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30101000000 ~ 20130201000000


2013-01-27 14:40:19

主题: 烤鱼
葡萄牙人几乎只吃海鱼。吃法不外煮,烤两种。烤鱼的方法或用烤箱,或用一种铁箅子,方法如烤牛肉。小鱼或中等大小的鱼,或直接洒上盐来烤,或从鱼肚至背破成相连的两片,用一种合叶铁箅子夹了,放在炭火或煤火上来烤炙。较大的海鱼,如石斑鱼,就从背到腹带着皮切成片,像牛排那样也用铁箅子夹来烤。
烤鱼时,鱼皮,鱼肚,鱼脊和肉中的脂肪就会融化,滴到火红的煤炭中,燃出青烟,噼啪作响,烤鱼师傅会在鱼肉上撒上胡椒和别的香料。烤熟的鱼肉,有一种清香,吃到口中,肉既嫩又没有水分,由于腥气原在鱼油中,经过炙烤,反而化作一种特别的香气。这种吃法十分自然古朴,没有更多的人工烹制,反而带着原始的粗犷。
吃烤鱼,一般配菜有煮土豆,煮豆角,或煮菜心,另加一片柠檬,食用时,将柠檬汁挤了洒在鱼上,更加鲜美。淋上橄榄油和果醋。斟一杯冰镇干白葡萄酒。尤其是中午,食后胃口轻松,再喝一小杯咖啡,心情舒畅真如大海蓝天。



2013-01-20 03:57:23

主题: 人是一台电脑
客厅的桌子上摊开着许多关于人体解剖学的书籍图册。骨骼系统,肌肉系统,循环系统,神经系统。看着那些骨架,管道,从大脑中枢到肢体末端的神经传导电路。这人体,就是一台精密复杂的机器。人不过是一台可以自我复制的,有“我”意识的电脑。
生命就是这台有自主意识和感觉的电脑的复制过程。复制的程序的完整信息,就被规定在基因里。为了使这台电脑有“兴趣”自我复制,给他设计感官的欲求功能。假定这台电脑被设计为独立自我复制,电脑个体之间便没有“社会”联系,形成电脑的沙漠。只有阴阳的结合才可以复制的这一条件,注定就形成了家庭和社会。人类才能集中成电脑的集合,形成一台“社会”电脑。挺有意思的,人类社会可能就是宇宙意识体制造的巨电脑。如果他不是因为寂寞而游戏,那肯定有更深远的意图。
因此,我相信人类历史上那些天才,哲人,伟大的科学家,都是他派来的。



2013-01-15 04:17:36

主题: 卡蒙斯抒情诗
爱情是人类写在灵魂的表情
有一天我曾看见飞溅的火星
是玫瑰的鲜艳和白雪的晶莹
是在其间溶化的纯洁的水晶

目光,都不敢在那里停一停
不敢确信看见的自己的眼睛
神奇的爱情会变成泉水,使
经受的痛苦变得甜蜜和轻松

爱情的誓言,第一个效果,
便是使人们的意志变得软弱
使思想变疯狂还以为是真的

请看吧爱情究竟会产生什么
一下子涌出真诚怜悯的泪水
那眼泪就是长生不死的快乐



2013-01-15 03:17:58

主题: 卡蒙斯十四行诗一首
美丽的宁芙令我动心
睡在森林魔怪的怀中
用亲吻付温柔的赋税
这情景使我目光阴郁

噢美丽的爱神!为何让
你舞队中最美的仙女
苍白地忍受那样粗野的权势
究竟欠了他什么天大的荣誉?

你的行为是如此荒诞
使我于此猜测你那里
不会有什么可靠的事:

明亮的篝火,美丽的容颜
对着那个无比丑陋的怪物
我不信有爱情, 只有幸运!



2013-01-12 13:17:25

主题: 小金鱼
小时候,院子里有一只荷花缸,树影下的绿水中飘浮着几片睡莲叶,莲叶初生时,卷成尖尖的,渐渐舒展开,十分鲜绿。荷花缸里,养着几条红金鱼。 我不知后来不知什么时候,为什么停止了养金鱼。
和金鱼有关的另外一件事,是幼时得到过一本童话画画册,上面有写意的金鱼,讲小金鱼的故事。那本书里的金鱼水草,就成了我临摹的模特。 因为总是画不成,因此 刺激得对金鱼的事更是注意。 
那时候,街上会有一种卖金鱼的小贩。一挑担子,担子的一头是一大木盆,分隔成几个部分,每个部分的鱼大小不同。金鱼的颜色有红色的,黄色的,黑色的,银色的,还有红黑相间的。鱼越大,越显现出金鱼的特征,红龙井鱼,墨龙井鱼,鼓鼓的眼睛,头顶的绣球,满身的珍珠纹,和水中飘洒的云朵般的尾巴。 喂给它鱼食,在水面上张口的样子,萌得可爱。卖金鱼担子的另一端,有各种各样的玻璃鱼缸,和一袋袋的干鱼虫儿。
金鱼小贩来到时,会沿街巷拖着长长的尾声,唱道:买——小金鱼——儿——哎!就会召集来一群围观的孩童。偶尔,会有人用罐头瓶,来买一两条最便宜的,还看不出将来会变成什么颜色的,或者是不是能变成龙井的瘦小的鱼苗儿。
其实养在自家玻璃鱼缸里的金鱼,从侧面观看,没有在 中山公园 金鱼池那里的金鱼那么美丽。灌了水的玻璃缸的圆肚子,象哈哈镜,把金鱼的身体扭曲得变了形。要从鱼缸的水面观赏金鱼,才能看出绘画中金鱼的样子来。
另外一个可以观看金鱼的去处,是北新桥十字路口,东直门一侧的那家花店,除了卖各种盆栽的鲜花,还有几缸金鱼。据说这家花店原来是一座庙宇,内中有一眼井,里面用铁链锁着一条龙。有人曾经将那条锁链提起,却发现那锁链很长很长,直到最后,听到井中发出巨大的潮水声,吓得连忙将那一堆铁链推入井中。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动那条铁链。那座庙宇,直到七十年代,依然是那家小花店,店的中间有一座圆形的花坛。人们说,那口井,便在圆形的花坛下。
我在那家花店曾经仔细的观察过小金鱼,得出的结论是,那么多的鱼苗,若想从中想选出完美的来,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第一眼看上去,那些鱼都是很美丽的,可是几乎绝大多数的鱼都有某种缺陷。因此,鱼越大,养鱼池里面的金鱼便越珍稀娇贵。



2013-01-12 06:53:59

主题: 最后一句无人说
最后的秘密
佛法心传,不可能以语言描述,一说即落染著。《六祖坛经》,《机缘品》一章中,讲到六祖惠能和当时的另一位高僧怀让禅师之间的对话:“怀让禅师,金州杜氏子也。初谒嵩山安国师,安发之曹溪参叩。让至礼拜,师曰,甚处来,曰嵩山。师曰,什么物,凭么来?曰:说似一物即不中。师曰, 还可修证否,曰,修正即不无,污染即不得。师曰,只此不污染,诸佛之所护念。汝即如是,吾亦如是。西天般若多罗讖,汝足下出一马驹,踏杀天下人,应在汝心,不须速说。让豁然契会,遂持侍左右一十五载日臻玄奥。” 
五祖弘忍大师在传授衣钵于六祖慧能后曾经对他说:“昔达磨大师初来此土,人未之信,故传此衣,以为信体,代代相承,法则以心传心,皆令孜悟自解,自古佛佛唯传本体,师师密付本心。衣为争端,止汝勿传,若传此衣,命如悬丝。汝须速去,恐人害汝。” 
惠能获得弘忍大师的心传,得到达磨法师传下的衣钵后,听从弘忍的劝告,向南方逃难。当时的人,比现代的人可能更加地认为佛法是神秘的,衣钵除了代表宗教的权力,宗教寺庙所积累的世俗的财富,时人一定相信也是有神秘的法力的。多少人放弃世俗的享受,追随佛法,出家修行,为的就是获得宗教的秘密,来生的财富,永生的快乐,无边的法力。如今弘忍祖师说,佛法南传,能者得之,怎么不使那些僧众的动了世俗的贪恶之念。据坛经说,“逐后数百人来,欲夺衣钵”。其中有一僧原来是四品将军,名叫惠明,最快速的追上了惠能。  
“惠能掷下衣钵于石上,曰,此衣表信,可力争耶? 能隐草莽中,惠明至,提掇不动,乃唤云,行者行者,我为法来,不为衣来。惠能遂出,坐盘石上,惠明作礼,云,望行者为我说法。惠能云,汝既为法来,可屏息诸缘,勿生一念,吾为汝说明。良久,惠能云: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惠明言下大悟。” 
可见,“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这句话,便是为法而来的惠明,所得到的佛法。他悟了什么呢?在《六祖坛经》中,多次讲到“言下大悟”。六祖一派,讲的是极有慧根者得那种顿悟的学说。明心见性。弘忍大师所传的法门,因该是渐悟于顿悟的两派,渐悟的修行,以神秀为代表,顿悟则以惠能为代表。关于渐悟,大概属于净土宗,修福田,修来世。弘忍看到神秀的偈后说,依此偈修,免坠恶道,依此偈修,有大利益。便是说,对来世是起作用的。而所谓顿悟是即生成佛。是对极有灵性的慧根者所说的。顿悟,也就是弘忍所说的入门。 
从惠能第一次听人诵金刚经,便“一闻经语,心即开悟”。到惠能见五祖当日所说: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离自性,即是福田。又说,当一童子路过惠能作工的碓坊,唱神秀大师的偈词,“一闻便知此偈未见本性”,说明,惠能并不是直到弘忍“为说金刚经,至应无所著而生其心”,时,才言下大悟。这次的大悟,仅仅是对他自己所悟得道德一种证实。即证道的过程。他早已觉悟在先了。 
那么惠能所说的这个“自性”是什么?因该就是本文中,惠能与怀让禅师参话头中的那段哑谜一样的语言中,两位禅师所豁然契会的那些内容。他们在交流禅学的体会。可意会不可言传。坛经中,关于禅定的内容,只是以下两段: 
师示众云,此门坐禅,原不著心,亦不著净,亦不是不动。若言著心,心原是妄,知心如幻,故无所著也。若言著净,人性本净,由妄念故,盖覆真如,但无妄想,性自清静。起心著净,却生净妄,妄无处所,著者是妄。净无形象,却立净象,言是功夫,作此见者,障自本性,却被净缚。善知识若修不动者,但见一切人时,不见人之是非善恶过患,即是自性不动。善知识迷,人身虽不动,开口便说他人是非长短好恶,与道违背,若著心著净,即障道也。 
师示众云:善知识,何名坐禅,此法门中,无障无碍,外于一切善恶境界, 心念不起名为坐,内见自性不动,名为禅。善知识,何为禅定,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本性自净自定,只为见境思境即乱,若见诸境心不乱者,是真定也。善知识,外离相即禅,内不乱即定,外禅内定。是为禅定。 
楞严经,是专门讲禅定的。坛经,则讲,一相三昧,一行三昧,是将整个生命置于禅定,日间行住坐卧,心念不起,自性不动,离外相,内不动,这样日常的修行。然而从所叙述的内容看,慧能也是修行禅定的。否则,他是如何预见自己的生死呢。 
坛经中,几次透露出,佛学大师,是掌握自己的生死的。弘忍再传授法衣之前,已经预见了自己的死亡。他送别惠能时说:汝去三年,吾方逝世。惠能在逝世的前一年,也预见到自己辞世的具体时间。精确到月份。惠能的父亲本贯范阳,后来迁徙到岭南,作新州百姓。惠能逝世时,七十六岁。坛经记载, 
712年夏,(延和七月),惠能法师命门人往新州国恩寺建塔。六祖祖籍范阳,父亲一代迁居海南新州。713年夏末,舍利塔落成。七月一日,他召集徒众说,到八月,我“欲离世间,汝等有疑,早须相问,为汝破疑,吾若去后,无人教汝。法海等闻,悉皆涕泣,唯有神会神情不动,亦无涕泣。师云,神会小师,却得善不善等,毁誉不动,哀乐不生,馀者不得,数年山中,竟修何道。汝今悲泣,为忧阿谁,若忧吾不知去处,吾自知去处,吾若不知去处,终不预报于汝,汝等悲泣,盖为不知去处,若知吾去处,即不含悲。”七月八日,他忽谓门人曰,吾欲归新州。落叶归根。713年,先天二年癸丑岁八月初三日,慧能在家乡新洲的国恩寺斋罢,对诸徒众说,你们各依座位坐好,我现在向你们告别。然后说了最后一段佛偈,端坐三更,忽谓门人曰:吾行矣!奄然迁化,享年七十六岁。于时,异香满室,白虹属地,林木便白,禽兽哀鸣。 
显然,如弘忍大师一样,惠能也预见到自己的死亡。可是,他去哪里了呢?惠能大师成佛了吗。能预见到自己的死亡,象他说的那样,“吾自知去处,吾若不知去处,终不预报于汝”,应该说已经很了不起。可是,他去了哪里呢,终于没有告诉我们。大概还是因为象他担心怀让禅师说破却被人们误解后,“西天般若多罗讖,汝足下出一马驹,踏杀天下人”那样的后果,终于最后一句,还是没有说破。 
祖师衣钵终作土 
曹溪千载无寻处 
只恐因误踏杀人 
却教天下迷失路



2013-01-10 13:23:36

主题: 佩索阿诗
如果梦中曾见永恒的春

不再停留

衰竭的心已经空荡荡的

夫复何求

 

如果已经没有惟在梦中

开花之木

心还想要什么完美之物

何时何处?

 

不必了:有轻风已经满足

存在,吹来

将纤纤的细手抚过枝头

如此,问候



2013-01-02 02:54:59

主题: 财富与奢侈
古代富豪, 奢侈的形式与现代不同。 清康熙时代人潘永因,著有《宋稗类钞》。其卷七《奢汰》一节,搜辑了历代统治者和富豪阶层的穷奢极欲生活。一则写北宋诗人石曼卿一次亲身经历:
石延年曼卿,居蔡河下曲,邻有一豪家,日闻歌钟之声。其家僮数十人,尝往来曼卿之门。曼卿 呼一僮问豪为何人,对曰,姓李氏,主人方二十岁,并无昆弟。家妾曳绮纨者数十人。曼卿求欲见之。其僮曰,郎君素未尝接士大夫,然喜饮酒,屡言闻学士能饮,意亦似欲相见,试探之。一日,果来使人延曼卿,曼卿即著帽往。坐于堂上,久之方出。主人著头巾,繋勒帛,不具衣冠。见曼卿全不知拱揖之礼。引曼卿入一别馆,供帐赫然。坐良久,有二鬟妾,各持一小盘至曼卿前。盘中红牙牌十馀。其一盘是酒,凡十余品,令曼卿择一牌。其一盘是馔,亦各令择五品。既而二鬟去,有妓十余人,乐器粧服亦皆整丽。一妓酌酒以进。酒罢,诸妓执果肴,萃立其前,食罢则分列左右,京师人谓之软盘。酒五行,群妓皆退。主人亦翩然而逝,略不知揖客。曼卿独步而出。言豪客之状,懵然不分菽麦,而奉养如此,极可怪也。他日,试使人通郑重,则闭门不纳。问其近邻,云其人未尝与人通往还,虽邻家亦不识面。古人谓之钱痴,信有之。
这个豪家,决不是石曼卿所说,是个懵然蠢物,他能管理数十奴仆,数十妓妾进退有序,饮馔享用极尽奢华,除了有钱,肯定也有手段。使人相信小说中的西门庆这个人物,并不是一种艺术夸张。也使人感觉时代真是不同了,如果没有当时人的写实,现代社会的人,如何能想象得的出这类的奢华。在现代社会,这样不接触社会,肯定成不了的豪爷富姐,如今中外那些男女富豪,都是智商情商极高的人精。
宋代的奢华,不如汉代人的十分之一,取向也不同,大概是汉代地广人稀,资源富庶。《西京杂记》载:茂陵富人袁广汉,藏镪巨万,家僮八九百人。于北邙山下筑园。东西四里,南北五里,激流水注其内。构石为山,高十余丈,连延数里。养白鹦鹉,紫鸳鸯,牦牛,青兕,奇兽怪禽,委积其间。积沙尾洲屿,激水为波潮,其中致江鸥海鹤,孕雏产鷇,延曼林池。奇树异草,靡不具植。屋皆徘徊连属,重阁修廊,行之移晷,不能遍也。广汉后有罪诛没入为官园。鸟兽草木,皆移植上林苑中。
汉代美才女卓文君,风流财富堪比今天的西尔顿,司马迁司《马相如列传》中说“临卭中多富人”,文君的父亲卓王孙“家僮八百人”。 《西京杂记》里说:司马相如初与文君还成都,居贫愁懑。以所著鷫鸘裘,就世人阳昌贳酒。与文君为欢。既而文君抱颈而泣。曰,我平生富足,今乃以衣裘贳酒。遂相与谋,于成都卖酒,相如亲着犊鼻裈涤器,以耻王孙。王孙果以为病。乃厚给文君,文君遂为富人。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肌肤柔滑如脂。十七而寡,为人放诞风流,故悦长卿之才而越礼焉。可见吹箫引凤的司马相如,有些像骗财骗色,引诱少妇,再诈骗人家父亲的钱财的无赖的嫌疑。
读司马迁的《货殖列传》里列出当时的富豪家业财富发展的历史,竟然几乎大半是开发矿山,冶铁为业,可见新技术的发展,能造就一代富豪,生产力总是领先时代的潮流。货殖,翻译成现代的话, 应该就是“生钱”吧。传里所介绍的善于生财之道的人中, 有四个是“用铁冶富”,“冶铁为业,富至巨万”。《货殖列传》里面所说的临邛卓氏,一定就是卓文君家族了。 卓氏的祖先, 本来是河北赵人。 秦破赵迁卓氏。移民到临邛,开发那里的矿山,“即铁山鼓铸,富至僮千人, 田池射猎之乐, 拟于人君”。很象开发新大陆的早期移民。 又一方面,似乎一个时代的新技术总是给那些弄潮儿发财致富的机会。
历史上奢侈的富豪肯定很多。 被记录在文字中的, 有晋朝的石崇。 《世说新语》有符号见比富的描写。 用如意打碎珊瑚树,让 美人敬酒, 不饮则杀美人。连厕所中都有美人服侍,使人很尴尬 。 比起这样的侈汰,现代那些烧百元钞票的富豪, 应该觉得羞愧些。晋朝便在这种风气中, 沦入南北朝时期的数百年的战乱,中原也渐渐被蠻夷所占,用史学家的话,叫出现了民族大融合时代。  
回头再说那些古代的富人穷奢极欲的生活,如今,哪怕是福布斯排行前几名的富豪,恐怕也不敢公然如此奢侈,养个侧室,还被记者们追逐着偷拍。 富贵如英国的王子王妃也不能随心所欲。比起来还是我们最豪爽,
社会终究还是在进步。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