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30901000000 ~ 20131001000000


2013-09-26 17:54:25

主题: 塞涅卡书信集第三十四
我非常的高兴,每当我看到你在努力,在给我写信,就感觉衰老在不那么沉重,感觉在获得力量,我要看你(已经脱离了庸俗)会进步到何种程度。如果说一个农夫的对他所种植的树木的快乐在结出果实的时候达到高点,如果说一个牧人的快乐来自他牧群的羔羊,如果某一个人感觉他所养育的子女就如同少年的他自己,我们,精神的教育家,当突然看到所关照的曾经还是脆弱的精神变得成熟起来,你想像我们的感觉会是怎样?你与我紧紧相连,你是我的作品。当初我看到你人品的性质,向你伸出手,忠告你,鼓励你,不许你进步得缓慢,鞭策你立刻前进。“然而,”——你会说。“那不是我自己的意愿吗?”是的,这就已然很有意义,而且并不仅仅在如人们所说的,开始本身即是成功的一半的那种意义上。这个问题取决于意愿,因此善良很大程度上,在于我们想做个好人。你知道我把什么称为善:是完美的善,绝对的善,是那种任何暴力或强制都不能够迫使我们行恶的善。我预见你就将是这样的,坚定不移,自我规范,你的言与行完全的协调一致, 两者由一个模子所铸造。那些言行不一的人,不是遵循真理的道路。


2013-09-20 21:40:00

主题: 安魂曲
莫扎特安魂曲
1 安息
赐他们永恒的安息,主,以无尽的光明将他们照耀。
你堪享赞颂,上帝, 在锡安,在耶路撒冷我们向你祈祷。
请聆听我的祷词,全部的肉身来到你面前。
赐他们永恒的安息,主,以无尽的光明照耀他们。
主,祈求你的悲悯,基督,祈求你的悲悯,主,祈求你的悲悯。
2 愤怒之日
愤怒之日,在那日,世纪的世纪化为灰烬
大卫和西比拉如此预言
那个时刻当裁判者到来将会出现恐惧。
来威严的审判一切事物。
3 强大的号角
强大的号角,响彻墓地,将众灵召集在帝座之前。
死神和大自然都在会惊惧,再生的生灵将受到审判。
他带着一本帐,里面记述着一切。
全世界以那本帐簿清算。
(待续)



2013-09-19 15:55:46

主题: 卡蒙斯十四行诗
爱神在寻找什么新的诡计
什么新的阴谋来把我杀死
新鄙视不能剥夺我的希望
怎可能剥夺我没有的东西

请看我还保持着什么希望!
看吧这是何种安全的险境!
我天生不害怕矛盾和变化
在狂怒的海上迷航的航行

可是我不能对此有所不快
在缺乏希望的地方隐藏着
爱神杀人却看不见的厄运

多少天一定置入我的灵魂
不知是何物,从何而生
如何而来,无缘无故的痛



2013-09-17 07:40:06

主题: 读佩索阿
栖止一刻
仅一刻,于我
不仅目光,也有思想
生命有了目的
在那一刻! 

目光中也有灵魂
看见我,而我看见
你目光中关于你的一切
直看到也忘掉
你就是你

仅是你无你的灵魂
仅是你的思想
而其中有我无我之灵。我之一切
住于此刻
此刻静止了
1919.12.12



2013-09-09 13:54:45

主题: 她就是我的女皇
我清楚地知道

什么是悲愁

象小河的水

不停地流......


我愿给自己

留个悲愁

不能为无情的水

洗去心头


一个我自己的悲愁

一个属于我的痛苦

她就是我的女皇

在空灵的宝座上头



2013-09-05 09:30:50

主题: 序言或跋
陆陆续续的,在未名交友网上,翻译了不少卡蒙斯的十四行诗,接下来又凑成了一百这个整数。很想找个出版社,出一本翻译诗集。还写了一篇介绍文章。很想将这部书稿发给网上的朋友,请他们对译文提出评论和意见,可惜我不是高级会员。如果您是高级会员,又愿意得到这部译稿,那就请您给我发邮件。

序言或跋

这里所翻译的一百首十四行诗(Sonetos),全部选自1843年版的《卡蒙斯全集》第二卷内所收有的286篇十四行诗,在选译的每首诗前,都保留了原版中的编号,为的是便于查阅原著,所附葡萄牙原文的书写规则与现代也有区别,如é 写成he, 在e和u上加 ~ 则代表em、 um等等。
“十四行诗” 这一名称是约定俗成的翻译。英语“十四行诗”:Sonnet, 意大利语:sonetto, 西班牙语、葡萄牙语:soneto。这个词语音乐中sonata(奏鸣曲), sonatina(小奏鸣曲)十分相近,几乎是同源,这后两个词汇,在英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葡萄牙语中都相同。这很可能说明,早期sonata是配有歌词的,而歌词,应该就是sonetto。
最初的翻译家把sonnet(sonetto)翻译成十四行诗,其实是一种形译,而不是意译。如果当初像奏鸣曲那样,把sonnet翻译成“行歌”,或者直接音译成“索内托”。就不会产生这种对“十四行”的霸占。难道别的诗体就都不许写十四行了? 
采用翻译后的十四行诗的形式,写十四句诗,按照意大利体或莎士比亚体分成段落,这样的创作是不足以命名为十四行诗的,就像外国人按照翻译的杜甫诗,写上八行就说自己写的是七律那样。当然,假使用洋文写八行七音节诗句,照顾到诗句的轻重音分布,诗句间的对仗,并且按照2、4、6、8 句用韵的格式,那么的确不愧称为英文七律。这也如同国人写十四行诗,只有照顾到它的格律,才可以这样的命名。
十四行诗,像中国的律诗或者词牌那样,是有严格的格律的。诗句音节的长短,重音的位置,十四行诗句的分段,用韵,都不是可以随便处理的。十四行诗的段落,一般有两种,意大利皮特拉克派的4433,也就是两段为四句诗,两段为三句诗。或英国莎士比亚派的4442,三段四句诗,一段两句诗。卡蒙斯的十四行诗分段,都追随意大利派。十四行诗全诗为一个主题,起承转合,不可以每段内容没有逻辑联系。题材多为抒情,描写内心的感动。十四行诗的诗句可以是从一个音节到十二个音节,甚至以更多,但是每首诗的诗句,则必须音节数目一致。传统的十四行诗中,最普遍的是十音节诗句。与中国诗句讲究平仄类似的是,西方诗句的音乐感体现在音节的轻重,在十音节诗句中,重音可以落在第六第十音节,就是所谓的英雄体,或落在第四、八、十音节,被称为(古希腊女诗人)萨福体,落在第三、六、十音节的称作奔马体,另外还有落在第四、七、十音节的,甚至重音频繁的二四六八十等。在计数音节时,数到最后一个重音。因此,所谓十音节诗句,有时是十一个音节。另外,诗句中连接的两甚至三个元音,也可计算为一个音节。关于计数音节是比较复杂的技术。
比如:
"O/lei/to/do in/fe/liz/que/mão/trai/do/ra" (10 音节)
"Mas/dor/que/tem/pra/zer/a/Sa-/u/da/de" (10 音节)
"Nun/ca/vi/ra em/ minha/vi/da a for/mo/su/ra." (10 音节)
"Eu/a/mo a noi/te/so/li/tá/ria e/ mu/da" (10 音节)
"Du/ran/te a/ noi/te quan/do o or/ va/lho/des/ce" (10 音节)
十四行诗是韵诗,韵脚有完美韵(quintal/avental),有不完美韵,(domingo/cachimbo),分为富韵,贫韵,稀韵。当词汇的重音落在最后的音节或是单音节词汇时,称为尖韵或阳韵,当词汇的重音落在倒数第二个音节时,称为低韵或阴韵。 还有重音落在倒数第三音节词汇的属于奇韵 。
韵脚在诗章中的运用可以有不同的组合,如AABB-CC, ABAB, ABBA, 和一些更复杂的形式。传统的十四行诗在四句段中使用ABBA/ABBA, 在三句段中使用CDC/CDC。 这是卡蒙斯常用的手法。 
卡蒙斯,全名路易斯∙瓦斯∙德∙卡蒙斯(1524?-1580),是葡萄牙文艺复兴时期文学巨匠。最主要的作品是他的史诗《卢济塔尼亚人之歌》,歌颂葡萄牙的历史和达伽马的远航大发现。他的创作体裁十分丰富,除了上面提到的那部史诗,还有牧歌,颂歌,挽歌,十四行诗,五七音节诗歌,六行诗,诗剧,书信等等。这些作品主要题材几乎都是爱情的不幸和人生的失意,还有一些幽美和讽刺的作品。
翻译是通过理解之后的一种再表达。如果我们仔细观察语言现象,会发现即便是在同一语言的交流者之间,对一段话语都会产生理解的差异,何况是两种不同的语言之间。除非是像哲学,法律,科技语言那样, 将每一个概念对应的规定下来,就很难达到表达的准确性。在文学艺术方面的翻译,由于词汇的一词多义性和艺术家的创造性,我们在翻译中就只能根据自己的体会,寻找类似的意境在中文中的表达方式。
在各种体裁的文字的翻译中,诗歌肯定是相对难度比较大的,且不说再某些方面是几乎不可能的,即便是诗歌的意义方面,也有相对的难处, 尤其是西方语言作中文翻译时,往往找不到对应的词语, 这不仅仅是译者中文水平的局限性,而是两种语言的思维表达方式和所注意的角度细节都有不同之处。例如,关于忧伤,痛苦方面的词汇, 很多似乎属于同义词的,而含义有十分细微的区别,如:Triste (tristeza, entristecer )伤心,悲伤,忧伤,不快,属于客观状态;Sofrer (sofrimento) 受苦,忍受,经受物质或精神的折磨,是被动的;Maguar (magua) 痛,生理或心理的疼痛,受心理方面的伤害;而Dor 是疼痛,Pesar是 悲哀,哀悼,伤感;Pena 则是遗憾,哀伤,忧伤,刑罚;还有Descontentamento: 不高兴,不快,不满足,不满意;乃至Tormento 是折磨,酷刑;Miséria 是苦难,贫困,匮乏; miserável 又是可怜的;文中常常使用Mal (恶)与Bem (善)相对,而Má fortuna 是厄运,Dano 是损害,损失,所有这些词汇在翻译成中文后,就显得模糊了。人们不会注意这些词的区别,几乎都可以普遍的使用痛苦,悲伤,忍受,厄运这几个词。外文中,词性也明显,动词,名词,形容词,都很明确,而中文里则不那么敏感。这种情况带来翻译上的困难和含混,主语和动词,名词和形容词,之间的关系容易引起错觉,尤其是将句子次序打破的时候。在这方面的翻译是属于实验性的。
诗歌的翻译,比之于普通文体,更有其困难之处主要因为三个点,第一是读懂原文,因为诗人在考虑到音节数目,韵脚等限制,文字会极其洗练,词序结构变化巧妙,在文句的意义上甚至会发生双关语义,译者必须将原文的语法逻辑分析得十分透彻。第二点是体会出作者的情感,喜怒哀乐,幽默激愤,把握程度,不可根据自己的情感来增减。 第三点是节奏感。诗歌之所以优美,就在于语言的音乐节奏感,原文那种ABBA, ABBA, CDC, DCD或ABBA, ABBA, DCE, DCE韵律形式的完美。这种美,是只有在阅读原作的时候才能享受到的,属于翻译诗歌的一大憾事。现在懂得外文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英语, 已经比较普及,对于以汉语为母语的人来说,等于有了一座建立在两种思维方式之间的桥梁,对于学习和理解其他西方语言很有帮助。 英语与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葡萄牙语之间的区别, 主要是动词的变化比较单纯,稍稍学习一些其他语言的语法,就可以通过网络字典,阅读一些原文的作品。特别是那些代表性的大师的名作,就像我们去旅游,参观艺术名胜,是一种与古人的心灵的交流。我的这些翻译文字,就像是导游的解说词,是想帮助游客理解那件文物或艺术品。 如果是懂得葡萄牙语的读者,相信在阅读中,对其中的某些文句,能够心领神会。
时代在改变,信息在淹没我们,新的获得信息的方式在改变我们的思维结构,使我们的大脑浮浅化,拒绝接受深层的思索,一方面是一种生理上的自我保护,一方面是经验告诉我们, 那些信息大多数是垃圾,像每天打开邮件信箱那样,连看都不看就清理掉。习惯性的,我们的思维在僵化,头脑在关闭,写出的文字都是万人一面,还以为是在与时俱进。离开网络语言环境,读些古典的,浪漫的,田园的,牧歌的文学小品,像静下来, 在没有噪音污染的环境里,在没有商业性的灯光色影里,自然的欣赏一段古典音乐。在心灵上,回归大自然,这也是一种心理的瑜伽。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