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无名
作者: xinzhai
域名: blog.mitbbs.com/xinzhai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80701000000 ~ 20180801000000


2018-07-02 10:52:07

主题: 饶毅:到底要不要送孩子出国读书?
北京大学饶毅教授:到底要不要送孩子出国读书?

http://www.sohu.com/a/115693285_101025


“如果凭文字功底,我比大部分中国人差,与中国文科毕业的人比,我差得很远,不信仔细看看我遣词造句非常局限,因为我的中文词汇量不到现在小学五年级,而我吸收了后来接触的创新思维,把小学五年级的水平发挥好,不是靠语言文字本身。” 

**

文 | 饶毅

如今,有些家长在考虑两个问题,一是在教育孩子的时候要不要引进西方的方法,二是有些孩子要不要送到西方去进行教育,比如到美国或英国去接受学校教育。这些问题都与中美教育的差异有关。

年龄太小不宜出国读书

我不主张国内家长送小学生、中学生去国外读书。主要原因在于, 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和家庭的关系、和家庭成员的亲密程度密切相关,与家庭分离对他一生会有很大的影响。

我见过一个极端的例子。我在美国华盛顿大学任教之初,曾有一位中国外交官的儿子在那里读书,他在比较小的时候就被送到美国去,举目无亲,不能排除孤独对他的影响。他后来生了病,不是学业问题,回国探亲时自杀了。要考虑到家庭的温暖对孩子的一生很重要。家长能够不受孤独的影响不代表孩子也可以,每个人不同。

除此之外,当然还要考虑教育的方式。美国和中国的教育当然有差别,但这些差别并不能简单概括为“美国的教育对所有的孩子好,中国的教育对所有的孩子差”,甚至反过来讲也不对。

实际目前来说,美国的研究生教育比中国普遍要好,但中国有些机构,比如北大、清华等高校的某些学科,可能也不错。

至于大学里的有些学科,是美国好还是中国好?可能美国好的要稍微多点,但也不是特别多,中国有些大学有些学科明显比美国大学的同样学科的教育更好。但中小学教育方面,两国差别很大,不过也不是简单的谁好谁差。

不分科教育的美国中小学

在美国的很多小学,同一位老师教英文也教数学。其实,不同老师的特长不一样,当他跨学科教学时,会影响有些学科的教学。一般来说,美国中小学老师的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理科课程,不如中国——要强调的是,这种比较建立在中美两国的同等学区、同类学校的基础上。

也就是说,中国的中小学,理科的教育其实普遍比美国的好。我儿子前后在北大附中和芝加哥的公立中学读书。

在芝加哥公立中学时,他发现,这里比北大附中差得太远了,所以他有时候不愿意上课,认为还不如自己在网上学习,或者是自己拿本书看一下。他怀疑有些美国老师都没有搞懂要讲的内容。

对一般人来说,中国的教育模式可以为自己打下比较好的理科基础,当然这也有缺点——当你的孩子理科就是很差,文科比较好的时候,如果逼着他学理科,他就会觉得心情很压抑,会怀疑理科学不好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笨,所以会造成心理压力。

我们其实希望社会、学校、家长都弄清楚,不同的人有不同特点,并不是说谁笨谁聪明,也不是说理科很好就是聪明,文科很好就是笨。虽然我偶尔也想这样说,可是我只是开玩笑,并相信这种玩笑是不对的。文科好的也是认知能力强,理科好的是另外一种认知能力强。

分析、批判与思维教育的缺失

我们的中文教学,对应美国的英文教学。实际上,我们的中文教学比美国的英文教学要差,可能普遍差很远。

原因在于,我们的中文教学主要是学习语言文字和表达,而英文教学在语言文字基础上,要教分析、批判、和创新。后几个层面,在中文里面极少作为课程内容。

中文的考试,是理解文字、总结内容、举一反三,而不对文章进行分析、批判,更不谈在分析和批判的基础上思考怎么写得更好、更有创意。

我在想,为什么2015年我在北大毕业典礼的致辞会得到很多人的喜欢,其实我的语文很差,但我写毕业典礼的致辞时专门想过如何有创意,在模式上与众不同,而在内容上又一定要真情实意。

如果凭文字功底,我比大部分中国人差,与中国文科毕业的人比,我差得很远,不信仔细看看我遣词造句非常局限,因为我的中文词汇量不到现在小学五年级,而我吸收了后来接触的创新思维,把小学五年级的水平发挥好,不是靠语言文字本身。

我需要分析:以前的中文毕业典礼致辞都是学美国人的讲故事,美国人讲故事有其道理,但也因为英文不适合写排比,可能在诗歌和平时一般文章之间很少有其他模式,而中文应该有多种表达方式,我用的排比句,不是诗歌,但用了中文的一个优势。

事实上我本来准备了中文和英文两个版本,到最后无法用英文版,因为完全不能与中文版相比。而在内容上,我也放弃了讲故事,而是用一个概念,一个中国很多人会有共鸣的概念,这是在批判了已有的致辞的基础上进行创造,而不是模仿其他中文和英文的毕业典礼致辞。

其实每年有很多毕业典礼致辞,我要给的致辞,就是希望不一样,而且更好。如果这样的教育在中国的中学就被提醒,而不是需要很长时间的教学,恐怕很多中国的中学生都比我写得好。

美国的中学教育,对孩子早期形成批判精神,养成理智的辩论的良好习惯,提倡创造性,都有帮助。

一个比较理想的方法,当然是中国的理科教育和美国的文科教育相结合,当然这也不是很容易。文科中所教的分析批判,当然在理科里面其实有一部分,但在中国可能没有很好地强调。

在文科里面教批评和创造,中国中学生就能够得到相当大的促进,但如果是在大学研究生期间教,虽然晚了一点,也能学会。所以,不是说中学、小学没有学,大学、研究生就不能学,而是说中小学时期能很快学会。

在一定程度上,大学、研究生补的这部分内容有效——因为中学期间学的分析和批判,如果知识积累、教育背景比较少,其实也无法较好地运用分析、批判和创造。

年轻时不妨多学点理科

通过以上比较,我希望老师或者家长,可以根据自己孩子的特长来分析,需不需要在这个时候给他补一补缺陷。

另外,家长如果准备在中小学阶段送孩子出国的话,应该考虑到, 他如果是理科很强的学生,到了海外,他的理科得到发挥、发展的可能性,也可能比在中国低很多,而不是高很多。

在这里,我还要加一个我个人的“偏见”,当然,我必须强调,这是一个“偏见”:我认为,一个孩子如果能够学好理科的话,那在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多学点理科。

小学、中学甚至大学,不学很多文科的话,到晚一点还能学,这是我自己的偏见,我自己所做的一些工作中,有与历史和文科相关的,我以前并没有学过这一方面,但感到年纪大了也能学会。

而如果先学文,以后再想学理,困难恐怕相当大,但有过这样的人。著名的当代物理学家、普林斯顿大学的Witten教授大学时学历史,后来他研究物理,数学非常好。这样的例子很少有,多数人先学文科再学理科会比较困难。

那么,如果孩子不出国,在中国读中小学,能不能培养创造力呢?

我觉得,在这方面,可能学校能做的比较少,因为学校有比较大的压力,要保证学生升学(和有其他限制)。但家长可以做,家长可以和孩子一起读一些文科的作品,包括中文的古文,或者是现代文,甚至是鲁迅的文章。

家长可以把文章拎出来与孩子一起讨论,分析甚至反驳、批判鲁迅的观点,而提出哪些文章可以怎么写得更好,哪些想法还需要考虑其他方面,鼓励孩子在批评的基础上提出更好的想法、写法。

培养创造性与理性讨论

除了分析和批判以外,创造性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这样的,需要家长注重对孩子的培养。

家长如果在平时经常注意小孩子观察的事物,让他们对看到的事物提出自己的观点想法,甚至做一些课题,就可以鼓励孩子的创造性。

家长甚至可以就近送孩子到大学研究所,或者是一些工作单位,让他去参加活动,让他培养创造性,让他参与,看看决策是怎样做出的。另外还有一点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强调——批判性不仅仅是批评别人,而是说也要批评自己,另外还要懂得理智地讨论。

我们中小学缺乏批判性的训练,其实对社会造成的损害不仅是不互相批评,而有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一批评起来就没有理智。这也是美国中小学教批评和讨论时,为何一定要教如何理性讨论的原因。

理性讨论的过程,对于建设一个真正理性而又真正和谐而不是压制的社会,是非常重要的。这一部分,我其实很希望中国的中小学校长、中小学老师,到外国去学一些,然后把这些可以用的东西用到中国来,建设性地批评和理智地讨论,对增加我们社会的向心力会有很大帮助。

结语

我认为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大家都知道,教育也是很有趣的,因为我在看小孩,也在看学生的情况下,发现不同学生的特长。作为家长、同时作为老师去发现问题,本身就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所以,我希望大家在关心教育的过程中,也把它作为一项乐趣。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2018-07-02 10:47:46

主题: 饶毅谈读书 zz
饶毅谈读书

http://china.caixin.com/2016-06-03/100950900.html


  我们写《辛酸与荣耀》这本书有多个原因,其中一个是无论海内还是海外的华人,读书都相对较少。另一个是科学还没有稳定地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用实际行动,自己写书来弥补这两个问题。

  我成人阶段大部分时间在美国生活,回到中国九年多,我能找到的、有内涵的读物绝大部分仍然是英文。我们华人是表面上、口头上念念不忘读书,但恐怕实际上读书量很低。如果以实际读书量除以号称的重要性作为指数,我们可能是全世界读/称比最低的民族。

  当然不是说我们不读书。我们有很悠久的文化传统,包括从文字、印刷到对读书概念的认同。但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仔细观察一下,今天的海内外华裔成人有多少人在读真正的书?读真正的书的比例很低。

  首先是很多人在成年以后不读书,也就是说当不再有考试需求的时候,超过一半以上,也许超过60%以上的中国人不读书了。

  当然还有一些人读书,但读的是专业有关的书。有些行业,尤其是部分科技行业是得一直读下去的,像自然科学研究的人,得读科学文献。科学文献以科学杂志为主要形式,月刊、半月刊、周刊,因为职业的原因不得不读,这也是一种读书。广义来讲这确实是读了书,但狭义来看这是在看工具书。看工具书和吃药的时候看说明书可能差不多,没有人认为读吃药的说明书叫读书。读本职业的工具书算不算读书呢?你说算读书也有道理,说不算也有道理。

  有少数人读超出本专业的书,包括其他专业以及思想、文化的书。中国学文科的人里面,有相当一部分人在成年以后还读书,而且读得相当多。其中少部分读英文书,也读得很多。但是你如果去查理工科的人,会发现大部分人除了专业杂志以外,其他的书读得很少。

  这里有个问题,读小说算不算读书?在几十年前,小学毕业就算有文化、初中毕业都算知识分子的时代,读小说就算读书。现在可能很多人认为读小说不能算读书。所以如给我爹一辈的很多专业人士出示你读小说的清单,他肯定认为你浪费时间、游手好闲,是否说你是不肖子孙则取决于他是否关心你。读什么书才算读书?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与你的志向、家庭背景和社会状态都有关系。

  中文以外我只会英文,所以我只能读英文书。英文的各种文化书籍和文化杂志,在广度和深度上都明显超出中文书。当然不是说读中文书只能变傻瓜,但要变一个很聪明的人,只有极少的学科靠中文书可以,大部分的学科只读中文都可能造成重大的知识缺陷。至于是否会导致智力缺陷,可以再讨论。

  目前中文的好书很少,即使不是华人读书相对少的唯一原因,也是重要原因。

  与其担心华人不读书,不如积极提供解决办法。所以,我们努力写一本好的书。

  我们这本书,既有历史、也有人物,既有科学、也有文化,既有成功、也有失败,而且还有中国第一个自然科学的诺贝尔奖作为基线。

  我们三位作者不是记者,写作更不是八卦猎奇。我们选择重要的问题,严谨地进行调查、研究、分析、推理。我听过不同的人讲青蒿素,包括很受尊重的周光召先生,他很惜才,关心多个学科。他十几年前提过其中部分背景,包括1996年他坚持要给青蒿素发奖。周光召先生现在还在病床上,我们的科学史工作实际上是延续他的工作。

  我们还坚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就是我们一定是实事求是地搞清楚历史。我们开始做的时候,大部分当事人都活着,既然活着,我们就有办法搞清楚事实,而不担心因为争议而有偏见。为了做到不偏不倚,我坚持在整个过程中不见当事人,另一位作者黎润红一定得去见,才能拿到一部分口述史资料。我们也查档案。其中军事科学院那部分档案其实已经过了保密期,但解密之后没有人来看,我们是第一批。黎润红的口述史做得很好,互相印证,而不同的意见也得到反映和记录。

  在我们之前参与青蒿素工作的人都写过书,各持不同意见,甚至有些观点是针锋相对的。但是现在包括这些人都认为我们写得最客观公正。当然不可能所有人意见都一致,但我们把不同意见记录下来,请读者自己判断。

  我们从开始就想到了我们的工作、我们的书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其他类型的书,政治、社会、文化方面的书不仅争议很大,而且个人品位也不同。科学史方面,中文有关爱因斯坦、牛顿的书全是直接或间接翻译过来的。所以很难找到比《辛酸与荣耀》更好的科学史中文书。

  透过我们的书,看到人生,父母买了它给孩子看,影响他们对待生活的态度;

  透过我们的书,看到事业,恋爱的人买了它送对方,提供郑重讨论的起点。

  如果你实在不读书,可以买几本作为礼物送人或放在书架上。

  我认为书是最重要的家具,你可以买各种各样的家具,都比书贵很多,再漂亮的家具也是工具,不能影响人生。书不一样,它潜在的作用也很大,这本书你不看,你放在书架上,你的孩子或者亲戚朋友的孩子,甚至以后你的孙子说不定偷偷看了一下。这本书在你家书架摆50年,哪怕只有两个小孩子受了影响,这种影响也会出人意料。

  这本书里面讲了相当多的科学和中国。我们推出这本书问心无愧,可以称为对中国文化的贡献。我以前写过很多文章,出过《饶议科学1》《饶议科学2》等书。可能有些闪烁的想法,但那两本书是不成体系,属于杂文式的。而现在这本书有头有尾地讲一个核心问题,而且有我们在科学史上有原创性的材料、原创性的写法。我希望你们一传百、百传万,喜欢读书的海内外华人人手一册。 

  **


演讲 | 饶毅(《知识分子》主编、北京大学讲席教授)

  整理 | 程莉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移动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