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40201000000 ~ 20140301000000


2014-02-28 17:18:35

主题: 汤汁羊肉
说了那么多种泡面包,最像羊肉泡馍的,还应该是汤汁羊肉这道菜。炖烂的带骨的小羊肉,用浓厚的肉汤,浇在面包片上,面包片还是经过油炸,浸透炖羊肉汤,十分开胃。和西安的羊肉泡馍相比,肉多于面包,汤也少些,因此不用海碗,而依然是用西餐的盘子和刀叉。网上有这道菜的菜谱,抄在下面,有兴趣的,可以试着做一次试试。原料:
三斤羊腿肉, 一斤羊排骨,一斤洋葱 切圈,一茶杯橄榄油, 一茶杯白葡萄酒, 五只蒜瓣切成蒜蓉,一两片香叶,一只红辣椒,一汤勺 甜椒酱,一只肉腊肠,薄荷,芫荽,一只葡萄牙乡村面包。
烹制的程序:将肉切一两寸大块,香肠切片。在一只大锅中放入橄榄油,将洋葱切成细洋葱圈,然后一层洋葱一层羊肉,码放在锅中,撒上蒜蓉,放芫荽,薄荷叶,香叶,甜椒酱,辣椒和适量的盐。浇入白葡萄酒。加水至稍没过羊肉。大火烧开后小火炖五十分钟至肉烂。面包切片,或油炸,或烤干。将面包片放在一大汤盆底部,将炖好的羊肉连汤带肉浇在上面。
将面包片盛在盘底,上面加羊肉块和汤汁。乘热食用,配红葡萄酒,为冬季美食。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4-02-28 03:59:11

主题: 塞图巴尔和渔夫汤
今年春节大年初一,下午在塞图巴尔城有个工作,为了不酒后开车,就先赶到那里去吃中饭。随缘地品尝到一种渔夫汤。塞图巴尔在里斯本以南45公里处,大西洋岸边,城市就面对一个平静的海湾。我们说那里是海湾,可当地人说还是萨多河口。
萨多河从阿伦特茹平原滚滚而来,在塞巴图尔形成入海口,河的南面是一大片自然保护区,北面是高耸大西洋海岸的阿拉比达山脉。山上林木茂密,也是森林风景区。萨多河入海口十分宽阔,左岸像一条狭窄手臂,神入大西洋中,形成绿地和细细的白沙海滩,右岸就是港口城市塞图巴尔。
沿着我们看起来像大海的河岸,是一系列的码头,渔港,游艇码头,轮渡,货船港。依次停泊着大小的船只,尤其渔轮和有钱人的游艇,形成反差。远处的对岸,可以望见那一片狭长的半岛。这里的名称很好记,特洛亚,和希腊史诗中被战争毁灭的那座城市一样。特洛伊海滩深深的探入大西洋,北望是苍翠的阿拉比达山,西面,尤在夜晚,宽阔的海湾上是塞图巴尔港口的灯光和倒影。傍晚,坐在西边的洁净的海滩上,可静静的陪伴大西洋上的落日斜阳。
以前那里还是渔村和荒野的时候,塞图巴尔的轮渡可以直接将乘客运送到特洛亚海角萨多河口与大西洋分界处的沙滩,现在,那里被银行家开发成了度假村和高尔夫球场,景色中增加了盆景式那种人工的审美,别墅,假山,热带植物,蜿蜒的公路,停船码头也被设计在离海滩很远的地方,只有开车上半岛才方便,似乎是怕普通的游客打搅了土豪情侣们的兴致。
葡萄牙近年来经济很不景气,塞图巴尔这座工业、渔业、卸货码头和度假旅游的城市显得十分的萧条。这座城市的主要街道十分宽阔,停车场就修在大道的中间,靠港口的一侧,只隔有一道建筑就是海岸。那些停车位,显然是为夏季旅游旺季的游客们准备的。海岸上,和主要街道的两边,一家紧挨着一家的海鲜馆,可以想象出盛季时的繁华。 
多数餐馆的落地玻璃窗内,放置着一只冷藏展示的箱式鱼柜,像个迷尼的鱼市,顶部是玻璃的,箱底铺上碎冰,上面摆放着海鲜,石斑鱼,海鲈鱼,比目鱼,加吉鱼,卡拉暴,鱿鱼,墨斗鱼,鱼子,还有不知名字的大大小小的鱼类。早晨有渔夫来餐馆推销新打来的海货。这里的鱼和超市的人工养殖鱼不同,都是这里渔民出海捕捞的。
大年初一,全国人都在地球那面过年,我独自一人,就是在这座城市,进了这样一家临海的餐厅。在临窗的一个位子坐下,准备过年。服务员有四五十岁年纪,以为我是冬天的游客,给我菜谱,我说要烤鱼。他把鱼柜里面的一条一尺多长的比目鱼拿给我看,我问是不是太大,他说不会,一烤一收边,就小了。然后就推荐给我渔夫汤和当地产的白葡萄酒。
面包,一种十分别致的腌橄榄,拒绝了奶酪。比目鱼烤得十分鲜美。配菜是煮土豆和豆角。葡萄酒也可口。最有特色的是那碗渔夫汤。
主色调是红色的番茄汁,里面有鲜美的海味,蚬肉,海贝肉,虾仁,石斑鱼肉片,香菜,还有几粒炸酥脆的面包。汤煲得很热,端上桌,香气就弥散开来。装在一只白瓷汤碗里,鲜,香,浓,艳,还有淡淡的甜味儿。喝一匙,顿时满口生津。
我就愿意做渔夫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4-02-27 02:04:29

主题: 羊肉泡馍和香菜汤泡面包
早晨醒来,天还是黑的。肚子有点饿。厨房里,只找到一个面包。
葡萄牙的面包很硬,因为气候潮湿,这种很干的面包,才可以不那么快发霉。可是,现在要是吃它,就有点犹豫。因此就想到要是能煮成汤,就想到要是在中国,就能是馄饨,还就联想到了泡馍。
把一块硬硬的面饼,掰成碎块,泡上浓浓的羊肉汤。是不是有点不卫生,我随便 想,大众食品肯定是,很难是文雅的食品。那么最初,应该是什么人食用呢。赶路的人。古人经商,长途跋涉,丝绸之路上,商旅驼帮,他们可能要带上很多的饼做干粮。存放了半个月,那饼一定和葡萄牙面包那么硬,路边的茶坊酒店,备上热汤水,将饼撕碎,简单的,泡茶水,奢侈一点的,泡羊羹。有的店家,甚至自备了炊饼,再有热情标致的老板娘,生意自然火起来,西施泡馍就成了传统小吃。
泡馍没有,只有吃开水泡面包。就想起来,多年前,在葡萄牙西班牙边境的一个小镇上,吃过一道当地的风味,香菜汤泡面包。葡萄牙名叫“阿嗦儿搭”,听这名称,就是个象声词。是用几片面包放在一只大海碗里,上面浇上沸水,加上盐,胡椒粉,撒上香菜,薄荷,橄榄油,打一只鸡蛋。这是葡萄牙阿伦特如一带的风味,据说不同地方的佐料各有不同,但基本上是香汤泡面包。阿伦特如是里斯本特茹河以南的广大地区的名称。阿伦,是那边,特茹就是特茹河。如同我们中国人说江南。
地广人稀,行人就要带足干粮,路边到小店讨碗热水,泡软了吃。这在东西方都是一样的。想起古代的行路人,我觉得手里的开水泡面包就亲近了许多。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