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家
作者: wangmaggie12
域名: blog.mitbbs.com/wangmaggie12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50901000000 ~ 20151001000000


2015-09-30 13:29:09

主题: 八千年的修行
决定结婚,是很偶然。并没有觉得那是八千年的修行得来的。到了结婚的年龄,有人说我们结婚吧。结婚就结婚呗。和谁结婚都是结,不是和这个人结,就是和那个人结婚。到了结婚的年龄总归要找一个人结婚。一个女的,只要不丑,只要不挑,只要不傲,总归会有一个说的过去的,也不丑,不挑,不傲的男的,过来对你说,我们结婚吧。
结婚只不过是到了该结婚的年龄该做的事罢了。

觉得八千年的修行那是结婚了后的事情。
全世界几十亿人了,哪怕适婚的男人只有几千万,那几千万人为什么只是他,而不是另一个他在合适的时候对你说,我们结婚呢? 为什么不是早一刻,也不是晚一刻,而刚刚是那一刻,对你说我们结婚呢?
原来那是八千年的修行得来的。

八千年修行得来的婚姻,在一起,酸甜苦辣。共同奋斗的岁月,虽然苦,但是回首,可以让你泪眼婆娑,以后即使千万个不是,你都可以给一个原谅。生儿育女,不管浪不浪漫,一个是亲爹,一个是亲娘,你总是会愿意孩子站在中间,一只手牵着亲爹,一只手牵着亲娘。纵使千万个不是,你都愿意和孩子的亲爹亲娘来讨论享受孩子的人生。到得老来,父母去世,孩子远离,能够和自己回忆共同走过岁月的,能够和自己朝夕相伴的,还是那个误打误撞的在合适的时候说了我们结婚吧的那个人。

婚姻能够维持,那是因为你修行了八千年得来的。修行了八百年的,只能同船相渡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dlife 版



2015-09-22 23:46:47

主题: 想起外公与外婆
说和外公与外婆多么亲,说不上。就是小时候去,总是卧几个荷包蛋。
外公还是有点书呆的。眼睛近视的看书几乎就是贴着书才能看见。但只要有点时间就是看书。因为眼睛近视,看的就慢。我总觉得虽然他看了一辈子的书,也没见得看了多少。小时候他到我们家,我就逗他,要和他比赛讲故事。从封神榜,到说唐说宋,水浒红楼梦。他看正宗的版本,我是什么都看。呵呵,他还在讲姜子牙,我已经跑到宋江了,他跟过来说宋江,我已经开始将贾宝玉了。他怎么都跟不上我。父亲在旁边就看的好笑,连忙让外公不要理我。外公不服气,说我讲的不对,和他看的不一样。很有老小孩的样子。
外公喜欢喝酒。每顿那三两酒都是离不了。我们每次去,别的东西都不带,但外公的酒总是带的。他老了,有次到我们家,很生气地说戒了酒。原来有次摔跤,舅舅说他喝醉了他摔得跤。外公说戒酒,免得出了事都怪到他喝酒上面。当一个人表现地像个小孩时,大概是真的老了。
当然外公也是个老封建。动不动会给我们讲三从四德的大道理。老是和我说,在家要从服从兄,嫁人从夫。听着就吃吃地笑。就被外公骂女子三笑为痴。要是父亲在旁,一笑就会被父亲训斥,说是大人说话小人听,不许插嘴,不许笑。倒是外婆在的时候,见我笑,很温和的跟着笑,说你外公老了,就会这些老古董。
但是外公从年轻都是靠外婆照料。特别是老了,更是离不开外婆。老了眼睛是出于半瞎的状态。出门都得靠外婆,生活也全靠外婆照料。外公总是说这一生如果没有外婆,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凄惨。

外婆去世一个月左右,外公也去世了。老了,相伴的还是老伴吧。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dlife 版



2015-09-15 13:07:45

主题: Re: 十五年后的相遇
静湖在悉尼呆了些时日,却没有再给我打电话与联系。正是一如既往的她。
我后来又去见过几次静湖,因为她不反对,我没事的时候就去找她。她不反对我去,我想只不过她没有更好的事情做,我去无可无不可。一般的长假,我都不去,因为她总是一个人出去玩。静湖经常性的给我来信。她的字是如此的娟秀,一看就是出自女孩子的手。所以大家都认为她是我女朋友。时间长了,连我自己都觉得她是我的女朋友,只不过心照不宣罢了。我觉得只是关系没有确定。人家一个女孩子,即使对我有好感,总不好自己张口。尽管她宣称她对爱情不屑一顾,我却觉得她是喜欢我的。 
我终于决定开口。一次我去找她的时候,我就开口了:“我们处朋友吧”
她可能还处在自己的神游当中,我这样说的时候,这话并没真正进入她耳中,看着她有些惶惑的神情,我只得又说一遍,“我们处朋友好吗?” 她的神情出乎我的意料,我觉得有些受伤。
“嗯?” 这次她听见了,不过还是惶惑地神情。
“处朋友,就是我请你做我的女朋友。” 我不得不再重复一次。我原来觉得的她喜欢我,似乎不是真的。我开始害怕她嘲笑,也害怕我们连笔友也没得做。
静湖的惶惑,慢慢变成了笑,是那种很好玩的笑,到最后竟然咬住下嘴唇在憋着笑。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那笑还是憋了一会儿。后来嘴巴 裂开了,过了一会儿她就放声大笑,是那种豪放地大笑。我以前并没见过她豪放的一面。我知道她这种豪放的笑是一种拒绝。但她的拒绝没有让我让我感到难堪,只是感到懊恼,因为她的眼神里没有嘲弄,而是只是纯粹的觉得好玩。她笑了一会儿,我的懊恼就消失了。也笑了。我那种哥哥的感觉又慢慢地回来。我假装带点懊恼阻止她的笑:“好了,够了,笑够了吧!我们出去吃饭。今天你伤了我心,这客得你请!”
知道了静湖对我并没有任何的男女之情,我知道她是真的不相信爱情。我很自然的又回到了以前笔友的位置。 我开始交女朋友。其实爱情是需要分享的。我经常告诉她我的感受,就像她是我的哥们。静湖自己不相信爱情,并不拒绝爱情故事。她经常描述一些爱情故事的场景,非常的唯美,不过很有些都是很凄美。我后来发现她对于凄美是相当的偏爱。受她的影响,我的恋爱最后竟然有一点点的凄美。

【 在 wangmaggie12 (小麦琪)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们就一直坐在沙滩上。她的腿屈着,手圈着腿,下把放在膝盖上,看着孩子。周围有
: 很多人,但所有的人与她都是形同虚设。头发很短,看不到她的长发飞舞。自从她给我
: 了第一张照片以后,她经常送我照片。十几年如一日的长发。因为她喜欢海,好多海边
: 的照片,全是长发随风飘舞。长发飘舞的她在我的心中是定格的。
: 孩子在水中嬉戏。男孩怕水,但是姐姐只是将水往他身上撒泼。男孩就一直往沙滩上讨
: 。姐姐在水里想他招手。他忍不住走进水里,又逃回岸上。还有浪,白白地一层层地将
: 他们往沙滩上追。她女儿不停地向他们挥手,我想是让她也到水里去。那是一个留着长
: 发的女孩,远远地望去,很有她原来寄给我的那些照片的模样。她看着孩子,很平和。
: “你不下去和孩子们一起玩吗?”我问她。 我总以为她会和孩子一起嬉戏的。或者她
: 会和我有些话说。我是习惯和她见面时,她会一语不发。她一次告诉我,她很喜欢与人
: ...................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dlife 版



2015-09-09 13:12:07

主题: 十五年后的相遇
静湖忽然和我联系,我有些吃惊。我们之间至少五六年没有联系过。她简单地说了下她的情况,是很忙的样子。我知道她一向高调。问我是不是还在悉尼。联系了这么久的朋友,断了这么久又联系上,心里很感概。她说她是地地道道的中年妇女了。我自己又何尝不是?白发已经上顶。告诉她,我过着普通中年人的生活。她说她们那儿的冬天,是悉尼的夏天,她总觉得悉尼的夏天很美。
“我可以来悉尼玩吗?”
我当然说行。这么多年不见,对,应该是有十五年没见过了。她到美国,我到澳大利亚,最开始的几年里,我们还联系过。知道她生了小孩,在念书,在打工,后来工作。知道她一直基本和老公两地分居,孩子是自己带的。心里想象,不知她该是何等的憔悴。曾经劝过,夫妻应该一起,这样她就可以轻松些。但她总是有很多理由。我知道她是天马行空的人。她只是需要维持一种关系,一种精神上的关系,并不需要和任何人在一起。多劝也是无意义。但我总是能做到像个大哥哥一样的倾听。她的思想是那样的跳跃。她讲的故事总是很有趣。她的经历又很多。 而且她通常忙。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有空。过一段时间她会来找我聊一下,胸无城府,毫无心肝地聊聊。所以倾听,并不痛苦。
我先预备着看她的憔悴。十几年,总觉得她的生活很艰辛,能不憔悴吗?

最开始认识静湖,是我刚上大学同宿舍的朋友问有没有人要交笔友。说是他高中一个同学想交笔友。我的同学说,一个很聪明,文笔很好的女孩。我就动心了。要了她的通讯地址,开始了我们的笔友生涯。我其实大着她两岁。我和我同学同龄。我同学告诉过我,她是他们班上最小的,比一般的同学会小两岁。所以我知道我比她大。不过她一直坚持,我应该叫她姐。叫姐姐没有问题,姐姐就姐姐。我叫她姐姐叫了十几年,虽然我的心里,她还是比我年轻的妹妹。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dlif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