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买买提练摊的
作者: skl
域名: blog.mitbbs.com/skl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70101000000 ~ 20170201000000


2017-01-14 13:09:32

主题: 迎新春相:一唱雄鸡天下黄
【一唱雄鸡天下黄】

蝗虫:术版搞笑天蝗
高妹:术版搞笑天后

------------------------------------------------------------------
----------

蝗虫:喔喔。。。(清清嗓)喔喔。。。喔。。。

高妹:这鸡年还没到,又是哪个新ID给鸡拜年来了?

蝗虫:哎呀!是高妹姐啊。

高妹:原来是你啊,黄老弟。

蝗虫:你可想死我了,终于能见着个大活人了。

高妹:什么话!我说你大半夜的学鸡叫累不累啊,在搞什么鬼名堂。

蝗虫:你不知道器人们都怕光,一听到鸡叫就溜号了。

高妹:你当它们是鬼啊?我琢磨你不会是学周扒皮半夜喊肉人起来干活了吧。

蝗虫:哪里哪里。现在哪还有什么肉人,都被器人快赶光了。

高妹:所以我劝你还是别再瞎折腾了,赶紧回房洗洗睡吧。 

蝗虫:你先睡别等我,我再多盯一会儿。

高妹:谁等你了!

蝗虫: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小弟刚回了趟国时差还没倒过来,不瞌睡。

高妹:怪不得你那么精神。正巧姐也是刚从国内回来,时差也没倒过来,不如咱俩聊
聊。

蝗虫:太好了,小弟终于可以有机会和女神盖棉被纯聊天了。

高妹:谁跟你盖被子纯聊了,是纯灌水!咋更不对味儿了,占姐的便宜不是?

蝗虫:不是,小弟哪敢?

高妹:你那点小心思。废话少说,最近有何新闻?

蝗虫:不瞒姐说这次我回国专程跑了一趟廊坊。

高妹: 廊坊?那里不是北美器人和五毛的集散地么,你窜那儿去干什么?

蝗虫:姐你不要忘了廊坊也是买卖提网站邢老板的机器人大本营啊!

高妹:差点忘了这茬儿了,有何发现?

蝗虫:有!我打听到:机机复机机,鸡年机怕鸡。

高妹:绕口令啊,倒底是那个机怕哪个鸡?

蝗虫:总之就是机器人怕公鸡。

高妹:差点被你搞晕了,怪不得你一直在这里装神弄鬼,还听到啥有趣的?

蝗虫:我想起来了,我看到前两天不知是哪个老ID把你在天安门前的艳照放在了版
上。

高妹:那不是艳照,是玉照,姐从不玩那玩意儿。

蝗虫:搞得LGBTQ全来了,嗡嗡嗡象苍蝇一样围着你转,真恶心。

高妹:我也正纳闷是哪个缺德鬼这么干,不过这样也好,引蛇出洞嘛,姐不在乎。

蝗虫:可我在乎,姐,。。。。呜呜呜。。。

高妹:你怎么哭了!快别。。。别哭。。。

蝗虫:我不是哭,我是在学鸡叫。

高妹:那我求你别叫了,你叫得我一身的鸡皮疙瘩,好难听。

蝗虫:我是刚又看见个器人,嘻嘻。

高妹:别老一惊一乍的!对了,我记得你以前的叫版声可是很好听的,咋几天不见变
公鸭嗓了?

蝗虫:别提了姐,你一提弟就伤心,我的金嗓子都是被那国内万恶的雾霾给害的。

高妹:怪不得了!这次姐回北京也算是领教了它的厉害,到现在嗓子还在不停冒烟
呢。

蝗虫: 那你可要保护好你的嗓子啊,我最喜欢听你唱粤语歌了,我听说王菲唱歌跑调
的罪魁祸首就是雾霾。

高妹:哈!这个借口好,不过倒也不是没可能。你不知道现在天安门城楼上的主席像
每天都得派专人去擦,否则一天下来准保变包公。

蝗虫:包青天,除了没胡子。

高妹:包个啥青天!现在国内哪里还有青天,到处灰朦朦抬头不见天日,害得姐一出
首都机场就找不到北。

蝗虫:属实,廊坊也全一个德行。

高妹:不过姐那天落地早,当时天还没亮。

蝗虫:你大喘气!这得要先说清楚喽。

高妹:其实说早也不早,我低头一看表,不好!离天安门广场的升旗仪式只剩半小
时。

蝗虫:今天肯定是来不及了。

高妹:来不及也得及!这是俺作为漂泊在海外的华人大妈多年来的一个夙愿。

蝗虫:还是个爱国大妈。

高妹:那当然,我赶紧叫来迪迪,上了蝗虫便直奔天安门广场。

蝗虫:这话我爱听。

高妹:结果一家伙开出俩钟头。

蝗虫:开我仨钟头我都愿意。

高妹:这皇城交通实在是太堵,连开蝗虫的老司机都没辙。

蝗虫:到底是谁开谁啊!

高妹:最后好不容易才到广场,我跳下蝗虫就直往升旗那里奔。

蝗虫:放下裙子就不认人,我说姐你别奔了,升旗仪式早该结束了。

高妹:不行!我偏不信这个邪,我突然使出脚下轻功。。。刷刷刷。。。

蝗虫:高手在民间,没想到这位还身怀绝技。

高妹:那当然。姐我祖籍山东,自幼习武,马上马下的功夫都很棒。

蝗虫:可你尽在这里兜圈子不往前走,多耽误事啊?

高妹:这叫凌波微步,雾大人多我看不清,撞倒一个老太可了不得。

蝗虫:安全第一。

高妹:当旗杆渐渐浮现在我的眼前时,我一下乐了。

蝗虫:都啥时候了还有心情乐呐!

高妹:我发现杆顶上光秃秃啥都没有。

蝗虫:旗还没升起来?!

高妹:威武的仪仗队正整齐环绕在旗墩的四周。

蝗虫:这也太不靠谱了,这么庄严的升旗仪式居然也能晚点。

高妹: Never say never,这才是严谨的学术态度!

蝗虫:这倒也是,神奇的国度看来啥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高妹:可是等我再走近一看,怎么一个帅哥都没有。

蝗虫:搞了半天是冲着帅哥来的!

高妹:太令人失望了,是一群正准备跳舞的大妈。

蝗虫: 广场舞啊。我说这么庄严的地方能允许跳这种舞嘛?

高妹:以前绝对不允许!但这次例外,据说是麻麻特批的。

蝗虫:啥舞能有这么重要?

高妹:革命红舞,撸起袖子加油干。

蝗虫:好!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高妹:停!你唱的那个不对。

蝗虫:风风火火闯九州啊,我唱的是老水浒。

高妹:人家这是为了配合宣传习总书记的最新指示。长夜难明不日天,广场大妈
舞翩跹, 撸起袖子加油干啊。

蝗虫:这舞给力!那你说说那旗子倒底是挂没挂?

高妹:大妈说挂了,可我愣是瞧不见,我表示怀疑。

蝗虫:对!眼见为实,耳听是虚。

高妹: 大妈说不信你把耳朵贴在在旗杆上听,哗啦啦。。。,好激动,五星红旗迎风
飘扬。

蝗虫:这能见度也忒差了。

高妹:是有点!

蝗虫:不是有点!简直是乌云压城城欲摧。

高妹:好诗!姐我站在广场上也是百感交集,面对城楼也即兴赋诗一首。

蝗虫:还是个文学女青年。

高妹:金水桥边金水无,城楼门上毛片孤,不识龙颜真面目,只缘身在雾霾都。

蝗虫:好诗!不过毛片太不敬了用毛像比较好。

高妹:你懂的,只有毛片才打马赛克,我看不清啊。

蝗虫:都是该死的雾霾给闹的。

高妹:是啊,天不生主席万古如长夜!

蝗虫:主席一走天就黑。

高妹:最可气的是雾霾天天给主席他老人家的脸上抹黑!

蝗虫:也许坏事变好事,东方出来个黑领袖,我看政治正确民主有望。

高妹:咱可不能信西方那套鬼把戏。好在听说主席他老人家生前不爱洗澡,每次都是
叫警卫员干搓,现在能经常抹抹脸也不坏。

蝗虫:天生享福的命。

高妹:想啥个福,这罪受姥了。

蝗虫:又咋个受罪法?

高妹:你难道不知道这雾霾有多吓人?

蝗虫:我当然知道。廊坊的器人最怕的就是这个,吸一肚子霾,不是了风扇停转过热
死机
就是短路冒烟。

高妹:所以啦,咱眼睁睁地看着主席与全国人民一道同呼吸共命运能不心疼,能过意

去?

蝗虫:我说咱应该高兴才对,这是主席他老人家与咱老百姓一道做中国梦,真要是蓝

白云这梦还真没法做。

高妹:虽说昏昏沉沉好做梦,但要是长眠不醒该咋整?

蝗虫:那和咱不一样,主席他老人家这没法往心里去,是画像,懂吗?

高妹:差点忘了这茬儿了,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要淡定。

蝗虫:还真当真了。

高妹:姐这人就爱较个真。

蝗虫:好了,别和自己过不去了,升旗看不成还可以看别的啊。

高妹:那当然,广场上好玩的地方不要太多。

蝗虫:正中央就是英勇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高妹:对,这个绝对不能错过,人民央雄永垂不行!

蝗虫:啊!? 是人民英雄永垂不朽,你这是啥眼神?

高妹:央雄也差不离,央视英雄,手撕鬼子。

蝗虫:嗨,还中央首长呢,那也不该是永垂不行啊?

高妹:其实姐开始也脚着哪里不对劲,主席他老人家的字本来就难认,不巧又被雾霾
塞住半拉偏旁。

蝗虫:我说呢,你不早交代清楚。

高妹:参观完纪念碑,我又马不停蹄杀奔毛主席纪念堂。

蝗虫:杀啊!我说姐你悠着点,你有的是时间。

高妹:不早了,光等排队就得仨小时。

蝗虫:这得多长的队啊。

高妹:再长都值,这是作为华人海外大妈多年的一个夙愿。

蝗虫:又来了,这革命感情。

高妹:姐我怀着无比紧张激动的心情忐忑不安地走进毛主席纪念堂。

蝗虫:比做新娘还激动。

高妹:当我亲眼看见主席他老人家的真容时,我紧张的心情才总算彻底的平静下来。

蝗虫:我说你瞎紧张个啥劲啊?

高妹:我是担心雾霾钻进龙王水晶宫里。

蝗虫:嗨!人家那是密封的,土要是能进去那还了得,尽操闲心。

高妹:姐就是爱操心的命,怕坏了我中华民族的龙脉。

蝗虫:地命海心。

高妹:姐我走马观花瞻仰完遗容一出纪念塔转身又杀奔中国国家博物馆。

蝗虫:这劲头可真足,不愧是练家子。

高妹:听说今天博物馆里正在举办毛主席题词真迹复制品书法展。

蝗虫:书法爱好者。

高妹:尤其是毛体,很黄很暴力,喜欢。

蝗虫:有这么评论字的么!

高妹:不信你看,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蝗虫:这顶多也只能是对诗的评价。

高妹:你不懂,主席的字意到笔到,龙飞鞭舞,啪啪啪,每一笔都象鞭子抽在我身
上,最后那一下又细又长。

蝗虫:电影五十度灰啊。

高妹:何止五十度灰?五十度才0.5,今天广场雾霾指数 PM 2.5, 最起码也有二百
五十度灰。

蝗虫:得,整个一个二百五,这下该过足瘾了吧?

高妹:太过瘾了!尤其是大厅里第一幅字就强烈地吸引了我的眼球。

蝗虫:是哪一幅?

高妹:向雷洋同志学习!

蝗虫:什么?是雷锋,不是雷洋。

高妹:我也觉得纳闷。。。走近再仔细一看。。。

蝗虫:又是雾霾把字给遮住了!

高妹:你咋也知道了?

蝗虫:我能不知道嘛,一猜就是这个。

高妹:这字框上的土太可恨了!

蝗虫:得,那第二幅呢?

高妹:沁园春 雪。

蝗虫:这幅好,字数多够气派。

高妹:那绝对!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霾飘,望长城。。。

蝗虫:停停停,是万里雪飘,不是霾飘。

高妹:只要是雨字头的姐现在看啥都象霾。

蝗虫:看来这位已经有些神经质了。

高妹:是有点。

蝗虫:雾霾猛于虎也。

高妹:比八达岭的老虎厉可害多了,你跑都没地方跑,连鲲鹏见了都怕。哎呀怎么得
了,我要飞跃。

蝗虫:背负青天朝下看,不见人间城郭。

高妹:你也学会了,跟姐混就是长学问。

蝗虫:美的你。

高妹:我这出了博物馆马不停蹄又杀向了天安门。

蝗虫:这位简直是女超人。

高妹:城楼维护今天不对游人开放。

蝗虫:真不凑巧。

高妹:我只好在下面瞎转悠,东踅摸西踅摸。

蝗虫:不甘心,还恋恋不舍。

高妹:我看到城下围了一堆人,一个领导模样的人正在训斥一个工人,“眼瞎了?那是
脏东西吗,你长没长眼睛?”, 我赶紧凑过去。

蝗虫:这位爱瞧热闹。 

高妹:这不看则已,一看坏了。粗大事了!

蝗虫:是恐怖分子搞破坏?

蝗虫:不是!原来是给主席擦脸的高级搓澡工闯了大祸。

蝗虫:洗个脸还能出什么乱子?

高妹:他硬是把主席左下巴上的那颗黑痣给搓下来了。

蝗虫:得,看来这洗脸也得有学问,没文化不行。

高妹:可不,隔行如隔山,这下不好办了。

蝗虫:赶紧重换一块匾不就完了?

高妹:来不及了,据说这是最后一块,上午才给挂上。

蝗虫:赶紧找画师来再补一颗?

高妹:晚啦,现在梯子和脚手架早就拆完运走了。

蝗虫:屋漏偏逢连夜雨。

高妹:最急人的是第二天就有外事活动,据说毛主席的老朋友基辛格要来访华。

蝗虫:外交无小事,这回真是摊上大事了。

高妹:可不是嘛。我突然心生一计赶紧走过去说,领导同志您别急,我有办法来解
决。

蝗虫:你能有啥好法子,难道还会变戏法不成?

高妹:我高啊。

蝗虫:这得多高啊。

高妹:没关系,心有多高,手就有多长。

蝗虫:高妹原来是心高啊。

高妹:反正都高,姐我一伸手正好可以够到主席的下巴。

蝗虫:真够寸的,那还不赶紧试试。

高妹:领导也求我赶紧试试,说你就拿死马当活马医吧。

蝗虫:哪里还有活的,我说你拿什么补啊?

高妹:现找来不及了。

蝗虫:那咋整?

高妹:姐我气沉丹田,一伸手使出一招一阳指。

蝗虫:武功绝学,要以指代笔。

高妹:我从鼻子里抠出块黑鼻屎,揉成个泥丸啪的一下就给bia上去了。

蝗虫:嗨!

高妹:这叫急中生痣,不大不小正合适。

蝗虫:画龙点睛!

高妹:不是点睛是点痣,上面还带了跟长长的鼻毛。

蝗虫:小心龙活了飞了。

高妹:真让你给说着了,我刚把痣给点上,突然狂风大作乌云翻滚,我就感觉这像框

不停地颤抖。

蝗虫:不好,你可得抓紧喽!

高妹:我心得话,你刚长出凌云痣就想逃,就想撇下俺们全中国人民不管,门儿都没
有!

蝗虫:对,绝不能让他给逃了!

高妹: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姐我突使一招一阴指又把痣给扣下来了。

蝗虫:嗨!真有你的。

高妹:天空顿时晴空万里,所有阴霾一扫而空,西边红彤彤升起一个金太阳。

蝗虫:那是落日。

高妹:好紧张,差点让龙王爷给逃了。

蝗虫:可主席没有痣哪行啊。

高妹:没关系,姐我一回手又给他 bia 右脸上了。

蝗虫:嗨,这能对得上么!

【鞠躬】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