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50301000000 ~ 20150401000000


2015-03-20 18:00:41

主题: 从颜值说起
网络是个堕落的场所。社会上,当流氓,泼皮,无赖,终究会遇到鲁智深,杨志。至少名声不好。必如名人吸毒,嫖娼,至少要道下歉,对不起什么什么。网上就没有关系,尤其不是名人的那些人。
网络的堕落,还不仅仅是人品,这种互联网式的堕落,网罗进所有的范畴。甚至以堕落牟利。因为无耻的人众多,销售堕落,成了盈利的方式,甚至是网络赚钱的主要手段,不然,怎么最赚钱的网络叫大盗网。
网络堕落,已经成了普遍的危机,甚至危及到人类的思想语言。语言,是思想的外在。思想,是人心的表象。又反过来影响人和社会的形象。我们常常惊奇,先知的社会怎么了,现在的人的面容怎么越来越丑陋。必如那个睡多少男人才值的让人呕吐的面容,必如那个专门宣扬淫邪的老同性恋。不由得就让人想起那句相由心生的话来。思想的丑陋,必如就表现在狰狞的面容上。
因此,语言是可以影响思想的,思想是可以影响心的,心是可以影响容颜的。我们想要生活在美好的社会环境,看见周围美好的人,美好的心,就要有美好的语言,美好额网络。别再发明什么屌丝,小鲜肉,颜值,这类话语了。不知道为什么,听满电视台,网络上说“小鲜肉”这个词,真的觉得像是落满苍蝇生了蛆虫的一块烂肉。
颜值,不就是卖脸皮的价钱吗。你以为是在夸奖吗。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5-03-19 08:43:04

主题: 动词抢劫的变位
节自韦耶拉神父选集

国王唐若昂三世命令圣方济各∙沙勿略通过他的同伴,王子的老师,报告印度州的状况,圣沙勿略从那里写来报告,也不点职务,姓名,说动词掠夺在印度,以各种形式变化。这么严肃的问题,这种风格的词句似乎有点玩世不恭,可是上帝的仆人,如同上帝在说话,一言尽达。尼古劳∙德∙里拉在评论达尼尔那句话:“王召集所有的大臣,包括总督、省长、副省长、参谋、财政大臣、法官、地方官,和各省所有其他的官员,要他们参加拿步高王所建造这座金像的揭幕典礼。”[达尼尔书第三章2] 的时候,指出专制词源,“撒特拉劈奥”是省治的管理者,他说这个词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撒特”(无厌),另一部分是“拉劈奥”(抢劫),把他们称为“撒特拉帕斯”是因为他们贯常是抢劫无厌。这个“无厌”,沙勿略更恰如其分地表达成贪抢的动词变化多端。根据我的经验,可以引申一下,就是不仅好望角以外,而且动词变位使用同一规则的这边的地方(指巴西) ,动词略夺也是以各种方式变位,以各种各样的艺术抢劫,还不用那些新颖的,奇怪的,就连多那脱和德斯抛特利奥都没听说过的。刚一到那里,就开始以指示式抢劫:这是最先的到的信息,要求有经验的人给他们指引道路,从哪里可以掩盖一切。以命令式抢劫,因为他有纯粹的帝国并成了帝国混合体(动词变位的命令式,词根与帝国形同。总督代表帝国,因此成了混合体。命令式,便是帝国式)全用来专制地实施抢劫。以委任式抢劫,顺我者存,逆我者亡。以选中式 (语法用语为祈愿式)抢劫,喜欢了,看上了,就想要,向物品的主人赞不绝口,主人碍于客气,虽然不情愿,还是给他。参与式 (动词变位语法术语为虚拟式,其实是一种符合句的条件式,但是这个词也有联合、合谋的意思)抢劫,他们和那些善钻营的人参上一小股资本,只需要用他们提供的方便来参与,就足以分足利润。潜力式(语法用语为可能式) ,因为无须借口,毫不客气,直接运用潜力。无限式(语法用语为不定式) ,因为即便是离任了,抢劫不终止,永远在那里留下根,继续从那里抢劫。这些形式以所有的人称变化,因为动词的第一人称是“您”,第二人称是您的仆人,第三人称是所有那些有心计,有想法的人。抢劫起来不分时间(指动词变位中的现在时,过去时,将来时),现在时 (他当政时)尽三年任期所能地收取;在现在时里囊尽过去和未来;从过去发掘出罪行,出售赦免,陈年债务,全部偿还;对未来收取租金,预付合同,不管拖欠还是不拖欠,都落在他们的手中。最后,在时态中还少不了完成时,未完成时,过去完成时,和别的什么时;因为现在抢,过去抢,抢完了,还要抢。只要还有,就还得抢。总之这种盗窃联合的总汇成为动词的最高级形式:为抢而抢。当他们全部使用主动的语气,可怜的省州 就只有被动地忍受,当他们为国效力完成了伟大的事业,满载战利品而归,成为富豪,那些省州(指海外殖民地)则被掠夺,消耗殆尽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5-03-17 16:14:46

主题: 自制下酒菜
买半斤肉末,或里脊肉切丝,榨菜切丝,葱丝姜丝,豆腐干切丝,香菇木耳,胡萝卜切丝。
现将胡萝卜丝放置锅中,加少植物许油,小火煎软,盛出备用。
锅中加橄榄油,炒肉末或肉丝,变色后加葱姜丝,稍稍翻炒,加榨菜,豆腐干,香菇木耳,翻炒两分钟,加胡萝卜丝,加料酒或白葡萄酒两汤匙。
炒至基本无汤汁。
晾凉装入空果酱瓶,盖紧,放冰箱。
可晚间就二锅头看电视。
也可早晨下小米粥。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5-03-16 07:38:53

主题: 新与旧
摘译自韦耶拉神父《未来史绪论》

为了不在新旧事物上争论不休,肯定在两者之间不能给一个确切的准则。时间使一些事物变好,时间使一些事物败坏:老金子,老酒,老朋友;新家,新船,新衣服。老旧的黄金是价值,老酒是醇熟,老朋友是忠贞不渝;衣服旧了是贫穷,船和家旧了是危险。绝对地,被时间消耗的东西,是新的最好。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5-03-16 07:07:47

主题: 关于新事物
摘译自韦耶拉神父《未来史绪论》

可是从这些例子中,可以明明白白的确信,仅仅因为是新的而感到奇怪,所做的指责是多么的肤浅,没有效力。不是时间,而是道理,给著作可信性和权威,甚至都不应该问是什么时候写成的,而是应该问写得有多好。作品的古今,是外在的偶然,既不添加也不减少质量,而只是为了让作者离得嫉妒的眼神更遥远一点儿,可悲的运气使他们在死后比活着的时候更受推崇更加著名。
黑暗比太阳更古老,动物比人更古老;旧约并不因为更古老而比新约更完美,新约也不因更新,而相比旧约失去完美和卓越。今天哪件非常古老的事物当初不是新的?所罗门说 ,在太阳之下,没有新事,而更普遍肯定的是,太阳底下没有事物不是新的。世界上所有新鲜事物中最新的,是世界。“如果说我们的宗教是新的(亚挪比乌反对异端时辩护说)在将来的时代她会古老,如果说你们的迷信是古老的,在她经过的时间中也曾经新过。你们说天主教是新的,因为还没有四百年,在不到两千年前,你们崇拜的诸神没有一百年。”克劳狄一世大帝对元老院以同样的勇气说:(拉丁文)[57]元老们,我们现在相信是非常古老的事物,当初都是新的:先是贵族之后的平民职务,平民之后的拉丁人,拉丁人之后其它意大利的民族。这也将成为古老的,还有那些我们今天以为楷模的事物。 真实情况就是这样,多少今天作为样板的事物,当初开始时没有样板?所有的写出的观点,或真理,都有其开始,而那第一个没有任何作者参考而开始写的,给了它们权威性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5-03-14 10:32:10

主题: 赌徒
节译自韦耶拉神父布道文,《博彩游戏布道》


 
赌博常常使人倾家荡产,输掉金钱,财产,可是,这却是在其中输掉的最少的,因为盲目的贪婪使人看不到,丢失的或者毁灭的,更珍贵,更有价值的东西。输掉权威,因为人们说,牌桌上不分高低贵贱,因此必然失掉;这是反对礼仪和尊严的法律的。有人邀请亚力山大去参加奥林匹克竞技,他回答说,要是有国王来和他比赛,他就参加。输掉时间,正如塞涅卡思考的,时间是大自然托付给人的最大的珍宝;丢失时间是更大的,令人绝望的损失,因为钱从一手输掉,可以从另一手赢回,时间一旦丢失,就再也不能挽回。输掉友谊,因为你在和一个朋友赌博,你下的赌注是你的,他下的赌注也要是你的。这里破坏了友谊的神圣原则:(拉丁文)朋友之间皆与共。因为朋友之间没有彼此,你的就是他的,他是(拉丁文)另外一个自我。失去仁慈,因为由于手气不佳而产生的烦躁,愤怒,嫉妒,吝啬,咒天发誓,是每天下午,混在赌场牌桌的赌徒的样子,他们在上午的时间,耗费在教堂听弥撒。谨慎点说他们早上去教堂吃了圣贤,下午去吐到赌场里。还要输掉自由,像人们所描写的古代的日尔曼人,在输得精光后,就押上自由,输成了永世的奴隶,今天在地中海的船上的桨手依然是这样。那些把自己抵押上的人,要是还能把他们称作人的话,把自由当赌注,赢了就当作还了钱,输了,就永远遭受耻辱,被严厉地囚禁,脚被锁在凳子上,双手被绑在桨上。输掉宗教,因为一个输光的赌徒,无所不为,不但偷窃平民,而且更容易去偷圣物,剥光祭坛,就像是成了那个把基督钉上十字架的刽子手,把他在十字架上剥光,用他的衣服去下赌注。最后毁灭自己,输掉灵魂,像很多人一样失魂落魄,因为没有了可赌的,可输的,就把灵魂交付给魔鬼。还有人走极端,绝望或者自杀,或是去杀人,正像我要说的这个事例,但是我不想说他是谁。
 
圣方济各∙沙勿略从麦拉坡乘一条平底帆,那是一种那一带的运货船,渡过孟加拉海弯,因为风很顺不用担心,两个旅客就开始玩牌。当船要是遇到风险,所有的乘客都倒霉;可是此刻有个乘客太幸运,而另一个太不幸,把所携带的钱财都输给了对手。他太想捞回本钱,就下了一大笔赌注,把别人,生意伙伴托他带的货物都押上,顽固地孤注一掷,结果又输了。赌博结束了。因为他再也没有可下注的。这可怜的人才缓过神来悟到(他一直都心不在身),开始想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把自己的输了,把别人的也输了,我失了信!我可怎么办哪。以后怎么生活?我今后怎么见人?”噢!悲哀呀!噢!可怜虫!噢倒霉蛋!噢无耻的东西!想象里悔恨交加,痛苦的折磨,翻江倒海,一下把他掀到天空,诅咒上帝,一下把他抛进无底的深渊,他没有别的方法解救,疯狂地下决心,决定要去跳海。他一发狂,消息便传到救世的医生那里,天意安排他也在那条船上。沙勿略非常和蔼地来看这个绝望的人,安慰他,鼓励他,劝说他,要从不幸中看到前途,看到希望。可是病情看起来从各种症状上,都不是容易用语言治愈的。那个极端疯狂的可怜人,不是感谢圣人的劝导和仁慈,反而开口对他辱骂。在那个紧急关头,沙勿略怎么办?他向人们借了五十块钱,交到赌输了的人手里,让他接着赌,试一下运气,给他发牌。圣教理大师拿起那副牌,开始当着众人洗牌,一次,两次,洗了三次。那些看见那双手作出这样的动作的人会说什么?这么新鲜呐,太不符合那双手的尊严。熟悉圣徒的人都惊呆了。那些不太熟悉圣人的人不懂,这怎么和他的声名相符合。“这就是所谓的圣神父!”他们窃窃私语。“这位就是传说起死回生的那个人!这位就是教皇使节!他不但不命人把扑克牌扔进大海,反而去洗牌!”但是还是让我们来看赌局吧,不理会甲板上这些喋喋碎语。赢家很容易接受,继续他的伟业,不知道要用那只小渔钩,把他吞了的都钓出来。给双方发了牌,沾了输家手的牌,就像是画出来的,都是需要的,清一色的全是顺花。只几盘,就捞回了输掉的,接着又赢回了合伙人的,接着反倒开始赢了对手。于是,看着这一切的圣人说:“行了”;告诉他赢够了。神明的智慧说,他伴着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博彩游戏:(拉丁文)我陪伴他所有的事情,在周围玩耍[箴言第八章30至31] 沙勿略就是这样作,懂得该怎么作,这都是上帝的恩宠。他把借给他的钱币还给了他们。输掉的又捞回了本钱,那些不在场的,不知道被他赌输掉的人,又恢复了帐目。那些在甲板上窃窃私语的人,乱做一团,又喊又叫,欢呼奇迹,这个场景中最令人惊讶的是那个现在把赢得都输回去的人,并没有不高兴。这才是沙勿略平复事件令人赞叹之处,他才是最大的赢家,他为上帝赢得了两个灵魂,一个摆脱了绝望,另一个摆脱了良心的自责。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5-03-07 19:04:25

主题: 雾霾,煤烟,烧煤的时代
说起雾霾,就想起小时候在北京上学,冬天,每天很早出门,天还没亮。家家都生火炉,浓烟就从烟囱里冒出来,街上,就弥漫着白色的雾气。烟囱里滴下的烟油,在烟囱口下,挂着黑色的冰凌,地上冻成一个烟油的小山丘。
最早的时候,还没有蜂窝煤,就烧煤球和煤块。再早,五十年代,连机制的煤球都没有,烧一种人工用煤末和黄土掺混起来做成的煤球。人工煤球是先把煤粉和一定比例的黄土掺和起来,用水和成泥,在地上摊平,像一块巨大的黑面饼,然后用以中像没齿的猪八戒的钉耙的工具,一种长柄的切刀,把煤粉面饼切成一个个小方块,像巨大的围棋盘。等稍稍凉干些,就用一种大平扳铁锹将小方块铲在意面巨大的筛子里,两个人来摇它,像摇元宵那样。煤块的棱角就被摇掉,煤粉从筛子纷纷落下。摇好的黑元宵,就堆在一旁。有人来买煤,就用笸箩成上煤球,在磅秤上称了卖。煤的产地,质量,煤球的湿度,掺了黄土的多少,都影响烧火做饭。因此,还有的人家,不用煤球,只少煤块。可是煤块里也有烟煤和煤矸石。
那年我还没上学,应该是五十年代后期,胡同里那片宽阔的空地的一排房子,住进一家人家,一双老人,带着四个儿子和媳妇,一家人就做煤生意。说着河北话。穿着对襟的布衣。剃着光头,成天风吹日晒,再加上煤色,总是显得一双眼睛特别亮,鼻子特别高。以后读老舍小说里的骆驼祥子,就想起这一家兄弟。后来,他们在那片空地砌了土墙,院子里又盖了房子,那座与别家不一样的大门,也渐渐由小孩子跑出来。
原来那片空地是孩子们放风筝的地方,夏天下雨积水捉蜻蜓的地方,被围墙圈了,再放风筝落在他家院子里,或新盖的房顶,都要费周折,才能取回来。对了,他家院门的高坡上,原来有一口井,大概是没有自来水的时代的饮水井。后来怕小孩子掉进去,被什么人填上了。而且,我记不清是不是这家人的孩子掉了进去。
以后,这家人进了公家的煤场工作,他家的兄弟中的老大,在煤场给家家送煤球和蜂窝煤,现在想起来,是他家摇煤球,卖烧煤的小生意,也公私合营了。煤可以到煤场去定,然后就用三轮平板车给客户送到家中。因为做过邻居,他来到院子里,都会和那一辈的人聊聊煤的质量。还是那种河北的口音。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5-03-02 03:27:29

主题: 别做好人
世说新语,贤媛
赵母嫁女,女临去,敕之曰,慎勿为好,女曰,不为好,可为恶邪,母曰,好尚不可为,其况恶乎。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