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51101000000 ~ 20151201000000


2015-11-18 02:10:16

主题: 有什么值得庆贺的
前几天过生日,接到几个不同来源的问候。都是“祝贺你”。
我说过生日,是渡过的过,经过的过,过去的过,没有过节的那种意思。
不知道怎么人们就觉得应该祝贺。我想,从上一次祝贺,到这一次祝贺,到底发生了什么,值得祝贺。
肯定的说,我成功的又活了一年。这里的成功,不是干出什么令人骄傲的丰功伟绩的成功,不是股市赚了钱的成功,也不是报了恩或者报了仇那种成功,更不是桃花运的成功,仅仅是活着过来的这种。
到底是不是应该祝贺?
可定的说,生命剩下的那段,变得短了,过去的那段变得长了,就像优土伯上的短视频,下面那个标尺,生命的标尺在向前运行。离得终结更近了。
到底是不是应该祝贺?
既然这也该祝贺,那么每天我都离那里近一点儿,究竟是好是坏?
我以为,有些纪念日是值得庆贺的,必如结婚那种,又维持了一年,难道不值得庆贺一下,尤其是那么多人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婴儿出生的生日,应该庆贺,因为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美丽的,可能宇宙中再也没有别的这样美丽的世界。
儿童又长大了,应该庆祝,因为在古代,能长大的确是许多的幸运的促成,虽然今天,儿童长大不算什么奇迹。但是终究难长大的历史太长,给了我们这种习惯,却已经忘记原来是位什么要给小孩子过生日。长成的人,过生日,其实是儿童果生日的一种回忆罢了。
就像我,以前从来不给自己过生日,(过节的过),但是孩子们大了,就把给他们过生日的习惯,反过来用在给父母过生日上,每到这个日子,就来说“祝贺你”。
有什么值得祝贺呢,我觉得是接到的这个“祝贺你”的那种感觉,才值得祝贺的吧。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5-11-14 21:10:12

主题: 是葡萄牙女诗人写的,从中文角度,说出来是这样子:
用何种语言和双唇,
有可能与火如此之近,
如此紧贴激荡而宁静的每日每时,
思想没有压力的轻松?

完全可能发生,存在一切,而这也能,
而不仅不知是谁的嗓音,
在哪儿,那又如何?在什么真实地方,
那样近,连话语都多余?

此刻,诸神已离去,
而我们,如果有可能,却更加孤独,
没有形,更空虚,天真无邪的我们,
还能说什么岸,说什么河。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5-11-09 23:02:08

主题: 我的翻译原则
以前,教葡萄牙人学汉语,写汉字的时候,每个字给学生写个字头,然后让他们抄写五遍,这五个字越来越不像,到最后一个,简直就是他们自己发明的汉字了。因为他们抄下一个,对照的是前面自己写的字,每一个都变化一点儿,结果就面目全非。翻译也是这样吧,每个人的理解力不同,知识水平不同,生活经验不同,习惯用语不同,何况,有另一个语言里没有的词汇和概念。同一本书的原文,读者如果理解都不同,如何使一本著作的翻译相同?可以想象,从拉丁语,翻译到英语和葡萄牙语,或者别的什么语言的时候,译本会有多大的差别。如果比较一下从英文版和葡萄牙文版翻译成的中文版,就会发现这种差别有多大,也可能就像我那些学汉语的学生写汉字。为了不远离原著的本意,我尽量的使译文忠实于葡萄牙文的原文,因此用词,句式,会显得有些生硬。有一种翻译,表现自己的才华,有一种翻译,就是想告诉读者,原著想说什么而已。我不认同那种所谓的离形得似,“再创作”的理论。再创作别人的,不如自己去写一本自己的。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5-11-09 16:43:53

主题: 天桥把式的国学大师娘
打开电视,凤凰台里的国学大师娘,正在说:
寿终正寝,无疾而终
这我们中国古人最高理想的死亡境界
。。。
听着说话的那语气,神气,在加一些手势,怎么竟像天桥把式,改了说评书

可怜的国学大师娘。

我只知道,中国古人最高的死亡境界不在于苟活,而是“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