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30401000000 ~ 20130501000000


2013-04-28 06:36:00

主题: 塞涅卡书信集第二十一
你觉得你信中谈到的那些人给你带来麻烦?最大的麻烦来自你自己,是你自己损害着自己。你不确定到底希求什么,赞美美德易,实践美德难,尽管你知道幸福在何处,却不敢接近它。说到底,是什么阻止了你?既然似乎你对这个情况没有明确的概念,那么让我来告诉你。你认为应将所放弃的那类生活具有某种程度的伟大,虽然你预见到将要接受智慧而平静的生活,但世俗生活表面的荣华依然吸引着你,似乎放弃社会就相当于沦落入完全的黑暗。你错了, 路西利奥,从世俗生活转入智慧生活是一种升华!区别在于一种光明是发自你自身,而另一种是折射于他人,这使得两种生活截然不同:世俗生活的光耀产生于外部条件,一个小小的障碍便会立刻产生阴影,而智者生活的光耀则产生于自身的光明!你的学业会使你成为一个声名卓著的人。我给你讲一个伊壁鸠鲁的例子。在一封他写给当时身居要职的伊多美纽的信中,说服他离开那种虚荣的生活,鼓励他去追求智慧坚实而正确的荣誉。信中说:“如果你的兴趣在于光荣显耀,我的信给你的荣誉要高于你所追求的那些地位,会让人们寻求你。”难道伊壁鸠鲁说错了吗?如果哲学家不在他的信中提到伊多美纽, 如今谁还记得他?所有那些宫廷里的达官贵人,所有那些封疆大吏,就连那个给伊多美纽封官的 国王本人,都早被埋在忘却的深渊。是西塞罗的书信使阿提喀的名字不朽。亚基帕是他的女婿,蒂贝里奥是他的孙女婿,德鲁苏斯,凯撒是他的曾孙,在这么多如此杰出的人物之间,如果不是西塞罗把阿提喀的名字与自己的联系在一起,依然将被历史遗忘。总有一天我们会沉淀,被深深埋入时间之底,只有个别天才人物浮出大众,在有一天也潜入沉寂之前,经久不被遗忘,他们的名字依然活着!我许诺给你的正是伊壁鸠鲁许诺给他朋友的,路西利奥,后世必定将记住我的名字,我要让一些人的名字由于与我的联系在一起而不朽 。伟大的维吉尔许诺给他的两个英雄长生不死,并履行了诺言:
这一对英雄是多么荣幸!
假使谁在我的诗句永生,
当伊尼特的府第矗立在
卡皮托利奥坚固的石岩,
当罗马议会维续着帝国,
千秋万代永记你等英名!
所有那些被幸运眷顾,荣显于世,作为外来政权 的代理和参与者出人头地的人,只是当他们有显赫的地位时,名声赫赫, 宾客满堂:一旦消失,很快被人遗忘。相反,对天才人物的推崇却永远与日俱增,而且不仅仅是他们,所有可联想起他们的事物都将获得纪念。
我不白白在信中提到伊多美纽的名字,就由他负责为我交纳贡赋。在伊壁鸠鲁写给伊多美纽的一封信中,写出了那句卓越的格言,奉劝他为了使皮托克莱致富不要走平庸而虚幻的途径:“要想使皮托克莱富裕,不须增加他的财产,而首先应减少他的贪欲。”这句话过于明了,无须评论,过于雄辩,无须雕饰,我只想请你注意一点:你不应把这句话理解成仅仅说的是财富:里面的真理适用于其他的情况。如果你想让皮托克莱成为受尊敬的人,不应增加他的财富,而是消减他的欲望,如果你想让皮托克莱终老于永远丰富的人生,不应增加他的寿命,而是消减他的欲望。你不要以为这些文句是伊壁鸠鲁的财产:它们属于所有的人!在哲学问题上我的理解是,可以像议院里  所作的那样:假使有个人的提案仅仅是一部分使我满意,我请他把提案分列成款项,我只对认可的那一项投赞成票! 
我以如此大的善意引述伊壁鸠鲁出色的话语,为的是让那些居心不良的,想在他的理论中找到一块毛毯遮掩自己的恶习而追随他的学说的人明白,如同一切地方,必须过一种正直的生活 。在伊壁鸠鲁的小花园,入口处镌刻着这样的铭文:“来访者,您将在这里度过愉快的日子,因为这里的至善乃是享乐!”——,看守这座花园的人亲切和善,接待来访的客人,为他敬上用粗陶碗盛的栗子粥,恭敬地捧上一杯水,不停地问接待是否满意。他会告诉访客:“这座简陋的花园,并不仅打开您的胃口,更是使您饱足尽兴,不以过量的饮品增加您的干渴,而是以自然和健康的方式使您安详平和, 是这些享乐伴人终老一生。”我所指的是那些不能以口头的安慰给以满足的,然而却是需要某种具体的东西才能满足的欲望。至于那些不可控制的,但有可能延迟的,甚至被抑制或压抑的欲望,我给你指出,对所有这些欲望都有效的一点:源于这些欲望的快感 可以是自然的,但并非必然是自然的。是一种如果你愿意才满足它的快感。用话语敷衍肠胃它是不满足的:它要抗议,要求填饱。好在还不是一个非常苛刻的债主:只要给它你所欠的,它就会离开,而不是把一切你所能给的都给它。



2013-04-19 22:54:38

主题: 周易原解
周易原本仅仅称为《易》,冠以周,是因为属于周代,文王,周公都对《易》的产生和发展做出了贡献。而之所以称《易经》则是因为孔子对《易》作了注解,并列为所教学的主要内容,因而被后人奉为儒学的经典经之一。可以说,没有孔子,我们今天是看不到这部经典的。


然而,关于《易》究竟是什么含义,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不少人认为是“变易”,变化,交换, 这类含义。果然如此吗?


《易》这部典籍从内容和形式上,都是十分古老的。不仅是那些阴阳的符号,而且那些卦辞,象辞,彖辞,爻辞,都十分的古朴。而且,我们知道,甲骨文的“學”,“教”,都含有“爻”的形象。可见 远古时代,教学的内容就是《易》这类的学问。孔子是晚年才得到这部经典。他曾说假使早些年获得这部书,可以少犯不少的错误。那么他是什么时候,又是从何处获得《易》这部经典呢,我认为是在他第二次见到老子的时候。因为可能只有做周室皇家档案馆馆长的老子,才有条件保存着并通晓它的意义。最初关于《易》的内容的解释,应该就是由老子传授的。老子道德经中,关于物极必反,老则不道的思想,与《易》是一致的。如果孔子是从老子那里学到的《易》,那么他所注释的《文言,系辞,说卦,易传》等文章,内容便是十分可信的。


对《易经》的注解, 究竟是现代人可靠呢,朱熹可信呢,还是孔子可信。我认为还是首先应该相信孔子。这样,《文言》,《系辞》便成了打开《易》的神秘大门的钥匙。尤其是《系辞》,写得十分的明白易懂。什么是《易》呢,根据系辞,《易》便是“容易而简单”。《系辞》说“乾以易知,坤以簡能,易則易知,簡則易從。 易知則有親,易從則有功。 有親則可久,有功則可大。 可久則賢人之德,可大則賢人之業。易簡,而天下矣之理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所有这些话,都是“简单明了”之意。还有“夫乾確然示人易矣。夫坤聵然示人簡矣。”


为什么要“简单容易”呢,孔子解释道:“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謂之象。聖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而觀其會通,以行其禮。系辭焉,以斷其吉凶﹔是故謂之爻。”又说“ 言天下之至賾,而不可惡也。 言天下之至動,而不可亂也。 擬之而后言,議之而后動,擬議以成其變化。”


“賾”就是繁杂,“至賾”就是“极其的纷繁复杂”, 这样对人们观察和判断事物是一种困扰,那么怎么办呢,圣人找到一种方式,将其归纳成一种适宜的 “象”,所谓“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 就是说比较它们的形貌,归纳成适合的“象”。这是一种概括归类的“公式”。使复杂的事物变得“简易”。即而,解释说“爻也者,效此者也。象也者,像此者也。”再明白不过了。就是,仿效这种的,象这一类的。原来那些卦,爻,象,都不过是函数中的XY坐标罢了。


《易经》是有神论者,又是描述自然规律者。一方面,《易》努力想客观的反映,如“日往則月來,月往則日來, 日月相推而明生焉。 寒往則暑來,暑往則寒來,寒暑相推而歲成焉。”这种 自然变化的客观规律, 一方面,又认为“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說。 精氣為物,游魂為變,是故知鬼神之情狀。”


《易》既简易,却又包含天地间的万象万物,这实在是十分的神秘,因此孔子极其的感叹,“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 非天下之致神,其孰能與於此。”既然能够通天下,那么便有在面对问题的时候,助于作出决策的功能:“夫易,聖人之所以極深而研几也。  惟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惟几也,故能成天下之務﹔惟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是故,聖人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業,以斷天下之疑。”在采取行动时,《易》便成为一种决策的工具。“是以君子將以有為也,將以有行也, 問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响,無有遠近幽深,遂知來物。 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與於此。”是有着预测功能的。这便是占卜的功能。

易经的占卜,便是将复杂的事物简易化,用公式求出对未来的预测。




孔子在《系辞》中说:“易曰:憧憧往來,朋從爾思。 子曰:天下何思何慮? 天下同歸而殊途,一致而百慮,天下何思何慮?日往則月來,月往則日來, 日月相推而明生焉。 寒往則暑來,暑往則寒來,寒暑相推而歲成焉。”翻译成现在的话大概是这样:反复思索,思来想去。孔子说,天下的人来想去的想什么呢,世界上有那么多道路其实通向一个目标,同一个结果却有一百种思考方式和主义,这世界上的人们思索什么呢。世事难道不是那么简单吗,太阳升,月亮出,冬天过,夏天来,还需要思索吗。一切原本是那么简单。


世界之所以混乱,还是因为自以为是的傻瓜太多,把本来简单的事物复杂化了吧。



2013-04-12 04:26:34

主题: 理解不了她
昨天,去里斯本一地区法院的检察院部门作翻译。案件是关于家暴事件。到达法院的时候,一对中国夫妇,正在那里等待助理检察官的调查。这对二十几岁的年轻夫妇,大概在一个月前我已经在这个地区法院的家庭和未成年法庭见过,以为还是同一个案件。
那男人患有严重的白化病,整副面孔像传统剧里化了妆的曹操。显得脸上的毛发格外突出。除却病患的皮肤,容貌还是挺端正和善的。上次的接触时,给我的印象便是一位思维清楚,敏捷自信的人。简短的谈话中,他便有给我指明工作方向的意图,说,为什么不到大使馆领事部,去给中国人做翻译。还要了我的电话,说今后有事,可以叫我去。似乎我和他之间,立刻有潜在的老板和雇员的关系。
他在不停的管教她的老婆,你的腿不要这么放,你要戴上发夹,坐好,坐正。要表现好些,你不愿意孩子早点回家吗。女人开始伏在他的肩头哭,继而伏在他的腿上哭泣,一边喃喃的说道,老公,你能不能对我好一些。
为了避免尴尬,我把头转向一边。
男人说,你愿意不原意孩子回家,愿意的话就要好好表现。女人就真的安静了下来。然后,那男人对我说,今天她又犯病了。她有忧郁症。
我是在上次给这家人作翻译的时候,知道这对夫妇和孩他们的婴儿的事情。那次到家庭和未成年法庭,等在那里的是他们的一家人,有这对夫妇,女人的母亲和妹妹。我向他们解释了自己的身份,询问案情,以便在法庭上工作得顺利些。男人把起诉书给我看。
这对夫妇,在2012年结婚,女方在中国上高中时,便得了忧郁症,曾服药。2013年一月,他们有了小孩,在葡萄牙一家医院生产。女人在生产之后,情绪激动,行为怪异,又哭又笑,并对婴儿做出危险动作。夫妇二人当着众人争吵拉扯。医院当时试图给女孩施药,使她安静,却被她激烈的拒绝。医院的医护人员认为婴儿有生命危险,报了警,采取了隔离措施。婴儿被送到婴幼儿救护中心监护。
我第一次见到他们的那天,就是法院要把决定通知他们。法官询问了女人最近的精神状况,家里有没有亲属可以监护那个婴儿。女孩的母亲很着急,一方面是自己的外孙儿不能就这样被机构监护,一方面她担心这样下去女儿的病情会更加严重。
一个白化病,一个精神病,一个见不到父母的婴儿,上帝啊,人活得为什么这么苦。
外婆说自己可以照顾这个男婴。法院问她是否与女儿分开住,是否能保证不工作的全职监护。决定由由婴儿救护中心去做家访,写出社会报告,然后法院将视情况决定是否将婴儿交给外婆监护。叫他们来,就是为了把法庭的这个决定通知他们。我慢慢的说,把法官的意思解释给这一家人,但是他们一个心思要法官把孩子交给他们。有时候翻译是个十分困难的工作。因为那个外婆反复的说,你叫法官把孩子还给我们。法官则反复的有耐心的回答说,等家访以后,写出报告,如果条件适合,就把婴儿交给她抚养。乃至双方都觉得我的翻译是否有什么问题。
现在,当我又在地区法院大楼里见到这对夫妇,自然以为还是那件事。于是问他们的孩子回家了吗,他们说还没有。说到孩子,女人显得又有些激动。
直道检察官开始提问的时候,才知这是另一个案件。那女人状告丈夫家暴。她说,在怀孕期间,她的丈夫曾经不只一次打了他。检察官问她是否有意愿继续控告他的丈夫家暴,还是愿意撤消告诉。这个女人肯定地说,要继续告她的丈夫。问她现在与丈夫的关系如何,她又说:“好”。我请检察官把问话从新再说一遍,一字不差的再翻译给她。我想提醒她想清楚了再回答。 她的回答是肯定的。她要告她的丈夫。我和检察官都觉得她的行为很奇怪。因为控告家暴,一般都以离婚为目的。既然不准备离婚,如果被法庭认定有罪,那么她的丈夫便是有犯罪前科的人。我不懂她到底要什么结果。检察官也不懂。对司法犯罪的事,我们的同胞似乎都认为不是那么严重。
她对问题的回答明确,眼神明亮透彻,思维正常,表情平静,我不觉得她有严重的的精神病症。可是,当离开检察官问讯室,在法院大厅里见到她的丈夫时,她能先是很平静的给她的丈夫述说经过,又在几分钟之后,哭倒在大厅的大理石地面上。我在案件处办理一些手续,侧身看见她的丈夫在用力的将拖拉起来。等我办完手续,再来到大厅,这对夫妇已经不见了。
难道她想向法院说明,她的精神和情绪状况是因为丈夫家暴虐待而引起,因此欲获得法院的同情,把孩子还给她吗。真无法对他们解释,对于葡萄牙法院来说,这是两个毫不相关的案件哪。



2013-04-04 06:56:02

主题: 梦里的梦
我有过这种经历,在梦里,会作另一层梦。在梦中的梦醒来之后, 还竟然能在梦里解释那个深层梦的寓意。
昨夜,我竟然作了梦中睡觉的梦。挺奇怪的。
梦里,我回了北京,还是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以前的, 还没发展的旧城。我与一些人来,路边,公交车站有很多的人。我想进城的方向是在路对面,那里有几路车的车站。其中一个站牌是6路环行。想着从那里可以到东四,再从东四可以转另一趟车。想着,车便开来了,从后车门挤上了车。以前上车都是那样挤的,接着上来的还有两三个认识的人。
汽车上并不拥挤。在幽黑的街道上前行,远远的,知道前面是北海后门那一站。正想着该在那里下车,就发现车里很空,认识的那几个人已经都下了车。我问人都哪儿去了,有声音说,刚刚你睡着了,那些人已经在前面下了车。我再一观察,已经错过了下车的站,前面一站是虎坊桥。路边有买青菜的市场。
梦里,好象我在东城的胡同里, 还有一所平房。可是我没有开门的钥匙。
梦里的事情,总比我们这儿离奇怪诞。我有许多在梦里清楚的事,醒来理解不了。比如会说话水,有思想的山。梦里能理解,梦外想不通。
最近以来,梦变得越来越荒谬。我把这种现象解释为离开此世界前,思维已经渐渐进入另一层维度空间,在做准备。到了那里,逻辑同我们这儿不一样。
我们这儿重要的东西,到了那儿,可能一点都不重要。
我们这儿人死了以后上天堂,入阴间,天堂和阴间的人死了,去哪里呢。



2013-04-01 03:04:37

主题: 塞涅卡书信集第二十
如果你身体健康, 如果今天你觉得无愧为自己之主,那么我非常高兴。假若你能逃避开所四处漂泊的, 没有希望的,随波逐流的,动荡不定的那片大海,则将是我的光荣。但是,尊贵的路西利奥,我十分恳切地要求你一件事:让哲学深入你的内心,把评价你进步的基础建立在勇气的坚定和欲望的消减上, 而不是在你的语言和文字上, 以行动来证明言论!同那些目的在于想赚取听众掌声的演说者不同,与以哗众取宠的题材和语言,吸引年轻人和闲散人的注意为目的论坛讲座者不同,哲学不是教人说话,而是教人行动,它要求每个人生活得有原则,生活得行如其言,不违背自己,重要的是他所有的行为都保持同一本质。智慧最大的责任,也是最好的表现,就是言行一致, 智者,在任何情况下应与自己完全相符。“可是谁又能达到这种水平?”很少的人,的确,但即便是少,终究是有!我并不隐瞒,这项事业是艰难的,我也不会说, 智者总是以同样的速度前进,尽管永远是朝着一个方向。所以, 要自我分析一下,看看是否衣着和房子不协调 ,是否对自己慷慨,对他人吝啬,是否饮食简朴,而居室奢华。在生活上一劳永逸地采取一种品行原则,使一生符合这一原则。有的人在家里自律,在外面张扬无度,这类行为是一种坏习惯,是还没有找到自己节奏的游移不定的心灵的迹象。那么,这种不觉悟由何产生呢,我来给你解释,这是目的与行动的差异。原因在于任何人都不明晰地确定他所欲求,并且,在去做的时候,也不忠守他的目标,而是企图走得更远 ,而这里所说的并不仅仅是改变目标,结果是倒退,从新沦落到以前所扬弃和批判的境况。 总之,可以说所有古人对智慧的定义,作为包含一切人类生命周期的公式,智慧可以归结为:对同一件事物永远地欲求与不欲。无须再加上我们所欲求的应该是公正的作为条件,因为是公正的,才可能永远欲求同一件事物。情况是人们不知所欲求什么,除非在欲求的当即,任何人也不一决永断地确定自己的所应欲不应欲, 每天更换主意,有时候每天从一个极端换到另一个极端,对很多人来说,总之,生活只不过是一场搏戏!至于你,要忠实于自己所采纳的目标,这样或许能抵达最高的峰巅,或者说,至少是只有你自己才懂得那还不是最高的峰巅。
“可是, 要是我的家不存在了,组成我的家庭的所有这些人,他们怎么办?”当所有这些人不再靠你吃饭,他们就会自己养活自己。而你,那些通过你的俸禄所从来不能懂得的东西,由于你的清贫而将得到了解:真正的朋友会留在你的身边,而那些不是来找你而是来找你的财富的人就会离开了。这不正是足以让我们喜爱贫穷吗:它展示出谁真正爱我们。什么时候来到那一天呢,谁也不为取悦你而对你说谎!因此,你要向这个目标静思,努力,选择——靠来自自己的财富生活得自我满足——,让神去安排你所有的其他愿望。难道有我们能力所及之外的幸福吗?把自己收缩到谦卑得不可能再降低的地位。今天的信送给你的礼物, 就是为了帮助你更加有勇气地做到这一步。
你尽可以对我侧目而视:这次又是伊壁鸠鲁负责为我付账! 他说:“相信我对你讲的,如果你睡在草垫上,穿着破旧的衣裳,你的话就获得更大的力量,因为这样以实践验证出你的话不仅是说说而已。” 我不得不又一次提起注意我们的德枚特利奥,因为我亲眼见到他半裸着,躺在一件被称作草垫也属于夸张的东西上:这样的人不是在教授真理,而是见证真理!
“什么?”——你问到。“难道不可能感觉到对我们自己所拥有的财富的轻蔑吗?”当然可以。 一个人看着他周围的财富,长久以来奇怪为何财富向他汇聚,嘲笑它们, 他不是感觉到,而是“听人说”那是他的财富,——这样的人精神是高尚的。 极其重要的是不听任自己因以财富为邻而腐化堕落,身居财富而获得清贫,这是心灵伟大的迹象。
“我不知道”——你反驳说。“这种人倘若突然沦落得一贫如洗,怎么能够承受。”我也不知道,你那个可怜的夸夸其谈的伊壁鸠鲁,倘若突然掉进财富堆,怎么轻视它!正是因此,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重要的是检查真正的意图,看清这一个从心底是不是厌恶贫困,另一个人从心底是不是的确不喜欢财富。除非明显是由于一种选择而不是由于匮乏而忍受草垫和破旧衣裳,这草垫和破衣并不成为高尚情操 的可靠迹象。还有,一个高贵的人格并不因为贫困是更可取的处境而急切地寻求它,而是以容易忍受的境况锻炼自己适应它。路西利奥,经过长久的静思之后, 当我们接受贫困时,实际上并不困难,甚至是舒适的。清贫里有我们的快乐所不可缺少的一种东西:安全。因此我认为有必要按照我在另一封书信 中所说的那样,像那些伟大的人物多次所作的, 安排几天时间在想象中的贫困中生活,为真实的贫困作准备。容易的生活,使我们把一切都看成艰难困苦,我们越是因为安逸而变得柔弱,越是有必要这样做。必须让我们的心灵从睡梦中警醒,必须激励它,展示给它看到自然赐予我们的是多么稀少。任何人也不是生而富有,当我们出世的时刻,必须以一片尿布和一口奶水为满足:以此为始,竟至于觉得整个王国还是不够!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