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20801000000 ~ 20120901000000


2012-08-23 15:39:03

主题: 司马迁论经济
司马迁史记中,涉及经济问题的有两篇文章,一位平准书,一为货殖列传。
平准书是一部关于金融税收货币政策的论著,里面记载了许多关于处理经济危机,通货膨胀,货币紧缩的事例。尤其重要的是,他将国家财政与军事国防问题放在一起来叙述,说明经济与国家安危之间的关系。
汉朝刚刚建立的时候,由于长年的战争,救济凋敝,连天子的车乘都凑不足一个颜色的四匹马,将相甚至乘牛车,百姓“无藏盖”,大概是说没有住房,衣不遮体。 然而在汉兴七十年后,社会经济就十分不同:“漢興七十餘年之閒,國家無事,非遇水旱之災,民則人給家足,都鄙廩庾皆滿,而府庫餘貨財。京師之錢累巨萬,貫朽而不可校。太倉之粟陳陳相因,充溢露積於外,至腐敗不可食。眾庶街巷有馬,阡陌之閒成群,而乘字牝者儐而不得聚會。守閭閻者食粱肉,為吏者長子孫,居官者以為姓號。故人人自愛而重犯法,先行義而後絀恥辱焉。當此之時,網疏而民富,役財驕溢,或至兼并豪黨之徒,以武斷於鄉曲。宗室有土公卿大夫以下,爭于奢侈,室廬輿服僭于上,無限度。物盛而衰,固其變也”
货殖列传则是一部地理经济,谈及生产,地域资源和商业流通问题。所涉及的更是民生问题。人们谈到货殖列传,往往注意司马迁所记述的富豪和他们的发家史,但通观全篇,司马迁的重点应该是财富的生产和流通,至于那些富商仅仅是附录。司马迁认为,世人追求财富,是一种本性:太史公曰:夫神农以前,吾不知矣。至若诗书所述虞夏以来,耳目欲极声色之好,口欲穷刍豢之味,身安逸乐,而心夸矜埶能之荣。使俗之渐民久矣,虽户说以眇论,终不能化。故善者因之,其次利道之,其次教诲之,其次整齐之,最下者与之争“ 人们的生产出自生活所需,无须政令:“被服饮食奉生送死之具也,故待农而食之,虞而出之,工而成之,商而通之。此宁有政教发徵期会哉?人各任其能,竭其力,以得所欲。故物贱之徵贵,贵之徵贱,各劝其业,乐其事,若水之趋下,日夜无休时,不召而自来,不求而民出之。岂非道之所符,而自然之验邪?” 经济与民生 是十分自然的事,如同水之趋下。
由春秋直至汉代,工业(采矿冶铁),商业,金融(汉代一些时期允许私人铸造货币,而奸诡的商人却将货币越造越轻,有人消磨铜币的铜屑,致使铜钱被称为榆钱)都是快速聚集财富的手段,用于巨大资本的工商业人士,拥有了极大的社会权利,孔子的弟子子贡,结驷连骑,束帛之币以聘享诸侯,所至国君无不分庭钰之抗礼。就连秦始皇也对当时的富豪给以“抗礼万乘”的待遇。
财富的聚集于势力,可比封君的奢华,都使得统治者感到富豪的危胁,汉高祖不准许商贾穿丝绸的衣服,乘车,并加重税收。后世虽然不再那么严厉,但是依然规定市井之子不得仕宦为吏。这大概是由于为富不仁,为仁不富,义利不得两全的缘故。
班固对司马迁崇尚财富的思想很是不满,在司马迁传中,评论说他:“述货殖则崇势利而羞贱贫,此其所蔽也。”这大概主要是因为司马迁说,“無巖處奇士之行,而長貧賤,好語仁義,亦足羞也。”
其实司马迁对于财富的聚积也是有区别的,他说,“是故本富為上,末富次之,姦富最下。”虽然如此,他对于财富还是十分的崇尚,在货值列传的结尾他说:“千金之家比一都之君,巨萬者乃與王者同樂。豈所謂「素封」者邪?非也?”
如今我们正追求建立市场经济,财富已经是唯一的成功标志,和目标。读司马迁货殖列传如下的话:“凡編戶之民,富相什則卑下之,伯則畏憚之,千則役,萬則仆,物之理也。夫用貧求富,農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繡文不如倚市門,此言末業,貧者之資也。”能不感慨世事之相同乎。
尤其令人惊叹的是,早在两千年前,司马迁就发现中国人已经将“声色”列为财富资源,并且是“中国人所喜“:
夫山西饒材、竹、谷、纑、旄、玉石;山東多魚、鹽、漆、絲、聲色;江南出枏、梓、薑、桂、金、錫、連、丹沙、犀、瑁、珠璣、齒革;龍門、碣石北多馬、牛、羊、旃裘、筋角;銅、鐵則千里往往山出棋置:此其大較也。皆中國人民所喜。
娱乐和色情业几乎成立一些地域的经济支柱:
中山地薄人眾,猶有沙丘紂淫地餘民,民俗懁急,仰機利而食。丈夫相聚游戲,悲歌慨,起則相隨椎剽,休則掘冢作巧姦冶,多美物,為倡優。女子則鼓鳴瑟,跕屣,游媚貴富,入后宮,遍諸侯。
… … 
今夫趙女鄭姬,設形容,揳鳴琴,揄長袂,躡利屣,目挑心招,出不遠千里,不擇老少者,奔富厚也。

呜呼,男人去盗墓,女人出卖声色,其所有来者久矣。
其实司马迁对财富的向往有特殊的原因,在报任少卿书中,他曾写道当他因李陵事件朝议不当,卒从吏议时,由于“家贫,财赂不足以自赎,交游莫救”终于受到耻辱的刑法。在他看来财富或许是多么重要的。
班固对司马迁是十分佩服的,他说, “自刘向、杨雄博极群书,皆称迁有良史之材,服其善序事理,辨而不华,质而不俚,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故谓之实录。乌呼!以迁之博物洽闻,而不能以知自全,既陷极刑,幽而发愤,书亦信矣。迹其所以自伤悼,《小雅》巷伯之伦。夫唯《大雅》“既明且哲,以保其身”,难矣哉!
明哲保身,难矣哉。



2012-08-17 03:43:23

主题: 失眠药
不能说是彻夜未眠,但是断断续续睡着的时候,实际上有一半身体是清醒的。浅浅的做了几个片段云雾似的梦。另外的时间,就在各个网站间徘徊,幽魂似的飘浮在时间的废墟。什么都看一点,什么都没看进去。
这都是因为昨天中午饭后那一杯咖啡。葡萄牙的咖啡又浓又香,咖啡豆现磨的十几克咖啡粉,用混着水蒸气的沸水冲出来里面的精华,一次咖啡料只冲一杯。那种精巧的咖啡杯,比中国人喝白酒的酒盅稍大一点,一般是平底,有把,杯子下托一小瓷碟。碟边,放一把小咖啡匙,一小袋白砂糖。讲究一些的家宴,咖啡杯与餐具都是成套的花纹和线条。咖啡匙则是银质的。葡萄牙的咖啡按长短而论,短咖啡仅仅是一杯底,上面浮着一层细密的泡沫,烫烫的,拌上一小袋白砂糖,喝起来泡沫会沾在唇上。长咖啡,又称意大利式咖啡,是将那一小杯冲满。无论是长是短,这一杯下去,就如同喝了一杯咖啡因针剂,立刻打通了任督两脉,头脑一下变得透明起来。所以葡萄牙人开会,谈判,中途都要喝一次咖啡或茶。
葡萄牙原殖民地大多盛产咖啡,巴西,安哥拉,佛得角,莫桑比克,都是著名的咖啡产地。直到现在,反映原殖民地生活的电视剧,常常有种植咖啡的场景。提到这些,主要是说葡萄牙的咖啡属于传统正宗的。只是大概需要几百年才能习惯这样浓烈的咖啡。我虽然喜欢,却不敢常喝。尤其每天最多喝一杯, 除非有重要的工作。
中国的现代电视剧中,往往有在装修豪华的咖啡厅中,大家捧着一大杯极品咖啡赞美,欣赏,品味的场景,就想,那也许是美国的喝法。要是像葡萄牙咖啡那样浓,这一大杯下去,总能清醒半个月。
咖啡是我的失眠药,睡不着,就随便写上这些。



2012-08-09 00:46:10

主题: 奥运会,其实没那么严肃
任何事情走到极端,就会产生对立的效果。
体育原本是为了增强体质,强健体魄的,走到如今奥林匹克比赛的地步,几乎成了拼命会,场上的运动员,和筛选过程中被淘汰的无数的不知名的运动员,大概多半是伤残的。至少心理上受到巨大的压抑,不然怎么输了哭,赢了更哭?
很多项目是不人道的。首先是举重,不但是对肢体的残忍,更是对心理的摧残。
普通的中长跑还可以算是属于人道的运动,但是极限就在那里,亚裔人,白种人,都很难超出经常与非洲野鹿比速度的黑人,尤其是那些经过残酷生存竞争淘汰而筛选出的美洲黑奴与白人奴隶主的混血后代们。
刘翔的跟腱断裂了,罗伯特的大腿拉伤了。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搞运动科学的专家大概也曾计算过,在那种速度相当于每小时30公里,以人的体重,当脚碰撞障碍物时,或者起跳并落在地面时,究竟有多大的力量,恐怕是十分吓人的。不伤都对不起亚当夏娃。
体操也是十分危险的运动,桑兰就是例子。
在运动场上,我们看见的,大概仅仅是很小的比例吧。
我是不懂体育的,觉得从某种意义和效果上,和舞蹈与杂技差不多,属于表演。运动大概是挑战极限。运动场,有时像舞台,有时像马戏团的杂技大棚。其中有技巧,艺术,高雅,完美等各种不同的美学欣赏角度。
当然,大部分体育项目都是健康有益的。
没有奥运会,这种普及性地转播,介绍的活动,很多运动项目几乎都没听说过,那些划艇,帆船,射击飞碟,大概都属于贵族消遣的游戏,比较大众的像足球,篮球,排球,是大学中经常性的项目。网球,桌球,都是属于中等收入的人便可以享受的很健康的体育活动。
但是。
黑人的跑得快,不说明更文明,白人的游戏花样多,只说明他们有钱有闲罢了。所以我觉得奥运会的金牌并没有那么重要。 情绪是用国旗,国歌渲染出来的。 人类发展到今天,健康体质当然重要,但是智商比肌肉发达更重要。跑得快,牙买加第一。可是你愿意当牙买加人吗。或者娶牙买加老婆,嫁牙买加老公?我觉得, 比素质,还应对运动员加数学考试。然后再奏国歌,升国旗。
我们对奥运会的重视,觉得金牌榜就像世界大战,国与国之间在比实力,人种之间在比较优越性。其实也许没有那么严肃。葡萄牙语中,奥运会的名称用的词汇是“游戏”,再翻译成汉语,大概是用中国古代的“百戏”更恰如其分一些。
奥林匹克百戏会。如果用这个名称,大概就不那么紧张了。就更接近他的真实性质——不过是一场游乐的聚会,而已。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