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40901000000 ~ 20141001000000


2014-09-30 07:22:54

主题: 火腿炒辣椒
星期日到超市,见有切好片300克包装的火腿。打折。买些热面包,赶紧回家,夹火腿片,哈,好咸。正好还买来一些青辣椒。就把火腿切碎,炒辣椒,不用盐,只放点酱油。拌米饭,哇,又辣又香。很有家乡味道。吃了还想吃。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4-09-20 17:52:41

主题: 打酒,猪头肉,醉的感觉
我喝酒是从老爸那里学会的。小时候,七八岁,他在晚饭前,会让我去后街的小酒铺,买二两二锅头。散装的那种,用一只扁扁的小酒瓶。酒铺就在雍和宫后门的一个小木棚子里。里面有一对象电影里的造型那样的老年夫妇,将酒瓶口放上一只漏斗,打开黑色的釉陶酒坛上面的一种用蓝布包着的坛子盖,用一种竹子或是什么做的舀子,淘满一舀,然后注在酒瓶里,敲两下。酒店里有一张,还是两张小桌子。整个空间大概有五六平方米。两个老人就像童话里面的巫师巫婆,我从来没有直视过他们,更没有仔细的观察过周围的环境。柜台里,还有一些下酒的小菜,我从气味上分析,基本上就是猪头肉和粉肠一类。有一种五香料和酒类混合的香味。酒店里,有时候会有一个酒鬼,和老掌柜的聊天。那时我更是要尽快的离开。另外两家小酒店,一家在国子监的路口把角处,另一家在王大人胡同以北,一家鱼肉店的旁边。去哪家打酒,都是根据家长的交代。我不懂为什么二两散装二锅头,要去不同的酒铺,我也忘了那时候,是否买过酒店的粉肠花生米。不过我绝对地说,虽然尝过白酒,却从来没有吃过店里买来包在再生纸的透出油迹的纸包里面的一片片的粉肠。店里的老板伙计包的完美的元宝形小纸包,打开以后我们绝对没有能力复原。
从酒店到家里还有一段路程,我便会打开酒瓶,尝那么一小口。辣辣的,没有那种香肠的混合香味。回到家,把瓶子递给老爸的时候,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这一生,当小偷的感觉就是这个时候。老爸可能知道我喝了酒,可是从来没有说过什么。直到我和我的哥哥都有了工作,挣了钱的那一年春节,老爸才正式在大年三十的晚上,说你们也喝点吧。可是除了过年过节,那时候我们都基本上不喝白酒。夏天夜里,有时候喝些散装的冰镇啤酒。因此从来也没要什么喝醉的感觉。最多的一次喝酒,是在苗圃工作时,有个同事要结婚前,约我和另一个同学去颐和园的知春亭餐厅,下过一次馆子,三个人喝了一瓶红葡萄酒。有点微醺的感觉。
在苗圃工作的那几年,过年过节的时候,场里面杀自己养的猪,分给职工一些猪肉。猪头就用大锅炖了,切成片来卖。我们会买半斤或一斤的猪头肉,用铝饭盒装了,再去沙窝村的商店里,买些红葡萄酒或啤酒来聚餐。那时候年轻,一顿几乎可以吃半斤的猪头肉。记得有一年,苗圃不但杀了猪,还自己用粮食酿了酒,白酒出锅后,职工每人分到一两斤白酒。那是纯粹的私酿,没有品牌。甜甜的,也不知道是什么醇。年轻嘛,猎奇好胜,就用猪头肉作下酒菜,喝了大半瓶子私酿。
真醉呀,天旋地转。睡了一整天。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