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50201000000 ~ 20150301000000


2015-02-20 01:48:31

主题: 世界是上帝的剧场
韦耶拉晚年致力于圣经研究,或者说从圣经中寻找对未来的预言。像研究《推背图》那样。写了一部书,他说是《先知的钥匙》,为了证明世界会实现天主教的大同世界,的乌托邦理想国。下面的文字是韦耶拉全集中根据手稿整理的《未来史绪论》其中一章的节译。——译者说明
……
这样,在预言里套着预言。因此在那本神秘的书里,也是这样有不同的预言,其中所预言的教会和世界的不同的结果和发生的事件,也是这样不同的封印封存着,在不同的时代中开启或揭晓,每个时代开启和揭示每个时代的,或已经到达,或正在临近的秘密;正好像在黑夜结束以前,太阳还没有露出地平线,透过晨曦的朝霞,知道太阳已经临近。
如果我们想推测这种天意的原因,我们就会发现,不是别的恰是神的智慧与全能的威仪,他所有的杰作都是令人惊愕的。这个世界是一个舞台,人类是在舞台上表演的人物,而舞台上发生的事件的真正剧情,是上帝的喜剧,是天意根据时代奇妙的构思和安排。正如喜剧艺术的精美之处主要在于悬念的恍然大悟,和感官的甜蜜纠结,剧情使情感代入,一个情节取决于另一个情节,故事的结局有意识地隐藏着,让人不知道何时停止,直到在期待与掌声中突然发现已是终结;上帝,世界的创作者和统治者,整个大自然和艺术的最完美样板,为了最大程度地显示他的光荣,为了让人类对他的智慧无限惊叹,向我们掩藏起未来的事物,尽管事先让先知记下来,但是不让我们懂得和企及他想法的秘密,除非已经到了或接近这些事件的尾声,以便让人们总是对他的天意怀有悬念和期盼。
这就是上帝和他的法律的常用的规则(很少有例外),哪怕是预言非常的明确,还是惯于在预言和我们的眼睛之间蒙着一层迷雾,使那种明确变得晦暗。如果不是惊讶地读到大先知其中之一的文字,我不会相信,他坦承,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拉丁文) ,玛待族薛西斯的之子,迦勒底帝国的大流士元年,我,达尼尔(说他自己),我读懂书中说的七十年的数字,是上帝向耶勒米亚揭示的,耶路撒冷的荒废将延续的时间。”以及犹太人在巴比伦被奴役。
现在进入事件并为之惊叹。达尼尔说在大流士帝国元年读懂的耶勒米亚的这个预言,是耶勒米亚书第二十五章,这样说到:“(拉丁文)所有这片土地(耶勒米亚当时在耶路撒冷,他说)都将荒废,成为世界的惊恐;居住在这里的人都将为巴比伦王服役七十年。” 这七十年,在佩雷利奥和别的达尼尔先知的注释家编的年表中广泛证明它的准确性,正是在大流士元年完成。那么如果说七十年终止这句话,在耶勒米亚书中说的明明白白:“(拉丁文)居住在这里的人都将为巴比伦王服役七十年”,为什么达尼尔说直到大流士元年才理解这个七十年的数字?那可是七十年的最后一年。还有没有更明白的算数?还有没有更明确的表达语言?没有。但是因为这是神意的普遍规则,预言不到或将到最后时刻,就不能被理解,因此,一个如此明确清楚表达的七十年的数字,上帝不愿达尼尔懂得,达尼尔就只有在最后一年才搞懂。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5-02-08 03:12:26

主题: 韦耶拉论国王与盗贼的区别
——节译自《好囚犯》布道讲演,标题译者所加。

“当一个人偷窃了有退还的可能性而不退还窃取物,便不宽恕罪孽。”那么就认为这是个真理,颠扑不破,第二个我认为同样肯定的是,要偿还他人的东西,否则就不得救赎,不但约束臣民,个体,而且也适用于权杖,王冠。有些或大概有些国王以为,他们高高在众人之上,就是一切之主,他们错了。偿还法是自然法,是天廷法。作为自然法约束国王,因为大自然平等对所有人;作为天廷法也约束他们,因为,把他们置于众人之上的上帝在他们之上。只是这个真理的实践还有运用,是自相矛盾的。可是圣托马斯,在这个问题上是最大的权威,今天他是我的老师,对运用这一部分,这样的认为:“(拉丁文)”,意思是说:“抢劫,或偷窃,是违反其主人的意志以暴力占有他人的东西,国王暴力地占取他们的臣民很多东西,违背他们的意志;自然,看起来偷窃在某些情况下是合法的,因为假使我们说国王们在这点上犯了罪,那么几乎他们所有的都要被判罪。”:(拉丁文)。噢这多可怕,而且多么吓人的后果:而且多么值得国王们和部分地参与他们的解策和顾问的人深思的的事!这位天使般的博士自己回答他的论据,因为我不习惯用广泛的拉丁文打搅听众,我必须直接引用他的话:“(拉丁文)”圣托马斯说,“我回答,为了维护共同利益,国王从他们的臣民按照公正提取他们应当责份的,哪怕是以暴力实施,不是抢劫或偷窃。然而,假使国王以暴力占有他们所不欠责的,便是抢劫和掠夺。这里便遵从退偿的义务如同窃贼。越是更危险,损害越普遍,就越是比盗贼的罪孽更严重,以其侵犯了他们处在那个位置所保护的司法公正。”
神学家之王,关于国王,就说到此。因为使用了“抢劫”,“掠夺”这些字眼,对至尊上层的人物,与他们习惯听到的阿谀献媚的词藻如此不同,似乎有点不和谐;为了找到理由,证明他的论说,不动声色地使用了两段别人的文章,一个是神的,先知以西结的;另一个是不太那么神明的,圣阿古斯蒂纽的。以西结的文章是关于罪行的报告的一部分,因为上帝那么严厉地惩罚两个王国,以色列和犹大,一个是以亚述,另一个是以巴比伦;所指出的非常严肃地思索的原因,就是“他们的国王不是象牧人看护羊群那样,而是象狼那样抢劫他们”:“达官显要好像狼群在撕碎猎物;他们以杀害人民发不义之财”[以西结书第二十二章27]。上帝只选了两位国王,扫罗和大卫,两个都是从牧人里选择出的,为的是由于他们有牧羊的经验,看管守护,好懂得必须如何对待他们的臣民,可是他们的后继者因为野心和贪婪,这种爱心,这种小心翼翼,如此的堕落,不但不爱护人民,象绵羊那样喂养他们,反而象狼那样抢劫他们,吃掉他们:“好像狼群在撕碎猎物”。
圣阿古斯蒂纽的文章普遍地谈到所有的王国,那里有相似的的压迫和不公正,习以为常,他说在那些国家和贼窝(圣徒把它称作强盗的巢穴)之间,只有一个区别。什么?王国是大贼窝、大抢匪的巢穴,而贼窝、劫匪巢穴,是小王国。“剔除了正义,王国不是贼巢是什么?而贼巢匪穴不是小王国又是什么?”这正是对一个海盗亚力山大大帝说的话。亚力山大指挥一个强大的舰队,正航行在厄利特里亚海,去征服印度,人们捉住了一个在那里打劫渔民的海盗,亚力山大就训斥他,不该作这种伤天害理的营生,可是他既不害怕,也不愚蠢,这样回答道:“够了,大人,我因为乘一条小船抢劫,就是盗贼,而您率领舰队抢劫,就是皇帝吗?”这便是偷得少是犯罪,抢得多是伟业;海盗以很小的力量偷抢,亚力山大们以强大的力量抢劫。可是,塞涅卡,很懂得区别性质,解释两者的词意,用同样的名称来界定:“国王和海盗该放在一个位置,因为国王有贼偷和海盗的灵魂。”如果马其顿国王,或任何另外的谁,做盗贼之所作,行海盗之所行,盗贼,海盗,国王,所有的都处在同一位置,就配同一个名字。
当我读塞涅卡至这里,并不十分的惊讶,一个斯多葛派的哲学家,竟敢在罗马,尼禄的统治下,写出这样的文句,而使我更惊奇的,并且几乎感到羞愧的,是在天主教国王的时代,我们的福音传布者们,战战兢兢,谨小慎微,不敢传布这一教理。这些雄辩的沉默者要知道,他们以沉默表达的,要比说出来的,更冒犯君王,因为说这些的自信,是不触及他们的迹象,因而不会冒犯他们,而谨慎不言,就是冒犯了他们的证据,因为能够触及到他们。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5-02-06 15:45:12

主题: 国王和盗贼
——韦耶拉神父讲道集中的《好囚徒》节译。标题译者所加。

我也想让今天决定讲的内容不但传到国王的耳朵里,还传到外国国王那里。所有的都该以万王之王为楷模,所有的都要从他生命最后一刻的行为学到很多。好囚徒向基督请求,在他的王国记得他:耶稣啊,你作王临到的时候,求你记得我。主给他的记得,是两人一起来到天堂:今天你要跟我一起在乐园里。这个记得,是所有君王都该有的,是我劝告他们该倾听的。请记住不仅带盗贼去天堂,而且要和你们一起带去:一起。国王们不能自己去天堂不带上盗贼,盗贼们也不能自己下地狱不带着国王。这就是我要讲的。
… …
国王们带着盗贼们一起上天堂,不但不是丢人现眼的事,而且是非常荣耀的,真正王者之风,当基督在十字架上承认他国王的称号,就是以此加冕,以此证明他的王国的真实。可是我们在世界所有王国看到的却完全相反,不是国王带着盗贼们一起上天堂,而是盗贼们带着国王们一起下地狱。事情就是这样,正如一会儿我要明显的表示给大家的,谁也不能觉得奇怪,那么明白,那么公开,我所讲的事实,涉及那么高尚的尊严。首先令人惊奇的是对布道者们的沉默和伪装视不见的谴责,因为,一个如此必须的教理,是最该常听到的,在讲道台上慷慨陈辞的。在今天,这是个新题材,却应该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题材,非常经常的题材。我今天讲它,怀着那么大的希望,但愿它开花结果,当我看到今天在场的权威人士,有那么多政府的大臣,他们的忠告和良知是国王所尊重的。
… … 圣阿古斯蒂纽引述下面一段话:“如果,持有或留存他人之物,可以归还而不归还,对此的悔过和别的罪孽的悔过,都不是真正的悔过,而是伪装的,虚假的;因为当一个人偷窃了有退还的可能性而不退还窃取物,便不宽恕罪孽。”这个规则的唯一例外是好囚犯错误的幸运,而为此,他获救赎,次而那个坏囚徒也因此没有归还就获得救赎。就象两个人从此生的海难中,赤条条地凭借一块木板逃生,仅仅这个极端的贫穷,就足以使他们能够免除他们曾犯下的抢劫罪,因为他们没有偿还的可能性,而免除了这个责任。可是,假使好囚徒有财产,以偿还其全部或偿还一部分,如果不偿还所偷窃的东西,那么圣徒们所如此赞扬的所有的信仰,所有的悔恨,都不能救赎他。要想获救,这个幸运的人欠缺两件事物,一件是作为曾经是的盗贼,另一件是作为才刚刚是的天主教徒。作为曾经是的盗贼,他欠缺用以偿还之物,作为天主教徒,欠缺洗礼。既然在十字架上流了血,代替了洗礼,而他这样的赤条条,他的没有偿还的可能性,代替了退还。所以他获救。那么请顺便看一下,那些一生偷窃,活的时候和死的时候都不退还,反而在临死前立下遗嘱,将大量财产留给继承人的那些人,看一下会去哪里,或他们的灵魂去了哪里,是否能够获得救赎。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