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40601000000 ~ 20140701000000


2014-06-22 15:20:39

主题: 网络上的宗教骗子
最近读到虚云和尚的年谱,有些疑问想在网上查阅,无意中见到一个名叫“圣安法师”的人,说自己是个武僧,曾经侍奉虚云法师。他自己的经历我们就不说了,可是有些关于虚云和尚的经历,却说得十分离谱。离虚云自述的年谱。这位“圣安法师”说他十五岁的时候陪同虚云法师离开峨眉山前往五台山朝圣。时在1938,1939年,这就奇怪了,虚云年谱说他去五台上朝圣的时候,是四十五岁的时候,1884年。而1939年,虚云已经是100岁,而在虚云年谱中记载,他当时身在广东。即使是要编谎话骗人,也要读读书,把时间地点对一下。
善哉善哉。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4-06-10 22:43:09

主题: 羽扇豆
葡萄牙的超市里,在腌渍橄榄的卖档,有一种黄色的腌豆,叫黄豆其实更合适,但是不幸这名字已经被大豆独占,只好按照它葡萄牙的名字来称呼,特乐莫索。葡萄牙人对食物的泡制不那么讲究,不像中国人,会在腌缸里加入不少的香料,所以炒货和腌菜,都属于原味。顶多是盐加辣椒。酸菜类的黄瓜,菜花,胡萝卜也不是朝鲜泡菜那样的,发酵和糖辣的可口,而是直接用盐和醋泡起来,因此,酸的十分刺激,可以用来做一种刑法。所以这里,从来不见五香大杏仁,花生米,更别说五香葵花籽。
说远了,还是说那种黄色的扁豆。对了,这种豆子,称为扁豆也适合,但是也晚了,这名称被豆角占用了。总之,是一种黄色的,扁圆的,拇指甲盖儿大小的,扣子一般的豆科植物的种子。有一层厚厚的透明的皮,吃的时候,用牙齿一咬,便把豆皮剥下来,吃里面的豆瓣,剥了皮的豆子,颜色更黄一些。
这种盐水煮豆子,泡在玻璃或这塑料的透明的小罐头瓶子里,外观上很诱人。是葡萄牙人平民喝啤酒时的一种下酒菜。我觉得假使腌制的时候,采用中国传统的香料,这种食品能好吃几倍。可能早先,葡萄牙的香料是从东方远渡重洋而来,舍不得用在这种山野食材的上面。久而久之,成了传统,谁也没想到要改进它。
这种豆子中文的植物学名称叫羽扇豆。生产这种豆类的植物有更美丽的名称鲁冰花。是一种野生的,很美丽的豆科植物,开各种颜色的豆花,一束束的,与其说像羽扇,不如说想羽柱,不必种植,开满山野。
这种豆子,含有丰富的蛋白,却因不含许多脂肪,而缺少芳香。它耐寒,耐暑,耐水,耐旱,多年生而自繁,但也可能正是大概因为太容易生长,人们反而忽略了它,就像麻雀没有被培育成家禽那样。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4-06-10 10:32:22

主题: 照镜子和看照片。
以前,二三十年以前,我们很少照相,更别说录影,因为那时候设备不普及,照相是个奢侈品。记得人们一般对自己的相片,总觉得不满意,除非是那种特别上相的人,觉得照得没有本人好。奇怪的是当我们看别人的照片时,这种感觉就不那么强烈。究其所以,是我们习惯于在镜子里面看到的自己形象,而当我们照镜子,总是离不开那几种视线的角度。我们看到的自己,受到了局限。而照相机则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和捕捉形象。所以,我们若想知道自己真正在他人眼睛里的形象,还是要看照片或者摄影镜头里面的样子,而不是自己去照镜子。因而想到,化妆也是如此,有时候我们觉得一个女子把自己的脸画得像鬼,而她自己却觉得很完美,就是镜子和角度给她的错觉。其实,我们对自己性格的了解也似乎如此,往往我们把自己想作的事,一时产生的心理活动,比如对某种灾难的同情,感动,都认为是真实的自己,于是觉得自己心灵很美。实际上,这些心理活动,感情波动,都像我们照镜子时自己观察到的自己,而众人只是在我们的社会行为中观察到我们的为人。也就是说,并非我们想到了,说到了,就等于作到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4-06-10 06:02:50

主题: 关于卡蒙斯的译名
卡蒙斯,全名Luis Vaz de Camões ,在澳门传统名称为贾梅士。
辞海中的译名则为卡蒙恩斯。无论哪种译法,都是源于音译。有人称卡蒙斯的译法,有瑕疵,不如澳门的译法。实际上,在我国对西方文学介绍的过程中,澳门译法的影响是近年来才出现的。
既然都属于音译,那么为什么澳门译作贾梅士,在辞海中却使用卡蒙恩斯,而目前流行的翻译都是卡蒙斯呢。
这里面有些许缘故。首先,在澳门的数百年东西方接触交流的文化传统上,习惯将外国人名地名中国化。比如在澳门工作的葡萄牙人,一般都起个与原名的首音节发音相关的有中国字义的名字。如原澳门总督的名叫韦奇立,东方基金会主席名叫孟智豪,都是一半音译一半寓意。这个传来自于与清廷关系密切的耶稣会教士,钦天监的科学家们。澳门在地名翻译上,也有这个倾向。比如葡萄牙,澳门译为葡国,里斯本,澳门称为葡京。
贾梅士也是这类的命名。贾是中国的姓,梅士很适合一位诗人风雅额名号。但是这个音译是来源与广东话的发音。而不适合普通话的发音。贾,在广东话里音 gaa,而不是普通话的 jia ,因此,如果我们读为 Jia 梅士,于原本的音译就不妥。梅字也似乎如此,广东梅字,发音Moei ,因此,梅士很接近 camões 。很巧妙。
现在通行的卡蒙斯的译法,部分的取自辞海的卡蒙恩斯,但是将恩字截去,原因是,三个字读起来比较简便,并且考虑到在葡萄牙语中,camões,实际发音近似“伽蒙伊师”,而伊字读 很轻可以忽略。离开约定俗成的翻译方法,也不可取,又加上既然没有“恩”的音,因此,没有采取澳门的广东话发音的译法,也没有直接采取辞海的译法。而是使用了卡蒙斯,是中国现在普遍采取的译法。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