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zlltt
作者: zlltt
域名: blog.mitbbs.com/zllt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090901000000 ~ 20091001000000


2009-09-15 02:24:04

主题: 国际政治101
本文试图用一个非常短的篇幅,介绍大国,尤其是西方国家搞国际政治斗争的基本原理。这些原理当然不
是我发现的,而是我从几本书里看到总结的。想通了这些原理之后,我发现那些国际政治方面的新闻突然
间变得简单易懂。
  
  很多大学问家,甚至是国家栋梁,经常因为不懂政治斗争而吃亏,以至于很多人认为政治斗争很复
杂。其实政治斗争很简单,关键在于把握基本原理。一旦把握了基本原理,慈禧那样短见的女人,甚至魏
忠贤那样没文化的太监都能成为个中高手。我们不研究什么官场职场,我们只关心国际政治。二战以后的
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其搞国际政治斗争的基本原则其实就是两条:民主和强权。这两个词看似简单,
但如果不清楚地把握这两个原则的涵义,看新闻就会感到非常困惑。
  
  西方国家为什么那么在意别国民不民主?对这个问题网上有很多错误的看法。比如很多中国左派认为
民主就是个幌子,是美国干涉别国内政的借口,是挟天子令诸侯的虚伪道德制高点,是阴谋。我们什么制
度关你们什么事?你们有那么无私么?而很多中国右派则认为美国就是这么无私地在世界上推行民主。无
邪派右派无法解释美国为什么跟沙特这样的极权国家结盟为什么扶植皮诺切特,有邪派右派则指出真正的
理想国就是要对内民主对外狠。
  
  强权也也不是那么容易理解。欧盟东扩,俄罗斯反感,我们好理解。但俄罗斯如果想要跟欧盟搞好关
系发展贸易,我们也好理解啊?那么俄罗斯在反对欧盟东扩和加强与欧盟关系这两个冲突的政策上应该如
何取舍呢?一般人可能就无法做出正确判断了。美国为什么非得确保其军事力量的全球存在?大国为什么
那么看重自己的“势力范围”?这些似乎都不是能够轻易回答的问题。
  
  其实之所以会有上面那些困惑,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往往是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去观察西方国家的国
际政治策略。注意这个角度不同不仅仅是立场或者利益的不同,而是观念的不同。如果你不了解欧美国家
国际政治的基本观念,就算让你完全站在西方的立场上做理性计算,有时候你也无法解释其种种作为。要
想理解国际政治,必须掌握现代西方那些搞国际政治的人的思维方式。
  
  观念,或者说思维方式,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东西。1950年代美国外交和战略家 Louis Halle 曾
经说过一段非常发人深省的话。他说所谓外交政策,其实不是对真实世界做出反应,而是对那些有决策权
的头脑中的那个“世界的图像”,做出反应。而这些人脑子中的世界图像,也就是他们的世界观,很可能
根本就是错的。
  
  所以现在欧美国家在国际政治斗争中的种种手段,既不是完全科学的计算结果,也不是故意揣着明白
装糊涂的搞阴谋,而是那些西方政客脑子里世界观的真实反映。为了理解国际政治,我们就必须理解这种
世界观。
  
  我们将会看到,欧美政客脑子中的世界观不是随机分布的,而是统一的。他们在同样的大学里学习了
同样的国际政治理论,就好象中国古代所有官员都是儒家思想一样。民主和强权,是现代,也就是二战以
后,西方政治思想中两条最根深蒂固的原则。
  
  西方国家从内心深处喜欢跟民主国家结盟,排斥不民主国家的根本原因不是什么道德不道德,而是出
于一种信念,那就是民主国家对我们最安全。
  
  1960年代,有人对十八世纪到二战之间世界所有战争冲突做过统计,结论是从1789到1941年从来
没有一场战争是发生在两个有民选政府的独立国家之间。人们普遍相信,真正的民选政府不会轻易对外打
仗。不但如此,人们还相信,民选政府可能会被极权政府打,所以民选政府应该联合起来。
  
  在2008年 Robert Kagan 的这本书《The Return of History and the End of 
Dreams》,其核心思想就是现在世界就是民主和不民主这两大阵营。不民主的国家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
成为欧美民主国家的真正朋友。而相反,日本和韩国,尽管其文化背景与中国更接近,却被很多西方国家
视为盟友。这种阵营分配跟文化,跟道德没有任何关系,根本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安全!
  
  你可能会举出无数个论据来说明这种按民主来进行阵营划分是非理性的,但这就是现状,因为这就是
西方政治的世界观。本文将会在最后部分说明西方政客的这种世界观可能已经落伍了,但此时此刻,这就
是事实。

  民主带来和平这个观念,在西方政治思维中已经深入人心到了如此的程度,仿佛世界上的所有国家就
好比丛林中的动物:民主国家就好比是形象阳光的食草动物,而总数不多的非民主国家就好象阴险的食肉
动物。
  
  食草动物之间虽然也有猜忌,但大体上是信任的。这是因为人们普遍详细一个国家的政府只要是民选
的,其媒体只要是自由的,那么其政府决策必然是透明的,就不至于冷不防对别国发动攻击。而且同是透
明的两个政府之间交朋友必然要容易得多。所以在现代国际社会之中,民主不民主这个标签绝对是第一位
的敌友划分标准。
  
  一个不民主的国家跟食肉动物一样,其本身的存在对食草动物就是一种威胁,所以西方潜意识之中的
一个本能反应,就是有朝一日一定要把你变成食草动物。所谓推行民主,所谓颜色革命,大体就是这么来
的。
  
  那么既然西方政治认为民主等于和平,那么又怎么解释美国对别国发动战争呢?这就是国际政治的另
一个原则了,那就是强权。
  
  一个国家在国际社会上混,到底追求什么?中国的政治学教科书可能会对自己的学生说,我们追求和
平和发展,追求跟别国共赢。但美国的政治学教科书绝对不是这么说的。美国的教科书说,国际政治追求
的东西不是别的,是 power。
  
  这个 power 具体到底指什么呢?我看过最简单明了的答案是 Robert Kagan 在《The Return 
of History and the End of Dreams》给的定义:
  『Power is the ability to get others to do what you want and prevent 
them from doing what you don\'t want. 』
  强权就是让别人做你想让他们做的事,并且不让他们做你不想让他们做的事。
  
  一个国家在国际社会上的追求就是控制别的国家,让他们按自己的意志行事。这就是西方国际关系理
论的基本定律。
  
  我说这是一个基本定律,这是因为“控制别的国家”这个欲望是如此的潜移默化,已经成了国际政治
上的一种本能。有时候你也不见得说得清为什么非控制人家不可,但你本能地就想对别国拥有控制权。大
国本能地争夺对小国的控制权,而小国则只有被控制的份儿。什么“他是一个混蛋但他是我们的混蛋”理
论,就是这种控制本能的表现。
  
  官场斗争首先讲“你是谁的人”,国际斗争首先讲这个地区是谁的后院,这个小国是谁的跟班。
  
  所谓国际政治斗争,归根结底就是“民主标签原则”和“强权控制原则”共同作用的结果,其它的一切
考虑都是次要的。比如西方政治的两大派系,自由派和保守派,在别的问题上大有分歧,但在这两个大原
则上则是一致的。
  
  注意这两个原则有时候可能会发生冲突。比如说一个民主国家如果想自己完全独立自主,不听你美国
控制,美国是拿他当朋友呢,还是当敌人?如果这个国家很小,那么美国的选择必然是“强权控制原
则”优先。
  
  再比如说如果一个国家愿意被美国控制,但是是一个极权国家,也就是说是“美国的混蛋”,那么美
国是否就会把它当朋友呢?答案是“民主标签原则”永远有效。没有民主标签的国家永远都不会成为有这
个标签的国家的真正朋友。这就好比说食草动物永远都不会跟食肉动物交朋友一样,尽管这个所谓的“食
草动物”,其实一点都不比食肉动物老实。
  
  其实“民主标签原则”和“强权控制原则”这两个原则的背后是一个最根本的原则,用吴思的句式应该
叫“ 元规则”,这个元规则就是“安全第一原则”。在这个丛林世界混,安全是第一位的。相比之下,利益
就不是第一位的。“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只能算说对了一半。其实一个国家也没
有永远的利益,今天你的利益在这里,明天你的利益可能在那里,只有对安全的需求才是永远的。
  
  强权原则的教父是芝加哥大学教授 Hans J. Morgenthau, 中国翻译成摩根索。每一个美国政治
学者都学习过他的经典著作,《Politics Among Nations》,正是这本书直接左右美国的政治世界
观。
  
  摩根索的根本见解是世界是怎么运行的呢?古代人相信世界依赖神的意志运行。马克思认为世界运行
有一个必然规律,历史服从这个大规律。而摩根索认为这些与其说是科学,不如说是一厢情愿的信仰。摩
根索的理论排除意识形态,被称为“realistic”理论,一切以实用为本。他指出所谓国际政治,无非是
国家对权力的理性追求,并给出了一系列这种权利斗争的“物理定律”。他说:
  『In the end, for men and nations alike, only one instinct matters: the 
twitch toward mastery of others.』一切的一切归结于要控制别人!
  
  这就是西方政客的世界观。一切行动从这两个原则出发,其它都是扯淡。因此要想理解西方国家在国
际政治斗争中的所作所为,必须深刻理解这两个原则和其深远的影响。
  
  最后,如果我们跳出西方的思维方式,从一个完全客观的角度去看问题,那么这两个原则到底是对还
是错呢?很多人认为是错的。用民主标签给国家分类和非黑即白有什么区别?未来社会,也许“控制
论”因该让位于合作论了吧。基辛格曾经在哈佛大学任教,在他与周恩来的一次谈话中,他说,今天我们
两个说的东西几乎在每个方面都与我在哈佛教的那些东西相反!
  
  原则都是用来违反的。但是如果我们都不理解这些原则,我们又怎么能谈论违反呢?
   
-- 
  注:本文部分素材来自于一本刚刚出版的新书,The Age of the Unthinkable,作者 
Joshua Cooper Ramo。这本书不是写国际政治,写的是非线性动力学。挺好看,推荐一下。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