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shifting的博客
作者: shifting
域名: blog.mitbbs.com/shifting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10701000000 ~ 20110801000000


2011-07-19 09:59:16

主题: 城市化赌局
看到jjj兄回老家看到十室九空的帖子,颇为感慨。从中国历史的发展的角度来讲,我们都处于一个巨大变革的时代,其意义之重大,不亚于百年前国门被坚船利炮打开,还有半个世纪以前天地反复。这个变革,就是轰轰烈烈的城市化。

从大的背景来说,中国的城市化是世界的全球化导致的。上个世纪初叶,西方工业革命带来的巨大的产能和资本过剩直接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二战以后,西方找到了一个消化这些过剩的良方,那就是全球化,把过剩的资本和产能移到新兴市场国家。中国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融入到全球化的世界当中,对于整个西方世界来说,拥有巨大人口数量,同时又拥有中央集权政治体系的中国,当仁不让的成为了世界范围内产业转移的磁石。中国的城市化,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大的背景下产生的。

产业转移,转移的就是劳动密集型资本密集型的产业,需要大量的产业工人,所以源源不断的农民放下锄头,走进东莞的大大小小的工厂里面成为了整部巨大工业机器的一个个零件。这个过程也为中国积累了惊人的财富,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拥有最多外汇储备的庞然大物。


剔除体积这个因素,中国走过的路,上个世纪很多的国家都走过,拉美,东南亚,东北亚,甚至包括日本。但是环顾世界,环顾着几百年的历史,几乎所有的这些的国家,统统掉入了一个叫做拉美化的陷阱,具体特点就产能过剩,失业率高涨,贫富差距巨大。那么,关键问题就是,中国能否避开拉美化陷阱呢?

再回头说我们的城市化。城市化是一场赌局,我们每个人参与其中。从中等收入人群来说,花上百万送孩子出国留学,再花上百万,几百万在城市里面买一个水泥cube,位的就是买一张进入城市的门票,至于这场城市化的盛宴于个人能不能值回票房,那就难讲得很了。再说对于农民,主动也好,被动也好,从土地上被割离开来,进入城市成为产业工人,实际上也是一场赌注,赌的是能在城市里面找到一个位置,生存下去。这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如果社会能够持续的为这些农民工和他们的后代提供就业机会,并且逐渐的接纳他们,让他们融入到城市当中去,那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当然城市的承载能力令说。如果说,以出口为导向的单一产业结构受到国际市场的影响,就业萎缩,并且,城市不能够接纳这些农民工和他们的后代,让他们在城市里面形成另外一个流民阶层,那就是糟糕得很了。这些人就如遍地的干柴,随便一个火星都可能酿成极大的祸端。平时,一些被城市排挤的没有职业的农民工后代也是一个城市的巨大隐患,成为黑帮犯罪什么的肥沃土壤。总之一句话,是不是好事,要看目前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否可持续。

如果你把农民工从人口中剔除,那么你会发现,中国是已经有一只脚买入发达国家门槛的了。国际化的大都市,巨大的资本市场,新型的中产阶级,欣欣向荣的房地产市场。。。但是,把农民工,农民这个巨大的分母加进来,一切的美好图景头霎时间灰飞烟灭了,我们还是一个落后的,贫困的,发展中国家。但是,不要忘了,没有农民工,就没有前面那美好的一切。

再回头看新中国建国这60余年的历史,经历了大大小小不少的经济危机,从60年代的大饥荒,到后来的上山下乡,到改革开放以后的历次经济危机,毫无例外的,每次危机当中,能够向农村转嫁的危机,都平稳度过了,而不能向农村转嫁的,都硬着陆了。可以不夸张地说,农村,三农,为中国的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承载了巨大的压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但是,城市化的结果,是农村从人口大量向城市转移,农村十室九空,传统的农业生态环境,被破坏殆尽,从此以后也就不再可能具吸纳缓冲城市危机的作用了。当然,今天的工业的比重远远的超过了农业,再指望农业承载过大压力,那是不现实的,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失掉了一个广阔的小农经济体系,中国会在危机当中变得更脆弱。

其实中国过去30年的发展好有一比,好比顺流直下,全球化舞台已经准备好了,中国只要粉墨登场,扮演好世界工厂这个角色就好了,市场已经摆在那里,你生产的打火机衬衫,绝不愁销路。而今后的路,好比逆流而上。你是要开始跟发达国家争夺高端制造业,服务业,高科技行业的饭碗,其难度和前30年不可同日而语。

城市化,是福是祸?这个问题,大概就如同你在赌场门口坐问卷调查,不同的人,应该会给你截然不同的答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