情况(抢救已经去世的李文亮),塑造一个为政绩不择手段的“完美暴政”的形象,通过配图和漫画等勾起民众对中国的一切的强力厌恶。右派的这种反复动员极端情感的宣传方式是典型的法西斯宣传手段。该手段在运用初期,尤其是事实发展对右派有利时确实实现了冲击性的效果。但是,反复动员造成的情感疲劳以及右派预言的不断破产,迅速消耗了舆论攻势的能量,并激起越来越大的反感。以至于新世纪出生的年轻人自发做出了质量远高于右派宣传材料的文艺作品并取得了正面舆论交锋的胜利。但是,多数出身边缘化小资的底层右派舆论工作者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他们事实上与绝大多数群众的生活是隔绝的,在他们的论坛上,他们通过抱团取暖来相互慰藉,这种精神避难所的生活方式,强化了他们的自卑自恨倾向,事实上剥夺了他们做出正确政治判断的能力。面对数量上和质量上都开始超越他们的对手,他们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他们中的一部分甚至幻想,只要彻底羞辱亵渎“小粉红”的民族自尊,就可以打败“小粉红”。所以,当他们意得志满地开始宣传中国应当为病毒“赎罪”的时候,他们就宣布了和劳动群众的决裂,完成了彻底的舆论自杀。

 

四、结论

本质上讲,右派舆论工作失败的根本原因,是他们既站在了普通中国劳动群众的对立面,又没有能力在政治上彻底压倒劳动群众。这对矛盾是他们解决不了的,前者是由右派的根本利益决定的,他们不想改变;后者是由中国资本主义发展的基本规律决定的,他们不能改变。这对矛盾将会继续反复挤压右派的舆论工作、政治行动,最后碾碎右派本身。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03 20:17:05

主题: 清除亲美内奸是当前中国政治的首要任务
清除亲美内奸是当前中国政治的首要任务 


  李樊(2020年4月27日星期一)

  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是中国外交中最重要的部分,也是中国政府最重视的外交关系。但是,处理中美关系对中国政府而言却是越来越艰难的一个重大挑战。

  这些年来,美国统治集团日益明确而坚定地完成了对待中国的态度和政策的整合和战略转变,美国统治集团的朝野各党各派均已形成共识,从接触诱变转为扼制绞杀成为美国对付中国的基本战略,美国统治集团将中国共产党视为当今世界上最危险的力量,将中国列为其头号战略敌人。这些,都已不是内部秘密,而是美国当局在各种政治场合的公开宣扬,不仅有公开言论,而且采取了一系列的政治、经济、军事、科技、舆论等各方面的举动。比如美国出台一系列干涉中国内政的法案,公开支持台独、港独,军事侵入我国南海、台海、东海主权海空领域,讹诈中国财富的贸易战,围剿中国中兴、华为公司,非法逮捕中国公民,制裁中国官员,现在又积极推动在新冠肺炎疫情上向中国索赔的罪恶行动。

  然而,反观中国方面,官方和社会主流媒体对美国的认识存在严重错误,缺乏清醒的判断。中国仍然没能认清中美关系的本质乃是日益没落的帝国主义霸权国家与新兴社会主义大国之间的生死决战的关系,美国帝国主义本性未改,霸权地位在加速衰败,它更加迫切地要扼杀中国的兴起,欲靠肢解中国来挽救其霸主地位。当前,它一方面需要中国的防疫物资和实际财富来应付国内局面,一方面又凶恶地推进强力欺压中国的举动。而在此之际,中国外交官却还在喋喋不休地向美国诉说委屈,呼吁中美合作。比如,驻美大使崔天凯4月21日在美国说中国已经给美国供应了大量防疫物资,还将做得更多,而美国却说中国造成了美国疫情泛滥并利用垄断防疫物资谋取暴利,这他对美国社会存在的“逢中必反”现象感到忧虑。中国其他外交官也像当年的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一样高唱起“全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的论调,反复诉说“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病毒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

  中国在应对美方压力方面为什么陷入如此被动局面呢?怎样才能走出被动局面呢?

  因为中国四十年来在某人“追随美国的国家都富了”的指示下奉行亲美政治路线,实行“韬光养晦”方针,推行傍美发展路线,力求融入美国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已经形成了在中国政治、经济、文化、舆论各领域都有强大影响力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具有强烈的买办性,且不少已把既得利益转移到美国成为美国要挟中国政治的手段。这个买办集团的代表人在政治上具有强烈的自觉主体意识,他们成为中国高层政治中的亲美内奸,将自家买办集团的利益充作国家利益来维护,这就形成了依附性、妥协性外交路线的根基,就在处理中美关系时宣扬中美合作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强调合作是唯一的出路,和则两利,斗则俱伤甚至斗则俱败,以此来吓唬中国老百姓。他们这种认识根本无法欺骗美国,而是让美国看到了他们的软肋,就更加肆无忌惮地羞辱欺压中国,榨取中国人民辛苦创造的财富。比如用让美国企业从中国撤退的威胁来吓唬他们,逼迫他们给美国输送利益。

  外交是内政的延申,是为内政服务的。买办集团的财富来源于国内私有化改革中非法侵占国有企业的不义所得和对美合作中的买办服务所得,这就决定了他们为了捍卫自家集团利益而有内在动力要毁灭共产党和共和国,比如他们曾经喊出“不搞政治改革,经济改革的成果也保不住”的口号。他们在制订国内政策时也是为外资和买办服务的,比如压制民族产业,力挺外资进入中国等等。这个买办集团是寄生在共产党和共和国肌体上的毒瘤,是威胁中国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叛党反共、投降卖国的反动集团,他们实际上是在中国政治中配合美国肢解中国的战略实施的汉奸势力。国家意志只有摆脱这个汉奸买办集团的影响,才能获得自主性。因此,清除内奸是当今中国政治的首要任务。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2020-05-03 20:01:54

主题: 追问美国NIH,比追问德特里克堡更加重要
追问美国NIH,比追问德特里克堡更加重要

2020-5-2 21:46
原作者: 关舆

摘要: 冷战中期以来,随着美国政府资助规模的不断膨胀,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成为美国生物武器研发系统的核心单位。据美国联邦机构的官员称,美国联邦生物防御方面的研究经费已经由自2001年的3.05亿美元增长到2004年的40亿美元。

冷战中期以来,随着美国政府资助规模的不断膨胀,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成为美国生物武器研发系统的核心单位。据美国联邦机构的官员称,美国联邦生物防御方面的研究经费已经由自2001年的3.05亿美元增长到2004年的40亿美元。美国联邦官员认为,生物防御园区内新的实验室的创建是完全必要的。“将多个实验室放在一起是必要的,这正是美国战略需求的一部分。”也就是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哈佛大学等等机构得到的中国基因样本是与美国陆军生物武器研究机构共享、交流与密切协作的。

【本文为作者关舆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关舆:追问美国NIH,比追问德特里克堡更加重要

2020年4月30日,《人民日报》客户端、人民网等央媒刊登《这10个追问,美国必须回答》一文,其中第二问即是:

    【“日前,据‘全球生物防御‘(globalbiodefence)网站报道,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已经全面恢复运行。去年7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正式向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发出’停产令‘,要求其停止进行’特定生物制剂与毒素‘研究。今年3月,白宫请愿网站出现一道特殊的请愿帖,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去年7月’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真正原因。USAMRIID神秘“关闭”和迅速重启引人关注。针对白宫请愿网站请愿帖上的要求,美国作何回应?“(https://mp.weixin.qq.com/s/DejVqEiUeX9v7bnXdux_sQ)】

以人民日报为代表的广大央媒向美国发出的这些追问非常及时和必要。此外,对美国几十年来大肆发展制造危害人类的生物基因武器、独家阻挡重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等罪恶行为应该进一步提出追问。比如,关于美国制造生物基因武器的罪行,仅仅关注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是不够的,1971年以来及尤其是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以及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等等)是比德特里克堡更加重要和核心,同时却隐蔽性更强的机构。
一、美国生物武器研究主要机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等曾在中国大规模采集基因标本

新华社中国特稿社原副社长、高级编辑、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熊蕾指出,早在1996年7月,美国《科学》杂志的新闻栏目就率先报道说,哈佛大学的群体遗传研究计划在中国的血样采集将“达到”2亿人。2001年1月,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网站上列出的2000年财政年度资助哈佛大学在中国安徽涉及基因的采集的项目共有9个,包括高血压、骨质疏松症、尼古丁成瘾等,而有关哮喘病和气管及肺功能的基因项目有两个。这9个项目,全部是在中国采集样本,采样现场基本是在安徽省的安庆地区。然而,截止到2001年1月,中国国家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批准的哈佛大学在中国进行的基因研究项目一共只有3项,涉及高血压、尼古丁成瘾和冠心病及骨质疏松症方面的生态遗传学研究,没有哮喘和呼吸道方面的基因项目。而至2002年3月,美国政府公布的哈佛大学在安徽总共进行的基因研究项目共有15个,包括哮喘病、高血压、肥胖症、糖尿病、骨殖疏松等。有多少血样到了美国,至今还是未知数。仅哮喘病一项,由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出资资助,当时在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担任副教授的徐xx本人承认拿到美国的基因样本就有16000多份。这些项目都违反中国关于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法的规定,违反生命伦理准则,被采集基因的中国农民的知情同意权丝毫没有得到尊重。(熊蕾:哈佛大学在安徽猎取基因事件再回顾)

哈佛大学因为这一项目,最终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联邦拨款和私人投资。其中资助哈佛哮喘病项目的,是美国千年制药公司。1995年12月,在它同意资助哈佛在安徽的哮喘病项目仅仅5个月之后,瑞典一家大制药公司就投给它5300万美元,对呼吸道疾病的遗传基因进行研究。千年公司和哈佛官员都认为,是安徽项目确保了这笔投资。徐xx以千年制药公司的资助为立足点,在2000年3月份申请并接受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1000万美元资助。徐还收集了1000名在石化厂工作的北京怀孕妇女的DNA,用于人类生殖研究。(An Isolated Region's Genetic Mother Lod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archive/politics/2000/12/20/an-isolated-regions-genetic-mother-lode/4280cf1f-ae9c-42f7-b132-9ddbe26e502f/ )

千年制药公司成立于1993成立,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是马克•列文(Mark J.Levin),科学顾问包括麻省理工学院的埃里克·兰德、洛克菲勒大学的杰弗里·弗里德曼、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的拉朱·库切拉帕蒂;以及法国生物技术公司Genset的首席科学家Daniel Cohen。该公司主要商业模式是与主要制药公司达成利润丰厚的研发合同。例如,1997年,千年制药公司与美国生物武器计划的重要机构孟山都公司(Monsanto Inc.)达成一项价值2.18亿美元、为期五年的协议,涉及生物工程作物的研究。1998年9月,千年制药公司与著名的拜耳公司达成一项4.65亿美元的五年期协议,等等。(Millennium Pharmaceuticals, Inc. https://www.company-histories.com/Millennium-Pharmaceuticals-Inc-Company-History.html)

北京大学法学硕士、《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一书作者童增2020年4月28日发表于中国新闻网的文章指出:

    【“目前许多资料表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30年来主导和资助了很多收集人类遗传资源方面的项目,包括采集中东人、非洲人的血样;甚至2017年美国另一机构采集包括俄罗斯人血样的生物样本,结果遭到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严厉警告。”

    “一位美籍华人学者通过国内一位记者告诉我,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政府有的部门对西班牙语系的拉美人意见很大,发现墨西哥等国的人到美国后就生小孩,然后就吃美国小孩越多福利越好的政策,父母亲靠这个福利就不工作了。美国有关部门提议,也是由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出资,采集这些人的血样,通过基因测序和编辑,制造出能够抑制这些拉美人的生殖能力的制品,后来媒体曝光受到谴责,但这项研究是否还在秘密进行,外界都不清楚。”(http://news.sina.com.cn/w/2020-04-28/doc-iircuyvi0321660.shtml)】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是美国公共卫生局(PHS,United States Public Health Service,美国公共健康服务中心)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冷战期间,负责美军生物武器研制的主要机构是陆军医学部。1969年陆军医学部被正式改组为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从生物战计划启动伊始,美国公共卫生局(PHS)就密切地配合其研发活动。为了制订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计划,1950年,PHS派往德特里克营1名联络官与军方就最新监测方法及流行病、疾病控制、人员和公共基础设施的保护等保持充分的信息交流。从1950-1970年代,在23年里有30所大学(研究所)和7家制药公司成为USAMRIID的合作伙伴,其中包括哈佛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耶鲁大学等,还有国家制药公司、辉瑞制药公司、联合制药公司和惠氏制药公司。(见赵丽梅 于群:《美国军方生物战计划与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策略》,《北方论丛》2014年第02期)

冷战中期以来,随着美国政府资助规模的不断膨胀,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成为美国生物武器研发系统的核心单位。据美国《防务新闻》2004年2月的报道,9.11恐怖袭击事件和2001年炭疽病菌袭击事件后,作为美国防生物恐怖主义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陆军、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国土安全部投资10多亿美元在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县德特里克堡建造一个安全性很高的“全国跨机构生物防御园(NIBC)”(国家癌症研究所也在其中)。在这个园区内,这三个机构将分别建造相互毗邻的三个实验室,以促进各个实验室科学家之间的协作与交流,“共同打一场防生物恐怖主义战争”。据美国联邦机构的官员称,美国联邦生物防御方面的研究经费已经由自2001年的3.05亿美元增长到2004年的40亿美元。美国联邦官员认为,生物防御园区内新的实验室的创建是完全必要的。“将多个实验室放在一起是必要的,这正是美国战略需求的一部分。”(http://news.sohu.com/2004/02/17/98/news219099856.shtml)也就是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哈佛大学等等机构得到的中国基因样本是与美国陆军生物武器研究机构共享、交流与密切协作的。

美国生物武器研制基地德特里克堡陆军公共关系首长诺尔曼·M·考沃特在《刀刃》一书中披露,1969年整个生物和化学战争研究预算是3亿美元。1970年11月尼克松签署《日内瓦议定书》一年后,政府不但没有兑现每年削减生物武器研究费用的承诺,国防部的生物武器预算反而由2190万美元增至2320万美元。尼克松承诺立即销毁的生物武器仍完好无损地存放在阿肯色州的松崖(Pine bluff),他曾宣布将德特里克堡由一个生物武器测试场所变成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下属的单纯预防性卫生研究实验室,也未见任何行动。(伦纳德·霍洛威茨(Leonard Horowitz)著;曹爱菊,曹化银译,《突发病毒-艾滋病与埃博拉病》,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0.01,57页)

尼克松总统宣布加入《日内瓦议定书》后,自1971年开始又通过“为劳动部、卫生教育和福利部的补充拨款提案”来暗中确保生物武器开发经费。从那个时候开始,因此,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以及国家癌症研究所就以“和平目的”为幌子,在研究经费方面超过了美军生物武器基地德特里克堡,事实上取代乃至接管了德特里克堡,成为世界上最大最活跃的生物武器研究基地。据《自然》报道,当时德特里克堡的所有人员“正热切地期望承担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交给的卫生研究项目……”。德特里克堡的很多科学家“不同程度地参与过基础性研究,许多人正在与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进行项目合作,所以无需太多转变”。(伦纳德·霍洛威茨(Leonard Horowitz)著;曹爱菊,曹化银译,《突发病毒-艾滋病与埃博拉病》,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0.01,62页)
二、美国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资助的实验室,早就具备制造新冠病毒的能力

2015年,拉尔夫·巴里克的论文《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出现的可能性》刊登在国际著名期刊《nature》的电子刊物上。这篇论文提到“为了研究循环蝙蝠冠状病毒的出现可能性(即感染人类的可能性),我们构建了一种嵌合病毒”,并说“这种杂交病毒使我们能够评估这种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这篇文章的主要作者是北卡罗来纳大学冠状病毒专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及其团队成员。这篇论文本身明确提到:

    【All mouse studies were performed at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nimal Welfare Assurance #A3410-01) using protocols approved by the UNC Institutional Animal Care and Use Committee(IACUC).】

即所有(白鼠)试验都在美国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实验室进行。敌对势力势力试图拿这篇论文栽赃中国,纯粹是制造谣言。

拉尔夫·巴里克的长期的主要的资助者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正是落实美国生物武器计划的主要机构。这个实验当时引起美国医学界非常大的争议,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 2015年也在 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这种实验没有什么意义,而且风险很大。
三、美国最权威的病毒专家怀疑非典是实验室制造,而与美国生物武器计划密切的专家则宣布是自然起源于蝙蝠

2005年2月20日,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微生物学教授、曾担任美国病毒学学会副主席、从事冠状病毒研究长达28年的凯瑟琳·霍姆斯博士出人意料地指出,由于非典冠状病毒(SARS Cov)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因此可以认为,除了在实验室存在以外,非典病毒在自然界已被彻底消灭。如果非典再次蔓延,只有3种可能:“重新进化产生一种新的类似病毒,实验室病毒样本意外泄漏,或者发生生物恐怖袭击。”

对于非典,美国政府及与美国生物武器计划关系密切的科学家们则是另一个态度。2003年9月,非典疫情刚刚过去,长期接受美国生物武器计划主要组成机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大规模资助,曾在许多NIH研究部门担任过评审员,曾担任世卫组织、CDC和NIH顾问,对冠状病毒谱系有20年研究的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博士说:

    【有一种观点认为“非典”病毒随气候的变化而消失。另一方面,二月被认为是感冒高峰季节,但“非典”直到四月份才达到高峰期,这与季节论相悖,所以任何人都不能肯定“非典”不会再来。而这也许会使人们担心这次非典只是一个先期浪头而感到不安,就像1917年春发生的流行感冒,是1918年那次传染病的开始一样,那次传染病使全世界2000万人死亡。】

即暗示非典和类似非典的病毒因为自然原因会再次爆发。

据2008年12月1日新华社《美国在实验室重建非典病毒 有望研究防治新方法》的报道,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在新一期《国家科学院学报》电子版上发表报告称,他们在实验室成功重建了非典病毒,他们认为,蝙蝠身上的非典病毒发生一定变异后,会感染到人身上,并不断传播。巴里克说:

    【“现在我们能够设计并合成各类非典病毒,这将成为防治未来可能的非典疫情的重要一步”。】

2012年,新型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爆发后,拉尔夫·巴里克第一时间对外公布:

    【“符合逻辑的可能性是,那些在这一地区(中东)大量存在的动物(可能把病毒传染给人类),生物学家应该从动物身上采集样本,包括骆驼和山羊。”“蝙蝠可能直接将这种病毒传染给人类。”(http://news2.jschina.com.cn/system/2012/09/30/014763387.shtml )】

保加利亚医学记者和中东通讯员迪利娅娜·盖亚坦芝耶娃(Dilyana Gaytandzhieva)指出,蝙蝠被科学界认为是埃博拉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症以及其它致死性疾病的可能宿主。然而,这类病毒传染人的确切轨迹仍然不能确定。在美国国防威胁降低局生物合作协定项目中,蝙蝠携带的致死性病原体大量研究,美国认为其有军事意义。2014年共有221只蝙蝠在五角大楼格鲁吉亚生物战卢加尔中心的研究项目中死亡。

2015年到2017年,美国机构生态健康联盟旗下的研究者Simon Anthony带领小组在全球游荡,号称研究冠状病毒地理分布,捕获并释放了约12300只蝙蝠、3400只啮齿动物和3500只猴子。他们的工作遍及非洲、亚洲(包括中国)、南美洲和中美洲的20个国家。

根据生态健康联盟PREDICT项目公开的数据显示,自2008年4月至2018年9月,PREDICT项目针对冠状病毒总计在中国采集了约388批次,8680件来自蝙蝠,老鼠及人体的病毒样品进行监测预警,其中PREDICT 1项目为238批次,4874件样品,PREDICT 2项目为150批次,3806件样品。以及总计241批次PREDICT 1和PREDICT 2项目的样品检测结果。据统计,至少有上万件左右的动物及人体的病毒,被运至美国的试验室里。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