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zlltt
作者: zlltt
域名: blog.mitbbs.com/zllt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090501000000 ~ 20090601000000


2009-05-25 23:49:19

主题: 通过卢武铉之死看一些基本西方概念在东亚的水土不服
通过卢武铉之死看一些基本西方概念在东亚的水土不服
[版面:全球瞭望] [首篇作者:usphd] , 2009年05月25日01:16:45
[分页:1 ]
 usphd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进入讨论区] [回顶部]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共
享] [收藏]
 
 
[ 1 ]
发信人: usphd (usphd), 信区: WorldNews
标 题: 通过卢武铉之死看一些基本西方概念在东亚的水土不服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y 25 01:16:45 2009)

东亚社会的合作模式对于政商关系具有非常严格的规定性,西方的民主模式对于政商关
系同时具有非常严格的规定性。然而,在东方融入西方的过程,在东方以西方化的模式
改变自己的政治基本概念的同时,社会合作模式并未随着政治模式的转换而发生根本性
的变化。于是,用西方的尺去量东方的布,最终的结果往往不是过长就是太短。
在美国,民主是一个帽子,一块遮羞布。政商合作带着这个帽子,披着这块遮羞布,将
所有的“腐败、非民主”的动作合理化、合法化。从美国政治的始端,工商界通过金钱
将自己利益的代言人通过合法的手段推向政治的制高点,总统背后的利益集团随着一人
得道,便鸡犬升天。之后,在国会,通过游说集团将自己的利益再次变成法案。这些统
统被称作合理合法。当然,这些还不够,他们通过支持委员会的研究和决策分析,将自
己的议程合理的变成国家的议程。于是,政商关系当中所有的利益纠葛都被合理的划在
了民主的范围之内。如果在如此划分的前提下,再有贪官污吏通过大动作将帽子打掉或
是将遮羞布扯开,那么一个严厉的惩罚看似维护了正义,实际则是维护了所有的“
Hiding and finding”的西方民主规则。
但是,在亚洲,掩盖的帽子或是遮羞的布与东亚的社会格格不入。传统的政商合作模式
与现代的民主概念生硬的结合在一起,传统往往被宣判有罪。最为总统,处于极为尴尬
的境地。为了发展经济,传动的政商关系必须得到维持和实践;为了“发展政治”,西
方的民主概念和对于腐败的规定必须得到遵守。结果,即使比西方更加廉洁的总统,因
为没有制度和传统的保障,都很有可能成为西方化过程的牺牲品。如果亚洲的政商关系
不是一个关系网,而是一个法制网;如果亚洲的商人能够同过“合理合法”的方式“贿
赂”自己的总统,而不是将“正常的”的“政治投入”给总统扣上“腐败”的帽子;如
果亚洲的政治能够将自己的特殊社会管理模式变成 “合理、合法”我们就不会再看到
这许多的悲剧。
卢武铉的悲剧,不是他个人的悲剧,也不是韩国独有的悲剧,而是东方在西方化过程中
悲剧的升华。如果东方仍然不去看西方社会,只看西方概念;不看西方历史,只看西方
现实;不看西方的潜规则,而知看西方的规则,卢氏的悲剧是第一个,但绝对不是最后
一个。
如果怀疑中国政治的人将中国的腐败问题统统推到“一党制”身上,那么采用了西方民
主制度,多党制的韩国,为什么民众选不出一个不贪污的总统?不是总统出了问题,而
是制度出了问题;不是制度设计出了问题,而是学来的制度没有在本土得到消化。这种
不良反应还会持续。问题在于,亚洲,我们敢不敢在西方面前抬起头说,“we are 
different!”
--




在中国当代政商关系变迁中,从计划经济时代和改革初期政主导商的时代,到目前,一夜暴富的私营经济
反过来影响干预地方政府,以及大的行业垄断利益集团绑架国家政策,都表现了经济发展后对政治权利的
需求。而这个过程,贿赂权钱交易往往是最直接最普遍的方式。当贿赂成为经济活动的必要一环时,增加
了交易成本,是不利于经济发展的。
目前,在大陆台湾韩国,香港新加坡那种经验显然是不适用的。在中国现有政治体制格局下,唯一的监督
方式是党内的自我约束制约。怎样改进这套监督制约机制,使其如悬在潜在贪官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才是目前解决政商关系的最务实的做法。
但是有一个根深蒂固难以解决的问题是,这种制约往往容易沦落成明代那种党争人事权利之争的工具,陈
良宇的倒掉也是以反腐为旗帜的。再看看台湾立法院就知道,为了反对而反对。目前就效率来讲,民主的
台湾还不如专制的大陆,兼顾公平就反之了。
总是提出问题,总是没有解决问题。至少我认同增加透明度,放开媒体监督。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