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30801000000 ~ 20130901000000


2013-08-25 10:30:25

主题: 塞涅卡书信集第三十三
你想要我在这一系列书信中,像前面的书信一样,也引述一些大师的格言。它们会及时地绽放,如花似锦,让整篇作品都充满着活力。你要知道,一部从中产生这种卓越语句的著作,都有不同的价值:当一座森林长成同等的高度,我们不会止于一株树的前面赞叹。同样类型的格言——无论是诗句中还是历史中都俯仰皆是!因此我不愿你把它们看成是伊壁鸠鲁的:它们是属于大众的,尤其是属于我们的,然而在伊壁鸠鲁的著作中显得更加引人注意,是因为非常罕见,是因为出人意外,是因为在一位通常宣扬冷漠的人那里十分新奇地发现富有激情活力的格言。的确,很多人是这样想的,在我的笔下伊壁鸠鲁作为一个充满精力的人,尽管他长袍阔袖,却有可以在波斯人和短衣人中看到勇气,能力,准备战斗的精神 。所以你没有必要求我写格言和引用什么话语:在我们的作者属于恒常的题材,而在他人那里则作为警句。在我们之间没有广告的机谋,我们不欺骗顾客,把顾客骗进店来,看到里面除了橱窗中所展示的没有别的有价值的东西:我们让每个人采纳他所喜欢的款式。
想象一下我们要把一总的格言区分开来,将它们归于谁呢? 芝诺,克里安堤斯,克吕西波,潘内修,帕奥西多尼乌斯?我们不是在君主统治下,每位君主保有他的治权领域。在伊壁鸠鲁学派中,赫尔玛尔科的语录和美特罗多鲁斯的语录都可以归宗为大师的话。这一学派所讲述出的所有的和任何一句的格言,都是由唯一的一个人所启示和激发而出现的。
即便我们想这样做,我再说一遍,也不可能从大量的著作中,抽出一样水平的语录:
“只有穷人才点数他的羊只。”
无论你把目光注视在何处,都能看到值得你留意的语句,只不过不是所有的语句都有同样高度的水平。
那样的话,你便失去欣赏我们顶尖级大师们思想精华的机会:你要研习,再研习,整部的著作。理论在持续地展开,天才的创作始建于基础,这样任何基石都不可撤除,没有整体,就会坍塌。我不阻止你观察细节,只要是同一个人的细节, 但是你要想象一下,那个炫耀她的腿和手臂的女人并不是美人,而只有那个女人的整体美,阻止你去注意孤立的细节。可是,如果你想做摘录,我不会对你装成债主的样子——双手接着!你可以在任何一页书籍中获取大量的格言警句,连续不断地采摘,不需要刻意的翻找。思想并不是一个一个的跳跃出来的,而是渐渐的铺展开来, 形成相互连贯的整体。我不怀疑节录可以对一些人有益处,可以这么说,他们还是没经验的, 从表面理解文字,更容易记住孤立的,简明的,熔铸成几乎是诗歌形式的语句。因此我们教孩童们格言,其中就包括希腊人所说的“童谣”,因为孩童的精神还不能容纳更广泛的题材,不能完全地理解它们。可是一个受过高级教育的成年人,去采摘几朵“小花”,依仗背诵几句流传最广泛的名言,实属羞耻:已经是该相信自己的力量的时候了。说出自己的语句,别去记忆他人的。一个老者,或一个近乎的老者,却有一种汇编的智慧,是种羞耻。
“芝诺如此说。”——可你呢,你怎么说?“克里安堤斯有云 … … ”,而你,又作何说? 你听别人的指令要到什么时候? 自己下指令吧,说出堪被著金石青史流传的语句吧,说出点你自己的话来!因此我认为所有在别人的影响下搜集的思想,都属于注释,永远不能说成著作,不具有高贵的风骨,因为对长久所学从不敢越过雷池一步。以他人的文字作记忆训练。可是,“记得”和“知道”是不同的两码事。“记得”是记忆曾经背诵的,“知道”则相反,是使我们所学的东西成为自己的,不依赖于一种模式,也不须要时刻去望一望大师。——“这是芝诺的思想,那是克里安堤斯思想。”要在你与书本之间嵌上点什么东西。你要继续当学生到何时? 该是你自己也传道授业的时候了。
是什么道理我要去听讲呢,既然可以阅读? 有人说:“听一节生动的讲课要好得多。”是的,但不是像速记员的职业那样的那种仅限于复制他人声音的讲课。
不但如此,实事是这些人还从不负责任地监护自己,一方面他们复制前辈的题目,而每一代又总是与自己的上一代有偏差,另一方面,他们复制给我们那些依然在研究中的观点。你看,如果我们满足于已经被发现的事物,就永远不会作出新的发现。除此之外,一个追随某个作者的人,永远什么也发现不了,甚至想都不想去发现。 那么这意味着我拒绝去跟随前人的踪迹,不重复他们走过的道路吗? 不是,我沿着古老的道路前行,假使发现有更短更好的路径,将会去开辟它。在哲学这条道路上的前人,他们不是我们的主人,而是我们的向导。真理是人人可及的,非某人所专有。大部分的真理将要由后人所发现。



2013-08-03 04:18:12

主题: 塞涅卡书信集第三十二
所有从你那边过来的人,我都向他们问到你,我想知道你怎么样,习惯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交往。你欺骗不了我:我在陪伴着你。你活得就好像所有的行动都讲述给我,或者更确切的说,我亲自在场。你知道在所有我听到的关于你的话中,什么最使我满意吗?是听不到说你的任何事,我所询问的那些人中的大部分不知道你在作什么。这其中就有件有益的事:你不同那些和你的性质与目的不一样的人交往。我相信那些人不能引导你步入歧途,相信你能够保持目标,哪怕是有大群的人围绕着你,劝说你放弃你的所为。我要说,比起担心他们使你改变方向,我害怕他们阻碍你的步伐。困扰我们的前进,是种损失的累积:就好像,尽管此生已是可怕的短暂,我们的不觉悟又其尤使其缩短,而我们还时不时地重新开始启动。我们将生命细微地缩短,我们将生命破成碎片… …  前进吧,因此上,我尊贵的路西利奥,想象如果一个敌人在追踪你,那时该是什么速度,如果你怀疑有一队骑兵随着逃亡者的足迹追逐而来正在迫近。事情正是如此:你正在被追迫。快点走吧,逃逸吧,直到安全之地。你还要想一想,在死之前,我们使生命达到完善那是多么令人钦佩的事!然后我们就可以安稳的度过余生,没有什么别的欲望,享受着完全拥有的幸福人生,它虽然延续,但不能是比曾经有过的更加幸福。当你看待时间,觉得当它已经于你不相关,你就获得了完整的宁静,明天对你无动于衷,完美的满足于已有过的生活!你知道人们对未来充满贪欲会变成什么?事实上是什么都不能实现!你的父母愿望你获得某种财富,而我,却相反,我所期望于你的是对所有那些其他人祝愿你充分拥有的财富感到轻蔑的能力!你的亲戚们愿你钱堆如山,使你成为一个富豪,可他们忘记了,为了给你,就要剥夺别人!我所希望于你的,是你对自己的掌握,是你的精神,被不觉悟的思想所困扰的精神,最终确立自己的主张,赢得坚定的自信,感觉到对自己的满意,总之,就是一旦懂得了真正财富的性质,(并且懂得它就是拥有它!),你的精神便不需为欠缺延长它的存在。一个成功完善他的生命的人,一劳永逸,处于一切境界之上,无为而化,成为自由的人!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