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梦的手指
作者: zwmpt
域名: blog.mitbbs.com/zwmpt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60101000000 ~ 20160201000000


2016-01-30 03:45:15

主题: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第103
你为什么要防范那些事故呢,如果说有可能发生的话,也同样有可能永远不发生?我说的是火灾,房屋倒塌,和别的,那些有可能落在我们头上的,却不是有意要害我们的灾难。还不如去想办法避免那些真正的,窥测着我们,不还好意地想把我们逮个正着的危险。海难,跌下车来,都没准是严重的事故,可很少见。但是人际关系上,危险则是见天见的东西。你应该对这种危险,小心防备,必须时刻瞪大眼睛:没有任何别的危险,更如此经常,如此频繁,如此受骗!暴风雨发生前,阴云密布,房子倒塌前,噼啪作响,火灾前会冒烟:而人造成的祸害是猝不及防的,越是临近,越是精心伪装。不该相信接近你的人的外表:人的面,兽的心。只是,野兽直接的攻击才危险,如果从我们前面经过,不会返回来找我们。而且,只有需要才促使他们为害;饥饿,恐惧,逼迫他们搏斗。可人,那东西是为快感而毁灭同类。可是你,尽管在想着由人而来的危险,而同时,你也要想到生而为人的责任。一方面,避免人们伤害你,另一方面,避免去伤害任何人。你为他人的满足而快乐,为他人的不幸而悲伤,永远不忘记你应尽的义务,也不忘记要避开的危险。按照这种标准生活,你能赢得什么?如果说不能避免有人祸害你,至少能别让人把你当傻瓜。然而你首先该在哲学中逃避:她把你保护在怀抱,你在这座神圣的殿堂安全地生活或者至少更安全一点。除了和那些志同道合的人,不要去和别人聚会。虽说如此,却不要炫耀你的哲学,很多哲学的信徒,因为过分的清高孤傲,反陷危难。你要用她摆脱自己的,而不是斥责别人的恶习。她不是引导你与所有人相反地生活,也不好像只要是你不做的,就全都是罪过。当个智者,可以既不自以为是,也不招致敌意。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6-01-29 01:56:00

主题: Re: 【最美旅行照】耶鲁图书馆门上的颜真卿
单单就书法的说,更喜欢欧阳询的九成宫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耶鲁大学的主图书馆Stirling Library是主校园的中心建筑,外表一如哥特复兴式教堂
: (建筑师本来就是打算建教堂,结果预算没通过,就把图纸上的“Church”一词划掉改
: 成了“Library”),巍巍16层书楼庋藏四百万余册书——记得美国大学图书馆的藏书
: 量以哈佛为首,耶鲁其次是吧?
: http://farm2.staticflickr.com/1703/23972095213_05459fcebd_o.jpg
: 每次带中国朋友来看图书馆,一定介绍两个重要的中国元素:一是图书馆门前右侧的“
: 女人桌”(Women’s Table)喷泉:
: http://farm2.staticflickr.com/1670/24572753196_ded90bb7ae_o.jpg
: “女人桌”不是女人坐的桌子……蛋形的桌面上从内向外旋刻着一串数字,有的数字
: 旁边标注着年份。
: ...................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2016-01-28 18:17:56

主题: 谷歌的电脑围棋真没劲
电视上说谷歌有围棋,闲着也是闲着,去和机器人下一盘,竟然赢了86.5点!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6-01-27 00:02:13

主题: 二次公司合营的机会是把股市下跌到底
股市低迷,是第二次公私合营的好时机。利用超低价格,反正国家有的是钱,研究一下,把那些好的,有用的,便宜的,都买下51%。然后派个公方代表去。烂的企业,就都打死算了,省得害人。人口那么多,资源重复的浪费,如果不搞社会主义,很难持续发展。
资源不合理分配怎么成,必如美女,都被那些国民老公占尽,害得智商优秀的基因不能延续。浪费了美女基因不说,还转基因出那么多唐氏儿弱智来。难怪张艺谋说找不出来美女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6-01-22 02:06:33

主题: 全世界有产者联合起来
全球化的本质就是
全世界大有产者联合起来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6-01-20 21:32:58

主题: 孔子这句话应该与时俱进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
应该改为,道之以钱,齐之以性,民面儿无耻。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6-01-19 15:55:28

主题: Re: 大陆别再输血台湾了
可以输,有选择的输
直接扶贫
直接发放来大陆求学的奖学金
邀请中小学教师来大陆游历
举办中小学生夏令营(免费)
邀请学者来大陆学校讲学
科学院项目招收台湾科学家
艺人给出名的机会
不能光给商人利益,商人见利忘义

【 在 knifer (刀客) 的大作中提到: 】
: 别输血了,输过去,被国民党,民进党用来反大陆,何苦呢? 大陆应该尽快脱离和台
: 湾的经济联系,让台湾人好好享受一下“幸福的自由时光”。 在国际上,回复到8年前
: 的“外交交兵”,进一步打压台湾的国际空间,别让台湾拿个鸡毛当令箭。
: 两岸关系再坏,就坏到台湾宣布独立吧。即使大陆还想好好维持,蔡英文也会想方设法
: 去台独的,人就靠这个起家的。所以, 还是不要“剃头担子,一头热”了,索性,做
: 最坏打算.
: 现在台湾人饱食终日,即使民进党上台,好像对自己影响不大。 所以,要让台湾的经
: 济政治形势极端恶劣,台湾内部的人才会真正想起大陆的好处,才会有人站出来反对台
: 独。 也许有人说,可能适得其反,但就像上面说的那样,最坏,就是台湾独立,你不
: 这么做,人家也要独立的。
: ...................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6-01-19 15:44:01

主题: 第九十九
我寄给你一封信的抄件,是马鲁罗儿子夭折的时候,我写给他的。人们说,儿子的死,使他几乎没有勇气接受!这封信中,我没有遵从我们习惯的程式,也不觉得应该对他和言细语,因为这个人更该受到训斥,不配得到安慰。一个人受到刺激,几乎不能承受深重的打击,必须慢慢恢复,直到痛苦渐渐平复,或至少是不像起初时那样激烈。可是对崩溃而大哭的人,有责任直接呼唤他们恢复正常,教导他们,眼泪在何种程度上可以显露出荒唐 。
“你在等待安慰吗?可是你接到的却是斥责!为孩子的死你表现出如此的怯懦?要是失去一个朋友你会怎么做呢?你一个儿子去世,他前途未定,年纪尚小;他仅仅是失去了一段短暂的时间!我们自己才是自寻痛苦的原因,焦燥地抱怨命运,即便是毫无道理,就好象她的作用不是给我们提供抱怨合理的理由;而此刻的你,诸神可鉴!,原本在我看来是即便在实际的灾祸中也是勇敢的人,尤其是在这种虚幻的不幸中,由于纯粹为了遵从传统而哀号!… … 即便是你遭受不幸是失去一个朋友(这是不幸中最大的厄运),即便是这样,也应该运用所有的力量表现出,曾经拥有的快乐,大于此刻失去朋友的悲伤。然而有很多人,不懂得评价所赐予他们享受的全部美好。这种痛苦除了别的缺陷,还有这种:不仅显示得毫无用处,还是不知感恩。因为你的一个朋友去世了,就意味着他的作为都无效了吗?那么多年的一起生活,私密受益的共享,难道就一点收效也没有?朋友去世了,那么友谊也去世了?如果曾经享受过的共同生活什么用处也没有,那你现在失去了他又有什么可悲伤的呢?相信我,我们爱过的那些人, 即便是命运夺走了我们的相伴,依然会把重要的部分留在我们心中;曾经的时光属于我们,因为任何事物都不比过去所享受的更安全。因为我们总是期待未来,对过去曾经的给予就表现得不知感恩,就好像未来(倘若我们能到达那里的话)不会快速地变成过去。一个仅仅享受当下的人,不懂得给存在的益好处正确的价值;不管是未来还是过去, 都能给我们以满足,前者给我们期望,后者给我们回忆;只是一个是不确定的,而且还可能是实现不了的,而另一个则是永远不能不发生了。我们竟然不看重那些我们最确定的事情,是何等的疯狂?我们要对曾给予我们享受的一切都表示满足,除非我们的精神是漏底的破篮子,一头进,一头出!
“有无数榜样,他们失去了年轻的子女,都不流一滴眼泪,从葬礼回来,就到元老院,或别的公共机关,立即投入工作。这样做就对了:首先,因为悲痛是没用的,无济于事的;其次,我们哀怨对某人发生了一件对所有人都必然发生的事,是不公平的;第三,因为没有比恋念更愚蠢的悲哀方式——感觉思恋和哭泣死亡几乎是同一件事!正是因此——因为我们要在逝者后面紧紧跟随——我们要表现出更大的灵魂意志。瞧瞧吧,时间流逝得多快,我们以全速经过的那一段又是多么暂瞬,想想吧,所有的人类,都涌向那一点,他们之间的间隙短而又短,即便是在我们看来,似乎显得漫长:你以为死了的儿子,只不过是比你出发的早了一点儿!有没有更愚蠢的,因为在一个你也要做的旅行中他提前点儿走了而哭泣。有人会为了肯定将要发生的事情而哭泣吗?如果我们想让人不死,就是在自欺欺人。有人会为了他总说是不可避免的什么事儿而哭泣吗?那个因为某人死亡而悲伤的人,是在悲叹人的存在。我们谁也逃不脱同一个规律:有生就必有死。我们出发的时间不同,终点却对人人都相同。我们生命的第一天到最后一天的空间长短不确定且不同:如果想到各种疾病,甚至一个孩童的命都嫌长;如果我们想到时间的飞逝,甚至一个老人的命也嫌短。我们没有什么不是不确定的,不是幻化的,比时间本身还要倏忽而逝的;人的一切都会变化,假使命运愿意,都会化成反面;在人类存在的巨大漩涡中,唯一确定的就是死;尽管如此,所有的人都抱怨这个唯一的谁也不欺骗的东西!
“‘可是他还是个孩子呀!’好吧,我并没有说还不如尽早就离开此生。可是让我们来观察一个长寿的人,看他优越于一个孩子的时间多么短暂。时间之深广,如同宇宙之广袤,比较一下我们称之为人生的、渴望的、拼命延长的时段就会立刻想象出它渺小得多么可怜。而这短瞬的一生中,又有多少不带着眼泪和痛苦?其中,有多少里面没有对过早死亡、疾病的恐惧?哪一段时间里没有缺乏经验的碌碌无为?一半的生命我们用去睡觉,外加上受苦,疼痛,危险,你会看到即便是一个足够长的生命,真正堪称生活的那段是多么的稀少。谁敢保证,让你的孩子更快地、在厌倦了这个过程之前就离开,不是件更幸福的事呢?生活本身,非好非坏,就是个遇见好与坏的处所而已。因此,他什么也没有失去,只是失去了偶然性——而且不成功的可能更大!他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文质彬彬的人,有可能在你的引导下,会变成一个有出色人格的人;但是也有可能(诚属担忧的理由!)会变得和大多数人一样浑浑噩噩。你不见所有那些年轻人,世家子弟,纯粹为了肆意妄为,到角斗场里去比武 ?你不见另外的那些,不干别的,而是刺激起自己和别人的最低级的快感,滋意放浪,终日沉湎酒色,和别的惊世骇俗的变态?这些事例,让你明显地更有理由担忧而不是期待。所以,不应该是你自寻痛苦的理由,也不要因为你的叛逆情绪而放大那个不过是小小的挫折。我并没有激励你,让你用巨大的努力来反应:我没有把你的情况想得那样糟,认为是你的责任,采用所有的道德力量来对抗这境况。实际上,你儿子的死亡不是真正的伤,而仅仅是抓痕,是你自己才把抓痕变成伤口。我毫不怀疑哲学对你有巨大的用益,当你有一天能够平静地想起,你的孩子在死的时候,他比父亲更了解灵魂!
“难道说这意味着我在说服你,要心硬如铁,板起面孔,即使在葬礼上,也不感到一点点灵魂的压抑吗?绝对不是!用看活着的亲人一样的眼光看待死去的亲人,或与家人分别毫不动情,不是证明有美德,而是没有人性。然而,即便是我想这样作,想禁止那些感情,大自然有她的规律,尽管我们想抑制眼泪,它们也会流下来,使精神放松。我想要的是,任凭泪水流淌,却不崩溃地痛哭;我们只是符合感情尺度地哭泣,而不是顺从传统。不做作地延长我们的悲哀,不是将其抻拉到普世的水准。炫耀痛苦,对我们要求的比痛苦本身要更多:孤自一人,我们的悲伤是什么程度?!当人们知道有人在听,就哭得更起劲,而当独自而处,则无声无息,安安静静,只要一看见别人接近,便立刻涕泪滂沱;在这时候,才想起来,垂胸顿足,撕扯头发(这事在没人的时候来做可以更随心所欲!),要死要活,床上打滚,没有了观众,痛苦立即消失了。就像别的事情一样,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是随大流,模仿别人的恶习,我们的行为不是按照其所应该,而是按照习俗。我们抛弃自然规律,而从信人群的标准!而人群这个不称职的顾问,在这种事情和其他一切事情上有反复无常的模式。当他们见到有人以勇气忍受痛苦,就说他没有人性,没有人心;当看到有人倒地死抱住尸体,就说他娘气,懦弱。事实上,一切都应该以理性的标准来衡量。没有比想用悲哀沽名钓誉,比炫耀流泪,更愚蠢的事情;我以为,一个智者的眼泪,是可以流的,自然而然的流。我就来给你解释这里面的区别。当我们得到一个人去世的悲痛的消息,当我们把就要火化的尸体拥抱在怀里,泪水会因自然的需要而涌出,流淌,是精神受到巨大痛苦而触发,震撼我们的整个身体,眼睛也会受到压迫,流出平常在里面液体。这些眼泪受压力而流出,即便是我们不想那样作。这与我们回忆起过世的亲人而听任流淌的眼泪是不同类型的:当我们重新想起他们的音容笑貌,亲切的生活细节,悲伤中有一丝甘甜,于是眼睛放松,仿佛从中得到满足。这种流泪,我们赞同,其他的,是我们受压迫而挤出来的。所以,没有理由根据有人围着你,座在你身旁,而强忍眼泪或纵情痛哭:从来没有比把眼泪当作(不管是流出来与否)表演的道具更丢人现眼的事了!要听凭它们自然而然地流淌。可以哭泣而不失平静端庄;有许多智者哭泣,却不但不失权威,反而以他们的举止,彰显出人性和尊严。我再说一遍,完全有可能做到,顺从天性,而同时又不失仪态。我见过有人参加亲戚的葬礼令人敬重,脸上是对逝者深爱神情,但是一点也没有做作的悲哀:总之是一种真情流露所要求的行为。即便是在悲痛中也要保持肃穆;智者应该象在其他事情上一样,应该保持庄重,流泪也要有恰当的分寸。愚昧的人,不论快乐和悲伤都是过分的夸张。
“要接受不可避免的,安之若素。莫非是发生了什么超乎寻常,前所未有的事情?有多少人正在备办葬礼,置办丧服,多少人儿子已经死去现在正哭泣?当你想到他死时还是个孩子,你也要想到他是个人,只要是人便被打上不确定的印迹,一个人,命运随心所欲,想不让他活到老,就得告别此生。只要有机会,你要经常地说起他,尽量地保藏你的回忆,这种回忆越是反复地出现,越会不带苦涩;总是被悲伤的人陪着谁也不愉快,任何人也不能在悲伤中度过一生。他的话语,他儿童时的玩耍,如果当初你曾经是快乐地听着看着,就要反复经常地回忆起,坚定地说,他完全可能实现了你作为父亲的精神里所设想到的一切期望。忘记亲人,把怀念和身体一起埋葬,泪如泉涌,却对去世的人忘得干干净净,只显露出非人性的灵魂。这种感情是禽兽特有的,爱到极点,爱到疯狂,可是当伴侣一死,爱情便无影无踪。这种态度,不是一个明智的人的特性,他保存怀念,但平息悲伤。
“我无论如何不能同意麦特罗多洛说的,悲伤里固存着某种形式的快感,这种快感应该与悲伤同时获得。此处我引用他写给妹妹的信中的原话:‘在痛苦中有某种快感同时产生,须在那个特定的时刻捕捉’。我不怀疑,这些话你连想都想不到。还有比这更没有尊严的没有,在痛苦中感到欣快,说得更明白一点,就是借助痛苦,在泪水里寻求满足?而正是这些人,当我们说要么在我们的精神中不接受痛苦,要么尽早地从中把它驱赶出去,就指责我们心狠,批判我们的原则的僵硬。哪样更难以置信,更非人道:朋友死了感觉痛苦,还是那种把痛苦当成为快感的原因?我们的原则是完全正确的:当我们以泪水向感情献了祭,已经,暂且用这个词,“洗涤”去悲伤,必须不让精神沉浸在痛苦中。而伊壁鸠鲁派们却说我们应该把痛苦搀合上快感!这就如同哄孩子他一块糕,不叫婴儿哭给他喂瓶奶!就连亲生儿子在火化的那一刻,或是一个朋友吐出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他们也不愿意停止一下快感,还要把痛苦变成刺激!哪样更正确:消除精神的痛苦,还是用快感陪伴痛苦?‘陪伴’?何止如此:生发于痛苦本身!有某种快感的形式是悲伤所固有的,麦特罗多洛说。我们,斯多葛派,会说这是正确的,而你们,伊壁鸠鲁派没有说这种话的资格。对你们来说,没有别的善,只有一个就是快感,只有一个恶,就是痛苦:既然如此又怎么可能将善与恶联系在一起?可是,就算我们想象它能:难道这是展现它的最好的时机?咱们来仔细找一找痛苦的附近有没有什么让人欣慰和快感的?有些药物,用在身体的某些部位是健康的,而不能用在别的部位,因为恶心和有失体面;一种治疗程序,在身体的某些部位是有益的,而因为伤创的位置不顾羞耻,就成了不合时宜的:你们想用快感医疗痛苦,难道就不害臊吗?痛苦是必须用最大的尊严来医治的创伤。最好让我们说明,一种坏的感觉,如何不能影响已经死去的人,而是只能影响到没有死的人。任何东西,我重复一遍,都不能伤害一个已经无所存在的人;假使有人被伤到,是因为他还活着。你想象一下,哪样能对某人造成伤害:已经不存在,还是尚且存在?一个人不能自我折磨,既不因不存在(因为他谁也不是,什么感觉也没有了),也不因存在,因为他不懂得死亡的主要障碍,也恰恰就是不存在。我们对一个想念稚嫩年龄就夭折的儿子而哭泣的人说:在存在的暂瞬这一点上,所有的我们,不论年轻年老,与宇宙相比较,都一律平等 。整个的时代交替中,我们所轮到的一份微乎其微,即便是微小,终归也是一部分,我们生命的时间实际上就等于无。可是,噢,人类的疯狂!,我们却对如此空无的一生有那么壮伟的宏图!
“我给你写这封信,不是因为你在等待我的某种安慰,这已经迟了,(我深知你已经决定读还是不读),我是为了批评,因为你忘记了曾经的自己,尽管是很短的时间。也是为了劝告你,在未来获得更多的勇气去抗拒命运,把命运的打击不仅看作是种可能,而且看成不可避免,接连不断。”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6-01-14 02:45:01

主题: Re: 国外的朋友让我帮她买彩票,我心里觉得特不痛快
这个你就不懂了,运数是冥冥之中决定的。

必如你救了一只大乌龟。
为了求报怀着得利的心去放生不算。
懂了吗。

【 在 avani (谁的谁心疼)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个微信红包也不费事,你朋友真差劲。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Dreamer 版



2016-01-14 02:17:47

主题: 节自第95
让我们来谈另一个问题:对待同类的方式。我们应该是怎样的行为,提出什么训诫?我们不该让人类流血?对同类我们应该做出友善:劝告不伤人害人,多么滑稽!甚至好象找到一个不对别人形同野兽的人,就已经是值得夸赞的事情… … 我们去劝告要对海难者伸手相救,给迷途的人指路,分给饥饿的人面包?可是我为什么要一一历数所有我们应该的和不该作的,而我能够以一句话概括所有对他人的责任?你所看到的一切,这个包含神的与人的空间,都是浑一 ,而我们不是别的就是一个庞大躯体的肢体。大自然将我们当作唯一的家庭生出来,因为我们是用同样的材料创造,给我们同样的目的 ;大自然让我们感到相互的爱,指给我们社会生活。大自然决定一切合法的和公平的;由于自然法律本身,作恶比受害还要恐怖;遵从大自然,我们的双手应该时刻准保着伸向需要救助的人。我们应该将这句有名的诗句刻在灵魂,时刻就在舌尖:
“我是人,一切有关人的都关乎我!” 
我们的一切都是共同拥有,既然我们是以社会的形式产生。人类社会全部形同一个石拱:每个石块,独自的,便坍塌,相互支持,就能保持坚固!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6-01-13 13:01:59

主题: 第九十六
你还在生气,或者说,你还在怨这怨那,难道你不懂唯一有效的损害,就是你这怨气和哀叹?如果你想知道我的看法,我以为一个人没有任何苦恼的理由,除非他以为,在他的自己的处境之外,大自然本身有苦恼的理由。到我忍受不了任何事情的那天,我就不再忍受我自己。我缺乏健康:这是我命运的一个部分。奴隶们病病歪歪,收入也没了,房子四处裂缝,损失,受伤,烦恼,危险,接连不断落在头上:所有的这一切都是自然的。我甚至还要说:不可避免的!都是我们所受迫的条件,而不纯粹是事故。如果你对我还有些信任,我会把内心的全部揭示给你:我在一切表面上看来是不顺和艰难的困境中培养起自己的人格;可是我不仅是听凭神的意愿,我真的是赞同他们;甘心情愿,不单单是因为那些是不可避免的。我从来没有发生过以痛苦或是苦着脸来接受任何事;我从来没有不情愿地缴纳过任何税 。你看,所有发生的造成我们呻吟或恐惧的,都不过是生活要求我们交的税。我尊贵的路西利奥,你无法从这些税中逃脱,甚至连求免都不能!你为肚子疼而痛苦,你接到让人伤心的消息,你接连地遭受损失,——我甚至还要走的更远,你有生命的危险。那么说,你愿望活到老,却不知道这一愿望里就暗含了这一切?漫长的岁月会遇到所有事情,正如长途旅行,会有尘土,泥泞,风雨。“我愿望生活,是的,可是免受所有这些挫折!”啊,多么的娘娘腔,太不配是个男子汉!让我们来看一看,你如何接受我的这些祝愿——我这样作不仅是出于善意,而且是最好的意愿:祝所有的神能够让命运永远不降福于你!你来自问,如果某个神让你选择,你愿意活在一个市场,还是军营。生活,路西利奥,就是军旅生涯!被派往前线的人,艰苦行军,跋山涉水,迎接最危险的任务,那才是英雄,是军中的精锐;当战友迎战危险,而怯懦地留在可耻的闲散中的人,不过是些东躲西藏的“斑鸠”。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6-01-13 01:36:47

主题: 第95,第一段
塞内卡这部书信集,一共124篇,外加一篇“残篇”。在我读的这部书中,平均每篇约6页左右。94、95两篇,却一共有48页,就像翻一座山,遇到两个艰难的陡壁。登山人体力疲惫,脑子缺氧。现在,还差两页。今天能过关吗。读这段开场白,就像他嘲弄的是我,而不是路西利奥。——译者

 

你要我谈一下那个许久以来,我对你说在适当的时机再讲的问题,写一封信阐明我对希腊人称为paraenetice[1]而我们叫praeceptiva的哲学的实践部分的看法,是否单凭这部分就能达到完满的智慧[2]。我知道,假使拒绝你的请求,也不会抱怨我。正是因此,我得寸进尺,对你的请求大幅度让步,我甚至想实现那个谚语:“不想要就别去要!”我们常常死乞白赖地要什么东西,人家给我们却又拒绝。是由于轻率?或是过度谦让?不管是什么原因,我要给你一个惩罚:慷慨地接受你的请求。很多东西,我们好象想要,而实际上我们并不想要。在公共阅读会上,作者带来一部历史巨著,蝇头小字,密密麻麻,篇幅浩瀚,当已经读了好大一部分,他说:“如果你们愿意,就读到这儿吧。”然而,虽然听众唯一的愿望就是这老兄马上闭嘴,却齐声喊道:“接着读,接着读!”许多时候,我们想要的是一个,选取的却是另一个,甚至对神都不坦白,神都不值当的理睬我们,或者可怜我们!至于我,毫无恻隐之心,我给你发去一封巨信!如果你读起来,十分费力,那就只好说:“我真是自讨苦吃!”,并且,把自己的名字列入那些百般求爱娶来泼妇的人,或者那些流够了汗水获得财富,却从中只遇到痛苦的人,或是用尽手段,钻营到公共职位,却被官事缠身,感到焦头烂额,总而言之,加入自寻烦恼的那一群!



--------------------------------------------------------------------------------

[1] 训诫学,参阅第九十四篇。

[2] 希望腊/罗马哲学中的“智慧”,相当与中国古代哲学中的“道”,而智者,则是“圣贤”,孔子学说中的“仁人”。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6-01-12 01:23:35

主题: 最想吃什么
想吃什么,随着时间不同,早上,晚上,中午,过节,休息,外出,在山上,在海边,都有不同的触景生忆。连窗外的黑夜,汽车驶过街道的声音,天气冷一点,阳光懒惰一点,都能和某种记忆里的食物连起来。好像最近,特别的敏感了这条神经。
这会儿,就被寂静触动了一种回忆,那时,窗外是纷纷扬扬的大雪,屋内是煤火炉子,烤着一块红薯。还烫手,拨开皮,冒出有香味的蒸汽。
最想吃的是记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6-01-11 02:48:05

主题: 第 94 太长了,节一小段
“法律都不能强迫我们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法律都办不成的事情,搀杂了威胁的规诫就能做到?”

首先,法律不能说服我们恰恰是这个事实,它威胁我们,而规诫不求对我们要挟,而是召唤我们的服从。其次,法律是让我们远离犯罪,规诫则勉励我们尽义务。我们甚至可以说法律有利于良好的风俗,只要不光是强制,而且也教导。在这一点上,我不同意波希多尼,他说:“我不赞成柏拉图,当他给法律增加理论原则。一条法律,最好简短,让普通人更容易理解。应该象是神发出的声音,应该服从,不容讨论。在我看来没有比加序言的法律更荒谬和愚蠢的了。指给我,告诉我你想要我作的;我不想学习,而是服从。”在任何情况下,法律都是有用的,因此人们看到有恶法的城市,不良的风俗习惯泛滥成灾。

“可是法律不对所有人有益。”

哲学也不。而这并不意味着对精神的培养没用,或没有效力。说到底,哲学不是管理全部生活的法律又是什么呢?可是就让我们承认法律没用:这并不意味着规诫也没用。不然的话,我们就该否定安慰,规劝,鼓励,告诫,激励的作用。这些处理方式,教会我们各种不同的规诫,正是由于这些戒律格言,达到完美和谐的精神状态。什么也没有比与仁人生活在一起,更能感化犹豫不决的人、使有恶的倾向的人的精神接受正确原则的,重新把他们引导上正路;日复一日的耳濡目染,是一点点地录刻在我们的内心,准备好遵从有效的规诫来行动。我要说,单纯的与智者相遇,就受益匪浅,一个伟大人物的在场,总有某种感召,即便他是寂静无言。解释给你,这到底可能有益到何种程度,不是十分的容易,但是你很容易明白地理解对我实际上有益到什么程度!“有一些小昆虫”——斐多说——“我们感觉不出它的叮咬,它的危险微妙而伪装;仅仅一个肿包揭示出被它的叮咬过,尽管在红肿处找不到任何伤口。”如果你和智者生活在一处,发生的事情也是这样:你不知不觉间,不知在什么时候,这种共同的生活对你就起了作用,可是在将来你会懂得对你是多么有益。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6-01-01 06:21:53

主题: 第93
你在信里,悲悼哲学家梅特罗纳特的死,——就仿佛他能,或者应该,生活更长时间!——我察觉到你缺乏你具有的那种对所有人,和一切活动的丰富而公正的精神,可是你缺乏的恰恰是在所有的人都犯错的那个同一点上:我遇到过许多人,懂得对人是公平的,可谁都不能对神也如此。每天我们都在批判命运 :“为什么这个人事业正兴却嘎然而止?那个人,为什么不死,却苟延对他自己和别人都痛苦的衰老。”请你来告诉我:你觉得哪样更公平,是你顺从大自然,还是大自然听命于你?如果我们必然要离开一个地方,离开的早一点或晚一点,有什么区别?我们不应该关心活得很长,而是应该关心活得完善,活得长,取决于命运,活得完美,取决于我们自己的灵魂。对于一个完满的人生,是足够便是久长;如果灵魂占有了属于自己的美质,如果她了解了只有她自己才有对自身的力量。一个碌碌无为的人生活80年有什么意义?他并没有活此生,而是耗费这一生;他不是死得晚,而是花费了太多的时间来死!“他活了80岁!”看他从哪一天开始就死,有什么重要。“可是,另一个人却死在正当壮年。”确实,可是履行了一个好公民,一个好朋友,一个好儿子的义务,没有忽略丝毫的细节;尽管他的生命的时间不完整,他的人生却达到完美。“他活了80岁”。这八十年他并没有存在,除非你所说的他活就是象说一棵树是活的那样的意义。我坚持不懈地要求你,路西利奥:我们应该这样对待生命,让她象贵重材料那样,价值不在于它占据的空间,而在于它的重量。我们要以自己的行动来评价它,而不是以它延续的时间。你知道一个激情满怀,轻蔑命运,履行一切人生固有的义务的人,以此而达到完美人生的人,与另一个庸庸碌碌地活许多年的人,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前者死了,却继续活着,后者虽然活着,却已经死了。因此,我们赞美他,将那个生命虽然短暂,但懂得利用时间的人,列入幸运者之列。他注视真正的光明;不似芸芸众生;他不但生活了,而且活得充满活力。一些时候,他享受完全静谧天空;另一些时候,任其风云变幻,看明亮的星光穿透云层。为什么要问他活了多久?他活过了!穿越了时间的障碍,在后世留下纪念。这并不意味着我会拒绝,不是要更多,而是该属于我的那些生命;然而,假使我存在的进程被打断,我不会说获得幸福还差点时间。真实的情况是,我没有准备好某一天是我贪婪的希望许诺的那个最后的一天,相反,我总是把每一天看成是最后的一天。为什么你要问我哪一年出生,或者我是否还会被应召入伍?我自有我的算法!正如一个身材短小的人,可以是人品的模范,一个短暂的生命也可以是人生的楷模。年龄是纯粹的外界因素。活多长,不是由我来决定,然而, 只要存在就要活得充分,在我自己的手中。要求我不要昏昏噩噩,存在得毫无意义,要实现生命,而不是从旁经过。你想知道理想的生命有多长?足够获得智慧的长度。 达到这个目的,意味着,不是抵达最远的目标,而是最重要的目标。一个达到这个目标的人,应该感到当之无愧的骄傲;应该感激神明;和感激在众神之间的他自己;应该让大自然由于有他的存在而心存感激。而且有充分的权利这样作,因为还给大自然一个比当初接受的时候更优秀的生命。确定了一个仁人的理想模式,显示出什么是这种人的素质和伟大;如果他的生命延长,将继续与曾经所是的一样。而说到底,我们想活到什么时候?我们已经掌握一切事物的知识:我们知道大自然建立在什么原理上,宇宙以什么方式维持秩序,什么是一年四季,懂得如何一切必然发生的现象在它自身的界线之内;我们知道恒星以其自己的能量运行,除了大地,任何星星都不是固定的,都以一样的速度运行;我们知道,月亮以什么方式将太阳留在身后,是什么原因,她运行的更慢,却超过她更快的星,我们知道她怎样接到和失掉光明,是什么原因产生黑夜和白天。我们只差去到一处,在那里更近的观察这些现象。于是,智者会说:“依我的想法,不是打开与神族家庭团聚的希望的道路,使我概念股勇敢地放弃生命。我确实配与神相聚,我已经在他们之间;我的已经神思相通相见。可是,即使想象死亡是彻底的毁灭,死后的人什么也不存在,我的勇气也依然一致,即便是由此而出后哪儿也去不成!”没有活到应该享有的年龄。一卷书,哪怕是短短几行,却是令人赞叹而有益的;有多少人在塔努修的编年史,你知道他们的名字有多大的分量,有多么著名。你以为在斗兽场最后一分钟死掉的角斗士,比在演出过程中死去的更幸福?你认为这些人愚蠢地抓住生命不放,宁肯到剥衣房被砍断头颅,而不愿在角斗场?把我们与别人分开的间隙并不是太大。死亡轮到所有的人,罪犯紧跟着受害人。人们为之如此悲愁的是微小的一段时间。而最终,用来避免无可避免的事时间又有什么重要?!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BBS 未名空间站