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无名
作者: xinzhai
域名: blog.mitbbs.com/xinzhai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90701000000 ~ 20190801000000


2019-07-18 12:20:57

主题: 原生家庭说恩怨 (武志红... )-- 圆桌派S4 冤家 zz
vhttps://www.youtube.com/v/64vYN2aMewM


圆桌派S4 冤家:原生家庭说恩怨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arenting 版



2019-07-12 14:35:37

主题: 成为自己,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是你今生最重要的事 zz
成为自己,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是你今生最重要的事 
http://www.sohu.com/a/246149355_164597 
 

每个人今生最大的任务:

就是成为自己、

活出自己最想要的样子。

这是生命给予每个人,

最美好的祝福。

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当我们不快乐时,我们既不想加入别人的快乐,也不允许别人是如此的快乐;

当我们单身时,我们就觉得别人的恩爱是一件刺眼的事情;

如果我们不幸福,我们就会诅咒看起来非常幸福的人、事、物,我们总能从上面发现不完美的地方,然后紧盯着不放;

当我们内在有限制,我们就不允许别人自由;当我们内心有评判,我们就不允许别人自在;

当我们没有成为自己,没能活出真正的自己,我们也就不允许别人成为真正的自己。

比如:你在一个有着“重男轻女”观念的家庭中长大,从小你就被教育:作为女人是不好的,是不幸的,女人没有男人好,女人就应该付出、受苦。

那么当你生了女儿,也会这样教育女儿,让她受同样的苦,或者更多苦,你会不允许女儿享受身为女人的快乐与自由。

或者:如果你小时候经常因为出去玩挨打,长大后你也会不允许孩子出去玩,你同样会打他——因为你被这样对待了,你也会这样对待别人。

如果我们没能成为自己,后果是非常可怕的:我们带着满身的枷锁、制约、限制、抵抗,我们会将这些问题投射到所有人、事、物上;

我们不允许超出我们观念的人、事、物存在,我们会不停的批判,不停的去控制。

我们今生最大的任务就是成为自己、活出自己。这是我们能为这个世界做的最大的贡献,也是最棒的事情。

只有当你成为你自己,你真正的自由、快乐、幸福了,你才能允许别人自由、快乐、幸福。

一个成为自己、活出自己的人,内在充满了允许和自由,快乐与和谐,他会允许一切事物在身边自如的发生,因为他始终安住在自己里面,无比幸福。



如何成为真正的自己?

既然“成为自己”,是我们每个人今生最重要的事,并且,“成为自己”之后,好处是如此之多,那么——如何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呢?

答案是:当你开始“觉察”,你就能打破束缚!

我是谁?

这是最最重要的问题,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它到底有多简单。

观察你与人们,以及与情境互动的方式,不要抗拒与响应,当你熟悉了这个过程,你就越来越能够觉察自己的念头、意见与判断,然后与它们保持距离,并且在每一种情境下都能维持平静。

当你能够观察,而不将任何情境贴上好或坏的标签的时候,你就能将自己自由释放。

你本身就是足够好的!

然而,念头、信念、意见与判断是不完美的,这些干扰与局限我们的程序与记忆,就在生活中的每时每刻,它们通过社会与我们的经验,输进我们的意识里。


当我们开始觉察到自己——

并不只是“记忆”的时候,

我们就能够开始观察,

并且渐渐的不再被:

“限制”和“结果”所捆绑,

回归到最初的完美状态。

不幸的是,我们最普遍的运作方式,就是完全无察觉的认定:我就是“记忆”:我就是他们说的这样,我就是如此糟糕,我无法改变。

我们根据外在的环境、家庭教育变成了某个样子,并相信这就是我们的原貌。

结果,我们就任由自己所接受的教育、环境与外在的因素来定义我们的认知。成为了一个面目全非的自己,甚至丢掉了自己。

学会真正的欣赏自己

当你开始欣赏自己,所有的美好都会回到你的身上。

为了发现自己和神性、内在平静的连接,我们需要回归实相,并且心领神会地知道,我们已经拥有了一切。

这也将让我们成为自己,并开始存在于信任与灵感之中,在此,所有完美的时刻都会回归到我们身上。

当你停止按照自己所处的外在环境来定义自己时,你将接收到更多自己无法想象的东西。

一旦你恢复到自己真正的本质,开始欣赏自己,人们也就更能欣赏你。人们将透过你的爱而认识你,并且尊重你与你的自信。

他们对你的认可,与你的学历或你所拥有的东西都毫无关系,就仅仅与你本身有关。

这项方法既简单又顺理成章,一旦你开始释放自己,你将注意到自己不需要对人们说太多话,他们就已经开始好奇地向你探询:

“你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呀?你都做了些什么呢?你看起来有些不一样,好像年轻多了!”

当你成为自己,你才会允许别人

玛莉安娜·威廉森 (Marianne Williamson) 曾说:

“我们最深的恐惧,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匮乏,相反的,我们那最深的恐惧存在是因为我们无比强大。不是我们的黑暗,而是那个光明让我们感到害怕至极。”

我们常自问:我怎么可能是聪明、优雅、英明与伟大的呢?事实上,我们为什么不是呢?

你正是上天的孩子,是你把自己贬低了,这样会让你无法在人间有所贡献。

如果只为了让别人在你身边感到安全些,所以就让自己萎缩变小,这样想实在是太愚昧了!

我们生来就是要彰显上天的荣耀的,而这荣耀正在我们里面,这不只在部分人里面,而是每个人都有。


当我们让自己内在的光亮闪耀,

我们就会允许别人也这么做。

当我们从自我的恐惧中被解放出来,

我们的存在也会同时解放了其他人。

当你成为你自己之后,

你享受了内在的自由、幸福、和谐,

你就会允许别人,

也成为他们自己。

学会为自己“清零”

让自己”清零“,清理自己的内在。

一开始或许有些困难,但一旦你有了觉察的经验,也就是回到了零的状态(没有意见、判断与期待),你就会想要经常回到那个状态,哪怕只是灵光一现。

当你越是经常练习,就越容易保持觉察。

当下一个记忆又开始播放,它会迫使你在很短的时间内进行觉察,正因为如此,你必须给自己下一个机会继续练习觉察并做你自己。

渐渐地,你就会觉得自己像小孩般地自由,只观察与赞叹这生命的奥妙。

到了一定阶段,相较于毫无觉察的状态,反倒是保持觉察状态与做自己变得更容易一点。

一旦你开始练习,你的身心就会记住那种感觉,这种感觉也会常来找你,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放掉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就时时刻刻都能到达宁静与喜乐的状态了。


记住:

你正在追求的安全感与快乐,

并不存在于你所拥有的那些:

物质、学历与关系中,

它比你想象的那些,

都要来得更加容易。

绝对没有外在的东西能够让你变得更完整与完美。

任何你现在认为必要、且可以向外求的东西,都只能让你感到短暂的兴奋。

这只是一种依附关系,迟早都会消失,或者让你对它们渐渐失去兴趣,而且你可能还会因此受伤。

让自己自由!

去好好的看向你的内在,去内在寻找你生命所需的一切真相!

也许那些已经在这条路上开始探索的、享受着“成为自己”乐趣的人,会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告诉你:去发现你自己的好、去活出你真正的自己,是无比幸福的一件事!

而你只需要去信任,去行动!

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它们都在哪里呢?

就在你的内在!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2019-07-12 14:31:06

主题: "《「轮到你了》,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杀人吗?" zz 豆瓣8.6
"「轮到你了」,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杀人吗?" zz 豆瓣8.6
http://www.sohu.com/a/322995968_195499  

《轮到你了》讲述的是一对搬到东京高级公寓的夫妇,因为居民大会上一个“交换杀人”的普通游戏,卷入一起连续性杀人事件的故事。



我们或许可以用“恶”来解释这一切,但是在看到该剧番外篇中许多家庭正常的生活,“恶”或许并不足以解释这个故事里所有人的动机,也将许多问题变得简单。

就像剧中管理员认为没有孩子的父母就一定要养宠物一样,要摆脱价值偏见,给出预防恶行发生的思路,西蒙·巴伦-科恩提出的“共情”或许能帮我们解答一部分的困惑。



《轮到你了》截图(以下截图可能涉及剧透)

用“恶”来解释的问题都掩盖了事件本身的复杂性

有一个标准的解释,认为纳粹大屠杀(令人悲哀的是,纵观历史,放眼全球,这样的屠杀还曾在许多文化中上演)昭示了人能够对同类施加的“恶”(evil)。

这种“恶”是无法理解的,它是一个无法讨论的话题,因为其中蕴含的恐怖如此巨大,没有语言能够传达。这个标准的观点有许多人主张,“恶”这个概念也常常被用来解释这类可怕的行为:

为什么这个犯人会杀死一个无辜的孩子?因为他是恶人;

为什么这个恐怖分子会用炸弹自杀袭击?因为她是恶人;

……

然而,当我们审视“恶”这个概念时,就会发现它根本什么都没解释。

对一个科学家来说,这当然是完全不够的。纳粹(以及和他们类似的人)的行径确实可怕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但这并不说明我们就不能再研究人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行径,或者只能抬出一个不成为解释的解释,比如“这些人就是恶”。

身为科学家,我想理解是什么让有些人把同类当成物品来对待。人为什么会残酷地对待他人?我运用的概念不是“恶”,我运用的概念是共情。

和“恶”的概念不同,共情是具有解释效力的。解释人何以能对彼此造成极端伤害,同时又不仰仗那个过于简单的“恶”的概念。让我们把“恶”替换成“共情腐蚀”(empathy erosion)。

共情腐蚀的一个原因是人产生了激烈的情绪,比如强烈的愤恨(resentment)、复仇的欲望、盲目的仇恨,或是保护的冲动。从理论上说,这些都是稍纵即逝的情绪,由它们引起的共情腐蚀也是可逆的。然而还有一些更为持久的心理特征也可能引起共情腐蚀。




共情腐蚀产生于人把其他人当作了物品,这个洞见至少可以追溯到马丁·布伯(Martin Buber)。布伯是一位奥地利哲学家,当1933年希特勒掌权,他也辞去了法兰克福大学的教授席位。

一旦共情关闭,我们就完全处于“我”的模式了。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只和物品产生联系,即使和人产生联系也只把对方当作物品。其实大多数人偶尔都会这么做。我们也许专注自己的工作,完全忘了办公室外面还有个无家可归的人。

无论这种状态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我们身在其中时都见不到“你”——至少见不到一个有着不同想法和感受的你。把其他人当作物品对待,是对另一个人所做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因为你忽略了他的主观体验、他的想法和感受。

他之所以陷入这种形态,或许是因为经历了好几年的怨恨和伤害(这常常是冲突造成的),又或者是因为比较持久的神经病学方面的原因。



恶之平庸下的“个体责任”与“自由意志”

把“恶”字替换成“共情腐蚀”,真的能把恶解释清楚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什么别的解释?我们已经抛弃了宗教里“恶”的概念,因为我们认定了它不是真正的科学解释,那么余下的解释中最有名的就数政治理论家汉娜·阿伦特用“恶之平庸”(banality of evil)所做的分析了。

阿伦特曾在耶路撒冷列席对阿道夫·艾希曼的庭审,艾希曼是“犹太人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Endlosung fer Judenfrage)的主要设计者之一。在庭审中,阿伦特发现这个男人不是疯子,也和我们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他就是个相当普通的人。为此,她才提出了“恶之平庸”这个说法。

恶之平庸的概念还指出了一些普通的因素,但是它们相加就会导致恶行。这个概念源于所罗门·阿希的社会心理学研究,他在研究中揭示了“从众”的效应:被试会因为别人都说某条线段较长就也这么说,虽然他们眼前的证据刚好相反。

沿着这个传统,斯坦利·米尔格拉姆又展示了为了“服从权威”普通人愿意对他人施加电击,即使电流强到足以杀人。菲利普·津巴多的斯坦福监狱实验也属于这个传统,参加实验的学生在一座模拟的监狱中随机分配到看守或囚犯的角色,那些扮演看守的学生很快表现出了残酷行为。



此外,“恶之平庸”这个词语还对应了一个事实:有数十万普通的德国人在纳粹大屠杀期间做了共犯,但是战后许多人都不能以战争罪起诉,因为他们当时只在完成工作,只在执行任务,要不就是只负责了整个流程中的一个微小环节。

艾希曼和他的同僚一丝不苟地实施了计划中的细节,比如为运送犹太人的列车制定时间表、使它们按时到达集中营之类。他们机械地执行命令,从不提问。

心理学家克里斯托弗·布朗宁写了一本《平民如何变成屠夫》(Ordinary Men),其中借用津巴多的斯坦福监狱实验解释了101后备警察营的行径,这是纳粹的一支杀人部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杀害了大约4万名波兰籍犹太人。他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来看看这根简化版的杀人链条:

A某:我只是有一张本辖区内的犹太人名单。我没有把犹太人抓起来,我只是应上级要求把名单交了出去。

B某:我接到命令到清单上的地址去逮捕这些人,并把他们带到火车站。我做的不过是这些。

C某:我的工作是打开火车的车门—就这么多。

D某:我的工作是引导囚犯上火车。

E某:我的工作是关上车门,火车去哪里、为什么要去都不关我的事。

F某:我的工作只是开火车罢了。

(经过这些微小的环节,这根链条最后通向了……)

Z某:我的工作只是打开淋浴器,放出里面的毒气。

这些人里没有一个对这项严重罪行的计划或实施负有全面责任,每个人都只参与了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阿伦特的术语部分概括了这些孤立来看似乎无害的细小环节是如何串联起来导致可怕灾难的。这根链条的每一环都平平无奇,没有严重到该受惩罚的地步。同样,从A、B、C到Z,可能谁也不是毫无共情的人。他们或许是犯了同谋罪,但是在扮演完这个大事件中的小角色之后,他们照样会回到家人或爱人的身边表达共情。

每一个人加入共谋,可能都有不同的原因。有的人或许只是很高兴得到一份工作,生怕不遵守命令就被开除。还有人或许是怀有一种简单粗暴的民族主义信仰,觉得可以用非常的手段对付异族。无论个人出于什么理由投身这条序列,那或许都是一些平庸的理由。

不过“恶之平庸”的说法也受到了质疑。大卫·切萨里尼就指出,汉娜·阿伦特当年只旁听了审判的开头部分,那时的艾希曼还在极力假装是个正常人。她只要待久一些,就会知道艾希曼不仅执行了命令、而且还在屠杀中发挥了创意。

因此,要解释艾希曼的行为,只谈社会因素是不够的(虽然也很重要),还要诉诸个人因素(他缺乏共情)。

不过“残酷行为是由于(情感)共情低下”的说法也有人反对,他们认为这个说法把个体的责任或自由意志(即人的能动性,agency)和个体的行为割裂了。(但是请注意,“恶之平庸”理论也有这个缺陷,它将个体的责任沿着那根链条向上推卸,一直推到了身居高位、发布命令的人身上。)

然而“自由意志”或许只是一个有用的启发式概念,它在科学上是很难解释明白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无论能动性或个体责任如何运作,情感共情的降低都会改变人的决策过程。



我们终于可以将不同的线索归拢起来:人之所以做出残酷行为,是因为共情回路出了故障。我曾经多次将共情回路称为“最后共路”(final common pathway),因为有一系列因素都会影响、破坏它的功能。下图清楚地展示了共情回路的这个中心地位。



让我们沿着那个圆圈简短地走一遍,来看看这12个可能影响共情的因素。最上面的是意图,有些哲学家主张它是解释残酷行为的关键。我同意这个观点,但是正如图中所示,只要共情回路还在正常运作,(伤害别人的)意图就无法实施。

我们的共情会阻止这类意图变成行为。

试想某人想要伤害自己的狗,正当他举起手准备打下去时,他的共情回路却发动起来阻止了他。不过意图也可以通过别的方式发挥作用,比如让你切断共情。试想有一位外科医生,她的意图是救治病人,为此她必须在病人身上动刀。要做到这一点,唯一的办法是降低共情,这样才下得了手。这个例子说明意图也能反过来降低人的共情。

沿逆时针走,圆圈上的第二个因素是威胁。当你感到威胁时,就很难再体会共情了。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B型(边缘型)患者的共情会关闭:因为儿时体验过不安全型依恋、甚至遭受过虐待,他们很容易产生被威胁感。而威胁会提高应激水平,从而阻断共情。



接下来的就是一些社会因素了,比如文化约束。如果你所处的文化告诉你,殴打仆人、马匹或者烧死有女巫嫌疑的人都是可以接受的,那么它也会腐蚀你的共情。我们由此想到,反过来说,文化约束也能发挥关键作用、提高一个社会的整体共情水平。

圆圈上的下一项是意识形态因素,比如人的信仰和政治目标。如果你相信资本主义是一切罪恶的源头,那你或许就会妄想在拥挤的地铁上放置一枚炸弹,同时打消自己对那些在恐怖袭击中无辜受难者的共情了。

再下一个因素是从众和服从。这两股势力我们在讨论津巴多和米尔格拉姆的社会心理学经典实验时都有涉及。在这些实验里,我们的共情都可能因为我们置身其中的组织文化,或者因为别人施加的压力而减少。



还有一个社会因素同样重要,那就是内群体/外群体认同。作为社会性灵长类动物,我们天生会对群体表现忠诚,这是一种生存策略,因为我们独自一人时弱小无依,有了群体的保护则会变得强大。这会使我们看重本群体的利益,并轻视别的群体,我们由此也会对本群体的成员展示更多同情,对其他群体的成员则较为冷漠。



从这个角度看,共情是依赖于特定关系的,同一个人,可能对自己的亲属充满共情,而对“敌人”就没有共情。



而在这一圈社会、心理学和生物学因素的围绕之下,位于核心的正是共情回路。这提醒我们共情是复杂的,它的功能至少会受到12个因素的影响。



也就是说,大多数人因为具备了平均值或平均值以上的共情强度,都不会做出这样的残酷行为来。(“当下的状态”包括情绪激动时犯下的杀人罪[所谓“激情杀人”]、出于自卫不得已杀人,或是见到所爱的人受伤害而“怒火攻心”失控杀人。这类状态还包括短暂精神病发作时犯下的罪行。)无论具体原因是什么,我都认为杀人者的共情回路肯定出了问题。



在哲学、宗教的思路里,人类的残酷行为通常被解释为犯下罪行者的“ 恶 ”,但这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回答 。“恶”的概念只是虚晃一枪、将问题暂时搁置,其实并没有给出答案。

本书是一位心理学家、神经科学家对“恶”进行的系统思考,他借助科学家擅长的调查、实验和分析,以“共情腐蚀”取代了“恶”:某个人作恶时,他的共情遭到了腐蚀,共情水平较常人要低很多。但在正常情况下,大多数人的共情水平不会导致极端恶行发生,虽然人们常常会不顾他人的内心感受。

这一替换看似简单,却能帮助我们摆脱价值偏见,给出预防恶行发生的思路。它同时提出了更多需要解决的问题:

“共情腐蚀”是如何发生的?

为何同样遭遇“共情腐蚀”的自闭症患者一般不会作恶?

本书也许会改变你思考“恶”的方式,甚至会改变你对待“恶”的态度。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2019-07-03 15:40:48

主题: 你接受不了的,正是你需要修炼的! zz
你接受不了的,正是你需要修炼的! zz

http://www.sohu.com/a/205440573_100010252?spm=smpc.author.fd-d.18.1562182819898UqK45EL

法则一:从外在看内在,从别人看自己

透过别人,你才能认识真正的自己。 

你从别人身上看到的其实就是你自己。

我们对别人的意见,主要是取决于他们使我们看清自己什么,而不是我们如何看他们。

你所有的人际关系都是一面镜子,透过它们,你才能认识真正的自己。

你在发觉对方的过程中,不知不觉你也等于是在发掘你自己。去了解别人的感觉、想法,你也会更了解自己,你们相互成为对方的镜子。

如果你觉得伴侣对你失去关心,可能是因为你也对他缺乏关心,就像一位婚姻专家说的:“如果我们的婚姻变得乏味,可能是因为我觉得乏味,或更糟的是我这个人很乏味。”  

事实上,那些令你厌恶的人是在帮助你,帮你了解自己,让你发觉你的阴暗面。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我们跟一个人越亲密,就越容易产生厌恶,因为他让你看到了自己的真面目。

别人最惹你讨厌的地方,通常也是你最受不了自己的地方。



法则二: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认为别人是什么样

你不能容忍他人的部分,就是不能容忍自己的部分。

一个对别人不忠诚的人,也会怀疑别人对他的忠诚;一个不正直的、不正经的人,就会把别人的任何举动都“想歪”。

如果你很爱发脾气,你就容易认为别人常惹你生气,每一件事都可能变成你愤怒的理由。并不是说每一样东西都是错的,而是你会投射,你会把隐藏在自己内在的东西投射到别人身上。你会谴责每一个人、每一件事,因为你有太多的怒气,所以即使是一点小事也能引燃怒火。 

同样,别人对你说什么,也反映了他们是谁及他们的内心世界。

当你内心走向良善时,你将停止批评别人和对别人的批评产生反弹。  

如果你对一颗长满苹果的树木丢石头,掉下来的就只会是苹果,不管谁丢都一样。一个真正良善的人,不管你对他怎么样,他显现出来的就只会是平和、良善,因为他就是那样的人。


法则三:你内在是什么,就会被什么样的人吸引。你对外排斥什么,对内就排斥什么。

一般而言,那些我们相处愉快的人,正是反映了我们喜欢且接受的内在自我;而那些我们不喜欢的人,则反映了我们不愉快且不接受的内在自我。 

教双方和谐相处,不如教他们让自己内心和谐,那样双方自然会和谐;教他们如何增进彼此感情,还不如教他们增进自我成长,那样彼此关系自然会成长。

要如何改善关系,首先你要深入内在,除非你内在的问题先解决,否则你不但无法改善,而且会制造更多问题。

一个有控制欲的人,除非内在的空虚得到填补,否则就不可能放下别人,也难以解放自己;一个满怀怨恨的人,除非内在愤懑的情绪得到抒解,否则就不可能停止怨怼;一个爱嫉妒的人,除非内在能找到自信,不再跟人比较,否则就不可能停止嫉妒。

每个人外在的言行举止都是内在思想的呈现。你如果无法信任自己,就很难信任别人;你如果无法尊重自己,就很难尊重别人;你如果无法肯定自己,就很难肯定别人;你如果不能照亮自己,就不可能照亮别人。

你与每个人的关系,都反应出你与自己的关系。如果你不断与自己的内在冲突,那么你也会不断地与别人冲突;如果你自己内在的情感挣扎,那么你也会与别人在情感上发生挣扎。我们在感情中所遭遇的问题,就是我们内在的问题。

所以,不仅要检讨你跟别人的关系,也要反省你跟自己的关系。以下是一些你可以自我检视的问题:  

“当我观察你所反映的我,我感到__。”(如愤怒、恐惧、失控、困惑之类的感受。)  

“你反映了我的哪个自我?”“外在”困扰我们的问题,正是我们“内在”无法整合的部分。如果你想改善外在的一切,就必须从改变内在开始。


法则四:如果你很排斥,它就是你必须学习的课题。如果你很欣赏,它就可以蜕变成爱。

无论是你的老板、同事、下属、朋友、同学,还是你的父母、配偶、儿女、兄弟、姐妹,这些人所拥有的你所不喜欢的个性、想法和行为,往往都是你需要学习的部分。他们会显露你的阴影,会一再地重复你所不喜欢的言行来让你学习。  

当有人指出你的错误,你很气那个人,但这是他的错吗?不,他只是帮你把“发霉的阴影”拿出来晒晒太阳。

所以,以后当别人指责你的时候,不要再像以前一样,立刻去攻击或反击,你要开始反问自己,因为他们说的很可能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你又何必那么“当真”,对吗?  

人们常说天赐良缘,什么是良缘?你身边最亲近的人,都是与你“姻缘”最深的人,他们之所以会安排在你身边,都是“有原因”的。因此,不要说不喜欢就排斥或试图逃避他们,因为他们都是“天赐的良缘”,你应该好好利用这个机缘来蜕变自己。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2019-07-03 15:17:45

主题: 一个57岁母亲,退出儿子“家庭”的真实经历…值得每个家庭借鉴!zz
一个57岁母亲,退出儿子“家庭”的真实经历…值得每个家庭借鉴!

https://baobao.baidu.com/article/891bf14cf4847d2af3ce98e607a0641d.html

亲子关系不是一种恒久的占有,而是生命中一场深厚的缘分,我们既不能使孩子感到童年贫瘠,又不能让孩子觉得成年窒息。

做父母,是一场心胸和智慧的远行。不仅仅是做父母,人生的许多时刻都应该懂得进退。

我的付出换来的竟是…

我是一个妈妈,今年57岁,退休2年。儿子今年31岁,在我退休那年儿子刚好结婚,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宠儿子,他结婚了,我自然也承担起照顾他和儿媳妇的责任,这在我看来是理所应当的。

本来我是想着儿子结婚后要和我们两老生活在一起,因为老伴的劝阻,说小两口要有自己的空间,我才放弃了。但为了方便照顾儿子儿媳,我和老伴专门搬到他们住的小区,每天早上我会去儿子家帮忙做早饭、打扫卫生,晚上做完晚饭、等他们洗漱准备睡觉才回到自己家。

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拎着从早市上淘来的新鲜蔬菜,满怀喜悦地朝儿子家走去。可是却没能打开家门,不是我钥匙拿错了,而是儿媳换了门锁。她说:“最近小区偷盗案特别多,所以……”那天,我像往常一样,给他们一家三口做了早餐,打扫了房间,将脏衣服都洗了,然而,他们没有给我新锁的钥匙。也许他们忘了吧。

晚上,儿子来我家,将一把钥匙交到我手上,我本来提着的心就此放下,但他说了一句:“别让我媳妇知道。”我知道事情不简单。

第二天,也没多想,照常去儿子家,可刚走到他们家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争执。

只听见儿媳不断在说:
“你一定把新钥匙给你妈了。”
“谁没有拖延症,洗完澡,内衣扔在脏衣篮里,第二天早上一定被你妈给洗了。看着晒衣杆上的短裤和胸罩,我没有被帮忙的快乐,只有隐私被窥视的尴尬。”
“你看看你被你妈惯的,每天回家就躺沙发上,什么都不干,东西不收、垃圾不倒,就差没把饭喂你嘴里了,你就像个没断奶的小孩”
“她就不能像别的大妈那样,跳跳广场舞,走走模特步,别像个摄像头似的盯着咱们!”
……

没想到,我这个堪称“二十四孝”婆婆的付出,换来的却是这般声讨,最让我心塞的是,儿子从头到尾就一句话:“她是我妈,你让我怎么办?”

不管在职场还是家庭,我自认里里外外一把手。可到头来,在儿媳的眼里,我是一个如此不懂事的人。



一场离开让我懂得…

回到家,我流着泪向老伴儿诉说自己的委屈:“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我最大的想法就是把他们照顾好,就差把心掏给他们了,居然落下这么多的差评。”
老伴儿一边轻轻拍着我的背,一边说:“都是白眼狼,有机会,我跟他们说道说道。”

接下来都是老伴儿在说,“看看你的那些同事,近的游遍中国,远的都环球了。你从前多新潮的一个人,可是为了他们,就这么被别的老头老太太给落下了。想想,我都替你憋屈得慌……”

老伴儿的一席话,句句都说在我心窝子上,难道我就不想出去走走?

说走就走,我连招呼都不打,拉着老伴儿就奔坝上草原去了。在牧民家里,亲眼目睹了羊妈妈产子的全过程,看着羊妈妈哺乳小羊的样子,曾几何时,我和儿子不也是如此亲昵吗。

“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一年四季都在迁徙,要是羊妈妈也像你那样,凡事舍不得放手,这小羊怎么活下来?再说,谁愿意嫁给一个精神上还没断奶的羊?”
老伴儿一边看着羊群,一边感慨。很显然,这次出游,我是负气出走,他是有备而来。

“真正的母爱,是一场得体的退出。” 说着,老伴儿掏出手机,让我看了一篇文章。它几乎一针见血地说:不愿意与成年子女分离的父母,与其说他们是爱孩子,不如说他们想对孩子全面把控,这种控制给他们带来成就感和强大感,让他们对自己满意……

“我,是这样的妈妈吗?”我怒视老伴儿。
“属于可以挽救的那一类。”老伴儿微笑地看着我。

7天的草原行,我和老伴儿拍照留念,他教我发微信,教我如何晒照片,如何美图秀秀——同样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两口子,我和他的差距已经如此之大。
坝上归来,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手机店,买了苹果6,卖掉了那来电如雷鸣的老人机。



拥抱过后的告别…

从手机店出来后,我给儿子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晚上我想去他家一趟。儿子很吃惊:“妈,您不是有钥匙吗,直接上来就得了呗。” 我笑笑,没说什么。

吃过晚饭,我和老伴步行去儿子家。到了他家门口,敲了敲门,是儿媳开的门。我向他们汇报了这7日的行踪,然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小两口说:
“我准备重过晚年生活。这是我幸福晚年的第一个装备,你们难道就不打算赞助我一下吗。”

我晃动着手里的苹果6,微笑地看着他们。儿媳率先反应过来:“妈,您有没有支付宝,我现在就给您转3000。”于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瞬间成为了拥有苹果6和支付宝的人。

那是如此快乐的一个夜晚,临走时,我从兜里掏出了那把对于我来说,象征着主权、话语权、家长权的钥匙,悄悄地交到了儿子的手里,对他说:“妈妈以后可能不会常来,就算来,也会事先打电话的。”

儿子为难地看着我:“妈,你这是干啥?”
“妈妈不是在生气,只是在学着退出。”

儿子拥抱了一下我,我的眼睛一下子就湿了——我和他真正的告别是从这个拥抱开始的,尽管那么不舍,但我知道,我已经告别得晚了,但还来得及。
“妈,您在哪儿?”我在丽江时,收到儿子发来的微信。

我迅速地跟老伴儿拍了张合影,发了过去,并配图片说明:世界那么大,我和你爸想去看看。

没多久,儿媳在盆·友·圈转发了我和老伴出游的组图,标题是:我晚年时的楷模,我至亲的公公婆婆。



经常有人问:要孩子是为了什么?传宗接代还是养儿防老?
终于听到一个令人感动的答案:为了付出与欣赏。

所有的父母都不要把孩子当成是自己的唯一,为了孩子,没有自己的社会交往,没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不在乎自己是否快乐,是否幸福。这种教育带给孩子的是什么,除了压力和相互之间的折磨,没有其他。

给孩子最好的示范是,你们夫妻恩爱,你们幸福,你们有自己的事业,你们有自己的社会角色,在孩子眼睛里你们是一个积极乐观健康的人。

北大才女赵婕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钦佩一种父母,她们在孩子年幼时给予强烈的亲密,又在孩子长大后学会得体的退出,照顾和分离都是父母在孩子身上必须完成的任务。
亲子关系不是一种恒久的占有,而是生命中一场深厚的缘分,我们既不能使孩子感到童年贫瘠,又不能让孩子觉得成年窒息。
做父母,是一场心胸和智慧的远行。不仅仅是做父母,人生的许多时刻都应该懂得进退。

不求孩子完美,不用替我争脸,更不用帮我养老。只要这个生命健康存在,在这个美丽的世界上走一遍,让我有机会与他同行一段……

这是多美的一段话呀,于是告诫自己:换个方式去爱孩子!只要他们健康、快乐,足矣。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