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读书听歌看电影
作者: wh
域名: blog.mitbbs.com/wh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21101000000 ~ 20121201000000


2012-11-19 13:01:50

主题: “我星期四上厕所”—— 一堂中文课对话
今天去中文学校代课,让小朋友们每两个人组成一组编对话,说说从星期一到星期日做些什么。准备五分钟后,请几对小朋友到教室前面来表演。一个男孩严肃地说:“我星期一去上学。”接着,“我星期二去上学”。大家已经笑了起来。再接着,“我星期三去上学”,引得哄堂大笑。男孩犹犹豫豫地说“我星期四……”大家已经替他接口说“去上学!”男孩的脸涨得通红,在压力下终于灵机一动,说“我星期五去外面玩”。我大大鼓励他说得好!接着他又想出一句“我星期六去滑冰”,这更好了。表演完给他们鼓掌和奖励。接着表演的一对女孩更有创意,说“我星期四上厕所”……还有两个孩子说星期天上完中文课,去餐馆帮忙打工。我问是不是家里开餐馆,他们说是。问是不是一家人,他们笑着说不是,不住一个镇。我突然很想多问问他们的生活和家庭,眼前一张张天真无邪的笑脸背后都有一个个海外家庭的奋斗故事。可惜只代一堂课,只能祝他们感恩节快乐。

这次对话让我感到小朋友的实战能力需要提高。中国孩子都乖,字都会写,课文都会和尚念经一样地念——辛苦的家长和孩子一定在课后花了很多时间——但口语弱,不知道怎样用中文表达,说话口音也像“小老外”一样怪腔怪调。我记得中学里学外语,老师让每一对同桌组成speaking pair,课上和课后都要编对话表演,大大提高语言能力和兴趣——我在中文课上让孩子们编对话时他们也很兴奋,踊跃表演。中文课本里有大量书面练习,太占上课时间;老师是否可以让小朋友们回家做,多用课堂时间练口语,从朗读课文到编对话,让孩子会用自己的语言自如表达。家长尽量让孩子在家说中文,多看看中文电视和儿童片。

除了编对话,我们中学英语课还让学生轮流在每堂课开始做个小报告,说生活中事或者讲故事,说完让大家提问,类似美国小学里的show and tell,也可以搬到这里的中文课上。我们中学还排演《灰姑娘》、《音乐之声》等话剧,大学里排演古希腊神话、莎士比亚等戏剧,演的时候都不太懂,以后却是一辈子的美好记忆。《英汉大词典》主编陆谷孙教授回忆小时候和兄弟姐妹拿棍子打打杀杀、扮演《基督山伯爵》,受到鲜活的西方文学启蒙。中文学校可以让孩子们排演短剧或成语、寓言、传说故事,家里孩子多的可以分角色表演家庭剧,像《音乐之声》似的——不用很正经,饭桌上就可以瞎编乱舞,刺激小孩的创造力。

最后还想说的是,老师、家长要多多鼓励小朋友,尤其是中文弱的孩子。我在国内教英语时,有一次在全班朗读了一个学生写给远方家人的英语信,夸他写得真挚,让我想起齐秦的歌《外面的世界》。后来在毕业庆典上,他唱了一曲《外面的世界》送给我,说他英语很差,一直很自卑,直到我在全班朗读他的作业,让他激动得差点流眼泪,从此有了信心。我没想到一句不经意的夸奖会如此改变一个学生的心理状态。美国的老师非常爱夸学生,做错了也夸,这容易让小孩浮夸;夸要夸得具体、有针对性、及时和经常——中国人夸得少了点。尤其对读书吃力、性格内向的孩子,老师和家长的一句夸奖,或许会改变他的一生。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Connecticut 版



2012-11-09 12:18:17

主题: 看《呐喊-中国摇滚采访及演出实录》
非常感谢风之舞,让我看到youtube上的《呐喊-中国摇滚采访及演出实录》。看得血脉
贲张,仿佛回到大学时代。尤其是崔健的《一无所有》:以前没看过他86年在北京工体
第一次唱这支歌的场景,现在看他一高一低的裤脚管很有趣,风格不愠不火——后来的
摇滚乐手在舞台上太张牙舞爪了——节奏掌握得太好了,一字一顿,直打人心。他说这
是他的临时创作,没想到会一举成名。让我想起何占豪和陈钢的《梁祝》,是当年读音
乐系本科的作业,也是随手拈来,中规中矩地按协奏曲的格式填写,居然成为经典。真
是厚积薄发,随意最好。

让我惊叹的是:所有这些摇滚乐手,怎么全是京片子?他们之中应该有南方人,但似乎
必须到北京才能发展,而一到北京都被染成京片子。以前也听到过上海、广东的摇滚歌
手,但似乎阴柔,不成声势。不知道北京和摇滚有什么必然联系,南方和摇滚为什么没
有缘分。因为南方经济富裕?曾看过一本讲摇滚乐手的书,说他们怎么穷,吃了上顿没
下顿,常到电影院拣别人扔地下的香烟头吸。

94年在香港红勘举行的大陆摇滚演唱会,大概是原创音乐的高峰。曾在报纸上看到新闻
,记者问何勇窦唯张楚对四大天王印象如何,他们仨的回答一个比一个绝:何勇说香港
只有娱乐没有音乐,除了张学友都是小丑;窦唯说什么忘了;张楚说谁是四大天王?笑
死我了。不过张楚那么清纯,说不定真的不知道四大天王。

看到这场演唱会录像片段,最感动的是何勇的父亲手挥三弦,给儿子伴奏。唱的是北京
的《钟鼓楼》,加上这三弦,充满京味。相比之下窦唯的笛子伴奏不怎么出彩。老一代
乐人以身示义,支持现代的摇滚,很不容易;何勇在歌前歌后向父亲鞠躬,十分诚恳,
更有传统现代互相学习的意味,让人看得心里暖和。

不过何勇喊“姑娘,漂亮!”时的乱跳乱叫,不太敢恭维。摇滚到这份上,是不是已经
落到做作或程式化的地步。我大学里也有一个学生自组的摇滚乐队,和他们打过一次交
道,发现他们自我感觉良好,尤喜在漂亮女孩面前吹嘘。表演起来无外乎蹬脚甩头,只
让我觉得夸张可笑,没有感受到激情。大陆的摇滚音乐,到后来是不是也这样后继无力
,制作粗糙,所以迅速衰退?

这个采访片,着重怀念当年摇滚的激情。稍有遗憾的是,流于表面的现象追述,没有深
一层的分析。比如分析摇滚音乐的本身,有什么创新,有什么继承。很多人的错觉是摇
滚是反传统的。其实窦唯擅长吹笛,他的不少歌有笛子和其他民乐伴奏,有很多传统音
乐的成分。何勇和他父亲的三弦合作说过了。还有王勇弹古筝,在崔健的MTV《就让我
在雪地上撒点野》里亮过相——奇怪的是王勇说不愿意谈崔健,他俩有过节吗?不过王
勇后来推出的融合各种民乐器甚至埙的《往生》专辑我实在听不了,他唱的是阿弥陀佛
,我却觉得走火入魔。:P

还有,如果能讲讲摇滚的产生,联系当时的社会和文化背景(国门开放,西风渐进等等
),会更好。甚至把中国摇滚和西方摇滚比较一下——不过这大概能写一本厚书。有人
(李欧梵?)比较过中国的现代性和西方的现代性的不同:西方在经济科技高度发达后
产生现代派艺术,是餍足后的空虚、荒诞、迷惘;中国则是在国力极度贫乏、在西方文
化冲击下产生自己的现代艺术,积累不足而显单薄,但更为积极进取。不知道是否也适
用于中西摇滚之比较。

2008/1/4



2012-11-09 12:16:54

主题: 《Almost Famous》:摇滚是一种生活方式
看了所谓的青春片《Almost Famous》,摇滚歌星云集:Led Zepplin, Simon &
Garfunkel, Rod Stewart, the who, yes, beach boys, david bowie, deep purple,
等等等等。印象最深的两支歌,一是大家在破烂的tour bus上大唱elton john的tiny
dancer, 另一首是stevie wonder的my cherie amour.

很喜欢女主角penny lane的演员kate hudson, 美得很诱人,既天真,长得有点像周迅
,又很世故,可以说是sophisticated innocence,虽然这两个词很矛盾(这叫矛盾修
辞,oxymoron,哈哈)。

六十和七十年代初的美国,充满摇滚和毒品。追星的女孩四处追随她们的摇滚偶像,互
取所需:女孩以伴歌星为荣,歌星从女孩身上得到所谓的创作灵感和性。这让我想起大
学里的一件事。有个很漂亮的同乡女孩,可以称作校花,据说有一次她走过男生宿舍,
一群男生大吹口哨,大叫XX我爱你。她很得意地跟我说,她和我们学校的一个摇滚乐队
有交往。我非常向往,一天晚上就跟她去那个摇滚乐队的宿舍。结果大倒胃口,那些男
孩很虚荣很做作啊,感觉纯粹是在女孩面前吹嘘炫耀。校花同学也很配合地不断地开心
地笑。我觉得很肉麻,赶紧走人。后来他们演出,我根本不想去看,虽然我号称很喜欢
听摇滚。

现在想想,是不是对人太苛刻了。说不定他们还是很有才的,说不定他们唱得还不错。
不过我也听不出他们唱得好不好。就像我看不出一首诗写得好不好。甚至不知道是不是
诗。读研时有一次考试,外教拿出一首梨花体,问我们是不是诗。可怜满屋寒窗数载的
文学士,个个噤若寒蝉,只有一个女生,肯定地说不是。结果的确不是,外教说是他昨
晚胡写的玩意。那个女生对诗的感觉极好,每次我们看不懂什么新诗, 就去求教她,
她说那根本不是诗人,我们就放心了,回过头去跟别人吹嘘:那根本不是诗人。

《Almost Famous》里的摇滚歌手说:摇滚 is not about money or popularity, it\'s
a life style. 这句话听过很多次,但看电影的时候,仍然深有同感:摇滚就是一种
叛逆的生活方式,或生活态度。

2009/2/6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