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读书听歌看电影
作者: wh
域名: blog.mitbbs.com/wh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91001000000 ~ 20191101000000


2019-10-16 02:21:44

主题: 文学批评家Harold Bloom去世
耶鲁大学89岁的文学教授Harold Bloom昨天在New Haven医院去世。上周四他还在给本
科生上莎士比亚课,距离周一的去世仅四天之遥。

我第一次知道Harold Bloom是在大学的哲学和文艺理论史课上,学完一个个历史巨头已
几乎用罄了课时,最后一批风头正劲的当代欧美文学批评家只能囫囵吞枣风卷残云地扫
过,人人一副诃佛骂祖、睥睨传统的枭雄姿态,致使我以后一辈子都没分清谁是谁。后
来得知其中的Harold Bloom其实是反对后现代的新批评家、高擎传统大旗的。但他的两
本成名作,一是《The Anxiety of Influence》,说诗人的创作动力其实来自一种想要
突破前人作品的焦灼感;二是《Poetry and Repression》,进一步宣称一切伟大诗人
的作品,都是对前辈诗人的有意“误读”。其说诗意盎然,却也诡谲万分;扛捍卫传统
之名,行佶屈别扭之实,也算是后现代的一大特色吧。

没想到离开学校后兜兜转转,来到Harold Bloom的大本营。听说荣休老教授坚持给本科
生开莎士比亚课,赶紧去凑旁听的热闹。记得教室里的一张会议大桌边挤满了人,老先
生坐在桌首,伸手拿桌上的水杯时,手不断颤抖。身旁一博士生模样的学生眼疾手快地
取过水杯递给他。然而Bloom出口犀利依旧,思维敏捷如新,纵横臧否,笑傲江湖。上
课的笔记不知扔哪去了;但记得他对Emily Dickinson推崇备至,称之为the most 
creative mind in western literature。言罢良久无语,状如灵魂出窍。赤子之心,
层林尽染。可惜老先生的课有人数限制,需交作文通过审核后才能继续上,且仅面向本
科生,只能怅然作罢。

后来学校搞了一次莎士比亚节,Bloom在学校教堂做公开讲座。我又去凑热闹,惭愧很
多听不懂。一来我听力差,也不熟莎剧;二来老先生年纪大,口齿不甚清。刚在网上找
到讲座视频,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听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TzzWi5kPnA
vhttps://www.youtube.com/v/4TzzWi5kPnA

翻了几篇悼文,NPR的大概会很合老爷子的胃口:
"… his outspoken disdain for fellow scholars who he deemed  "resentniks" —
 Deconstructionists, feminists and multiculturalists, whose cultural 
politics, he felt, minimized the genius of the writers he lionized.

""To a rather considerable extent … literary studies have been replaced by 
that incredible absurdity called cultural studies which, as far as I can 
tell, are neither cultural nor are they studies. But there has always been 
an arrogance, I think, of the semi-learned.""
(https://www.npr.org/2019/10/14/
770183354/harold-bloom-a-rare-best-selling-literary-critic-dies-at-89)
真是嘲尽半吊子的文学政客。

最后再来看Bloom写的几本书名,老爷子是不是个有趣的人:
Stories and Poems for Extremely Intelligent Children of All Ages. New York: 
2001.
Where Shall Wisdom Be Found? New York: 2004.
Falstaff: Give Me Life. Scribner, 2017.
Cleopatra: I Am Fire and Air. Scribner, 2017.
Iago: The Strategies of Evil. Scribner, 2018.
Macbeth: A Dagger of the Mind. Scribner, 2019.
Till I End My Song: A Gathering of Last Poems. Harper, 2010.
最后这本,不知道有没有收穆旦的《冥想》:“而如今突然面对坟墓,我冷眼向过去稍
稍四顾,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这才知道我全部的努力不
过完成了普通生活”?这是我第一首想到的诗。接着是叶芝的墓志铭,深信Bloom也一定
喜欢: 
Cast a cold eye
On life, on death.   
Horseman, pass by!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https://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128605.html



2019-10-01 04:06:33

主题: 对比一下49年的开国阅兵式
你们看了今天的阅兵式没有?看的同学来说几句感想,吃个国庆包吧。

我拉着小朋友一起看。小朋友对分列式的整齐划一啧啧称赞,说学校的marching band
要是能练得那么整齐就完美了。看到对检阅车行注目礼的士兵们几如克隆般地整齐转头
,连15度左右的微微仰视视角都完全一致,又不由觉得好笑,说确实很impressive,又
有点comical。这种严格的集体主义不见于美国文化,美国的阅兵好像连正步都没有吧?

我们大学军训时练过分列式,至今鲜明地记得在黑乎乎的冬日清晨,睡眼惺忪地舍弃温
暖的被窝,饿着肚子拉到操场上,重重复复地训练一步一动、一步两动的正步分解动作。
一步两动是需要把踢在半空的腿保持10-20秒的,寒风中每一列的腿几乎都是东倒西歪的
,现在想来也很comical。

我好奇去找了找1949年开国典礼上的阅兵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C5pJO1aJ-Y
vhttps://www.youtube.com/v/mC5pJO1aJ-Y
那时的分列式和正步完全不像现在那么严整(夸张),少一点军威,多一点亲和。想想
这些士兵都是真枪实弹厮杀战场后幸存下来且不缺胳膊少腿的,非常让人敬佩。

检阅台上的领导们区别也很大。49年的毛泽东、朱德众人交头接耳,指指点点,笑容可
掬,气氛随和融洽。而如今台上的领导们个个肃穆慎独,形同陌路。另外,习近平在近
两小时内保持挥手姿势,坚毅可贵,只是纯粹流于形式。而当年的朱德、聂荣臻对着受
检的方阵频频热切地大挥手,完全让人感受到他们对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兄弟们的感情。
在寥寥17架飞机飞过天安门上空时,周恩来、毛泽东等台上诸人也激动而热情地快速挥
手。今日的空军实力和气势远超70年前,许多缅怀周恩来的网人留言飞机不用飞两遍了。
但见过太多阅兵的台上的衮衮诸公实在没什么真情实感可以流露了。

形式大于内容和感情,注定是社会主义制度的短板?

49年的诸公却有不少不认识的。截图里,朱德左右两边是谁?陈毅、刘伯承、贺龙还知
道。陈毅两道剑眉十分英挺,一直皱着,杀气十足。贺龙一幅胸无城府的样子……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2127971.html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